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萌系变身 别忘了猫薄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报恩

别忘了猫薄荷 Manta鹿 2015 2020.01.01 01:13

  黑水街是一条远离市中心的街道,臭名昭著的地下交易聚集区。会到这里来的,都不会是什么良民。有人直接管这里叫地府,不懂事的人误闯进来,会被恶鬼吃的渣都不剩。就连出租车也不会轻易拉这边的客人。

  不过外界很少知道在这个酒吧,棋牌室,各种会所云集的(地方,还坐落着一片住宅区。凡是来黑水街寻乐的人心里都有数,能在这种环境安然久居的人,不是可以随便招惹的。

  因而当男人拎着一团衣服走向住宅区大门时,沿路打量的目光都变得谨慎又畏惧,没多久就移开了。

  男人一路走到最靠里面的房子,敲开了一楼西户的门。

  来开门的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一头红棕色的头发炸成刺猬,嘴里还叼着根烟。

  现在刚刚入冬,这屋里也没什么暖气,而这青年上身只穿了一件花花绿绿的短袖,露出了精壮的小臂上一片狰狞的刺青。

  他侧身让男人进屋,刚说了一句“回来了?”就看见了男人手里的衣服。

  他耸了耸鼻子,惊诧道:“这是什么?怎么有血腥味儿?”

  男人没回应,将衣服放在沙发上,打开,一股更明显的气息弥漫开来,里面的生物也显露在青年眼前……

  “猫?!”青年一脸难以置信,“你带这东西回来干什么?你难道不知道……”

  他停了一下,鼻子又动了一下,表情更加一言难尽了:“你……这……你……”

  他“你”了半天没憋出一句完整的话,反而被男人冷冷地瞥了一眼,直接咽回去了。

  躺在衣服里的正是一只半大的小猫,毛发打结成一绺绺,脏兮兮的看不出原本的颜色。最扎眼的还是位于侧腰上的大片血迹,能隐约看见毛发中两个模糊的血洞。

  “泽言呢?给他打电话,让他马上回来。”男人一边说着,一边从茶几下的抽屉里翻出一把剪刀,蹲在沙发边开始剪小猫身上的毛。

  青年叹了口气:“老爷子那儿呢。老爷子那眼睛又开始疼了,所以说这事儿来的真不是时候。”

  男人剪毛的手停住了。

  青年又加上一句:“老爷子估计已经知道了,他那鼻子有时候比我还灵,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男人把剪刀往青年那里一扔就往门口走,二话不说推门而出。

  “不是,我说你……”青年制止不及,眼睁睁的看着他关上了门。

  “得嘞,这回老头儿的火算是有地儿发了”青年抛了抛手中的剪刀,认命的走到沙发边蹲下,用剪刀敲了敲小猫的脑袋,“你说你来的多不是时候,你恩人要被你害惨了。”

  他学着男人刚才的样子,继续修剪起了小猫的毛发。

  男人从西户走出来,直接敲上了东户的门,门很快就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开门的是个很年轻的少年,穿着很单薄的白衬衫,能看出身形比较消瘦。他看着男人的眼神有些怯怯的,刚对视一眼就低下头避开了目光,安安静静的让到一边,等着男人进门。

  对门的两户布局没什么差别,刚进门就是个很宽敞的客厅。但和西户有差别的地方在于,这个客厅看起来有些拥挤。因为无论是靠墙的沙发,客厅中央的板凳,餐桌旁的座椅,还是电视柜空余出来位子,甚至是茶几,都坐上了人。

  他们穿着各式各样的衣服,长相,身形也各不相同,但当他们聚在一起时,每个人的特质都仿佛被淡化了,一些共同点就格外明显的体现出来:发色不是黑色就是偏灰,眉目间多多少少的野气,在都略显清凉的着装下露出的肌肉里暗含的爆发力……就算是那个单薄的少年也不例外。

  不知情的人看到这些,一定会认为自己闯入了某个地下组织的重要据点,马上就会被这些人撕成碎片。

  男人倒是很冷静,他并没有四处看,而是直接穿过这些人,走进了唯一开着门的房间。所有人在他经过时都多多少少动了两下,为他让开路。

  这个房间里的光线十分昏暗,与明亮的客厅形成鲜明的对比,让人骤然感觉到十分压抑。

  房间里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年迈的老者,坐在轮椅里,一只左眼是睁着的,锐利的目光投向刚走进来的男人;另一只右眼闭着,一道狰狞的疤痕,从眉心一直穿过眼皮,延伸到右耳下方。一个银白发色的年轻人,正拿着药膏在他的右眼上涂抹,听见动静,抬头看了男人一眼,露出一张清俊的脸和一个温暖的笑容:“阿尧,你回来了。”

  男人冲他点了点头,看向老者。

  两个人在一片静默中对视了很久。

  老者的目光中的压迫力越来越强,但男人不为所动,只是默默地看着他,于无声中表达了自己的意愿。

  最终,老者叹了口气,他看着男人,缓声道:“阿尧,我一向十分信任你,但我现在真的很失望。你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吗?”

  林尧说:“是报恩。”

  老者目光微闪:“哦?就是说……”

  男人点了点头。

  老者的手指在扶手上摩挲了几下,斟酌道:“那么这件事,我就不计较了。但天性就是天性,我不会要求孩子们压抑自己。你必须要考虑到即将面临的困难……那是个幼崽吧?这里对她来说是最危险的地方,我希望你能明白。”

  林尧道:“只要您不开口,他们不敢轻举妄动的。”

  老者轻哼道:“那可未必,阿威几个还在外地没回来而已,我最多只能让他们再多待上一个月,之后你就好自为之吧。”

  男人说:“多谢。”

  老者摇了摇头,对年轻人说:“泽言,这药上完,就去那边看看那个幼崽吧,这血腥气……别平白折腾孩子们了。”

  沐泽言笑着应道:“放心吧老爷子,我会和阿尧好好照顾她的。”

  老者脸立刻就拉下来了,对着林尧骂道:“我看泽言早晚被你卖了!滚回去看你那小崽子吧!”

  等林尧和沐泽言一起回到西户客厅时,青年正在给小猫喂奶:他相当别扭地端着一个小瓷碟,从一个十分难言的角度把里面的液体往小猫嘴里倒。

  沐泽言立即说到:“等等阿年,不是这样喂的。”

  陆年手哆嗦了一下,收回小碟子往茶几上一撂:“你来!吓死爷了……”

  沐泽言笑了一声,走近去查看小猫的情况。陆年趁机问林尧:“怎么样了?老爷子怎么说?”

  林尧:“陈叔同意了。”

  陆年嗤笑道:“得了吧,老爷子怕是相当不情愿,出了什么事全得你自己抗吧?”

  林尧不置可否。

  那边沐泽言给小猫清理伤口,插了句嘴:“这是狼族留下的伤,而且不是我们的兄弟。咬的不轻……这小家伙恐怕吃了不少苦。”

  陆年的嗅觉在整个狼族中都是数一数二的,他早在看到小猫的时候就闻到了来自外族的气息……那种气味出现在这屋子里,分明是一封赤裸裸的挑战书。

  本来陆年还在想陈老爷子的事,此时沐泽言一提起,那种排斥外族的本能带来的情绪霎时就涌了上来,眼中流露出凶色:“这些日子太安生了,就有不长眼的来找死。小轩还没见识过同族的血,正好开开眼。”

  林尧的脸色也有些凝重,只有沐泽言轻笑了两声:“打架的事我就不管了,你们小心些。阿尧,你靠近些,我给你讲一下怎么换药,我不一定总是有时间。而且要怎么安置她,你现在就得做好打算。”

少女

别忘了猫薄荷 Manta鹿 2473 2020.02.26 21:41

  意识像是漂浮在水面上的圆木,沉沉浮浮,不知过了多久才上了岸,安定下来,有了苏醒的迹象。

  木木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眼皮似有千钧重,好不容易才能撑开一条缝,却除了一团几乎挡住全部视线的黑影什么也看不见。可是没一会儿腰上一阵疼痛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她下意识想叫一声,一用力却只发出了微弱的声音:“喵......”

  这一声好似用尽了全部的力气,一股更强烈的困意涌上来,木木眼皮一松,又睡过去了。

   

  “哎?她刚刚是叫了吗?醒了?”陆年正拿着一把细长的匕首在一块木料上动刀子,耳朵突然动了两下,抬起头来。

  林尧看着窝里的小猫睁开眼又闭上,直起身来,摇了一下头:“就几秒,又晕过去了。”

  陆年笑了:“不愧是猫族,生命力就是顽强得很。照这速度,再醒来估计就能自己进食了。”

  林尧没吭声,不置可否。

  陆年也不介意,他知道林尧向来是看不起猫族的,认为猫族除了行踪诡秘,没有丝毫可取之处——当然,除了曾经救过林尧的一只母猫。也正因如此,他会将一只猫族幼崽带回来就显得十分不可思议。经过再三询问才知晓,原来他是在这只小猫的身上,闻到了那只母猫的味道。

  “找你的恩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本来这附近的猫族就少,人家还擅长潜行,如果不自己找上来,那根本就是大海捞针。而我们捡到她——”陆年撇了撇嘴,“已经四天了,我觉得你恩人不会来了。”

  林尧缓缓走到沙发上坐下,抱着手臂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陆年看他表情就知道他什么都想到了,毕竟猫族和狼族不一样。狼族总是一起行动的,一个出事整族都会被惊动,所以通常任何人想找麻烦前都得掂量几分。而猫族更像是独行侠,除了关系特别好的,否则就算死在哪里都不会有谁知道。

  除此以外,母猫又是出了名的护犊子。这只幼崽受了这么重的伤,却连母猫的影子都见不到。种种迹象结合起来,任谁都会猜想,母猫应该是出事了,而且和侵入的另一批狼族有很大的关系。

  这只幼崽在某种程度上和林尧的族人站在了一条战线上,老者也是看在这一点上,才允许猫族的幼崽留在族中。

  这时,桌子上的手机突然收到来电,铃声大作,重金属乐把玻璃茶几上的木头碎屑都震得抖动起来。陆年一把捞过手机,接通电话:“喂?轩儿哎.....怎么......嗯?!”

  原本懒懒散散的语调突然一扬,像是拉响了某种警报,一旁的林尧猛地扭头,紧盯着陆年的神情。可是陆年还是那副放松的坐姿,只是眉毛高高挑起,像是听见了什么很有趣的事,不过了解他的林尧知道肯定是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发生。

  果然,放下电话后,陆年用一种奇异的眼光看过来:“阿尧,咱怕是捅了猫窝了。”

   

  另一边的小巷子里,陆轩收起手机,看向身边的人——一位长相十分甜美可爱的少女。

  一顶贝雷帽压住了头顶的发丝,露出来的深栗色长发柔顺地披在身后,一身嫩粉色调的时装穿在别人身上可能会显得维和,却和她那张精致白皙的娃娃脸异常协调,再配上才一米五五左右的身高和宝石一般的蓝眼睛,整个人就像是个活过来的洋娃娃。事实是在他们穿过大街进入小巷的整条路上,几乎所有行人都对背着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的陆轩报以了羡慕的眼神。

  而那双看起来柔若无骨的小手津贴在陆轩后颈上,倒是软绵绵的挺舒服,他差点就真的说服自己享受这一刻——如果不是右手那根被他下巴和领口挡住的食指按在了他的颈动脉上的话......他甚至能感觉得到指尖伸出的利刃!

  而少女直到他听话地走到这么一处无人的僻静之处,才从他背上跳下来。他看似恢复了自由,但却没敢轻举妄动。

  这位少女是在他独自在商场采购果蔬时,突然蹿到他背上的,还用甜甜软软的嗓音喊了一句:“找到你啦!”周围的人被惊动,往这里看了一眼后也只是善意地笑笑就礼貌地移开了视线——任谁都不会去怪罪一个找到男朋友的女孩子兴奋的尖叫声的,更何况她还如此可爱。

  陆轩却在尖锐的东西顶在动脉上的同时惊出一身冷汗:以狼族天生敏锐的觉察力,他竟丝毫没来得及躲开这一突袭!就在他愣神的时候,少女一弯腰,在他耳边说话,像是在情人耳边呢喃:“乖乖听话哦~我知道,你落单了~”

  在她的胁迫下,陆轩只得老老实实地听从指令,打了一个电话给陆年,并走进了小巷。

  挂掉电话,他问少女:“是为了那只小猫吗?”

  少女把玩着自己纤细的手指,双手的指甲都修剪得十分圆润漂亮,想象不出刚才那锐利的刺痛感从何而来。听了陆轩的问话,她冲着对方扬了扬下巴:“对,但也不全是。小崽子好奇心不要太重,小心引火上身。”

  一句话把少年弄得心头火起,没什么底气地反对道:“你好歹也是个女孩子,注意说话方式。”

  陆轩虽是天生的狼族,但毕竟年纪小,没什么实战经验,甚至还被老爷子送去上过几年学,不但没有狼族特有的野气,反而有一些书生气,本来带有几分谴责的话说出口毫无威慑力。

  少女瞪着眼睛盯了他一会儿,突然笑出声,摇头道:“果然是小崽子,没眼力见儿就罢了,还这么嫩。”

  陆轩深吸一口气,还打算争辩些什么,就被一根手指按在唇上,封住了口。少女的脸贴得极近,进得能让陆轩清晰地看见她的瞳孔竖成两条缝。

  “嘘——安静,你能听见声音吗?”

  陆轩汗毛炸起:“?!”

  未知的事物远比危及生命的利刃更加可怕,刚才一路都十分镇定的陆轩此时冷汗直冒。而少女却把视线投向他身后巷口的方向,唇角一挑:“呦~来的挺快嘛。”

  背后传来沐泽言安定温和的声音,让少年从心底生出一股喜悦:“白溪,放开小轩,你带了这么多人,还怕我们跑掉吗?”

  白溪把手指从陆轩唇上移开,舔了舔,慢条斯理道:“那可说不准,谁不知道林尧把最骁勇的狼人全放在你身边了。”

  陆轩回过头,看见沐泽言领着三个族人站在他的身后,沐泽言对他招了招手:“小轩,来。”

  陆轩低着头走过去,在沐泽言面前停下,懊恼道:“没想到猫族就连女孩儿都这么狡诈!我完全没有防备......”

  沐泽言用怪异的眼神看了一眼陆轩,片刻后叹了口气,伸手覆在他的额头上:“我知道你没见过女性兽族,但怎么也不应该......哎,算了,你以后多和小猫咪待待吧。”

  “怎么了?”陆轩抬起脸,一脸茫然。他看向别的族人,却发现大家都默默转开了头。

  这时一小股温热的气流吹向脖颈,陆轩头发一炸,还没来得及跳开,就听见白溪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哼哼~我以为也就那些愚蠢的普通人会被我骗到,没想到你个小崽子也这么嫩......”

  陆轩瞪大了双眼。

  只听白溪哼笑道:“长长记性,以后见了面,要叫‘小哥哥’。”

  

狸花

别忘了猫薄荷 Manta鹿 2093 2020.03.16 21:56

  “大意了。”陆年望着空空的窝,叹道。

  完全没料到,就去对面串个门的工夫,那只猫崽就“活”过来了,看来刚才是在装晕——猫科动物的狡猾真是一脉相承。

  一想起刚才从对门听来的消息,陆年只觉得头大。

  林尧充耳不闻,开始细细寻找。这房子就那么大,那幼崽尚未痊愈,想跑出去是不大可能的。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把客厅找完,耳朵就动了一下:就在门口的鞋架底下,有非常细微的动静。那动静如果普通人是绝对察觉不到的,但在狼族人听来就十分清晰——是锋利的东西划在瓷砖上的声音。

  他缓缓扭过头。

   

  木木再次醒来后多多少少有些察觉,她的感官突然敏锐了许多。就像此时,她躲在漆黑一片的鞋柜底下,明明什么也看不见,却能十分确定有一道视线锁定了自己的方向。她不禁暗自懊恼,将闯出祸的爪子折起来收在腹下——她完全不懂得该怎样将猫咪的利爪收进肉垫。

  她曾经是一个人类。

  直到现在,她还是没有想起来自己究竟是怎么变成了一只猫。尽管她十分喜欢那种毛茸茸的小动物,自己也曾经收养过流浪狗,但却一直不太喜欢猫。在她眼中,猫就是一种冷血无情,十分高傲还养不熟的动物。

  变成什么不行?偏偏变成这种,除了长的好看一点用处都没有的生物。更可气的是,她连好看都称不上......她从反光的瓷砖上看到,自己是一只灰底黑纹的狸花猫!

  造孽啊!

  黑暗使她其他感官更加敏锐,她听见脚步声一点点逼近,她嗅到从关门声响起就开始蔓延的一股气味愈加浓烈。

  本能令她汗毛炸起,弓起身体,四肢蓄力......

  就在脚步声停住的一刻!

  木木后腿一蹬,向柜子侧面冲出!

  ......可是早有一只手等在那里。

  木木再没有什么时候像现在这样庆幸这具身体的反应力——她后肢快速跟上,在地面一踩,马上就要从这只手上跃过去......

  可是没想到,瓷砖地面太光滑了,她脚底嫩嫩的肉垫根本提供不了丝毫摩擦力。整只猫在原地打了个滑......正好撞进了手掌中心。

  所有的挣扎意图都在后颈皮被揪住时被打成碎末,木木第一次知道什么叫作“被捏住命运的后颈皮”。四肢的神经好像都被这一举动给牵住了,伸得笔直,所有弱点都暴露在空气中。

  在被提起来的整个过程中,木木唯一能做的就是叫喊,但不一会儿就安静了。尽管她十分不适应猫的视角——她看什么都感觉和以前不一样——可她还是能辨认出面前的这张脸......还挺好看!

  要是表情没那么臭就更好了......木木吊在半空中,盯着面前的脸想着。

  陆年看林尧像拎垃圾袋一样两个指头捏着小猫,有点担心只有拎狼崽的经验的他一失手将小猫活活捏死,“白溪”两个字像警示灯一样在他脑壳子里转,驱使他开口:“阿尧,你下手轻点,这小东西看着就虚,别再给你捏死。”

  “不会,我有数。”林尧冷冰冰地丢出几个字,扭头走向不远处的小窝,将手中的小猫仍在里面。

  木木在软软的垫子上打了个滚,心里由衷升起一股强烈的怨念,张嘴抱怨:“喵嗷~!”

  陆年用一种奇异的眼光看着站在窝里,伸长脖子支着脑袋叫唤的小猫,惊诧地说:“这小东西的反应......怎么好像不太对劲?”

  木木还是听得懂话的,她从这句话以及面前的男人突然变深的眼神中察觉到自己的行为“不合常理”。她感觉自己好像暴露了什么,但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动也不敢动,于是整只猫就像雕塑一样僵在那里。

  其实,木木真正的问题就在于,她从没养过猫,因而并不知道猫的肢体语言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就像刚才,正常的猫咪在面对完全陌生的人,感觉自己受到威胁而进行反抗示威时,并不总是发出“喵~”的声音,这只在撒娇时才偶尔会用到......啊也不对,准确地说,只有人类才会在试图逗小猫时,发出标准的“喵~”。

  正常的猫不会这么叫。

  猫族更不会。

  像猫族,狼族......这种兽人,他们具有一定动物的本能,但具备人的智慧,主要是以人类的方式思考生活,所以真正面对威胁时的反应,与寻常动物还是有所区别的。

  而刚才的情况,如果发生在猫族身上,以他们那种作为天生的独行猎人的警惕性和攻击性,绝对会弓起身子发出“嘶哈——!”这样的声音——那是相当严重的示威了。

  再看看这只小猫......陆年注意到她的爪子全都伸了出来,紧紧抠在垫子上——也许现在是因为紧张,但在柜子底下刚才发出那种动静,就好像不懂得该如何收起爪子一样。

  陆年摸了摸下巴,怎么想都觉得有些奇怪,以这只小猫的齿龄,明明该是经过最基本的驯教了才对......更何况以她的母亲的种族分支,战斗素养怎么都不应该这么差才对。

  陆年刚想提醒林尧,就看到他的动作,惊得眼睛都睁大了,刚张开的嘴硬是又闭上——那位以残暴出名的年轻狼王,居然伸手从头到尾顺了一下小猫的毛!

  不过林尧很快就收回手,表情掠过一丝懊恼。陆年注意到他垂在身侧的手握了一下拳头,心中啧啧称奇,看向小猫的眼神多了几分佩服:真不愧是几乎与狐族齐名的种族,居然让这家伙难得心软了!

  软垫上,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木木被人莫名其貌摸了一下,差点炸掉。

  完全被一身绒毛迷惑了眼,她竟忘了身为动物是没有衣服遮在身上的。光是看还不觉得,可刚才被顺毛,温热的手掌隔着薄薄的绒毛将温度传到她的皮肤上,猫族敏锐的感官这时候又凸显了它的作用——简直就像是作为人的时候被直接抚摸脊背一样!

  “喵啊!”

  木木条件反射一挥爪子,险些挠在男人的手上......可惜没挥到,男人反应比他快一些,刚好把手收回去。

  没脸见人了。

  木木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一定要想办法从这地方逃出去!她要弄清自己究竟是怎么变成猫的!她要变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