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华胥夷则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疏 影•初遇顾修椽

华胥夷则商 夭淤 1249 2020.02.18 01:46

  ——在那大周朝,有一位名满京城的舞姬,因其身轻如乳燕,舞动之绝,世人便称之为“青鸾”。

  没有人知道她是什么来历,只是听说她无父无母,是个孤儿,被青楼的人看中,买了回去培养成舞姬。不知为何,她在成名之后,便赎了身,变成一位良家子,自己开了一家茶楼,名“漪澜堂”,那些老顾客便也赏她的面子,去撑撑场子。渐渐的涟漪堂的名声也就大了,而那青鸾姑娘也是很是奇异,立下了茶楼规矩“凡是她所欣赏之人,便可一同吟诗作对。”

  “来来来,客官您里边请,这儿可是观赏的绝加位子,您呐,就放一百个心吧,青鸾姑娘今天一定会出场的……”

  小二忽悠的声音忽近忽远。谁不知道啊,在整个京城,就属这位青鸾姑娘脾气最古怪。高兴时,连穷酸的书生都接待,不高兴时,哎呦,那可是当今皇上就算来了都不会出来接见的。

  众人等了许久,只见那青鸾姑娘还未出来,便开始一边儿等待一边喝茶闲聊解闷。

  “听说了吗,那异性王李时绪造反啦!”

  “对对对,还厚着脸皮让咱们大周朝承认他的那个什么什么…嘶…啊对!陈国!”

  “看来又要打仗了………”

  在这堆人中,只有一个中年人未曾开口。只是静静地品着手中的茶水,虽然长的看起来凶神恶煞的,但那一举一动中皆掩盖不了那良好的修养。

  “哎,大叔,你也来说说看啊。”

  “我?我没什么好说的。”

  “哎哎哎,这就不对了,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嘛。”

  中年人一听这话,便也不喝茶了,将手中的茶杯放到了桌子上,吐出铿锵有力的话语来。

  “我不会在这里瞎谈什么伦理道义,我只知道,如果打仗,我一定会去参军,而不是在这做缩头乌龟!!”

  喧闹的看台一下子都安静下来,不少达官贵人都恨不得把自己找个地缝塞进去,好不去承受这等侮辱却又无理反驳的话语。

  “啪,啪。”一阵轻脆的掌声响起,将处于尴尬囧境的那些人终于解救出来,借此机会望向那声音的来源。

  声音是从那一直未打开的帷帐中传出的。

  只见,一个倾国倾城的少女从那厚厚的帷帐中走了出来,身袭一条朱红襦裙,却又没有风尘女子的那种妖艳媚俗;手腕上戴着一条红绳系着铃铛,走起路来总是“叮当叮当”的作响;一头乌黑秀亮的长发懒洋洋地用一根木簪挽了起来,随性而为,但她却又让人移不开目光。

  “是青鸾姑娘!”

  不知道是谁喊了出来,众人这才反应过来,急忙表现自己,不是高声喊叫,就是推推搡搡,想要挤到前一桌去,好让自己拔得头筹。

  “哎,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挤什么挤,要见青鸾姑娘也肯定是我先见!”

  “青鸾姑娘!青鸾姑娘,青……”

  却只有那中年人,只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安稳不动,悠然自得的端起了自己的茶杯,细细品其味。

  “各位客官,奴家今天只邀请那位爷一同赏诗作对,恕小女子无礼了。请各位客官下次再来我这儿涟漪堂来,青鸾一定备好上等的碧螺春。”声音虽然不大,却也是镇住了一群人,而那些达官贵族也只能怏怏不快的走出了涟漪堂,开玩笑,谁都知道,要是使青鸾心生厌恶就别想在这顾若金汤的京城混了,更别说是发展家业。只能在心里默默懊恼刚才自己为什么不抓住先机而被那个大老粗抢了。

  “这位爷刚才所说可都是当真?”青鸾对那个中年人说道。

  “自然是真!”那位公子爷一听,连忙放下手中的茶杯。

  “好,既然爷竟然这样所说,那必然是错不了的,小女子生平最敬佩有担当之人,这一杯,敬您。”

  说完,就真的一饮而尽。

  “哎,……你…你…真喝啊?”中年人不禁诧异,他所见到的旁的女子,不是弱不禁风,便是一日三病,自己的夫人倒不至于如此,却也没眼前这小丫头这般豪爽,毕竟,上头有老太太压着,老太太可是是最见不得女子豪爽的,觉得有失礼仪。

  “自然!”随着一声清脆的回答,一杯烈酒便已见底。

  

疏 影•离京

华胥夷则商 夭淤 1155 2020.02.19 02:31

  顾修椽不禁对眼前的女子心生敬佩之意,而那对风尘女子的轻视更是消失殆尽。

  笑话,一个女子都能如此豪爽,他一个大男人还能输了她不成?!

  “公子可否借一步说话?小女子有一事相求!”青鸾不卑不亢的发问,想必,也是看见了顾修椽的脸色,知道他对她的看法。

  “啊……好,那就随姑娘一同前去,顾某要真的能帮上什么忙,便一定会不负姑娘信任!”看到心思这么快被她揣透,便连忙接住这个台阶下。随青鸾一同向深红帷帐后走去。

  “公子,想必刚才您也听到了那几位客官的对话,奴家,便是为此,才来找公子。”说完,便要向顾修椽行礼。

  “姑娘这是何意,顾某刚才那番言论,只不过是顾某的肺腑之言,姑娘为何要如此?”

  青鸾不由得苦笑一声。

  “公子可知,青鸾无父无母,自幼孤苦伶仃,被青楼买走之事?”

  “略有耳闻。”顾修椽尴尬的笑了笑,还心虚地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他怎么好意思说自己何止是略有耳闻,简直是了如指掌了。

  “世人皆道我名青鸾,却不知,我本名苏檀觞字沧愔。却不知,我本不是孤儿。”青鸾姑娘不,此时应叫苏檀觞,缓缓道来。

  顾修椽大为惊异。

  “这…这……”

  “公子不必如此,我只是害怕仇家找上门来,才对外隐瞒。”

  “那,苏姑娘找顾某所为何求?”即便如此,顾修椽依然想不通她为何要找到自己,将自己的底细和盘托出。

  “奴家,要求一事……”苏檀觞咬了咬唇,抬起头,这才说下去:“此谓……求大人将奴家带至军营参军!”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顾修椽反到很惊奇,眼前这丫头是怎么知道自己是将军的事情的?难道来喝个茶都被人算计了?

  (将军回家要跪洗衣板啦)

  苏檀觞看到顾修椽愣住的表情,便解释道:

  “大人,您有所不知,在奴家这儿小茶楼中,来来往往的都是贵客,更不用说打听像大人这样有名的人物。”

  顾修椽沉默了一会儿,虽然是个大老粗,但也明白苏檀觞没有理由骗他。就沉声问道:

  “敢问苏姑娘,你为何想去军营,这要是被人所知,岂不是笑谈?”

  “大人”苏檀觞不卑不亢的说:“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奴虽身为女子,但也一样可以上战场。”

  “大人,奴知道奴家的这个请求太过于为难您,但奴家只求这一事,只要大人您将奴家安排进军营,奴家敢担保,若被人发现是女子之身,绝不会出卖将军,奴,以性命担保。”

  苏檀觞看到顾修椽面上还是犹豫之色,便狠狠心说道:

  “若大人还是不放心奴,那奴便将这茶楼抵押给大人。”

  听到这样一番话语,顾修椽已经完全相信眼前的小丫头是认真的,是有一颗赤诚之心的,毕竟,这茶楼可是京城最繁华的地带。

  “顾某可以帮助苏姑娘,一文不取,但请苏姑娘再思虑几番,这事情一旦决定,可就没有回头路。”

  苏檀觞福了福身。

  “奴去意已决。”

  “行,既然苏姑娘都如此说了,那顾某便也不再啰哩啰嗦了,正好,皇上已下圣旨让顾某今天下午便前往咱们大周与陈国边界处平乱,还望姑娘收拾好,与顾某即刻出发。”顾修椽三下两除二,便将行程安排好了。

  

疏 影•入城

华胥夷则商 夭淤 1025 2020.02.19 03:42

  “啊,对了,不要带女子的衣物。”顾修椽一拍脑袋,想起来似的说道。

  “奴家知道,已经弄好了,大人。”

  顾修椽皱了皱眉,大手一挥。

  “以后在外面不要自称奴家,把名字改了。”

  “是,那属下以后便叫苏觞。”

  “行了行了,随便吧,赶紧赶路,永周城离这可是要八天的路程。”

  三日后,永周城城门。

  一辆朴素的马车停在了城门前。

  “里面是什么人?”守城的老兵警惕地问道。

  听闻这声,一个穿着黑袍的少年骑马绕过车子出现在老兵的视野内。

  好一个俊俏少年!老兵眯了眯眼。这少年虽身着黑袍,却不能掩盖他的神彩,一双桃花眼水光潋滟,鼻梁高挺,薄唇红润,皮肤虽然黑,脸部消瘦,但并不能掩盖他的英气。

  “只是在下的换洗衣物罢了,在下路过此地,想进城休整几日,不知几位官爷可否放行?”一边说着一边从怀中掏出了文书。

  老兵示意打开城门,走到那少年郎的面前,接了过去。

  居然是京城所来。老兵在心中暗暗惊叹。但还是谨慎出言低声盘问起来:

  “不知这位公子爷来我们永周城将要休整几日?”

  “一日何妨?几日又何妨?”

  老兵听到这话,倒也没因为他的不尊敬而恼,只是没停下手中的活儿,细细检查了一番文书,递还给少年后。才叹了一口气缓缓开口道:

  “永周城再过几日便要打战了,城中的老百姓都逃的差不多了,你呀,在城内休整几天就赶紧逃命吧。”

  说完,也不再理睬少年,回到了城内,示意开门。

  少年骑着马,拉着马车的缰绳,缓缓地走进城内。

  果不其然,城内没有往日的喧嚣热闹,冷清无比,百姓不是投奔外面的亲戚,便就是关紧了大门将自己及家人锁在家内,祈求战争胜利。

  少年骑着马绕城走了一圈后,才找到一家开着的小客栈,便轻声问道马车里面的人:

  “主子,这儿就一家客栈开着,您看……”

  “就这。”

  一道命令迅速发出,少年便麻溜的骑着马将马车赶到了客栈门口,一个翻身下马,便去殷勤地拉紧了马车缰绳,将马车停好。

  只见这时,一个人下来了。

  墨蓝色的袍子,低调而又不失奢华,白玉雕的簪子将乌黑的长发盘起,冷峻的面庞。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

  主仆二人一同进了客栈。

  “小二,来两间房。”

  “好嘞,客官您里边请!”客栈许久未曾有人光顾,这店小二一看到有人来了,便拿出十二份的真诚与热情。

  开玩笑,要不是因为自己老爹是客栈老板,自己才不会出门。

  店小二将他们主仆二人领到楼上的房间后,便下楼了。

  “主子,您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太过了?万一皇………老爷找不到您,又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这位“主子”斜着瞅了一眼聒噪的少年,少年立马便识趣的闭上了嘴。

  (只要主子有这个眼神出现,就是有人要倒霉了)

  

疏 影•交会

华胥夷则商 夭淤 609 2020.02.20 11:06

  四日后,旅店门外。

  苏觞小心缓慢的将身下的良驹停住,这是顾将军送给她的,好让她迅速适应将来的军旅生活,毕竟,打仗自然是要骑马的,总不能坐着去吧?那可就成为一大笑柄了。

  苏觞利落地将马停好,想起了顾修椽对她说的话来。

  “记住,从进城开始,你便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别对其他无关之人提起,你只需过几天去参军,我会在暗中帮助你参军,但剩下的,只能靠你自己。你现在需要去城中那家唯一开着的旅店,找顾公子,与他一同前往,如若他出了事,那你也命不已久。”说完,顾修椽便离开了,只留下这匹马。

  苏觞便也不在像在京城中那样拘谨、娇柔,倒也暴露出原本的性子。本来嘛,不装的柔弱一点,精致一点,谁能去涟漪堂捧场?这样做,只不过是为了改变自己的生活而努力,不让那些男子看不起。

  永周城到不一样了,虽然平日里人来人往都不输京城,但此时距战争的爆发又进了一步,别说四五个了,一条街碰上一两个都算好的了,她可是绕了整整三圈才从一个准备上山砍柴的老人家口中得知这小旅店的存在,这才寻着了路。

  “哎呦,客官,您里边请。”原本坐在桌子旁磕瓜子的店小二一抬头,便看到了客人,心中别提有多激动了,城内的消息都被衙门封锁,外面的人不知道里面的情况,里面的人也不知道朝廷的对策。而那前两天来的两位,那叫一个闷骚啊,问的他口干舌燥的,才从那个看起来很傻的像侍从一样的口中知道一两个信息,但是还是没有用处啊。他现在最希望看到的,就是外来的人,不过,听隔壁王大叔的儿子的大姨的外甥的儿子说,朝廷这次可是派了顾大将军来平息战乱。

  这位顾大将军可是大周朝野上上下下都承认的“战神”,百姓的口中的“顾阎王”。有他来,这次与陈国一战必将万无一失,可谓是稳操胜卷。

  

疏 影•棋子

华胥夷则商 夭淤 587 2020.02.24 00:39

  “哎呦,客官,说句不好听的,您呐,来错时间啦!这要一不小心被战乱祸及了,您家里人该怎么办哟。”

  “且不说是被俘虏,万一要是被杀了那该如……”

  苏觞没有理店小二,只是淡淡的敷衍了几句,便走进了旅店。

  一跨进门,眯了眯眼,适应了一下店里的光线,就看见一个贵公子坐在木桌前正在用膳。

  顾徹身着仍是一身黑袍,只不过,这件上面禳着金线,腰间系着一块佩玉,将长发高高束起,到是有一股肃杀之气,与顾修椽倒有几分相似,只不过没有他那么大老粗罢了。

  倒是有点他舅舅的样子。

  苏觞心说。

  当今皇上名讳顾,已四十有八,膝下共十位皇子。而当今皇后所出,只有三位。嫡出的长子顾徹便是当今太子,而顾修椽则是皇后的兄长,因缴敌有功,便被封为王爷,赐姓“顾”,名修椽。

  哼哼,还好那个老家伙有良心,皇上一告诉他儿子丢了,就全给我抖了出来,倒是给我省了不少调查的钱。

  苏觞一边想着一边坐在离顾徹两米多距离的桌子旁。

  顾修椽把苏觞赶到这里来不仅仅是因为要保持距离,更重要的是,皇上的宝贝儿子,自己的宝贝侄子,跑到这儿来了,不仅要参军,还要上场打仗,这能不让他们俩肉疼吗?这要是有个闪失,可怎么向皇后交代啊?

  所以,顾修椽将苏觞安插到顾徹身旁,让她看着点,能阻止就阻止,阻止不了战场上起码有个照应。

  “小二,来一碗肉汤!”

  哎,任重而道远喽,谁让自己求了人家这样的事,还把自己调查的都说了出去,有了小把柄在人家手里,肯定要乖乖听人家指挥了。

  

疏影•他乡遇老乡

华胥夷则商 夭淤 256 2020.03.12 12:04

  顾徹微微抬起了头,淡淡的看了苏觞一眼,便又低头去用早膳。

  苏觞看到他对自己的到来并没有很意外,想来也是,人家是当今皇上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太子,就算不会在明面上安排上,那肯定暗处一茬一茬的人跟着。

  想到自己的任务,苏觞脸上便像见到亲人一般绽放开了灿烂的笑容,端起自己的肉汤,巴巴的走到顾徹的桌前。

  “这位公子,在下看您好似京城人士,不知可否与在下一同用膳?异乡遇老乡,自是兴喜不已。如若能闲谈两句,那便是苏某三生有幸了。”

  顾徹:我信你个鬼。

  但还是面子上过不去,毕竟,到底是舅舅派来的人,不能不给脸,要不然怕不会伤到顾修椽的小心脏,再来一出大戏,估计母后又拉着皇帝老头来给自己上课了。

  便硬着头皮点了点头,但身体不着声色的微微将椅子往后挪了一挪,生怕这位苏公子往自己的身旁凑。

  

疏影•同行

华胥夷则商 夭淤 412 2020.03.14 00:45

  顾徹便点了点头,示意苏觞可以一同用膳。

  小王爷:我为什么没有这待遇,我太南了啊啊啊……

  “那就叨扰公子了。”

  苏觞倒也不客气,将肉汤端过来放好后,撩起衣摆便坐在了顾徹的对面。

  “哟,这位公子,为何不与我们一同用膳呢?”

  苏觞幸灾乐祸的对站在顾徹身后的小王爷郑渊薮说道。

  小王爷:我忍!看回到京城后让这小子好看!

  “郑某早已用过,不劳这位公子费心了。”

  “咳咳。”既然如此,苏觞自然是不好说一些什么,免得弄得两人都不好看。开玩笑嘛,毕竟要适可而止,要真令人下不来台面,那就是没有教养了,是会被人耻笑的。

  “对了,顾公子,既然咱们的目的相同,那我就明人不说暗话了,在下将与您明儿一大早就要一同前往军营,这是顾叔让我给您带的话儿。”

  顾徹倒也不反对,这都把人给送到这儿来了,那肯定摸清楚了自己的行踪,这个给赶走了,指不定下次给派四五个来。

  用完膳后,顾徹便和苏觞各自回房休息了。

  第二天一大早,三人用过早膳后,便骑着各自的马,向军营所在的齐云山飞驰而去。

  

皎月•军营

华胥夷则商 夭淤 245 2020.03.27 00:34

  半刻钟后,几人便到了军营。

  苏觞几人便将马停下,翻身下马,牵着马踏入军营。

  陆陆续续的,参军的人都到了。

  顾徹突然扭头对后面的苏觞说道:

  “进去了,可就是一辈子了,你,可想好?”

  苏觞坚定地点了点头:

  “国家有难,定捐躯献吾国!如若坐视不管,何谈民生安定,百姓安稳?大丈夫只为这区区反贼而惧怕,岂不是让那些妇孺寒心?在下当今踏入这军营一步,便要守护这国一世!”

  顾徹:“好,既然如此,那就让我们一起守护我们要守护的东西!不灭贼子,定,不回这京城!”

  次日卯时,在军誓,禁喧,整备衣甲器械后,周军便开始行军。

皎月•成长

华胥夷则商 夭淤 494 2020.04.04 01:56

  三年后。

  尘土飞扬,黄沙卷起了烧焦的旗帜,烧成碳般的残木摇摇欲坠,微风拂过,还有几徐未飘尽的孤烟,顺带将那令人窒息的气味卷走了几分。目光所及,不是倒地的将士,便是卧伏不起的战马。但,这一切,都结束了。

  苏觞用粗糙的右手恨恨地擦了擦自己黝黑的脸颊,准确的说,已经没有人再会相信她是从前那个名满京城的“青鸾”。只有那一双黑眸,依旧未因为战争的影响而变的不再富有对生的希望。

  苏觞转过身来,对顾修椽毫不掩饰的说道

  :“长水校尉,我们已击败反贼李时绪,胆可回京!”

  顾修椽已经看不出来原先倜傥的贵公子风范,浑身沾满了黄沙尘土,原先的洁癖倒也治好了,身上已没有一丝一毫的矫情和傲慢。只见他微微点下头,便下令班师回朝!

  一场持续三年的战争啊,让大周的百姓看到了天子的圣明与威严呐,看谁敢再犯我大周国土,欺我大周子民,辱我大周风范!

  而那高高在上的天子呐,也看到了自己最器重的皇儿的改变,看到他可以独自担当起他的职责,看到,他的成长。终不负自己与皇后的苦心!

  (长水校尉是借鉴汉武帝设立的官职,不必当真,考究党求放过(狗头),还有就是内啥本人特别别的忙的,之前的五日五更改成星期五一更了哈(狗头保命)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