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最初的殉道者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001 有个老道士炖蛟龙

最初的殉道者 吴帅豪 373 2019.12.22 14:42

  “道长,道长何在?”

  一个身穿锦袍的小胖子在道观外嚷嚷道。

  道观中,一个青衫道士嘴角勾起,轻笑道。

  “来了来了,这是给我送香火钱的贵人啊!”

  他大步踏出,上前迎接。

  “王富贵,你又来此作甚?”青衫道士明知故问,心中却在暗自偷笑。

  那胖子也不说话,让人抬来了三口大箱子,打开后极为刺目,都是满满的金元宝。

  那道士傻眼了,差点一个趔趄跪了下去。

  “这这这……”

  “道长啊,你若教我仙法,这些都是你的。”

  胖子颇为自得,摸着大肚子道。

  “嗯…道不可亲传!”道长眉头一皱,故作姿态。

  胖子心中冷笑,又拍了拍手,一群身姿妙曼的女子走了上来,无一不是国色天香。

  “富贵啊,天地总有一线生机,这是本道悟出的至尊法门,你可要收好了哟。”

  画风突变,那道士哈哈一笑,立马从怀中掏出一本破破烂烂的书递给了他,生怕他反悔。

  胖子一愣,要不是小时候见过这老道士曾经把蛟龙抓来炖了的神迹,他还真不相信。

002 风雨欲来风满楼

最初的殉道者 吴帅豪 362 2019.12.22 14:43

  “富贵啊,什么金山银山都是过眼云烟,什么倾国美女都是红粉骷髅啊。”

  青衫道士喃喃自语道。

  小胖子白了他一眼,老道士身边,几个女子正给他揉肩捶腿,手中握着金元宝还双眼放光。

  “是是是,道长说的是。”

  王富贵无奈,依旧抱着那本破烂书瞎琢磨。

  “富贵啊,你说我要是骗了你,你还会给我送这些吗?”

  老道人看着破道观的惨象,有些心酸,喃喃道。

  这一刻,王富贵突然觉得老道士有些可怜,一大把年纪了,也没有个人陪伴,甚至连说话的人都没有。

  “道长…就冲你小时候从蛟龙口中救下我这事,我就不能忘了你。”王富贵极为认真,发自肺腑。

  “好!好哟…”

  老道人一笑,双眼有些湿了。

  咚,咚,咚。

  道观外,一声声鼓声传来,似乎极为沉重。

  老道人面色一变,丢下金元宝,双目不再浑浊不堪,变得锐利无比,眸中竟隐隐有星光流转。

  “故人来访,何不见上一见!”道观外,一个悦耳的女声传来。

003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最初的殉道者 吴帅豪 356 2019.12.22 14:44

  老道叹了口气,没有起身开门,转身看着小胖子笑问道:“富贵啊,你想要什么样的人生?”

  小胖子一愣,沉吟少许。

  “嘿嘿,老道,也不怕你笑话,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做个仙人,做个好人,做个好仙人。”

  在他口中所说,有些滑稽。

  老道士嘿嘿一笑,目露追忆,“是啊,我年轻时也这么想。”

  “但我若是告诉你,你做的这些事,世人要是不理解呢?当你凌驾于众生之上,你,就是罪人。”

  “嘿嘿,人嘛,总是这样。”

  老道双目暗淡,看着他,期待他的回答。

  王富贵摸了摸肚子,慢慢道。

  “记得以前有个秀才和我说了这么一句话,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我读书少,也不知道啥意思,反正就这么个意思吧!”

  他挺了挺肚子,摆了摆手。

  “好个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这些年来,你的回答最是有趣哟…”

  老道人哈哈一笑,转身朝门口走去,准备开门。

004 我自会倔起于微末,翱翔于九天

最初的殉道者 吴帅豪 369 2019.12.22 14:45

  道观外雪很大,门嘎吱一声,开了,还夹杂着些许风雪扫了进来。

  老道没有看来者,转身在道观中的火堆中添了些干柴,口中依旧喃喃道:“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师叔,师尊她老人家想您了。”

  她的声音很好听,让人不禁侧目。

  门外一个紫衣女子缓缓走来,她的身边总有一层迷雾让人看不清真容,但依稀能感觉到这绝对是个绝世美人!

  王富贵一惊,望向老道。

  “我已自立门户,他是我的弟子。“老道一指王富贵,笑道。

  紫衣女子一愣,也看向了王富贵。

  “凡人根骨,天资极差,哪能入仙门?”

  “我当初天资也极差。”老道面不改色。

  “他哪能和您相提并论……”

  老道士一顿,王富贵却有些恼怒,瞪了瞪她。

  “怎么,蝼蚁也敢对仙人露出獠牙?”

  在紫衣女子的心中,他就是九天之上的玄女,容不得半点亵渎。

  “此后我自会崛起于微末,翱翔于九天。”

  王富贵摸了摸那本破书,认真道。

  一旁的老道点了点头,露出欣慰笑容。

005 来年开春,此地要有酒

最初的殉道者 吴帅豪 352 2019.12.22 14:45

  “来人了。”

  老道皱了皱眉,看向了紫衣女子。

  “师叔,这是师尊吩咐的,莫要怪我!”

  紫衣女子拂面一笑,化作光雨消散。

  破败的道观外,数十个身影在空中穿梭,皆强大无比!

  “小胖子,拿着这本书快走,剩下的交给我吧。”

  老道哈哈一笑,大步踏出!

  破烂的道服此刻已经消失不见,在道观外,他一人站在空中,风雪吹的他一袭白衣猎猎,让人难忘。

  “哦,来了三十二个仙君,老道我的面子不小嘛!”老道淡淡一笑,眼中皆是轻蔑。

  “当年的天水仙君,值得这个场面。”风中传来了一道声音,分不清男女。

  “小胖子记得,来年开春,此地要有酒。”

  老道人大笑一声,一指点在虚空,乾坤动摇,一柄柄仙剑凭空出现,直接炸开!

  “灭仙阵?!”“快退!”

  “天水,你莫要自误!”

  风中的声音害怕了,三十二名仙君来不及逃窜,直接化为飞灰!

  老道人冲小胖子一笑,白衣破碎,神魂俱灭…

  

006 有朝一日,必要那长江水倒流

最初的殉道者 吴帅豪 429 2019.12.22 11:34

  “师尊,富贵定不会堕了您老人家的威名!”

  他望着破败的道观,在风雪中喃喃自语。

  ……

  三十年后,仙界多了名为天水的仙君。

  极为嗜酒,但实力却强到不可思议,年轻一辈无人能与其争锋,它的敌手唯有老一辈的人方可匹敌。

  “天水?他不是早就被诛杀了吗?”

  “或许是有人冒名顶替也说不准。”

  天水仙君的名气太大了,三十年前一人尽败三十二名仙君,简直让人无法想象。

  ……

  破旧道观外,桃香十里,酒香弥漫。

  “师尊,又是一年开春,富贵给您带酒来了。”

  一个白衣道人手中提着一壶酒,苦笑不知。

  他的身影没那么胖了,有了些许岁月的痕迹,面庞坚毅,可以说的上是丰神如玉。

  从道观中,缓步走出一人,身着紫衣,看不清真容。

  “哦,有客至?”

  王富贵转身,笑道。

  “短短三十年,你就能走到如此地步,当真不可思议。”紫衣女子叹了口气,喃喃低语。

  “龙,当翱翔于九天!”王富贵不置可否。

  “师叔的眼光不错。”紫衣女子面不改色。

  “但不知现在的你,能否敌得过三十二名仙君?”

  紫衣女子又是泯然一笑,化作光雨消散。

  瞬间,此地杀意弥漫!

007 半步仙帝??

最初的殉道者 吴帅豪 365 2019.12.22 11:37

  “土鸡瓦狗而已,当年我师尊若不是为我打开了一条虚空之路,你们安能伤他?!”

  王富贵一袭白衣呼呼作响,像极了当年那个白衣道人。

  话语间,三十二名仙君已经来临。

  “真是不知死活,出手杀了他。”

  三十二名仙君,一掌拍下,三十二人的力量叠加在一起,那原本破败的道观更加摇摇欲坠了。

  “纳命来吧!”

  王富贵淡然,对他来说这三十二名仙君真的不堪一击。

  “拿你们,祭奠我师尊。”

  “乱阴阳,逆乾坤!”

  刹那间,天地中一道道黑白仙气缭绕,形成了一道龙卷,隐隐能听到龙吟,头角峥嵘,无比可怕!

  空间开始破碎,巨大的撕扯之力撕裂一切,唯有一道仙力护住了道观,不让他坍塌。

  “不好,这小子不是仙君!”

  “半步仙帝??”

  那些仙君在嘶吼着,震惊无比,都倾尽全力一击,但依旧没有丝毫作用。

  王富贵没有看他们一眼,转身走进道观中,一笑,拿起酒坛,看向了当年那个老道坐着的位置,双目通红。

008 浩然宗

最初的殉道者 吴帅豪 384 2019.12.22 12:51

  这天,举世震惊了,又是在那个破败道观外,又有三十二名仙君折戟其中。

  许多修士来此拜访,只有些许人看到道观中一个白衣男子拿着酒坛,口中喃喃不知说着什么。

  开春已过,风雪来了。

  破败的道观已经空无一人,那个白衣道人也不见踪影,空留一堆尚未熄灭的火堆和一坛未开泥封的老酒。

  ……

  王富贵一笑,遥望东洲。

  “师尊,你看到了吗?当年的蝼蚁,已经能搏杀真龙了。”

  “这次,我来为你讨个公道。”

  这天,一袭白衣横渡虚空,一人屹立在仙界最强宗门——浩然宗,山门之前。

  他一笑,白衣胜雪,一拳轰出!

  山门破碎,众人皆大惊失色!

  “你是何人?想举世皆敌吗?”

  “大胆,你可知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一个个仙人从浩然宗冲出,大声质问。

  白衣道人没有言语,也没有大开杀戒,只是冷冷盯着浩然宗最高那座峰。

  只见,一个绝世强大的身影从山中飞出,带着惊天杀意飞来,压塌了虚空,如同真正的神王一般,一缕意外泄露的气机就足以毁天灭地!!

009 上古仙人

最初的殉道者 吴帅豪 411 2019.12.22 12:59

  “放肆!”

  言出法随,两个字如同太古神山压在了王富贵的身上,无法再进一步。

  王富贵一惊,口鼻皆溢出鲜血,但身子却没有半点弯曲,依旧站的笔直。

  “不愧是最古老的那一批人,真的,很强啊。“王富贵淡然一笑,并不惧怕。

  那个老者停住了,看着王富贵平静地说道:“不得不说,你比你师父更有天赋。“

  “我想和你一战,想看看最古老的仙是何等风姿。”

  王富贵大笑,一指点出虚空,一朵朵金莲浮现,一个上古仙人下界,轰杀而出。

  老者摇头,也一拳轰出,把所有异象全部毁灭。

  “我不想扼杀一个天才。”

  王富贵不语,他今天来就是拼命来的,怎可退缩。

  “好个虚伪的老头,你们怎能配上浩然二字?!”

  老者闻言被激怒了,面色一沉,一只大手朝着他抓来,如同镇压一只蝼蚁一般。

  “你可知,这三十年我去了哪里?!”

  王富贵疯狂大笑,他的身后燃起了火焰,整个人如同鬼魅,散发的绝对不是属于仙的气息。

  “你们是不可一世的仙,我是人,或许只有当我不是人了,才有机会赢。”

  他一笑,让那最古老的仙都胆寒。

010 血色虚影

最初的殉道者 吴帅豪 420 2019.12.22 13:50

  他一袭白衣化作血色,以他为中心,整个天地齐齐变色,一缕缕戾气飞舞而出,让人胆寒。

  骤然,血浪从天地的尽头掀起,仔细看去,那竟是由妖兽化作的兽潮,一双双猩红的眸子,一眼望去就让人头皮发麻。

  兽潮冲向了浩然宗,他们展开了杀戮,这些妖兽似乎由水组成,几乎不死不灭,一时间惨叫声迭起,那些平日高高在上的仙人死伤无数。

  “孽畜,尔敢?!”

  老者大怒,手持神剑一斩而下,这一剑虽然十分厉害,但是依旧没能挡住这群妖兽的冲击。

  老者沉默了,看向王富贵,没有二话,直接杀向了他。

  “非逼我杀你吗?我从远古活了下来,那个时代的惨烈程度不是你能想象的。”

  王富贵漠然不语,看着浩然宗的灭世惨象有些犹豫不绝。

  最终,他还是取出了那个石盒,放在身前。

  石盒十分古老,上面盘踞着一条蛟龙,峥嵘如鬼工。

  石盒打开了,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出,是一种古语。

  “好久,好久没能见到那个时代的人了,真是怀念。”

  血色虚影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

  老者一顿,面露不可思议,连连后退,紧盯着他。

  “你,居然还活着。”

  

011 魅姬

最初的殉道者 吴帅豪 411 2019.12.22 13:55

  “老家伙,你都能活着,何况我呢。”

  血色虚影莞尔,勾人心弦。

  他们用的是古语,现在的修士根本听不懂。

  王富贵面色苍白,对他来说放出这个老怪物负担着实不小。

  “魅姬,帮我杀了他。“

  血色虚影一怔,瞪着大眼传音道:“臭小子,你当古仙人是大白菜啊,说杀就杀了,这些人不仅活得久,每个都是集天地大气运于一身的。”

  “一旦死亡就会引起天地的反噬,不是你能承担的。”

  王富贵惨笑一声,把石盒抓在了手上。

  “魅姬,你帮我多次,我不想逼你,这个老家伙虽强但绝对不是你的对手。”

  “杀了他之后,诸多因果,尽加吾身吧。”

  血色虚影一叹,目光幽幽。

  “怕了你了,也罢,谁让奴家已经属于你了呢?”

  王富贵打了个寒颤,若不是他有石盒能克制这个魅姬,他还真不敢放她出来。

  魅姬一笑,看向了那个老者。

  老者十分谨慎,全身仙气缭绕,引动了天地气运护体。

  “你我是一个时代的人,我不想对你出手,让我杀了那个小子,我帮你恢复肉身。”

  魅姬一笑,倾国倾城。

  “你在开玩笑吗?”她的目光冰寒无比。

012 摧枯拉朽

最初的殉道者 吴帅豪 405 2019.12.22 14:04

  老者摇头,他虽然忌惮魅姬,却也并不惧怕,毕竟他是上古的仙,是最强的那一批人!

  “你这妖魂如此强势,当真以为我敌不过你?”

  魅姬一笑,没有再说话,周身妖气几乎凝成实质,脚下兽潮更是冲天而起,巨浪滔天!

  老者的身影在巨浪中犹如蝼蚁,如同一叶扁舟在血海中沉浮,顷刻间便会覆灭。

  “那个时代的仙不是你们能想象的。”

  老者摇头,一步踏出!

  风停雨止,一道雷霆仿佛跨越了时代,这是最古老的神通,已经有了灵智,不能称之为法术了,已经达到了道术的范畴!

  这道雷霆在此刻似乎成为了永恒,血海被蒸干,兽潮直接覆灭,魅姬回到石盒中更是生死不知。

  “萤火之光,也敢与皓月争辉?”

  老者超凡脱俗,俯视众生,高高在上。

  王富贵一怔,心中升起一股无力感。

  “小辈,你那石盒有些奥妙,借我一观可好?”

  老者淡然,对着王富贵道,容不得他拒绝。

  王富贵心中咒骂他老不要脸,嘴上大义凛然,却贪图他的法宝。

  “给他,是他自己找死,怪不得我们。”

  一个虚弱的声音从王富贵的心底响起。

  

013 石棺

最初的殉道者 吴帅豪 381 2019.12.22 14:06

  “魅姬。你没事吧?”

  “我并无大碍,你那石盒生于混沌,极为厌仙,凡人触之无碍,仙触之必死!”

  王富贵一怔,连连点头。

  他脸上佯装露出大怒之色,极为浮夸,直接破口大骂。

  “你这老头好不要脸,杀我器灵不说,还要夺我宝物,今日你休想得到它!“

  话罢,就要假装自毁法宝。

  “小辈你若献上宝物,我可饶你一死。”

  老者淡然一笑,看穿了王富贵的浮夸演技,以为他想活命。

  王富贵心中冷笑,表面却不露声色。

  “前辈神武,自然配得上这稀世珍宝。”

  他讪讪一笑,双手奉上。

  老者大笑一声,直接大手抓来,拿在手中把玩。

  “石棺,葬仙。“

  一个声音仿佛亘古存在。

  骤然,石盒一动,化作一个巨大的石棺镇压天地!

  一缕缕混沌气溢出,压塌了虚空,镇压一切,几乎盖世无敌,仙也得陨落!

  “蝼蚁,你敢坑杀我!。”

  老者一惊,大怒,瞬间明白了王富责的用意,直接横扫出一道剑气,想要先灭杀王富责。

  王富贵一笑,手中捏碎了符咒,遁走几万里!

  

014 秘闻

最初的殉道者 吴帅豪 728 2019.12.22 14:08

  “浩然古仙被镇压了。“

  东荒,一个深渊中一条苍老的巨龙喃喃道。

  西周,一个存在了数十万年的王朝,皇都中坐着一位帝皇,君临天下,睥睨世间,几乎无敌。

  “唉,浩然陨落了,世间又少了一位古仙。”

  南海紫竹林中,雾气涌动,传说其中有鲲鹏在其中潜伏,但此时里面却传出了一道声音。

  “那个石棺,又出世了,世间有了大变数,或许这一次会有一线生机。”

  ……

  南域,一袭白衣的王富贵重伤垂死,手中握着一个小石盒,口鼻皆溢出鲜血,但脸上仍挂着玩世不恭。

  “那古仙,也不过如此。”

  “得了吧,这次若不是这石棺盖世无敌,你我都得死在那老头手里。”

  魅姬冷哼一声道,心中有怒气。

  “准备一下吧,不会太久,这片天地就会有大浩劫。”

  魅姬看着王富贵认真道。

  “在世间,明面上有九位古仙,再加上隐藏的最多不会超过二十位古仙,一旦浩劫来临没有人能活下来。”

  “那浩劫究竟是什么,连仙都不能抗衡吗?”

  魅姬无奈,她经历过上个纪元的浩劫,深知那场浩劫的恐怖。

  “每个世界都会产生界灵,一旦这个世界的生灵超过了界灵所容纳的极限,它就会降下浩劫,毁灭一切。”

  “除非有人能突破这个世界的极限,否则一切都将灭亡,强大如仙也只能蛰伏,躲藏。”

  王富贵淡然,他有石棺在手,无惧一切,任天崩地裂,古仙陨落,也伤不到他半根毫毛。

  “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王富贵一怔,想起了当初刚刚踏入仙道发下的宏愿。

  魅姬莞尔,想不到这小家伙志向倒是远大。

  “原本还能多一位古仙并肩作战的,现在没咯。”

  王富贵耸肩,对他来说师尊的死和浩然古仙分不开联系,无论如何也要斩了他。

  “无妨,我一人便能睥睨世间,独挡浩劫。”

  魅姬嗤笑一声,道:“若不是有这石棺,浩然一根手指头就能点死你。”

  王富贵脸皮很厚,手中拖着石棺,笑道:“镇压一切!”

  魅姬无奈,但随即一想倒也释然了。

  

015 气运之争

最初的殉道者 吴帅豪 468 2019.12.22 14:10

  边荒,这里是离天地最近的地方,纵然界灵承天地而生,在这里也得按照规矩来。

  在这里众人感受到的天地法则十分强烈,仿佛要压塌万古,镇压诸雄一般。

  边荒内,八大古宗齐聚,门下弟子已过百万,八大古仙高坐九天,或坐宝殿,或御清风。

  他们每一个都是天地间顶级的无上人物,举手抬足就足以横渡乾坤,撕裂天宇。

  “若不是浩然被杀,我们还能再多一份力量。”一位古仙叹道。

  “因贪而亡,怨不得别人。”

  八大古仙中,一位帝皇不怒自威,冷笑道。

  众人都不再言语,望着远方的大劫若有所思。

  一个老者取出一面龟甲,上面刻满了大道符文,丝丝缕缕混沌气肆意而出,透露出玄奥。

  龟甲震动,抖落下片片由仙气化形的符文。

  那个老者点了点头,望着众仙,笑道:“第一场是气运之争,哪位道友愿去争渡?”

  “哈哈哈,与天争运,非我不可了。”

  刚刚说话的那位帝皇大笑一声,大步踏出。

  皇威浩荡三千里,一剑开荒三千洲。

  西周,皇者降临边荒,周边星辰颤抖,虚空崩塌,这便是远古神祇的威势!

  他身后一个个国度浮现,三千大界,无数小界,香火不绝,万千子民,皆诵其真名,这股力量几乎要将天宇撕开,域外星辰颤抖,似乎要坠落下来。

016 通臂猿猴

最初的殉道者 吴帅豪 858 2019.12.22 14:12

  域外,一棵苍天古树已然撑破了边荒,这是世界树,能接引神祗降临此方世界。

  上面生有三千浮生大世界,可以化为混沌决斗场,这是上古神祗的对决处。

  因为只有这样的决斗场,才能抵住仙神的神通,否则神祗决斗时一旦真正动用杀生大术,会将天地都打穿……

  “上次浩劫我尚未踏入仙道,无法阻止你等。“

  “现如今有了机会,也算为这一世人尽上一份力吧!”

  上个纪元浩劫降临什么都没留下,只有仙才能蛰伏下来。若不是他的先辈用大神通把他封印保护下来,他也要死去。

  黑衣帝皇暗叹一声,身着帝袍,脚下混沌气涌动,扶摇而上,踏落了星云,降临在世界树上。

  一只巨大的眸子在混沌中睁开,露出杀机,一个佝偻猴子从混沌中走出,手持一根烧火棍,极为桀骜。

  “蝼蚁,你们上个纪元那么强大都不行,你身在这一世,能行吗?”

  猴子桀骜一笑,极速出手,烧火棍立刻化作千万,横扫四周,将星云都震碎了,如同一尊远古神祗踏来,初步显出无上神威。

  “送你往生!“

  帝皇抬头,目露凝重,手中皇剑一顿,沟通天地,三千仙气浩荡而出,凝成九条真龙守护己身。

  “一向自负的他竟然也会防守,如今,当真是遇上对手了。”八大古仙中一位宫装女子皱眉问道。

  “他自出世以来就横推了三千洲,有一股无敌威势,如今倒也是挫了他的傲气。”

  “上古的通臂猿猴,是不能小觑了。”

  古仙们暗暗点头,帝皇纵然有无敌威势,但是毕竟成仙时间太短了。

  帝皇面色阴沉,这通臂猿猴极为不凡,就算是他也只能被动防守。

  “孽畜,你…”

  通臂猿猴眸中红芒闪过,全身的毛发开始疯长,手中烧火棍捅破了天地,仙气从九天倾泻而下,震落了一颗颗星辰,每一缕都十分沉重,直接压塌了虚空。

  烧火棍遮天蔽日,四周一颗颗大星直接爆碎,碾碎了星河直接劈了下来!

  “我族无敌世间,杀你得见永恒!”

  帝皇不肯后退,手中长剑破灭时空,九条真龙舞空而来,刺破了虚空,凝聚了无敌威势,要奋力一击!

  “孽畜,你纳命来!”

  九条真龙混沌气暴涨,一往无前,直接炸开了星云,在这种威势下,连世界树都要凋零了。

  八大古仙大惊,帝皇太自负了,竟然撤去所有防御,要在一招内拼个你死我活,到了这种级数往往一招就足矣决生死了。

017 天戈

最初的殉道者 吴帅豪 541 2019.12.22 14:14

  通臂猿猴更是不惧,他们这一族得天独厚,体内蕴含了神力的极致,到了他这个地步更是已经夺了天地的造化,硬拼不惧任何人!

  “糟了。”

  “他怎不知扬长避短,通臂猿猴这一族本就力大无穷,如此可怎能胜出?”

  古仙们叹息。

  帝皇出世以来便是横推世间,养成了战天战地,无惧一切敌的性格,如今怕是要吃大亏了。

  烧火棍如同一片世界压了下来,坠落了星河,要把帝皇压的粉碎。

  帝皇面色苍白,临近那猴子他方才意识到这种神力太强大了,强大到他根本无法抵御,在这种压力之下,神躯都要…炸碎了。

  “他的战斗意识弱了一筹,并非是不如通臂猿猴。”

  八大古仙一叹,看来这场要败了。

  烧火棍通天彻地,全力出手,一棍就扫灭了帝皇的身影,他无奈之下,只得化作光雨消散保命。

  通臂猿猴桀骜一笑,睥睨古仙,露出不屑。

  “一个分身便能与你激战这么久,看来你这一族果真是不能再复上古神威了。”

  “哼哼,是吗?”

  突然,一个声音从他身后传来,通臂猿猴的脸色大变。

  他的身后传来剧痛,他的神血洒落了,一根天戈从他后背挑出,几乎要将他一分为二,挑在了星空之上!

  “这...轮回...吗?”

  通臂猿猴没了桀骜,有的只是深深的恐惧与惊叹,这一式在上古就造就了无上威势,这一世难道又要再现辉煌了吗?

  帝皇冷笑,没有留情,手中一动,用天戈挑破了它的身躯,割下了他的首级。

  众古仙一惊,皆大喜。

018 谪仙

最初的殉道者 吴帅豪 460 2019.12.22 14:16

  世界树上一缕大气运降临在了帝皇头上,算是他们胜了一场。

  帝皇大笑一声,脚下生出金光万道,大步而归。

  “这一场,我来。”

  远处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无悲无喜,如同谪仙。

  “是他?!”

  一株株青莲凭空出现,一位白衣谪仙漫步而来,

  如同从仙古走来的人物,仿佛要刹那永恒了。

  八位古仙诧异了,他们知道这个人,他是仙古遗民,洁劫太浩大了,摧毁了整个仙古纪元。

  但天地总会有一线生机,他就成了那个遁去的一,成为了唯一活了下来的人。

  据说,那时因为天地崩坏,受天地制约,那个时代的人皆不可成仙!

  但如今看来,他身上的仙气绝对不假,绝对是一位真仙人物,就算是比起他们也只强不弱,故此他的辈分高的吓人!

  众仙没想到今日他回来,之前他们也曾前去拜访,却并无结果,如今倒是不请自来了。

  “毕竟是仙古时期的天纵人物啊,纵然受天地限制也还是踏出了那一步,如今恐怕就是离仙王都不远了吧。”古仙中年岁最大的那位老者摇头苦笑道。

  “若不是他还未放下,说不准如今已经成就仙王果位了呢!”一位女仙说道。

  众人一惊,凑上前去,想要知道缘由。

  “情之一字,最为难忘啊。”

  那位女仙一叹,不肯多说。

  

019 真龙

最初的殉道者 吴帅豪 438 2019.12.22 14:18

  世界树另一头,降临了一尊五爪异兽,被混沌气包裹,看不清真容,但光从气息来看,比起那通臂猿猴只强不弱!

  “你是哪一族的生灵,怎的见不得人吗?”谪仙淡淡开口,声音空灵,有些戏谑。

  那混沌异兽一顿,有些恼怒,但在他面前却也不敢放肆,他只是出战罢了,并不想生死搏杀,怕被这位半步仙王击杀。

  “晚辈是真龙一族的后裔,族中先辈与前辈有故,因此还望前辈手下留情。“

  “哦,竟是真龙一族的小辈,倒是有些因果,你是哪一脉的后人?”

  谪仙目中似乎有了些许光彩,随意甩了甩袖口,笑问道。

  “是赤王那一脉的。”

  谪仙面色一变,胸口剧烈起伏,但很快又平静了下来,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你可识得赤霞仙子?”

  “那是我姑姑。”

  “好好好。”

  谪仙点头,难得说了这么多话,更是连说了三个好字。

  “晚辈得罪了。”

  那异兽又拜了一拜,开口道。

  混沌异兽一震,震散了混沌气,露出了真容,果真是一条真龙,遮蔽了星空,神体无比巨大,满口獠牙,五角峥嵘!

  据说,这种神兽十分强大,一旦踏入仙道领域,摘星捉日都不在话下,一口龙息就足以毁灭一个小世界!

  

020 再胜一场

最初的殉道者 吴帅豪 760 2019.12.22 14:21

  那真龙不敢托大,出手就用了他们这一族最强的宝术,勾引了天地之间的星空之力,龙鳞照耀了半边天地,刺人双目,要人失明。

  在这种威压下世界树上的一些小世界都崩溃了,星辰都崩碎开来,足矣显示这条真龙的神威。

  一条条星河倒挂下来,一颗颗大星被牵引而来,环绕在他四周,如同一尊上古龙神降临,非神祗不可匹敌!

  而白衣谪仙在他面前如同蝼蚁一般,实在太过渺小了。

  “你们这一族倒是有些不凡之处。”

  谪仙淡淡开口,向前一步,一指点出。

  一抹剑光盖世而来,掩盖了真龙的神威,让时空长河都停滞了下来,甚至隐隐有夺了天地岁月的痕迹!

  “什么,是仙王境界!”

  古仙们大惊,纷纷睁开了天眼望去。

  “果然他的天资太高了,即便是被压制了境界也还是突破了。”

  女仙目中有了光彩,随即又叹了口气,不再言语。

  悠悠的岁月长河停滞了,时空都紊乱了,似乎每个人的生命中都失去了一个呼吸的时间。

  这一指如同仙剑,峥嵘而锋利,磨灭了星河,踏碎了时空,更是直直地斩落在了真龙的身躯上!

  一柄柄仙剑降临,形成了一片古界,召唤了远古的英灵归来。

  这是一种领域的力量,更是涉及到了时空,剑气纵横,斩掉了大星,斩断了星河,差点连真龙也一同斩杀掉!

  “罢了,你先辈于我有旧,我任你归去。”

  白衣谪仙淡淡开口,转身离去。

  仙剑消失,古界破灭,果真任由真龙离去,收放自如,不留痕迹!

  那真龙大骇,一指就差点将他抹杀,再怎么说他也是仙家人物了,这也太过可怕了吧,不愧是夺了天地造化的盖世人物。

  不过他也没有气馁,这种人物不是他能与之争锋的,若是到了最后的决战,他们这一边自然会有老怪物出来牵制,不必他来担忧。

  ……

  又一道大气运降临在了谪仙头顶,算是他赢得一场。

  谪仙飘飘而来,落在世界树的一头,目光远眺,淡淡开口。

  “并非是帮你们,只是不愿这一世万物再次凋零罢了。”

  八位古仙对着他齐齐施了一礼,谪仙微微点头,闭目而休,不再理会了。

021 黄金甲

最初的殉道者 吴帅豪 929 2019.12.22 14:24

  八位古仙中年岁最大的老者苦笑一声,他们已经赢了两场,结局已经注定,最后一场也没有那么重要了。

  “最后一场就由老夫去吧。“老者说道。

  话音未落,另一头混沌中走出一人,身着黄金甲,头顶九彩神环,十分不凡。

  “不必了,我们认输,最后一场算你们赢。”

  世界树一震,仙气缭绕,一缕缕龙气四溢而出,围绕在八位古仙的身上。

  老者一怔,对方就这么有把握吗?

  这场气运之争他们赢了,获得了世界树的馈赠,不仅仅对他们而言有冥冥中的祝福,还携带的是整个规则的大势!

  黄金甲目不斜视,淡淡道:“我族无敌世间,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皆为虚妄!”

  八位古仙面面相觑,心中暗叹一声。“哎!”

  “三千年后,待这气运消散,我族入主仙界,你等皆会寂灭!”黄金甲冷哼一声,声音低沉有力,不容质疑。

  八位古仙面色难堪,却也不能反驳,还好世界树下的百万弟子听不见,否则必要挫了锐气。

  “小小的金毛犼不到仙王境界,也敢在本座面前放肆。”

  另一头的谪仙淡淡开口,目光如剑,扫了过来。

  黄金甲一怔,闻声而去,对方的双目如同两柄仙剑,璀璨无比,要摄人心魄,搅碎魂魄!

  “如今的仙界还有这等人物?!”

  黄金甲心中大吃一惊,不敢对视,急忙低下头来。

  但他身着这黄金甲却极为不凡,算得上一件神器,有它护身,也不必太过惧怕。

  “仙界凋零,是时候该换主人了,前辈不必太过执着。我立下誓言,若是前辈能助我族入主,日后必将是仙界的一大巨头之一,自封一地。享万族香火!”

  谪仙嗤笑一声,道:“你是何身份,也敢对我许下重诺?”

  黄金甲面色一傲,拱手道:“我乃犼族皇族,黄金犼现任族长,老祖是我界四大巨头之一的混元仙王!”

  八位古仙闻言面色大变,这个身份可以算是十分尊贵了,谪仙点了点头,似乎在思考。

  八位古仙紧张得看着谪仙,生怕他放弃仙界,若是如此,到那时候就真的没机会了。

  “既然如此,犼族就换个族长吧。”

  谪仙嗤笑一声,一步踏出,一柄仙剑破空而来,朝黄金甲斩去。

  “好胆!”

  黄金甲大惊,没有想到谪仙出手这么果断,连忙后退,就要遁入混沌中!

  仙剑速度极快,黄金甲炸出神光,一道道神环散出,抵挡仙剑。

  “宝贝是好宝贝,落在你手中倒是可惜了。”

  谪仙摇头一叹,仙剑再次提速,一朵朵青莲在空中炸开,神环炸碎,混沌中传来一声惨叫。

  谪仙右手一招,一副黄金甲胄落在了他的手中。

  “不错,不错!”

成仙路(下)

最初的殉道者 吴帅豪 428 2020.01.01 12:04

  “成仙路开,四方云动,六合八荒,风云再起,再博那一世仙缘!”

  ……

  这一天发生了太多颠覆所有人认知的大事件,修仙真的存在吗?挑战了所有人的世界观!

  整个中华一片热议,全都沸腾起来。

  ……

  某精神病院,一中二少年抬首仰望天空,茫然道:“我这二十几年的人格、思维瞬息之间就会被吞噬。届时,我将征战古仙路,为我人族拨开迷雾,博一个未来。可是那时的我将不再是我,望大家照顾好我七舅老爷!”

  精神病院院长:“道友且尽兴,我等紧随其后!”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天地间好像发生了某种变化,每一个人的额头处都有一颗微弱的光辉约隐约现,虽然暗淡,明灭不定,但在昏暗的光线中,还是可以清晰看见的。

  “时光荏苒,天地轮回,终于灵力枯竭的时代远去,黄金盛世要来了吗?!”

  在吃早餐的我,闻听众生愿力,眼睛猛的爆发出一道璀璨无比的光芒,一步踏出,立于地球之外,对着母星大喊道:“吾有一憾,未能成仙!”

  “远古时代我们失败了,但是这一次,我会守护母星五百年,五百年之后,请与我一同迎战,那未来不可见的黑暗!”

  

成仙路(上)

最初的殉道者 吴帅豪 357 2020.01.01 12:07

  昆仑山上,巍峨的山体直插云霄,巨石嶙峋,大气磅礴,在山顶处有一奇石,倒插在山的最顶峰,远看像是一位仙人矗立,在俯视华夏大地。

  ……

  “当!”这一天,东皇钟道音悠悠,传遍万古千界,浩荡无暇,诸天沉溺。

  “问破苍天,敢问世上可否有仙?”

  “各位道友,蛰伏亿万载,仙路已经开!此时不出,更待何时?贫道先走一步,随吾征战古仙路!”一声苍劲的大吼声震动了整个地球。

  这一刻,整个中华都猛的黯淡了下来,太阳仿佛被某种东西遮住了一半,从白昼瞬间进入了黑夜,光线昏暗,宛如天狗食日!

  轰隆!一道璀璨无比的流星,在天地的尽头贯穿云霄,耀眼夺目的光辉,让人不禁怀疑太阳坠落了!

  “成仙路上,当有吾名!”

  “各位,我键宗蛰伏万古岁月,终于要出世了!成仙路上,当由我等开道!”

  “道友大气!仙路已开,诸雄并起,道友一手键宗开天路,吾等将紧随其后,杀进去!”

江上有蛟(其一)

最初的殉道者 吴帅豪 238 2020.01.05 12:59

  “江下有蛟,专吃痴情女子。”

  这句古语在镇上不知传了多少年。

  “我成为天下第一,就带你飞过这江河,怕什么蛟龙!”少年看着女孩,放声笑语,

  女孩娇羞一笑,倾城之姿。

  大江上波涛汹涌,蛟龙出没,似乎在嘲笑着他的弱不禁风。

  二十年后,少年长大了,那女孩也嫁作人妇。

  少年失踪了三年。

  回来后多方打听才得知女孩嫁给了镇上的张员外,他笑了笑,也没去问个明白。

  他在江上撑船渡人,勉强也能维持生计。

  “你的承诺,真是不值钱。”

  这天,女孩嗤笑一声,穿金戴银,走上了他的船。

  他苦笑一身,默不作答,带她乘船过江。

江上有蛟(其二)

最初的殉道者 吴帅豪 184 2020.01.05 13:00

  “江下有蛟,专吃痴情女子。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女孩回忆往昔,眼睛一红,望着他喃喃自语。

  少年一笑,道:“去年我带人过江,遇到一条蛟龙,那家伙可大了。”

  “和小时候一样,尽爱吹牛。”

  女孩嗤笑,眼睛更红了。

  话音未落,江上大风刮过,风雷大作,隐隐见到一条龙影划过!

  女孩吓得花颜失色,不知所措。

  少年一愣,脚下一踏,顿时江平浪静。

  一袭白衣渡江,少年踏水而行,女孩在他背上哭花了妆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