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征战血染袍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第四十章:冰原少主

征战血染袍 波斯红 2479 2020.03.26 11:24

  维尔吉亚广袤的土地上四处覆盖着冰雪,这一望无际的雪白色很容易让人迷失方向。

  诺曼带领着七名骑士在太阳刚刚升起时离开了前线军营,冒着细雪往冰原城方向进发。

  对于这片土地来说一年四季几乎都是在雪中度过的,当他们离人声马嘶的地方越来越远后周围变得沉寂起来。

  “少主,为什么不等大部队开拔后一起返回?”

  开口的是诺曼的侍从托普,是一名有着棕色头发和蓝眼睛的十七岁男孩,在这个年纪能成为骑士其实很重要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他是诺曼的侍从。

  毕竟常年陪伴诺曼在战场上冲锋陷阵,加上有几次还挽救了诺曼的生命,所以自然而然的就被授予骑士头衔,这是维尔吉亚最年轻的骑士。

  “大部队人数太多。”诺曼回答道,“这次的事情非同小可,我们得尽快动身。”

  说着,几人从大路上改道往森林小路前进,这条路往冰原城更快一些。

  不过深入之后只能见到茂密的针叶树,人迹也越来越罕至,当北风吹过时树上的冰针如箭雨般飞溅而下。

  “呼,还好咱们是在道路上,真不敢想象如果没穿戴盔甲被砸中会如何。”

  “可不是嘛!说不定会被砸出几个血窟窿呢!”

  两名骑士在队伍最后面悠闲地交谈。

  “骑士们,晚上在野外过夜将会很寒冷,可不要忘了注意保暖!”诺曼转头向几人提醒道。

  几人都点头示意明白,他们离开军营时已经把他们各自御寒皮衣,虽然现在还不是现在最寒冷的时候,可还是冷得吓人。

  这也是为何其它国家很少进攻维尔吉亚帝国腹地的原因,不单是因为士兵不适应的原因,更重要的是成本太大,况且这个国家是四大帝国中最贫穷的一个。

  在行进了几个小时后众人便找了一块在小溪边的空地搭建起了帐篷居所。

  在骑士们照料马匹,生活取暖的时候诺曼揣着酒袋子走到小溪旁喝着里面的烈酒。

  这位年轻的少主心中还是有些不安,不仅仅是因为长城外的威胁,更重要的是怕南部的国家趁火打劫,那样一来所取得的战略优势将付之东流。

  维尔吉亚帝国一直都想打通南部地区,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得到更多的粮食资源,嗯...因为环境的原因他们粮食来源很少,人口也就自然不多。

  “少主,在担心墙外的敌人还是南部的敌人?”托普也往小溪边走来,嘴里还咬着随身携带的肉干,他总是喜欢带些在身上。

  “啊...其实都担心。”诺曼变得神色凝重起来,“我不知道墙外到底发什么了什么让这些蛮族聚集起来,更重要的是我担心咱们会面临两面作战。”

  “我看少主应该是过分担心了,那些蛮族虽然人数多,可是咱们有坚硬的盔甲和利剑,更不要说有巨大的长城了!”

  诺曼笑了笑,“也是,一旦收拾完这些人咱们就率军南下,一定要让这群南方割出大片土地。”

  说完他又喝了一大口烈酒,如同火焰流入他的喉咙,整个人的身体都变得温暖起来,这真的是最好的取暖方式。

  诺曼伸出酒袋,“你也喝些?”

  托普苦笑着举起手拒绝,他并不是很喜欢酒的味道,还因此被许多同僚嘲笑过。

  作为维尔吉亚的男儿不喝酒就如同战士不会握剑一样,太荒唐啦!

  “你啊,应该早点适应这些,要不然以后你和那位姑娘结婚时怎么同我们举杯欢庆,哈哈哈!”

  拍了拍托普的肩膀后诺曼便往驻扎地走去,这下搞得托普有些害羞,内心单纯的他还从未想过这些事情。

  营地的火堆已经生了起来,众人还搭了架子烤着猪肉,油滴落火中的滋滋声真是让人不由得吞了吞口水,一旁熬制的热浓汤香味溢满地充满诺曼的鼻腔。

  看到诺曼回来,老波尔给他盛了一碗汤,诺曼尝了一口点头说:“老波尔,你煮的热汤还是那么美味!”

  “那可不,少主喝了这些年还没厌倦老头子的浓汤就好。”老波尔笑着回答,每一个位夸赞他浓汤的人都会让他心里很高兴。

  那块肥美的猪肉为浓汤增添了美味,到了晚上他们就坐在火堆旁搭配着烈酒享受这些。

  老波尔喝得脸通红,尽管有些醉意可他还是大声吹嘘自己在技师院里的“英勇”事迹。

  除了托普之外所有人都倒头睡去,因为不喝酒的原因所以他站今晚上的第一岗,更重要的是还要给火堆添加柴火。

  他面色建议凝重地看着面前的熊熊火焰思考着诺曼与他说的事情,“结婚不喝酒...嗯...果然还是喝的好。”

  就在他思考自己未来人生大事的时候远处传来了马的嘶鸣声,他忙地站了起来,因为这声音并不是从他们安置马匹的地方。

  当他拔出剑时诺曼几人也被这动静惊醒,“托普,发生什么事了?”诺曼小声问。

  其余人也纷纷拔出剑,被黑夜包围的感觉可不好受,尤其是在这种突发情况下。

  “我也不确定,我只是听到有马匹的嘶鸣声。”

  “会不会是我们的马匹?”一名骑士问。

  托普摇摇头,“声音传来的方向并不是我们的马匹,不知道是什么人在这种时候经过这里,而且并没有走大道,应该是有什么急事。”

  “很有可能是这样,老波尔,你们几个藏到营地周围,我和托普在这个地方等候,一旦发现敌人就冲上来!”诺曼下令道。

  此时的老波尔醉意全无,得到诺曼的命令后便带着剩下的人藏到营地周围的树后。

  黑暗对他们很不利,但是他们也可以反过来利用黑暗隐藏自己。

  诺曼和托普两人则是拿着剑躲在帐篷后面,如果对方是弓箭手的话就不容易瞄准他们。

  当黑暗深处的马蹄声越来越近时众人的神经也紧绷起来,他们握紧了手中的剑。

  “不对!不仅仅有马蹄声!”诺曼轻声说。

  就如诺曼所说的一样,马蹄声中还夹杂着一些人的脚步声,他们正在往这边的营地走来。

  但是即便如此诺曼一直在思考着这些到底是什么人。

  按道理来说这并不是自己军队的人,他们要等到两天后才开拔,而斯瓦迪亚军就更不可能了,这些人根本就没办法越过封锁线。

  突然!他脑中的答案一闪而过!他抓紧托普的肩膀面色凝重地说:“这些人该不会是哪些山族部落的人吧?!”

  经诺曼这么一提醒托普也反应过来,确实是只有这一种可能。

  所谓的山族部落也算是蛮族的一种,只不过他们生活在长城南面,虽然说是部落,可他们与那些绿林强盗没什么区别。

  “这下遭了,听脚步声大概有二十多人的样子。”

  当这些人越来越近时,在火光的照耀下终于看清了这些人,和诺曼判断的一样,是山族部落的人。

  从他们身上灰熊服饰可以判断出这些人属于黑熊部落,虽然武器简陋可人数众多。

  “出来吧,躲在帐篷后面的两个小姑娘!”

  骑在马上的黑发浓胡大块头看起来就是这些人的首领,他刚到火堆旁就发现了藏在帐篷后面的两人。

  意识到被发现的诺曼和托普两人只能走出来,只不过他们并没有这位首领中想象中求饶的样子,两人反而是将头盔的面罩拉下摆出战斗的姿态。

第四十一章:皇宫的帽子

征战血染袍 波斯红 2158 2020.03.26 20:10

  “铁壳人,我劝你们最好放弃抵抗,只要乖乖交出你们的食物和武器我就放你们走!”黑熊首领尖锐地说。

  这些部族人根本就看不起这些维尔吉亚人,他们认为只有懦夫才会躲在石墙和盔甲后面,对于这两人他们眼中充满了不屑。

  “可以,只要你们从我尸体上拿!”诺曼回复道。

  “好啊,我敬重你算个勇士,我会拿你的头盖骨当碗使的!”

  听闻后,这二十来个黑熊部落的人发出战吼,他们敲击着手中的兵器,刀剑悭锵响彻整个树林。

  在首领大吼一声后这些人便往诺曼两人冲去!他们现在只想把这两个铁壳人撕成碎片!

  几个呼吸之间诺曼和托普就被包围起来,对方虽然人多势众,可他们两个可是经历过许多战斗的老手,更何况他们还身穿着坚硬的盔甲。

  诺曼挥剑一刀砍翻一名部族人,“反击!”他大吼一声,埋伏在周围的几人也冲入了战场。

  骑士毕竟是骑士,尽管人数差距很大可依旧不落下风!

  他们的战斗技巧都是经过许多大大小小的战斗磨炼出来的,他们掌握着最高效最省力的战斗方法,部族人很难近得了他们的身。

  偶尔有一两个运气好的挥刀砍下,可那盔甲实在是坚硬,更准确的说是他们的武器太过于简陋,根本就砍不穿骑士们的盔甲。

  击杀了四名敌人后诺曼汗如雨下,但是他还是向前面的敌人逼近!

  诺曼佯装攻击敌人的下盘,敌人刚想防守时诺曼的剑又突然变换了方向,他一击肩砍让敌人彻底失去战斗能力,然后又使出一招侧劈,眼前的敌人随即人头落地。

  “够了!”部落首领的声音如战斧般锋利,他下了马也拿着战斧往诺曼的方向冲去。

  只不过诺曼并没有注意到他身后的部落首领,此时的他正在击杀下一名敌人。

  部落首领高举战斧往前冲,他的嘴角已经露出了笑意,他仿佛看到了诺曼人头搬家的场景。

  就在他向下砍的一瞬间托普用剑帮诺曼挡住了这一击,但是由于部落首领太过于高大强壮,托普重心不稳狠狠地跌落在雪地里。

  反应过来的诺曼举剑刺向部落首领,这次是首领没反应过来,痛得他惨叫一声丢下了手中的战斧。

  然后诺曼立马将剑抵在首领的脖子上威胁说:“快点让你的人停下来!要不然我就宰了你!”

  “快点住手!”

  部落首领听到诺曼的要求后马上下达了指示,听到命令后部族人马上停止了攻击。

  这下主动权便掌握在诺曼的手中了,再加上部落首领现在仅剩下十个人左右,而诺曼一方除了老波尔闪到腰之外并没有损失。

  “假如换成别人早就把你的手砍断然后劈开你的脑壳了,今天算你走运遇到我,留下你们的物资后带着你的人滚蛋!”

  部落首领捂着伤口勉强站起来说:“只要你能放了我们,你要多少我们给多少!”

  “只要按照我说的做我就不杀你们。”

  部落首领并不相信这个铁壳人,但是眼前的形式他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乖乖配合诺曼的指令。

  不过好在诺曼遵守了诺言没有杀他们,只拿走了他们的财务和一些食物,见诺曼并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首领手下的喽啰们搀扶着他逃命去了。

  看这些部族人走后诺曼才松了一口气,以今晚上这种情况来看以后扎营要选在相当于安全的地方才行。

  诺曼掀开面罩,“大家伙清理完这些之后就就睡吧,今晚上我先守夜。”

  “少主,还是我来吧!”一名骑士说道。

  “我还是继续吧,少主。”托普认为自己应该继续守。

  不过他们的提议都被诺曼否决了,今晚上的战斗太过于消耗体力,他希望这七名骑士能好好休息一番。

  在被拒绝后众人只得躺下睡觉,大家因为刚刚的战斗已经累坏了,不一会儿就有人开始打起了呼噜声。

  两轮班之后便来到了早晨,几人睡意还是有些朦胧,而最后一次值班的老波尔已经煮好了浓汤。

  配着一些硬肉干就算是一顿早餐了,毕竟并不是每次都有时间去烤肉什么的。

  简单吃完后众人便骑上马继续往目的地前进,今天诺曼打算尽可能的离开这个森林往山谷去。

  在山路旁边扎营会比在这要安全些,那个地方几乎没有山族部落,只要穿过山谷后再走几天就能到冰原城了。

  骑在马上的诺曼掏出酒袋想喝几口打发打发无聊的路程,可发现酒袋的酒已经没有了。

  没办法,他只能在在马包里翻出缴获黑熊部落的战利品,有一个小酒袋,看到有这玩意他赶紧打开塞子就往嘴里送。

  可刚喝一口他就吐了出来,“这些山里人怎么喜欢这玩意!”诺曼只感到这酒喝起来像尿一样恶心。

  “我发誓这是我这辈子喝过最难喝的东西,托普你要不要喝一口?”

  “哈...不了不了,等我成人礼过后吧!”

  托普心里也是很无语,诺曼明明知道他不喝酒,可每次自己喝一口后只要托普在旁边他就会问托普要不要喝点,托普每次也是拒绝。

  “算了,我从没见过你这样无可救药的人,酒都不喝,希望诸神保佑你。”诺曼吐槽道。

  就这样经过五天后众人终于回到了冰原城,一路上他们并没有遇上之前的山族部落来抢劫,他们也根据前车之鉴都扎营在比较安全的地方。

  进城之前诺曼给他们每一个人都扔了一小袋银树币,他让这些骑士们这两天自己去找地方消遣,等出发那一天再集合北上。

  不过托普依旧是跟随诺曼回到了巨石之堡,也就是冰原城里皇帝居住的皇宫,因为外表酷似一块巨大的石头得名。

  诺曼回到皇宫内时并没有马上去见自己的父亲,他要去见另一位重要的人,也算是诺曼的恋人。

  他让托普独自在院子里等候,他则是独自一人往皇宫另一层走去。

  诺曼悄悄地走到一扇门外,他小心翼翼地推开未紧闭的房门,他动作很轻缓,生怕弄出任何声音。

  他想偷偷瞧瞧自己的女人夏丽在干嘛,当他透过门缝往里看时手中抱着的头盔却掉了下来,头盔砸到地上的声音惊吓到了房间内的男女。

  嗯...一丝不挂的男女,这个时候愤怒的火焰充斥着诺曼的大脑,他大力一脚踢开房门。

  他拔出剑走了进去,一手掐住在床上男人的脖子,诺曼因为愤怒导致脖子上的青筋清晰可见。

第四十二章:不是今天

征战血染袍 波斯红 2262 2020.03.27 14:03

  “你这个杂碎!”诺曼又拿起手中的剑架在这名男子的脖子上,“好一个金发卷毛,我相信你这张嫩脸蛋应该勾引了不少人吧?”

  “大人饶命啊!是她让我这么做的!我只是一个马夫的儿子!”

  平日这个叫波利的男子靠自己的花言巧语和俊俏的面庞勾引妇女或者少女为生。

  他有属于自己的一套手段,能让那些笨女人们乖乖的掏出口袋中的钱币,只不过他没想到今天第一次钓上大鱼就碰上正好回来的诺曼。

  这种经历可是第一次,加上诺曼身上围绕的杀气,他已经吓破了胆。

  “你叫什么名字,杂碎!”诺曼恶狠狠地说,“是那个马夫的儿子!”

  他完全无视了在一旁被吓傻了的夏丽,只是刚刚进门时瞪了她一眼,那种眼神只有诺曼在战斗时才会有。

  “大人,我...我叫波利,我是皇宫里马夫总管西摩·卡塞尔的儿子。”

  “我告诉你卷毛!你的手生来只配用来喂马而不是用来爬上别人的床榻!你今天不会死的,我会让你好好活着!”

  诺曼用劲一推把波利摔在地上,他大喊一声叫来了卫兵。

  “把这个杂碎带下去,还有!如果有人敢把这件事说出去,我保证他全家的脑袋都会插在尖枪上!”

  “是!大人!”两位卫兵回答。

  “大人,不要啊!不要啊大人!”不管波利怎么喊叫也没有用,他被卫兵硬生生拖拽了出去。

  诺曼所说的好好活着并不是指放过他,只是换了另外一种方式让他活着。

  听到吵闹声的托普也赶了上来,“少主!怎么回事,我刚刚听到...”看到眼前一丝不挂的夏丽托普赶紧回头,“对...对不起少主,我不知道。”

  诺曼只是用极为冰冷的语气对夏丽说:“穿好衣服待会到我房间里等着。”随后往房门走去,经过托普时他停了下来,“给我看好她!”

  托普好像是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该怎么做,他总是不会辜负诺曼的信任。

  看着诺曼急匆匆地离开托普叹了口气,他可没处理过这种事情。

  当诺曼来到自己父亲房门时依稀听到了女人的声音,他重重叹了口气后推开了房门。

  “诺曼我的好儿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奥斯顿推开身上的女人,“快滚出去!”

  女人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被这样对待,可对方是皇帝自己也只能闭上嘴离开。

  自从诺曼的母亲在他两岁时病逝之后没过两年奥斯顿就开始放纵自己,整日里饮酒作乐。

  原本身材魁梧的他如今也是一个臃肿的老汉,肚子上的赘肉只要轻轻一捏就可以挤出油来,头发更是一根不剩,比鸡蛋还要光滑。

  “刚回来,我说了多少次了少喝少吃,你看你这样子,还找了一个浓妆女人到这里来!”诺曼显得很不满。

  “哈哈哈,我这不是没什么事做嘛,我保证一定听你的。”奥斯顿则是不以为然,他已经习惯了自己儿子对自己说教。

  如果让外人看到这种场面一定会吓掉下巴,从来就没人见过皇帝被训斥,更何况还是自己的儿子。

  也正是这个原因他们父子俩单独见面时才会选择在奥斯顿的房间,皇帝的威严总是得保持。

  “说说吧,那些蛮族部落怎么会聚集起来,你在信里写他们有很多人,具体是多少?”

  “二十万。”

  “什么?!二十万!那些蛮族部落最大的就两万多人,这二十万人从哪里冒出来的?”

  奥斯顿皱眉道:“根据前方的斥候来报说是有一个部落崛起了一位年轻的领袖,他靠武力用八年征服了周围的部落后组建了联军,那些小部落为了生存只得加入他的麾下。”

  “这可不得了,能把这些人聚集起来。”诺曼说,“他叫什么名字?”

  “据说叫什么奥戈卓卡。”

  “那我们在长城上有多少守军?”

  “三万多不到四万人。”

  照这样看来根本就无法抵挡这些蛮族的入侵,加上南部支援的五万人也很难取胜。

  “如果我们取胜的话那也将会是一场惨胜,要是没有长城的优势我估计咱们的头盖骨已经被当成碗使了。”诺曼对于这种情况感到头疼,不管事情如何发展对于维尔吉亚来说都将是一场灾难。

  “确实是啊,不过好在那些南方人目前还抽不开身,我们可以放手去解决这些蛮族。”奥斯顿说道。

  但是其中有一点让诺曼有些疑惑,为什么这个奥戈卓卡不趁这个时候攻击,以他的才能应该不会不知道抓住时机才是。

  不过他并没有把心中的疑惑说出来,“我两天后就北上,到时候你让南部回来的军队休整两天后马上到长城来。”

  “我知道,这件事情还是辛苦你了。”

  诺曼不再多说什么便离开了房间,他现在得去看看夏丽,一想到刚才的事情他就不由得握紧了拳头。

  他刚进房门就看到夏丽一人低着头坐在床边,从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她害怕极了。

  诺曼走到桌边倒了一杯葡萄酒,“你要来一杯吗?”

  夏丽还是低着头不敢说话,只是摇了摇脑袋。

  “你知道...背叛是一种很耻辱的事情,我实在是不明白你为何会这样做。”他一口将杯中的酒灌入喉咙,“我想听你说实话,想听你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听到这儿夏丽才敢开口,只是声音很小,她一五一十地把事情全部说了出来,按照诺曼的要求,就连她如何与波利认识的细节都没有漏掉。

  然而诺曼的眼神随着夏丽每一个字变得越来越阴沉。

  夏丽告诉他,因为他常年在外征战自己一个人过得很煎熬,加上自己的身份不过是狗舍总管的女儿,她觉得诺曼根本就没有把她放在心上。

  诺曼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好一个马总管与狗总管,看来你们才是天生一对,不过你认为我会放过你吗?不。”

  一个“不”字犹如审判的诏书一样让夏丽彻底绝望,她知道兰切斯特的手段,只是她没想到刚和波利勾搭上就被诺曼发现。

  “你能放过我父亲吗?”夏丽哀求道。

  “我会的。”诺曼回答,“看在你我这么多年的份上。”

  “这件事情不会有人知道的,但是我希望你能为你的行为负责。”

  “我会的。”

  “很好。”诺曼走到夏丽面前俯下身来,用手掐住她的脖子轻声道,“不过不是今天。”

  然后夏丽顺着力量缓缓躺下,她闭上双眼,眼角处的泪水依稀可见。

  诺曼一根一根地将绳子拉开,他的双唇紧贴着夏丽的身体,夏丽甚至可以闻见他呼出的葡萄酒气息。

  她会受到惩罚,不是今天,更不是现在。

第四十三章:失控

征战血染袍 波斯红 1967 2020.03.28 22:51

  当夏丽醒来时诺曼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她从床上坐了起来。

  双腿还有些疼痛,只是疼痛,没有任何其它的感受,她就这样毫无遮掩地走到镜子前看着自己。

  她用手轻轻抚摸着碎骨与肩膀上留下的牙印,从痕迹上可以看出是那是两个人的,因为这次诺曼咬得很深。

  她明白诺曼是故意这样的,只是现在这样子感觉自己还不如一枚铁金值钱。

  至于诺曼去哪了大概也能猜出个七七八八,她只希望诺曼不要太过残忍,“死夏丽,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思担心别人,管好自己吧。”她自嘲道。

  他是这个帝国的继承人,她木然地想,记忆中他们认识的情景和诺曼最初的模样她还记得,“我果然还是个没能长大的孩子。”只不过诺曼的成长是建立在无数生命之上的。

  当然了,回忆也只能是回忆,像她这样的行为也根本就不配拥有那些圣洁的东西,也许曾经有过,可现在已经消失。

  地牢里

  一桶冰冷的水泼在波利身上,这冰冷刺骨的感觉让他从昏迷中惊醒,他发出抽搐的声音,大口大口的吸气和呼气。

  他的身体已经浑身是伤,看守他的狱卒用蛇皮做的鞭子抽打他,一旦他晕过去就像这样泼水让他清醒过来,然后再抽打。

  他被绑在十字架形状的木桩上,一动也不能动。

  “大人,求求你放了我吧,或者杀了我!”波利哀求道,可以看的出来他现在很虚弱。

  “呵,我不是说过了吗,我不会让你死的。”诺曼拿起一旁被烧得通红的铁钳,“你会喜欢这个的。”

  说完就朝波利的手心烫去,“我告诉过你,你的手就是用来喂马的!”诺曼压低着声音说。

  突然来的这一下让波利痛苦地喊了出来,这种温度让波利整个手掌都熟了,很自然地波利又晕了过去。

  可刚“解脱”没几分钟一名狱卒又提着一桶水泼了过来,他又被用这种方法惊醒过来。

  “把他的嘴堵住,我可不想让这种人自杀。”

  听到命令后一名狱卒拿出后抹布堵住了波利的嘴。

  “呜呜...呜!”波利挣扎着,可是发不出然后一句话。

  一名狱卒耸耸肩说:“放弃挣扎吧先生,这样你可以好过一些。”

  诺曼把手放到波利肩膀,“我是不会让你那么早就死掉的,你会享受这种过程的。”

  波利惊悚地看着诺曼,这个人就是个恶魔,他根本就没见过这种人。

  不要,他想,诸神慈悲,波利现在只能祈求诸神能让诺曼停止这样的行为。

  “你们都出去吧,我想和波利先生单独聊聊。”

  “遵命,大人。”两位狱卒关上大门离开了这。

  “波利,你知道时间是什么吗?”诺曼走到摆满刑具的桌面前挑选着什么。

  看到诺曼在选东西的举动吓得波利猛地摇头,他发出呜呜的声音,可并没有得到理会。

  “不知道?”诺曼拿起一把细小的刀把玩着,“时间正像一个趋炎附势的主人,对于临去的客人不过和他略微握握手,对于一个新来的客人,却伸开了双臂。”

  诺曼走到波利面前在他耳朵旁轻声道:“他飞也似的过去抱住他;欢迎是永远含笑的,告别总是带着叹息。”

  “波利,你是新来的客人吗?”诺曼微微一笑。

  波利不明白诺曼心里面到底想干什么,对于这个,疯子,变态,魔鬼,波利只能用这些来形容眼前的诺曼。

  “你的手其实挺好看的,如果没有这样的遭遇,看起来确实不像马夫的手。”诺曼握住波利另外一边没有受伤的手说,“就是太可惜。”

  话音刚落诺曼就拿起手中的刀割开了波利的手背!疼痛刺激着波利的神经,他拼命地挣扎着,想叫却又叫不出来。

  豆大的汗水从波利的脸颊流落下来,被割开的地方肉下的白骨清晰可见。

  诺曼将手缓缓地往伤口处伸去,波利知道了诺曼想干什么,他想挣扎可是一点用都没有。

  当手碰到骨头时诺曼用手捏住然后往外拉,波利满脸都是痛苦的神情和滴落的汗水,脖子上的青筋像是要爆裂开来似的。

  最后因为这强烈的疼痛感波利还是晕了过去,只不过这次诺曼并没有再把他弄醒,只是简单整理了一下便离开了。

  出了这散发恶臭的地牢时已经是晚上了,这个样子时候他也没心情吃东西,在脑中简单思考后便往托普的房间走去。

  到了托普房门时他一个招呼都没打就进了房内,吓得在看书的托普已经拔剑准备迎敌了。

  “少主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有刺客。”

  “没什么,今晚上我没地方睡,原来的房间让那个女人睡了。”诺曼进来后自觉地拿起杯子斟了杯麦芽酒一饮而尽。

  “那么晚了你在看什么?”诺曼问。

  “一本古书籍,讲的是一对精灵恋人。”托普回应道。

  “切,你也真是够无聊的。”说完诺曼就躺在床上,“晚安,祝你好梦。”

  “少主,那我呢?我睡哪里啊?”

  “你自己想办法,关我屁事。”

  这让托普有些蒙了,自己的房间就这样没了?

  不过这也没办法,谁让对方是自己的上级呢,重要的是托普明白现在诺曼心里是什么感觉。

  他看着躺在床上的诺曼并没有说什么,然后便继续看着古书籍,反正他自己没经历过这些也不好插嘴。

  至于诺曼只是侧着身子并没有睡着,他在回忆发生的事情,冷静下来后首先就是觉得自己的手段太过残忍。

  还有就是自己确实如夏丽说的那样,几年来一直在外战斗,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别人的感受。

  诺曼叹了口气,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没有人能改变这一切。

  他现在只想赶快到第二天然后动身北上,离开这个地方,他想尽快忘记,更重要的是学会如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第四十四章:难以置信的事情

征战血染袍 波斯红 2501 2020.03.29 10:33

  “你真的要着急北上?”奥斯顿问他。

  “对,现在时间紧迫。”诺曼回道,“谁都不知道下一步那些塞外蛮子会做出什么。”

  “我看这不是主要原因吧,你和那个姑娘的事情我不会插手。”奥斯顿拿起一块烤羊肉用手撕开,油脂沾满了他的手,“不过这也也好,我一直都不希望你能和这种出身的女人在一起,尽管我一直尊重你的选择。”

  没想到这件事情居然被老爹知道了,看来自己的老爹并不是表面上只会放纵的样子。

  诺曼啜了一口葡萄酒说:“也许你一开始就应该反对我,我对这些事情...还是太幼稚了。”

  奥斯顿嬉笑道:“我的孩子,这方面你还是得看你老爹我,不过这件事情并不全都是坏事情,起码你以后能明白些什么。”他将一大块羊肉塞进嘴里,汁水充斥着他的口腔,这个季节的羊肉是最肥美的时候。

  “先不说这个,老爹你估计我们现在动员所有的领主还能集结多少兵力?”

  “大概三万左右吧,我们维尔吉亚人口本来就没有另外三大帝国的多,加上原有的军队已经是极限。”

  “那老爹你让这三万人部署在鹰堡地区,提防点斯瓦迪亚人,至于和明帝国的人就维持原有的状况就好。”诺曼用手帕擦了擦嘴,“我先去收拾东西准备出发了。”

  “诸神保佑你,孩子。”

  诺曼离开后就去寻找托普,他下令让托普把那几个骑士召回,今天他们就得北上。

  正当诺曼在跟一个女仆嘀咕着什么的时候托普走过来告诉他人马已经准备好了,诺曼示意修女可以离开。

  “托普,你去过长城吗?”

  “大人,没有去过。”

  “我也只是去过两次而已,我相信你会爱上那个地方的。”

  诺曼拍了拍托普的肩膀,“走吧,我们现在得出发了。”

  刚刚出巨石之堡诺曼就感觉到寒气逼人,他提了提身上披着的黑色厚皮毛大衣,戴上了厚手套,他明白长城只会比冰原城更冷。

  他迈开步伐尽可能快的往自己的马匹走去,靴子在雪地上嘎吱作响。

  几位骑士笑嘻嘻地在原地等候,诺曼翻上马后问:“先生们,你们准备好足够的酒了吗?”

  老波尔咧嘴大笑,“少主您就放心吧!这些玩意可是咱们保暖的秘密武器,都准备得妥妥当当!”

  “那就好,出发吧!”

  随着马匹的嘶鸣声几人迎着寒冷的北风前行,好在他们都穿着厚大衣,要不然肯定会被冻死在冰冷的盔甲里,这样就好比穿着棺材上路一样。

  一行八人路过一个看起来像是废弃了的木造房屋时停了下来。

  一位叫蒙特尔的骑士提议今晚上可以在这个地方驻扎,周围还有一些小树林可以取木柴生火。

  蒙特尔模样看起来有些阴狠,只要嘴一敏就会消失在他黑色的胡子之中,但是不难看出来他是一位正直又强壮的战士。

  诺曼同意了这个想法,虽然才刚刚出发了三四个小时,但是最好还是在这待上一晚上,鬼知道前方还有没有这种木房子给他们落脚。

  而且现在好好休息明天也会有更多的精力赶路。

  得到诺曼的回复后蒙特尔叫上了另一位看起来身板有些单薄的骑士同他一起去弄些柴火,从文章上的战斧可以看出这小伙子是来自多安家的人,他叫乔尔.多安。

  正常情况下骑士是不会去干这种活的,可没办法,他们现在为了能快点赶路就没带什么随从,很多时候那些随从除了干活之外就是累赘。

  诺曼则是和剩下的几人一起来到木房外,这看起来得一段时间没人居住过了,他缓缓推开门,嘎吱声随着大门的移动响起。

  一进门便可以感受到一股发霉的臭味,不过总比在外面被寒风吹要好得多,正当诺曼想去看看屋子内其它房间时一名骑士大喊了一声。

  贝里在一个小房间里发现了一具骷髅,几人听闻后走了过来,看样子应该是这间屋子原来的主人。

  “可怜的家伙,应该是寒冬来临时被活活饿死了。”老波尔叹息道。

  “不,你们看他手里还握着一把小刀。”托普指着骷髅的手说。

  如果不仔细看还看不出来,这把刀只剩下刀刃,而且已经生锈了,颜色和黝黑的骷髅看上去有些相似。

  “那就是忍受不了饥饿自尽了。”

  “管他的,反正与我们无关。”

  这些人对于这种东西见怪不怪了,除了托普剩下的人离开了这个房间,他们对这种东西根本就不感兴趣。

  但是托普却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这骷髅会是黑色的,他并没有发现周围有火烤的痕迹。

  就在他转身要离开时骷髅的手动了一下,咯吱声让托普下意识的回头,可这回本来应该躺着的骷髅居然站了起来!

  托普受到惊吓大叫了一声,他没站稳往后狠狠地跌在地上。

  诺曼听到声音后拔出剑赶来,可这具骷髅也着实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他第一次看到过这种东西,剩下赶来的人也和他一样,无比复杂。

  就在这时骷髅张开嘴嘶吼了一声,他握着手中的刀刃扑向瘫坐在地上的托普,可就在它靠近时诺曼将它劈成了两半。

  诺曼大口大口地呼吐着气,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一定觉得这不过是故事里才有的东西。

  诺曼根本就不明白这个是什么玩意,为什么骷髅会动。

  晚上几人围坐在火堆旁一言不语,刚刚回来的两个人也得知了情况,看着地上散落的骷髅他们也很震撼。

  就在这时诺曼率先开口说:“兄弟们,我不知道那玩意是什么,但是这件事情我们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这种东西要是传了出去后果不能想象。”

  确实,如果这种事情被传出去肯定会扰乱长城的驻军,如果是其他人说的话他们自然会嘲笑一番。

  但是如果换做是诺曼或者这几个骑士就不一样了,他们在整个帝国享有极大的声誉,人们总是会更倾向于相信像权威的东西。

  “这些东西很可能是亡灵。”老波尔喝了口烈酒说,“我曾经听我的祖父说过在两千多年前他们确实存在过,后来与精灵族同归于尽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

  几人也纷纷点头,毕竟这片大陆上有着许许多多的故事,其中很多分辨不出真假,可硬要说是虚构的也不太正确。

  因为真的是虚构的话,那么到底是谁虚构的,是以什么东西为原型,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更重要的是为什么那么多人会相信。

  就像维尔吉亚的多神,诺曼有时候也会思考世界上真的有神存在吗?为什么其它地方的神与自己所信仰的神不一样,可每当遇到困难等事的时候,诺曼第一时间又会向诸神祈祷。

  面对这样的事情让诺曼无法做出判断,也许他能在长城找到一些答案,他隐约可以猜想出为什么那个塞外之王奥戈卓卡为何按兵不动。

  “不管如何大家还是睡一觉吧,这些事情就先放在一边。”说完诺曼便躺在毛皮垫上。

  剩下几人也躺下,确实,目前这些东西不是他们干坐着思考就能解决的。

  只有托普一个人坐着,他紧盯着眼前的火焰,他还是没能从这种事情中挣脱出来,就当他紧盯着火焰时外面传来了乌鸦的叫声。

  他起身往窗口外看去却只能看见一片黑暗,他的心里空荡荡的。

第四十五章:开窍啦

征战血染袍 波斯红 2269 2020.03.30 22:59

  一行人经过几天的路程终于来到了守望者长城,距离诺曼上一次来这的时候已经过了四年,那个时候他才十七岁。

  高大的守望者长城已经在这守护“世界的尽头”长达两千年,维尔吉亚帝国在长城背后建立了七座要塞,这样也就解决了守军的补给问题。

  虽然这里是整个维尔吉亚最严寒的地方,但神奇的是守望者长城上居然没有一点雪。

  学者们经过研究认为这种现象与长城内部有关,他们从卡洛斯特大陆的古书上得知长城内部具有庞大的魔法阵。

  整个长城就像会发热的暖房一样温暖着周围,也难怪军队在这驻扎那么久也不会感到不适。

  就算是之前来过这里诺曼心里依旧感慨这座长城的宏伟,剩下的人就更不用说了,守望者长城总是会让第一次到这里的人惊叹。

  他从小就听冰原城的修女说这是卡洛斯特大陆现存最庞大的建筑物。

  “这玩意是怎么建起来的?”老波尔道,“真他娘的厉害!”

  “我一定要在这世界的尽头大喊一声,然后对着长城外撒泡野尿!”蒙特尔吐了口唾沫说道。

  “好了,先生们,我们得到要塞里才行,至于撒尿的话你们等明天再组队去吧!”

  诺曼却没有开玩笑的心情,几天前每当离长城越近时他的心情也就越沉重。

  他可不像这几个骑士老爷一样只想着玩乐与战斗,他还得解决各种各样的麻烦。

  几人来到要塞外不远处时守军就发现了他们,在军官的吆喝下厚重的闸门缓缓升起,等到诺曼一行人穿过时又放了下来。

  要塞并不算特别大,守军也只有一千多人而已,他们的主要工作就是给自己负责的区域运输补给和轮流值班。

  这里的负责人是爱德华爵士,在守卫报告后他就急忙赶到要塞中心处等候诺曼。

  “少主,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食物和酒,我们先进城堡吧。”

  “暂时不用。”诺曼下马后把马儿交给了马厩管理员,“我想先了解一下目前的情况和看看要塞周围,爵士你带路吧。”

  爱德华爵士鞠了个躬,“如你所愿,少主。”

  在交待了几位骑士一些事情后诺曼便同爱德华爵士登上了要塞的北墙,从这儿可以看到长城。

  “爵士,现在守望者长城外的蛮族有什么动静没有?”

  爱德华爵士走到城墙边上,望着不远处的长城说:“少主,最近这两天原本安静的蛮族开始躁动了起来,他们已经开始对城上的守军抛射弓箭。”

  “之前他们什么行动都没有吗?”诺曼问。

  “是的,我也很奇怪为什么他们之前一点动静也没有,就算是现在这种躁动的状况也没能造成任何伤亡,因为他们的射程根本就不够。”

  听爱德华爵士说完后诺曼觉得事情越来越不对劲,尤其是之前遇到那个会动的骷髅。

  他现在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感觉那个塞外之王是在传达某种信息,但又不确定是不是这样。

  “爵士,你觉得那些蛮族这次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抱歉少主,对于这方面我并没有太多想法,我只知道守望者长城是唯一能抵御他们的屏障,倘若我们没有万全的准备,只有诸神知道我们的下场会有多惨。”

  “倘若我现在还不去吃饭,诸神也会觉得很凄惨。”诺曼决定明天一早就到长城上查看情况,他现在并不想听任何有关于完蛋的话。

  “爵士,感谢你告诉我这些。”

  “我的荣幸,少主。”爱德华爵士搞不懂这位少主到底在想什么,刚刚说要看看周围的情况现在又突然回去了。

  不过没办法,谁让人家是帝国储君呢,自己只得乖乖跟着诺曼往要塞城堡走去。

  不过这个地方根本就称不上城堡,相对于那些领主老爷们的地盘来说不过是个积木玩具,只是坐落于要塞中心的大房子罢了。

  一进去诺曼就看到自己的骑士兄弟们在喝酒大笑,有时候他们这样诺曼也是头疼,这些家伙和故事书里描述的骑士完全就是相反的。

  “少主,你看看这个地方他们居然称之为城堡,要我说冰原城的技师院都比这要大得多!”

  蒙特尔已经喝得酩酊大醉,整张脸已经变得红通通的,配上那浓密的胡子看起来就像是红脸野人一样滑稽。

  “抱歉爵士,他们这样习惯了。”诺曼苦笑道,“也许他们没有骑士的样子,但是实力却是不俗。”

  “我相信是这样的。”爱德华爵士回应。

  诺曼并没有上前同几个醉鬼一块喝酒,而是坐到在一旁烤火的托普边上,这家伙总是在这种场面下显得很不合群。

  “托普,你这是怎么了。”看托普的样子显然是有什么心事,一路上似乎都没怎么说话。

  “因为那件事我现在感到有些不安。”托普低着头说,“当你们睡着时我听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声音。”

  “噢?什么声音?”

  “乌鸦的叫声。”

  诺曼笑出声来,“乌鸦的叫声有什么不同寻常的,我看你是被吓傻了!”

  “不,少主,那不是一般的叫声,好似它们在预示着什么?只是我不知道其中的意思。”

  看托普这样诺曼沉默了下来,从小到大托普都没有撒过谎,要是换做以前他肯定会认为托普疯了,可因为骷髅的事情他不得不重视起来。

  “你是说预示?”诺曼问,“你觉得会是在预示着什么?”

  托普摇摇头,“我感觉是与那个骷髅有关,我总是感觉到不安。”

  “抱歉少主,你们是在讨论什么骷髅?”不知道什么时候爱德华爵士已经在他们身后。

  “没...没什么骷髅,我们在说路上见到的骨头而已。”托普慌忙地解释,他知道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会动摇整个军队的军心。

  “噢...这样,我只是过来邀请你们喝一杯。”爱德华爵士对吓到他们感到有些抱歉。

  诺曼拍了拍托普的肩膀起身,“托普你也去喝一杯吧。”就像往常一样邀请他。

  “那就去喝一杯吧。”

  “不喝啊,我说你这小子...”诺曼突然反应过来,他惊讶地看着托普,“你说去喝一杯?”

  托普点点头表示要去喝一杯,这可让诺曼没想到,但是他是很高兴托普终于开窍了,他搭着托普的肩搞笑地往几个醉鬼骑士那边走去。

  “兄弟们!我们的猛男托普说要来一杯!”诺曼大声宣布。

  “这小子终于开窍啦!这才是维尔吉亚男人!”

  蒙特尔晃晃悠悠地走过去,“托普快过来,今天蒙特尔叔叔告诉你怎么才能千杯不倒!”

  至于爱德华爵士则是又被晾在一边,他耸耸肩喝了口酒说:“嗯...好吧,也许我注定是孤独的。”

第四十六章:绝境守护者

征战血染袍 波斯红 2149 2020.03.31 22:31

  “双脚稍微张开一点,挥剑的时候要把身体重心放在剑上!”基兰对眼前正在训练的士兵喊道,“我真搞不懂我他娘为什么要来教你们这群小姑娘!”

  基兰是长城守军的总教官,他有着一头黑发和些碎胡渣,黑色的眼睛里总是透露出一种利剑的感觉,似乎可以看透任何人。

  “你!过来!”基兰对着一名看起来很高大的新兵说,“我看你真是除了像个大块头之外其余的地方和老妇人一样软弱无力!”

  “教官,请你不要侮辱我。”新兵显得很不满。

  从两个星期前他到这开始基兰就每天用语言侮辱他们,但是新兵们并没有见过基兰用剑的样子,所以大家都认为基兰不过是徒有其表罢了。

  “侮辱你,你都这样了还需要我侮辱你吗?”基兰拿起未开刃的铁剑对新兵比了个手势说:“大姑娘,来。”

  新兵咬了咬牙握紧手中的练习铁金挥砍了上去,他现在也不想管对方是不是教官,他只想出了这段时间憋的恶气。

  但基兰轻轻一闪便躲开了攻击,新兵有些恼怒,他再次挥剑侧劈过去,而基兰则是向后一仰又躲过了攻击。

  基兰还不忘挑衅地说:“怎么?难道你真的是老妇人?”

  这下新兵是真的忍不住了,“去死吧!”他连出几招,可都被基兰轻松躲开,新兵的皮甲内挥汗如雨,块头越大消耗得也越快。

  新兵的呼吸已经有些絮乱,基兰看上去倒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怎么?不行了?”

  话音刚落新兵大吼一声朝前放刺去,结果基兰一个侧身将他的剑挑飞,然后握紧拳头狠狠地砸在新兵的腹部。

  别看基兰各自不是太高大,但是这一拳如同铁锤般让这个新兵跪倒在地,然后基兰用练习剑架着他的脖子。

  “这要是真的战场你的脖子已经被割开或者被劈开脑袋了。”基兰缓缓将剑拿开,拍了拍新兵的脸说,“这才叫侮辱你。”

  其它新兵见状跑过来搀扶这个大块头新兵起身,这下他们算是心服口服了。

  基兰把练习剑扔给侍卫,结霜的雾气扑在脸上,感觉很舒服,他容许新兵们和自己休息一小会。

  就在他准备去拿酒袋喝几口时背后传来了鼓掌声,“真不愧是卡洛斯特最著名的剑客之一,能有幸见到真是太好了。”

  基兰回头一看,说话的人正是诺曼。

  他们一行人在要塞休息一晚上之后一大早就来到了守望者长城下的营地里。

  诺曼大步朝基兰走去,硬脆的皮靴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不愧是绝境守护者。”

  基兰鞠躬行礼,他自然能看得出来这位是帝国的储君,尽管之前没见过也听那些军官说起过他的模样。

  “少主,请问有什么吩咐?”基兰问。

  “没什么,我只是路过这里时听说卡洛斯特著名的剑客绝境守护者也在,所以便顺道过来看看。”诺曼微笑着说。

  “少主,我只是个普通的教官而已。”

  “不,你是兰开斯特家族最好的剑客!”

  看着基兰的面色突然变得有些忧郁诺曼也明白了为什么,不过他并没有说出来。

  “那我就先走了,我还得赶往长城,希望之后能再见到你。”

  其他人跟着诺曼离开了营地往长城上走去,一路上不少人都认出了诺曼便纷纷行礼,毕竟这么多年来诺曼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军营渡过的。

  走上长城阶梯的时候诺曼可以看到一些士兵穿戴着双头雄鹰的纹章,他认得这个,这些人属于第七军团。

  这时,走在稍微后面一些的托普加快脚步走到了诺曼旁边,“少主,我听说这些剑客们都会以自己的称号为荣,可为什么基兰显得有些奇怪,我的意思是他并没有把这当成荣誉。”

  诺曼咧嘴笑着说:“确实,他和别人不一样,不过这是有原因的。”

  “原因?是他经历了什么事情吗?”

  “对,整个卡洛斯特有十大剑客,基兰的实力应该可以排进前四,曾经的他对人热情且友好,和大多数人一样每当提起自己的称号就如同骄傲的雄狮一般。”

  诺曼看了眼一脸疑惑的托普又说道:“你知道的,就像故事里写的那样,高贵的剑客和美丽的恋人总是幸福甜蜜,直到有一天基兰离开家去另外一个镇子处理些事情时他的恋人遭到了山族部落的迫害。”

  “这...那后来呢?”托普追问。

  “后来基兰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疯掉了,他将他与恋人的房屋烧掉然后肚子一人拿着剑前往敌人的地盘,据说他一个人干掉了三十多人还毫发无伤。”

  “三十多人还毫发无损?!”托普惊叹道,“这是真的吗?”

  “鬼知道呢,听起来就像故事一样扯,不过从那个时候开始基兰便参军投靠我父亲,然后就成为了现在在长城守军的总教官。”

  这下托普明白了为何刚刚诺曼提到他的称号时会变得有些忧郁,真没想到基兰有这样的经历,虽然听起来确实像诺曼所说的一样,挺扯的。

  不一会儿众人便登上了守望者长城,一上来便看到神情严肃的守军们,这几天他们被城外那些杀千刀的蛮族搞得每时每刻都要警惕。

  以前他们只需要防备一些偷跑过来劫掠的小部落,现在突然冒出那么多人,这对于整个帝国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不过就算敌人再怎么强大,在这些维尔吉亚人眼中这些蛮族都是下贱的物种。

  他们认为蛮族生性凶残蛮横,个个都是杀人放火的偷盗之徒。他们趁黑夜翻越守望者长城进行屠杀,他们掳掠妇女,还以磨亮的兽角啜饮鲜血。

  诺曼走到城墙边上望着远处,前方原本是一片针叶林,不过在百年前便被下令伐光,为的就是让前方暴露在长城的视野下。

  不过现在全都是大大小小望不到尽头的毛皮帐篷,从长城上还可以看到蛮族们正在生火做些什么东西。

  “我的妈啊,我这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人。”老波尔感到有些震撼。

  好在目前的情况诺曼还不是不可以应付,至少他有信心可以在野人进攻时防守到援军到来,但是对于完全胜利又得另说了。

  正当众人在讨论时长城上的号角声吹响了起来,上面的士兵马上快速跑动起来到达指定地点,而诺曼等人也拔出了剑等待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