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异能 暗流奔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第一章.你也是个叮叮人?

暗流奔涌 情安钟漏 3113 2020.04.09 22:35

  叮咚叮咚。

  幸福的钟声来敲门了。

  请查收你的天赋:“言灵使者.言出法随”。

  “终于来了么,千年了,我也终于要翻身了,不枉我在佛前苦苦求了几千年”

  雷轰激动地从沙发上一跃而起,直摇得那好几千块钱的名牌沙发吱呀作响。

  “言灵这东西我知道,我问你,能力范围有多大”雷轰朝着那不知名的虚空存在问话,丝毫不担心自己轻佻的言论会引来什么天罚轰杀。

  如果真是非常强大的存在,要想杀死自己便如碾碎蝼蚁一般,你舔它或不舔,都差不多。

  指不定遇上的一些脾气古怪的存在,你腰板直起,反倒能引得另眼相看;你越卑微,越是被踩进土里。

  “只要你能想,就没有你做不到的”毫无感情的声音回答道。

  “这么牛掰”狂喜过后,雷轰心中顿生层层疑云,“那我心想事成,言出法随,岂不是胡思乱想一通就能成真,万一做梦的时候乱想把人想死了怎么办?”

  “你想好了以后输入设定好的密码才能生效”虚空中继续传来回答。

  “那还差不多,没想到这东西这么智能”。

  雷轰虽然嘴上这么答道,心里却不以为然,这家伙说什么只要想事情都能做到,显然是不符合规律的。

  比如说,我现在就想要家里出现一个永不违背我意志的十分美女给我做饭。

  “看吧,没反应”雷轰随口一试,发现一点动静都没有,顿时双手环抱在胸前,摆出一副“你在逗我”的姿态朝虚空中看去。

  “你还没有输入密码呢”这次的声音仿佛夹杂了一丝恼怒。

  “哎,刚刚是不是说了呢,算了不管了”虽然感觉有点奇怪,不过雷轰也不打算在这种无意义的事情上浪费时间,快快设下了密码,心头一转,却是没有再度重复自己刚刚提出的要求。

  嗨,家里又多个人多不自在,美女有什么用,我应该有更高的追求。

  先给我来五千块现金吧。

  虽然并不需要,但这却是相对稳妥的试探机能方式,钱是死的,不用担心搞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请接收”一道金光闪过,地上凭空出现了不算很厚的一叠红票。

  “可还行”懒得去数,雷轰随手就把这些钱放到一旁用纸包好,反正自己也根本用不上这些东西。

  “我可是地球上最自由,集想象的力量于一身的男人啊”雷轰的心态快速的调整着,钱什么的犹如流水,只要我想要什么时候都可以,当务之急是提升一下自身的身体素质。

  “我说,身体强化会不会搞得我爆体而亡啊”

  “不会”

  “会不会急剧减少寿命”

  “不会”

  有古怪,越是这样,雷轰的内心越发的不安。

  “就没有一点代价吗?”

  “你TM好烦啊,爱用用,不用滚”虚空中那个不可视的生物突然脾气爆发。

  “我用用用”雷轰眼看情况不妙,赶紧乖乖的把嘴闭了起来,开始盘算着如何运用自己的力量。

  “还是先让我获得无限重生的能力吧,还有无限的精力法力值”

  “准了”

  “我还要闪烁和透视”

  “准了”

  虚空中的单位又恢复到了机器人一般的模式,似乎刚刚的不快从没有发生过,不过“准了”这句话总听着有些怪怪的。

  “我先来透视着玩一下吧”重新窝回沙发上,雷轰开始对自己的能力做一个简单的测试。

  “透视”,是先知的能力,可以观测到一大片的区域,并且照出隐形。

  可以说是非常废物的一个技能,虽然驱散战争迷雾很重要,但对英雄宝贵的技能位来说,实在是捞到家。

  以至于绝大部分的RPG里面,都没有与之相关的技能,除非是设计师脑抽了或者纯粹是满足娱乐图的特殊需求。

  不过反正只是玩玩而已,雷轰一边这样想着,一边闭上双眼发动技能。

  “哇,有点意思哦”灵魂仿佛飘到了城市上空一般,雷轰俯瞰着大地上的一切。

  “一切都在我的脚下”

  “是谁在窥探神之领域?”一声暴呵犹如惊雷般炸响,把雷轰吼的头皮发麻。

  “哪来的狗东西”雷轰被搅了兴致,又吓了一吓,顿时感到心头无名火起,身形一动,整个人却是出现在数百米之外的高楼上。

  “居然敢窥探神的领域,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接受这不可视不可避的天罚吧”冷漠的话语含着肃杀的力量朝下劈来,仿佛要将雷轰连人带楼涅灭成灰。

  “你现在就是爷脚底的一条臭蛆,你凭什么跟我斗?”

  雷轰脸上顿时浮现出残忍的神色,本来自己并无杀意,对方却毫不犹豫痛下杀手,甚至毫不顾忌将不相干的人卷进来,已经严重触犯了他的底线。

  噗,雷轰一脚轻轻踏下,便将那脚下臭蛆踩了个稀烂,不,准确的说是化为尘埃才对。

  “下一世你便成一只没有脑子永远找不回记忆的猪罢”。

  虽然说从头到尾都没能知道对方的真面目,但确确实实消灭掉了,雷轰心情大好。

  杀人杀动物会有负罪感,雷轰并不喜欢主动使用暴力,但这种动不动就想杀人的杂种不在此列。

  良好的心情使得雷轰在吃晚饭时都多吃了一碗。

  不过不顺心的事情总是会找上门来。

  “你是不知道啊,我们那里那个厨师啊,简直是泼妇,今天在那里摔盘子坐在地上哭,还在喋喋不休过年的时候工资算错了的事,明明没有算错所有的领导都核对过和她解释过,非要说公司上下串通起来只手遮天,这种人是不是没上过班啊”

  雷轰的姐姐愤愤不平的说着,连带着雷轰整个人的心情都不好了起来。

  这件事倒不是雷轰第一次听了,事实上,这件事的源头能够上溯到去年年底。

  之前的胖厨师,是一个非常贪婪的女人,虽然雷轰个人还是明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不沾油水当什么厨师”的道理。

  但实在是太过于贪婪了,就是另一回事。

  而在辞退了上个厨师以后,新来的泼妇厨师,一开始还算得上勤勉,厨艺也不差,但好景不长就暴露了本性。

  最麻烦的是,公司在上一个厨师的辞退上采取了非常软弱的让步措施,虽然捏有相当的贪污证据,但出于各种原因没有采取法律手段,甚至因为对方太过死缠烂打,多支付了大半个月的工资。

  说实在的,在那会整天听姐姐唠叨、耳朵都听出茧的情况下,雷轰也对这个结局感到非常愤愤不平。

  而这段故事,阴差阳错的被新厨师听到了。

  也许是说者无心,但听者却是有意,心理极度不平衡的泼妇厨师深知“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会闹的员工很难缠”的道理,依样画葫芦,动辄就以哭闹来争取利益。

  按闹分配,果然有效。

  最过分的便是在过年大家都在家好好休息的时候,泼妇厨师居然打来电话兴师问罪,说着“你们欺负我”、“做黑账只手遮天”、“我的工资被你们做坏了”之类的奇妙话语。

  甚至抛下了“你等着过年以后看看我收不收拾你”这样的脑瘫言论。

  气的雷轰的姐姐在大年夜赶忙拉黑了这个弱智,还被气的到处诉苦年都过不好。

  雷轰对这种琐碎的破事只有一句话:“撒币公司,撒币厨师”。

  雷轰实在是非常不解,如果换做是年轻人,稍有差错便会被公司扫地出门丢失工作,他们并不缺乏本事,却往往夹着尾巴做人。

  偏偏是这种泼妇,却能闹得公司上下鸡飞狗跳束手无策,即使是开除也要像主动违约一般补偿一个月工资,才能息事宁人,是不是太无能了一点?

  简直就是一群废物嘛,当然了,更可能的是一群拿公司的钱做人情账消灾不肉痛的狗币。

  雷轰听自己姐姐诉苦已经听了大半年,几乎听成了连续剧,一个人心情不好搞得一家人都郁闷,过去往往是愤愤不平却又无可奈何,毕竟你总不能打泼妇吧?

  但今非昔比了,雷轰如今有了言灵大法,想要整治这个泼妇不要太简单。

  “先给那泼妇来个十天不能言语行走看看?”虽然雷轰嘴上冷酷残忍,每每听到泼妇厨师的奇葩行为,的会被秀的头皮发麻,总会气的大骂“老狗”和“此人必须死”。

  但终归还是不想直接杀人。

  “轰轰你看,这女人又找人旁敲侧击发信息给我了”还没等想好惩罚措施,姐姐又被泼妇气了个半死。

  “这些狗东西!”雷轰也烦的不行,俗话说“得罪谁别得罪厨师”,虽然非常闹人非常泼妇,但厨师作为掌管众人口腹之人,还是有不少讨好者。

  “就让这个泼妇脑瘫一个月,到时候再看情况要不要延续吧”说实在的的,雷轰还是非常害怕这个泼妇伤害自己姐姐的,几个月前她放狠话说等着瞧,今天她可以摔盘子坐在地上哭,明天说不定就操刀砍过来了。

  虽然雷轰的姐姐非常乐观,总是说“那还没有王法了的”。

  但自己的担忧不是没有根据,雷轰也完全不想冒哪怕是百分之一的风险。

  虽然自己现在想复活个人很容易,但也要避免亲人不必要的损伤啊。

  “放心吧,那泼妇不会再吵你们了”雷轰长舒了一口气,终于不用在家里听姐姐说那些奇葩的破事情了。

  

第二章.天下也去得

暗流奔涌 情安钟漏 2088 2020.04.16 16:32

  雷轰暂时倒也不打算运用自己的能力去换取大富大贵什么的,毕竟一切事情都是开心就够了。

  就拿雷轰的姐姐来说,也是个没人聊天就闷得难受的人,如果让她待在家里数钱,怕也是会闷出病来。

  解决了一件烦心事,雷轰也是打算先用自己的能力,好好游历一遍大江南北。

  上一次去旅游是什么时候呢?

  雷轰也很难记清了,只有小的时候,才有那么多的闲心,可以到处去玩。

  随着年纪的不断增大,越来越多的烦恼累计在身上,出行也不是那样的毫无顾忌了,每每动了念头想要玩一玩,最终却是难以实施。

  有一次盘算着跟同学一起去西北某地玩,甚至异想天开的想到了要骑共享车穿行沙漠。

  最终一切都是虚无啊。

  现在有了这个机会,自然是要好好享受一番。

  传送能力,虽然需要坐标才能进行准确的传说,不过在透视能力的远程探索之下,一切战争迷雾都是浮云。

  “啊,好舒服啊”肆无忌惮地走在威尔士的大道上,雷轰感觉这脚踏实地的旅行方式实在是太棒了。

  也许是因为走路太嚣张了,又或许只是单纯的民风淳朴,雷轰能感觉到几处隐秘的的目光,不怀好意地投射而来。

  “难道是想抢小爷?罢了,就给他们这个机会,让他们表演一下吧”雷轰现在身负言灵大法,能够死而复生,也是艺高人胆大,丝毫不担心自己会出什么问题。

  走到一处偏僻所在,确实跳出一帮人来,把自己摁在墙上团团围住,一边拿刀比划着一边叽哩哇啦说着什么。

  “翻译翻译”

  雷轰并听不懂他们的鸟语,直接开启了语言翻译器,但对方同样也没听懂雷轰说的是什么,只看见那一脸满不在乎的轻松神情,顿时勃然大怒,几下老拳便朝雷轰肚子打去。

  “粗鲁”雷轰心中感觉无比厌恶,这种小混混行为是自己所非常不耻的,你要真这么叼,干脆就去当个拳手打手,整天欺负人算什么事?

  “只有这样么?”反正也不痛,放任那群人打了半天,雷轰冷冷出声,这一句却是用了翻译。

  目光惊恐的看着雷轰,那群人也是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哪有正常人被一通老拳打了半天还神色如常吐词清晰的。

  恐惧,不敢置信。

  但领头终归是要面子的人,不能在小弟面前就这样退缩了,索性就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抄起手中的刀一刀刺过来。

  “能装是吧?要你死”

  噗噗

  如断线风筝一般口喷鲜血倒飞出去的,是其中一个小弟。

  “怎么回事?”领头也是慌了神,这一刀居然是稳稳插在了那小弟的心口。

  “我明明刺的是他,怎么”看见众人投来质疑又恐惧的目光,领头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为自己辩护。

  “你这杂种,要你死”虽然没搞清楚情况,但领头明白将注意力转移的重要性,往腰间一摸,又是一把弹簧刀在手,刚刚的阴影消散了大半,顿时平添了几分勇气。

  “死”

  “吁吁”蹩脚地吹了个口哨,雷轰面带笑意地说着“梅开二度”

  又是一个小弟倒下,腹部的那把弹簧刀在领头眼里却是格外眨眼。

  “恶魔啊,恶魔”同样的事情发生了两次,一群小混混再傻也知道害怕了,哗啦一声作鸟兽散。

  “每个人,回家被他妈打两百下屁股,没妈就他爸打,又没爸又没妈,那就算了”雷轰冷冷地说着,目光如毒蛇一般牢牢锁定在领头大哥身上。

  其他人虽然乱拳打过自己,好歹还没动刀子,这人拿刀子想杀自己,却是无法饶过。

  “饶命”领头感觉自己周身被一股犹如实质一般的杀气笼罩,连动弹一下也是不能,直吓得屎尿齐流,眼泪鼻涕也淌进嘴巴,显得非常苦涩的模样。

  “罚你每天做三件好事,做不完的第二天自动绝食一天直到第三天重新开始计算”雷轰也不是好杀的人,与其要了这一条性命,不如放他回去造福社会。

  当然要是自己不争气,被饿死了,那就怪不得自己了。

  尝到了钓鱼的甜头,雷轰也是乐此不疲,一路上除了看看风景吃吃美食,也是时不时的钓一些坏人出来,让他们改邪归正。

  思来想去,雷轰也是开了天眼,为的是能看清人间的善恶,他这一路走来,除了惩治恶人之外,也没忘褒奖善人。

  善意不应该被埋没。

  雷轰在往昔并不是一个乐善好施的人,他对着人性有着非常复杂的看法。

  善良究竟有多大的用处呢?

  善意往往被轻视,被消费,被曲解,雷轰是受不得误解之人,他常常摆出一副冷酷的姿态,与其他人相隔绝,但内心也非常的尊重善良者。

  人可以不是,但人不可用不敬畏。

  真正的善者往往又不会挂在嘴上说,甚至因为害羞,常常要避开其他人的眼光去行善,故而这天眼,是不得不开。

  一天之内,整个世界都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乐善好施的人获得了更多的钱财和应有的尊重,因救人而永远失去了某些东西的人恢复了健全的身体,被误解冤屈的人得以昭雪,如此种种,令当事人不禁感慨苍天开眼。

  “做好事也是如此快乐的一件事啊,只可惜,如果不是有这言灵大法,想做好事的代价却是太过沉重”雷轰坐在城墙之上,一边喝着饮料一边感慨万千,心下也是颇为自傲,若不是有这能力,如何能让偌多的人获得本该属于他们的荣耀和重生?

  雷轰这边自是高兴,却也不知道,自己这一天的行踪,多多少少被某些人察觉到了异样。

  “你看这人,在一天的时间里居然出现在多处相隔甚远的地方”

  “东方的长相,还蛮帅的”

  “会不会是相同长相的人”

  “这种说法你也信?”

  “就算是撕裂空间也不可能达到这么快的速度”

  “能力者,肯定是能力者”

  “为防意外,还是要开启二级警戒”

  如果让雷轰听到了这句话,肯定要“呸”的一声啐出来。

  能力者?这个说法是不是太土了一点,而且这么强大的能力,岂是能力者三个字就能形容的了的?

  

第三章.西木野大小姐的生庆

暗流奔涌 情安钟漏 2164 2020.04.19 12:03

  且不说雷轰的所作所为引起了一些隐秘组织的关注。

  就在那些人盘算着该如何处理这样一位凭空出现的强者之际,被众人所关注的主人公却是在做一些“没有价值”的事情。

  西木野大小姐的生日,当然是要好好庆祝的啦。

  虽然获得了言灵大法这样满脸写着无敌的能力,但雷轰常年养成的一些习惯是不会因此改变的。

  初心不变,牢记使命。

  “该怎么办才好呢?”雷轰颇有些难以抉择地挠了挠头,开始在手机上快速翻阅着。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句话虽然有失偏颇,但总归是反馈出一个能者多劳的信息。

  以雷轰如今的手段,草草了事却是不能了,但过于铺张浪费、太过张扬了也会引起反效果,甚至招人嫉妒讨厌。

  该怎么办呢?

  与其空想,还不如实地去考察一番罢。

  西木野大小姐是极东地区的知名偶像,也是非常有名的富豪。

  如果追求礼物的价值,那就落入俗套了。

  当面问却也是不可能的。

  至于撩?算了吧。

  雷轰虽然心里喜欢,但并不打算进入别人的生活,有些东西是要远观才产生美的。

  思来想去,雷轰不禁心里暗暗发笑道:“我居然会被这种小事情搞到毫无头绪”。

  然后,在西木野大小姐生日的当天,她便收到了一大箩筐始终保持新鲜的番茄,而且似乎怎么也吃不完。

  “真是的,这谁啊,难以置信”

  ……

  虽然雷轰目前的脚程已经能半个小时走遍整个地球,但他依旧是不愿意光跑这么一趟的人。

  既来之则安之,我就顺便玩玩看看吧。

  异国的食物确实与中原有大不同,景色倒是差强人意,雷轰一路吃吃走走,却是想到了某个令人厌恶的存在。

  没错,“某国神厕”,即使是雷轰这种之前从未踏足此地的人也知道这恶名,其中寄存着一些极其恶毒的犯罪分子,无数人丧生于他们之手。

  如今有机会,何不顺手给它端平了?

  “嘿咻嘿咻”把一个个工作人员搞晕搬出神厕,雷轰便开始表演了。

  先是把那些臭名昭著之屠人魔的物件牌位打的粉碎。

  然后一把火给你点了,灰都给你扬了。

  拜拜了恁类。

  一不做二不休,雷轰又抄近路跑去请附近的当家、知名的狂热战争分子吃奥利给。

  就在一切办置妥当,雷轰洋洋得意之际。

  “好你个小贼”竟敢擅闯那位大人的本阵。

  “哪来的看门狗?”雷轰却是脸色一沉,自己做这事倒也不隐秘,但明明没有用翻译能力,对方的话却是清清楚楚传入了自己耳朵。

  “你是本国人?”双方同时说道,却是各自吃了一惊。

  “好你个曰杂,居然帮这些战争狂做事,残害同胞,瞎了你的狗眼!”对于能够进行对话交流的目标,雷轰直接先给他扣个帽子再说话。

  “迂腐,这天下,自然是谁人赏识我,我便为谁出力”那人不屑地说道:“看在你与我同祖的份上,束手就擒,我兴许还能替你求情,免你一死”。

  “冥顽不灵”在说话的空挡,雷轰也是观察了对面的身型手段,此人绝非常人可比,但在自己面前,却是犹如童稚一般弱小无力。

  “滚”避开砍来的倭刀,雷轰一掌正击对方右肩,这一下却是将其肩膀生生拍碎,整个人倒跌出去,显得极为狼狈。

  “啊”忍着剧痛,那贼子再度爬起,俨然是一副想要拼命的样子。

  “我不明白,你出力就出力,何至于赌上性命做事?不如就此罢了”雷轰好言相劝道,指望言语能唤醒这迷途的羔羊。

  “你懂个屁,此是那位大人的大计所在,为了那位大人,我在所不惜”眼珠滴溜溜地转,那贼却也不说什么“士为知己者死”,干脆把话题扯远,用“那位大人”做掩护。

  “好个奸诈贼子”雷轰本人也是惯用了这些话术伎俩,知道对方有意模棱两可拖延时间,但见两下鬼影重重,却是援兵到了。

  “受死罢”

  一众人齐齐呼喊,刀剑枪弹齐下,若是寻常人等,只怕一瞬便要被剁为肉泥、射为蜂窝。

  但雷轰又是何等人?只见他不慌不忙,猿臂轻舒,就将其中一贼挟在肋下,再一出手,又抓来一人,这两人毫无反抗之力,刀也拿不住,就如小鸡一般不停扑腾。

  “哎,该送你们上路了”雷轰挟着这两人,有如风车一般转动,将他们的头当作锤子,一通乱打,只过了十秒,便是死了一地。

  万籁俱寂

  突然听见一声微弱呻吟,雷轰惊讶的发现,被自己挟住的一人却是还有微弱的气息。

  “这都不死,这么厉害?饶你去罢”

  将其重重往地上一扔,雷轰也不再看他,只是想着闹出了这颇大的动静,想喂给战争狂的奥利给,对方因警惕却是无福消受了,顿时大感遗憾。

  不过转眼又想,我事情已经做到了这个地步,何不来点强硬的手段,也好让这战争狂知道我中原有如此人物,早早放下觊觎之心,绝了这残害他族人的念头。

  想到此处,雷轰也是冷笑连连,径直平推了过去。

  一路上惨叫不绝,这偌大的战争狂集中地,号称是挑起战争的机器完备,居然找不出三合之将。

  “哆哆哆哆哆”战争狂蹲在厕所,却是忍不住双腿打战,尿意频频,他掌握整个营地的视野监控,自是知道发生的一切。

  无力,没有能力去阻挡这人,除非是导出那神厕内的屠戮数万的杀神之魂,才可能抵敌一二,但一时间也来不及了。

  战争狂只盼望对方找到自己所想要的,早早离去,只要自己没事,一切都可以东山再起。

  “外面的人都很有骨气的在抵抗,怎么你个大胡子倭奴蹲在这发抖?”忍不住讥讽这个胆小鬼,雷轰对其的鄙视又增进了一个层次。

  战争狂已经是吓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口中楠楠一些不好听懂的“巴嘎”。

  “你就是那位大人?那先前那人真是瞎了眼了,你这样的人,不值得”把战争狂脖子一掐,雷轰硬生生将之摁进了某个充满美味奥利给的地方。

  “栽种,你食奥利给啦”

  然后战争狂居然又惊又惧,连呛几口,就这样腻死在被称作撤所的地方。

  当然,这丢人的死法,以及这覆灭反动团体的不合理性质,这一事件却是不了了之。

  就这样,圆满的一天结束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