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天上掉下个林向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第四十三章 林母恢复记忆

天上掉下个林向南 阿珂2046 2015 2020.03.30 19:39

  林向南回头一笑:“怎么,这么不信任我?刚做了个番茄鸡蛋,你尝尝味道怎么样,最近几年没有做过饭了,之前在国外的时候,吃不惯西餐,经常自己做饭,回国之后,有李嫂在,就没有发挥我林大厨的机会了。”

  “闻着味道还是不错滴,我能帮什么忙呢?”秦语默看看厨房,似乎不知道自己从哪里下手。

  “你呀,帮忙把菜吃完就行了。去玩吧。”说着朝语默摆摆手。

  “你这语气怎么像赶小孩子似的。”语默抗议道。

  “你在我眼里就是小孩子啊。”林向南切菜头也不抬地说。

  “哼,人家都25了,已经超过法定结婚年龄了,才不是小孩子呢。”秦语默撇撇嘴。

  “哦,是吗,想结婚了?”

  “你,你,我什么时候说想结婚啦!不理你了,赶紧做你的饭吧!”说完哼了一声走了。

  饭菜上桌,没想到林向南的厨艺,居然没有完全荒废,也许还有这两天大家都没吃好饭的缘故,总之林向南炒的三个菜一个汤居然全被光盘了,林大厨看着盘子很是欣慰,说明天下班做两个蔡给老太太送过去。

  第二天到了公司,基本上在各部门领导的带领下,一切正常运转,只有一个意外的事情,德国客户原定这个周末要过来的事情,因故推迟行程了,具体什么原因Leon没有具体说,林向那也只是让语默回复他,定好日期尽快告知行程,这边好安排接待事宜。

  手术安排在三天后的周五,林向南和秦语默一大早就过去医院了,没想到大哥林正东一会儿也到了。

  所有的术前准备都已经做好,马上要推到手术室了,看到手术床上的母亲,林向南突然害怕如果这是最后一面怎么办?眼眶突然一湿,随即又强颜笑道:“妈,等你手术好了,我就给你带儿媳妇回来。”

  “好,妈等着。”林母说完这句,又看了看身边的孩子们,挥了挥手,被医生推进了手术室。

  手术室外的等待,每一分钟,对于林向南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秦语默知道他的焦虑,于是就故意和他聊天,聊自己小时候的趣事,聊老太太告诉的关于他小时候的糗事,这样,林向南就觉得时间过的快了一点,没有那么觉得煎熬了。

  林向南暗自决定,等母亲手术顺利,他就要跟郑重和语默表白,然后告诉老太太,他想结婚了,他真的带儿媳妇给她看,刚刚不是为了安慰她开玩笑的,他是认真的!

  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了,林向南飞奔到门口,看到亲自主导的秦医生的眼睛有弯弯笑意,紧缩着的心松了一些。

  秦医生看着手术室焦急等待的林向南他们,磁性的声音想起:“手术一切顺利!你母亲还在麻醉状态,还需要在ICU病房进行医学观察。”

  “太好了,谢谢秦医生!谢谢!”林向南激动地说完给秦医生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

  几个小时候,林母终于清醒了。

  探视的时间一到,林向南,林正东,秦语默,以及林父,李嫂都过来探视,但是护士说只允许一次同时进去两个人,于是大家商定让爸爸和大哥先去,因为林正东他还有事儿一会儿要离开医院,林向南和秦语默明天再去。

  半个时候之后,林向南看到父亲和大哥一起走出来,赶紧迎上去问道:“妈怎么样?”

  “挺好的,就是刚手术有些虚弱,我们也没敢怎么和她说话。”林正东说道。

  “不用担心,里面有特护照顾。”林父看出来二儿子的担心,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第二天探视时间一到,林向南和秦语默就迫不及待地进去探视母亲,老太太已经醒了,护工刚给她擦拭过手和脸。老太太精神看起来还好,林向南和秦语默赶紧走过去叫了一声‘妈’,看到儿子的时候,老太太微笑了一下,伸出手,林向南赶紧握住了这双曾经那么有力,而今如此虚弱的手,眼含热泪。

  “妈,等你好了,我一定多抽时间陪您。”林向南哽咽了。

  “嗯嗯,对,妈,到时候我和二哥陪您去环球旅行。”秦语默也眼眶湿润了。

  这时老太太才把目光投到林向南身后的语默身上,没有想象中叫小敏的亲热,这眼神似乎有些陌生有些疑惑,迟疑了一下问道:“你是?”

  林向南和秦语默交换了一下眼神,心里有些许不安,难道老太太的失忆症更严重了?!

  “妈,她是敏西啊“

  “妈,我是小敏啊。”

  老太太却摇了摇头,表情悲戚:“你不用骗我,她怎么可能是敏西呢,敏西她,她已经走了。”

  林向南愣住了!秦语默愣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老太太恢复记忆了?!

  林向南内心一阵狂喜,但是仅凭这个还不能确认,于是她又问了几件事情,发现母亲基本上都能说出来,于是她欣喜地转身抱着语默说:“妈,妈,妈她恢复记忆了!”

  秦语默也开心地抱着林向南欣喜地说:“太好了!太好了!这就是因祸得福吧!”

  林向南松开秦语默,拉着秦语默的手问母亲:“妈,你记得她吗?”

  老太太皱着眉头想了一下说:“她是谁?好像···最近在咱们家,更多的我一时想不起来了,难道她是你媳妇儿?你结婚了?”

  “妈,现在您还没有完全恢复,先不要想那么多,等过两天您手术恢复好了,我慢慢和您说,您要乖乖的配合医生,好好吃饭,睡觉,打针哦。”林向南对母亲的话既没有否认也没有解释。

  一旁的秦语默脸突然有点发烧,这身份转变的有点快,从女儿一下子到儿媳妇的角色了!

  探视出来,阴郁了这么多天的林向南,脸上终于有了笑容!!!母亲不但手术顺利,还因祸得福恢复记忆了!!!

  更开心的是,他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表白秦语默了,不用再担心有妹妹这个身份的阻碍了!

第四十四章 秦语默,你把我的心偷走了

天上掉下个林向南 阿珂2046 2103 2020.03.31 19:00

  一周后,林母手术恢复一切良好,从特护病房转到普通病房,回到原来的VIP病房,等达到出院标准就可以回家了。

  这期间,林正东带着妻女来看过一次老太太,听说老太太之前的部分记忆恢复了之后,周桂芝则没有表现出明显的高兴,心里暗想,那这几年他和林正东的所作所为林母也应该一并想起来了,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挑唆儿子呢。

  但是老太太像什么都不知道似的,并没有给她任何不悦的脸色,反而叮嘱大儿子不要光想着工作,要多回家陪媳妇和女儿,林正东低头答应,脸色一阵红,估计心里一阵愧疚。

  在医院的几天里,林向南和母亲把最近秦语默来到林家的事情和母亲一起回忆了一遍,林母也渐渐明白的事情的经过,对秦语默表示了真诚的感谢,并要她继续住在林家,给她当干女儿。

  秦语默还未回答,林向南抢过话头说道:“妈,她做不成你干女儿了。”

  “为什么呀?”林母疑惑,“难道孩子你不愿意了?”

  秦语默摇了摇头,看向林向南,她不明白林向南什么意思。

  “妈,这事儿过两天您就明白了。”向南一副神秘莫测的样子。

  几天后,林母手术恢复良好,达到出院标准,林向南把母亲接回家之后,又特地请了一个专业的懂医理的护工,协助李嫂护理母亲。

  终于可以安心地工作了,第二天上班,他特意给公司总部办公室里的所有员工发了一个不小的红包,以示庆祝母亲的康复。

  大家突然发现,回归工作后的林总,似乎看到他脸上笑容的次数多了些,以往冷郁的脸色渐渐消融了,特别是和秦语默在一起的时候,那眼神,说不出的温柔。

  周六的晚上,本来准备洗漱的林向南,突然想起来,上次说行程延期的德国客户,最近却没了消息,延期的情况也没有再听leon提到,一种不太好的预感袭上心头,林向南下到二楼想问一下语默,最近有没有和Leon在whatapp上私聊关于这个事情。

  当他走进语默房间的时候,发现她的房门虚掩着,正打算敲门的时候,发现语默拉着行李箱从门口一闪而过,林向南脑中立刻闪现一个不详的念头“难道语默要离开林家?!”

  想到这里,他也顾不得敲门了,推开门进去一把抢过语默手里的行李箱,还未等秦语默反应过来,气呼呼质问道:“秦语默,你是要趁我睡着的时候离开林家,离开我吗?!”

  秦语默愣了一下才明白过来,原来林向南以为她深夜收拾东西要偷偷离开,看着林向南气呼呼的样子笑了:“你怎么像个孩子呢,我什么时候说走了?再说了,即便走也会提前和你说的,也不会偷偷走掉的,我又不是偷了你家的东西,或者做了什么坏事!”

  “你偷了。”林向南嘀咕道。

  “什么?我偷什么了?”秦语默疑惑地看着对面气呼呼的大孩子,突然恍然大悟道“哦哦,我差点忘记了。”说完走到床头柜前,打开抽屉,拿出一个首饰盒,是上次林母给她的传家玉镯。

  “差点忘记了,这个宝贝忘记还给你了,上次你让我帮你收起来,最近因为忙的事情和公司的事情,忘记了,现在物归原主哈”秦语默说着递到林向南眼前。

  “我说的不是这个,这个本来就是给你的。”林向南有些委屈地说。

  “啊,那还有什么呀?”秦语默歪头细想,“难道是这个?”说完指着手腕上林向南上次送她的手表。

  “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装傻故意气我呢!”林向南说完丢下行李箱,向秦语默靠近。

  秦语默本能地往后退,退了两步已无路可退,只能贴着强站着,看着渐渐逼近的林向南,一股男性荷尔蒙的气味袭来,她还没来得及走开,发现被壁咚了!

  “你真的不知道偷了什么?”

  林向南低沉的声音在耳畔想起,他的气息让秦语默的耳朵开始红了,然后觉得脸也是热了起来,她听到了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结结巴巴地低头说:“不,不知道。”

  “那你听好了,你秦语默,偷走了我们林家最重要的东西---你偷走了我的心!你说怎么办?”林向南说着,用右手托起秦语默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的眼睛,“回答我。”

  “啊?我···我不知道”秦语默语无伦次,她已经大脑一片空白了。

  “本来我想着过两天精心策划一下再表白,但是现在等不及了,我怕你突然趁我不注意就跑了。”

  正当她惊愕之时,林向南突然两只手捧着她的脸,她还未反应过来,微张的嘴巴已经被他的唇覆盖了!她不禁闭上眼睛,停止了想挣脱出去的想法!

  过了许久,林向南终于停了下来,温柔地看着着眼前这个满脸绯红,微喘着气的女孩,满意地坏笑着问道:“秦小姐,你对本公子的服务还满意吧?”

  “你,好坏。”秦语默捂脸想挣脱开,被林向南又堵了回去:“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什···什么问题?”秦语默只觉得耳朵和脸都是烫的,但是想到刚刚的吻,满心的甜蜜。

  “你偷走了我的心,准备怎么办?”林向南说着差点又亲到了语默。

  “你想······怎么办?”

  “很简单,我想你做我女朋友,把你的心还给我。”林向南坏笑。

  ······

  “快回答我,不然我要再惩罚你一遍······”

  “我说,我说”秦语默舔了舔刚刚被林向南啃的有点破皮的嘴唇,“让我想一想,我,我现在脑子有点乱。”

  林向南看着她,突然抱起她放在了床上,语默双手护胸口,紧张地说:“你,你,你想干嘛?不要···”

  “哎呦,你这穿得跟阿拉伯女人似的严整,而且这平身板,有什么可护的,刚刚站着‘工作’挺累的,躺着休息会儿,聊天不累哦。”林向南调侃道。

第四十五章 秦语默,你把我的心偷走了2

天上掉下个林向南 阿珂2046 2030 2020.04.01 12:47

  “你,你,你什么意思,我,我怎么平了,好歹也是C-cup呢。”秦语默话说出口就后悔了,干嘛说这个话题啊!哎呀,羞得脸又红了!

  “是吗,看不出来啊。”林向南瞄了一眼后故意惊讶地说。

  “你,你变坏了,不理你了。”语默说完转过头去,嘴角却是上扬。

  林向南从秦语默手里拿过手镯,打开盒子,拿出来端详了一下,由于没有打肥皂啥的,戴起来有点费力,摸着秦语默因为戴手镯有点红红的手,温柔地说:“你看,这个玉镯简直就是为你量身定做的,这下好了,林家的媳妇儿一人一个,将来还可以传给我们的儿媳妇呢。”

  “去死啦,什么···我们的儿媳妇,我可还没答应你呢。”秦语默嗔怒道。

  “好好,不说了,听媳妇儿的话。”林向南说着把秦语默搂在了怀里。

  语默把头靠在林向南的肩膀上,强壮有力,瞬间觉得有一种安全感,这种可以依靠的感觉真好,他会是自己余生需要指教的人吗?

  “你是机器人吗,手都不知道放哪儿?”林向南说着把她的两只手拉起来强行环住他的腰。

  语默有点不好意思地望向门口,林向南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坏坏地说:“你怕有人上来看到?放心吧,没人上来,再说了,看到了更好,择日不如撞日,就直接和爸妈坦白呗。”

  “可是,我觉得,突然从你妹妹,转换到,到女朋友,是不是不太好啊?”语默迟疑地望着林向南。

  这个眼神,有温情,期盼,还有几分不确认。

  林向南温柔地摸了摸语默的头,笑道:“傻瓜,你又不是我真的妹妹,或者从小领养到大的妹妹,只是哄母亲的一时权宜之计,有什么好不好的。”

  “可是,我那么像敏西,你会不会是把对我的感情当成对她的怀念替代了?”语默认真地问。

  “怎么会呢,妈是因为太思念妹妹,而且她有些认知障碍,才会把你错认为她,虽说你和她眉眼之间有一点相似,但是也只是有一些相似而已,再说,你的性格和她相差十万八千里,怎么可能把你和她···”

  “那你身边那么多白富美,你这几年都没有动心,为什么突然喜欢我了呢?”

  “En···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到了吧。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喜欢你了,这还得问你呢,你是怎么悄悄把我的心偷走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说着趁势又要吻上去眼前那张白里透红的脸。

  “哎呀,好好聊天呢,我以为你的心早给了你的某位初恋白月光了呢,没想到居然还在呢,我,我可不是一个神偷,不懂怎么偷心,倒是你,老实说,偷走了多少女人的心啦?!”秦语默说完伸手去捏林向南的耳朵。

  林向南假装求饶,“我老实交代,老婆饶了在下吧。”

  “看你还油嘴滑舌,并没有老实交代哈,说霍霍了多少少女,轻女,中女啦?!”秦语默作势要挠他胳肢窝。

  林向南听她这么说,扑哧一声乐了,“哈哈哈,你这说的都是什么词儿啊,还少女,轻女,中女···”

  “轻女就是年轻女人,中女就是中年女人,少女你懂的哈。”

  “我的天,你这说的我好像是天下第一那啥贼似的。”林向南停了一下说,“倒是有一件事向你坦白。”

  “哦,让我猜一猜,是不是小米姐的事情?”秦语默眉毛一挑。

  “你,你怎么知道?”

  “当然了,没听到有句话说,喜欢一个人,就是捂住嘴巴,也会从眼睛里流露出来的。公司里不可能没有人看出来的,当我听到某些风言风语,再结合你和小米那天对我说的话,大概就猜出来了。”秦语默感觉自己都快柯南上身了。

  “哦,我说你后来怎么不问我了。”林向南恍然大悟。

  “小米姐那么优秀,你们在一起工作这么些年,怎么就···没有互相喜欢呢?”语默疑惑地问。

  “怎么?你喜欢我答应她?好吧,听你的话,等会我给她打电话···”

  “你敢···”没等林向南说完,秦语默拧了一下林向南的耳朵。

  “哎呀,完了,这还没怎么呢,就管的这么严了,看来以后的日子不好过了。”林向南还配合地叹了口气。

  “言归正传,你快说,你为什么喜欢我?”秦语默假装一脸严肃。

  “哎呀,这个还真的不知道,似乎喜欢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就是突然有那种感觉了,看到你和别的男人出去心里会抽抽的感觉。”林向南竭力想找词儿形容。

  “是想抽自己的感觉吗哈哈。”秦语默笑他,没等她笑两声,嘴巴突然被身旁的男人堵住了,再加上这个一八八的人的重量,没一会儿她就觉得快窒息了,奋力推开他,赶紧呼吸几口新鲜空气。

  林向南看着眼前的女人的表情,眉眼弯弯地坏笑:“接下来,再刺激我就再狠狠地惩罚你!说,要不要做我林向南的女人?!”

  “不要。”

  “嗯?什么?”

  “要要要。”

  “要什么?”林向南不正经起来,估计许三公子都得让步。

  “你,你,你坏起来,简直就是西门庆转世。”语默说着一巴掌打过来,半空中被一只大手截住,顺势握住。

  “快说,你是什么时候喜欢我的?老实交代,我之前有没有所谓的刻个铭心的感情什么的?”林向南捉住眼前这个女人的双手,像一只猫在调戏被抓住了的小耗子。

  “回公子,小女子只有一段在大学时期跟风的黄昏恋,并不知道什么叫刻骨铭心的爱。”语默低眉顺眼,甄嬛又上身了!

  “嗯,这还差不多,放心吧,本公子还让你体会到的,但是不是伤的刻骨铭心,而是爱的刻骨铭心。”林向南也配合她的cosplay。

  “谢公子成全。”语默趁势抽了一下手,发现抽不开,她感叹地说,“以后要是你打我,我干脆就放弃任何抵抗了。”

第四十六章 老来得子

天上掉下个林向南 阿珂2046 2226 2020.04.02 12:19

  “说什么傻话,我从来不打女人,怎么会舍得打你呢。”说着放开她的手,重新揽语默入怀,“你还没说你收拾行李箱干什么呢?”

  “我爸打电话说我最近都没有回去了,我妈她身体不舒服,我想回去看看。”

  “好啊,什么时候回去?明天吗?我陪你回去。”

  “算了,你以什么身份回去啊?我老板还是···男朋友?不行,不行,太突然了,以后再说吧”秦语默摇头否定。

  “怎么了,男朋友怎么不行,我这身份还给你丢份儿了?”林向南不以为然。

  “林大总裁怎么可能会给我丢份儿呢,你去了我们家会蓬荜生辉的,我是觉得,太突然了。”

  “你果然也学会口吐莲花了哈!那行吧,下次我备好大礼一起陪你回去见未来的岳父岳母。”

  “羞不羞,谁同意你做女婿了,就岳父岳母啦。”秦语默说着笑着比划道。

  “这有什么羞的,喊岳父岳母还不是迟早的事儿。”林向南刮了一下语默的鼻子道。

  “说的简单,这事儿爸妈还不知道呢,知道了不知道他们是否同意呢,还有我父母,他们也不一定会同意我嫁到临江哦,我爸还指着我继承他的家产呢哈哈。”

  “那还不简单,到时候接他们两个来临江,把你爸公司的总部搬到临江市就行了。”

  “我也就这么一说,这还是挺遥远的事情呢,不说这个了。对了,你怎么这么晚了,突然想起来我卧室了?”秦语默问道。

  “哦,是这样的,我就是想问问Leon他们公司延期来咱们公司考察,推迟的行程最近一直没有邮件过来,想问问你这边和他私聊过没有。”

  “哦,我前天和他私聊过,但是他好像有难言之隐,也没有具体说。我这两天想办法套套他的话。”

  “嗯,好,看那边是不是突然有什么变故。”林向南说着拉着语默坐了起来,语默以为他要回房间了,赶紧下床。

  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拉着她绕到床头,揭开毯子躺在了她的床上!

  “你,你不赶紧回房睡觉,你干嘛,马上天亮了!”语默拉他,拉不动。

  “今天先睡你这吧,反正天快亮了。”说完耍赖似的裹着毯子。

  “你,你耍赖,是吧?走不走?”

  “不走。”

  “好,我喊了,妈···”语默真的喊了,但音量还是在控制范围内的。

  “哎呦,姑奶奶,我走,走还不行吗”林向南说完下床走到门口,回过头来一笑,“哼,反正早晚有一天,你会亲自挽留我的···哦,不,我会在我的房间迎接你的。”

  “哼,想的美。”语默走到门口,要关门。

  “等一下,还有一件事忘记和你说了。”林向南勾了一下手指头。

  “什么?”语默刚把头凑过去,被那家伙有亲了一下脸,坏笑着走了!

  第二天一早,林向南去公司,秦语默开车回家看望差不多两个月不见的爸妈。

  等看到继母的时候,语默发现她胖了一些,有些疑惑,她一向注意自己的体型和锻炼,怎么突然胖了呢?于是拉着继母瞧了一下问道:“妈,爸说你最近胃口不舒服,我想着你是瘦了,怎么我看着还胖了些呢?”

  继母居然有些不好意思,拉着语默坐下道:“那是前段时间的事儿,就是上次你回来没几天感觉胃口不好,现在没什么事儿了,好多了。”

  “到底怎么回事啊,妈?”语默关心地问。

  “你妈呀,她是不好意思,语默啊,你要当姐姐了知道吗?”爸爸开心地坐下揽着老婆幸福地对女儿说道。

  “什么?”语默不解。

  “你妈她怀孕了,你要当姐姐了,可能会有个弟弟了。”爸爸说着抚摸了一下老婆的肚子。

  “啊?我妈她,她······怀孕了?什么时候的事儿?你们开玩笑的吧?”语默难以置信。

  “你这孩子,我们这么大岁数了,还和你开这个玩笑?是真的,才刚两个月,之前不是说你妈胃口不好吗,以为是胃病,到医院检查了才知道,原来是怀孕了!哎呀,我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老来得子啊!”秦爸爸难掩心中的喜悦。

  “真的啊,那你们不早点告诉我,这是喜事啊,你说我妈不舒服,害我担心。”语默对爸爸嗔怒道。

  “是你妈不让说,说哪天你回来给你个惊喜。”

  “对了,我妈她不是不能······”语默有些疑惑,自从她小时候那次继母流产就再也没有怀孕过,后来听父母谈话说不能生育了。

  “是这样的,有一段时间你妈她不是身体不太好吗,就找了个老中医调理,没想到啊,无心插柳但是柳成荫了,不知道怎么的,居然调理好了你妈的这个顽症,居然意外怀孕了,等孩子出生,我要给老专家送一副大锦旗以示感谢。”“秦爸说话间春风满面。

  ”恭喜爸爸妈妈老年得子啊!”秦语默笑着说,可是看到爸妈那互相看着对方充满幸福和爱意的眼神,她从小的不安全感似乎又有点回来了。

  等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还会在乎我吗,特别是妈妈,毕竟我和她没有血缘关系,语默心里的那种不安感又开始袭来。

  晚上躺在床上,语默失眠了,她嘲笑自己,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吃没有出生的弟弟或者妹妹的醋呢,自己应该替他们高兴才对,毕竟自己常常不在家,有个小人陪他们也算是替她尽孝了,那多好啊。而且继母流产不孕的事情,她一直觉得内疚,现在继母怀孕了,马上有自己的孩子了,这下自己应该觉得心里解脱似的开心才对,嗯,是的,到时候她和爸妈一起带这个小家伙,这个小人儿一定会非常可爱,不知道以后她抱着小家伙,说这是她弟弟或者妹妹,人家一定不相信吧,想着想着,她不知不觉睡着了。

  梦里她的确梦到一个小宝宝,可是这个小宝宝不是她的弟弟,而是她的孩子,她和林向南的孩子,突然这个孩子跑着跑着消失了,她惊出了一身冷汗,然后醒了!

  吓出了一身冷汗的语默,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这是在梦里,不是真的。

  第二天早上,秦语默起来的时候,一脸的疲惫,还有了黑眼圈。爸妈关切问她怎么了,她撒谎说是因为最近工作比较忙,压力大的缘故。

  吃了早饭,语默就开车赶回了临江市,幸好路程不长,她一路上打了无数个哈欠,想着回到林家一定先睡一觉,可是还没到林家,路上就接到一个电话,不得不重新设定了导航路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