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还记得前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百年终老

我还记得前世 生木鱼 1304 2020.03.21 11:34

  “医生,我父亲可有救?”一名发生白丝中年男子对着医生喊着,但是医生只有摇摇头,说到:“好好陪着老先生最后那一段时光吧。”

  此时病床上躺着一名老者,带着呼吸的仪器,在病床上奄奄一息。他只能轻轻的喘息,慢慢的等待着某个时刻的来临。

  头发生白丝的中年男子突然跪地哭泣,周围的人也一个个的低声啜泣。

  这位老者他此时意识有些模糊,但是他能感觉到周围弥漫着一股悲伤的气息。他此时无可奈何,连抬动手指的力气都在一点点消尽。

  他知道,他命不久矣。他所有的心愿都得以了结,唯一放不下是那位少女。

  那年正值青春年华,日落时分,他将书包扔在一边,正躺在斜坡的草地上看着天空深黄浅红的云彩,然后感受着风吹过的触感。不知何时他闻到一股清香,微微抬头,看到面前走过一位少女。

  至今他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因为她太美,将落的微黄阳光洒在她的面容之上,犹如朝阳下即将盛开的占满水珠的花朵。那样的纯净。自然,不加修饰。

  但是,他再也没遇见过那样的她。老者心里藏着这样美好的暗恋,即使他遇见陪伴一生的那位,他也没忘记过那一瞬。

  他不敢言爱,因为那只是青春期懵懂的时刻。与那个女孩子离开之后,他就期待着某天能够遇见,只是他以后就去参军了。

  参军那年,国家战乱,国际形势不容乐观。刚参军的他,经历过简短的训练,就上了战场。但是战场太过残酷,直到他的挚友死在他面前,即使战场经历了生死,看惯了流血牺牲,他还是在那时留下眼泪。他还记得队友说的话:“太疼了,老叶,你一定要打赢这场战争,带着我的骨灰回到我的老家。”

  那场战争,子弹都打完了,他提起腰间短刀就直接冲进敌方战壕。那次,由于增援部队不够及时,整个团只剩下23人。

  人总说死前那三秒会回顾自己的余生,他此刻仿佛看到曾经的一切。而他此生最愧疚的莫过于自己的双亲,年轻的时候,自己与其争吵,闹得他们不安生。后面从士兵,升阶到军官征战四方,约是四五十年,荣誉而归时,双亲已经故去,此生未孝敬双亲。

  他的军功,本是此生无忧,但当年受勋前夜,他和妻子就离开回了老家,一封信留在桌上,给领导这般写到:“我不求得将军之位,只想此生于乡村之中,望成全。”

  回到老家,他只带着妻子个一枚当年得到的一枚军章。儿女早已经成年,他也无需顾虑。

  那枚军章,是他难以忘怀的——他的妻子。他们在战场上结识,后以假夫妻之名当作间谍潜入敌方后部。这枚军章则是那时所得,虽然比起他此生的诸多荣誉并不名贵,可是她的妻子在那时为他能顺利逃走,用身体挡下了三颗子弹。他抱着妻子滴血的身体,跑上了离开的火车。他深爱着他的妻子,他也不会再让妻子因为他受伤了。

  三秒对他此时而言即短暂又漫长,他回忆起的太多又太少。恍惚间他看到了这几个人的身影,他这一生最重要的人。

  他用连自己都听不到的喘息,在生命最后一刻,对着那几个身影呼喊:“老伴…父亲…母亲…老杨…”

  还有那个…她…

  心电图逐渐平静下来,房间里哭喊声一片,但这位曾经征战四方的军人—叶诚,此刻再也无法听到。留给他的就是一片世界平静,留给床边上久久不能平缓的悲伤。

  窗外阳光照射进去了,照到他的洁白的床榻,照到他那只粗糙的手上。那刀痕在手上,闪闪发光,仿佛能看到他用这双手失去的,得到的,他爱的,他恨的。

  在这个世界,他的今世…在此刻结束了。

  

初入天盛

我还记得前世 生木鱼 2778 2020.03.24 19:33

  “恩?”他缓缓从睡眠中醒来。搭在桌子上的手已经有些麻了,他倒在椅子上,闭着眼甩了甩手臂。

  “不对!”突然他突然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都让他震惊。竹子做成的书房,面前的香炉飘着烟气。他此时躺在座椅上,面前放着一本还没读完的古籍,身上还穿着不知名的衣裳,

  “我刚刚不是还再病床上嘛?难道我已经去了所谓的天堂?”他这般的想着,猛地起身,走到一面铜镜的面前。镜子的人和他青年时一模一样。但这儿又是哪里,这份真实的感觉,让他总是难以想象?他观察四周,曾经当过间谍的他,早已经习惯各种事态的发生,他看到房间里放着一把剑,然后提起这把剑刚准备出门时……

  “公子!到午饭的时候了!”门外传来一声女音。

  “你是谁?”叶诚走到门前,冷眼看着门口。经历了很多,也让他养成了很多的习惯。他拔出剑来,直立着看着门口。

  门被打开的瞬间,叶诚的剑也指在门口的女子脸上。面前这女子十分清秀,穿着古式长裙,亭亭玉立,少女的韵味还未脱去。

  “啪”

  女子手上的饭菜洒落一地,她惊恐的看着面前分这把锋利的剑,立马跪倒在地。

  “公子……对不起,是奴婢做错了事情。”这女子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你是谁?”叶城问道。

  “公子,我是您的侍女青灵呀......到正午了。我给您送饭菜过来了。”青灵瑟瑟发抖的答到。

  叶诚把剑收了回去,面前的青灵开始收拾起地上的饭菜。叶城看的出来这青灵身体软弱无力,也不会做出何事出来,而且这人称自己叫做公子,怕是知道些什么。

  “你起来吧,是我紧张了。”叶诚把青灵扶起来,青灵颤巍巍的,明显被叶诚吓到了。

  青灵被扶到椅子上,好好的休息:“公子!”

  “嗯?怎么了?”

  青灵看着面前温柔扶着自己起来的公子,不免得心里很舒适。

  “公子,您刚才是怎么连青灵都不认得了?”

  “唉~刚刚看书看久了,眼花认错了人。你呢,把你吓着了吧。”把青灵扶起来后,他也坐在一旁,拿起茶壶给青灵倒水。

  “公子!使不得啊!”青灵又跪在地上,向着叶诚磕头,说到:“您是天盛王朝三皇子木洛,是执掌王朝南方兵马的永安王,封地万亩,怎么能给我这般卑贱的奴婢倒水呢。”

  叶诚听到青灵这一番话,把手中的茶壶放下。他看着跪在地上的青灵,似有所思,但它已经知道了一些重要的消息了。

  “你先起来吧,这房间只有我俩,你听我的就行。”

  “公子万万不可,您虽来这郊外竹屋中,但您仍然是永安王。”青灵不敢抬头看着面前的叶诚。

  “你先起来,我有事问你。”

  “是!”青灵应了一声,慢慢的站起身来。

  “嗯,我问你,我来这竹屋后,外面发生了什么?”叶诚看着这受了惊吓的青灵,稍有玩味的说出这句话来。其实叶诚也是急于想要知道这具身体的事情:“不必顾及什么。”叶诚说出这番话,看着面前的青灵。

  “是!”青灵向着叶诚行礼,然后说到:“因为您刚被授予天盛南方军权,不日就要远离皇城,朝中大臣对您议论纷纷……”

  “哦?他们都说着什么?”

  “他们有两派,一派说您这次是被皇上重用立军功的,一派说是皇上自此要……”

  “要怎样?”叶诚觉察到那青灵说话支支吾吾,怕是有难言之隐。

  “要公子您总不入朝堂。”青灵说完,把头低的更深了些,生怕叶诚怪罪下来。

  听完这青灵的描述,并未有任何感觉。因为这对他而言并不重要,本是将死之人,已经是无欲无求,虽不知怎的成了这般帝皇之家,不过好在他已经远离那朝堂。

  叶诚看着青灵,站起身把青灵的头抬了起来:“你怎得知晓这么多。”叶诚多年的习惯仍是没变,身为间谍且是将领的他,时时刻刻都保持着戒心。

  “公子!”青灵下巴被叶诚抬起来,小脸绯红:“您忘了嘛?是您嚷我打听这些事情的。”

  “哦!对!是我!”叶诚放开手,也不继续质问下去,怕这青灵有所察觉。不过,察觉到又怎样?

  “好,你下去准备饭菜吧。”叶诚挥了挥手,拿起剑就走出了门:“对了,下午我们带些行李就回到我的那封地去!”

  看着叶诚的背影,青灵不免得感觉公子变了,到比起以前的感觉,好上了许多。可是青灵突然想着刚才的事情:“公子?何时会的剑术?”。

  叶诚面前是一片竹林,看着这恬静的地方,内心充斥着愉悦。他曾经也想种下一片竹林,奈何家中妻子不许呢:“不知这是怎的回事,但既然活着就这般活下去。也不错。”

  吃过午饭,叶诚就让青灵陪同去了商店里买些衣服这些,好在路上可以换洗,并且寻一辆马车和马车夫。初来这所以天盛,他也只能靠着青灵带路。

  这天盛比着叶诚的想象还要大上几倍来,繁花似锦,街上也是人流攒动。这一路上虽说是以叶诚为主,但总是青灵在准备事务,她好像是习惯这般事情,也使得叶诚少了许些麻烦。

  叶诚也从她口中得知了很多事情,例如那永安封地,地如其名,战乱极少。上次战乱还是246年前,天盛国土外的八方部落有四方联合而攻之,被当时天盛永安君用奇招破之。

  虽说是转世他身,但对于叶诚而言能够安居乐业,安度终身即可。

  “公子,前面便是租用马车的地方。”青灵看着前面,对着叶诚说到。

  叶诚看着前面,一家老久的店铺。从门口看,就有些年岁,牌匾是很久了,但是确实很干净。来往的人多,熙熙攘攘的,让他心里甚至有些不情走进去和太多人交流。虽说青灵曾说去宫中即可专人接送,但对于叶诚来说,他不愿意再接触这些庞然巨物。

  他还是决定去趟这喧嚣的地方,好在皇宫中的三皇子常人不常见,他走进这地方也没人认得出。

  “喂,前面的!”

  叶诚刚准备走进这个地方,就被身后粗鲁的声音叫住,他转头去看。那人走了过来,叶诚看着面前的这个人,浑身肌肉而又充满着臭气,高这木洛身材约一头,傲慢的看着这面前的木洛。

  “怎了?”叶诚看着这全身弥漫着恶臭气息的男子,冷艳看着,身为经历过生死的将士来说,这等混混样的人物,在他面前不值得一提。

  看到叶诚这样,这壮汉眼神逐渐凶狠起来:“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就想问问你旁边这姑娘可否婚嫁,我有意于她。”

  叶诚看了看身边的青灵,青灵轻轻的摇了摇头,往着叶诚身后退了几步。叶诚又看着那壮汉:“她是我的人,你中意又如何?”

  “哼!有点意思!”那壮汉不懈的看着叶诚,然后突然身形一动一拳挥向叶诚。叶诚看着挥过来的拳头,嘴角一笑。稍微一个侧身,另一只手直接对着壮汉的下巴由下往上挥过去,壮汉被这一下打退了几步。

  叶诚过往那几十年时间里,每天都会练就武术,早已经对多少拳法烂熟于心,这混混的打法,他根本不放在眼里。他又挺进几步,用特殊的踢法直接踢在他的关节上,受到的剧痛让壮汉起不来身,叶诚任他叫喊,毫不理睬。

  “哼!走吧,青灵”叶诚说到,他这番活动后,他才明白这身体还没有办法适应他的行动和技巧,日后需要勤加锻炼身体。

  青灵看着这场景,也就仅仅几下,那壮汉就倒地了,而且是以弱胜强。想在这天盛王朝,也找不出几个。还在震惊之余,听到叶诚叫她,她缓了缓,跟着叶诚走了。

  周围的人看到这样的场景无一不震撼的。叶诚不知,青灵不知,但众人却知道这壮汉在这皇城中也是有些名气的大力士,如今竟然痛的在地上打滚。

  在某处角落,这画面也被某个人看到了。看着叶诚的身影,他轻轻笑了:“没想到三皇子木洛殿下这武艺如此高超,有些意思……”

  

二皇子

我还记得前世 生木鱼 2548 2020.03.27 00:37

  踏入那喧嚣的地方,叶诚有些不适应,周围人嘈杂的很,都是些五大三粗的壮汉,汗臭味也是弥漫在空中。

  晚年深入于山,早已无法喜欢这样繁杂的世界了。

  青灵走在叶诚前面,她也不是很喜欢这个地方,但是木洛殿下要求,她也挺了挺胸脯走进店里。从刚刚走下马车,这木洛和青灵就跟吸引周围的目光。只因为这青灵打小在宫里受着教育,故有种天生丽质的大家闺秀之味。反倒是这重生于他世的叶诚,却没有任何公子模样,一副老成的感觉。

  此时,在注视之下,青灵走到了柜台,掌管柜台是个有些富态的老板:“呦,二位客人,可是要租总马车呐,有啥要求尽管提。”

  “老板,我们要一辆上好的马车,以及一名技术最娴熟的马车夫。”

  老板看着这青灵,眯着眼睛笑着:“姑娘一看就是大家闺秀,估计是哪位官家的闺女吧,您稍等,这就给您准备。”然后看了一眼身后的叶诚的模样,顿时心里有些害怕。

  皇城三皇子自小住在宫里,难得出门,寻常人家自然认不得。但这叶诚深入灵魂的煞气,也是难以遮住,虽是懒散的模样,但有经验的人也是能够察觉的。

  青灵和木洛找到角落的地方等着,这时屋外走进来一群人,各个穿著甲胄,但是毫无纪律,走进店里扫视着木洛青灵这群人。

  看到青灵,这群人嘴角开始玩味起来,其中几个人顿时心里起了歹心:“这姑娘倒是不错,陪着这旁边的小白脸,也是浪费。”看着木洛的身体,那些军人倒是嘲讽起来。

  “你们干什么?”突然那群人身后传来一声怒斥。紧接着出现一名身穿华服,腰间佩剑的男子出现。这人出现,周围人皆是不敢言语。那人目光冷峻,脸上的棱角较为分明,但年纪也与木洛年纪相差无几,大上几岁罢了。他目光扫视着面前的人,目光傲然:“老板可在?”他慢慢走到柜台前。

  “青灵,你可认得此人?”叶诚问道,本是刚来这天盛,这青灵说他是三皇子,他是不信的。因为身为皇子,身边却只配着一名手无缚鸡之力侍女,而且不称自己为皇子却是公子,这实在不在情理。如此一问,也好探探这青灵。

  “公子,我不曾知。”

  “你怎会不知道?这人带着队伍走进这地方,想必有些来头。”

  “公子,宫中女子,不出深宫。我也是因为您才能出来看看的,这段时间也才熟了这民间生活,打听些关于您的事情,这等将军我是见不到的。”

  “也好,不过你为何叫我公子?”

  “恩?公子是您说的呀,您忘了?”

  ……

  这叶诚随意惯了,带着这青灵也闲聊起来,借此了解些这里的事情。

  这番闲谈引起了那华服佩剑者的注意,他转头看向那肆无忌惮的叶诚和青灵,皱了皱眉头……

  “什么人在这里放肆?”那人手下对着木洛和青灵说到,然后众人目光锁在这两人身上。

  被这么大声喊到,木洛和青灵停下闲聊,看着喊话那人。虽说这青灵说来说去,他也没全信他的尊贵身份,但这这些士兵,的确不够他收拾的。木洛看着这群人,皱起了眉头,倒是青灵先说话了。

  “你们竟敢打扰公子休息!你们该当何罪!”青灵站起来,看着喊话那人,目光满是怒意。

  那华服者早已经在这官场摸爬滚打几年,又有人指点他,故不会肆意妄动。他举起手,示意手下安静下来,然后带着佩剑走到木洛面前,微微点点头。

  木洛看着那人,坐在椅子上微笑的点了点头。

  “大人如此对你,你竟敢……”

  “闭嘴!”佩剑者微微侧头说到:“有你说话的份?”那手下被呵斥后,推后了几步,不敢说话。

  “在下二皇子手下驻边将军副将王畅,自小在边疆军营长大,近日才来这皇城,这手下不懂规矩,如有冒犯公子的地方,也请见谅。”

  青灵在一旁刚准备说话,木洛使了使手势说到:“将军多礼了,我名叫江远,请多多关照!我这妹妹从小骄纵惯了,也请见谅。”

  “原来是江公子!幸会!不过我还有要事在身,不多聊了。”所谓,言多必失,王畅深知此理。随后,王畅然后转身离去,走向柜台。此时老板也来了,王畅和他低语了几句,然后向木洛点头离开。

  老板让伙计带着木洛二人去马车那里。木洛看着王畅的影子,心里有些打算。

  租到马车再回去的路上,青灵看着木洛,欲言又止。木洛看他这样,无奈的摇摇头:

  “你是不是想问刚才为什么自称江远?”

  青灵点点头,木洛看着青灵分样子,笑了起来。

  “本就是是打算离开这是非之地,自然不能招摇过市。”

  “公子说的是,可是公子您为何要离开?当初你们曾说父皇母后身边多人事,想留于竹林之中,守着父母。”

  木洛听到这样的话语,心里笑一下,换作平常人家也罢,生在这帝皇世家,竟有着这般愚蠢的想法,也怪不得些深居竹林,只有一个丫头陪他出来。

  “这段时间我也想明白了,既然已经封地于天盛永安地,就该守一方水土,造福这天盛王朝。”虽是这么说,不管他是否是真的皇子,些一世的他——木洛对这父母没有感情,只想安度终老。

  “公子!”青灵看着木洛,没有说出话来。木洛在她眼里仿佛一夜变了一个人,不再是那唉声载道,杞人忧天的木洛了。

  她晃过神来,突然说到:“对了,公子,你怎么会武功的?”

  “偷偷练得……”木洛躺在车上,说到:“等会搬东西的时候,喊着我。”

  “嗯。”青灵说到,但是青灵不会这么做,毕竟贵为三皇子。其实青灵也知道,此次怕是再难回那深宫了,这三皇子是被皇上特地谴走。看着木洛熟睡的模样,青灵轻声说到:“为公子,足矣。”

  皇城天勤府。

  “二皇子!”那王畅站在一名身着金绸缎制成的衣衫的人身后,从背后就能感觉到那人的威严与气质非凡,他就是木洛的哥哥——木阳。

  “马车的事情好了?”木阳背对着他说到。

  “嗯,是的。马车行老板准备召集全城最好的木匠赶制一辆最好的马车。”

  “嗯,这马车是给那位诸葛家的定制的,可不得马虎。交给你,我放心,虽说你是副将,但却是我的心腹。”

  “是!谢二皇子殿下提拔,二皇子我还有一事禀报。”

  “你说。”

  “我遇见了三皇子木洛。”

  “木洛?你怎认得他?这废物不是身居竹林嘛,你又是怎么见到的?”

  “回二皇子话,我与这宫中画师交好,这三皇子画像也有幸见过一次。今天在马车行,我曾见到他。”

  “马车行?难不成他想去那永安地了?也好,我这辈子全是见不到他了。”木阳转过身看着单膝下跪的王畅:“好,你就下去吧。”

  王畅退下后,木阳转身看着房间里的一切,嘴里微微露出一丝笑容:“这木洛,也就止步于此了,不成大器!”

  而远在那马车行边的酒楼上有名男子,他看着这皇城熙熙攘攘的街道,喝着酒淡然的一笑,躺在这酒楼的地上就呼呼的睡去了。

  谁也不会去管他,因为这家店是他的。谁不知道他是为啥这般快乐,只有喝着酒,睡着觉才是他的生活百味。

  他总说着:“吾醉,许是因知得多,许是因知得少。”

  

偶遇诸葛静

我还记得前世 生木鱼 3129 2020.03.30 15:45

  等着木洛睡醒,已经是傍晚时候了。来到这世界第一次睡得这么香,他甚至还记得几个时辰前,他逐渐窒息的感受,但现在这马车颠簸的感觉太过真实了。

  他睁开眼睛,看到这狭小的空间里放着三四个包裹,面前坐着青灵。青灵此时靠在车上,微微闭着双眼,那微微翘起的睫毛,在微弱的光线下,就像是灵动的精灵一样。

  看着青灵这般睡姿,他想起了他的妻子,还有那位未曾谋面的姑娘。但是都已经过去了,妻子早在十年前就已经去世,更别说那素为谋面的姑娘了。

  木洛将头探出这马车,面前闪烁过的景色,以及面前一中年人一马,此时格外真实的在他面前。他走到这车夫边上坐着,看了一眼青灵,把布帘拉上。

  “这位老板,您醒了?”

  其实来到这世界,他庆幸的是语言无啥变化,他能够顺畅的交流。

  “这位师傅怎么称呼?”

  “我哪是什么师傅啊,就一赶马的,您就叫我老林就好了。”

  “好,老林!这去永安,大概多少时辰?”

  “这去永安大约是一月左右吧,天盛国土广袤,这永安乃是边境城土,可是麻烦着呢。”

  “看来这一路,少不得老林辛苦了。”

  “我哪里辛苦,要说幸苦倒是那姑娘。拿行李的时候不愿打扰您,也不用我动手,这几个包裹都是她一个人拿来的,这份量可不轻……”

  木洛微微侧头看着布帘,不过几个时辰,这青灵对着照顾也是能够看得清楚。他沉默,看着天空,近日刚下过雨,天空云彩还是很多的,他看着天气,嘴角微微一笑。

  “老林,这永安您能和我说说嘛?”木洛说到。

  老林手中的绳子不停,目光看着前方,虽说已经傍晚,但都是到一村子方才罢休,这是路线。

  “这永安我以前也去过几次,风调雨顺,当年大旱季节,也只有永安安然无恙。对我们这群平民百姓来说,当真是好去处。”老林毫无顾忌的说出这些话。木洛听着,他明白正如朝中所说,自己该是被抛弃了,但这也是他所想。

  “不过,那里也是一言难尽啊……”老林语风一变,有些惋惜的说。

  “怎得?”

  “虽说属于这天盛,但是这皇家从不派遣官员,只因为那是诸葛家的地方,自古由其管理。”

  “还有这等事呢!还有皇家管不了的?”木洛饶有趣味的打听着这等事情。

  “是啊,这诸葛家是制兵器的世家,为保全这永安地才入这木氏天盛王朝,但要是打起来,仅凭借这一族足矣让木氏大伤元气……”

  听完这些,木洛有些眉头了,想来这皇上是想着让自己去与诸葛家交好。木洛便不再问下去,进了马车。

  约莫几个时辰。便到了一客栈。木洛摇醒青灵,带着行李就下了马车。看着面前灯光微弱的牌面,就走了进去。晚饭还没吃,身体疲惫着呢。

  刚踏进客栈,周围的吵闹便是在耳边响起来。木洛皱着眉看着旁边的饭桌上,几个壮汉在那袒胸露乳的喝酒吃肉。于是他走到另一边僻静的地方坐着,三个人坐在饭桌上,小二过来问菜……

  过一会儿,菜便做好送了过来,那几人声音并没有丝毫的减弱。木洛问小二:“这三人怎会这么吵闹?是什么来头?”

  小二看着那三个人,为难的看了一眼,然后对着木洛挥了挥手:“不可说不可说,愿三位能够吃好喝好,小子先撤了。”小二就有了,去打扫

  “公子,怕是身后有大人物。”青灵说到。木洛但是不在意,再大的人物,在这冷兵器时代里,他还是有把握搞定的。

  虽然他已经是没有实权的三皇子。其实他也没在意,因为具这青灵描述,这木洛愚笨且愚忠,愚孝,本有的权利被他抛弃了,所以给予这永安王有名无权的名号。

  “怕什?敢惹我还是要付出点代价的。”木洛淡然的说到,这句话让青灵和老林有些震惊。

  三个壮汉,不一会儿就喝的醉醺醺的了,桌子上一片狼藉。但似乎没有什么要走的想法,在那里划酒吃肉。领头的壮汉脸上一道伤疤,身材魁梧,身边放着一把大刀该是练家子,旁边两个则是说着领头的说些话,只是陪着喝酒吃肉,说点笑话。这主次关系被木洛看在眼里。

  木洛简单的吃了些饭菜,然后就就准备上楼到自己房间里面休息,老林准备到后院给马匹喂一点草料。拿起行李,和小二说了一两句,就走上了楼梯。

  “站住!”领头壮汉突然对着木洛青灵的方向喊到。

  小二看着形式不对,立刻冲过来对着壮汉说到:“几位客人是否需要什么?”

  “关你屁事,我问得是那个男的。对,就你!”领头对着木洛说到。

  木洛三人被些莫名的声音喊住,尤其是木洛,本来打算放过这三人,他们竟然准备自己送上门来。

  “你们这些糙汉,如此叫我公子,简直无礼。”青灵刚出这宫门,自小陪着这木洛,受不得别人说木洛,况且他还是三皇子。

  “这位姑娘别生气,我只是想问问这位所谓的公子一些事情。”

  青灵刚欲说,被木洛拦下了:“请问。”

  “好!爽快,我就想问问你这手上的剑,是否是木氏皇家所铸。”

  木洛听到这番话,自然想要矢口否认,毕竟青灵称他为三皇子,但其他人却没有谁说过。

  “正是。”木洛话音刚落,周围的几个人反应突然变化。老林和小二突然跪下,不敢看着木洛,而那三位壮汉除了领头,都突然站起来,怒目圆睁。整个客栈里只剩下青灵,木洛和那领头壮汉三人面无反应。

  木洛看到这样的情况,然后解释到:“不过是一位友人相赠,诸位不用如此。”然后走下楼梯将老林扶起来。

  “好一句友人相赠。”领头壮汉拿起大刀站了起来:“皇家兵器从来都是身份象征,你那把剑乃是爵溪,历代皇子才有资格拥有,怎会赠予你?”

  “看来你对这兵器有着研究啊。”木洛反倒是不意外,毕竟很多事情他都是不知道的。

  “我们诸葛家自然对兵器有研究。”领头壮汉说到:“此等兵器,我倒要看看他的主人是怎样的人物。”说完拿起大刀冲了过去,向着木洛一刀劈下。木洛看了一眼,没有动作,反倒是直直的站着,好像在等待着这领头壮汉到来一样。

  “公子!”老林和青灵一起喊到,眼看这大刀马上就要劈到眼前,青灵腿都吓软了,直接跪倒在地。另外两个也是吓得脸色苍白。

  “轰!”一刀从木洛面前划过,直接将地面劈开成一刀深深的裂缝。

  “没想到这可恶的木氏,竟有如此后辈”领头壮汉看着这样的木洛,不禁一笑。他清楚的看看,大刀划过这木洛面前时,木洛目光淡然,看着这壮汉。

  “这位兄弟手下留情了。”木洛稍微点了点头,然后带着剑和行李,扶起青灵,老林坐在一旁的座位上:“兄弟要打架,那就要做好觉悟了。”

  说完,突然向着壮汉逼近,那把剑竟然看不清影子,下一瞬间只听见刀掉落的声音。那两个手下也是突然大喊:“队长!”

  此时领头壮汉此时全身冷汗。他手中大刀现在只剩下一把刀把在手中。看着地上没有刀把的大刀,他清楚的感觉到了,刚才那一剑甚至顺势挂过了他的喉咙。

  木洛虽然是这副躯体,好在这身体也有些运动能力,刚刚用它划出一剑,竟然还是差了分毫的差距。当初他去剑术世家的那十年,是他剑术突飞猛进的十年。

  壮汉退了几步:“没想到皇室竟有这般本领的皇子,你难道是那失踪的太子木易?不可能,不可能。你也不可能是二皇子木阳,也你到底是谁?”

  木洛看了一眼壮汉,将剑以一种奇特的曲线收了回去,没有说话,就走上楼梯。刚上楼,便看到楼梯上那里站着一个女子,他定睛一看,顿时停下了脚步。

  她的模样正如当年他所爱的妻子无差,那一瞬间他想起了太多,那为自己挡下子弹的女子,那陪伴自己余生的女子,那闭眼之前说着:“陪不了你了。”的那个女人。

  下一瞬间他回过神,他看着她笑了起来,那个女子也被他这样的状态吓到了,但也是礼貌的回了一个微笑,然后那个女孩说到:“公子好剑法,我为我手下的冒事道歉。”

  这一笑让他想起了那个曾经稍未谋面的女子。但木洛很快回过神来,对着女子说到:“无妨,姑娘的手下只不过想要切磋罢了。”

  女子穿着裙子,一步步的走到木洛面前说到:“我是诸葛静,很高兴认识你。”她主动伸出手来。

  木洛看着这个女子,内心那十年未曾惊动的内心开始有些激动,但是他还是极力的压制着:“在下三皇子手下的一名副将江远。”

  即使是像自己的妻子,他也不能这样掉以轻心。他将手伸过去握住。

  这一刻,对于两个人来说,风未静,情意动。谁也不知道这般温暖的从哪里升起,就是在胸口发热。周围寂静,仿佛只留下两个的影子,他们的手放在一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