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北宗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若有缘(上)

北宗天下 Na人 2196 2020.05.09 05:23

  //

  几人来到清风月,只见得碧瓦楼阁,大家做派,一排人已然在场院中等候。中间一大汉,长须,大眼怒目。而昨天和笑晓风在一起的黑汉站在他后边,旁边还有些人自然他们是没有见过。

  这时的陈忆却一直盯着大汉身边的小姑娘看,眼睛都看直了。要不是李曱扯扯他衣服,他还不知道愣到什么时候,而这姑娘便是笑霖儿。

  几人走近了也施礼表示礼敬,那大眼怒目的大汉说道:“就你们几个毛孩子昨天欺负我儿的?”

  大家这才知道这大汉就是笑天霸。

  “是啊,我打的,怎么,要报仇吗?冲我来就好。”陈忆说道。

  “你这小小乳子,尽敢大言不惭。”笑天霸说道。

  “那个笑晓风的呢?叫他给我出来。缩头乌龟,自己没本事还叫你老子来顶着,算什么事,笑话。”陈忆说道。

  “小子如此猖狂,那还得试试你又几斤几两。”笑天霸说道。

  “那你来吧。”陈忆说道。

  “年纪轻轻不要学人家口出狂言,我出手,岂不是欺负你等小辈。”笑天霸说道。

  “别说那么多,你让谁出来就出来打就是了。”陈忆说道。

  “爹,让女儿试试。”一旁的笑霖儿说道。

  陈忆一看是笑霖儿要和自己打,心想:那怎么打,怎么遇到的都是小姑娘,而这姑娘又这么文静清雅。

  立马说道:“怎么这清风月就只有姑娘家家的才能打吗?是不是太笑话了点,要不你以后就改名叫笑话算了。”

  笑天霸没有理陈忆,对笑霖儿说道:“霖儿,小心点。”

  还不等拉开架势,笑霖儿已经拔剑而起。陈忆也是无可奈何,只能招架。而清风月的轻功《轻鸿雁影》也是武林一绝学,《醉梦决》也是在江湖上赫赫有名。而笑霖儿自幼勤奋,再加其父的教导,也是对家传武学游刃有余。

  被这笑霖儿一阵缠斗,陈忆也只有无奈的招架,嘴里还不停的说:“笑晓风,你个王八蛋给我出来。还说让我来找你,这就是你的能耐......”

  “打就打,你怎么这么多话。”笑霖儿说道。

  “打打打,就知道打,除了打还知道什么,要打也换个人上来打啊。”陈忆说道。

  “怎么,怕输啊?”笑霖儿一边打一边问道。

  “什么叫怕输,你要打也可以。说好,你输了可不能怪我欺负人。”陈忆说道。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笑霖儿说道。

  陈忆拔剑而出,运用元灵剑道与笑霖儿的醉梦决打在一起,不一会的功夫,只见得笑霖已然处于下风。而陈忆则进退自如,而自从宗门比武以后,陈忆也是更喜欢元灵剑道,常常研习。对运剑、护剑、行剑又有更深的理解,这次也没有和笑霖儿剑锋硬碰硬。借用四海奇要和八荒玄天剑轻剑巧运,已然将笑霖儿带入自己的剑道之中。

  这时场外笑天霸看到笑霖儿已然处于下风之中,说道:“好了,霖儿,下来吧。”

  两人便都收手,走到边上去了,而陈忆下来后又盯着笑霖儿看了一眼,笑霖儿也看了陈忆一下。

  这时突然有人揪住陈忆的耳朵说道:“怎么,下不去手啊,一直盯着人家看,好看吗?”

  陈忆立马说道:“干嘛呀大小姐,这么多人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回去再闹好不好?”

  笑霖儿看到这一幕也是微微憋嘴一笑,这时看到笑晓风灰溜溜的从后面出来,也站在笑霖儿旁边,他知道这又是老爷子的安排,教训一下他们而已,没有讲话。杨梦抒也被师姐拉开,而一旁的陈忆这时两眼直愣愣的恶狠狠看着笑晓风。笑晓风也是装出一副没办法的样子,做着鬼脸双手抱拳,示意致歉的样子。

  这时的笑天霸对身后的大汉说道:“你去。”

  大汉没说话,提着一口钢鞭慢通通的走到中间,向师兄弟几个拱手施礼。

  这时的陈忆又要上去,东方杰说道:“老三,我来。”

  东方杰便走了上去,拱手还礼后。便与那大汉缠斗在一起,东方杰正好也试试师尊传授的天禅棍,而那大汉使得一手打狮鞭也是力道万分,震的东方杰两虎口发麻。只见大汉力道浑厚,从容不迫。这也让东方杰感觉到自己用天禅棍的生硬,立马转变招式,用三分棍予以应对,将大汉勉强击退几步。退了几步后大汉也就没在打了,便走开了。

  而这大汉,便是清风月二弟子赵山虎。跟师父笑天霸学得一手霸王鞭,力重千钧。

  这时,站在笑天霸旁边的一中等个头,面如白霜,如戏子模样的人走了出来,走到了场院中间。准备拱手施礼,却听到笑晓风说道:“师哥,这轮我来吧。”他便转身回去,面无表情。而这人便是笑天霸的大弟子千面戏子严无常。此人轻功甚是了得,一把折扇,一杆洞箫,成名江湖。

  “你这无耻之徒,也太小心眼了吧。”陈忆说道。

  只见笑晓风走在场院中间,拱手一礼。说道:“切磋切磋也无妨嘛。”

  这时细看这家伙,眉宇清秀,面部白净,一身青衣青衫,确实是偏偏公子的好料子。

  “那就试试吧。”陈忆说道。

  便走向前去,可没几个回合,陈忆已然只有还手之力,只见这偏偏公子笑晓风剑锋极快,钢中带柔。虽然他同样使得是轻鸿雁影和醉梦决,和笑霖儿比起来完全变了样子,再没过几个回合,陈忆已然惨败。这时的笑天霸也是在一旁笑眯眯的摸摸自己的长胡子。

  “看来你还真是白衫弟子中最弱的啊?”笑晓风嘲笑的说道。

  “你......再来。”陈忆说道。

  “你什么你,再来你也打不过我,不过可惜了你这把幽冥剑,回去多去学学在来吧。”笑晓风说道。

  几人也是惊住了,难不成老三的剑真的是幽冥剑?都在思索。

  “你说什么?”陈忆又问道。

  “我说你再回去学个十年八年的再来,要不你拜我做大哥算了,以后我罩着你,可好?”笑晓风讲道。

  “风儿不得无礼。”笑天霸说道。

  “有什么了不起,我来和你打。”杨梦抒说道。

  只见杨梦抒拔剑便要上,被师姐拉了回来,也是气的直憋嘴角。笑晓风还想取笑陈忆,这时又看见陈昱走了出来,也就没说话了。

  陈昱说道:“请赐教。”

  “我对你没多大兴趣,我就喜欢找他。”笑晓风说道。

  只见陈昱已然拔剑而上,两人打的可谓是难舍难分。笑晓风虽然轻快灵活,刚柔并济,陈昱可是怪招百出,显然已经不在是单一的宗门武学。在一旁的笑天霸看的也是直点头。

  打了数十回合,也是难分胜负,笑天霸说道:“好了,就到此为止,你们回去可以向你们师父交差了。”

  几人更是被说蒙了,也都相互行完礼便离去了。

  /

  //

若有缘(下)

北宗天下 Na人 2036 2020.05.10 04:28

  //

  陈忆虽然败的很失落,还是偷偷回头看了一眼笑霖儿,便都离开了。

  看着走在路上一脸失落的陈忆,李曱说道:“三哥,你也别那么生气,输赢本就是常事。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对啊三哥,你也别放心上去,本来就是更师父下山来历练的。”咸丘子说道。

  一向爱闹的杨梦抒这一路可显的安静了,一路也是耷拉着脸。老二没有说话,老大也是拍了拍老三的肩膀,都回客栈去了。

  笑晓风也是一头雾水,问道:“爹,这时怎么回事?”

  笑天霸缕缕自己的长须说道:“给你们年轻人一些锻炼。”

  笑晓风又看了看陪他去茶馆的另外一男子说道:“好好好,你也被我爹买通了。”

  说完笑晓风便甩手离去了,笑天霸摸了摸自己的胡子,乐呵呵的说道:“这还需要买通吗?”

  再看看他们几个回到客栈后,便把清风月的经过给师父讲了一番。

  师宗说道:“本来让你们世伯笑天霸安排你们去历练下,老三,你这几年尽混饭吃了,一点长进都没有。”

  众人也都不敢说话,陈忆很小声的说道:“师父,这真的是幽冥剑吗?”

  “那你觉得什么样的才是幽冥剑?不学自身修为,拿着它又有什么用。”师尊说道。

  几人也都默不作声,不敢说话。

  师尊又说道:“今天就别吃放了,浪费粮食。跪到自己房间反省去吧。”

  陈忆磕头施礼后就离开了,来到自己的房间,一个人面对墙壁跪着,一言不发。到了晚上,师兄弟几人拿的吃的给陈忆吃。陈忆却与往常不一样,一口也不吃。

  咸丘子说道:“三哥,没事的,你看我和四哥都不敢上去打。”

  “是啊,三哥,就别往心里去了,师父也是一时生气。”李曱说道。

  陈忆还是跪在那里一动不动,兄弟四人也是没有办法,只能请杨梦抒来帮忙。几人便来到抒儿住的房间,只见这个小师妹还在憋着嘴,成了闷葫芦。

  “抒儿小师妹,抒儿小师妹......”咸丘子叫到。

  “干嘛。”抒儿说道。

  “最最最疼爱你的三师哥现在在房间里憋着闷气,你要不要帮师兄们去劝劝。”咸丘子说道。

  “我才不管他,要去你们去啊。”抒儿说道。

  “我们已经去过了,没有用啊,所以才请最最最聪明的小师妹帮忙啊。”咸丘子说道。

  “不去,就是不去。”抒儿说道。

  “小师妹,三师哥可最疼你了,又听你话,就帮师哥们劝劝。日后抒儿只要有什么吩咐,师兄们一定会全力以赴的。”咸丘子说道。

  “不......去。”抒儿说道。

  “对啊,小师妹,就帮师兄劝劝三师弟好不好。”东方杰说道。

  “不去,要去你们自己去。”抒儿说道。

  “别呀抒儿,你就忍心看三师哥一口饭都不吃吗?”李曱说道。

  “不去就是不去。”抒儿说道。

  “各位师弟你们都先回去吧,她过会会自己去的。”师姐说道。

  “都说了不去,过会也不去。”抒儿说道。

  几人向师姐行礼后便离开了,师姐又对抒儿说道:“逞强,刀子嘴豆腐心,还不去看看。”

  “师姐,我不去。”抒儿说道。

  师姐也没管抒儿,过了一会师姐对抒儿说道:“走吧。”抒儿也没有再说什么,灰溜溜的跟着师姐去找陈忆。

  来到陈忆处,师姐说道:“三师弟,怎么也得吃饭。师宗门规严明,可不吃饭会饿的慌,不要饿坏身子。”

  “没事,师姐。”陈忆说道。

  “怎么,这点打击就受不了了。难道你真的只会打姑娘家,遇到比你厉害一点的就气馁成这样。”抒儿说道。

  看陈忆没有回答,抒儿又说道:“不就是输了一次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行明天打回来不就是了。”

  “抒儿,你少说两句。”师姐说道。

  “怎么,打输了还不给人说啊,输不起就别出来,出来干嘛?”抒儿说道。

  师姐看着抒儿直摇头,抒儿又说道:“你最好给我打起精神来,不然本姑娘都瞧不起你。本姑娘都懒得理你,你自己想想吧,一个大老爷们,还让这么多人劝。”

  “抒儿。”师姐叫道。

  “你自己想想吧,我走了。”抒儿说完就回房间去了,而陈忆也是一句话都没有讲。

  师姐对陈忆说道:“陈忆,师宗罚你们又不是这一次,快吃点。”

  “师姐,我不是气师父,我是气我自己,真没用。”陈忆说道。

  “比武输赢是很正常不过的事情,就不要记在心里去了。”师姐说道。

  “师姐,我是不是真的很没用,听师父说宗门祖师东车先生曾用此剑一挑天下武林,无一败绩。而我拿它,第一场就输了,而且是真的输了。”陈忆说道。

  “傻小子,那祖师在一挑天下武林之前也曾拜访名师无数。只要肯下功夫,相信你也可以的。”师姐说道。

  “真的吗师姐?”陈忆问道。

  师姐点点头,说道:“快吃点吧。”

  “我不吃,我一定要下功夫练剑,绝不给师父和这把剑丢人。”陈忆说道。

  师姐拍了拍陈忆的肩膀,也便回去了。

  到第二天,一大早陈忆便跑来给师父行礼,说道:“师父,我知道错了。徒儿以后一定会加紧练习剑法,一定再让此剑名扬天下。”

  师宗说道:“就你还名扬天下,为师教你们武功是来干嘛的,打架斗殴的吗?把为师的话都当耳边风吗?”

  “师父,我又错了,我定会记住师父教诲。以后就拿它行侠仗义,惩恶扬善。”陈忆说道。

  “别贫嘴了,去看看他们,叫他们收拾一下,等下我们就离开。”师宗说道。

  “是,师父。”陈忆说完准备离开,看着师父桌子上的大苹果,口水只咽。师尊瞪了他一眼,他也没有管,拿起一个边吃边跑,去找师兄弟去了。

  没过一会,他们都收拾好。和师宗一起都来到清风月,在这里他们重新拜见过笑天霸一家后也都向西南而去。而在见面时,这个陈忆还是时不时的会盯着笑霖儿看一会,看的在一旁的笑晓风是只瞪眼。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