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北宗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拜师门

北宗天下 Na人 169 2020.04.22 11:05

  //

  看着白马越近,在旁的咸丘子便笑了起来,大声说道:“哈哈,原来是李曱那个小胖子,哈哈哈哈......”

  在一旁也是笑个不停,这时师尊对其说道:“他现在可是你四师兄,你最小,以后要尊师重道,你可明白?”

  咸丘子赶忙捂着嘴巴说道:“师傅,徒儿知道了,我不笑了。”

  看到五弟这种表情,一旁的陈忆更是哈哈大笑起来,东方杰也是忍不住的笑。而一向沉稳的陈昱也捂住了嘴巴。

  不一会,李曱就到了师尊面前,甲士向师宗施礼后便离开了。李曱也给师尊行完礼后,几人便上路了。

  陈忆便对李曱道:“师弟,你怎么现在才来?”

  旁边的咸丘子立马接道:“四师兄肯定是舍不得离开家,在家里哭鼻子呗。”

  “老五,不要以为师傅在我就不敢收拾你。”李曱一边说,一边便去抓咸丘子。

  咸丘子像猴一般的躲开,口里还说着:“你抓不着,你抓不着。”

  师尊看着他们在一起嘻嘻,也是捋捋自己的胡须。老大和老二,就在一旁作笑,也不参和。

  原来,这个李曱回家后,把拜师的事情告诉父母以后。其母薛氏那会舍得这么溺爱的儿子,其父与其母讲了很多次都是行不通,就在第五日的时候更是让人把李曱的门窗封起来,给关了起来。

  后来其母打听他们师徒五人已经离开,还留有白马,心里也是慢慢的有些想通。一辈子关着儿子在身边也不是办法,男孩子总是要有出息的。又在李曱的卖乖哄骗下,终于还是开了门。

  看门开,李曱便是一个劲的向门外冲了出去,其母也没有安排人去追,只是站在门口看着让儿子离开。在大门口,李曱给父母磕头道别以后,便准备起身离开。就在这时,仆人把母亲准备好的行李拿了出来,李曱也是含泪离去,而他的那间铺子早就交给一个叫冉卫的人打理。

  而今日最失落的人,便是那位青痣少年,眼巴巴的看着他们离开,自己一个人有心无心的溜达在街上。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狠狠的摔在了青石板的地面上。真是又痛又气,转过身一看,原来是一个斜躺着的乞丐绊的自己,他便与老乞丐争执了起来......

  再说师徒几人走了数日之后,清早就来到一个叫北道山的地方,有一石阶牌坊。刻有一副对联:“一念一道论初心,几醉几醒万世人。”而中间刻有“北道南山门。”

  而这北道山,又名隐山。合九峰而成,主山上有五峰,分别为:正阳峰、凌云峰、丹阳峰、丹青峰和北道峰。北道峰虽在主山之上,却是四处绝壁,与正阳峰一桥而接。

  主山亦称之为大隐山,其余四山各成一峰,环主山而立。分别为:青云山、隐修山、苦戒山、华佗山。而华佗山又称之为小隐山。各山没有车马可通行的道路,主道只有一条青石阶通上山去。

  这北道山,便是北宗弟子修行之所在。在数百年前,江湖剑仙东车先生游历天下,拜访名师无数。曾睡梦悟剑,悟得幽冥剑道,凭一柄幽冥剑一挑天下武林,无一能敌。江湖传闻,其剑极快无比,力道浑厚霸气。后又因找不到其对手,便封剑于北道崖。

  又邀请十七子、万法道长、空乘法师、儒家忱子、兵家孙武子之后辈孙起和医家归元子,在北道峰草屋里论道七天七夜。食宿皆在一起,各谈其要略,也是大快人生。

  看似各宗各派大不相同,其初衷却都是为万民请命,造福苍生。后因其各家皆有所长,七人便统一想法,各写一书,分为七本,互相留存。

  各家自有各家的归属,而东车先生却只有这个谈天论地的草庐。十七子便召集些门人,亲自在正阳峰和北道峰为其计划建造殿院。东车先生便自此建立北宗门,广招弟子,教化度人。而北道峰东车先生藏剑之处,十七子设建剑阁,其用途便是藏天下之经典。而这剑阁的第一位主人,便是十七子。

  东车先生设立门规,门中非掌门亲选弟子和剑阁内传弟子一概不得善入此地,越其桥者,死。后又在桥头用石头刻文“北宗禁地,擅入者死”。十七子建造完成后,便去游历天下,也没有留其弟子留守剑阁。剑阁也就大多由掌门得意弟子看管,看管弟子也可收弟子,选一得意的弟子留守剑阁。发展到后来,门中得意弟子经过五年一次的比武选拔,得其前五者,经过掌门与阁主同意后,方可借剑或在剑阁修行一年诸家经典。而其他峰也在后来慢慢的开始建造,规模也是极其宏伟。

  在看看这几个小子,跟着师傅奔走数日,也是疲累不堪。你拉拉我,我扯扯你,看着这精神头还是有的。

  他们在深谷中走了不一会儿,隔老远便听到远处的深山里有朗朗的读书声传来。“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至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听着一声声整齐的读书声,师尊讲到:“这是你们师伯在这里开堂教课,此处名曰‘青云书屋’,你们以后也要多来此学习。”

  几人齐声应答:“是,师傅。”

  而这青云书屋修建在青云山的半山一空阔之地。师徒几人也没有去书堂,向主山而去。一边走,师尊也把北宗的由来也给他们讲了一遍。而这时的陈忆心里却只有幽冥剑和霸道的幽冥剑道,不断的追问师尊。

  东方杰还想听师尊讲门中前辈的事迹,被陈怡这么一直的追问,师尊讲道:“幽冥剑道虽然厉害,一般人却参悟不得。”

  东方杰说道:“老三,看你这贪心样,是不是非此剑不修。”

  陈忆便也大声讲道:“师兄,这句话我赞成,若要修剑,必修其剑。若不得此剑道,枉为修剑。”

  师尊看看老三一本正经的在讲,面带微笑的摸了摸老三的脑袋,便都在一起说笑间上山去了。

  来到正阳峰,众弟子正在正阳宫外修习剑术,全着白衣青衫。

  见到宗主归来,统一跪拜行礼:“拜见宗主。”

  宗主点点头,说道:“你们继续。”

  便来到正殿,这宫殿修建极为气派,雕栏玉砌,精致巧妙,几人看的也是目不转睛。

  有一弟子前来给师宗奉茶,师尊讲到:“径阳,你去安排他们几个住下,告知众弟子,三日后行拜师礼。”

  这位弟子回答道:“是,师宗,我这就去安排。”

  正要领他们几人离开时,师尊又讲道:“就按他们几个一起住在凌云阁吧,还有你们几个,别让他们再跟着了,今已到我门中,安排他们回家报平安,以免坏我门中规矩。”

  众弟子答应完便随径阳离开了,为有东方杰一脸的不解,还有人跟我们来吗?

  刚出殿门便问道:“你们几个还有人跟来吗?”

  陈忆讲道:“就几个随从跟我们上山,也没什么人?”

  东方杰又问道:“为什么我们天天在一起,我不知道有人跟我们上山?”

  几个小的一边笑,一边跑了出去。

  其实在这几天里,门中众弟子有的羡慕他们,有的抱怨不公,也是以各种眼光投向他们。

  三日后,门中除去游历在外的弟子没有回来外,所有弟子都齐聚正阳宫金顶之下。他们五人也都换好门中衣服,白衣白衫,精神头十足。大殿中央师尊高坐,师伯师叔分坐两边。五人跪地向师傅敬完茶,又一一向师伯师叔行礼,礼毕。

  师尊说道:“今后,你五人便就有我北宗门的身份,为人处世当以大德为先,以正道立身,心存善念,望你们早日悟得大道。”

  五人齐声答道:“谨遵师命。”

  行完大典后,师尊便带他们来剑阁取合手的兵刃。

  按门中规矩,这也不合规矩,经过五年一次的比武选拔,德才端正,宗主和阁主同意后方可入内。机会是有,给不给可得看阁主的心情。历代在剑阁借剑的都是德高望重之人,而在此间修习之人历代弟子中却极为少数。

  而这次宗主破例独行,恐有些行不妥。要等比武还要再等三年,而宗主门下在今日之前无一弟子。所以这个比武也就没有多大意义,虽然说现在看守间隔的是宗主师叔,其弟子也有数十人,却无一得意门生能够替他看守剑阁。

  其实这次师尊破例前来,也是希望师叔能够对五个孩子进行甄选,希望师叔能有选中眼的,方便后面看守剑阁。

  来到桥前,宗主向剑阁施礼,说道:“弟子携徒孙前来向师叔问安借剑,望师叔同意。”

  里面一老者答道:“来都来了,让他们就进来吧。”

  宗主便让他们过去选兵刃,而陈怡一心想要幽冥剑,便对宗主问道:“师傅,师傅,里面有没有幽冥剑。”

  师尊只答了句:“该有的能有的都在里面,你们自己去选一件吧。”说完向剑阁拱手施礼便离开了。

  几人来到剑阁里面,只见一白发老者在香案前打坐。几人跪拜施礼之后,不知所措。

  这时老者开口讲道:“怎么,还要老夫帮你们选吗?”

  几人这才动起来,这老者便是宗主的师叔千里禅。他们走选了好好几层阁楼才真正明白过来,原来剑阁不仅仅收藏各家经典和宝剑,收藏各家名器还真不少。

  这时东方杰看到在一高架上竖着一根玄铁棍,成六棱,一把拿起,虽然沉重无比,却也爱不释手。口中说道:“就是它了。”此棍名曰“天禅棍”。在一旁的李曱则对一旁案桌上的一口七星刀来了兴致,便选中了它。此刀全名为“七星斩月刀”。

  公子昱看到泰阿剑时,更是喜出望外,没想到江湖门派中还有此等帝王名剑。

  而这个咸丘子却看这个不顺眼,看那个不顺眼,觉得都又长又重不轻便,不称手,便是来回的走选。忽然,在一角落发现一个布袋子,好像包着什么。他便过去打开看看,发现里面有九枚飞刀,旁边还放有把戒尺。要是没过来看这个布袋子,那戒尺已经被灰尘掩盖的看不见了。

  心想:“看来这两件便是我想要的了。要不这两个都给拿了算了,又怕那老头不同意,干脆拿了出去问下不就得了。”也就这样的拿出去了,嘴里还不断的念叨:“师叔祖真的是够懒,这么多的灰也不打扫打扫。”

  咸丘子下阁楼来到师叔祖的身边,看到陈忆躺在师叔祖后面发呆。便问道:“三师哥干嘛不去选,还在惦记你的幽冥剑?“

  陈忆无可奈何的讲到:“我早已都看了个遍,就是没有找到,五弟你有没有看到?”

  咸丘子回答道:“我也没有看到。”

  其他几人也都回来了,师叔祖还是闭眼禅坐。

  咸丘子向师叔祖行礼而后问道:“师叔祖,飞刀和戒尺我都想要,我可以拿去吗?”

  师叔祖只说了句:“随便。”

  这个陈忆,把师兄弟是问了一遍又一遍,还是没有幽冥剑的存在,问师叔祖,师叔祖又不说。这时他心里想肯定是藏起来了,便立马起来把阁楼又翻了个遍,还是没有。其他人也是等得只打盹,只好陪师叔祖打坐。

  陈忆垂头丧气的回来,一脸的没精打采。跪在香案前一个劲的给祖师爷磕头,让祖师爷显灵,众人也是无可奈何。就在陈忆不停的磕头时,看见香案后有一个木盒子,上面已经有一层厚厚的灰。陈忆立马爬起,翻上香案,拿起木盒。

  这时师叔祖大喊一声:“放肆。”

  陈忆立马拿起木盒从香案上跳了下来,而这香案上,祭奠的可都是历代大家。

  陈忆打开盒子一看,里面确实是有柄剑,却不怎么亮眼,乌漆嘛黑。陈忆心想:“算了吧,找了这么久都没有找到,那就它了,虽然不怎么好看,剑阁既然收藏的都是名剑,只期望以后好用吧。”

  这时师叔祖说道:“你们拿的都是历代大家精华所铸,好自珍惜,切莫损坏。”

  几人齐声回答道:“谨遵师叔祖教诲。”

  师叔祖看着陈忆,说道:“你师父是跟我借剑,这柄剑是我借给你的,其他人的都可拿去,你这柄以后得还回来,你们退去吧。”

  几人施礼后便离去,陈忆还没走出剑阁就开始唠叨了:“不就是一把剑吗?至于这么小气吗?又不是幽冥剑,日后还你不就是了。”

  几人看着陈忆没有找到幽冥剑,一嘴巴的怨气,也都乐开了花,个个都取笑他。就这样他们正式成为北宗弟子。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