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黑暗幻想 我亦深渊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一、黑吃黑

我亦深渊来 琉尘子 2154 2020.02.25 17:46

  冉冉的火光在空气中划过一道轻缓的弧线,淡淡的迷雾踌躇着。

  玄靠在涂满鸦的墙边,深深的吸了一口,刺鼻的尼古丁没入鼻腔,在口腔里翻江倒海。

  薄唇轻启,眼前又一阵朦胧。

  兜里的电话已经翻腾了好一段时间了,火光未到滤嘴,玄就将烟蒂掐灭,这才缓缓的摸出手机,上面“韦老板”的三个大字没有眼色的疯狂跳动着。

  玄又晾着它响了半分钟,这才接通,耳边顿时响起来粗狂的咆哮。

  “玄!你想死啊!你去哪了?客人的都把快我的电话打爆了!货呢?还不快点去交易地点。”

  玄笑出了声:“老板你说什么呢,我早都到了交易地点了,不信你叫对面给他们的负责交易的人员打个电话···啊?打不通?”

  “我看到他们了,老板你等一下。”

  “你他妈快点,如果这次交易出了什么问题,我拿你的器官来做商品!”

  玄将嘈杂的手机从耳边移开,往回头处的巷子里走了几步,浓重的血腥味充斥鼻腔,几具诡异的尸体七零八落的躺在地上。

  他走上去,对着其中保存得比较完整的一具,用力的踹了几脚,才手机对着地上几具已经干瘪了的尸体,“咔擦咔擦”的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全选给韦老板发了过去。

  “就是他们对吧?”

  “你见到他们就快点过去和他们交接啊,记得把口罩······”

  说到一半,手机那头的声音突然停住了,紧接着是一阵重重的喘息,好一会,声音才断断续续的从手机里重新传了出来。

  “玄,你···他们···你做了什么···怎么回事?”

  “韦老板,非常抱歉啊!我本来只是想进行正常的商品交易,可是他们突然‘堕落化’,想要攻击我,我无可奈何之下,才把他们全部干掉了···你不会扣我工资吧?还是要用我的器官来补上您这几千万的损失啊?”

  “怎么可能?你居然杀了他们??”韦老板下意识的惊呼出声,显然没有意料到玄居然可以杀掉黑暗中的“堕落者”。

  玄“啧”了两声,声音冷了冷:“如果不杀了他们,死的就是我了吧?你和对方敲定交易的时候不是就已经说好了,接头作为新鲜的‘血袋’赠送给他们们享用,以往被你忽悠进来负责送货的人,都已经成了你贪婪的牺牲品,“堕落者”的腹中亡魂了吧?”

  “你是什么人?”韦老板终于意识到什么,声音变得恶狠狠起来:“你可知和我们‘毒手’作对会有什么样的下场?让你成为‘血袋’可不是要伤害你,当你身体里的血全部流干之后,你会得到超越人类的新生!我好心想帮你进行升华,你却——”

  “那可真是谢谢您了啊!”玄“啧”了一声。

  “新生?升华?变成你的试验品?成为失去理智的堕落者?如果这么好,那你为什么不亲自过来给臭血虫们试试嘴,也让你那坨令人做呕的肥肉得到下新生?”

  玄说着从上衣的内袋里摸出一把银白色的小手枪,放在手里把玩着,枪身流畅的线条和柔和的金属光泽宛如夜色中的一抹绝美艺术:“还有,张老板你的门路可广,手头可真阔绰,连这么精美的‘古遗产’都能弄到手。”

  “你到底是什么人!”从玄的话中,张老板也明白了他并不是被他忽悠瘸了的无知小白。

  “谁派你来的?敢妨碍我们‘毒手’,你可想过自己的下场没?别以为杀死几只小喽喽就可以得意忘形,你摊上大事了,血族那边和我们毒手都不会放过你的,如果你现在回来认错并把背后指使你的人供出来,我还能为你求求情······”

  “不用了麻烦您类。”玄笑了笑。

  “轻您赶紧的通知人来追杀我,不要犹豫,一定要快,记得多带点人,没有几万人可能都不够看。”

  “哦···还有‘暗魂’那边你也不用管担心,那个小分部已经被我一锅端了,他们知道是谁动的手,凭您的嘴皮子,到时候渲染一番,再换个区域接手,不就又是一条好汉……只是希望您能注意点,八不要再被我撞见了哦!”

  玄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废话没必要说太多,他已经在这次的交易中,顺藤摸瓜的找到了很多想要的东西,韦老板这样被“毒手”推出来做靶子的人物,并不是什么太值得关注的存在。

  他捡地上的手机向“东雅管理局”用假音报了案,然后绕过受监视区域离开。

  回到出租屋后,玄立马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冰镇的饮品,牛饮起来,待喉中的饥渴感消退后,才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缓缓看向墙上的日历。

  圣历1050年,6月18日。

  已经是他从“乌列戈”回来的第二个月了了。

  他拿出刚才双方要进行交易的两个“鲁班盒”,花了点功夫打开。

  “鲁班盒”是一个木制的小盒子,经过特殊的手艺加密,里面是被封锁起来的超维容纳空间,根据规格和等级,可以容纳不等的物品。

  这本是“旧文明”留下来的古遗产,但被人们挖掘出来再经过研究破解,最后得到重新的利用。

  但由于制作成本太高,且是一次性用品,一般都只有在装纳贵物才会被使用。

  当玄将其解开之后,就正式成为两块普通的木盒。

  里面的“战利品”丰富得超出他的想象。

  毒手组织的鲁班盒里装着一箱不明药物、液态喷火器、核源巴雷特、能撑起AT立场的项链、提高人体机能的量子战衣。

  前者为毒手组织贩卖的顶级毒品,后四者皆为贵重的古遗产。

  看来果然和他猜的一样,毒手不止是一个普通的毒品贩卖组织,同时还经营着古遗产的贩卖。

  而暗魂的鲁班盒就简单得多——只装着一个紫红色的心脏。

  居然是“深渊产物”“堕天使心脏”!也难怪毒手愿意拿出这么多重磅的古遗产来进行交易。

  要知道每一份古遗产都是一笔难以想象的财富……如果能破解其中的科技,那对整个世界都是极大的冲击!

  “堕天使心脏”的作用就是能让没有得到“天赐”的普通人,强行破坏“规则”,得到“天赐”的力量。

  是有价无市的宝物!

  这都拿得出手,“黑魂”可真是有钱啊!

  意外的大丰收!

  ……

二、堕落者

我亦深渊来 琉尘子 2712 2020.02.25 18:01

  听到有人在敲窗,玄连忙收好自己的“战利品”。

  打开窗的一瞬间,一个红色的快递包从外面投掷进来…·打开一看,里面是他在“东雅城”的身份证。

  东雅城的证司机构也是够繁杂的,他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打点关系,这才申请成功。

  他摸着手里小小的卡片,陷入了沉思。

  ……

  姓名:玄。

  性别:男。

  年龄:19。

  种族:阿克兹人(非堕落者)。

  出生地:乌列戈图尔斯城北区。

  毕业于“乌列戈皇家军事学院”后于“乌列戈天赐学院”研博。

  信仰宗教:无。

  ……

  有了这个身份证,玄在东雅城的活动会方便很多,在现代化的城市里没有身份证真的是寸步难行。

  且有了学生身份的掩护,他的调查计划也会顺利很多。

  只是……他皱了皱眉头。

  经过了一个多月的秘密调查,所有的地下组织几乎都被他摸了个遍,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即便是“毒手”、“黑魂”也不过是较大的地方龙头罢了。

  到底是什么人想要在东雅城制造“深渊”呢?

  还是老师的判断出现了失误?

  ……

  昏黄的灯光下,“东雅酒馆”的牌匾熠熠生辉。

  年轻的酒保手中摇晃的银质酒皿,装载着淡红的液体,那优雅娴熟的调酒手法像是一种独特的艺术。

  “客官,您要点什么?”

  酒保脸上挂着温和的微笑,等待着他的选择。

  玄扶着下巴想了想:“魔力红。”

  “您需要与什么饮品进行调和吗?”

  “不用,拿你们这年份最大的来。”

  玄不是很能喝酒,但是喜欢那种微醺的感觉,带着淡淡的倦意席卷着大脑,会有些异样的舒适,所以他往往都选择甜甜可口的红酒。

  “年份最大的魔力红?先生,我们这······”

  能够预料到这名年轻的酒保后面想说的俗话,玄不耐烦的从口袋里摸出一颗紫金色的硬币,随手一弹。

  “铛”的一声落在酒保的面前。

  酒保伸长脖子看了一眼,立马瞪大了眼睛,没有再继续把话说完,只是缩着脑袋就踉踉跄跄的跑进了身后的那扇门。

  半晌后,换了一名穿着西装的中年大叔走了出来。

  他走到玄的面前,深深鞠了个躬。

  “先生,您好!之前的后辈有眼无珠,多有冒犯,还请您原谅。”

  “无妨。”

  可以从对方的的气质和气势看出,这名中年男子大抵是这间尽管的管理层人物,一举一动都充满着上层人士才有的绅士。

  能让这样的人物这么低声下气甚至有些讨好的对待,自然是多亏了那块紫金色的硬币——开元通宝,龙门的限定货币。

  在龙门内的绝对身份象征。

  “您的魔力红我已经派人准备着了,只是醒酒还需要点时间,不知您是否愿意移步雅间,我们会给您提供最优质的服务······”

  “那当真是十分感谢。”玄没有拒绝,这正合了他的意。

  这时,大厅里突然响起了女人的尖叫,夹杂着玻璃制品破碎的声音。

  “有···有堕落者!”不知谁喊了一声,大厅里的人顿时都慌乱起来,都争先恐后的向外逃去。

  玄看着你争我赶、毫无秩序的人群,只能长叹一声——这会引起踩踏事件的啊!

  可能害怕客人们没给钱就想溜掉,大叔神色难看的同他道了声歉,立马呼叫安保人员控制场面。

  不远处,一个少年站在吧台上,熊熊的火焰围绕在他的身边,欲将一切燃烬。

  “你们!你们怎么能这么对待我?我···我有什么错?”

  “堕落者有什么错!!!”

  他嘶吼着跳进人堆里,随手抓起一名正在逃窜的妇女,摁在了地上。

  “是你们逼我的!是你们逼我的!”

  一股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深渊的气息!

  被深渊感染的堕落者!

  玄的表情变得凝重了几分

  眼看着火焰即将将妇女吞没,他知道自己不能再这么无动于衷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等那些保安过来黄花菜都凉了。

  玄手疾眼快的找了一张桌子,使劲一踹,桌子便像卡车一样,朝青年猛撞而去。

  少年只能放开挟持的妇女,全力催动火焰将桌子挡下。

  保安也十分有眼力见的把妇女从他的手中救下。

  看着他青涩的面庞和狰狞的表情,玄摇摇头:“你不该把自己的不幸化为愤怒,甚至强加在别人的身上。”

  “可他们都看不起我,排斥我,厌恶我,甚至藐视我,我在他们眼里连垃圾都不如!”

  他用手指着那名被救下的妇女:“刚才那女人,看到了我手上的源痕后,居然敢骂我我,还将酒泼在我身上。”

  “还有他他他他,他们都嘲笑我!愚弄我!”

  “我做了什么?我有什么错?我凭什么被这样对待?就因为我是堕落者?”

  少年咆哮着,眼里充满了怒火与痛苦。

  就像无数的堕落者们,发出了质问。

  为什么?

  ······

  少年抬起长满苔藓的手臂,猛一锤地,地砖破碎的同时,身边的火焰化为数道粗壮的火柱,向四面八方喷射而去。

  玄打了个响指,撑开了一个真空领域。

  没有了氧气助燃的火焰立即像蒸发了的水,瞬间消失不见,只余下几抹黑烟。

  这时,随着“潮汐”力量的催动,一种异样的感觉从玄的心脏开始向四肢蔓延······

  感觉到胸口开始变得鼓胀,头发也如苇草般疯长,一些不应该出现的性征也在渐渐浮现,玄都想破口大骂了。

  oh my god!不要啊!怎么又来了!他欲哭无泪。

  他的被动“天赐技艺”,他喵的【女武神真身】,又双叒叕强行发动了!

  虽然这种诡异娘的娘化状态能让他的战斗力暴涨,可是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下实在是太太太尴尬了啊!

  所以这才是他不想随便出手的理由啊!!

  在众人惊愕无比的目光中,玄愤愤然的一跃而起——趁对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玄一跃而起,用手刀劈在他的后颈,巨大的力道使其晕了过去。

  保安愣住了半晌,才围了过来,将晕过去的青年捆绑起来。

  玄拍了拍目瞪口呆的大叔:“别把他交给管理局,马上进行急救……如果醒了立刻告诉我。”

  感受到玄阴凉凉的眼神,大叔这才回过神来,结结巴巴的说了一句“是”。

  ······

  “您还需要点什么?我们这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美食、各种风格的菜式、饮品,我们也有很多专业的舞者,精通十八般舞艺······”

  古典风格的包厢约一个篮球场那么大,檀木制的桌椅被雕刻成了异兽的形状,淡淡的熏香伴着浓浓的酒香,那么的浑然天成,醉人心弦。

  墙上挂着几幅水墨风格的画作,与天花板上刻着诗句的木笼油灯相辅相成,更添诗情画意——难怪一声东雅城第一酒楼!

  就这环境而言,就不辱名望。

  玄看着眼前的菜单,随便的挑了几个较合眼缘的菜种,就丢给了候着的大叔。

  大叔接过菜单,又鞠了个躬。

  “您稍作等待,我马上去安排。”

  “拿着这个,去给你们的老板看。”玄从手上摘下一串东西,递了过去。

  一串独特的银色珍珠手链。

  “这···我们老板······”

  “你拿去给她看就对了,我猜她大概还在这里的隐藏的地下赌场——”

  玄没有把话说完,但是大叔的脸色明显变了变。

  “玄先生,我明白了。”

  一杯酒的功夫,房门就被再次推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走了进来。

  “哪里的风把您吹来了,稀客啊稀客啊!”

  “那可比不得神出鬼没神秘无比的周老板您啊。”

  长着龙角面容姣好的女人敛了敛笑意,合上了手中的折扇,长着红色鳞片的手,十分的惹人注目。

  “你回来做什么?”女人皱着眉,目光中充满了不善。

  对于女人的不善,玄并不介意,只是自顾自的又倒了一杯酒。

  “我需要你的帮助——我想调查一些东西。”

  “我凭什么帮你?”

  玄笑了笑,轻点桌面,随着一阵空气的波动,凭空出现了一个本古朴的书籍。

  “我能给你你想要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