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我是一只鸟面翼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我是一只鸟面翼龙 霍家大佬 1293 2020.07.31 12:28

  鸟面翼龙在这座小岛上生生不息繁衍了不知几万年,我作为这段历史的见证者之一很是荣幸。在我的一生中,有过战争、饥荒、干旱……但我们都挺了过来,成为这世界上的一朵鲜花……

  以下内容全都为我自己口述,我老了……干枯的身体再也握不住笔了,在此我要感谢为我记载的可爱的小蝠缇,没有他就没有这本书。

  ——曾经的长老棘刺亲笔

  茂密幽暗的丛林中从不缺少生机,只要你敢于探索,那么你会发现更多精彩的生命。(哦我忘了,小蝠缇你还是老实在族群里吧,你那小身板还是别出去了。别给我在这犟,好好听!)

  我呢,就出生在丛林中,因此我很喜欢待在那里,闻着清香的树果和苔藓的味道,是多么美妙啊,可惜你不能去试试,唉,暴亵天物啊。

  当年我刚出生时,就比小鸡仔稍大一点,破壳的时候,当我伸出我的头颅,嗅闻着空气。就差点从树上掉下来,不过还好,母亲及时赶来,保住了我一条小命。母亲她戴着一具略有破损的鸟骨面具,身体修长,她用翅膀紧紧环绕着我,炙热的气息喷吐在我的脸上,刚出生的小龙身体很是羸弱,于是还没过多久,我便不争气地睡着了。

  当我再次醒来,便看到一身黑色油亮毛皮的父亲,他用粗大的舌头舔舐着我,然后带来了一只野兔,他用厚实坚硬的利爪几下便将野兔撕开,碾成肉沫,塞进我的嘴里。

  当年族群正面临很大的危机,为了躲避这个灾难,硕大的鸟面翼龙群落化整为零,四散奔逃。母亲便在逃难途中生下了一窝蛋,为了宝贵的破壳时间我不被干扰,如今停留在这块危险区域已有半个月之长了。

  是的,因为我,他们永远留在了那片区域。威胁是一群上亿的可恶丑陋的蝠龙,它们身体很小,但繁衍能力非常出众,而且它们霸占了海陆空,让我们这些体型不大不小的鸟面翼龙逃无可逃,只能被黑压压一片的毒龙淹没。

  父亲率先听到了吵闹的声音,他警觉地摇醒了母亲。可这已经晚了。数万蝠龙盘旋在天空,如同一朵朵黑云压顶。

  母亲把我和尚未谋面未破壳的弟弟或妹妹藏在一个树洞里,这是她早就准备好了的,如今终于派上了用场,但我希望它永远不被用到。

  然后我听到了一阵嘶吼、打斗、利器入肉、牙齿啃咬骨头的声音……我不敢细想,小心翼翼不敢发出一点声音挤在树洞里过了两天。

  再次出来,树林还像以前一样,但却再也回不去了。父母似乎早就料到了这天,将我以后会用到的知识都告诉了我,直到回归族群。

  我很饿,但是我并不知道那些可恶的蝠龙是否还会回来,母亲临走前往洞里塞了一些肉末,但我很快就将它们吃光了。

  小小的年龄就遭遇这样的事情,你想必会感到很可怜吧,但在当时,不知多少小龙已经丧生龙口,或许我还算很幸运的了。(自嘲)

  此时身畔的蛋发出咔嚓一声脆响,我竖起了耳朵,看向四周。

  没有一切可疑物,至少我这么认为。

  出生后我的身体已经长大不少,有两个鸡仔那么大,身体覆盖了一层薄薄的细毛,比起蝠龙来身体小的很,如果遇上一只,那便自求多福吧。

  我将身体蜷缩,堵在洞口,生怕蛋液的香味吸引来其他掠食者,当然除非那些体型比我小的,这样说不定还能加餐。

  正当我胡思乱想之际,弟弟出生了…我像母亲一样为他舔去蛋液。

  “嗯…味道还真不错。”我胡思乱想道。

  但这样下去,我要糊两条龙的口,该怎么办呢?我看向不远处一只正在放声歌唱的蟋蟀……

第一 糊口

我是一只鸟面翼龙 霍家大佬 898 2020.08.01 21:56

  蟋蟀在口中爆浆,我将它咽下,味道不赖。

  “或许我可以凭借吃虫子度过幼年期。不过也得小心一点,防止被蝠龙发现。”

  至于弟弟,我将一只毛虫扔在他的面前。学着父亲的样子捏碎,却没料到用力过大,毛虫整个爆开,没留下一点东西。

  不过也好,还有一层皮在,小家伙也足以饱腹了…吧。

  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在用虫子饱腹,不过林子里的虫子很多,丝毫不用担心食物问题,虫子在树林中到处都是,到了一个月后,弟弟长大也足以自己觅食,我们两个在这里过的可谓是非常惬意了。

  我没有发现过一只蝠龙,有可能是他们飞走了,当然也有可能是我没发现,或者他们发现了我但是因为我们体型太小还不足以塞牙缝而放过我们了。

  当然,吃虫子也不能一劳永逸,我曾吃过带毒的虫子,虽然它很小,但仍然导致我趴了一整天。

  经过一个月的修养,我的体型犹如一只小狗崽,我开始尝试捕捉一些稍大一点的哺乳动物,比如小鸟和老鼠。

  鸟面翼龙的体型有很多种,比如骨架粗大皮肤粗糙坚韧的,比如肌肉成块力量很大的,父亲就属于这种类型,母亲的身材看起来非常矫健,大而又不臃肿,无论飞翔还是奔跑速度都非常快。

  我的体型仿母亲,前爪细长尖利,体毛颜色偏绿,在树林中简直如鱼得水。

  我抓住一些虫子,扔在枯枝败叶堆满的地上,然后在地上打滚,沾染了一身的叶子,静静地伏在地上。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只田鼠出现,它非常机敏,每走一步就抬起头嗅闻着,嘴边的胡须随风摆动。

  它慢慢走到那些虫子旁边,小心地吃起了虫子。

  我扑了出来,连接前爪的翅膀奋力扑打保持平衡,一只后爪踩住田鼠,它在疯狂地挣扎着,我不得不使劲用力踩着它,过了一会,它大概没力气了也可能是被我踩伤了,连叫喊声都有气无力的。

  这只田鼠非常小,大概是一只崽子,不然我不可能抓得住它。

  我将嘴吻伸进它的颈间,过了好久它才断了气。

  我喘着气,将田鼠衔在口中,爬上了我和弟弟搭的窝。之前的树洞已经无法容纳我们,所以我们不得已才将被蝠龙冲撞地惨不忍睹的旧巢修缮了一遍。好歹是能住了。

  “可恶的弟弟,这时候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我咒骂着,同时吃掉了一半田鼠。如今看来,我们的生活也算是步入正轨了吧。等我们两个的翅膀足以支持远距离飞行,就可以去追大部队了。

  希望这一天能早点到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