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艾伦与苹果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001 艾伦与牛奶罐子

艾伦与苹果酒 六堂小主 2209 2019.12.30 14:51

  很无趣的是,这个故事的开头又是关于爱情的,一个懦弱的男孩儿喜欢上了一个美丽的女孩儿,普普通通甚至有些俗套的展开不是吗?不过这没什么大不了,很多有趣的故事说到底不都是描写无聊的爱情嘛,《罗密欧与朱丽叶》、《梁山伯与祝英台》什么的,不过各位尽可放心,因为这个故事并不是悲剧,而且爱情也只是它的开头而已,后面也就没有多大关系了。

  言归正传,总之这个故事还是要从爱情开始了。

  艾伦,一个普普通通,毫无特点的男生,他唯一的特征就是和所有处于青春期的男孩子一样——对所谓“爱情”充满了渴望,对身边的某个异性充满了莫名其妙的好感和无理可循的想象。艾伦的这个想象对象是村口牛奶工家的女儿,大家姑且知道这点就好,至于她叫什么,这并不重要,因为很快她就不会出现在我们的故事里了,所以大家只需知道,她是一个牛奶工家的女儿——这点还是值得注意的,毕竟艾伦会喜欢上她就是因为某天当艾伦在思索自己应该喜欢上谁的时候,这个牛奶工家的女儿帮爸爸去村里送牛奶时恰好摔倒在了艾伦面前,装牛奶的罐子从她手上滑脱,恰好掉在了艾伦怀里。而艾伦此时正在思考该喜欢谁的问题,被突然飞来的罐子吓了一跳,却也稳稳地抱住了,牛奶一滴没洒,当然,牛奶工家的女儿摔得不轻。脸贴到地上的那种。

  “谢天谢地,”牛奶工家的女儿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又抹了抹脸——不过这让脸更脏了。“谢天谢地,牛奶没事。”她伸手接过了罐子,“这要是撒了,我爸爸非得打死我不可。”

  艾伦看着眼前这个脸上沾满泥土的女孩,总觉得这就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不然怎么会有一个女孩恰好在自家思考应该喜欢谁的时候出现,还把一罐牛奶扔进了自己怀里呢?

  艾伦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儿,越看越觉得她可爱,尤其脸上还沾着泥土,愈发显得纯真。没错,艾伦觉得她一定就是自己应该喜欢的人!不过当艾伦想到这些的时候,牛奶工家的女儿已经离开了,他还没来得及告诉她自己已经无可救药地喜欢上她了,不过不要紧,艾伦知道她是牛奶工家的女儿,明天去找她就是了。想到着,艾伦傻傻地笑了,蹦跳着往家走,甚至被石头绊了一下。

  彻夜难眠,艾伦想着到了牛奶工家里该怎么去说,如果她不在又怎么办呢?或者她根本没记住自己?诸如此类的问题让艾伦根本无心睡觉,天刚有点亮,他就兴奋地爬了起来。可是他动作有些大,吵醒了他哥哥韦德。

  “起这么早干嘛去?”韦德问。

  “哦,我想去山里采露水,我想这对爸爸的病有好处。”艾伦说。

  “嗯,那是得早点去。”韦德没有怀疑,“那你顺便再去看看我昨天布的陷阱有没有抓到兔子,反正顺路。”

  “呃,可是我不知道在哪。”

  “就是那几个老地方,你知道的。”韦德的口气不容置喙。

  “好吧。”艾伦只好答应。

  进山的路和牛奶工家正好是反方向,可是艾伦也只能为自己撒的谎负责了。好在天刚亮,去趟山里再回来也来得及,艾伦想。

  采完露水,艾伦又去找韦德的陷阱,还真抓到一只兔子。他抓住兔子的耳朵提了起来,心里很快活,总觉得这是个好兆头,现在回去找牛奶工家的女儿,说不定她还会答应来自己家里吃晚餐,当然主菜就是这只兔子了。

  “喂!小鬼,你最好不是在想怎么吃了我。”

  “!”艾伦不敢相信,手里的这只兔子居然说话了。

  “我劝你最好把我放了,我可是山神。”

  “哦。”艾伦的惊讶没有持续很久,兔子会说话很奇怪吗?自己虽然没有遇到过,但也听其他人说过,这种情况时有发生,这些会说话的兔子也不是什么山神,只是山里的精灵而已。除了会说话,它们和普通的兔子没什么区别,甚至味道还要更好些。于是艾伦对兔子的话置之不理,反而用绳子把它绑了个结实。

  “喂!臭小鬼,你要倒霉了知道吗?赶紧放开我!”兔子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但艾伦一点都不在乎,只想着等会到了牛奶工家里该怎么说。

  到了牛奶工家门口已经是中午了。艾伦还是没有想好该怎么说。正发愁呢,兔子又说话了,“喂,小鬼,你想去找这家的女儿吧!”

  艾伦有些惊讶,但已经没有理它。

  “我劝你现在别去,不然你会后悔的。”兔子的话让艾伦有些生气,现在不去才会后悔!于是艾伦提着兔子进了牛奶工家的院子。

  刚一进门,就看到牛奶工想他走来。

  “是兔子!”牛奶工一把夺过艾伦手里的兔子:“谢天谢地,我正好需要一只兔子,这位客人,你的兔子可以卖给我吗?”

  “卖?”艾伦想了想,这正是个机会呀,于是说:“大叔,这兔子我送给你了,我和你女儿是朋友。”

  “那真是太好了,”牛奶工说:“现在不好找一只兔子。你是我女儿的朋友,这么说你是来参加婚礼的?”

  “婚礼?”

  “女儿,快出来,你朋友送来一只兔子!”

  牛奶工的女儿从屋子里出来了,和艾伦想的不一样,她还记得艾伦。

  “是你呀!你可真是我的大救星!”女儿转身向牛奶工说了昨天的事情。牛奶工很激动,不住地向艾伦道谢:“真是太感谢你了,昨天要不是你,牛奶就洒了!”

  “小事。”艾伦心里高兴,觉得这下他和牛奶工家的女儿的关系可以更进一步了。

  “不是小事,”牛奶工说:“幸好昨天你接住了牛奶罐子,我女儿才能把它送到铁匠家里。进门的时候,我女儿又摔了一跤,这次牛奶洒了,一边的铁匠儿子没接住。”

  “的确,接牛奶罐子是个技术活儿。”艾伦颇为得意。

  牛奶工点点头。“不过他接住了我女儿,这让他们两个人相爱了,今天就要结婚!”

  “什么?”艾伦没理解这其中的逻辑。

  “可是牧师说婚礼上需要一只兔子,我到哪都找不到兔子,幸好你送来了!太感谢你了。”牛奶工激动地说:“你真是我家的大恩人,我一定要在婚礼上向大家介绍你!”

  但艾伦已经听不到他在说什么了,他只想着,该死!我昨天应该接女孩儿而不是那个该死的牛奶罐子!

002 艾伦与牧师的袍子

艾伦与苹果酒 六堂小主 2030 2019.12.31 14:31

  牛奶工家的女儿和铁匠家的儿子要结婚的事很快传遍了整个村子。大家都在为这件大喜事高兴,都想着能不能帮什么忙,甚至有人要策划一场大的庆典,毕竟这是一件让所有人都高兴的事情——除了艾伦。他的确谈不上高兴,从铁匠家里出来后,他也没再想过应该接罐子还是接女孩儿的问题,因为他白跑了一天,露水已经干了,到手的兔子也没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和哥哥韦德交代。

  艾伦甚至做好了被训斥的准备,然而让他意外的是,韦德根本没提起这件事。

  “哦,你终于回来了,”韦德拉住刚进门的艾伦,似乎很兴奋:“上帝呀,牛奶工家的女儿要结婚了,嫁给铁匠的儿子,这事儿你知道吗?”

  艾伦没想到消息传得这么快,他甚至都没回来呢!“呃,首先我得提醒你,咱们不信上帝,事实上西边的教会把咱们称作异教徒。”艾伦说。

  “哈哈,这只是个俚语,我是说,我很激动。”韦德笑着说。

  “就因为他们的婚礼?”

  “是啊!咱们都是一个村的,他们要结婚了我当然非常高兴。”

  “可是咱们家搬到这里还没一年吧,”艾伦说:“而且你跟铁匠家的儿子根本没有来往,你甚至都不知道铁匠有个儿子!”

  “呃,这都不重要,”韦德说:“重要的是我们该为他们做些什么,比如说,送给他们一只兔子?”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不必操心了,我已经替你做到了。”

  “什么?”韦德说:“你是说你已经送给他们一只兔子了?希望它不会说话吧!”

  “你为什么这么问?”艾伦很奇怪。

  “哦上帝啊,你难道忘了母亲说过什么吗?”

  “‘你们的父亲是个酒鬼,他要是瘫痪了我会很高兴的’。”

  “不,不是这句,”韦德说:“她说过要是有谁在打猎的时候得到一只会说话的兔子,一定要把它送到西边的教堂里去。”

  “她真的说过?”艾伦一点都不记得。

  “我想是的,而且是在你出生之前,所以你不记得。”韦德肯定地说。

  “可是咱俩同父异母啊!我三岁的时候你才来到这个家里。”艾伦说。

  “知道我要说什么吗?”韦德把艾伦往门外推:“这些都不重要,你就是太过纠结了。现在,赶紧去牛奶工家里把那只会说话的兔子要回来,快去!”

  艾伦没办法,只得照做。

  傍晚时分,艾伦回到家里,把兔子扔给了韦德。“拿去,就因为你这只该死的兔子,我被牛奶工全家都鄙视了!”

  韦德一边提起兔子,一边说:“为什么呢?让我猜猜,你不是当面去要这只兔子,然后搅乱了牧师的洗礼所以被人家赶出门外,还对你说‘带着你的兔子滚远点’了吧。上帝啊,你怎么能这么做?”

  “可,是你让我把兔子要回来的呀!”艾伦嚷道。

  “我只让你把兔子拿回来,你完全可以偷嘛!”韦德不以为然。“总之就这样吧,我现在去把兔子送到西边的教堂,你在家乖乖呆着。”

  韦德走后,艾伦随便吃了点东西,来到卧室照看瘫痪在床的父亲。

  “嗨,你今天有感觉好些吗?”艾伦问。

  父亲在床上似睡非睡,听到艾伦的话,咳嗽了起来。“哦,我亲爱的儿子,我没事。”

  “抱歉,本来今天我应该给你采露水回来的。”

  “别自责了,我早就说过那东西没有用,”父亲说:“要是你母亲在的话她就会知道的,她一向很聪明,还很爱我。”

  艾伦有点难过,不知道该不该把母亲希望父亲瘫痪的事说出来。

  “别想太多,”父亲指了指对面的柜子,上面放着一瓶苹果酒:“如果你内疚的话,不如……”

  “你还要喝酒?天哪!哪怕你已经瘫痪了?你知不知道现在要伺候你撒尿有多麻烦,我现在觉得妈妈说的是对的,你活该瘫痪!”

  “哦天哪,我只是想要柜子上放的药片,那能让我好受些。”

  “哦,我很抱歉。”艾伦把药接了过来。“对不起,我只是不想你再喝酒而已,不过伺候你撒尿的确很麻烦。”

  “不用担心,你刚才声音太大,我已经尿出来了。”

  “哦……”艾伦只好又收拾这一切。费了半天劲,总算弄好了。

  “不过把苹果酒放在我看得见的地方的确不太好,这让我很煎熬。”父亲说。

  “呃,实际上这也是妈妈交代的,她就是想让你看得见喝不了,就算是没什么劲的苹果酒也喝不了。”

  “哦。”父亲低着头:“我从来不知道你母亲这么恨我。”

  “我也不知道你居然从来都不知道。”艾伦说。

  “韦德去哪了?”父亲问。

  “他去西边的教堂送一只会说话的兔子。”

  “你确定那兔子会说话?”

  “你怎么突然这么问?”

  “因为这兔子根本不会说话!”父亲声音突然粗暴了起来,把一只兔子从怀里扔了出来。接着艾伦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不见了,他正站在院子里,韦德出现在他面前。

  “哦天哪,你又用幻术!”艾伦骂到。

  “很可恶吗?你居然用一只普通的兔子骗我!”

  “你怎么知道这是一只普通的兔子?”

  “因为它根本不会说话!”

  “你怎么知道它不会说话?”

  “因为它就没有说话!”

  “也许它只是突然懂得了沉默是金的道理。”

  “够了!”韦德咆哮道:“兔子到底在哪?”

  “你不是韦德,你到底是谁?”

  “告诉我兔子在哪?”

  “牧师把它收进了袍子里,你可以自己去拿。”艾伦说。

  “哦上帝啊,你个小混蛋,你明知道我碰不了那些异教徒的牧师!你是故意的!”

  “不,我不是故意的,我接下来的动作才是故意的。”艾伦说着,拿出一块布盖住了韦德,只见他惨叫着,化作一缕黑烟,不见了踪影。

  “呵,浪费时间。”艾伦说:“现在该去找那只该死的兔子了。希望还来得及,别让人把它给炖了。”

003 艾伦与龙牙戒指

艾伦与苹果酒 六堂小主 2362 2020.01.01 17:21

  牛奶工的家里,大伙儿正为即将举行的婚礼准备着。这里的习俗是在晚上举行婚礼,同时还有人策划了一场狂欢活动。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除了牧师,他正在焦急地等待艾伦的到来。

  稍早之前,艾伦突然闯了进来,不由分说地抢走了牧师的袍子,并声称他会还回来的,在场的人居然没有一个制止他。牧师很生气,他问牛奶工说:“哦老天啊,他拿走了我的袍子你就不管管吗?”

  “没关系的牧师,”牛奶工说:“事实上他可是我们家的大恩人,没有他就不会有这场婚礼。”

  “可是我没了袍子,婚礼同样举行不了!”牧师愤怒地说。

  “你为什么不再找一件呢?”牛奶工问:“或者穿我的这件怎么样?”

  “可你那是挤牛奶穿的衣服啊!”

  “很合适呀!这本来就是牛奶工家的婚礼。”

  牧师一手扶额,“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对一个闯进来抢走我袍子的人这么袒护,甚至都不问问他的理由是什么。”

  “呃,他抢的是你的袍子,你为什么不问问呢?”

  “因为我根本没想让他抢走,事实上,刚才要不是你帮他他也抢不走!”牧师再次咆哮了起来。

  “我很抱歉。”牛奶工说:“可是我总觉得应该帮助他,毕竟他给了我一只兔子。我是说我有感觉是那兔子让我这么干的。”

  “你是说一只兔子?”牧师不屑的说:“别扯淡了,谁都知道婚礼上的兔子不过是传统习俗罢了,我猜原因很可能是很早以前一个家伙在结婚的时候身边只有兔子,然后这该死的习俗就这么流传下来了。”

  “好吧,可之前非得要一只兔子的可是你啊牧师。”

  “我知道,我不过是用它来完成几个无聊的宗教仪式,谁让我是牧师呢。”

  “哇哦,听起来你对自己的主并没有那么虔诚嘛,要知道我每天挤牛奶的时候都会跟我的母牛忏悔,因为我尊重它们的付出。”牛奶工说:“所以你为什么非抓着一件袍子不放呢,换一件不行吗?”

  “我早就说过了,袍子是牧师的根本。”牧师说:“现在西边的教会要清洗他们认为的‘异教徒’了,这袍子可以保护我们牧师不受他们的伤害。”

  牛奶工半信半疑,“要是这袍子真这么厉害,为什么刚刚艾伦抢走它的时候没有半点反应呢?”

  “你不会明白的。”牧师说:“总之我要在这里布一个结界,在他回来之前我哪都不去。你要是希望你女儿的婚礼能按时进行,最好现在就帮我把袍子找回来。”

  “随便你吧,”牛奶工说:“我还有一大堆事儿要忙呢,而且兔子真的告诉我艾伦会回来的。”

  “是吗?那它还告诉你什么了?”

  “它还说仪式结束了让我不要吃它,”牛奶工说:“去它的,我才不信一只兔子说的话!”

  就这样,牧师在院中花了一个奇怪的图案——结界,他一直站在里面,其他忙着操办婚礼的人不得不从他身边绕过,十分滑稽。幸好艾伦终于回来了。

  “哦老天啊,你终于回来了,赶紧把我的袍子给我。”牧师焦急地站在结界的边缘,就像一个光着身子的人一样急切地需要他的袍子。

  “给你。”艾伦说着,把袍子扔给了牧师:“那兔子在哪儿?”

  “什么?抢走我的袍子还要抢走兔子!”牧师说:“不过这不管我事,赶紧拿走那该死的兔子,让可恶的牛奶工也着急着急。”

  艾伦没有理他,开始寻找兔子。“兔子呢?”他看到牛奶工正从屋里出来。

  “我放了它。”牛奶工说。

  “你放了!”艾伦说:“你为什么会放了它?没了兔子你家的婚礼怎么办!”

  “呃,我找来一只羊,效果应该差不多吧。”牛奶工说。

  “可是你为什么要放了它!”

  “因为它告诉我它是山神,要是用它举行结婚仪式的话,新娘在结婚当天就回跟别人跑了。我可不想让我的女儿作出这种事情。”牛奶工说。

  “该死,它是骗你的!”

  “你是说就算不用它,我女儿也会跟人跑了?”

  “我是说它根本不是什么山神!”艾伦咆哮道。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牛奶工把羊牵了出来:“喂牧师,时间差不多了,赶紧开始吧!”

  其他人都围了过来,婚礼马上要开始了。艾伦只想找到兔子,现在却不知道该去哪找,只好看着牧师围着那只羊做起了仪式。

  仪式很复杂,除了牧师,其他人都不知道这仪式具体有什么作用。只见他对着羊走走停停,嘴里咕嘟着几句咒语。大家都看得很入神,虽然他们看不懂这仪式,但是他们知道仪式结束后这羊是要被做成菜的,所以实际上大家都是在看一道菜。

  然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随着牧师的咒语,那羊突然倒地抽搐了起来,最后“嘭——”的一声,变成了一个戒指。

  大家都奇怪的望着牧师,以为这是仪式的正常流程,没想到牧师呆了半天,说:“这是怎么回事?”

  “你问我们?这仪式可是你在进行的!”牛奶工说。此时,不知人群里谁说了句:“是牧师在搞鬼,他想独吞那只羊!”

  “你想独吞?”牛奶工一把揪住了牧师的领子。

  “喂!冷静点好不,牧师是不吃羊的,羊可是我们的圣物啊!”

  “胡说!”牛奶工驳斥道:“谁都知道羊是恶魔的象征。”

  “可,那是西边教会的说法呀!正因如此我们才被他们当做异教徒。”

  “都等一下!”艾伦拿起那枚戒指观察起来:“牛奶工,这羊是从哪里来的?”

  “我也不知道,兔子告诉我,如果放了它的话,我就能在后院找到一只羊。”

  “很明显你被它骗了。”艾伦肯定地说。

  “你是说它不光是一只会说话的兔子,还会变出一只羊来?”

  “恐怕就是这样。”艾伦说。

  “那现在该怎么办?”大家看艾伦这么有见识,都莫名在等待他能作出下一步的指示。

  “我得回家了。”艾伦说:“至于你们的婚礼,我想还是取消了吧,说不定这兔子还会搞恶作剧的。”说完,艾伦就离开了,众人很是扫兴,却也只好散去。

  “现在怎么办?咱们的婚礼就这样结束了吗?”牛奶工家的女儿问铁匠儿子。

  “我想咱俩的婚礼根本就还没开始呢。”铁匠儿子说:“这都怪你爸,谁让他弄来一只会说话的兔子。”

  “什么?你居然怪我们?这个牧师可是你们找来的,说什么改信新的主了。这都怪你们!”

  “你真是无理取闹!我不要娶你了!”

  “那正好,因为我早就不想嫁给你!”就这样,一对新人不欢而散。

  艾伦回到家里,听到一个声音说:“喂!现在能把我放出来了吧!”他走到父亲的卧室,拿起柜子上的苹果酒滴了一滴到刚才拿回来的戒指上,从戒指里冒出一团雾气,那会说话的兔子就出现在雾气中。

004 艾伦与荆棘花的诅咒

艾伦与苹果酒 六堂小主 2635 2020.01.02 12:46

  “那里面可太闷啦!”兔子还是喋喋不休的样子,“臭小鬼,下次别让我等你这么久。”

  “那可是用来收火龙的戒指,”艾伦说:“你个兔子,就知足吧。”

  “是吗?”兔子听说戒指是收火龙的,也想仔细看一看,但是艾伦好像故意和它作对,反而把戒指收了起来。

  “哼,我可是山神,什么没见过!”兔子不屑地说。

  “我可没见过哪个山神差点成了别人婚礼上的主菜。”

  “还不都是因为你!”兔子跳上桌子,想要和艾伦对视。但是艾伦并没有理它,转身把苹果酒瓶子放回了柜子里。

  “喂,我可是刚刚才救了你的人,”艾伦说:“难道你不应该为了报恩成为我的仆从,每天早上给我送两根胡萝卜什么的吗?”

  “什么仆从!我是来指引你去仙女湖的山神!我早就告诉过你了。”兔子举起前爪,胸前的确写着“仙女湖”三个字。

  “是是是,你早就说过,仙女湖的索菲亚让你来找我,”艾伦有些不耐烦:“就像你还说过你现在不记得找我去干什么,也不知道仙女湖在哪里,甚至不知道这个索菲亚是男是女,等等,他可能都压根不存在。”

  “可恶的小鬼,”兔子恶狠狠地说:“既然你这么不相信我,为什么还要回来找我?”

  “我找你只有一个理由,就是西边教堂的人也在找你,甚至为了找你还用幻术变成我早就过世的父亲和我那失踪了的异母兄。”艾伦摩挲着苹果酒瓶子:“好在我那酒鬼老爸临死前给我留下了这个,这让我能识破他们的计谋,甚至将计就计。”

  “所以你在婚礼上编造的关于用羊举行仪式的谎言也是为了对付他们?”

  “不,那只是单纯地想报复一下破坏我感情的人,我才不要看着他们举办婚礼!”

  “呃,好无耻。”兔子嫌弃道:“嘿!我刚想到一个办法,如果这酒能让你保持清醒不受幻术的控制,说不定也能让我想起仙女湖在哪。”

  “是吗?”艾伦问。

  “试试看吧。”兔子一把夺过苹果酒瓶,费力地拔开塞子咕嘟嘟喝了起来。

  “怎么样?”艾伦问:“什么感觉?”

  “哇哦,味道不错,不过橡木塞子选得不好,影响苹果的香气了。”

  “我是问你想起来什么没有!”

  “哦哦,”兔子咂摸着嘴:“好像有,又好像没有。等等,我有感觉了,就像有什么东西要从我脑袋里出来一样!”

  “实际上它已经出来了。”艾伦指着兔子的脑袋,上面长出了一棵树苗。

  “哦上帝呀!这是怎么回事!”

  一会儿的功夫,小树苗长大了,压得兔子直不起腰,接着,这树开花落叶成了一根枯木,好像过完了一生,不知哪里出现的白蚁咬空了枯木。

  “上帝呀!它们要蛀到我脑袋里了!”兔子大叫:“快救救我!”不过它话音未落,脑袋已经爆炸,不过并没有什么血腥场面出现,只是和此前一样,化成了一缕黑烟。

  艾伦看着眼前的一切,似乎早在他的意料之中。“真是的,这酒只有我可以用。”说罢,他掏出戒指戴在手上转了转,又出现一团雾气,会说话的兔子这下是真的出现了。

  “我想现在暂时安全了,咱们来聊聊关于仙女湖的事情吧。”艾伦说。

  兔子虽然在戒指里,却也知道外面发生的一切,看着眼前的艾伦,总觉得叫人捉摸不透。“哦,对,仙女湖。”它刚被艾伦的陷阱抓到的时候就和艾伦讲了有关仙女湖的事情,但是艾伦觉得很无聊,正好牛奶工需要一只兔子,艾伦就把它扔给牛奶工了。不过后来西边教堂的人的出现让艾伦觉得这兔子或许还有点用,毕竟艾伦的父亲在去世前除了留给他那瓶苹果酒,还告诫他要警惕西边的教会。所以如果他们这么想得到这只兔子,那这只兔子一定很不简单。

  “很抱歉,我也不知道仙女湖在哪,去那得通过特殊的手段。”兔子说:“可是我出来的时候遇上一只狐狸,它想吃了我,你知道,狐狸总是很喜欢吃兔子,虽然我觉得他们是因为再抓不到其他动物了……”

  “说重点!”

  “哦,抱歉。重点就是我为了躲避那只狐狸,把去仙女湖的灵石给弄丢了。所以我们现在必须先找到那块灵石。”

  “它丢在哪了?”艾伦问。

  “呃,虽然我不想这么说,但是我要是知道的话,那就不叫弄丢了。”

  “真是没用。”艾伦说:“跟我来,我有办法。”艾伦拿上苹果酒,带着兔子往村外走去。

  村里正在举行狂欢晚会,虽然婚礼取消了,但是大家依然想快乐一番。而且牛奶工家的女儿和铁匠儿子都觉得比起结婚,恢复单身才更应该是值得庆祝的事情。不过这些都和艾伦无关,他穿过村子,来到一个偏僻的树林,树林里住着一个占星师。他原本是西边教会的人,可教会突然认定占星是异教徒活动,他为了躲避教会审判,便一个人躲到了这里。

  “嗨,加利。”艾伦和他是老朋友了,虽然他脾气古怪,但艾伦经常向他请教一些问题。

  “艾伦。”加利背对艾伦坐着,宽大的袍子遮住了他的全身,屋里光线很暗,艾伦什么都看不清。但艾伦知道,这就是他一贯的作风。

  “有事找你。”艾伦开门见山。

  “如果你是想问我遇到一个快摔倒的女孩是该接住她还是她手里的罐子,我会告诉你,正常人都会接住女孩儿而不是一个罐子。”加利的声音很低沉,不管他说什么都是这样。

  “别戏弄我了,我知道你又用水晶球偷看我来着。”艾伦对这种事习以为常。

  “不,这是占星术告诉我的。”

  “那好,希望占星术也告诉你,我来这是为了什么。”

  “我可以帮你找你要的东西,但是你知道的,必须付出代价。”加利说。“而且你知道,我的代价从来都是一个诅咒。”

  “好啦好啦,我知道,”艾伦说:“那这次是什么?诅咒我摔进泥潭,还是在女孩面前尿裤子?”

  “这次要严重的多,”加利说:“因为你想找的东西非同小可,所以付出的代价得大一点。”话音刚落,艾伦面前的桌子上出现一朵荆棘花。

  “如果你想清楚的话,把你的血滴进花蕊里。”加利说。

  “好吧。”艾伦拿起来看了看:“等等,你还没告诉我诅咒到底是什么呢?”

  “这就是这个诅咒的可怕之处,”加利说:“没有人知道被诅咒的人具体会遇到什么,只有一点是确定的,诅咒会在七天之后准时发生。”

  “七天?这也太短了吧!”艾伦说:“就不能在七十年后,等我死了再发生?”

  “这就是代价。”加利说。

  “好吧兔子,看来我帮不了你了。”艾伦看着那多美丽的荆棘花。“如果加利都不知道这诅咒到底是什么,那它一定很可怕,再说七天我们都不一定能到仙女湖。”

  “不要紧,”兔子说:“只有找到灵石,我们随时能去仙女湖。到了仙女湖之后,索菲亚一定会有办法帮你破解这个诅咒的。”

  “你怎么知道?万一他不行呢?”艾伦问。

  “相信我,如果索菲亚找你有重要的事情的话,是绝对不会看着你被这个诅咒害死的。”

  听了兔子的话,艾伦也有些动摇了。他看了看荆棘花,又看了看怀里的苹果酒瓶子,心想“老爸,希望你没骗我。”紧接着,他便用花刺扎烂手指,把血滴进了花蕊里。荆棘花发出光来,逐渐长出一根长长的藤蔓,在艾伦身上缠绕之后,便消失不见了。

  “现在可以告诉我灵石在哪儿了吧?”艾伦问加利。

  “我不知道。”加利说。

005 艾伦与仙女湖

艾伦与苹果酒 六堂小主 2228 2020.01.03 11:17

  “我不知道。”加利说。

  “你不知道?”艾伦大叫:“你告诉我想获得情报必须付出该死的代价,让我中了什么鬼荆棘花的诅咒,甚至你都不知道这个诅咒具体是什么内容,现在你告诉我你不知道仙女湖在哪?”

  “人生就是这样艾伦,”加利说:“有时候即使付出了代价也得不到自己想要的。”

  “呵呵,所以你是想用一句鸡汤就打发我吗?”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仙女湖在哪?我以为你是要问我那块灵石在哪。”

  “哦对,”艾伦反应过来,“那你告诉我,灵石在哪?”

  “我不知道。”

  “你玩我呢!”艾伦几乎要气疯了。

  “嘿艾伦,有时候不能太执着于结果,占星术告诉我,经历比结果更加重要。”

  “可中了诅咒的是我!”

  “所以我刚才问你,想好了没有。”

  “好吧,希望你的占星术真的有用,至少能让你知道我接下来要干什么。”艾伦说罢,拿起荆棘花跳到了加利身边。

  “要么你告诉我那该死的石头在哪,要么帮我解除诅咒,要么——”艾伦从身后勒住加利的脖子:“你也把血滴到花蕊里来!”

  “我劝你最好放松一点,这样对咱们都好。”加利依然没有任何动作。

  “你是说像这样?”艾伦用力勒住加利的脖子,结果头颅带着袍子滚到了地上。

  艾伦吓了一跳,仔细一看,袍子里只是一具骷髅。

  “我早就告诉过你了。”加利的声音在四周回荡。

  “你给我出来!”

  “艾伦,占星术早就告诉了我即将发生的一切。”加利说:“可是它不让我告诉你灵石在哪,这肯定有其中的道理。”

  “这种事你为什么不早说?”艾伦:“就是为了骗我中那该死的诅咒?”

  “呃,虽然我也很想知道传说中最恐怖的荆棘花的诅咒到底是什么,但我所作的都是占星术的指示。”

  “哦老天,我之前居然还那么相信你。”

  “别泄气艾伦,凡事得向上看。”加利说。

  “说得轻巧,我向上只能看到诅咒的莫名其妙的死法。”

  “他说的没错艾伦,应该向上看。”兔子也安慰道。

  “你还说,这一切都是因为你!”艾伦说:“刚才去滴血的应该是你。”

  “不艾伦,我是说我刚才向上看,发现灵石就在我耳朵里。”兔子垂下耳朵,从里面拿出一块绿色的小石头递给了艾伦。

  “你是说这么一个东西在你耳朵里你刚才才发现?还是看见的?”艾伦不敢相信。

  “嗨艾伦,兔子的耳朵可是很大的。”兔子此时居然得意了起来。

  “看吧艾伦,占星术肯定会帮到我们。”加利说。

  “这次真的是感谢你了,加利。”兔子说。

  “没关系,倒霉的小兔子。”

  “这跟他有什么关系!”艾伦大叫:“还不是因为你傻!而且我还是为了就在你耳朵里的石头中了荆棘花的诅咒啊!”

  “放心艾伦,现在我们就能去仙女湖,索菲亚一定能帮你解决这个麻烦的。”兔子说着,把灵石要了过来,用它在地上画出一个螺旋式的图案,地面上发起光来。

  “走吧艾伦。”兔子说着,跳进了光圈里。

  “等等艾伦,”加利叫住他,“提醒你一点,我们眼睛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什么?”

  “我不清楚艾伦,这是占星术让我告诉你的。”

  “好吧,”艾伦说:“虽然我之前已经多次体会到眼睛为虚的道理,不过我还是会记住你的话的。”说完,艾伦也跳进了光圈里。

  艾伦原本以为自己会从高空坠落什么的,没想到跳进光圈之后,他的朝向发生了变化,笔直地站在地上。

  “欢迎来到仙女湖!”兔子在前面高喊。

  艾伦打量着这个仙女湖,丝毫不像他想象的那样景色优美水草丰茂,脚下是龟裂的土地,不远处不知什么动物的残骸,四周十分荒凉。

  “听着,我知道仙女湖不一定要有湖,”艾伦说:“但是这也差太多了吧,怎么看都不像是有仙女的样子。”

  “哇哦,看来我们赶上了索菲亚的沉睡。”兔子说。

  “什么沉睡?”

  “索菲亚就是仙女,仙女湖就是他的湖,索菲亚和仙女湖联系在一起,所以只要他沉睡,仙女湖就会干涸。”

  “他要睡到什么时候?”

  “呃,每一百年他就会沉睡一次,每次醒来的时间都不确定。”

  “是吗,听起来真好。”艾伦说:“但愿他能睡过七天,这样当他醒来的时候,就能见识到荆棘花的诅咒到底是什么样子了!”

  “喂喂喂,别激动艾伦,”兔子说:“我们可以唤醒她的。”

  “那还不错,不过我猜你又忘了唤醒他的方法。”

  “并没有。”兔子说:“事实上也并未有什么方法,我们只要叫醒他就可以了。”

  “就这么简单?”艾伦难以置信:“你确定他醒来之后不会发怒惩罚我们什么的?”

  “放心吧。”兔子说完,跳到旁边的一块石头上大叫:“快醒醒,索菲亚!我把艾伦带来了!”

  过了一会儿,艾伦感到脚下的大地开始震动起来。“我有种不祥的预感。”可是他还没来得及细想,就被突然涌来的洪水卷了起来。

  “我就知道没什么好事!”艾伦在水里挣扎着。

  很快大水淹没了艾伦,似乎也不在流动,艾伦看到水里的鱼儿成群结队,水草摇曳,和之前的景象大不一样。

  “没事艾伦,你在仙女湖里可以呼吸。”兔子来到艾伦身边。

  艾伦半信半疑地放开紧捂口鼻的手,发现自己的确可以在水里呼吸,这感觉很奇妙,就好像在母亲的子宫里。

  “所以苏菲亚在哪?”艾伦问。

  “就在这儿艾伦,”兔子说:“我们现在就在他体内。”

  “什么?”

  “我说过,索菲亚和仙女湖紧密相连。”

  “好吧,”艾伦突然有种不适。“你说的这个索菲亚,他是男的吧。”

  “你很聪明艾伦,仙女虽然叫做仙女,但不代表他们是女的。”

  “可他们是男的更加奇怪吧!”

  “不不不,我没有说他们是男的,”兔子说:“实际上,仙女没有性别。”

  “没有性别……”艾伦总觉得更加难以接受了。

  “所以我们该怎么和他交流?对哪?”

  “别着急艾伦,他过来了。”

  艾伦顺着兔子所指的方向看去,水中出现了一串细小的气泡,越聚越多,组成一个小旋涡,突然旋涡散去,里面出现了一个美丽的女子。

  “但是他没有性别。”艾伦提醒自己,因为这个索菲亚实在是太漂亮了。

  “你好艾伦,我是索菲亚。”

006 艾伦与索菲亚的计谋

艾伦与苹果酒 六堂小主 2328 2020.01.04 12:00

  “哇哦,您可真美丽。”艾伦此时觉得,在意性别什么的都太冒昧了,那都是无关紧要的小事情,甚至诅咒,他反而觉得,能见到索菲亚这么美丽的仙女,的确得付出一些代价。

  “请问您叫我来有什么事吗?”艾伦问:“我有什么能帮上您的呢?”

  “你好艾伦,我找你来的确有很重要的事情。首先……”

  兔子打断了索菲亚的话:“首先你得帮艾伦破解荆棘花的诅咒!”

  “什么?”在兔子的解释下,索菲亚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让我看看。”索菲亚说着,把手放在艾伦的额头上。这让艾伦心跳不已。

  “嗯,我的确感觉到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东西在你的身体里。可是,我也没听说过什么荆棘花的诅咒。”

  “你的意思是……”

  “很遗憾艾伦,我破解不了。”索菲亚说。

  “我就知道会这样。”艾伦很沮丧。“那么就告诉我你叫我来是为了什么吧。虽然我现在可能也帮不了你了。”

  “很抱歉艾伦。”索菲亚说:“不过我可以答应你三个愿望,就当作是对你的补偿吧。”

  “不,不用,索菲亚,你不用补偿什么。”艾伦说。

  “不,艾伦,这是我应该做的。毕竟是因为我你才会中了诅咒。好好想想你的愿望吧。”

  “什么愿望都可以吗?”

  “什么都行。”

  “哇哦,这要是在往常,我会高兴死了。”艾伦说:“我得好好想想。”

  思索半天,艾伦说:“我希望能破解我的诅咒。”

  “抱歉艾伦,我真做不到。”

  “好吧,那我的第一个愿望是能有个美女在我眼前抱着牛奶罐子摔倒,这次我要接住女孩儿。”艾伦话音刚落,索菲亚就抱着一个牛奶罐子摔倒在艾伦面前,艾伦这次真的接住了索菲亚。

  “哇哦,谢谢艾伦。”索菲亚说:“可是我希望你在用愿望的时候能更加慎重一点。”

  艾伦没有理会他,接着说:“我的第二个愿望是,我想修好我的鞋,它太破了。”说完,艾伦抬起脚看看,鞋子的确完好如新。

  “第三个愿望,我希望能破解我诅咒的人出现在我面前。”艾伦说。但是周围没有一点变化。

  “你看艾伦,这真的做不到。”索菲亚说:“而且你浪费掉了最后一个愿望了,你应该更慎重一点。”

  “无所谓了,现在我只想知道你找我来究竟有什么事情,我总得知道这事情值不值得让我中这个诅咒。”

  “好吧,艾伦。我现在就告诉你。”索菲亚说。“你带着你父亲留给你的苹果酒了吗?”

  艾伦从怀里掏出苹果酒来。索菲亚接了过去,说:“这能让你不受幻术的干扰,你知道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吗?”

  “不知道。老实说我爸临死前才把这东西给我,要不是后来真的遇上了幻术,我也不会相信他说的话,你知道,毕竟他是一个喝酒喝到分不出清醒还是醉着的人。”

  “你们一家都对你父亲嗜酒有很大的意见,尤其是你的母亲,她甚至为了这事抛下你们不顾。”

  “我能理解她。”艾伦说:“等等,为什么你对我们家的事情这么清楚?”

  “你父亲是酒神。”索菲亚说。

  “什么?”

  “确定的讲,是前酒神。”索菲亚说:“后来狄俄尼索斯的葡萄酒更受大家的欢迎,你父亲心生嫉妒,偷偷往宴会备用的酒桶里撒尿,大人们知道了,就把你父亲赶下了人间。”

  “这的确像他会干出来的事情。”艾伦笑了,好像父亲还在眼前。“可是,如果他是神的话,为什么会死呢?”

  “实际上他并没有死,只是神界对他的惩罚结束了,他已经重新回到了神界。”

  “那么……”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抱歉艾伦,你见不了他。”索菲亚说:“而且他回到神界之后,在人间的记忆就会消失,他已经不记得你了。”

  “哇哦,哦老天。”艾伦说:“其实我只是想问你,你叫我来就是为了告诉我我的身世吗?”

  “其实我最重要的目的,是拿回这个苹果酒。”索菲亚说:“这是神的东西,不能留在人间。”

  “哇哦,呃,这么说的话,岂不是连我都要被回收?”艾伦问:“毕竟我是前酒神的儿子。”

  “是这样的没错。”索菲亚说:“不过不是回收你,老实说,我是被派来消灭你的。”

  “哦老天。”艾伦很惊讶。“好吧,那你动手吧,反正我也没什么活下去的必要了。”

  “不用了,既然你已经中了诅咒,我想他们不会在乎这七天时间的。”索菲亚说。

  “谢谢你,索菲亚。”艾伦说:“那我想我可以死在自己家里了,这样也好。”

  “很抱歉。”索菲亚说。

  “那这只会说话的兔子是怎么回事?”艾伦忽然问:“它真的是山神吗?”

  “哦不不不,”索菲亚突然笑了起来:“它就是一只会说话的兔子而已。不过很感谢你能帮我把艾伦带到这里来。你们现在可以离开了。”

  兔子拿出灵石,再次画出光圈,艾伦和兔子跳了进去,在睁眼,就到了村子外。

  “很抱歉艾伦,”兔子说:“我不知道他是要杀掉你。”

  “至少他没有杀掉我。”艾伦说。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我打算先回加利那里,拿回苹果酒。”艾伦说。

  “苹果酒?”兔子问:“你不是刚刚给索菲亚了吗?”

  “那的确是苹果酒,不过不是我的那瓶。”艾伦说。

  “哇哦,你骗了他,就不怕他反悔,来消灭你吗?”

  “只要他能做到的话。”艾伦脸上浮现出自信的笑容。“我问你,如果你被派来消灭一个人同时取回什么东西,你是直接自己去快一些,还是让一只不靠谱的兔子把人带来快点呢?”

  “嗨!谁不靠谱啦!”兔子大叫。“不过你说的对,他没有理由这么做。除非——”

  “除非他自己离不开那里。”艾伦说:“不然的话,刚才离开的时候为什么不是他给我们画魔法阵呢?”

  “说的没错,那块灵石也是我自己拿来的,他碰都没碰。”

  “不仅如此,”艾伦说:“想想看,要是被派来做事,怎么会每过一百年必须沉睡呢?而且他没醒来之前,那地方也太荒凉了,简直就是个——”

  “监狱!”兔子说:“你是说索菲亚是被囚禁的!”

  “没错。”

  “那他叫你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兔子问。

  “苹果酒。”艾伦肯定地说:“如果苹果酒的作用是破除幻象,那么说不定能帮他逃脱出来。”

  “真是可恶,他居然骗了我。好在你没有把苹果酒给他。”

  “这得感谢加利。”艾伦说:“他告诉我‘接下来我看到的都是真实’,就是让我不要带苹果酒过去。”

  “可你又怎么确定索菲亚图谋不轨呢?”兔子问。

  “呃,猜的。”

  “什么?”兔子不敢相信。

  

007 艾伦与被迫的抉择

艾伦与苹果酒 六堂小主 2711 2020.01.05 11:32

  “我真是越来越搞不懂你了艾伦,”兔子说:“刚才听你分析的头头是道,结果你都是猜的?”

  “也不全是。”艾伦说:“还记得我的三个愿望吗?”

  “那三个毫无逻辑的愿望,我还以为是你自暴自弃胡乱说的呢。”

  “哇哦,并不是。”艾伦解释道:“第一个愿望,我是想知道我许的愿望对索菲亚有没有效果,看来是有效果的。这三个愿望的确无所不能。”

  “原来是这样,”兔子说:“可我还是觉得哪里怪怪的。”

  “那是因为这个愿望还证明了一件事情——索菲亚是女的,她骗了我们。”

  “哦老天呐。”

  “不过这件事不重要,”艾伦接着说:“第二个愿望,我想知道已经实现的事情愿望是否会有效果。”他抬起脚:“我的鞋本来就是新的,没有坏。看来对已经实现的事情,愿望就不会发生效果了。”

  “啊我懂了,所以你的第三个愿望就是说——”

  “没错,”艾伦说:“第三个愿望没有发生效果,说明能破解诅咒的人就在我的面前,是索菲亚,她骗了我。”

  “所以你就是由此认定她有问题?”

  “的确不是很可靠,所以我说,还是靠猜的。”

  “不过艾伦,虽然你从索菲亚的手中逃了出来,但还是没能破解荆棘花的诅咒。我很抱歉。”

  “你确实得抱歉,不过不是跟我,而是跟霍格。”艾伦说。

  “霍格?”

  “它就是这个龙牙戒指里收着的火龙。”艾伦拿出戒指:“这是我跟加利打赌赢来的,不过那时候,霍格早就死了,只有它的珍贵的龙血还被收在戒指里。”

  “啊!原来你滴进花蕊里的不是你的血,是它的血!”兔子恍然大悟。

  “虽然加利说的是‘我的血’,可我理解成‘我拥有的血’也没问题吧。”艾伦说。

  “艾伦,我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你了,为什么你好像能预知未来一样?”

  “这没什么,”艾伦说:“我只是不相信未来罢了。”

  艾伦和会说话的兔子向着加利的小屋进发。看来光圈传送的位置是不确定的,这次他们到了村子的另一边,于是他们又得经过村子。

  现在虽然是午夜时分,但艾伦想着既然村里人在举行庆典,这回应该还是很热闹的,就和往常一样。结果村子里出乎意料的寂静,连一点灯光都看不到。

  艾伦觉得有些不对劲,小心往前走,终于看到一堆篝火,一个人正对着篝火坐着,看背影,是卖糖果的杰斯。

  “嗨!杰斯。”艾伦刚把手搭到杰斯肩上,他就向后倒了下来,艾伦这才看见他胸前的刀伤。毫无疑问,他已经死了。

  “这是怎么回事!”兔子大惊。

  “再去看看其他人。”艾伦要兔子分别去查看其他人的情况。兔子却有些害怕。

  “听着艾伦,”兔子说:“这种情况毫无疑问其他人也很危险了,我想我们还是尽快离开。当然,我绝对不是害怕了,只是你看,我只是一只兔子,所以……”

  “好吧好吧,咱们一起去。”艾伦揪住兔子的后脖颈提了起来,在四周寻找其他人的踪迹。

  农户艾玛,车夫费恩,裁缝凯文,还有牛奶工和铁匠一家,艾伦认识的不认识的,村里所有的人都被害了,且都是刀伤。

  这是场屠杀,对方行动有序,是正规军。艾伦大致已经想到凶手是什么人了,而且他这知道,这场灾难很可是是因为自己而起的。

  “快点去加利那吧,”艾伦说:“希望他没事。”

  一人一兔刚走没两步,就看到干草堆旁边一块黑色的布在瑟瑟发抖。艾伦走了过去,提起来一看,果然是牧师正躲在袍子下面。

  “别动我!你们动不了我的袍子!”牧师大叫,随后才看清楚是艾伦:“啊老天,是你呀!”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西边的教会,你走了没多久,他们派十字军过来了!”

  “他们要做什么?”

  “就为了一只兔子,会说话的兔子!”牧师说着,发现了艾伦手里的兔子。

  “嗯,这就是会说话的兔子,你想干嘛?”艾伦问。

  “不不不,我现在只想赶紧离开这里。村里的人都被消灭了。”

  “你为什么没事?你是异教的牧师,不是应该更被杀吗?”

  “我说过了,我有这袍子,它能保护我。”

  “好吧。那现在这里其他人都没了吗?整个村子?”艾伦问:“我是说哈布斯老爷哪去了?他收这里的税,出了事就不管吗?”

  “呃,十字军首先去的就是他的城堡,让他答应改信西边的教会。”

  “哦老天。”艾伦说:“没想到其他人的信仰这么坚定,宁死也不去信西边的教会。”

  “不艾伦,其他人想信来着,可是他们付不起证明信仰的赎罪券,十字军觉得还是全都消灭了省事些。”

  “哇哦,好吧。”艾伦说:“这只少证明了信仰的确很昂贵。”

  “我得走了艾伦,逃离这个地方。”

  “可你又能去哪里?现在西边教会的势力这么强大。”

  “我不知道艾伦,”牧师说:“但是我是个牧师,我还有我的主。”

  “等等牧师,能告诉你那袍子是哪里来的吗?我想我也需要一件。”

  “你说这个?”牧师说:“听着艾伦,在我成为牧师之前,它就是一件普通的袍子而已。普通的布,甚至还会缩水的那种。”

  “好吧。我想你说的是,能保护你的不是一块布,而是你的主。”

  “也不是我的主,是我的信仰。”说完,牧师就离开了。

  艾伦望着他的背影,忽然觉得有些高大,不过也没持续太久,牧师走出去没两步就摔了一跤。

  “赶紧去找加利!”艾伦拎着兔子往加利那跑。

  “嗨,艾伦,牧师说他们是冲我来的,你还要带着我吗?”

  “当然。”艾伦达到。

  “哦老天,真感动。没想到你能这样,我是说咱们认识时间还很短。”

  “别想多了,”艾伦说:“我带着你是因为你是他们想要的东西,我带着你就有了筹码,不然下场就和那些村民一样。”

  “喂!我刚才还以为你为村民的死很内疚呢!”

  “杀了他们的是十字军不是我,引十字军来的是你不是我。我为什么要内疚?”艾伦说。

  “你真是无情!他们可是你的邻居啊!”

  “现在我只想赶紧拿回苹果酒。”艾伦说:“那是对我唯一重要的东西。”

  “哦老天!我居然还以为你是担心加利!”

  “担心我什么?”加利突然出现在艾伦面前。这次他居然正对着艾伦,但依旧穿着长袍,艾伦还是看不清他的脸。

  “加利,你怎么出来了。”

  “十字军来了,艾伦。”加利说。

  “我知道,苹果酒没事吧?”

  加利从怀里掏出苹果酒。

  “哦老天,快把他给我。”

  “不艾伦,这次你得用那只兔子来交换。”

  “什么?”

  “听着艾伦,十字军来了,他们就是为了那只兔子。”

  “可这就是只普通的兔子,除了会说话,没什么不同。”艾伦说。

  “那不重要,”加利说:“重要的是他们想要,如果我把它交给他们,他们就会承认占星术的地位。”

  “不加利,你不需要这样,现在你已经能让占星术获得承认了,不需要借他们的力量。”

  “你不明白艾伦,西边教会现在很强大,如果他们不承认占星术,那占星术迟早会消失。”

  “没想到你居然会要挟我!”

  “没用的艾伦,我不会为此抱歉。”加利说。

  “可你还害得我中了荆棘花的诅咒!”

  “我知道你用的是霍格的血,我没有阻止你艾伦,现在轮到你帮我了。”

  艾伦陷入了沉默。眼前的局面让他很被动。他知道加利不会骗他,只要把兔子交出去,就能换回苹果酒。但是他不确定十字军是否已经知道了这些,或许他们正隐藏在暗处。

  “想清楚了,艾伦。”加利说:“这苹果酒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

  “对不起了,兔子。”艾伦知道,自己别无选择。

008 艾伦与未知的旅途

艾伦与苹果酒 六堂小主 2156 2020.01.06 10:53

  “我知道,艾伦,”兔子小声说:“你一定有别的打算,现在只是将计就计对吗?就像你在仙女湖做的那样。”

  “很遗憾,这次我没有别的办法了。”

  “什么?”兔子还是不相信:“我知道你是不想提前告诉我,其实你早准备好了对不对,比如一只普通的兔子?”

  “那骗不了加利。”艾伦说。

  “什么?”

  “听着,我和你不过刚刚认识,我不知道西边的教会要你干什么,往好处想,说不定你是他们的吉祥物呢,毕竟你都不知道自己的来历。”

  “艾伦,够了。我看清你了。”

  “……我需要苹果酒。”说完,艾伦把兔子丢了过去。加利的确没有骗他,把苹果酒扔了过来。

  “最后再给你个忠告,”加利说:“荆棘花的诅咒仍然会应验,虽然霍格已经死了。”说完,加利遁入了黑暗之中。

  艾伦拿回了苹果酒,觉得不能再留在这里了。无论是西边的教会,还是索菲亚口中的神,听起来都要对自己不利,最好的办法就是远离这一切,到一个别的地方,平静地生活。

  他回到家里收拾好行李,准备向东边走。走之前,他一把火烧掉了自家的房子。

  这种事他做过不止一次了。母亲离开之后,没过多久父亲就去世了——索菲亚说他回归神界了,在这之后,哥哥韦德先是失踪,后来加入了西边的教会。他和艾伦素来不和,因为他的骚扰,艾伦不得不一次次离开。

  但是韦德还不知道苹果酒的存在。如果他知道的话,一定会想办法夺走。

  东边是一片森林,再过去有座山,山麓长满了薰衣草,艾伦去过一次。过了薰衣草是什么,艾伦就不得而知了。从这儿到薰衣草地要五天的路程,之后还有两天时间,无论荆棘花的诅咒到底是什么,艾伦觉得两天的时间都足以应付了。

  至于那会说话的兔子,无所谓了,它本就来历不明,就算没有艾伦出现,它还是会被西边的教会抓走。艾伦觉得,没必要为这件事自责。可是他越不想就越难停止回想。好在一路上比较偏僻,艾伦可是不被打扰。

  “没人会和我搭话的,”艾伦说:“所有人都远离我。”

  “喂,”

  “没有人会跟我说话……”

  “我说,”

  “不会有人来接触我的……”

  “喂!你是听不见吗?”

  艾伦睁开眼,一个颇为秀气的男子正在跟自己搭话。

  “你是要去约格堡吗?”

  艾伦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男子,没有武器,只夹着一把鲁特琴,披着防雨的牛皮斗篷,显然是经常在外流浪。

  “我不知道你说的约格堡在哪。”艾伦如实答道。

  男子笑了,“没关系,我知道。”

  “嗯?”

  “你误会了,我不是来问路的,只是旅途无聊,我想找个旅伴。”

  “可我不去约格堡。”

  “那你去哪?”

  “不知道,无处可去。”

  “那么,我推荐你一个好地方——”

  “你说。”

  “——约格堡!”男子笑时,眼角有阳光:“它可是个新城啊,包罗万象,最适合你这样的人去!”

  “听起来不错。”

  “啊,不过最近约格堡的关卡很严,因为要防范教会的细作。所以来路不明的人可不好进去。”

  “……”

  “不过我有办法,我有个朋友是城门的守卫,五个银币带你进去怎么样?”

  艾伦心想,这人热情主动拉我去约格堡,原来是做生意。“不,我没有银币。我不去了。”

  “哎!别急嘛,凡是都好商量。”男子拉住艾伦:“这样吧,我缺一个助手,你如果做的话,我不但带你进城,还管吃管住,另外,等结束的时候,我再给你十个银币怎么样?”

  在之前的村子,一个银币可以买牛奶工的一头牛。并且大家多半是用粮食交易的,很少用银币。艾伦看着眼前这个不靠谱的家伙,怎么看也不像有钱人,估计是骗子。

  不过艾伦也没指望能拿到银币,只要他能带自己进城就行。虽然艾伦对约格堡一无所知,但看男子说话时眼睛里闪烁的光芒,那一定是个很大的城市。或许在那儿,艾伦可以避开所有人的追捕。

  “成交!”艾伦说:“不过你是干什么的?”

  “我嘛,”男子又笑了:“我是个游吟诗人。”

  “你是说四处流浪,靠着胡说八道编的故事混饭吃的乞丐?”

  “呃,看来你对游吟诗人有不小的偏见呢。”

  “是吗,我以为这是最中肯的认识。”

  “哇哦,可能大部分游吟诗人是那样的,不过我不是,毕竟我雇得起助手。我叫雪莱。”

  “艾伦。”两人握手,这才算是正式认识了。

  “那么,我的工作是什么?”艾伦问。

  “让我想想,”雪莱仿佛之前没思考过这个问题。“到约格堡还得一段时间,你先听我讲故事怎么样?”

  “这也是工作?”

  “嘿!别小看这个,你知道有人听对游吟诗人来说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吗?”

  “好吧,我听着。”

  “那么,就先从约格堡讲起——”他说着,拨动了琴弦。

  接着,艾伦从雪莱的口中知道了有关约格堡的事情。

  那是一个很新很新的城市。星月的信徒和十字军打了起来,结果是之前的商道被封锁了,大家为了绕过去,把眼光落在了大海之上。恰好此时,有航船在海上发现了宝岛,遍地是白银。他们带回这些白银铸成了银币,又用银币去海外贸易,拥有天然良港的约格堡便在几年之内发展了起来。

  “知道吗?那可是旅者的天堂啊!”雪莱兴奋地说:“任何人都能在那儿找到发财的机会,那就是一座梦想的金矿!”

  “可那儿也受西边的教会管吗?”

  “什么?”

  “你刚才说,是教皇派出的船只发现了白银。所以约格堡是西边教会的势力范围吗?”

  “哦,不不不。我的朋友,约格堡不受任何教会的管辖。那儿只有一件事最重要,就是银币。”

  “听说西边的教会在向东扩张,他们不想要约格堡吗?”

  “他们当然想要,不过约格堡有自己的军队,十字军也战胜不了。”雪莱说:“教会进了约格堡只会坏事,没人想让他们进来!不过他们也进不来,约格堡的财富,可得教会卖几年的赎罪券了。”

  艾伦头一回听说还有西边教会力所不及之处,便对这个约格堡更加感兴趣了。

009 艾伦与玛丽雪莱

艾伦与苹果酒 六堂小主 2259 2020.01.07 12:00

  艾伦和雪莱已经结伴同行了四五天天,一路上,雪莱一直在给艾伦讲故事,艾伦则努力做好一个助理,听雪莱讲故事。

  雪莱的故事包罗万象,神话,传说,历史,奇闻,无所不有。有的艾伦听过,但大多数艾伦没听说过。他不知道雪莱怎么会知道这么多故事,没次问起来,雪莱都浮现出一种神秘的微笑,然后说:“这是游吟诗人的能力嘛!”

  但是艾伦知道雪莱这个人决定不像表面上这么简单。因为雪莱好像很爱说话,但实际上很谨慎,根本没透露有关自己的一点信息。

  不过艾伦也不关心,他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那些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情,最好就不要刨根问底,这样可以省去不必要的麻烦。

  艾伦想着,到了约格堡就和雪莱分开吧,自己本就是为了普通地生活,还是不要和其他事情扯上关系的好。

  不过艾伦还是会对有的事情很好奇,比如他父亲的事情。索菲亚只说他的父亲是酒神,索菲亚没有骗他,可是具体发生了什么艾伦并不清楚。

  对于父亲,艾伦只觉得是个酒鬼,不着调,不靠谱,气跑了他的母亲,除了临终前给艾伦的苹果酒外,没有任何事让艾伦对他的身份产生怀疑。现在索菲亚说他是被贬下凡间的酒神,反倒让艾伦充满了疑问。他想知道经过,但却不知道去问谁。

  正好这天晚上,艾伦和雪莱坐在火堆边休息,雪莱给他讲了几个异教的神的故事。

  “……所以他们过海的时候根本没遇到什么海妖塞壬,知道为什么吗?”雪莱讲得很起劲。“因为他们都是聋子,这样就听不到海妖的歌声。”

  “一船聋子出海吗?”艾伦问。

  “这有什么,出海靠的是勇气和意志!再说他们也不全是聋子。”

  “那还好点。”

  “船长还是个瞎子。”

  “……催人泪下的冒险故事。”

  “的确是。”雪莱似乎没听出艾伦话里的揶揄。“怎么样,我的故事不错吧。”

  “是不错,”艾伦说,“不过我想知道你还知道其他的神的故事吗?”

  “你想听什么?”

  “比如,”艾伦故意把苹果酒拿了出来,“有苹果的神吗?”

  “好像没有。”雪莱说:“不过有女神和金苹果的故事。嘿!我说,干脆我给你讲讲酒神的故事吧!”

  “不是葡萄酒神吗?”艾伦故意说。

  “也有苹果酒神。”雪莱道:“不过作为报酬,把你那苹果酒给我喝点怎么样?”

  “可是你说听你讲故事是我的工作。”

  “那是听我自愿讲的故事,如果你要问我,当然要有报酬。”

  “也是你自己说要讲苹果酒神的故事的。”艾伦说:“算了,我不听了。”

  “什么!别呀!”雪莱着急地说:“你那苹果酒有那么金贵吗?少喝点,就一点好不?”

  “也不是不能给你,”艾伦说,“不过我这酒有个特别之处,如果你有什么作假的地方,喝下去就会恢复原状。”

  “我能有什么作假的地方?快给我!”雪莱一把夺过了酒瓶,咕嘟嘟喝了起来。

  “嗯!真好喝,怪不得你这么珍惜呢!”雪莱话音未落,之见她身上发起光来,衣服裂成了两半。

  “你……是个女的!”艾伦惊呼,结果“啪”得挨了一巴掌。

  “笨蛋!知道了还看!”雪莱着急忙慌地收拾衣服。

  艾伦不情愿地转过了身。“呃,就因为不知道才得看看你身上为什么发光,知道了之后就更想看了。”

  “无耻。”雪莱羞红了脸。

  “哦老天,你喝之前我可是提醒过你了。”

  “我以为你开玩笑的。”雪莱说:“再者,我一个女孩,为了在外方便乔装一下怎么了,这也叫作假吗?”

  “主要你裹得太用力了,那么大居然被你裹没了。”艾伦话没说完,又挨了一脚。

  过了一会儿,雪莱已经收拾利索,艾伦之前的衣服完全裂开了,雪莱索性不再乔装,把腰身一裹,露出了脖颈和小腿,现在的她看上去完全不像个游吟诗人,倒像是东方的女刺客。

  “呃,我不得不说你这样装扮很漂亮,但也很危险,要知道,西边教会的家伙可正抓巫女呢!”

  “还不是你害的!”雪莱只好用斗篷把自己包了起来。“到了约格堡就好啦,那才不会管这些。”

  “好吧,那来讲讲苹果酒神的故事。”艾伦说。

  “苹果酒神?”雪莱觉得不可思议:“你面前的游吟诗人突然成了一个身材曼妙的美丽少女,你竟对此不感兴趣,还想着什么苹果酒神?哦上帝!”

  “哇哦,我以为如果我感兴趣的话,对你做点什么才是对的,而不是装模作样打听你的来历。”

  “……你倒是毫不避讳啊。”

  “再者,你乔装打扮,不就是不想别人知道吗?我又何必自讨没趣呢。”

  “这倒是……”雪莱觉得,眼前这个家伙虽然道德低下,却也有些优点。

  “可是都已经这样了,我不说一说,好像不太合适吧!”雪莱说。

  “最好别说,”艾伦心想:“我只想知道苹果酒神的事情。”

  “那么,本小姐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吧!”

  “哦,老天。”艾伦没法子,眼看雪莱都站了起来,一副非说不可的样子,只能先听她的了。

  “其实我的事情很简单。”雪莱说:“我全名叫玛丽·雪莱,是贵族家的女儿,乔装打扮从家里跑出来,就是想去约格堡。”

  “?完了!”艾伦本都做好了听她讲一晚上的准备。“和你的其他故事相比,这样太简练了点吧!”

  “嘿嘿,女孩子的事情,你不要瞎打听!”

  “可,是你自己要说的呀!”

  “哎呀,时候不早了,睡了,睡了,明天还赶路呢。”雪莱说着,就靠着树躺下了。

  艾伦知道,她是有什么事不愿说而已,无所谓,即使这样,艾伦也对她的事情不感兴趣。最好不要受到牵连。只是看来苹果酒神的事情一时半会不得而知了。

  “喂!你可别图谋不轨啊!”雪莱突然说。

  “放心,我对你没兴趣。”

  “什么?你居然对我没兴趣!你是看不起我吗?”

  “你到底要我怎么样啊!”

  “最起码也得挣扎多时,硬是睡不着吧!”

  “……真没有。”

  “你不会有问题吧?”

  “要我证明给你看吗?”艾伦翻身坐起,作势往雪莱这边扑。

  “哎,别别。”雪莱用毯子捂住了脸。艾伦这才转身睡下。

  艾伦无心想其他的事情,苹果酒,父亲,这一切已经让他筋疲力尽了,只希望约格堡能让他避开这一切。希望路上别出什么差错。

  结果第二天,雪莱和苹果酒就都不见了。

  

010 艾伦与约格堡

艾伦与苹果酒 六堂小主 2430 2020.01.08 12:51

  “该死!就不应该相信她!”艾伦悔不当初。但如今苹果酒已经不见了,艾伦不知道该去哪里找。

  “绝对不要相信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的话。”

  “即使她很漂亮也不行?”

  “越漂亮越不行!”艾伦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有人在他身后。“——雪莱!你不是跑了吗?”

  “我要跑哪去?”雪莱不解的问。

  “把苹果酒给我!”艾伦不顾其他,把苹果酒一把夺了回来。

  “嗨!”雪莱差点摔倒:“我好心帮咱们去找车,你倒怀疑起我来啦?”

  “找车?什么车?”艾伦问。

  “你看——”雪莱指着不远处,一个车队正停在那里。“他们也是去约格堡的,今早被我看见了,就问问能不能带我们一程。”

  “那你拿走苹果酒干嘛?”

  “想让人家帮忙,不得给人家点好处吗?”雪莱说:“反正你这酒又喝不完,这么小气干嘛!”

  “所以你就和一伙不认识的人用我的酒干杯来着?”

  “至少结果好呀,他们答应带我们了。”

  “我看分明是你自己想喝!”

  “哼,要是我一个人的话,他们不要任何报酬都会心甘情愿地带上我的。”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是个女的呀!”雪莱得意地说:“而且身材很好。”

  “……也不知道是谁昨天才说因为女的出门在外不方便,所以要乔装一下。”

  “无所谓啦。哎,他们要出发啦,咱们赶快过去吧。”

  就这样,艾伦和雪莱搭上了去约格堡的车队。车队的主人叫史密斯,是个皮货商人,这次去约格堡便是买卖皮货。

  车队一共有三辆马车,共七个伙计,看样子,都是跟着史密斯时间很长的老伙计了。

  “嘿,小哥,你也是游吟诗人吗?”史密斯很健谈,主动和艾伦搭起话来。

  “我?姑且算是她的助理。”艾伦说。

  “哦,哈哈哈。”史密斯笑了,“今早上雪莱一个人跑过来问我们能不能载她一程,我一看这丫头这么瘦小,怎么会一个人在这荒郊野外?后来她说还有一个同伴,当时我还想着,是不是什么富家的大少爷带着自己的女仆跑出来了,不过看看你,一点都不像!”

  艾伦听了这话莫名有些不爽,但也只能尴尬地笑笑。的确,自己和雪莱站在一起,别人都会觉得雪莱更像主人一些。

  “不过那丫头的苹果酒确实不错,所以我才答应带你们一程。”

  “你们喝完,有觉得哪里不对劲吗?”艾伦试探道。

  “怎么!你是看不起我的酒量吗?区区苹果酒还不至于让我们醉倒。”

  艾伦看这些人并无什么奇怪之处,看来是普通的商人无疑了。雪莱偷用他的苹果酒虽然让他不高兴,但的确派上了用场。

  傍晚时分,车队走出了森林,山坡下一条明亮的河流倒映着夕阳的余光。这条河流一直延伸到海里,而在海与河流的夹角处,坐落着一座城,那便是约格堡。

  艾伦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城池,不免有些呆住了。同时他也明白,为什么说这座城市不怕十字军的攻打,那城墙实在太过雄伟高大。从城墙上,看不出半点自由和商业的样子。

  “怎么样,壮观吧!”雪莱看到艾伦的表情,颇为得意。

  “你好像也是第一次来吧!”艾伦说。

  “那又怎么样,”雪莱刁蛮地说:“我对它可熟悉啦!”

  “好吧好吧,那我怎么进城你想好了没有。你那个城防军的朋友靠得住吗?”

  雪莱还没有回答,这话却被史密斯听见了。“怎么,你们没有进城的证件吗?”

  “我是没有。”艾伦说。

  “没关系,她有就行,你只是个跟班,可以带进去。”不知几时,艾伦在史密斯嘴里已经成了雪莱的跟班。

  “那就没事,对吧。”艾伦转身看向雪莱,一路上嘴没停过的她此时却支吾了起来。

  “呃,你刚才不都说了我也是第一次来嘛,怎么会有证件呢?”

  “什么?”艾伦惊讶地说:“那你费那么大力气诓我来约格堡,结果你自己都进不去!”

  “别那么激动嘛,总会有办法的。”雪莱说:“让史密斯大哥带我们进去不就得了?就说咱们都是车队的跟班。”

  “吁——”听到这儿,史密斯停住马车,把二人扔了下来。

  “不好意思,约格堡对商队的盘查可是很严的,要是知道我带了两个来历不明的人,那我的生意可就泡汤了。你们还是另想办法吧。”说完,驱动马车扬长而去。

  艾伦和雪莱只好再次步行。虽然已经能看见约格堡了,但还是有一段距离,更别说还得过河。而且两人尽管向着约格堡前进,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进城,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过了河,来到城边已经是深夜了,城门已经关闭,外面驻扎了许多打算明天一早进城的人。

  艾伦和雪莱在人群中穿梭,寻找有没有愿意带他们进城的人。

  “我说,咱们为什么不找你的那个城防军的朋友,该不会他也是你瞎编的吧!”艾伦问。

  “这倒不是。”

  “那快去找!”

  “他已经退伍回家啦!”

  “什么?”

  “我也是刚知道。”雪莱说:“行了行了,快找找有没有人愿意带我们进城的。”

  这时,一个男人走了过来,问到:“二位是想进城吗?”

  “你有办法?”雪莱问。一边的艾伦还对此人格外警惕,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来路。

  “当然有,三个银币带你们进去,怎么样?”男人说。

  “成交!”雪莱立马答应。

  “喂,你身上有钱吗?”艾伦小声问。

  “怕什么,进去之后咱就跑,他干这种买卖,难道还敢报官不成?”雪莱说。

  艾伦看着雪莱的身影,觉得这姑娘自从恢复真身之后就好像解开了封印,行事风格和此前判若两人。但无奈她已经答应了,艾伦也只好赶紧跟上。

  男子把二人带到一处隐蔽处,拨开野草,城墙上赫然出现一个小洞。

  “就这!”雪莱难以置信。

  “就这儿。”男子笑着说。

  “我还以为你有办法买通守城的军官呢,这也值三个银币!我要是绕着城墙转几圈,说不定我也能发现了。”

  “买通军官三个银币怎么够呢?”男子说:“发现这个洞不算难,但要保证这个洞不被别人发现,只收三个银币已经很便宜了。”

  “行吧行吧,赶紧进去。”艾伦说。

  “三个银币啊,”男人提醒到:“你们可别想着进去了就开溜什么的。”

  “那你走前面,我们想跑也跑不了。”艾伦说。

  这洞还是小了些,三个人趴在地上才刚好能通过。艾伦跟在雪莱后面不敢抬头,因为他知道这种情况下雪莱的裙子挡不住他的视线。虽然其实光线很暗他什么都看不见,但耐不住他会想象,想象有时比实际看到更能让人胡思乱想。

  “怎么样,进来了吧!”男子站起来拍拍土,“三个银币,快点。”

  “呃,我想你还是先别考虑银币的事情了。”雪莱趴在洞口,没有要出来的意思。

  “怎么?想赖账吗?我站在这儿你们可跑不了。”

  “呃,我想现在你也跑不了了——”雪莱指了指男子的身后,“你已经被包围了。”

011 艾伦与火龙霍格

艾伦与苹果酒 六堂小主 2229 2020.01.09 10:10

  原本艾伦和雪莱是有逃走的可能的,可是洞内太狭窄,雪莱又急着往后退,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的艾伦和雪莱挤在了一起,最终终于被卡在了洞里动弹不得。

  为了救二人出来,城防军不得不抽调大量援助,连夜把洞口凿开,可约格堡的城墙实在太过坚固,一直忙到了第二天上午,才把两人从洞中拖了出来。

  艾伦,雪莱和那个男人一起被押往法庭。约格堡里的人因为全程观看了从城墙里挖出艾伦和雪莱的行动,所以对这两个人印象尤为深刻,纷纷猜测这二人是否是十字军的见习。但艾伦此时对这些都已经不在意了,被困在洞里一晚上的他只想着赶紧被审判完,就算要坐牢,也能好好睡一觉了。

  但雪莱精力依然很充沛,似乎昨晚被困在洞里的没有她一样。即使现在她被绑住双手处于被押送的状况,她却像个真正的旅客,细细游览约格堡内的景色。

  从里面看去,约格堡还要大的多,里面的行人络绎不绝,商铺鳞次栉比。就算受到盘查十字军奸细的影响,约格堡现在仍然很繁华。

  雪莱看得是眼花缭乱,时不时还转身和艾伦分享。“你看你看!我说约格堡不错吧!”

  “是不错,”艾伦有气无力地说:“如果我们不是被抓住了的话,我肯定也会和你一样兴奋的。”

  “哎呀,往好的方面想嘛。”雪莱说:“首先我们这不是进来了吗?而且要不是城防军突然出现,昨晚那种状况,那家伙就堵在那里,咱们跑得了吗?”

  “可是现在更跑不了了吧!”艾伦说:“再说谁知道会怎么审判咱们,说不定真被当做奸细。”

  “别慌,我可是游吟诗人,辩论这种事儿,我最在行啦!”雪莱仔细地说。

  城防军并未将三人押到城里的法庭,那太远了,而且是处理大事的所在。他们三人只是被带到了城防处临时的看守所里。

  看守所的老大是个大腹便便的小胡子,他示意将三人带到审讯室,看来是要亲自审讯。不一会儿,只见他左手拿着一根警棍背在身后,右手拿着羊皮卷轴,不知正看些什么,一步步向三人走来。

  艾伦心想,这下完了,肯定先是一顿毒打。

  “那么,审讯开始。”小胡子坐在了三人对面。

  “报告!我反对!”雪莱突然举手说到。而且因为她双手被绑着,只好举起两只手来。

  艾伦觉得她这根本是找死,人家还啥都没说呢就反对,肯定少不了一顿毒打。

  没想到小胡子看了看雪莱,问:“反对什么?”

  “报告长官大人,我们被困在洞里一晚上了,水米未进,我觉得这种情况下没法接受审讯。”

  小胡子点点头,转身给警卫说:“给他们准备些食物和水。”不一会,警卫拿来些丰盛的菜肴和水果,还带来一瓶葡萄酒放到了三人面前。

  艾伦难以置信地看向雪莱,雪莱倒是颇为得意,似乎对这些早有预感,大口吃了起来。那个男子也吃了起来,艾伦见他二人都吃了,虽然心里还是有疑虑,但实在饿得不得了,只好也吃了起来。但葡萄酒他却没动。

  小胡子坐在对面一语不发,似乎是专心在看手里的羊皮卷。但三人刚一停下,他便说:“吃完了吗?这下可以审讯了吧。”

  “等等,我反对!”雪莱又举起了双手。

  艾伦觉得这次她非得挨一顿打不可,人家已经很有人道精神的让你吃饱了,你还想怎样?

  但小胡子又是看了看雪莱,问她:“反对什么?”

  “报告长官大人,我想上厕所。都憋了一上午了,这种情况下我没法接受审判!”

  小胡子又示意警卫带他们三个去上厕所。

  上完厕所,小胡子才说:“好,这下没什么问题了。审讯开始。”

  “报告!我反对!”雪莱再一次举起了双手,这次艾伦都已经不那么意外了。

  “又怎么了?”小胡子问。脸上丝毫没有愠色。

  “报告长官大人,我们被卡在洞里一晚上,现在精神状况很不好,我觉得这种情况下我们不能接受审讯,得让我们休息一天。”雪莱说。

  艾伦想这要求总不能答应了吧!虽然他和雪莱才是同一阵营的,但这种明目张胆的拖时间也太放肆了吧。

  可小胡子依旧没有生气。他转头问那个男人:“那么你呢?你没被困在洞里,昨晚城防军也让你休息了,你可以接受审讯了吧!”

  “呃,我其实也没睡着,”男子支吾道,“您知道的,昨晚那种状况下,我实在睡不着。”

  “那是你的问题,我想城防军给你休息的环境还是不错的。”小胡子招招手:“带他们两个下去休息,这个男人先接受审讯。”

  雪莱得意地冲艾伦使眼色,艾伦却有些同情这个男人。明显是因为雪莱是女的,还长得漂亮,才能受到这种待遇吧!

  警卫将二人带到一间颇为不错的房子里,锁上门后便离开了。

  “我现在越来越不明白你以女人的身份在外面有什么不方便了,”艾伦说:“倒不如说没有比这再方便的情况了!”

  “哦,你难道觉得我这一切都是因为他们优待女人吗?”

  “看看这房子,比一般的旅馆都要好了吧!难道这还不是优待?”

  “嗯,我倒希望是,”雪莱说:“这样只是你沾了我的光,得回报我。”

  “什么?”

  “这就是城防军的看守所呀!”雪莱指着墙上的一个木牌,上面刻着“监-10”。

  “看来约格堡的确有钱,看守所都这么好。”

  “也不全是这个原因。”雪莱解释道:“几年前约格堡的民众联合起来要求审判的绝对人道,尊重疑犯的合理要求,所以,他们才会同意我说的。”

  听他这么一说,艾伦觉得有些合理了,但是刚才那个男人没被允许休息,他们能在这儿休息一晚,怎么想都是沾了雪莱的光。

  “你不是没来过吗,怎么这么熟悉。”艾伦问。

  “嘿,没来过还不能听说吗?”雪莱说:“我可是游吟诗人啊。”

  “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这里才会变成这样呢?”艾伦接着问。

  “这个,”雪莱支吾了起来,“咱俩一起走了这些天,你还不明白我的做法?我想讲的我自己讲,你要问的,得付出代价。”

  雪莱这番话给艾伦提了个醒,忙问:“咱们在一起多久了?”

  “有六七天了吧,怎么了?”

  “完了完了完了,荆棘花的诅咒!”艾伦话音未落,只见手上的戒指发出光来,接着一声闷响,一头龙出现在二人面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