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北宗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比武会

北宗天下 Na人 574 2020.04.30 17:19

  //

  看着他的离去,在捡起来地上的书。翻起来看了看,一下子心中的迷茫都没有了,一下浑身带劲,便跑回家去了。

  此人名叫霍天元,是霍五常的儿子,家住南阳城南外刘家村。霍五常也曾在军中述职,任千夫长。后在围杀落马坡一些山贼时,深受重伤。失去一条左腿,右臂虽然还在,被射中好几箭,筋络受损现在也是动弹不得。

  他家本来靠祖上的阴德,自己的战功,还算富裕。赐受良田百亩,建得府邸。可是祸不单行,因朝廷这些年朝中变动极大,军中兄弟尽都散去,有的已然获罪被发配边关做苦力。而这时候有个叫赵宝忠的人看中了他家的土地和房产,也知道现在霍五常朝中无人可靠。早已是垂涎三尺,便起了歪心思。

  这个赵宝忠,中等个子,微胖,圆脸。看似长得憨厚,实则心思深沉,极为好色。这个赵宝忠,住在赵家庄,曾经是上大夫甘隆的门客。为甘隆勾结一些江湖流派专办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为了其接触外界流派方便,甘隆便给安排在赵家庄。

  之前在甘隆身边的时候,赵忠宝还是没有这么为所欲为。现在在外面山高皇帝远的,真的成了地痞恶霸。杀人越货,无恶不作,臭名昭著。以前勾结的江湖流派的人,有甘隆替他养着。现在既要养些流派中人,还要养十几个有名无名的夫人。家里多也就算了,外面还有。而这些银子,也只能自己想办法。

  现在是对霍家的田产更是朝思暮想,他便安排人去霍家去谈。没想到来霍家的人刚进门就被霍五常骂了出去,这下更是惹的赵宝忠不得不动不安排人收拾。

  便安排东城流刀门刀客张邈和西川笑脸和尚晚上前往霍家,将霍五常打了个半死,动弹不得,又把几个给霍家做事的长工活活打死,而后强行在地契和房契书上按上手印。本就残疾的霍五常,又被一顿暴打,口吐鲜血不止。这时的霍天元的母亲紧紧的将霍天元抱在怀里,一边哭一边喊着作孽啊。

  这时张邈和笑脸和尚将他们赶出家门。张邈说道:“你们滚吧,有多远滚多远,不然要了你们的小命。”说完他们进去把大门关上了。

  看着躺在地上的霍五常和怀里的儿子,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能找块板子和绳子,拖着丈夫带着孩子前往刘家村以北的泰山庙里栖身。也是费了好一番的力气,本就粗糙的长了老茧的手都被绳子勒出血痕。虽然以前霍家和街坊领里相处融洽,也时常帮助邻里的困难。而这时的刘家村人听见了响动也都装作耳聋眼瞎,因为他们也惹不起赵宝忠,也都很怕。

  来到庙前,借着昏暗的月光,依稀看见匾额上写“东岳天齐庙”,两边的字样已经模糊不清。庙门也是斜斜垮垮,推开庙门,进门把丈夫安顿好。时间以晚,各药铺已然关门,只能等天亮在去给丈夫找郎中。

  然后拿出火折子,把庙里残存的烛台点燃。只见一尊神像正坐中间极为庄严,香案的供牌上写“东岳泰山天齐仁圣大帝”。

  霍天元的母亲一边向神像磕头,一边说道:“天神在上,我们也无意冒犯。只是遭此大难,实属无奈才流落至此,望天神见谅,望天神见谅......”

  这时的霍天元坐在角落,恶狠狠的看着窗外,没有哭。

  到了第二天,其母清早起来便去城中药铺,请来郎中给丈夫瞧病。大夫进来看过后,遥遥头很为难的说道:“恐怕药石已然无效了,难逃此劫。”

  这时霍天元和其母立马向大夫跪下说道:“大夫,求求你了,一定要救救我丈夫。大夫求求你了。”两人已是两眼泪花。

  大夫说道:“我只能开些草药,能维持些时日便维持些时日吧。”

  这时的霍五常一边咳嗽一边吃力的说道:“有劳大夫,既然无效,就不必强求,生死由命。元儿,替为父送送大夫。”

  儿子说道:“是,父亲。”

  就这样,孩子把大夫送出了门外,其母也跟了大夫回城买些吃的,把药取回来。都是被赶出来的,身上的钱也不够多,其母便把身上的首饰拿出去卖给了当铺。取回来药后,在泰山庙破破烂烂的偏房找到陶罐和碗,先煮了粥。吃了点粥后,其母又给其父煮了药喝了。

  为了填补家用,也是没有办法。其母便找来一块破布,把屋子和香案收拾干净。然后又把庭院打扫干净,现在也只能靠这位天神过日子了。看着母亲忙上忙下,霍天元也是帮母亲打杂,忙的是一鼻子一脸的灰。

  霍天元突然问母亲:“母亲,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里?每天看着这神像我有点怕。”

  其母看了看孩子,抱在怀里说道:“不怕孩子,没事的,住习惯就不怕了。我们没做缺德事,半夜不怕鬼敲门。”

  当然,住在这庙里,恐怕再厉害的鬼也不敢去敲门。

  第二天,其母便带霍天元来到城内府衙报官,南阳令佯装审问一番后,便以契约为证,给结案了。这也是可想而知,虽然在南阳城。君王脚下,可是等下黑,君王怎能看到,下面的人怎么会让你看到。

  第三天,第四天都被南阳令一一拒之门外,这也是可想而知的事情。要是有用,赵宝忠还能如此嚣张。

  虽然丞相对甘隆等人的一些做派还是知道底细的,如果一个人装睡,就算有再大的能耐也叫不醒。而勍公也是很久不问政事,更是闭门谢客。

  后来为防患于未然,赵宝忠看着这样让这妇人闹下去总不是办法。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杀人灭口算了,便安排张邈和笑脸和尚晚上多带几人去破庙行凶。谁知这晚的夜黑的离奇,当他们打开庙门时,突然电闪雷鸣,看见庙里神像横眉怒目。瞬间让他们三魂出窍,吓个半死。他们拔腿就跑,倾盆大雨而至。他们又摔又跑的,去了六人,回来三人。两个胆小的随从当场吓的口吐苦水,没跑多久便死在半道,还有一个随从坠崖而亡。

  赵宝忠知道后大怒,说道:“真没想到,你们几个习武之人,尽然被一座神像吓成这样,死人你们没见过吗?传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话。和尚,尤其是你,你还出什么家,泥菩萨你没见过吗?怎么会这样?”

  听着赵宝忠这样说,他们几个心里还是有余悸,想起来都胆战心惊。

  和尚说道:“小僧从未如此的恐惧过,只叫人觉得浑身像泼冷水一样。”

  赵宝忠指着和尚鼻子说道:“你啊你啊,有什么用。”

  张邈说道:“这确实很离奇,看来他们命不该绝,日后他们若敢再进城告官,我定半道截杀。”

  赵宝忠深吸了一口长气说道:“只能这样了,没出息。”

  后来听说跑回去的那个随从也是常年卧病不起,后又没人照顾,活活饿死了。

  没过多久,其父便离世而去。看来是没有门路了,两人只能靠过路人的香火钱维持生计。霍天元也按下决心。寻找一位武林高手做师父,替父报仇。

  时光嘛,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逝的无影无踪,在看他们几个。五年一次的门中比武大会便要开始了,这时他们几人也都长高了不少。那只大猫,也就是小白虎,也已经是长大了很多。现在也不住在剑阁,常年在后山游荡,要是不去找它,只有听到陈忆的竹哨时才会跑出来找陈忆玩耍。

  再看他们几个的武艺,虽然在严师的指点下将宗门武学是学了一个便。可是要是比武嘛,那还得和径阳师兄差很远。

  今年选拔比武的人都是师叔师伯的得意弟子,在本门中也都是佼佼者。当然还有师姑的弟子,其他云游在外的师叔就不知道回不回来。就像六师叔一样,常年在深山老林,根本寻不得足迹。

  要不说什么叫偏心,这三年陈忆是有时间就往剑阁跑,虽然还是拿着他那把总被别人嫌弃的剑,也是让别人垂涎三尺,不过好在他可以在剑阁看很多书,都是大家巨作,比如说孙武子的兵法,更是让他爱不释手。

  而师尊一在嘱咐要参悟透门中九种武学的玄妙,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

  其一,元灵剑道,更是不用说,基础中的基础,九式可拆可合,很多人却很容易忽视。

  其二,混沌阴阳,这是一本经书,却是内力修为的开始。混沌初晓,阴阳其中。

  其三,三分棍,共七式,霸道棍法和巧劲的运用。棍走三分,必取其命。

  其四,四海奇要,共八式,从基础的步法到精要步法一书独揽。四海之内,任我纵横。

  其五,无厘头,也是一本经书,却有点怪,认真看书的人会陷进去。整个脑袋一会乱如麻,一会白如纸。门中弟子基本只看表面文字,不敢多想。

  其六,大顺天德,这本书若能参透,天下再厉害的毒,合归元内功都可一一化解。

  其七,七寸头,共二十一式,可拈花成刃,攻其要害,招招致命。

  其八,八荒玄天剑,三十二式,其剑法轻快、飘逸,若融合四海奇要。便可四海八荒,唯我独尊。

  其九,归元内功,这自然便是内功修为。

  虽然这些武功个个精妙,看着容易,可学起来不易。没有悟性,也只能学个皮毛。正所谓大道至简,衍化至繁。天下名师千千万,唯有劣徒美其名。

  比武大会这天,他们五日同师父一同来到了观日台。而这时师伯师叔已然和众弟子在关日台,陈忆第一注意到的便是跟在师姑身边的丫头片子。虽然没有见过师姑,但经常也听师叔祖说过。而今坐在师父两边的是师伯和师叔,她排在师叔前头,定然是师姑。

  这个小丫头也在不坏好意的冲着陈忆笑,只见他白衣青衫,清秀可爱。而她,就是和陈忆在三年前抢过小白虎的杨梦抒。

  当师尊刚走到赏武台前,这个小丫头片子指着陈忆的鼻子就冲上来说道:“陈忆,你这小王八蛋,给你的玉佩还在不在,我要查看?”

  “抒儿,不得放肆。”师姑说道。

  杨梦抒看了看陈忆站在师尊的后面一动不动,也不说话,立马说道:“躲在你师父身后算什么本事,快拿出来给我查看,不然有你好看。”

  “抒儿,还不给宗主行礼,没大没小,丢了规矩。”师姑说道。

  这时,杨梦抒立马给师尊行礼,说道:“拜见宗主。”

  宗主说道:“起来吧。”

  “劣徒不服管教,让师兄见笑了。”师姑说道。

  “小孩子嘛,顽皮点更有天性。”师宗回道,突然师尊脸一沉厉声说道:“老三,何时拿了人家东西,还不归还。”

  这时陈忆从怀里摸了半天,拿出来一块玉,上面刻着北宗,便拿到杨梦舒的面前说道:“来,给你看给你看,看个够。”

  杨梦抒一眼便看出这不是自己给的那块,说道:“不是这块不是这块,这块我也有,是那块。”

  说着,便拿出一块玉石,正面刻丹阳峰,背面刻杨梦抒。

  这时陈忆反问道:“那块是哪块啊?我就这一块。”

  “行了,还不回来。”师姑说道。

  这时的杨梦抒拧头便跑到她师姐怀里一边哭一边说道:“大师姐大师姐,他欺负我,他抢我母亲给我的玉佩。”

  大师姐说道:“谁敢欺负抒儿,没事,乖,大师姐帮你找。”

  “就他就他。”杨梦抒指着陈忆说道。

  大师姐看了下陈忆,也就没说什么,摸了摸舒儿的头。

  “没有就没有,再看也没有。”陈忆说道。

  这时咸丘子在李曱后面嘀咕道:“看来师兄是摊上事了哦。”

  而这阴阳怪气的语气差点没让李曱笑出声来,老大老二也假装镇定。

  就在这时,师尊突然说道:“老五,给我抽五下,叫他闹事。”

  这时老五慢慢的走在老三面前,说道:“师哥,对不住了啊,师命难为啊。”

  陈忆转过脸来,背对着师父,咬着牙狠狠的说道:“老五你敢,我可是你师哥啊。”

  “师哥,我也没办法啊。”老五说道。

  “你们还在嘀咕什么,给我打,不打我连你也一起打。”师尊说道。

  只听见啪啪啪,几下就打完了。打的陈忆是只甩手,咬着牙直愣愣的看着杨梦抒。而这时的杨梦抒躲在师姐怀里不断的向陈忆做鬼脸。

  打完几人便来到赏武台中间,他们五人白衣白衫站在中间前排,众弟子白衣青衫站在后面一起拜见宗主。行完礼后,宗主说道:“比武开始。”

  在这个时候,陈忆偷偷溜到杨梦抒的身边悄悄说道:“师宗打我玉佩也没有,就是没有。”

  说完翻着白眼就走了。杨梦抒无可奈何的看着他,众师姐也都笑了起来。

  这次比武共计一十八人,分七天进行比武。大师伯、三师叔、四师叔弟子各五名,师姑弟子三名。

  比武规则是:前三天,每天分三场。抓阄,头尾对场,选得九名弟子。

  第四天,抓阄,里面有九个纸团,各写数字,抓到五的可以免场。其他分一九、二八、三七、四六进行比武,共四场。

  第五天,一样抓阄,抓到三的可免场,其余分一五、二四进行比武。

  第六天,抓到二的可免场,一三比武。

  第七天,则是最后比武,胜出者,则获武元。

  只见众弟子已然到比武场周边围观,第一场便是师姑门下七师姐和四师叔门中十一师兄。没几个回合,七师姐凭借灵活的步法和玄天剑法的轻快取胜了。

  第二场便是径阳师兄和三师叔门中十师兄对战,虽然径阳在师伯这边是大师兄,可他自幼跟随师伯,这也是他第一次上台比武。上届比武时,师伯门中三师兄以元灵剑道的无穷变化获得武元,而他更擅长七寸头。

  今年三师兄和师姑门中大师姐(宗门排第二),他们两人也曾去剑阁学习过一年,后来还是一个痴醉在元灵剑道,一个深悟八荒玄天剑。也就不再去争取这个机会了,留给其他人。

  径阳这第一场并未用擅长的七寸头开场,也学起师门中三师兄变化无穷的元灵剑道,也是很快取胜。

  三天下来,师伯门中径阳、六师兄、十四师兄胜出;师姑门中五师姐、七师姐胜出;三师叔门中四师兄、九师兄胜出;四师叔门中八师兄、十二师兄胜出。

  到第四天开始抓阄,都有各自的数字,只有七师姐抓到五,可以免场。

  而今天比武完便可选出五人,经宗主和师叔祖同意以后便去剑阁修学,所以大家都很珍惜。

  第一场便是八师兄对战十四师兄,这两人可是年纪相仿,一个融合三分棍精要于元灵剑道,一个八荒玄天剑配合四海奇要,打的是不可开交。已然战的几百回合,难分胜负。

  就在这时,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个乞丐,躺在比武场外的角落一边吃着馒头,一边啃着鸡腿,也没有人注意到。

  突然,八师兄和十四师兄打着打着,突然都停了下来,抱在一起哈哈大笑。而后走到宗主和师伯师叔面前,八师兄说道:“宗主,师父,我们就放弃这次机会了。我和老十四还有很多需要互相修习的地方。”

  老十四也说道:“是啊,宗主,师父,我们不打了。”

  这时两位师父看着弟子若有所得的样子,便欣然点头同意了。

  宗主说道:“你们去吧。”

  两人向大家施礼,扬长而去。

  又是一天的较量,留下了大师兄径阳、四师兄、六师兄和七师姐。本来是选五人,七师姐捡了便宜,可八师兄和十四师兄这么一走,看来今年只能是他们四人了。当然,比武嘛,武元肯定是要比出来的,习武之人,第一肯定是要夺的。

  第五天开始,也没有抓阄,先是六师兄和七师姐比武,再是径阳和四师兄比武。

  而六师兄说道:“七师妹,你若能在三十二招之内不败,那你便胜。”

  其实六师兄知道七师姐擅长四海奇要和八荒玄天剑,若不能取胜,那就是自己参悟的还不透彻。

  七师姐说道:“师兄,那你可不要让着我。”

  “来吧。”六师兄说道。

  而这时的咸丘子在旁边数:“一招,两招.....”突然大声说道:“六师兄你输了。”

  周围的人都把目光投向了咸丘子,咸丘子一脸不好意思的底下了头。

  六师兄说道:“师妹你赢了。”

  “师兄你没有输啊。”师妹回答道。

  “没有赢,那便是输了。”六师兄说道。

  说完六师兄向宗主和师伯施礼便走下台去了。

  而径阳也是用自己最擅长的七寸头,化以剑道,险胜四师兄。本来是要用七天,看来用不了了,师尊让大家休息一天在最后比试。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