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搞笑吐槽 我真不想当皇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后乾书》

我真不想当皇上 无处安放的梦 13 2020.07.08 15:39

  【大乾帝国官方正史——《后乾书》】

  【自神武元年始,至永治元年初】

  【乾代大史学家——甄傍、甄秀、甄香联合编撰】

  ---------------------------------------

  「卷一·太宗始皇帝本纪」

  “神武元年,太极圣皇定国号大乾,始皇帝遂生于皇都,紫气充庭,额上有神柱入顶,目光外射,赤光绕室,异香经宿不散,体有金色,三日不变,掌生纹路,只此一字,乃曰'帝'字!

  始皇帝诞于开国元年,乃承国运,天命所归。然身为庶子,恐遭人嫉,遂韬光养晦,收锋敛芒,实则内秀于心,藏拙于外。

  故襁褓不啼,孩提不言,大智若愚,大巧若拙。年五岁,逢圣母皇太后被欺,怒曰:'吾志在皇位,必报此辱!'”

  ——摘自[卷一·章一]

  ……

  “大乾神武五年,太宗始皇帝年五岁,尝闻圣母皇太后泣涕涟涟,心知盖因己不能言也,遂于心不忍,破口相言。

  母大惊,才知其儿乃盖世英才,非不能言而不可言也!

  时霓凰侍奉左右,闻之瞠目赞曰:'殿下此番风采,已有圣皇九分之资,唾得皇位已九成在握!'。

  始皇帝正色谦曰:'非也,夺嫡之事十之九死,胜败仅有五五之数矣!'

  霓凰闻之当场跪拜,叹曰:'殿下已十成在握矣!'”

  ——摘自[卷一·章二]

  ……

  “大乾神武二年,始皇周岁之礼,其时上摆抓周之物,乃果、笔、弓、金、书、印六物,凡一众皇子,皆从其中所取。

  唯太宗始皇帝,与众不凡,行事莫测,眼无六物,独行向前,捉圣皇之手,夯大宝之基!

  刹那之间,圣心剧震,满堂皆惊!

  时始皇年只一岁,方知皇家气运,尽在圣皇一人之手;圣位更迭,只在圣皇一言之中。

  故此稚童之举,暗合帝王之道;此自然之为,实乃天命所归也!”

  ——摘自[卷一·章三]

  ……

  “大乾神武五年,逢始皇初次入学,贴身婢女霓凰侍之。

  拂晓,未及卯时,自然而醒,霓凰睡中惊醒,诧曰:‘辰时入学,殿下何故卯时自醒?’,始皇摇头叹曰:‘天色未明,然我拳拳好学之心已明,大乾今恶敌环绕,我又怎能安心卧榻而眠?’,霓凰当即拜服。

  行至道中,内宫至外宫路途甚远,始皇仅孩提之龄,行此远程,早已身心俱疲,时霓凰侍奉在侧,不忍劝曰:‘道阻且长,殿下年幼,不胜脚力,且容我背负前行’。

  始皇大为不喜:‘学府学规森严,明令徒步而行,我既心系天下,当为人楷模,以己效之!怎能因不胜脚力,徒惹天下笑之!’

  霓凰惑曰:‘虽学府明令禁止,然天下学子,在幼年之时,无不投机行事,见机取巧,此乃常人之举,殿下何苦为之?’

  始皇怒而斥曰:‘荒谬至极!天下人可为之,然我不可为之!此举虽小,却能以小见大!此掩耳盗铃、以叶障目之举,能欺天下人,可欺我心乎?’

  ‘我辈君子,岂能行此小人行径!如此以往,人人以此为荣,视规令如儿戏,视律法如无物,则伦理尽失,国将不国矣!’

  言罢,拂袖而去,霓凰惭而退之。”

  ——摘自[卷一·章四]

  ……

  “大乾神武五年,始皇年五岁,初入学宫,逢太傅钟邈心有所感,偶有所得,故当众问曰:‘汝等学子,为何读书?’,十余学子皆不能答。

  时芸公主在侧,直面对曰:‘刻苦奋进,只为以身报国,当死无怨!’,众学子皆服,叹其弱女子竟如此勇烈,唯邈摇头不语,静待作答,一时满堂皆寂,无人出声,不敢应答。

  只始皇一人,挺身而出,昂然对曰:‘大丈夫,当为大乾之崛起而读书!’。

  顷刻之间,邈大喜,众皆惊!”

  ——摘自[卷一·章七]

  --------------------------------------------

  「卷二·圣母皇太后本纪」

  “班岚者(字素贞),乾始皇生母,大乾圣母皇太后是也。

  班氏本商贾世家,经营百年字号‘班聚德烤鸭’名声在外,圣母皇太后自小聪慧好学,志向远大,弃安稳千金之身,求圣皇恩泽雨露。

  豆蔻年华经重重选秀,只身入宫,因商贾出身,仅得八品更衣之衔。

  然皇太后生性聪慧,相貌姣好,体态丰腴,贵气十足,于一众妃嫔中脱颖而出,独得太极圣皇恩宠,后诞下皇子,擢升三品嫔妃,册封岚妃。

  皇太后虽为女儿之身,其智计才谋,文韬武略,毫不亚于盖世英杰!

  大乾国师卜漓尝言:‘圣母皇太后若非女身,当乃世之明君!’

  乾始皇赵政每每提及母后,也尝激动落泪:‘若无母后,则无今日之大一统也!’

  大乾永治元年,加尊号为昭圣慈寿恭简安懿章庆敦惠温庄康和仁宣弘靖圣母皇太后。

  大乾永治十五年,圣母皇太后驾崩,追封谥号为孝睿贞顺任敬安肃正和温诚顺天圣母皇太后。”

  ——摘自[卷一·章二十三]

  ……

  “神武五年,齐王赵拓携胜而归,升破乱将军,加亲王爵位,人心浮动,朝野俱震!

  逢圣母皇太后与始皇闲聊之中,提及此事,不由而叹。

  ‘齐王者,有千古名将之风,实大乾臣民之福!然家有家规,国有国法,自古立嫡不立长,传嫡不传庶,此乃国之大计,不可破也!’

  ‘纵使齐王屡立泼天大功,也万不可废嫡立庶,致使皇室自乱,皇族子孙只顾争权夺名,无人兼济天下民生矣!’

  ‘汝虽奉天承运,顺应国运所生,实为大乾中兴之兆,然非嫡非长,万不可若齐王一般,动此千古邪念!’

  ‘至尊圣位,理应嫡系长子所居!汝奋发向学,刻苦奋进,当全力全心,辅佐燕王上位,不可再生二心!’

  始皇喏然而应,谨遵母命。

  自此力助燕王,未尝有半点懈怠!

  然燕王赵括自知愚钝朴华,绝无治世之能,又恰逢大乾内忧外患,稍有不慎便遭倾覆之危!

  故效仿上古大贤,主动禅位九弟,以求大乾千秋万代,一统九州!

  自此,燕王禅位之举,自古传唱,已成佳话。”

  ——摘自[卷二·章五十二]

  --------------------------------------------

  「卷五·齐王赵拓世家第三」

  “赵拓(字日乾),太极圣皇四子,神武元年获封齐王,封地齐山郡。

  神武五年,齐王大破北狄,斩首数千,俘敌首将突突岩,后班师回朝,大胜而归!

  逢始皇微服民间,遇凯旋之师,其主将英姿勃发,威风凛然,列队严行有度,军纪整明。

  故有感而发,抚掌叹曰:‘噫嘘唏!生子当如赵日乾矣!’

  时霍金在侧,不置可否,拱手对曰:‘齐王勇武猛烈,战功彪炳,固实情也!’

  ‘然老子有云:‘治大国,若烹小鲜’,如若仅有勇武热血,只知沙场搏命,则必将无以为继,国力衰微矣!’

  ‘惟有殿下这般外柔内刚,阴阳相济,文武兼修,德能并进!’

  ‘方能御国之方舟,驶于此大争之世,而不动辄倾覆矣!’

  始皇笑而不语,不以为傲也。”

  ——摘自[卷一·章三十八]

  --------------------------------------------

  「卷六·鲁王赵焉世家第四」

  “赵焉(字从心),太极圣皇五子,神武元年获封鲁王,封地鲁南郡。

  神武五年,齐王赵拓大破北狄,凯旋而归,太极圣皇龙颜大悦,遂开国宴,以庆大胜!

  未及宴始,鲁王初见九弟赵政,大感亲近,遂执桃相赠,亲爱有加,呵护之心溢于言表。

  然始皇年虽尚幼,却心智早熟,不喜旁人以孩童视之。

  但心知此乃皇兄一片赤诚,不可言拒,故举杯笑曰:‘皇兄莫以三岁孩童视之,吾以五岁有余!当以酒待之!’

  言罢,捧爵而饮!

  满堂文武百官,见状无不称奇,大赞始皇有圣皇之风,大气磅礴,豪迈不羁!

  鲁王大惭,感其豪壮,当即满饮此爵,举杯相对!

  座中无不称好,叹其兄弟情深,以传佳话。”

  ——摘自[卷一·章四十二]

  --------------------------------------------

  「卷八·晋王赵胜世家第六」

  “赵胜(字沛齐),太极圣皇八子,神武十年获封晋王,封地晋阳郡。

  神武五年,逢始皇初入校场,技惊四座,持软弓一把,正中晋王靶心,晋王愤懑不已,掩面而逃。

  凤瑶宫内,晋王大谈今日之事,倍觉羞辱,然其母姬霜不以为然,反而斥曰:‘大谬矣!吾观此子,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年只五岁,深藏若虚,动心忍性,此上古帝王之风也!’

  ‘犹记圣皇当年,以庶子之身成就宏图霸业,吾观此子,比之当年圣皇尤甚!’

  ‘尔生性跳脱,遇事莽撞,日后恐酿大祸,当就此收心养性,追随左右,以求从龙之功,方可福蔽子孙,延我姬氏百年香火!’

  晋王闻言方大梦初醒,深以为戒,自此誓随始皇,终成大一统之千古伟业。”

  ——摘自[卷一·章二十四]

  --------------------------------------------

  「卷九·常山王赵芸世家第七」

  “神武元年,太极圣皇定国号大乾,常山王赵芸随始皇帝同日所诞。

  其母夜中梦龙,遂怀身孕,生时龙吟阵阵,异光绕室,体有龙鳞遍布,额上生睛,三日方隐,然始皇紫气充庭,神柱入顶,体有金色,掌生帝纹,更为神异。

  故芸之异像,不为人所知也。

  然芸虽女身,却志在沙场,自幼习武,英武异常。

  自学宫起追随始皇,浴血奋战,横扫八荒,历四十余载,方平定天下,助大乾开疆拓土,助始皇一统天下,终成千古一帝,遂获封常山王。”

  ——摘自[卷一·章九]

  -------------------------------------------

  「卷十二·关飞列传第三」

  “关飞者(字云翼),三国十大名将之一,大乾五虎将之首也!

  其人面色赤红,髯须密布,擅使青龙宝刀,勇武异常,对阵沙场,尝单刀直入,取敌将首级于万军从中,如同探囊取物!

  因甚喜眯眼,故广被赞曰:‘关公不睁眼,睁眼必杀人!’

  神武五年,逢始皇初入校场,御马驰骋,英姿飒爽。待人接物,令人如沐春风,心神驰往,关飞心慕甚矣。

  后八皇子赵胜欲得飞而不能,心生愤懑,当众相质:‘中郎将只言白矢之法,不教参连之技,岂非不擅乎?’

  飞大惭,面红耳赤,弓非所擅,无从辩解。

  众人哄笑,唯始皇一人直指对曰:‘皇兄此言差矣!我等年幼尚小,白矢一技尚未精深,如何擅言参连、剡注之法?’

  胜嗤笑一声,仍不为所动,始皇怒而提弓,连射四矢,首尾相连,并成一线,皆中靶心,技惊四座!

  ‘参连之技,先生早有教我,且更胜我十倍!不教尔等,只怕挫其志气,好高鹜远!’

  ‘汝等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真是可笑至极!’

  言罢,始皇拂袖而走,满座学子,皆紧随其后。

  飞尤感激不尽,几欲落泪,独八皇子一人呆怔原地,心中叹服,羞愧不已。”

  ——摘自[卷一·章十七]

  ------------------------------------------

  「卷十八·霍金列传第九」

  “霍金者(字凝石),曲阳霍氏长子,官至大乾九卿之吏部尚书。

  金为长子,却非嫡子,实乃庶出,其弟霍银乃霍氏当代嫡子。

  按古例,族长理应由嫡子继位,然金自幼从学府追随始皇左右,矢志不渝,未尝懈怠,助力始皇成就千古帝业。

  后被推举霍氏族长,官至吏部尚书。”

  ——摘自[卷一·章二十七]

  ------------------------------------------

  「卷二十一·黄善列传第十二」

  “黄善者,始皇心腹宦官也,官至钦差总督西厂官校办事太监,提督西厂。

  神武初年,始皇微服私访,探察民间,遇宦官子弟当街强抢民女霍氏,怒而止之!

  然宦官猖獗,竟持兵对峙,更要在朗朗乾坤之下,当街行凶杀人!

  逢时任东厂掌班千户黄善途经此地,路遇刀兵相持,大惑不解,近而观之,惊觉乃义子黄良当众持凶,欲行违法之事!

  善怒极,当众掌而掴之,勒令回府,自此禁足,又以千户之尊,向微服之始皇恳切致歉,为霍氏女子赔付百金以表歉意。

  事毕,始皇对左右赞曰:‘此人行事公义,大义灭亲,可予之重任也!’

  后始皇嫉宦如仇,清而洗之,宦官上下无不噤若寒蝉,惟掌班千户黄善幸免于难,未罢反升,擢升西厂提督。”

  ——摘自[卷一·章三十四]

《世说新语》

我真不想当皇上 无处安放的梦 252 2020.07.11 16:38

  【最早文言志人小说】

  【三国争霸时期‘笔记小说’代表之作】

  --------------------------------------------

  「上卷」

  【劝学篇】

  “年五岁,始皇初入学宫,霓凰从之,路遇马、校二场,乃奇曰:‘学府之中,何来校场?’。

  始皇笑曰:‘君子有六艺,当御马射弓!’,霓凰不忍:‘殿下千金之体,若有损伤,该当如何?’。

  始皇正色对曰:‘此乃妇人之见!君子当习六艺,以身报国!岂可念些许损伤,因噎废食乎?’,霓凰当即叹曰:‘有此一言,实乃大乾之幸!’。

  后遇中郎官童艾,欲先谒太傅,始皇不允,直言以对:‘吾心向四书,志在五经,只一心求学,但别无他顾!’,艾大惭,掩面而走。”

  ——摘自[卷一·章五]

  ……

  【奋进篇】

  “神武五年,始皇大病初愈,首入校场,中郎将关飞念其体弱,不忍言道:‘殿下自幼多病,汤药不曾离身,何不只行射弓一事,暂缓御马?’

  始皇不从,直言对曰:‘大乾以武立国,父皇尤敬武事!吾身为皇子,身体力行尚嫌不够,又怎能开此先例,毁我大乾立国之本?!’

  时常山王赵芸在侧,亦出言相劝:‘治国乃文武之道,皇兄文之一道足以俯瞰天下英雄,自古文武不可兼得,何必如此难为己身?’

  始皇摇头而叹:‘虽是如此,然欲行常人所不能为之事,又怎能以常人所能设限己身?!’

  ‘文武之道,如鱼与熊掌,皆我所欲也!若兼而合一,方可为常人所不能为之事!既如此,吾岂能弃鱼而取熊掌乎?’

  言罢,纵身上马,驰骋而行。

  飞遥望而拜,视为明主。

  芸由衷叹曰:‘吾兄有大帝之资也!’”

  ——摘自[卷一·章十六]

  ……

  【手足篇】

  “始皇初学射技,只一刻钟,了然于胸,融会贯通。

  时中郎将关飞教导在侧,惊为天人,自愧不如,独对始皇青眼有加。

  然晋王赵胜苦练数年,仍不得重,心中不忿,故当众戏曰:‘吾苦学数载矣,竟不及皇弟一刻之功?何不试之高下?’

  始皇谦然笑曰:‘皇兄苦练数载,自当熟能生巧,无需比试,政自愧不如。”

  然晋王仍觉不满,偏要比试,不等始皇回应,自顾搭弓而射,离弦之箭,正中靶心!

  始皇失笑不已,未作多言,随手搭弓便射,未曾中靶,当众自叹不如。

  晋王自得意满,以为得胜,趾高气扬而去,始皇仍未羞恼,神色如故,依旧苦练射技。

  唯中郎将关飞与常山王赵芸察觉细微,定睛一视,晋王靶心竟有双箭并立!

  众人恍然大悟,知始皇顾及兄弟颜面,不愿当众辱之,甘愿自认不如,以全手足情谊。

  故,后世以‘始皇让箭’代指幼弟主动退让,以保长兄颜面。”

  ——摘自[卷一·章十八]

  ……

  【大义篇】

  “始皇年幼之时,尝思虑民间疾苦,欲探查百姓安乐,却苦于皇宫禁律森严,虽有心而力不足也!

  一日,始皇寅时早起,休沐之日前往学府修习,天色暗浓,始皇错入偏僻,偶得一地可攀附丛林直入宫墙之上。

  本可借此出得皇宫,探访民间疾苦,然始皇念及学规,不愿破例,故遗憾退之。

  课间与霍氏兄弟闲侃,无意提及此事,长兄霍金大感钦佩,拱手叹道:‘殿下心系万民,刻苦奋学之际仍不忘体察民情,此心可昭天地!又怎能限于区区刻板学规?‘

  ’霍金不才,愿助殿下一臂之力,甘效犬马之劳!‘

  始皇感其诚真意切,几次推脱之下,方才无奈应下此事。

  然始皇尚未及远,小弟霍银按捺不住,心焦如焚:‘哥哥误也!私出皇宫,此乃大罪!我等助此行径,岂不异于自讨苦吃,引火上身?’

  金勃然大怒,怒而斥曰:‘小弟愚蠢!殿下心系百姓,为察民情不惜冒此大险!你我不过略担一二之险,如何能够自私自利,只顾明哲保身,弃万民安危于不顾也?!’

  银面色涨红,驳而不能,无奈掩面而去,却仍不愿共冒此险。

  金大叹不止,奋一人之身鼎力相助,与始皇互为扶持,成就千古佳话。

  后又官至吏部尚书,其弟一无所成也。

  故,后世评及此事,常讽其弟自私之无能,常赞其舍身之大义也!”

  ——摘自[卷一·章二十九]

  ……

  【强国篇】

  “逢始皇首次出宫,霍金随行在侧,问及去往何处,金殷勤荐曰:‘西京城中大小玩乐之所,吾如数家珍,殿下可随意择之!’

  始皇不悦,愤而斥曰:‘吾费尽周折,弃休沐而出宫,岂是只为玩乐戏耍而来!’

  ‘今列强环伺,对我大乾虎视眈眈,我等国之柱梁不时刻心忧国事,岂能只图一时之安乐?!’

  金大惭,遂随始皇暗中探访,体味民生。

  道听列国商贾大讽乾之暗弱,力赞行、骊之鼎盛,如烈火烹油,可沸万物,大乾困苦,如砧板之肉,只得沦为鼎中之食矣!

  金大怒,欲遣随从侍卫当众惩戒,以儆效尤!

  始皇阻而叹曰:‘大乾之积弱,大行之富饶,大骊之强盛,皆乃实情也!’

  ‘吾等大乾子民,不思何以强国强种,徒争口舌之利,岂无异于徒增列国耻笑乎?’

  ‘若果真心忧国事,当奋发图强,以身报国!’

  ‘且看明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

  此言一出,凡大乾子民者,无不振奋激励,当场拜服!

  凡列国之商贾,无不面红耳赤,羞而自愧矣!”

  ——摘自[卷一·章三十一]

  ……

  【立志篇】

  “始皇少时微服出宫,察览民生,时霍金跟随在侧。

  行至市中,遇不平之事,乃宦官子弟为非作歹,围观之众慑于东厂淫威,竟无一人敢出言制止!

  始皇愤而不平,欲为民做主,金大急,阻而劝曰:‘宦官之凶威,冠大乾之绝!殿下心怀大志,欲成大事,与之为敌,实属不智也!’

  始皇闻言大笑不止,慨然以对:‘此言大谬矣!’

  ‘何为大志?何为大事?惟天下也!’

  ‘然吾心系之天下,绝非至尊之位,乃是万民之舟!若因这至尊之位,致万民于水火之中!这至尊皇位,却是不要也罢!’

  ‘若至尊皇位与天下万民取其一而择之,则吾必救万民于水深火热之中,弃至尊之皇位如同草芥矣!’

  ‘民为天下,即吾之大志矣!’

  说罢,不畏强权,愤而止之!

  金闻之大惭,亦挺身而出!”

  ——摘自[卷一·章三十六]

  --------------------------------------------

  「中卷」

  【犊情篇】

  “是夜,太极圣皇急召太傅钟邈入宫觐见,急切问曰:‘寡人停后园之建,立太学之院,唯使我儿厚德修福,得上天护佑,今太学既成,我儿可曾言乎?’。

  邈拂须大笑:‘圣皇之心感天动地,殿下已开口能言,且聪慧异常,实乃人中俊杰矣!’。

  圣皇闻之大喜过望,抚掌笑曰:‘如此甚好!若为我儿之事,莫说一座太学之院,便是倾尽大乾之力,耗尽国库之藏,设立百座太学,寡人亦当为之!’,邈不禁潸然泪下,感其父子亲情至深。

  故,自此‘立学百座’一词,代指父母为儿女倾心竭力,舐犊情深。”

  ——摘自[卷一·章十]

  ……

  【励志篇】

  “赵芸得封常山王,尝被问及女儿之身,何以获此殊荣?

  芸不答反问:‘汝等可曾见过凌晨寅时之学府?’,座中尽皆摇头,从未亲眼得见!

  芸见状不由长叹:‘吾尝追随皇兄左右,求学于太学府中,每逢休沐必出宫玩乐,偶在寅时巧遇皇兄,方知皇兄每日寅时而起,子时而息,从未间断,即逢休沐,依旧如此!’

  ‘当日之言,吾虽死不敢忘也!皇兄煌煌大言,令芸羞愧难当!自此奋发图进,再无玩乐之心!‘

  ‘故,正因皇兄一言,方有今日所成!芸铭感于内,时刻谨记于心!’

  ‘今斗胆借皇兄之言,将此煌煌大言流传于世,激励有志之士,感化惫懒之心!’

  此言一出,满座皆肃,无不为之动容也!”

  ——摘自[卷一·章二十五]

  ……

  【藏拙篇】

  “神武五年,太极圣皇庆北疆大胜,遂开国宴,群臣共贺!

  时始皇年弱尚幼,体力不济,误倾几案,致使满目狼藉,圣皇遂携始皇列坐于侧,观有异色,不禁问曰。

  ‘入此席位,感之若何?’

  始皇沉吟片刻,而后轻笑以对:‘若论几何,一字足以!爽哉!’

  圣皇若有所思,笑而不语,群臣哄笑,以为年少,不知圣位尊荣!

  惟掌班千户黄善,不以为意,反对左右赞曰:‘今日圣皇一问,看似平奇随意,实则凶险异常!’

  左右大惊,不解其意!

  ‘入此圣位,寻常皇子,早已心神有失,飘然欲仙!圣皇有此一问,实乃暗察心性之举也!’

  ‘若无知无畏,大言圣位如何怎样,则必惹圣皇不喜!’

  ‘若谨小慎言,唯恐避之而不谈,则必被圣皇轻而视之!’

  ‘惟有九皇子这番故意笑谈,将圣位之尊崇,至尊之敏感,轻松化解于谈笑之中!’

  ‘却是看似大愚若智,实则大智若愚矣!’

  此言一出,左右皆叹,纵览大乾,惟善与政,惺惺相惜也!”

  ——摘自[卷一·章四十五]

  --------------------------------------------

  「下卷」

  【奋斗篇】

  “人之最贵乃生命也,生命属于人仅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如此度过:

  当回首往事时,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

  如此,将死之时,足以自豪而叹:‘吾将生命之精华尽献于毕生所愿——为男女之平等而奋斗!’

  ——摘自始皇帝为常山王赵芸亲书墓志铭之节选。”

  ——摘自[卷一·章十四]

《华夏野史》

我真不想当皇上 无处安放的梦 139 2020.07.12 16:20

  【童叟无欺·华夏文明最详实野史】

  【乾代初期史学家·郝真(字春秋)著】

  ---------------------------------------------

  「上卷·大乾野史」

  ……

  “年五岁,始皇初谒太傅,时中郎官童艾陪行,门前止步,出声相告。

  太傅闻言大奇,弃鸡而迎,遂引入内,寥寥几语,方知此子不凡,待事毕,告之左右:‘吾纵观皇室九子,唯此子最是不凡,其深于城府,竟有圣皇之相!’

  此语一出,众人称赞,左右皆服!”

  ——摘自[卷一·章六]

  ……

  “时始皇初入学宫,龙行虎步,王霸之气凛然,逢太傅钟邈当堂对问:‘汝等学子,为何读书?’。

  堂下十余人,无一人能答,惟始皇昂然而立,正色对曰:‘当为大乾之崛起而读书!’,语出,众皆惊,俱拜服。

  课毕,有霍氏金、银两兄弟,特寻始皇,慷慨激昂,纳头便拜,视为明主!

  又有当朝兵部尚书之孙,七公主殿下赵芸,主动前来,喝退左右,寻僻密谈,以示心意,然始皇不解,身乃庶子,何至加焉?

  芸跪而泣曰:‘今天下板荡,三国鼎立,芸志在匡扶大乾,横扫八荒,苦不能也!今闻皇兄一言,方知大乾之气运,天下之安定,皆系于皇兄之手!芸愿唯兄马首是瞻,侍奉左右,征战沙场,万死不辞!’。

  始皇大叹,遂扶芸妹起身,从此兄妹齐心,以安天下社稷。”

  ——摘自[卷一·章八]

  ……

  “神武五年,掌班千户黄善受命查索九皇子赵政之事,子时夜入漪澜宫内,暗行入室,却见屋内灯火通明,九皇子独坐案前,琅琅读书声响彻内外,勤学奋进,刻苦如斯!

  善大惭,顿生敬意,悄然隐退,后对贴身侍从叹曰:‘九皇子奋勉如斯,实乃国之大幸!虽藏拙于外,却也人之常情!我等需如实以禀,使遗珠自明!’

  后暗访学府,闻煌煌大言——‘当为大乾之崛起而读书!’,更心中尤敬,喟然而叹:‘此乃天命之子也,吾等应追随左右,以成大事!’

  此言一出,左右皆服。”

  ——摘自[卷一·章十三]

  ……

  “逢始皇与常山王赵芸初学《诗经》,及《国风·周南·关雎》。

  芸当众对问:‘古往今来,只见君子好逑淑女,未曾得见淑女好逑君子乎?’。

  太傅钟邈大怒,欲戒尺加身,惟始皇挺身而出,凛然对曰:‘此言大善!男女平等,理应如此也!’。

  邈叹服,遂折戒尺,仅罚《关雎》百遍。

  而后抄写方才数遍,芸掷笔而泣:‘竹简用笔,实费力也!不过数遍,腕竟酸麻至此!’。

  始皇不发一语,拾笔拢卷,代抄百遍,然笔迹一致,仅此一份而已,遂自告太傅,惫懒偷奸,甘愿受罚。

  太傅望字知人,洞悉因果,字里行间,铮铮铁骨,正如其人!

  却又知其护妹心切,不忍直言,遂含泪执戒,不下百次,遍掌通红,却未有半分吃痛之语!

  芸侧立身旁,声声戒尺,如临己身,心痛如绞,泣涕涟涟!

  自此之后,此身上下,皆托付其兄,赴汤蹈火,尤未悔之!”

  ——摘自[卷一·章十五]

  ……

  “校场之上,烈日酷晒,辛劳异常,常山王赵芸身为女儿之身,尝偷溜嬉耍,贪玩成性,始皇尊为长兄,见其玩兴不减,心焦如焚。

  一日,芸接连不断借故尿遁,偷食瓜果,中郎将关飞苦不能也,焦头烂额,束手无策,始皇忍无可忍,当场诘问!

  ‘汝本天赋异禀,武之一事皆无师自通,虽女身却足以敌男儿之身,怎能不思进取,只知偷奸做懒?!’

  煌煌之言,众人皆震!

  唯芸仍不知悔,强自辩解,始皇终于大怒,猛夺果于手中,而后直立靶前,头顶青果,愤而斥曰!

  ‘今日吾立靶下,顶果在上,汝射技精妙,堪称百发百中,或射我头顶之果,或射我身死当场!汝自为之!!’

  此言一出,众人大惊,纷纷出言相劝,殿下乃千金之躯,怎可以身犯险?!

  始皇不从,执意如此:‘今日若死于箭下,我大乾却多一奋进之士,吾死亦瞑目!’

  芸闻言大泣不止,声泪俱下:‘皇兄以性命教我,芸怎能一错再错!芸愿当众立誓,从今日起,发奋图强,刻苦奋进,再无半点懈怠之心!’

  始皇大喜,遂赠果与芸,以作激励。芸如获至宝,日日供奉,后又尊缺口之果,为沙场之旗,横扫八荒,震怖三国!

  见其勋功赫赫,始皇亲笔御题,赐名‘哀炮’,取自‘哀兵必胜’之意。”

  ——摘自[卷一·章十九]

  ……

  “校场射果之事轰动学府,太傅震怒,唤始皇赵政、常山王赵芸两人前往官邸,正欲训斥。

  不料始皇率先席地而拜,张口称谢:‘政连日来贪玩戏耍,扰乱学风,幸得大人暗中照拂,政感激莫名!’

  太傅闻言面色渐缓,颔首以对:‘知你生性聪慧,行此下策也只为藏拙自保,但今日之后,你之所为便已路人皆知,又当如何?’

  芸在侧羞愧难当,自知冲动误事,险毁皇兄大计,然始皇并无责备之意,反出言慰曰。

  ‘芸妹莫要自责,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此事福祸尚且难料,反使吾恍然大悟,何为大智若愚?实乃中庸之道也!’

  ‘善!’

  太傅拂须大笑,连连称善。”

  ——摘自[卷一·章二十一]

  ……

  “神武五年,公孙岳时任大乾兵部尚书,偶闻学府之中始皇之煌煌大言——‘当为大乾之崛起而读书!’,心神俱震,情难自持,遂对左右叹曰:‘此子如鲲鹏潜伏,实有吞天之志!’

  ‘大乾有此皇子,逢此大争之世,日后必将大出于天下,完成大一统之千古伟业!’

  此言一出,左右皆叹,直言大出之日指日可待也!

  后回府中,闻听始皇寅时而起,奋勉自学,即逢休沐,也从未懈怠,更是呆立当场,难以置信!

  ‘自古以来,至尊之位理应德者居之!既有圣皇以庶子之身成就宏图霸业在先,自有九皇子同以庶子之身达成千古帝业在后!’

  ‘吾纵观九子,燕王暗弱无能,齐王过刚易折,惟九皇子赵政深藏若虚、柔刚并济!实有帝王之相!吾自当倾力辅之!’

  言毕,命外孙赵芸时刻紧随始皇,以争从龙之首功也!”

  ——摘自[卷一·章二十八]

  ……

  “神武初年,始皇携友出宫私访,考察民情。

  行至永和坊中,始皇闻味而喜,方知乃百年字号——班氏烤鸡也,遂入店欲品,小二热情之至,友人喜而赏之。

  正欲楼上雅座,恰遇宦官子弟黄良欺行霸市,吃干抹净却行霸王之事,始皇怒而斥之,以王霸之气力压宵小,令其羞愧难当,无地自容!

  ‘公子一言,如拨云见日,令良悔过万分!’

  良良心发现,痛改前非,席地而拜,视若明主!

  ‘良一无所长,惟忠心尔!愿就此誓随左右,唯公子马首是瞻,以效犬马之劳!’

  始皇感其心诚,亲扶起身,自此收入麾下,如臂使指,忠心无二。

  事毕,小二念及被欺过往,捧金而还,泣而诉曰:‘我等贱民苦宦久矣!今公子以凛然正气,臣宦官不轨之心,致其不再为祸乡里,小人无以为报,惟此赏银尔!’

  始皇大叹不止,几番推辞,方才无奈纳入怀中。

  此举众人皆赞,以传佳话,惟友人无故不悦,愤而走之。

  众大惑不解,才知其妒始皇之王霸之气也!

  皆笑而叹曰:‘此等友人,气量何其狭也!’

  遂哄堂大笑,引以为耻。”

  ——摘自[卷一·章三十五]

  ……

  “神武初年,始皇与霍金求学于太学府中。

  两人一见如故,志趣相投,博古论今,引为知己!

  金虚长几岁,却钦服叹曰:‘殿下年岁尚小,却心怀天下,志在高远,有横扫八方之鸿鹄之志哉!’

  ‘虽身负皇族血脉,位尊贵极,却平易近人,亲和有加,乃至屈尊降贵,与金把手言欢,实以国士待我!’

  ‘殿下如此高看于我,金无以为报!惟以此身报之,愿誓随左右,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言罢,伏地而拜,行君臣大礼!

  始皇亲扶起身,感而叹曰:‘金兄何以至此!’

  ‘你我一拍即合,相见恨晚!愿与兄结为挚友,生死不惧,福祸共依,惟此生不负尔!’

  言以至此,二人欲当场结义,遂击掌为誓!

  恰处学府桃园之中,故史称——‘桃园二结义’。”

  ——摘自[卷一·章三十九]

  ……

  “神武五年,太极圣皇于太和殿大开国宴,大宴群臣。

  时始皇年只五岁,且自幼病弱,久坐之下,双腿麻痹,不能自持。

  及圣皇入殿,群臣无不行跪拜大礼,始皇匆忙起身,踉跄之下,误倾几案,散乱一地。

  圣皇视之,忙亲扶起身,恐有损伤,后又携至其侧,共入一席。

  然圣皇之侧,罕有人至,见始皇面露异色,圣皇不禁当众问曰:‘入此席位,感之若何?’

  始皇面露不忍,摇首叹曰:‘本以至尊之位,当俯瞰众生,睥睨天下,生杀予夺,不意快哉?’

  ‘然则今亲临其位,才方知父皇不易!’

  ‘此位虽小,却载万民于其上!此位虽高,却日日如立孤仞之巅!此位虽荣,却时时如临泰山倾顶!’

  ‘父皇以一己之身,日日夜夜,坐此方寸之地,系万民于一身,立孤仞之危绝,临泰山之倾顶!’

  ‘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操一国之舟,横行于大争之河,其间苦楚,唯有自知,岂能与外人道也!!’

  一字一句,如刨己心,圣皇感同身受,不禁潸然泪下。

  只此一言,圣皇终有所悟!

  此生之托付,身后之大统,大乾之兴危,惟九皇子而无二也!”

  ——摘自[卷一·章四十四]

  ……

  “神武五年,适逢国宴,始皇与诸位皇兄初次相见,欣喜交加,遂邀兄往班聚德烤鸡一聚,以全兄弟情谊。

  然燕王赵括在侧,嘿然笑曰:‘烤鸡食之无味矣!惟醉香楼,可醉生梦死也!’

  众兄皆赞,愿往醉香楼而不愿食鸡也。

  始皇无奈,惟有携兄而往醉香楼。

  眼见满楼之中,无论贫富贵贱,无论爵位高低,尽皆欣然作乐,陶醉悠然矣!

  始皇不由大叹:‘此乃民生安乐之大道也!吾理应常入此地,体味民意,与民同乐也!’

  故而始皇常身入烟柳,不惜己身,为探求民生之安乐,常鞠躬而尽瘁矣!”

  ——摘自[卷一·章四十八]

  ……

  “神武十年,逢晋王赵胜封王赐爵册封大典。

  始皇与圣母皇太后行至道中,言及封地之事,不由感而叹曰。

  ‘今适逢皇兄册封大典,只望得富庶之地,而非偏僻之所!’

  太后不禁忧容满面:‘大乾贫弱,富庶之郡本就极少,若胜得富庶之地,则我儿岂非得边陲僻所乎?’

  始皇摇首笑曰:‘母妃此言差矣!皇兄与我手足情深,怎能因一郡之地,反与兄争利?’

  ‘封地之所,无论贫富,不论优劣,皆为父皇恩泽雨露矣!’

  ‘我等皇子皇孙,无论封地大小贫富,都应时刻感念圣恩,怎可只图己身,挑拣争利乎?’

  太后大惭,方知皇儿之胸怀,远非常人所能及也!”

  ——摘自[卷一·章五十六]

  ……

  “人生得一知己矣,虽死无怨!

  然燕王身处皇家,周身皆是阿谀奉承之辈,虽渴慕若求,却苦不能也!

  惟始皇赵政,与燕王惺惺相惜,皆乃同道知己,性情中人也!

  后齐王势大,锋芒毕露,咄咄逼人,燕王苦无招架之力,却恶其淡漠亲情,只图大位矣!

  遂誓死抗争,宁死不从,绝不愿坐视齐王上位也!

  燕王尝含泪涕曰:‘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四弟若九弟之差,错若鸿沟之渊矣!’

  ‘四弟迫我太甚,若其功成,则吾必死无葬身之地也!’

  ‘九弟仁德广厚,极重情谊,可保吾安享晚年矣!’

  ‘吾宁舍皇位与九弟,却宁死不从齐王之猖獗矣!’

  后,力助始皇争得大位,却保身后百年无虞矣!”

  ——摘自[卷一·章六十三]

  ……

  “神武十年,始皇与诸皇兄同游醉香楼中,欲一醉方休。

  然老鸨出言无状,冲撞齐王赵拓,齐王大怒,欲当场处死,以解心头之恶。

  逢始皇在侧,宅心仁厚,体恤爱民,虽贱民黔首矣,亦不愿其血溅当场,命丧黄泉!

  故而佯装大怒,勃然斥曰:‘汝等妇人,不知以左为尊,岂敢左脚先入,实乃大忌也!’

  ‘即刻收拾行囊,结清薪款,立当扫地出门,就此革除矣!’

  老鸨当即叩首而谢,仓惶而逃。

  齐王虽郁,却不愿与始皇为此交恶,故而长叹一声,就此作罢矣!”

  ——摘自[卷一·章六十四]

  

《百家讲坛》

我真不想当皇上 无处安放的梦 30 2020.07.15 11:23

  【中国首档大型讲座式科普栏目·汇集百家学养,追慕大师风范】

  -----------------------------------------------------------

  「国学大师-易上天专栏」

  ……

  “观众朋友们,欢迎来到《百家讲坛》,我是你们的老朋友——易上天!

  今天我要讲的是开创了传承近千年的大乾帝国,中国历史上首位实现大一统的千古一帝——乾始皇赵政!

  话说这乾始皇赵政,刚刚出生时紫气充庭,额上有神柱入顶,目光外射,赤光绕室,异香经宿不散,体有金色,三日不变,掌生纹路,是为‘帝’字!

  当然了,我们都知道,这是后人为了赞颂始皇帝赵政为千古第一帝,实现大一统的丰功伟绩,所描绘的一种带有神话色彩的艺术加工。

  但很多人并不知道的是,始皇帝确实是有着天命加持,最终才能够完成历史上首次真正意义上的大一统,并彻底的奠定乾文化和华夏文明的基础。

  那么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呢,大家请看……图上所示的是收藏在故宫博物院内,堪称镇院之宝的千古奇甲——始皇帝甲!

  大家仔细看清楚,虽然经过数千年的历史洗礼,但这始皇帝甲上毫无规律的裂纹,是不是隐约间组成了一个‘帝’字?

  要知道这可不是任何人后天加工而成的,而是乾始皇在出生之时,当时的大国师卜漓利用卜筮之术,灼烧龟甲最终得来的天赐神物!

  这件始皇帝甲在乾始皇正式登基称帝之后,就被供奉在宗庙之中,每一任乾帝登基都必须前往参拜,这可是象征着大乾帝国天命所授的神圣之物!

  这件千古奇甲的重要性,甚至比传国玉玺还要更加重要,最后大乾延续至九百九十九年灭亡时,覆灭大乾的政太祖-赵苞,为了证明自己的天命所归,都不敢乱立国号,而是取了乾始皇的名为国号,自称大政帝国,自表为乾始皇夜梦托国之人。

  而且之所以赵苞能够篡乾成功,也是因为他和乾始皇都姓赵,并且提前取得了始皇帝甲,这才能够得到天下人心的支持,由此可见乾始皇横扫八荒,千古一帝的巨大影响力!

  并且赵苞在称帝之后,同样将象征天命的始皇帝甲供奉宗庙,而且还非常心机的在死后将始皇帝甲作为陪葬,担心被别人所得篡位成功。

  但他死后没多久,到他儿子手里就立马灭国,后人盗陵想要找出始皇帝甲,却发现赵苞的陵墓是个假墓,真正的陵墓不知去向!

  从此之后,始皇帝甲便成为了天命的象征所在,历朝历代的皇帝都想找到帝甲,以证明自己的天命所授,却没有任何人能够找到!

  直到建国前赵苞真正的陵墓被发现,始皇帝甲才终于重见天日,现在被当作史诗国宝收藏在故宫博物馆中……”

  ——摘自[卷一·章十一]

  ……

  “观众朋友们,欢迎来到《百家讲坛》,我是你们的老朋友——易上天!

  今天要讲的是震慑三国群雄,帮助乾始皇统一天下,立下汗马功劳,在历史上最为出名的巾帼英雄——常山王赵芸!

  要说这常山王赵芸啊,那可了不得了!

  为什么说她了不得呢,因为她不仅是乾始皇同胞异母的妹妹,更是历史上首位获封王位的女性将军!

  要知道在古代呀,女人是没有权利获封王位的,常山王赵芸是破天荒的头一个,虽然只是个二字王爵,但也足以证明乾始皇对于自己这个妹妹有多么爱护了。

  但乾始皇那么多姐姐妹妹,为什么唯独对常山王赵芸特殊关照,甚至不顾群臣反对,硬是打破历史沿革都要给自己的七妹冠上常山王的封号呢?

  自然是因为这是一位丝毫不逊于三国十大名将的女中豪杰,只是因为女儿之身没有被列入十大名将之中,但她的英武勇烈与赫赫战功却是丝毫无法抹煞的!

  那么这样一位传奇般的巾帼英雄,更是被后世尊为‘史上第一位女权斗士’的代表性人物,为什么能够以一介女流之身,闯下这么大的丰功伟绩呢?

  这一切就要从她五岁时所发生的一件事说起了……

  想当年常山王赵芸才五岁嘛,放到现在也就是个小屁孩,但在那时候的古代却已经要辛苦学习武艺了,那么很自然的,就跟我们现在的学生一样,常山王赵芸也会时不时的逃个课啊,偷个懒啊什么的。

  但是乾始皇却看出她天赋异禀,虽然是女儿之身却对武事极为精通,学起来飞快!那么当然不愿意她这样浪费自己的天赋了,于是有一天常山王赵芸逃课也就算了,甚至还当众偷吃苹果。

  这下乾始皇可真就看不下去了,于是当众喝斥她,但那时候的赵芸还不服气,就呛了几句,始皇这下可真的生气了,于是直接夺过她手里的苹果,然后站在箭靶下面,用自己的头顶着苹果让赵芸拉弓射箭,看到底是射中苹果还是射中他!

  从这就能看出乾始皇从小的不凡之处啊,竟然用这种手段去激励自己的七妹,希望她能够借此悔改,当然咱们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也都知道,常山王赵芸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是不敢射这一箭的!

  但就算如此,乾始皇当时的胆气和决断,都足以看出来千古一帝的手段和霸气!!

  那么面对如此魅力的皇兄,常山王赵芸自然是当众拜服,从此便勤奋好学,日夜苦练,这才练就了一身真功夫,日后才能够驰骋沙场,闯下赫赫威名!

  所以大家现在明白了吧,为什么常山王赵芸的大旗上会有这样一个标志——一颗被咬了一口的苹果,就是因为从小的这次经历,改变了常山王赵芸的一生!

  而且乾始皇最终还给这个特殊符号起了个响当当的名字——哀炮!

  这个名字大家听起来都很熟悉吧,当然熟悉了!因为乾始皇赐名的缘故,所以苹果在民间又被称之为哀炮,后来通过丝绸之路传到欧洲,就连英国人也跟着将苹果叫做哀炮,最后音译过来,就有了今天英语中的单词——Apple!

  说到这里,许多聪明的观众朋友应该都想到了吧?

  哎对的,没错,现在大名鼎鼎的科技公司——苹果公司,就非常无耻的偷窃了咱们乾始皇的智慧!

  尤其是苹果的创始人乔不思,据说他是乾始皇的狂热粉丝,所以在选择品牌LOGO时,直接就将常山王赵芸战旗上的符号挪用过去,然后注册商标,最后就属于他们苹果了!

  只能说咱们没有好好珍惜古人留给我们的财富啊,尤其是千古一帝乾始皇留下的宝贵财富,没想到却被外国人偷学了过去!

  所以说咱们《百家讲坛》的观众朋友们啊,一定要多研究研究咱们古人留下来的大智慧啊……”

  ——摘自[卷一·章二十]

  ……

  “观众朋友们,欢迎来到《百家讲坛》,我是你们的老朋友——易上天。

  今天,我们要讲的是大名鼎鼎的‘四时大学’,这是目前我国综合教学水平最高的重点高校之一!

  早在1995年就被211工程列为21世纪、重点建设的100所高等学校之一!

  当然了,今天我们都对四时大学非常熟悉了,但有关于四时大学的起源和历史,史书中却存在许多争议。

  这其中最为广受认可的一种说法,则是指早在大乾帝国时期,常山王赵芸便下令在全国范围内修建‘四时学堂’,对教化民众、开启民智起到了非常关键性的作用!

  那么为什么常山王赵芸要四处开设四时学堂呢?

  这还得从历史上非常有名的一个典故说起,那就是大名鼎鼎的‘寅时学府’!

  所谓‘寅时学府’,出自常山王赵芸之口,原文是‘汝等可曾见过凌晨寅时之学府?’,即在凌晨三四点,就早起在学府中刻苦读书之意!

  相传,这还是乾始皇早年求学时亲口所言,当时的常山王赵芸尚且年幼,但依旧倍感激励,从此便引以为戒,夜以继日,勤学苦读。

  所以说乾始皇和常山王,都能够有后来的莫大成就显然不是轻松得来的!

  而且乾始皇的崇拜者历来不乏国外名人,其中有一位大家都很熟悉的篮球巨星,在还未成名时拜读《千古完人·乾始皇传记》之后深受启发,倍感激励,于是也效仿始皇,刻苦练球,这才有了后来的巨大成就。

  那一句大家都很熟悉的——‘你见过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吗?’,出处正在这里!

  大家如果对这套激励了无数名人的史诗巨著《千古完人·乾始皇传记》感兴趣的话,请扫描屏幕下方的二维码进行购买。

  前200位下单成功的观众,还有机会获得本书作者——也就是你们的老朋友-易上天的亲笔签名一份哦……”

  ——摘自[卷一·章二十六]

  ……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来到《百家讲坛》,我是你们的老朋友——易上天!

  今天呐,我们来说说大乾帝国颇具人气的藩王之一——晋王赵胜!

  这个晋王赵胜啊,正好是乾始皇排名最小的哥哥,他虽然人没什么本事啊,长得也不咋滴……

  但他的母族可是非常厉害的啊,是当时传世超过百年的名门姬氏!

  按理来说,有这么显赫的母族,怎么也应该争一争皇位的吧?

  但这就是晋王赵胜的奇人之处了,他虽然自己没什么本事,可是却看出来自己的弟弟,也就是乾始皇赵政有本事啊!

  所以他干脆就跟乾始皇混了呗,没想到歪打正着,还混了个从龙之功,使得母族姬氏越发兴盛起来!

  说到这可能有的观众就要问了,为什么要把人家晋王赵胜说的这么不堪呢?

  哎这可不是谁在瞎编乱造啊!而是晋王赵胜当初封王之时,封地正好在晋阳郡,这郡中刚好有一条沛河,那是常年泛滥啊……

  所以当时的太极圣皇,就赐字沛齐,就是希望呢,晋王能够在封地之中,好好治理这条沛河,让它不要再胡乱泛滥了!

  晋王呢,当然满口答应,但是谁知道他实在太蠢,不仅没有将沛河治理的井井有条,反而使得洪水越发泛滥,引得太极圣皇震怒!

  甚至当着文武百官的面,直斥他为蠢猪一般!

  所以这‘小猪沛齐’啊,也就在大乾不胫而走,人尽皆知咯……”

  ——摘自[卷一·章五十八]

《搜神记》

我真不想当皇上 无处安放的梦 23 2020.07.15 11:28

  【记录古代民间传说,神奇怪异故事集大成之作】

  【乾代初期大文学家·甄秀著】

  -------------------------------------------------------

  「卷一·天赐帝甲」

  “神武元年,始皇初诞,太极圣皇与国师卜漓急行卜筮之术,凡三卜,皆为千古之异!

  筮一,卦爻即现:六五,黄裳,元吉。时殿外狂风大作,暗无天日,苍穹中一抹黄色闪耀而出,遮天蔽日,举目皆黄,遂黄天代苍天而立!

  筮二,卦爻即现:九四,或跃在渊,无咎。时殿内龙柱活现,厅显深潭,有神龙跃于深潭之上,却不伤人、物,端是神异!

  卜三,灼龟观兆,刹那间天崩地裂,一道神光自天穹映射而下,直入龟甲,而后龟甲自裂,纹路自生,旋即七彩流光徐徐闪过,而后又缓缓凝为一字——是为‘帝’也!

  圣皇大喜,遂赐名为‘政’,以国相托。”

  ——摘自[卷一·章十二]

  --------------------------------------------

  「卷二·乾人异士」

  “乾有奇人姬霸,善诡术之事。

  常行于民间,遇不平之事皆挺身而出也!

  一日,行至市中,遇宦官子弟黄良欺侮良家妇女霍氏,欲霸为己有,行不轨之事。

  霸大怒,直点一指,正中眉心,良即刻神智不清,口不择言。

  而后大喝一声‘霸霸!’,当即下体断裂,再无房事之能。

  继而连喝三声‘霸霸!’,气急攻心,吐血而亡!

  自此,霸言霸语,皆令为非作歹之辈,闻之色变也!”

  ——摘自[卷一·章三十三]

《芸中记》

我真不想当皇上 无处安放的梦 263 2020.07.20 22:47

  【大乾帝国常山王-赵芸随笔】

  【乾始皇力赞,国学经典必读】

  ------------------------------------------

  “吾自幼追随吾兄,尝有所悟,方得今日所成。

  然吾兄之才,吾远不能及也!若天下才共分一石,则吾兄独得八斗!

  故吾自幼擅揣摩心意,凡吾兄所言,字字珠玑,皆有深意,必深思熟虑也!

  其字面之意,仅第一层也,若轻而信之,实浅尝辄止,不能得其中真意也!

  非用心揣摩,苦思冥想,而不得入第二层也!

  然吾兄之才,非吾等凡夫俗子所能料也!

  吾每每自得于入二层而窃喜,殊不知吾兄乃第三层也!

  或侥幸初入三层时,惊觉吾兄实乃第四层也!

  一层复一层,竟无穷尽也!

  吾兄之才,恐怖如斯也!”

  ——摘自[卷一·章二十二]

  ……

  “吾自幼调皮好动,活泼顽劣,尝令祖父苦不堪言。

  又性格直冲,不懂委婉,不通人情世故,尝出口伤人,使人难堪矣。

  故皇兄颇感焦急,为此煞费苦心,又不愿直言伤我自尊,后苦思冥想,以游戏之名,欲教我懂得出言有寸,沉默如金。

  可笑吾年少无知,却不知皇兄深意,直至因此受挫后方才恍然大悟,悔不当初矣!”

  ——摘自[卷一·章五十五]

  ……

  “吾自幼尝疑惑不解,何以皇兄对我爱搭不理,忽冷忽热?

  为此,每每念及此事,惟以泪洗面耳。

  为得皇兄看重,故而奋进不止,刻苦勤勉,日日夜夜,未尝有丝毫懈怠矣!

  直至长大成人,方才恍然明悟!

  皇兄之苦心,吾愚不可及也!

  看似忽冷忽热,实为外冷内热也!

  看似爱搭不理,实为用心良苦也!

  只为教我知晓,欲成大事者,非全心全意而为之,非摒除杂念而专注,非持久奋进而坚毅所不能为也!

  噫!呜呼!若无皇兄如此良苦之用心,则绝无芸今日之所成也!”

  ——摘自[卷一·章五十七]

  ……

  “吾夜深人静,常纵览群星,不知几多繁星,才可及皇兄之伟阔胸怀也!

  尤记神武十年,恰逢沛齐皇兄封王加爵,一众兄长,欲往烟柳花丛之所——醉香楼,醉生梦死也!

  吾偶遇宫中,不解而问,然众位长兄,皆面红耳赤,不愿言也!

  惟有皇兄见此情形,念及诸位长兄颜面,以十岁之身,挺拔而出,言及醉香楼一行,乃由其所倡也!

  如此,方解尴尬境遇,得以保全长兄颜面。

  然吾虽年幼,却心如明灯矣!

  皇兄年只十岁,如何得知烟柳之醉香梦死也?

  此去之行,必乃诸位长兄之一,其所倡也!

  究其真相,不过皇兄宅心仁厚,心性纯洁,宁损己身,亦不愿伤及众位长兄也!

  噫吁嚱!皇兄胸怀之伟阔,远超漫天之星河也!”

  ——摘自[卷一·章六十]

  ……

  “吾尝秉烛夜思,皇兄之躯体,可否有成年之魂灵所存?

  只因年弱尚幼,言谈举止,行事作风,全然不似幼稚之童,比若成年男子,却还远胜几分。

  尤记神武十年,皇兄初次出宫,若是寻常孩童,早已兴奋如斯,奇心顽劣。

  然皇兄淡然处之,仿若早已出宫千次百回。

  品饕餮美食而不奇,逢繁华大市而不惊,遇攘攘人潮而不乱!

  相较而下,吾年幼出宫,只见满目琳琅,心难自持,玩性大起,往日学业,险毁一旦!

  吾与皇兄之间,差距不可以道里计也!

  嗟乎!皇兄真乃千古奇人也!”

  ——摘自[卷一·章六十二]

《江湖奇侠传》

我真不想当皇上 无处安放的梦 139 2020.07.24 22:21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记录古代奇侠、游侠之经典首作】

  【乾代通俗小说家·金墉著】

  ------------------------------------------

  “姬霸者,姬氏奇人也。

  甚喜游历民间,行侠仗义、乐善好施。

  尝遇始皇帝于民间,一见如故、意气相投,结为生死兄弟,此生相扶互助。

  后姬氏襄助晋王夺嫡,败却无恙,惟霸与始皇生死之交矣!”

  ——摘自[卷一·章三十]

  ……

  “大乾神武年间,因齐、燕两国残存余孽久未剿灭,太极圣皇特设东缉事厂(简称东厂),主掌特权监察、谍报暗杀,乃大乾直属特务机关,可直达圣听,随意监督缉拿,不受司法干涉。

  特设钦差总督东厂官校办事太监(简称东厂提督),有随意缉拿臣民之特权,行事之嚣狂,用刑之酷烈,使朝野闻之而色变也!

  东厂所到之处,尸横遍野,冤案如雪,百姓怨声载道,尤以宦官子弟为祸极深!

  然事及东厂,动辄家破人亡,轻辄人头落地,朝中重臣唯恐引火上身,百年世族无不明哲保身,竟无一人敢摄其锋芒,以至于天下苦宦久矣!

  直至神武五年,忽有奇侠姬霸横空出世,不惧宦官子弟,不畏东厂强权,挺身而出,大义凛然,力压宦官而无可奈何也!

  凡宦官子弟者,无不望而生畏,闻之胆寒!

  故民间百姓,尊其号为‘霸霸’,致使宦官子弟,无不闻霸色变也!”

  ——摘自[卷一·章三十二]

《神兵异事录》

我真不想当皇上 无处安放的梦 358 2020.07.29 13:39

  【古代记载神兵起源,奇闻异事之开山之作】

  【乾代大锻造师·名匠慕容六著】

  -----------------------------------------------

  【三国十大神兵之首——[尼古拉斯·干将篇]】

  “尼古拉斯·干将,三国十大神兵之首,乾始皇御用佩剑也!

  干将,出自名匠赵四之手,后献与始皇帝赵政。

  神武初年,始皇微服出访,行至市中,遇宦官子弟当街行凶而止之,宦官虽逃,反出言相胁,左右无不忧惮。

  惟始皇面不改色:‘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丈夫堂堂立于世间,何惧之有?’

  恰逢四在其侧,感其豁达,举杯叹曰:‘只此一言!当浮一大白矣!’

  言毕,一饮而尽,解贴身佩剑当众赠与始皇!

  ‘自古美女配俊杰,宝剑配英雄!今得见少年英雄,别无他物,惟神兵干将尔!愿赠与少年英雄,壮我大乾国威!’

  始皇推而不能,无奈受之。

  后持此剑,横扫八荒,登临绝巅,携大一统之神威,赐名‘尼古拉斯·干将!’,是为当世神兵之首!”

  ——摘自[卷一·章三十七]

《古代名人轶事录》

我真不想当皇上 无处安放的梦 221 2020.07.29 13:46

    【记录古代名人最详尽、最真实之大成之作】

  【民国大文学家·吴独秀著】

  ----------------------------------------------

  “黄良者,乾代初年大太监黄善之义子也。

  其幼年时期年少无知,冲撞始皇帝,黄善怒极,欲要大义灭亲,当街亲斩其子,以示昭昭忠心!

  始皇帝仁德宽厚,并不喜欢杀生害命,因此不计前嫌,出言释其一命。

  黄良感激涕零,自此愿追随始皇,永生不弃。

  而后又深感始皇帝王霸仁德之气,更是以义父待之,言必称‘霸霸’、‘霸父’。

  后经史书所考,此乃中国将‘父亲’称为‘爸爸’之最早起源。”

  ——摘自[卷一·章四十]

  

《骊书》

我真不想当皇上 无处安放的梦 263 2020.07.29 13:51

    【大骊王朝官方正史(残史,已不可考)】

  【原大骊王朝太史令·范建后补】

  【与华夏正史相异过甚,望谨慎览读】

  ---------------------------------------

  “天册五年,乾始皇年五岁,与母夜宿长谈。

  其母出身低微,乃八品更衣侍女,后诞皇子方擢升岚妃。

  是故其身在宫中,常被辱之,却只忍气吞声,不敢多言。

  心有苦闷,无人可诉,惟向儿倾心袒露,但求封王赐地之后,携母同归,母子二人共享天伦之乐。

  然乾始皇志在夺嫡,只求霸业,不应其母,反虑其谋!

  命母独处深宫之中,作其内应,以图至尊圣位!

  其母孤苦伶仃,生性善弱,一人独处这险恶深宫,心无所依,情无所靠。

  惟日日夜夜,以泪洗面矣!”

  ——摘自[卷一·章四十一]

  ……

  “大骊天册五年,时大乾四皇子齐王侥胜北狄,冒用胡狄充作北狄大将突突岩,朝野轻信,大开国宴,以庆侥胜。

  九皇子赵政列坐其中,其人心机晦涩,计谋深沉,知其侍女所生,常被轻视,若无谋计,必不可出!

  遂心生一计,恰逢太极圣皇刚入正殿,当下腿脚酸麻,倾案而出,铜鼎佳肴,散落一地!

  政跌坐正中,嚎啕大哭。

  圣皇当即心软,念及平日过多冷淡,不追其责,反赦其罪,抱于座中,恩宠倍加。

  群臣见此,大为意动,后多投门下,以能成事。

  如此,政方才九子之中,脱颖而出,争得大宝,凌虐天下!

  其人心计智谋,机心胆魄,可见一斑!”

  ——摘自[卷一·章四十三]

  ……

  “赵括者,大乾太极圣皇嫡长子,神武元年获封燕王,实乃大乾第一顺位继承人也。

  燕王自幼风流成性,常出没于烟柳之所。

  一日,燕王玩乐于醉香楼中,偶遇花魁苏小,惊为天人,一见钟情,后又私定终生,非小不娶。

  然小身染风尘,出于青楼,身份低微,皇后何嫣甚不喜也!

  及神武五年,太极圣皇赐齐王破乱将军,加封亲王,嫣大惊,勒令燕王断绝关系,专心朝政,以谋大事!

  然燕王痴情至深,悲而叹曰:‘天下为我所欲也,小小亦为我所欲也!若择一而取,吾宁弃天下而取小小也!’

  逢九皇子赵政在侧,心中大动,遂上前互缔为盟,助燕王取小小,而自取至尊之位矣!”

  ——摘自[卷一·章四十七]

  ……

  “大乾九子,惟齐王赵拓刚毅勇武,心怀天下,有上古圣皇之相!

  齐王自五岁习武,十二岁参身军伍,三过封地而不入,短短八年有余,以百夫长擢升破乱将军,实乃百年不出之将才也!

  然乾人善妒,尤以九皇子赵政为最。

  其自幼志在至尊,极善谋略,见齐王势大,升破乱将军又加爵亲王,心中惊惧,顿生一计。

  政深知齐王自幼从军,艰苦卓绝,极恶奢淫,故撺使燕王同去醉香楼中,与诸位皇子共叙兄弟之谊。

  燕王欣然允之,遍召群弟,惟齐王不喜玩乐,当众拒之!

  燕王大怒,拂袖而去,其余皇子,兴致顿消,心中不忿。

  自此,一计之下,竟使齐王自绝于兄弟之外,生阋墙之祸,更与燕王针锋相对,互不相容!

  政则计谋频出,左右逢源,坐山观虎,坐享渔翁之利矣!”

  ——摘自[卷一·章五十]

  ……

  “永治元年,乾始皇初登大位,问议朝政,文武百官,尽可直言也。

  常山王赵芸遂当众提案,取缔大乾境内所有青楼妓所,以绝肆意拐卖妇幼之患也!

  乾始皇大为不悦,当众斥而拒之!

  后又大开朝政,直言力行民主之治也!

  常山王赵芸再提一案,欲行民主,则必不可中央集权也!

  欲罢乾始皇之一票否决权,后被乾始皇一票否决矣!”

  ——摘自[卷一·章六十一]

  ……

  “大乾九子,以燕王赵括最为朴华矣!

  燕王此人,虽无大才,却极重情意。

  年少风流,与醉香楼苏小私定终生,虽被迫与井氏结姻,然心中所念所想,惟苏小耳!

  九皇子赵政探得此密,心中大喜,故连番设计,竭力撮合,欲破何、井联姻,再毁燕王清誉!

  燕王心性朴实,不擅谋略,错信他人,以致铸成大错,悔之晚矣!

  是故,赵政此人,生性阴鸷,为达目的,无所不用其极,实非圣王之相矣!”

  ——摘自[卷一·章六十五]

  

《大乾秘史》

我真不想当皇上 无处安放的梦 438 2020.08.01 12:47

  【大乾帝国深宫秘史,踏访数百内监婢女而成】

  【乾代大文学家·甄香著】

  --------------------------------------------

  “神武五年,齐王赵拓大破北狄,斩首九千,俘虏过万,生擒北狄大将突突岩,奇袭北狄重镇狄安城。

  其战功赫赫,功勋彪炳,圣皇大悦,特擢升破乱将军,加封亲王爵位,以示圣恩!

  圣旨一出,朝野震动!

  国师卜漓急觐圣皇,忧心颇重:‘陛下今日之举,可曾心有决断?’

  圣皇大笑,颔首对曰:‘自元年惊世之卜,寡人心中便已有决断!’

  漓大惑不解:‘既如此,因何为齐王加爵亲王?’

  圣皇摇首叹曰:‘寡人加封齐王,非欲立太子也!’

  ‘实乃政儿年幼,过早厚爱,恐有性命之危!然燕王乃嫡系长子,又早已成年,朝中早有呼声,欲立燕王为太子!’

  ‘然元年之卜,非同小可,不可为第三人道也!‘

  ‘你我既心仪政儿,欲扶其上位,目下境况,若无齐王牵扯一二,只怕朝野纷纭,群臣震荡,动辄祸国殃民矣!’

  ‘且齐王善战,乃大乾之无双猛将!万不可与政儿相忌,日后须兄弟二人齐心协力,政为正,拓为辅,可保大乾延绵无忧矣!’

  漓闻言大叹不止,方知圣皇良苦用心。”

  ——摘自[卷一·章四十六]

  ……

  “神武五年,国宴毕,燕王赵括以长兄之身,邀诸位皇弟同游醉香楼,欲一醉方休。

  鲁王赵焉嬉而笑曰:‘皇兄如此急切,可是因醉香楼之花魁,苏小也?’

  苏小乃醉香楼头牌,琴棋书画,吹拉弹唱,无不精通,仰慕者甚众。

  燕王亦心慕久矣,然太后何嫣勒令不得与风尘女子相交,有失皇族威仪,故接连三否。

  ‘非也,不识苏小,无稽之谈!’

  鲁王放声大笑,仍觉不信,惟始皇在侧,知燕王必有难言之隐,便主动出言解之。

  ‘皇兄谬矣!今日之事,实乃政宴请诸位长兄而已,如此,方才托大皇兄代为盘桓,欲与诸位兄长谈天说地,大醉一场矣!’

  鲁王恍然大悟,燕王感激莫名。

  方知九弟年岁虽小,行事却如春风沐人,实乃人中之龙也!”

  ——摘自[卷一·章四十九]

  ……

  “神武五年,齐王赵拓擢升破乱将军,加封亲王爵位,朝野震荡!

  姬贵妃姬霜急召八皇子赵胜连夜密谈,提及此事,面露忧容。

  ‘齐王者,大势已成,已不可制!’

  ‘然吾观此子,虽勇武猛烈,战功彪炳,却无机心城府,虚与委蛇,虽有名将之风,实无圣皇之相!’

  ‘燕王者,虽嫡系长子,却庸弱无能,心性稚普,竟为一风尘女子弃大业于不顾!’

  ‘自古成大事者,非心机胆魄,运筹帷幄不可缺也!圣皇九子,惟九皇子赵政身兼其二,勇武有谋,有进知退,实乃大乾兴盛之兆也!’

  ‘汝自幼顽劣,理应追随左右,以成大事也!’

  胜闻言欣然而叹,深以为然!”

  ——摘自[卷一·章五十一]

  ……

  “神武十年,逢晋王赵胜册封大典,欲宴请皇兄皇弟,前往醉香楼中以作大贺。

  后先邀始皇,却遭婉拒,转而劝曰:‘皇兄大喜之日,政理应同庆同贺,然我等皇子藩王,若领头安享玩乐,去此烟柳之所,此事流传而出,又令我皇族颜面何存?’

  ‘不如前往班聚德一聚,如此一来,既可贺此大喜之日,又可树我皇族之风,实乃两全之策!’

  晋王不喜,不为所动:‘九弟此言,怎与齐王一般无聊无趣!册封藩王,本乃国之幸事!当举国同庆,全民皆欢!’

  ‘为兄念及国力微弱,未曾有如此大奢大举之为,但些许玩乐一二,又怎的还要与人说三道四!’

  ‘今日,本王必往醉香楼一行矣!九弟想去便去,悉听尊便!’

  言罢,拂袖而去。

  始皇大叹不止,虽不愿往,但念及兄弟情谊,仍勉力动身而往矣!”

  ——摘自[卷一·章五十九]

《乾书》

我真不想当皇上 无处安放的梦 453 2020.08.07 14:18

  【大乾王朝官方正史——《乾书》】

  【自威德元年始,至神武三十年末】

  【乾代大史学家——甄雕编撰】

  -------------------------------------------------

  「卷二·何皇后本纪」

  “何嫣者,太极圣皇皇后,燕王赵括生母也。

  其人端庄秀美,文静典雅,实有国母之风。

  嫣身为皇后,心系国运,未尝将一族一氏之荣辱,凌驾于一国一朝之兴衰!

  神武五年,齐王赵拓大破北狄,战功煊赫,圣皇龙颜大悦,升破乱将军,加亲王爵位!

  嫣大叹不止,知大势已去。

  遂急召燕王赵括入宫,忧心而叹:‘圣皇之心,朝野尽知!欲扶齐王上位,效仿上古大贤,行禅让之礼!’

  ‘汝乃嫡子,心虽不甘,然大乾今内忧外患,群强环伺,顷刻即有倾覆之危!’

  ‘圣皇之位,理应德者居之,方能保我大乾,国运无忧!’

  ‘然齐王此子,野心勃勃,甚喜杀戮,只知穷途搏命,不通治国安民!绝非圣皇之选!’

  ‘吾观九子之中,惟九皇子赵政内秀外明,愚外慧中,心性纯良,可堪大用,实乃绝佳之选!’

  ‘若齐王势大,则我等必拼死一搏,决不可任其坐大,以至于祸国殃民!’

  ‘若赵政势起,则我等必倾力相助,使能者居之圣位,以维稳天下社稷!’

  括大叹不止,深感拜服!”

  ——摘自[卷一·章五十三]

  --------------------------------------

  「卷九·卜漓列传第一」

  “卜漓(字玄机)者,鬼卜门第三十三代大卜师,第三十二代大卜师卜璇亲传弟子,大乾王朝大国师是也。

  鬼卜门,神州大地最鬼秘莫测之宗门也!

  其历任宗主有神鬼之能,可预国运,可断吉凶,可避祸伏!

  凡鬼卜者,每代仅九人之数,非失怙(hù)失侍不选,非天纵之才不择,惟有一人可脱颖而出,替任鬼卜门宗主之位——大卜师也!

  凡大卜师者,无论名姓贵贱,皆必改卜姓,由上代宗主亲卜赐字,集天下卜筮之气运与一人也!

  漓自幼聪慧,失怙失恃,璇游历天下偶得入门,乃九卜之中,最爱者也!

  璇终之际,传位与漓,任三十三代大卜师也!

  一经出山,十国追捧,但凡君主无不欲揽至麾下也!

  然漓之所为,惊世骇俗,竟弃大国霸主于不顾,择西陲小国之赵国,奉赵威王为所寻明主!

  后力助赵国称霸争雄,自十国争霸中独树一帜,吞并齐燕而踞三州之地,自立大乾!

  太极圣皇尝曰:‘大乾得有今日,玄机居功甚伟,功莫大焉!”

  ——摘自[卷一·章五十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