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铁甲雄兵之大陆纷争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篇外 武将前世 赵云 中

铁甲雄兵之大陆纷争 银河· 2823 2020.03.22 00:12

  云善于万军丛中取敌将首级,曾单骑闯入敌阵,斩敌将,战马被斩断腿而落马,云怒,复斩一将,夺其战马而出。麻风王见之,赞其为无双虎将,普天之下无人能及。--《千军策》

  “唔。”年幼的雨睁开了眼睛,不知道爸爸什么时候回来……雨穿好衣服,吃过早饭,就来到了院子里,准备开始新一天的训练。

  “咦?”门外出现了几个人影,但其中没有父亲。雨放下木剑,向门口走去。

  “大人,这就是最后一家了。”一名身着黑衣的人向走在最前面的人说道。

  那人点点头,朝雨走去。

  雨抬起头,面前的叔叔微笑的脸上带着一丝苦涩,和父亲当时的表情很像,不过面前的这个人让人看起来很舒服。

  “你就是雨?”平原君附身问。

  “是的,叔叔,你知道我爸爸什么时候能回来吗?”雨瞪大眼睛看着平原君。

  “你……爸爸去了很远的地方,他托我照顾你们母子。快收拾一下跟我们走吧。时间不多了。”平原君眼里露出一丝悲伤,抱起雨,向屋内走去。

  《千军策》记载,铁甲纪285年,平原君以死士袭击代王府,杀甲士二百余人,后深入敌阵中寡不敌众,以猪油引爆身上火雷,与代王及其军队同归于尽。此后平原君携残部逃离。

  “叔叔,我该练习了,这些天我都没有练习过。”马车上,雨对平原君说。

  “练习什么呀?”

  “练剑!我爸爸天天教我练剑呢。”

  “真是用功的好孩子,雨,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养子,你爸爸不在的日子里,我会照顾你的。”平原君见雨从小便聪明伶俐,肯于用功,爱才之心顿起,将雨收为养子。

  很快,马车到达了安全的地方,平原君在此处落脚,继续发展自己的势力,雨则继续接受各种训练,虽然训练的难度一天天加大,雨还是坚持了下来。

  “卡!”雨一剑将飞来的木头斩作两段,又飞身躲过另一块飞来的木头,突然,四块木头一齐飞向了雨,雨躲避不及,被木头重重地击中,飞了出去。

  雨倒在地上,却出乎意料地没有感到疼痛,便立刻爬了起来,准备继续训练。

  冲过来准备营救雨的师傅顿时呆住了,这一下绝对不是一个十岁孩子能承受的,而雨居然像个没事人一样跳了起来。

  “雨,有没有受伤?哪里痛?”师傅急切地问道。

  “我没事,不痛,继续训练吧。”雨转身说。

  师傅更加奇怪,这一下就是普通士兵也会感到疼痛难忍,师傅想了想,拿起一把小刀绕到雨身后,轻轻地在雨的手臂上划了一下,雨没有反应,师傅大惊,以为自己没敢用力,便加重了力度,鲜血顿时流了出来,可雨依然没有反应。

  “啊!”这下倒是把师傅吓了一跳,赶紧拿出绷带给雨止血,雨听到声音才发现师傅在他身后,“师傅,你在干嘛呀?”

  “雨……你没感觉到手臂痛吗?”师傅的声音有些颤抖。

  “没有呀,咦,我的手臂什么时候破了。”雨看向自己流血的手臂。

  经过反复尝试后,师傅确定了这件事:“雨,你失去了痛觉。”

  “啊?这么说,我不会感到痛啦!”雨开心地说。“那太好了,我挺怕痛的!”

  “什么?我的孩子,你真的赶不到痛了?”屋子里,平原君惊讶不已。

  “是的,父亲,我完全感觉不到痛了!”雨开心地说。

  “好,好……”平原君心中已经有了计划,雨失去了痛觉,他要把雨训练成最无情的刺客。

  平原君加快了对雨的训练速度,雨的进步更是惊人,在两年的时间里,雨已经基本掌握了刺客所有的战斗技巧。平原君知道,是时候了。

  “雨,今天你的任务是,杀死这个人。”平原君指着一名戴着手铐脚铐的男人说。

  “为什么我要杀人呢?”雨天真地问。

  “雨,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你爸爸已经死了,被一帮坏人杀死,而你眼前的这位,就是其中之一。”平原君缓缓说道。

  “什……什么?爸爸……死了?”雨的心突然发出一阵剧痛,不是那种肉体的伤痛,而是刻苦铭心的那种痛,痛到仿佛失去了一切。雨的双目渐渐变得血红,童真和善良慢慢消失,取代的是疯狂和仇恨。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杀死我的爸爸!!!”雨狂叫着,怒火,最终把雨最后一点理智吞没。雨拔出剑,一剑刺入了眼前男人的胸口,雨拔出剑,无视男人的尖叫和垂死挣扎,一剑,又一剑。喷洒鲜血沾满了雨的面容,当雨抬起头来时,宛如一个刚从地狱走出的小恶魔。

  “很好,你爸爸的仇报了一小部分,接下来只要将杀死你爸爸的仇人们一一杀死,你爸爸的在天之灵就能得以安息了。”平原君走过来,拍拍雨的头,指挥人把尸体抬走。

  雨拿着鲜血淋淋的剑,呆呆地站在原地。幼小的眼中,只剩下悲伤和仇恨。爸爸,我一定会为您报仇的。

  “杀了他,你们就能免死。”平原君对着两个死囚说。

  “只要杀了这个孩子?我们就能免死?”两个死囚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是的,拿上你们的武器。”两把剑被扔在了死囚脚下。

  两个死囚对视一眼,捡起剑大叫着向眼前的孩子冲去。

  雨单手持剑,一动不动。两个死囚转眼间便冲到了面前,怪叫着举剑向雨砍来。雨动了,雨双脚一蹬,身体弹射出去,一头顶在一个死囚胸口,死囚被撞的一个踉跄,雨一低头,躲过了另一个死囚横劈来的一剑,提剑向上一挑,一道血光飞出,随着死囚的惨叫,他的一只手被雨齐齐割断。雨不顾死囚的惨叫,又一剑刺入他的胸口,然后向后一跳,躲过了重新冲上来死囚的攻击,紧接着一个翻滚从死囚的胯下钻过,起身一剑刺入了死囚的后心。

  电光火石之间,两个死囚就倒在了血泊之中。“很好,很好。”平原君拍着手走了过来。“你爸爸的仇又报了一部分了。”

  雨点点头,提着还在滴血的剑转身离去。

  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雨静静地蹲在一棵大树上。时间慢慢地过去,雨却依然一动不动,仿佛和树融为一体。

  不知过了多久,一点灯光刺破了这黑夜,一个人提着灯走了过来。

  雨仿佛一片落下的树叶,轻轻地飘到了灯光后边。

  “啪嗒。”灯,落地了,灯光随即熄灭。一切又归于黑暗,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

  “雨,你在两年里完成了一百个任务,并且全部都是圆满完成我真为你感到骄傲啊!你爸爸的仇已经报了一大半了,他也会为你感到自豪的。”平原君拍着雨的肩膀说。

  “是,养父大人。”雨面无表情地回答,声音也同表情一样冰冷。

  “我今天要给你一个惊喜,我将赐你姓氏,从此你就是我真正的孩子,和我拥有同一个姓氏!”平原君笑着说。

  “多谢养父大人。”雨依然面无表情,声音中却带着几分激动。

  “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先要把眼前的问题处理一下。”平原君说着打了个手势。

  一对母子被带了上来,母亲明显吓坏了,紧紧地抱着看起来只有一两岁的孩子,身体不断的颤抖。

  “这就是杀害你爸爸元凶的妻子和儿子,杀了他们。”平原君对雨说。

  雨冷酷的脸上露出一丝犹豫,他杀了无数的人,却从未杀过女人孩子。“雨,快动手!”雨拔出剑,对准了母子。母亲一下子跪在雨面前“求求你们,放过我的孩子吧!他还小!什么事情都和他没有关系啊!”

  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喊让雨拿剑的手颤抖了,平原君的呼喊声又传来“想想你爸爸是怎么死的!”

  愤怒和疯狂,又一次充斥了雨的脑海,淹没了他的理智。雨仿佛看见父亲被一群人包围,用刀剁成了碎块。雨机械地走上前,举起了剑。

  一身血污的雨单膝跪地,接受了平原君的赐性。从此,他叫赵雨。

  “赵雨,你必将会在铁甲大陆的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平原君慷慨激昂地说。

  赵雨面无表情地点点头,抬头望向天空,刚才还晴空万里的天空已是乌云密布,大雨,倾盆而下,仿佛是上天正在哭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