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北宗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笑半仙 (上)

北宗天下 Na人 1422 2020.05.07 02:23

  //

  确实如师尊所说,他们没有过多久便要随着师父下山去了。而这个杨梦抒更是在师姑处待不住,听说他们要下山游历。那她可来了精神头,一心嚷着要跟随宗主一起游历。师姑也是拿她没有办法,谁叫她每天都讨人疼。虽然大师姐也是很早就跟随师父,可也没有她这么调皮。

  师姑也是亲自带领杨梦抒前往师尊处说情,师尊也同意她跟着。可师尊说道:“她一个女孩子,总有些不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你放心,宗主你放心,我不会欺负你宝贝徒弟的。”杨梦抒俏皮的说道。

  “这样,我让她师姐陪她一起去,好约束她。”师姑说道。

  师尊看也是只好答应。而在临走之前,师姑把一柄探雪剑交给了大师姐,自然杨梦抒也是少不了的,师姑送她一把青竹剑。失去一把青叶剑,又得一把青竹剑,杨梦抒自然是欢喜的不得了。作为师叔祖的弟子,那这剑自然是难得的宝贝。

  师尊他们六人清早便出发,到小隐山拿了不少药材后,便下山去了。杨梦抒她们拜辞师姑后,下山与师尊他们汇合,一同从南山门而出,朝西南而去。

  一路上也是见了不少人,走着走着,来到一个叫梧桐小镇的地方,找了一家来福客栈便住了下来。当然这次师父没事的时候就在街上摆卦摊,李曱虽然拜卜算子为师,可这卦象之说却是没学一点。

  师父也让他们在周边多走走,他们起初也是几人结伴而行,而后来几人想去的想看的也是各不相同。老四喜欢凑热闹,盘人摊子的老毛病可是一点也没有改变,一边走一边问,还要和人家讨价还价。老五虽然看着文静,但也是好动之人,自然就被李曱拖着走了。老大横脸大块头,一脸的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自然和老二这冷块头冷公子在一起去茶楼喝茶了。从此冷公子的名声逐渐的在江湖响起。

  当然还有陈忆,这小子,那就不用说,肯定是被杨梦抒揪着耳朵走,大师姐肯定是跟着这两个小子走。

  “陈忆陈忆,我要吃这个,陈忆陈忆,这个我也喜欢......”杨梦抒是一路的说个不停。

  “大小姐,我们是跟随师尊出来历练的,不是逛街当吃货的。”陈忆无力的说道。

  “快看,冰糖葫芦,走走走,我要吃我要吃。”杨梦抒兴奋的在说。

  陈忆没精打采的说道:“大小姐,求求你了放过我吧。”

  “快点啊,慢慢通通的,走路跟个老太婆一样。”杨梦抒说道。

  来到卖冰糖葫芦的边上,杨梦抒一只手抓一串便吃了起来。说道:“哇哦,酸酸甜甜的真好吃,陈忆全部打包回去给他们也常常。”

  “你能吃得了那么多吗?你以为别人和你一样啊,当猪样。”陈忆说道。

  “我就要,你怎么滴。”杨梦抒一边吃一边说道。

  这时陈忆拿起一串递给师姐,说道:“师姐,我们也来串,不能只管着她的嘴。”

  师姐拿起冰糖葫芦说道:“你们啊,一对小冤家。”

  然后陈忆也拿了几串,和师姐跟在她后面走。平时走路都走不动道的那种,现在在街上逛起来,可真的是活奔乱跳,一会这边,一会那边。

  再看看大师兄和冷公子那边,本来茶楼是一个文雅之人品茶清净之所。而他们却听得边上隔间时不时传来嘻哈大笑之声,而还有些烟花柳巷不入耳的淫秽之语。

  冷公子便对大师兄说道:“本来甩掉他们几个,安静的来喝杯茶解解渴。不料会上遇上这几只麻雀扫兴。”

  东方杰说道:“二弟,静心喝茶,林子大什么鸟都有。几个泼皮而已,就不要计较了。”

  没想到他们不说还好,这一说嘛,那隔壁的人更是猖狂了。越说声音是越大,

  冷公子说道:“看来这几只苍蝇是和咱们较上劲了。”

  东方杰立马说道:“走吧老二,我们也去外面逛逛。”

  “怎么,冷公子这就走了。”突然一个声音从隔壁传来,顿时那边安静了下来。“看来是打扰到白衫大师兄和冷公子了,小生向二位赔礼了。”用不阴不阳的声音说道。

  陈昱说道:“装腔作势。”便准备起身离开。

  “别急啊,人间大好四月天,两三知己醉红楼。你们两真不会要做愣头青的谦谦君子吧,要不要一起聊聊人间烟火,柳巷花明,不对,应该是街头柳巷。”那人还是有一打没一搭的说着。

  “二弟,走了,别理他,这种人无聊至极。”东方杰说道。

  这时已然有一个喝得醉汹汹的偏偏公子东倒西歪的从隔壁包房出来走了过来。

  冷公子问道:“刚刚就是你在里面讲那些不着边的言语?你认识我们?”

  “那不然谁讲?”那人说道,又看看后面,指着一个跟出来的黑脸大汉说道:“他讲吗?”又指了指旁边一个一脸深沉的男子和两女子说道:“对,是他们再讲,你们过来赔礼。”

  还别说,被他这么一说,那一男两女还真就过来嬉笑赔礼了。

  东方杰说道:“你回去喝你的酒吧,我们走我们的路。”

  “不不不,我不喝,我从来不喝酒,喝酒也就喝一点点,不会醉的,不会醉的。”那醉酒男子说道。

  “都醉成烂泥了,还充胖子,走吧大哥。”冷公子说道。

  “谁是胖子?谁说我是胖子?胖子是哪个?哪个胖子说我,我胖吗?对哦,你胖,就你。”那醉汉转过身问了问身后的人,又指着东方杰说道。

  东方杰和冷公子摇摇头便准备离去,就在这时,只听见杨梦抒老远喊着大师兄二师兄换欢天喜地的跑上楼来。

  /

  //

笑半仙 (下)

北宗天下 Na人 3146 2020.05.07 23:35

  //

  看着这一群人,杨梦抒说道:“大师兄,二师兄,他们是谁啊?”

  东方杰说道:“他们是在茶楼里喝酒的几个酒徒。”

  “我不是酒徒,我不喝酒,喝就喝一点点,喝不醉的,别听他瞎说。”那人醉倒趴在他们桌边讲道。

  “那就不管他了,大师兄、二师兄,来给,冰糖葫芦,可好吃了。”杨梦抒说道。

  “那你还不赶快自己吃。”大师兄说道。

  “我已经吃了很多了,没事以后想吃,就打发陈忆去买就好了吖。”杨梦抒说道。

  这时陈忆也和大师姐来到楼上,相互施礼。

  这时那醉汉突然说道:“冰糖葫芦,我要吃冰糖葫芦。”慢慢的爬起身来,醉汹汹的看着杨梦抒手中的糖葫芦,又看了看杨梦抒。说道:“小姑娘长的不错,不错,我喜欢。”

  这时杨梦抒立马把冰糖葫芦递给大师兄和二师兄,只听得啪的一声。陈忆已经给醉汉一个大嘴巴子,又给打趴在桌子上,说道:“哪来的醉汉,小爷给你醒醒酒,冰糖葫芦好吃是吧,来,给你吃。”

  那站在身后的大汉立马冲了上来,可那醉汉招招手,示意让他退下,他也便退下去了。而这时,那醉汉的嘴里被陈忆塞满了一颗颗的冰糖葫芦。那人也没有生气,只是慢慢的吐出冰糖葫芦,留了一颗在嘴里嚼了起来。

  说道:“确实味道不错。”

  回过头看看陈忆说道:“你应该就是那个最没本事的那个白衫弟子吧。”

  “什么意思?”陈忆抓着那醉鬼的衣服问道。

  “不过你比他们几个好那么一丁点。”那醉汉说道。

  “讲清楚。”陈忆语气强硬的说道。

  那人打一饱嗝,慢慢说道:“你身边女人都......嗝......都漂亮,师姐师妹.....都漂亮,我喜欢。”

  “你是不是冰糖葫芦没有吃够啊。”陈忆一边说一边抡起拳头就是一拳打在了那醉汉脸上。

  而在一旁的师姐听别人这么说自己,脸都红了,有些不好意思。也不是多大事,其他人也没有管。

  “怎么老是打人,还有没有道理讲啊。”那醉汉说道。

  “小爷的拳头就是道理,打的就是你这种流氓,叫你乱讲。”陈忆说道。

  “嗝......我喜欢......”那醉汉话音未落又看见陈忆举起拳头。连忙说道:“别打了,我说喜欢你,又没说喜欢你师姐,嗝......师妹,嗝......”

  在一旁的东方杰说道:“看来你品味真不一般。”

  “你又想道哪里去了?嗝......我是说你要不要认我做个大哥,嗝......拜个把子什么的。”那醉汉说道。

  “你还是省省吧,像你这种流氓我见一次打一次,还和你拜把子。”陈忆说道。

  “我这种人怎么呢,忘了告诉你,嗝.......我生平两大爱好,一是书法,二是女人。这书法我视之如命,而女人我视之如衣。”那醉汉感觉很得意的说道。

  “我怕你就这一张脸,不够我打。”陈忆说道。

  “你我都是一路货色,彼此彼此。”那醉汉说道。

  “哇,好热闹啊,怎么有热闹都不喊我,师兄们这就是你们的不对了。”咸丘子在楼梯口说道。和李曱走近了又说道:“什么好事情,师兄师姐快讲讲。”

  冷公子说道:“我们在讨教冰糖葫芦的事。”

  “什么冰糖葫芦的事,冰糖葫芦还有什么事,快讲讲。”咸丘子迫不及待的问道。

  大师兄说道:“回去再和你慢慢讲,走吧。”

  他们便要离开,这时候那醉汉说道:“那个小三,哦,是老三,哎,反正就那个最没本事的,有事没事可以来清风月找我喝酒,嗝......是喝茶,有漂亮姑娘看哦。”

  “还是留着你自己看吧。”说完,陈忆和他们走了。

  而这个醉汉这时却不醉了,站起来说道:“下手真够狠的,不过我喜欢。怕女人都怕成这样,不窝囊才怪。”说完也走了。

  这醉汉,就是江湖人称笑半仙,清风月的少主笑晓风。而这清风月,在江湖上也是大有来头。原是一孺子建立的,也是文人骚客吟诗作对之所。后又发展到网罗天下名仕之所,再经演变,便变成了收录武林英雄事的地方,而且门中弟子广布天下,各大门派中,说不定哪一个不起眼的都是他们的弟子。可谓武林之事无其不知,无其不晓。

  这个笑晓风,真如他所讲,一生苦爱书法,收藏名家经典无数。又爱美人,更是为了女人家中大小事务一概不管。其父笑天霸也是拿他没办法,谁叫他是家中唯一的儿子。家里还有个女儿,叫笑霖儿,自由受家门的影响,懂规矩,识大体,确实是笑天霸的一个好帮手。

  再看看他们几个回到来福客栈,师父也早就回来了,几人拜见师傅后,杨梦抒立马从陈忆手中拿出一串糖葫芦,说道:“师宗,糖葫芦,快来尝一下,可好吃。”

  师宗接过糖葫芦后也吃了起来,说道:“嗯,却是不错,你们几个今天都去哪儿玩了?”

  这时,咸丘子立马说道:“也没去哪逛,就被四哥拖着盘人家铺子去了。一直问,问了又不买,也是很尴尬。”咸丘子一边说一边摇头。

  几人便都笑了起来,杨梦抒也说道:“师宗,我和大师姐还有陈忆,今天可吃了好多好吃的,师宗,明天我带你去尝尝,你肯定喜欢。”

  “又不是猪,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好吃啊。”陈忆低头轻声说道。

  “什么?陈忆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还敢骂我是猪,师宗,他欺负我。”杨梦抒说道。

  师宗笑了笑看着老大老二说道:“你们呢?”

  这时东方杰就把今天的事说了一遍,也是你一言我一语的。

  师尊说道:“清风月,笑天霸,这个人我知道,人还算不错。不惹事,也不怕事,也很仗义。他这个孩子笑晓风嘛,放荡不羁,随心所欲。行侠仗义的事也做,为女人争分吃醋打架斗殴的事也做。本心还算良善,是善是恶,待日后观察吧。”

  “对了,你们往后识人,定要用心去看,表象只是表象,难以辨别真假。”师宗说道。

  几人同时回答道:“是,师宗(尊)。”

  “天色不早了,你们回去收拾下,早点休息吧。”师宗吩咐道。

  几人行礼后各自回去休息。

  而这笑晓风回到家中后,其父笑天霸看见笑晓风脸上的淤青,问道:“这怎么回事。”

  “没事啊,自己不小心撞的。”笑晓风说道。

  “说。”笑天霸对着那黑脸大汉吼了一声。

  那黑脸大汉本就是纯厚之人,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便都说了出来。

  笑天霸说道:“欺人太甚,我儿子他都敢打,还有没有点规矩。”

  “没事,他们也不知道我是谁啊。”笑晓风说道。

  “你还好意思讲,这么多年,不是胡图乱画就是找女人,一点本事都没长进,今晚就跪在院子反省,不准吃饭。”笑天霸说道。

  “哦,知道了,爹。”笑晓风说道。

  “还有你,跟着少主还被打,几个毛孩子都收拾不了,你还有何用。”笑天霸指着黑脸大汉说道。

  而那黑脸大汉也是一句话都没讲。这时,一姑娘走了进来,笑天霸立马变脸,眉宇间都带着笑,说道:“霖儿回来了。”当然这个姑娘就是笑霖儿。

  “爹,哥哥怎么呢,又犯错了?”笑霖儿说道。

  “哼,说起他就来气,成天的不学无数,被几个小毛孩子打了。”笑天霸说道。

  “爹,你就别生气了,哥哥自有哥哥处理事情的方式。”笑霖儿说道。

  “他还有什么本事,要是有你一半懂事,都不至此。”笑天霸说道。

  “爹,我真的不是要和他们要打架,只是和他们玩玩,再者没那么严重。”笑晓风说道。

  “你给我闭嘴,你还有脸说。”笑天霸说道。

  “好了好了,爹,你就别生气了,哥哥也肯定知道错了。”笑霖儿一边说,一边向笑晓风使了个眼色。

  “行了,你们滚出去跪着吧。”笑天霸说道。

  他们也就出去了,没过多久,其母王式得知笑晓风的事后,还被罚跪在院中,立马从后堂走了出来。

  对着笑天霸说道:“老爷,你这天寒地湿的,让孩子大晚上的跪在外面,万一跪出毛病来,那怎了得,我就这么一个儿子。再者又不是孩子的错,就让他回房间去。”

  这时笑霖儿也在边上帮腔的说道:“是啊,爹,您就原谅哥哥吧。”

  “你们两啊,一直这么护着他,我看什么时候是个头,真是慈母多败儿,随你们便吧。”说完,笑天霸便回后堂去了。

  这时其母和笑霖儿便来到院中,和笑晓风一起回屋去了。

  到了第二天一早,便有人来请他们去清风月一较高下。看来也是下战书了,可能是笑天霸对儿子太过溺爱,什么都好商量,唯独动他儿子那就得有说法,谁都不行。

  几人起来见过师宗后,将战书的事情说了。

  师宗说道:“人家都送来战书,哪有不去的道理,你们去试试吧。”

  几人回答道:“是,师父。”

  陈忆说道:“师姐,你和抒儿就留在师父身边吧,我们去去就回。”

  “我不,我就是要去,我偏要去。”杨梦抒说道。

  “没事,去去也无妨,你们一起去吧,各自都小心点。”师尊说道。

  杨梦抒向陈忆使了个鬼脸,几人拜别师宗后便去了清风月。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