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北宗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南陵城(上)

北宗天下 Na人 2790 2020.05.11 05:03

  //

  在过得数日之行,他们一行来到了南陵郡。他们一路走,师宗也是一路伤病者诊脉瞧病。而这南陵郡确实是一富饶之地,街道异常繁华,大街小巷人山人海。这也让抒儿玩的起劲了,走一路是逛一路。来到东兴客栈便住了下来,师尊也是没有安排什么,他们有事没事就出去逛街。

  可有一天,东方杰和冷公子两人觉得城内太过于吵闹。两人便向东南而去,准备游玩一番山水。来到一个村落,名曰下河村。村落的人都在忙着帮一邻居家办理白事,走近了看两老人是哭的伤心啊。老伴已然伤心过度,躺在地上哭不出声来,只有小声的呻吟。只有老头子在一旁照顾,也是泣不成声。看来是白发人送黑发人,一旁的街坊领居还在议论,他这儿子死的冤啊。

  当陈昱听到议论的时候,对东方杰说道:“大师兄,我去看看,在我南阳境内竟还有冤情。”

  东方杰说道:“师弟先别冲动,我们先问问周边村民,看看是否真有冤情。”

  这时的陈昱两眼直冒杀气,东方杰来到一大婶身边问道:“大婶,打搅问一下,看两位老人如此伤心,乡亲们还在议论说有什么冤情,你可以给我们讲讲吗?说不定我们还可以帮点什么忙。”

  那大婶打量了师兄弟后说道:“两位小哥是外地来的吧,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别惹得一身闲事。”那大婶说完便拿着箩筐走了。

  “大师兄,不必这么麻烦,我直接去问老人,偏要惹惹这个闲事。”陈昱说道。

  东方杰拉住陈昱说道:“此时去也不太方便,若真有冤情岂不是打草惊蛇。我们去邻村看看,若真有什么的,怎么可能没有人知道。”

  东方杰和冷公子两人来到隔壁叫东河村的地方,他们并没有进村子,而是去了偏远一点的独户人家。

  进门后看见家里只有一老人和一个和东方杰年纪相仿的孙子,东方杰说道:“老人家,我们行路至此,想讨碗水喝,你看可以行个方便吗?”

  “阿牛啊,家里是不是来客人了?”那老者说道。

  “是啊爷爷。”那小孩很大声的说道,他应该是老者口中的阿牛。

  “那你陪下客人,我耳朵眼睛不方便。”老者说道。

  “放心吧爷爷。”小孩一边往碗里倒水,一边说道。

  阿牛把两碗水放到桌子上说道:“来两位客家坐着喝吧,歇歇脚。”

  “谢谢兄弟。”东方杰说道。两人也和阿牛一起坐了下来。

  东方杰又说道:“兄弟,问你件事,我们兄弟俩刚从上河村那边过来。看到一户人家在举办丧事,那两老人家太可怜了,听说他们家有冤情,是咋回事?”

  “你们是干什么的?”那阿牛一下警觉起来。

  “哦,我也是这会闲聊无事,也就顺便问问,看着挺可怜的。”东方杰说道。

  “那你还是别问了,喝完水歇歇脚,你们快赶路去吧。”阿牛说道。

  “怎么,你们这里这么奇怪。有冤不去报官,闲聊都不敢说啊。”一旁的陈昱说道。

  “还报官,天下乌鸦一般黑,还报什么管,你们还是少管闲事的好。”阿牛说道。

  “怎么,兄弟你不敢说,是在怕谁吗?”陈昱说道。

  “怕,我才不怕,我父亲可是入伍参军的。”阿牛说道。

  “能让你如此骄傲,那你父亲一定很厉害。”东方杰说道。

  这时男孩低下头轻声的说道:“我父亲很久很久都没有回来了。”

  “那也可能是军事繁忙,抽不出去身来。”陈昱说道。

  “之前还经常有书信来往,自从父亲托人带回一条布带,一把匕首后,就再也没有来信了。母亲也改嫁,不知去了哪里,就剩我和爷爷......”阿牛一脸伤感的说道,似有余音,可也没在说了。

  陈昱明白过来了,他父亲已然不在世间。说道:“那你父亲一定很伟大。”

  “不说了,你们说的隔壁村王家的事我也是听说,不知道是真是假。”阿牛说道。

  “那你说说看。”陈昱说道。

  “我们这里啊,现在是官场上的恶行一点都不能说的,不然就要下狱挨板子。”阿牛说道。

  陈昱立马说道:“胡扯,我南阳什么时候说话也要挨板子,从未听说过。”

  “二弟,先听这位兄弟把话说完。”东方杰说道。

  “看吧,说了你又不信。”阿牛说道。

  “那你说说吧。”陈昱说道。

  “你说的人人都可畅所欲言的事,那都是先王厷以前的事情。现在新王掌朝以后,看似法令比起以前严明,却都是给我们穷苦百姓设的。我们这里的地方官,明面上看着官模官样,背地里可黑了。”阿牛说道。

  “为什么会这样,法令严明,不是会更好吗?怎么却更黑了?”陈昱问道。

  “看吧,一看你们就不知道。法令是严明了,可这法却在掌权人的手里。有权便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反正没人管。”阿牛说道。

  “御史大夫及其属吏无数,难道无人敢管?”陈昱说道。

  “哼,要不怎么说天下乌鸦一般黑,不信你去南陵城街上试试便知。当然,千万不要去,怎么丢了性命都不知道。”阿牛说道。

  “我看他敢。”陈昱说道。

  “以前先王厷在位的时候,虽然法令孙驰,可总有些明察暗探的斥候人,下面的这些官吏也不敢那么嚣张。现在都靠朝廷,就算陈平王他想做好王上,把他掰成十八瓣也不够用。”阿牛说道。

  “岂有此理。”陈昱说道。

  “你也别气,反正与你没关系。你看隔壁村的王家,听说他儿子和李家的女儿要好,都准备婚娶。可半路来了一个陈家的恶霸儿子,就把王家儿子弄死了,这李家的女儿确实有些姿色。”阿牛说道。

  “究竟怎么回事,你能再说的详细一点吗?”陈昱问道。

  “我也是听别人传说的,这个王家有个大儿子,聪明些,常年在外帮别人运货赚了些银两,早些年不知怎么就得病死了。这个二儿子憨厚老实,家里也是急着想给他安个家,好延续王家的香火。便通过媒人撮合成了李家的女儿,李家父母之命,明显不是李姑娘的意思。然后不知怎滴,她又和恶霸陈家的儿子勾搭在一起。嫁过去没几天后,王家的儿子锄地回来的时候发现了他们的奸情,然后他就死了。”阿牛说道。

  “是打架被打死的吗?”陈昱又问道。

  “打架,就王家的那傻儿子还能打人,笑话。听别人说的,是李家女和恶霸陈家的儿子报的官,说是他们自幼认识,陈家的儿子在教李家女画画。这时王家儿子便回来了,看到后气不过,便自杀了。你们是不知道,那王家的傻儿子身上有二三十刀个窟窿。”阿牛说道。

  “笑话,天大的笑话。那王家两个老人没有去南陵郡守处再报官吗,这不应该是当官的该管的事情吗?”陈昱说道。

  “报官有什么用,你怎么这么天真,一直想着报官。”阿牛说道。

  “你可知南陵郡守是谁?他可是当今王上的王叔。”陈昱说道。

  “我只知道,那个陈家的恶霸儿子还是他侄子哦。”阿牛说道。

  “原来如此,谢谢小哥告诉我们这么多。”陈昱说道。

  “我这也是道听途说,耕田没事的时候听听老人家的闲聊摆了。你们要是去了南陵城,可千万不要乱说话。那恶霸还弄了一个帮派,叫什么天蝎帮。他们左臂上都纹有一只蝎子,恶毒着啦。你们要是说错话,可有你们果子吃。”阿牛说道。

  “谢谢小哥提醒,我们会注意的。”说完,陈昱掏出了些银两放在桌上,便要离开。

  “这可使不得,我爷爷一直说帮帮别人是理所应当的事情。你们也就喝了碗水,银子就请客家收回。”阿牛说道。

  “这又不是给你的,我们还算方便,去给你爷爷买些好吃的吧。”东方杰说道。

  “客家,这真的使不得。”阿牛说道。

  两人微笑了下,便离开了。刚刚出门不就,陈昱突然停住,若有所失的说道:“大哥,你刚刚的话是不是该我说啊。”

  东方杰说道:“老二,你也被他们带坏了?”

  陈昱长叹一口气也便和大师兄回去了。

  /

  //

南陵城(下)

北宗天下 Na人 1103 2020.05.12 05:33

  //

  东方杰和冷公子回来以后,便把今天的事情告诉了大家。

  大家也是你一言我一语的在说,陈忆大声说道:“岂有此理,我去找王叔问个明白。”

  “你去有什么用,这个自称天蝎帮的这伙人早已在这盘踞多时,又不是一天两天。而这背后还有个九玄宫,你们先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弄清楚以后再做打算。”师宗说道。

  “九玄宫,这个又是怎么回事?”东方杰问道。

  师宗说道:“九玄宫你们先不要管,过不了多久你们会碰到的。”

  “以前总听说灯下黑,没想到有光的地方更黑。”陈忆说道。

  “你们都回去想想,怎么应对吧。人生在世当行大道,这大道若何,你们各自去悟。”师宗说道。

  “是,师宗。”他们行礼也都回去了。

  没一会,陈昱又让陈忆把大家叫在一起商量对策。

  “要不就让大师兄去把那陈家的恶霸儿子直接打死算了。”李曱说道。

  “为什么是大师兄去,怎么不是你去?”抒儿说道。

  “对啊,四哥,你这就不对了,师父说了要行大道。”咸丘子说道。

  “你这书生,你要是有这本事你去也可以啊,我没这个本事我才不说大话。”李曱说到。

  “我看你是胆小怕事吧。”抒儿说道。

  “怕就怕,怎么滴?”李曱说道。

  这时陈忆说道:“我去,砍了这恶霸,还死人一个公道。”

  “三弟,不要冲动。”东方杰说道。

  “就应该砍了他为死人报仇,我支持你陈忆。”抒儿说道。

  “砍一个人有什么用,要干就要把这伙人一窝端掉。”陈昱说道。

  “对,二哥说的没错。”李曱讲道。

  “真要是这样,那岂不是要死很多人。”抒儿说道。

  “怎么,抒儿你什么时候还有菩萨心肠了。”陈忆讲道。

  “那万一有人是无辜的呢?”抒儿又说道。

  “这伙人上梁不正下梁歪,我看没一个好东西。”李曱说道。

  “我看还是先合计合计怎么把他们的证据找齐全,这样也名正言顺。”东方杰说道。

  这时,陈昱把让大家把头伸过来小声的说道:“听说做过亏心事的人最怕半夜鬼敲门,真好回来的路上看到了一座阎王庙。要不这么着......”

  几人同时说连着说道:“好,这个办法好。”

  “三弟,你立马给家中王叔去信,这可是我们计划的关键。”说完,几人便都散去了。

  到了第二天,几人便分头行动,陈忆、抒儿、师姐,去街上买些画笔、胭脂彩粉之类的东西,还去殡仪馆偷偷买了些纸人。

  陈昱和咸丘子便去了李家附近把事情再打听清楚一些,东方杰和李曱自然而然去了陈家。

  回来后也都分别说明了情况,原来这个陈家的恶霸儿子叫陈追,是王叔陈勋远到扯不到边的一个侄子。近些年在陈勋处帮陈勋做些暗地里的勾当,也就在南陵城拉起了家业。李家女叫李裳女,被害死的王家的老实儿子叫王勇,两人都是下河村的村民。

  “原来如此,我就说怎么没有听说过有个这样的堂兄弟。”陈忆说道。

  “事情已然差不多清楚了,事不宜迟,今晚我们就开始行动。”陈昱说道。

  到了晚上月黑风高,几人偷偷摸摸的来到了下河村外。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