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凋零夜话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第二十五章 醒来

凋零夜话 薄情书生 2174 2020.01.24 20:25

  阎寻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他叼着烟,静静地靠在列车的窗口旁。

  窗外是永恒不变的诡异景象。

  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来到了地狱,但阎寻知道,他们这些人只是在路上。

  那两个新人最后阶段的表现被所有人看在眼里,他们展现出了良好的品质,这值得每一个团队去争取。

  现在,那个名叫段续的男子正在缓缓恢复,他很幸运,只要回到了这趟列车,就算只剩下一口气也能活过来,甚至不需要考虑后遗症,一切都会完好如初,就像时间在他身上倒流了一样。

  “阎寻,你到底想做什么?”

  俊朗非凡的男子收敛了笑意,来到阎寻身边。

  这里没有其他人,所有人都去了公共车厢,等待段续和白非玉清醒过来。

  阎寻是来得最早的一批人,但现在他却没有去凑那个热闹。

  徐别文知道他肯定有其他想法,所以,他也离开了人群。

  阎寻掐灭了烟头,扭头看向俊朗非凡的徐别文,说到:“你现在的样子,比之前做作的腔调好多了。”

  徐别文耸了耸肩,说:“没办法,这趟列车上,并不是想做什么人就能成为怎样的人,你知道的。”

  阎寻对此言不置可否,他若有所思地看着徐别文,说:“方年让你来盯着我的吧。”

  “对,方老大说,就算不能让你加入我们,至少也不能让你进了其他团队。”徐别文毫不在意地说。

  阎寻笑了笑,他看着徐别文,忽然低声说道:“你们……相信预言吗?”

  徐别文浑身一震,他诧异地看着阎寻,他很清楚阎寻刚才那句话代表着什么。

  预言……阎寻拥有的结的能力,而且,那个能力并不是根据他的想法就能使用,那个结的预言是被动的,随机的,完全不受阎寻掌控的。

  阎寻说得不多,他挥了挥手,朝公共车厢走去:“徐别文,抱团取暖是弱者的行为,在我看来,你的能力并不比方年差,还是趁着年轻,过得自在些吧……”

  他留下了一句让徐别文心乱如麻的话,消失在过道的阴影中。

  ……

  “李经年……”

  段续做了一个梦,一个复杂离奇的梦。

  在那个梦里,他变成了一个名叫李经年的年轻人。

  李经年生活在一个很奇怪的地方,从事着一项奇怪的工作。

  好像是……清扫什么东西?

  李经年的能力很强,很快,他就成为了公司的骨干。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平淡如水地走过,直到有一天,他接受了一个任务,那个任务,需要他离开很长一段时间。

  他去了。

  在去执行任务的那些日子中,他真正体会到了孤独的苦涩滋味。

  昔日的好友,恋人,家人,全都不能再见了,曾经的生活,也回不去了。

  李经年经常一个人发呆,看着亘古不变的苍穹,看着熟悉又陌生的风景,他仿佛在寻找着什么,又像是在追忆着什么……

  是曾经的平淡岁月,是相伴的快乐无忧,还是埋藏在心中的那张已经模糊的脸……

  时间……岁月,它太长,也太久了。

  久到能让一个人彻底地忘了自己,忘了……自己要做什么。

  ……

  “谁!”

  段续猛然睁开眼睛,眼前是晃动的车厢,而他,正躺在一张沙发上。

  一个优雅的男人坐在他侧对面,怀里抱着一把吉他,悠闲地拨弄着。

  清新悦耳的音符随着列车轧过轨道的声音流动,就像一条春日里的涓涓细流,绵延漫长却又充满新鲜,永远令人那么期待。

  “你是……”

  段续坐直了身子,他惊讶地发现,自己腹部的伤已经愈合了,连一点疤痕和印记都没有留下。

  吉他声戛然而止。

  虽然段续不懂音乐,但他知道眼前这人的技巧很不错,他的心里似乎有一股力量,这股力量让他的乐声像是有了灵魂一样,流动出一股自然动人的能量。

  “你好,我叫方年。方向的方,流年的年。”他放下了吉他,微微偏过头,露出了一份刚好的微笑,和他的音乐一样,他的声音,也是那么温暖动人。

  “段续,段落的段,续命的续。”

  段续有些纳闷,尽管眼前的方年优雅大方,态度友好,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心底隐隐产生了一股不自在的感觉。

  这份感觉让段续很确信,他和方年不是一路人。

  “段先生,你很厉害。”方年将吉他放好,站直了身子,缓缓说道。

  他的个子很高,完全站起来后,起码有一米九了。

  衣服,发型,姿态,距离……他将每一个细节的分寸,都掌控到了刚刚好的地步。

  “为什么这么说?”段续明知故问。

  “时南死了,段先生得到了他的结,而且……段先生得到的方式正大光明,我们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段先生,你不用担心。”方年的话打消了段续的一些顾虑。

  “你是说,在列车上可以看到执行任务的情况?”段续疑惑地问。

  “不能这么说,我们只是在最后时刻,到达了白杨路,幻觉将列车伪装成了蓝天公寓的样子,而我们,看到了最后时刻你和白小姐的所有举动。段先生,你很勇敢,也很善良。”方年由衷地说。

  “别,有事说事,别骂我。”段续翻身下了沙发,左右看了两眼:“白非玉呢?”

  “白小姐回到自己的车厢了。”方年似乎有问必答。

  “段先生,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加入我的团队,我们的资源是共享的,我们的目标,也仅仅是作为人生存下去。”

  资源共享?除了信息之外,还能有什么资源?段续敷衍地点点头,对方年道谢:“好的,我知道了,我考虑一下。”

  “那么……我就不打扰段先生了,”方年礼貌地鞠了一躬,拿上吉他,忽然回头道:“段先生,也许是我多嘴了,不过……请段先生记住,这趟列车上,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人……”

  “当然,我相信段先生和我们是一样的。”

  方年留下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缓缓离开。

  只是他身影消失的那一刻,段续的神情便冷了两分。

  “一样?我跟你们可不一样……”

  段续轻轻地说了一句。

  他来到了窗边,透过窗的诡异光芒不算明媚,此刻照在段续的身上,忽明忽暗……

  那个梦,让他想起了一些事。

第二十六章 不解

凋零夜话 薄情书生 2130 2020.01.25 21:42

  段续一直觉得,所谓记忆,就是一个人的灵魂。

  但现在,他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记忆出了问题。

  自从上了这趟列车之后,有一段不属于他的记忆,正在慢慢苏醒……

  “抽烟吗?”

  阎寻摇了摇手中的烟盒,站在过道口问。

  “不会。”

  段续转过头,看向了那个自来熟的男人。

  “你是谁?”

  阎寻的神情似乎也很惊讶,他仔仔细细地看了段续好几眼,叹道:“你竟然……真的出现了。”

  “我叫阎寻,二十六号车厢的乘客。”

  二十六?

  这个格外靠前的数字让段续上了心。

  “你好像知道我会上车?”

  段续没有掩饰自己心中的疑惑。

  “对,我有一个结,通过它,我偶尔能看到未来的事。”阎寻也没有隐瞒,毕竟,他的结过于特殊,列车上的人都知道。

  “就因为这个?”段续有些不屑一顾。

  能看到未来?

  这几个字,段续连个标点符号都不信,他能找到一千个未来不是既定事实的理由,但他也不想浪费唇舌说给眼前的人听。

  “不仅是因为那场梦,还因为一个人。”

  阎寻脸上的神情温柔了几分,似乎已经想到了那个人。

  “她嘱咐我,在你上车之后,要尽量护你周全,我欠她很多,所以我会遵守诺言。”

  “不过,你为什么要改名字?”阎寻看着段续的眼睛,问到:“在我的梦里,还有她的口中,你并不叫这个名字,你叫……李经年。”

  段续心脏猛然一跳,李经年!

  这是他第一次从别人的口中听到这个名字。

  也因为这个名字,让段续对自己刚才的判断产生了动摇,阎寻为什么会知道李经年?

  “告诉你这件事的人在哪儿?她是谁?”

  段续认真了不少,他隐隐感觉到,似乎有一条无形的绳索,正将他绑缚其中,难以挣脱。

  “她叫林桑落……现在……也许已经下车了,也许,她到了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阎寻微微仰起头,语气感慨中带着几分惋惜。

  “三年前,我刚上车时,她就已经是第二十五号车厢的乘客,她很善良,她救了我们很多次,直到……她攒满三千天的那一日。她对我说,要我记住一个叫李经年的人,把欠她的,还到他身上。”阎寻眼神捉摸不定地看着段续,“我不觉得你是李经年,除了长相,你和我梦到的那个人根本不同,你听到林桑落这个名字也毫无反应,显然你确实不知道她,也未曾听过她的名字。但……为什么你又确实在这个时间上了车?”

  段续看得出来,直到目前为止,阎寻还算真诚,他似乎没有隐瞒什么,也把自己的怀疑坦诚地告诉了他。

  但反而因为他的坦诚,让段续更加摸不着头脑。

  三年前?那个叫林桑落的女人三年前留下了话,让阎寻照顾李经年,然后阎寻因为自己的预知能力,梦到了和李经年长得一模一样的自己。

  这根本不可能。

  林桑落就算认识段续,也不可能是三年前的段续,三年前,段续正在上初三,整个初中到高中的记忆他都记得一清二楚,没有半点遗忘和错漏。

  不过为什么那个林桑落又会知道李经年的名字?为什么自己也会有支离破碎的李经年的记忆?

  就算他是李经年的转世轮回这一类的无聊说法,时间也根本对不上。

  段续拥有从小学三年级到高中的所有记忆,虽然更小之前记不得了,但他也不可能一边上初中,一边以李经年的身份和林桑落在列车上结识……

  但……有一点段续十分清楚。

  他的身世,绝对与这趟列车,与那个李经年有关!

  他不相信自己是什么李经年,他就是段续,独一无二的那个人。

  “我确信,至少你知道李经年。”阎寻刚想抽烟,却又停了下来,将烟塞进了口袋里。

  “你把表情控制得很好,但听到李经年的那一刻,还是露出了些许震惊。”

  “瞒着我也好,自己真的不知道也罢,总之,我会实现我的诺言,下一次任务结束,我就能攒满三千天,我即将离开这趟列车了,我能帮你的不多,如果你有疑惑,这几天可以到我的车厢来找我。”阎寻转过了身,似乎打算离开了。

  “对了,这趟列车有好几个公共车厢,比如旁边的降临车厢,和眼前这个观光车厢,它们是所有人都能使用的,如果你想回到自己的车厢,或者去拜访其他人的车厢,你需要走到那扇门前,”阎寻伸出大拇指朝过道尽头指了指,“拿出自己的车票,插进那扇门的卡槽里,按下自己的车厢数字,或者想拜访之人的车厢数字,门开后,你就能到达那个车厢。当然,除了自己的车厢和公共车厢,其他车厢必须征得主人的同意后才能进入。”

  “谢谢。”段续说到。

  虽然根据阎寻的说法,他是因为欠了一个女人的人情,才会报答他的,但段续并不觉得自己和那个林桑落有什么关系,所以,他心里默默记下了阎寻的人情。

  阎寻也不知道他心底的想法,点了点头后,刚想迈步,忽然转过头又说:“还有,降临车厢的号码是999,观光车厢的号码是888,用餐车厢的号码是777,其他三个相同数字的车厢也各有作用,你自己没事可以研究一下,我就不多说了。”

  “谢谢。”段续再次说到。

  阎寻又点了点头,刚迈了两步,忽然又转过头:“哦,我忘了,你千万别把自己的结借出去,也别把车票弄丢了,不然你会后悔的。”

  “好,谢谢。”

  阎寻对段续的态度似乎很满意,之前看了段续在蓝天公寓结束前的表现,阎寻暂时肯定了段续做人的底线,现在,段续的礼貌也让他颇为受用。

  眼前着阎寻就要走出这节观光车厢了,他忽然又停下了脚步,扭头道:“你真的不抽烟?要不试试?”

  “不了,谢谢。”段续满腹心事,阎寻又走走停停,弄得他眉头直跳。

  “在这种地方,抽烟是有好处的,你看我,都三十岁了,是不是看上去还像二十来岁的人?说不定抽烟能锁住青春哦。”阎寻说到。

  “对,它能让你在二三十岁就死于肺癌,永葆青春。”

  段续面无表情地说。

  阎寻脸一黑,悻悻地走了。

第二十七章 问题

凋零夜话 薄情书生 2132 2020.01.26 21:38

  段续走向列车门,将车票插入卡槽,输入了四十八。

  不一会儿,门开了。

  眼前是一片黑暗。

  直到踏进去后,段续的眼前才豁然开朗。

  “比我想象中要好啊,墙上还能贴海报?”

  段续饶有兴致地看着车厢内的布置。

  “你不知道车厢的布置是根据主人心意改变的吗?”白非玉静静地看着他,目光只是在段续腹部扫过时稍作了停留。

  “我刚醒,还没来得及回自己车厢,这不是先来和你打个招呼吗。”段续很不客气地坐在了白非玉粉红色的座椅上。

  白非玉没有多说什么,拿出了一个巴掌大的血红色玩偶,递给段续。

  “我……”

  “知道,你怕其他人对它有想法,暂时代为保存了,谢了。”

  段续收下了玩偶,只是一入手,他就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猛然跳动了一下。

  “你的伤……”

  “没事了,这列车能把没断气的都救回来。”段续自己倒是不太在意。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这部列车又是什么东西……”白非玉少见地露出些许茫然。

  她觉得,也许自己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父母的笔记没有给她一个答案,她就打算自己来寻找答案,很显然,她低估了这里的恐怖程度。

  “1804年,世界上出现了第一台蒸汽机车,1840年,世界上出现了第一列真正在轨道上行驶的火车。至少从这个东西的外形来看,它不会是什么古代产物,这是近些年出现的。”段续摸着下巴说到,“就算它是高级文明遗留下来玩弄人类的产物,也不会造出一个完全超越人类认知的东西,毕竟那样就没意思了。”

  “好了,我先走了。”

  段续起身摆了摆手,算是道别。

  “记住,你还欠我几个回答。”

  “等等!”

  白非玉忽然站起身,拦住了要走的段续。

  她抬起头,毫不躲闪的看着段续的眼睛。

  也许是两人贴得太近,段续第一次这样清楚地看见她的模样。

  白非玉确实很漂亮,但……她不是段续喜欢的类型。

  “你答应告诉我怎样才能下车了?”段续问到。

  白非玉微微摇头,她伸出手,缓缓地取下了一直罩在头上的兜帽,然后,将头发也拿了下来。

  “这是第一个回答。”

  白非玉安静地看着他。

  段续微微睁大了眼睛,白非玉那颗没有一根头发的脑袋刺目得有些滑稽。

  但他却完全笑不出来。

  “你……”

  “化疗。”白非玉言简意赅地回答。

  她面不改色地将假发戴回头上,再将兜帽再次扣上。

  “大概……还能活两年?一年?我也不太清楚。”白非玉嘴里说得很轻巧,就像是旁观者在诉说别人的故事。

  “什么病?”段续问了一句废话。

  白非玉翻了个白眼:“当然是癌症。”

  “额……上这趟车,对你而言可能是一件好事。”段续没有什么安慰异性的经验,他虽然有个妹妹,但段小灵在他眼里从不算是异性。

  段续的意思白非玉也清楚,但她摇了摇头:“车票上显示的数字,只是在列车上存活的资格长短,我们真正的寿命不会加减,就算一个人已经攒够了三千天,但如果他在列车上被人谋杀,他照样会死。”

  她转过头,看向窗外:“我也一样,病就是病,就算有存活一千天的资格,但我的身体只能存在一年。”

  段续张了张嘴,半天憋出了两个字:“加油。”

  白非玉刚想翻白眼,却听列车内突然响起了熟悉的广播声,这个机械冰冷的女声,和在风都火车站听到的如出一辙。

  “各位乘客请注意,下一站——槐村。请即将到站的乘客提前做好下车准备。”

  “各位乘客请注意,下一站——槐村。请即将到站的乘客提前做好下车准备。”

  “各位乘客请注意,下一站——槐村。请即将到站的乘客提前做好下车准备。”

  ……

  二十五个车厢,所有人都心底一颤,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聆听着列车播报。

  “即将到站的乘客有……二十九号车厢,三十二号车厢,三十八号车厢,四十一号车厢,四十三号车厢,四十九号车厢。”

  “即将到站的乘客有……二十九号车厢,三十二号车厢,三十八号车厢,四十一号车厢,四十三号车厢,四十九号车厢。”

  “即将到站的乘客有……二十九号车厢,三十二号车厢,三十八号车厢,四十一号车厢,四十三号车厢,四十九号车厢。”

  ……

  列车的通知一连响起了九次,每听到一次,段续的脸色就难看一分。

  “不会这么倒霉吧……又来?”

  段续拿出车票,看向背面角落里的小数字,49,整个人凝滞了。

  白非玉也是一脸惊奇:“你……没事吧?”

  “你看我像没事的样子吗?”段续一脸无语地说。

  ……

  降临车厢。

  新人上车的第一节车厢,也是下车执行任务前的等待车厢。

  列车广播通知后,五个人陆陆续续地来到了降临车厢。

  这早已成了大家默契承认的规则,每一次都是九死一生,至少……要先在开始前谈好合作与分工。

  “还差一个人。”

  赵唯看了一眼,皱着眉头道。

  “是那个新人,估计还没回过神吧。”陈新岳双手抱怀,坐在沙发上。

  “不会是吓得尿裤子了吧?”王长江爽朗的说道。

  “那个叫段续的小弟弟,看上去可不是一个胆小的人,上一次他最后时刻的表现,很多人都看见了,更何况,他得到了时南的结,那个玩偶……可是很有用的。”一个身材火爆,声音性感的女人靠在窗边,慵懒地说。

  “孟月,你最好别打他的主意。”赵唯扫了她一眼,说:“阎寻很看好他,得罪了阎寻,你就得罪了大半个车厢。”

  “哎呀,知道,知道,我说什么了吗?虽然那小段续长得不算太帅,但看起来很勇敢善良,我喜欢还来不及呢,你说呢?”孟月暧昧地笑了笑,目光似乎颇为期待地看向了过道方向。

  “嘶……”

  正在这时,段续突然捂着脑袋从沙发后站了起来。

  “你怎么在这里?!你什么时候到的?”孟月被他吓了一大跳。

  段续连忙摆手:“你放心,我什么都没听见,你喜欢我之类的话我更是半个字都没听到!”

  说完,他还举起了四个指头:“我发誓!”

第二十八章 六人

凋零夜话 薄情书生 2169 2020.01.27 21:00

  赵唯,陈新岳,王长江,孟月……

  段续的目光若无其事地扫过这四人,将刚才的声音和他们的样子名字对上了号。

  “不是六个人吗?还有一个呢?”

  段续早就到了降临车厢,虽然不知道他出于什么目的躲到了沙发后面,但现在算上他也才五个人,而刚才广播通报的是六个人。

  “我……我在这里……”

  一个弱弱的声音在段续背后响起。

  段续这次是真的被吓到了,他浑身一颤,赶紧扭头看去。

  他这才看到一个瘦瘦小小的女生正站在他身后!

  “你是谁?你怎么在这里?你什么时候到的?”段续的问题比刚才的孟月还多了一个。

  这个小女生张了张嘴,还没说话,就听赵唯说到:“她叫花霁云,和我们一起进来的,不用管她。”

  花霁云听到赵唯的声音后,也没有再说话,只是低着头,静静站在一旁。

  而另一边,赵唯见人已经齐了,便开始以领导者的姿态面向大家,说到:“下一站,轮到我们了,我希望,至少我们几个人之间不要自相残杀。”

  “还有你,段续,你也不用太紧张,连续两次都是同一个人这种事,曾经也发生过,而且,那个人比你更倒霉,连续五次都有他。不过也正因如此,他早早地集齐了三千天,现在已经下车了,所以这说不定是一件好事。”赵唯安慰道。

  紧张?这倒是不至于,只是多多少少让段续有些郁闷。

  不过,赵唯说的那个人倒是引起了段续的兴趣。

  “他是什么时候上车的?”

  孟月来到段续身边,回答到:“一年前,本来呢,他是不可能这么快下车的,这趟列车里还有三四年前上车的人,但也许是他实在太倒霉了,几乎每一次到站都有他,而他也足够幸运,每一次都能活下来,所以咯,他早早地凑够了三千天,下车了。”

  “这么说,那个人还真是挺幸运的……”

  一次两次还能说是运气,次次都能活下来还归结于幸运,那就只能是在骗傻子了。

  段续看着孟月笑了笑,在孟月看来,他的笑容分明就是在说:我看起来像傻子吗?

  “好了,先说说我们这次的事吧。”赵唯打断了段续和孟月间的闲聊。

  孟月走向沙发,轻描淡写地坐了下来,下巴朝段续扬了扬,显然是在示意他坐她旁边。

  虽然不是段续自愿的,但现在,他确实成为了降临车厢内的焦点。

  刚上车的乘客,尤其是刚经历过第一站的人,不说吓得鬼哭狼嚎,最起码精神状态会受到极大的影响,精神恍惚,敏感,易怒,神经质……大家见过了太多太多的狼狈模样,甚至他们自己刚上车时也好不到哪儿去。

  但……眼前这个段续,从外表上根本看不出任何异状。

  那个和他一起生还的白非玉至少还露出了几分茫然,唯独他,他的表现简直就和没事人一样,实在是引人注目。

  段续也不做多想,走过去一屁股坐在了孟月身边。

  孟月似乎很满意,脸上的笑容愈发妩媚了。

  “好,现在,我们需要确认一下,这一次我们拥有的结。”赵唯认真地说。

  段续立马举起了手,问到:“结到底是什么东西?”

  “结,你可以把它看作厉鬼唯一的弱点,它往往与厉鬼生前的经历息息相关,容易形成厉鬼之结的东西,通常就是鬼生前最在意的东西,或者……凶器。在你没有结的时候,想躲开厉鬼的袭击只能依靠体力和脑力,而一旦你拥有结,你就可以发挥它的恐怖力量,借由诡异来对抗诡异。”赵唯详细地解释到。

  “不过,有了上一次的经历,想必你也已经知道了,结并不是绝对安全的,它伴随着巨大的代价以及风险,稍不留意,不仅你能在列车上存在的天数会归零,甚至会释放出一个不属于当前时间线的恐怖厉鬼。”

  段续点了点头,拿出了那个血红色的玩偶。

  “之前它属于时南的时候,不止这么小,时南一个大男人需要一整条手臂才能抱住它,像个变态一样,为什么它到了我手里,会变得只有一个巴掌大?”段续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不知道,也许是个体差异吧。”

  赵唯摇头道。

  这个问题,眼下没有人能给段续一个答案。

  “总而言之,我希望大家把它当做最后的保命依仗,千万不要乱用,每个结的诡异力量都不同,这一次我们即将到达槐村,为了最大程度地减少伤亡,我建议大家开诚布公地说明自己拥有的结的力量。”

  “我先来,我的结,是它。”赵唯似乎很有诚意,只见他从怀中拿出一条染血的毛巾,双手捧着,说:“只要将它搭在脖子上,我就能完全隐匿气息和行踪,就算是厉鬼也无法发现,但它的消耗非常恐怖,一分钟就需要三百天的寿命,也就是每秒钟消耗五天。”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赵唯的手上,显然孟月等人也没想到,赵唯这一次会这样做。

  要知道,在列车上自己所拥有的结的效果是绝对的秘密,也是最大的本钱。

  “赵唯,你……”脾气耿直的王长江此刻的神情也有些阴晴不定了。

  “王哥,你还没发现吗?”赵唯虽然在回答王长江,但目光却是扫向了所有人。

  “这部列车到站的时间越来越快,往往上一站刚到,下一站的通知就来了,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三次,而且,之前每一站到站的人员最多三到四个,但现在呢?这次呢?六个!”赵唯的声音在颤抖:“整整翻了一倍!这样下去,以列车上这恐怖的生存率,我们早晚会死光!我感觉到了……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感觉得到,它在清算了,它要将我们这些人赶尽杀绝!”

  王长江几人面色微变,空穴来风,必有其因,最近列车上的几个小团队都有动作,他们显然也是察觉到了列车的变化,之前那样的恶劣竞争,隐瞒争夺确实只会造成内损,对大家的存活毫无帮助。

  赵唯已经表了态,而且……他这一手很漂亮,抢先站在了道德制高点上,列车上最基本的价值观与规则并没有崩塌,所以……就算是内心不认可,大家也不能明面上否认赵唯的说辞。

  眼看着降临车厢内一片沉默,段续忽然开口道:

  “我这个结的能力……好像有些奇怪?!”

第二十九章 能力

凋零夜话 薄情书生 2066 2020.01.28 20:20

  “是什么?”

  赵唯几人的眼睛亮了亮,一般来说,就算是相同的结,落到不同的人手中,也会呈现出不一样的诡异能力。

  就像这个玩偶,它在时南手中时,能够以寿命为代价强行抹除诅咒与诡异现象,具体消耗视恐怖程度而定,总的来说,时南的结是一个相当强大且有用的结。

  所以,列车上几乎没人认为他会活不过上一次,然而现实就是这么讽刺。

  时南不仅死了,他的结还落到了段续手中。

  那个玩偶外形的改变也许就是它能力发生变化的外在表现,大家都很期待,它在段续手中时会出现什么能力,毕竟从之前段续的表现来看,能够在生死关头拯救同伴,他是一个值得相信的人,这样的人手中的底牌越强大,对整个团队越有好处。

  然而,段续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它……好像想要我的血?”段续看向赵唯他们,有些摸不着头脑。

  “是祭品!”孟月惊呼出声。

  “祭品?”段续看着她疑惑道。

  赵唯神色复杂地看向段续,说:“我也不知道,该说你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了。”

  “绝大多数情况下,使用结只需要消耗车票上的寿命天数,但还有一种情况,寿命天数和祭品都需要。所谓祭品,就是使用结的特殊需求,这些祭品千奇百怪,可能是一块石头,一片叶子,一滴眼泪,一根头发……还有像你这样的,一滴鲜血。总的来说,需要祭品的结展现出的能力更加诡异,也更加凶险,甚至引起过两位持有者的死亡,还有一起……入侵列车事件。”赵唯说这话时,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

  “你能告诉我们它的能力吗?如果太过凶险,我建议最好还是不要使用它,这种需要祭品的结实在太难掌控。”

  段续仔细感受了一下,说到:“我能将结里的鬼释放出来,存在时间由寿命天数决定。”

  “算了!”

  “别用!”

  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段续用无辜的眼神看着孟月与赵唯。

  “你这个结的能力,根本就是一个简化版的失控状态,绝对是弊大于利,别用!”赵唯严肃地说。

  “好吧,我也不打算用,毕竟还要划破手指滴血,挺疼的……”段续将血色玩偶放入怀中,小声地说。

  经过他这么一出后,降临车厢内的氛围要缓和了些,赵唯看向孟月,刚想开口,孟月便翻了个白眼:“好啦,知道了!”

  她举起自己的右手,她的右手无名指上,戴着一枚银色的戒指。

  “这是一枚鬼新娘的戒指,只要我使用它,我的生命就会和一位异性强行绑定,他不死,我就不会死,同理,我不死,他也绝对不会死。”

  孟月的声音不大,但话音刚落,在场的四个男人眼睛便亮了起来,段续更是屁股往孟月身边挪了挪。

  “姐姐,我突然发现我也挺喜欢你的。”

  孟月无语地看了他一眼,对周围这几个虎视眈眈的男人说道:“也没你们想的那么厉害,以我目前的寿命天数,它最多只能保持五分钟的有效时间。”

  “五分钟也够了,有了你的戒指,哪怕是正面去与厉鬼周旋,生还率也能大大增加!”赵唯环顾了一圈四周,说到:“这一次我们有四个男性,孟月的结对我们的好处不言而喻,我建议,大家一人拿出一部分寿命天数交给孟月,好让她在危急时刻有本钱使用这枚戒指的能力救人,大家觉得呢?”

  “我没意见。”王长剑第一个表态。

  “好。”陈新岳也点了点头。

  “可是我加起来还没两百天,孟姐,你要多少……”段续可怜巴巴地看着孟月。

  他现在的寿命天数一共是185,白非玉和他一样,根本就经不起消耗。

  “段续的话,考虑到他是新人,大家照顾一下,我们一人给孟月两百天,段续就给一百天,大家有意见吗?”赵唯又问了一句。

  “没这个道理,他的结本来也发挥不了作用,现在又要让我们平摊寿命天数的消耗?谁想当这个烂好人谁去当,反正我的天数紧张,我不同意。”陈新岳双手抱怀,第一个表达了拒绝态度。

  “我……看你们。”王长江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但这番作为,已经是一种态度了。

  赵唯面色一冷,刚想说话,却听一个微弱的声音响起:“我……我可以多出一点……”

  段续转过头去,只见一只瘦小的胳膊缓缓地举了起来,是花霁云。

  她还是低着头,似乎是因为大家的注视,她的身躯在微微颤抖。

  孟月的脸色有些难看,冷冷地说:“你是女人,我的戒指你本来就用不了,关你什么事……”

  话音还未落,赵唯便插嘴道:“那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段续少出的部分由你补足,你自己也要出两百天,别忘了。”

  段续闻言,眉头一挑,他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听花霁云点着头小声说:“我……我知道了……好……”

  “你还有问题吗?”赵唯注视着陈新岳。

  陈新岳瞥了花霁云一眼,说到:“有人愿意当傻子,我当然乐意。”

  “我的结是一顶帽子,放在车厢里了,没带在身上,它能让我短暂地拥有飞行能力。”陈新岳简单地说了两句。

  “你在车厢里听到了下一站有自己的名字,还不把它带在身上?”赵唯看着他问到。

  “走的急,忘了,不行?”陈新岳毫不示弱地看着赵唯,“赵唯,你管不到我头上,说了我的结的能力,已经给足了你面子,你还想怎样?”

  赵唯冷冷地看着他,没有再说话。

  王长江这时出来打了圆场,说到:“好了好了,眼看下一站就快到了,这时候可不能发生矛盾,我说说我的结吧,大家看,就是它。”

  一边说着,王长江一边拿出了一样让众人吃惊的东西。

  王长江是老人了,但是……好像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结是什么。

  直到现在。

  几人看着王长剑手中的那半截舌头,有些愣神。

  “就是它,它能让我拥有一种能力,我的声音,能让鬼短暂地失神。”

  

第三十章 餐车

凋零夜话 薄情书生 2062 2020.01.28 21:25

  能让鬼短暂地失神……

  这个能力,说强不强,说弱却也有用。

  “既然如此,那就去做最后的准备吧,尤其是你,段续,到站前先去777号车厢吃点东西,这能让你在任务期间感觉不到饥饿,减少进食带来的麻烦和风险。”赵唯说到。

  “还有这种事?那大家一起啊。”段续邀请到。

  赵唯摇摇头:“我们之前都吃过了,你直接去吧。”

  说到这里,赵唯拿出车票看了一眼,抬头说:“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到站了,动作快。”

  车票上还有下一站的到站时间?

  段续惊奇地拿出车票,果然在灰色骷髅头下看到了一串正在不断减少的数字!

  “这个时间只有我们几人的车票上有,没有到站的人不会显示。”赵唯解释了一句。

  同时,他摆了摆手,打了个招呼,离开了降临车厢。

  很快,其他人也一一离开了这里。

  还有最后半个小时,谁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最后一次呆在这部列车上。

  做最后的心理调整,见见朋友,这些都需要花时间。

  降临车厢转眼就只剩下段续和花霁云。

  段续看着她,刚才脸上的轻松之色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冷静与沉默。

  他看不懂,为什么这个瘦小的女孩儿会被这样对待?

  她遭到了肉眼可见的排挤和欺凌。

  而她自己似乎也并不懂得反抗。

  “要不要一起吃饭?”段续出声问到。

  花霁云身体一颤,她缓缓抬起头,长长的齐刘海遮住了她的眼睛,但没被挡住的洁白脸庞是那么纯洁美好。

  “小段续!”

  就在这时,孟月的声音在过道口响起。

  段续回过头去,只见孟月正在对他招手:“走,陪姐姐一起去吃个饭,姐姐也还没吃呢。”

  段续点点头,又扭头看向花霁云,低声问到:“走吗?一起?”

  “不……不了。”

  花霁云连忙低下头,朝车厢的另一个通道跑去,身影很快就消失在门框内的黑暗中。

  见花霁云离开,孟月拍了拍过道的墙壁:“喂,还不过来?”

  段续收回视线,走上前去。

  孟月拿出车票,插入门上的卡槽中,输入了777三个数字,然后,门开了。

  “在这部列车上,三个相同的数字都是公共车厢,比如三个七,它代表餐车车厢,其他的你有空自己可以试试,不过……姐姐不建议你去试三个一。”

  “三个一?为什么?那是什么地方?”段续好奇地问。

  孟月走向一个类似柜台的地方,一边点食物一边说:“本来是图书室,但有一个疯子霸占了那里,你最好别去惹他,他可是会乱咬人的。”

  孟月端过来两盘看起来和现实世界一模一样的家常饭菜,递给段续:“作为人呢,我们是不怕疯狗的,但被疯狗咬上一口就不划算了,对吧?”她冲着段续眨了眨眼睛。

  段续接过餐盘,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他坐在餐桌旁,朝身后看了一眼:“这么大的地方,怎么没其他人来吃饭?”

  孟月噗嗤一笑:“傻孩子,你还没发现,你上车昏迷直到现在,肚子一直没有饿过吗?这个餐厅,只是为即将到站的人准备的,在列车上活着的人,是无法感觉到饥饿的。”

  说到这里,孟月的神情似乎黯淡了几分:“不仅是饥饿,口渴,困倦,排泄……一切活人该有的需求,在列车上都会完全消失。只有在到站后,在任务中,才会重新出现,我有时甚至会想,会不会……其实在那些恐怖的地方,我们才是真正地活着……”

  段续沉默不语,其实,他早就发现了这个问题。

  在重伤醒来时,他就已经发现了。

  这部列车上的人,有心跳,有呼吸,但……没有生命。

  这不是凭空的臆想,段续的大脑能够捕捉到太多细节,而这些细节,无一不在显示这部列车上的人,都处在一个极其诡异的状态。

  非生,非死,像是他们的时间被列车强行截留,停在了死亡与活着的混沌状态之间。

  “孟姐,这枚戒指,对你而言不是结那么简单吧?”

  段续忽然问到。

  孟月有些讶异地看着他,问到:“为什么这么说?”

  段续看了一眼孟月右手上的无名指,说:“你看着它的眼神里,有眷念。”

  “叮——”

  叉子掉落在地上,惊醒了孟月,她连忙弯腰捡了起来,对段续笑道:“你又懂什么?你孟姐可是公认的骚狐狸~”

  “你看,这时候你眼里的情绪叫嘲讽。”

  段续说到。

  孟月无奈地看着他,说到:“好了,别再用你的眼睛看着我了,我告诉你。”

  段续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坐得笔直。

  “这个戒指……对我而言确实不是单纯的结,它也是我的婚戒。”孟月低头看着戒指,目光中满是柔情,“我的男友是和我一起上车的,只不过,他第一站就死了。”

  “运气太差吗……”段续问到。

  孟月摇摇头:“不……他很聪明,也很幸运,他成功地找到了鬼新娘的结,完美地提前结束了那一次任务。但是……我们错了,在即将离开之际,鬼丈夫苏醒了,那次不只是一只鬼,而是两只。他将鬼新娘的戒指交给了我,给我亲手戴了上去,自己去引开了另一只鬼。”

  孟月望向窗外,慢慢抬起头:“然后……我再也没见过他。”

  段续不知该说些什么,他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问了,都怪这该死的好奇心。

  安慰女人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段续再一次确认。

  虽然他知道怎么做能够有效地舒缓她的情绪,甚至赢得她的好感,但段续实在是说不出那些肉麻的话。

  “额……孟姐,加油!”

  “噗……”孟月捂嘴一笑,这片刻的清纯比她之前伪装的妩媚要动人万倍。

  “好了,姐姐会加油的,吃好了的话,我们该去降临车厢了。”

  “嗯。”段续擦了擦嘴,站了起来。

  两人朝过道口走去。

  这时,孟月突然站定脚步,认真地说:“姐姐对你感官不错,也许是因为……你最后救人的样子很像他,所以,我再多说一句,不要靠近花霁云,千万不要。”

  

第三十一章 两人

凋零夜话 薄情书生 2089 2020.01.30 17:06

  两人回到降临车厢后,发现人已经到齐了。

  除了他们外,还有一个让段续意外的人在降临车厢门口站着。

  “白小姐来找你的。”赵唯抬头对段续说到。

  段续朝白非玉看去,白非玉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嘴里又嚼上了泡泡糖。

  “找我什么事?”段续走到她身边问。

  白非玉朝一旁的观光车厢走去,段续低头看了一眼车票上的时间,还有五分钟就要到站了,但他还是跟了过去。

  “你不会是要跟我表白吧?”

  刚进观光车厢,段续就问出了一句令白非玉翻白眼的话。

  “你高估自己的相貌了。”白非玉客气地说。

  “你不觉得男人的内涵更重要吗?”段续坐到了沙发上。

  “首先,我暂时没看出你的内涵。”白非玉看着她,目光略显疑惑,“其次,你好像变了。”

  “是吗?”段续摸了摸下巴,变了?

  要是变了为什么本人感觉不出来?难道是脑子在骗他?

  “哪儿变了?更英俊了?”

  白非玉无语地看着他,决定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不知道,总之,现在的你不像醒来前的你,你在晕倒的时候伤到了脑神经吗?”

  白非玉这带着七分吐槽的话却让段续浑身一僵,强烈的刺痛在大脑中出现。

  “砰——”

  他身体僵直地从沙发上摔到了地面。

  “喂!”

  白非玉吓了一跳,赶紧上前去扶住段续。

  然而,就是这短短的几秒钟,段续的衣服竟然被冷汗湿透了,整个人的脸色也苍白得可怕。

  段续的眼神也很奇怪,像是庆幸,也像是忌惮,然而更多的却是疑惑。

  “李经年……”

  “你说什么?”白非玉好不容易将他扶到了沙发上,却突然听到段续的嘴里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名字。

  段续摇了摇头,虽然脸色依旧苍白,但整个人的状态比刚才好了一些。

  “没什么,我只是抓住了一个贼。”

  没错,就是贼……

  刚才白非玉无心的一句话让段续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意识到了……自从醒来后,他的个性好像开朗了许多,言谈也更加随性无忌。

  段续很清楚自己的个性,他虽然不是一个内向的人,但也绝对不会热情,笑嘻嘻地叫一个算不上熟悉的女人姐姐这种事,他绝对做不出来。

  但……之前他确实这样做了,而且他自己没有发现半点异常!

  反应过来后的段续立刻开始回忆自己身上出现的异常,很快,他就锁定了他。

  那个出现在他记忆中的……名为李经年的人!

  昏迷时,他的脑海中出现了一些关于李经年的记忆,虽然那些记忆支离破碎,但来得异常诡异。

  再结合眼下这种状况,段续得出了一个让他有些担心,又有些疑惑的结论。

  似乎……李经年的记忆出现得越多,段续就会变得越不像自己。

  最可怕的是,这种改变是潜移默化的,如果不是白非玉刚才突然提起,段续自己甚至都没能意识到。

  这部列车上,唯一知道段续之前大概性格的人,只有白非玉了。

  其他乘客因为没有对比,所以根本不会觉得段续不正常。

  想到这里,段续认真地看了白非玉一眼。

  “你可不能死了,我会想办法治你的病,这部列车连鬼这种离谱的东西都能出现,我想,一些延长寿命的特殊方法应该也存在。”

  “啵——”

  白非玉又把泡泡糖吹破了。

  她似乎惊讶于段续此刻的言辞,好几个呼吸后才反应过来,说到:“万一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下车,你不是白白投资错人了?”

  段续捏了捏鼻梁:“不是因为这个。”

  “那是因为什么?”白非玉疑惑地看着他,看着看着,她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神情有些不自然起来,她微微低下头,拉了拉帽檐,“你……你不要想太多,我和你……没有未来的……”

  段续一脸无语地看着她:“虽然之前的我有些奇怪,但那句话是真的。”

  “哪句话?”白非玉好奇地看着他。

  “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你说过这句话?”白非玉瞪大了眼睛。

  段续仔细想了想,刚才那句话……好像只是自己心底的想法,并没有说出口。

  那这么说,真的是记忆出问题了?!

  段续喜形于色地扶着白非玉的肩膀:“我真的没说?”

  白非玉不明所以地看着突然开心起来的段续,摇摇头:“没说。”

  “太好了!”段续从沙发上弹起来,一边捶手一边来回踱步,“这么说,我的记忆在变成正常人,我也会记错,我也会有突出的深刻回忆,我也能忘掉不开心的事了……”

  白非玉看着他,连泡泡糖都忘了嚼。

  好不容易等段续冷静下来,她才想起正事:“我有一件事要提醒你。”

  “什么事?”

  段续现在心情大好,本来因为自己在潜移默化地变成一个不认识的“李经年”而产生的负面情绪也消失了许多,连带着看白非玉时,都觉得她好像漂亮了点。

  白非玉认真地看着他:“你现在拥有结,这一次和你一起到站的人应该也有结。”

  “对,我们已经互相交了底,除了一个被排挤的女生,其他人都有结。”段续说到。

  白非玉抬起头,兜帽下的眼睛亮晶晶的:“你要留意……结是凶器的人。”

  段续一怔,他想起了那个说法。

  结除了是鬼最在意的东西之外,还能是在它生前时杀了它的凶器。

  “结是凶器,会有什么不同吗?”

  段续有了些不好的猜测,但还是想从白非玉这里得到答案。

  “嗯,结如果是凶器,持有结的那个人,就会很容易被结中厉鬼的扭曲怨恨影响,神不知鬼不觉地变成一个披着人皮的恶鬼。”白非玉声音不大,却在段续的心底掀起了一阵波澜。

  “我记住了,谢谢。”段续看着她,认真地说。

  白非玉躲开了段续的眼睛:“活着回来再道谢吧。”

  段续笑了笑,到站时间已经快到了,他迈步朝降临车厢走去。

  在打开门的前一刻,段续忽然扭过头,说:

  “你不能死,因为知道真正的我的人,只有你了,我害怕,有一天我也会忘了我自己,忘了还有一个名叫段续的人存在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