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北宗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阎王令(上)

北宗天下 Na人 2813 2020.05.13 04:34

  //

  只听见阵阵的狗叫,这时,陈昱说道:“老三,你和其他人前往阎王殿做准备。大哥我们两个走,把这个李裳女绑到阎王殿去。”

  几人分工明确后便都离开了,东方杰和陈昱来到李裳女屋外,只见得李裳女屋内灯火通明。原来这个李裳女知道自己做了亏心事,也是真怕半夜有鬼来敲门,整夜的睡不好觉,只好点着灯睡觉。

  陈昱和东方杰用手指把窗户纸捅破看了看,这时的李裳女正在床上睡觉。两人便轻声的商量了一番后,便轻轻的打开窗户,偷偷从窗户轻点轻点的爬了进去。李裳女听到一点点响动后,便立马醒来了。只见得一人身穿白衣,面如白粉,口吐长舌,头戴白色高帽,上写铲奸除恶,手持白色哭丧棒。又见一人一身黑衣,面色铁青,头戴黑色高帽,上写惩恶扬善,手拿勾魂索。就在这时,只见油灯突然熄灭,床上的李裳女被吓得三魂七魄都不知道跑哪去了。缩在床上已然失声,面色比这黑衣无常还要难看,大汗淋漓。这时候白无常已然慢慢的靠近李裳女,突然,满脸是血的李勇钻出,口里直说“还我命来,还......”。还没说完只听得李裳女“啊”的一声,已昏死过去。

  这时隔壁房间有一妇人说道:“老爷,你刚刚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那男的说道:“快睡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好像是裳儿的声音,赶快下床看看去。”那妇人说道。

  两人也都起来,点了灯,便来到了李裳女的房外,那妇人叫道:“裳儿,你睡了吗?”

  只见得房间的门是半掩的,却不见屋内有人应答。那男的推开门提着灯一看,却不见人。把房间的灯也都点起来,只见床上很乱,却无人影。那妇人立马喊叫起来,可还是没人应答。

  便对那男的讲到:“这么晚不见人,会不会出什么事。”

  那男的说道:“睡觉吧,她那一摊子事你又不是不知道,等等明天说不定就回来了。”

  只听得村里阵阵的狗叫声。

  再说陈忆他们几人来到阎王殿,那是阴气森森,吓的几人直哆嗦不敢进去。再看一鬼王把守殿门,寒光怒目,看了都慎得慌。

  没有办法,陈忆说道:“敢不敢进去,谁不敢进去的,就认怂,现在就回去。”

  还是没人敢说话。

  “这样,师姐,抒儿,老五,你们帮我们画好,我和老四进去。你们在外面接应大哥二哥。”

  “这样不太好吧,三哥,还是等大哥二哥一起进去吧。”李曱说道。

  “真是个怂货,我先进去看看。”陈忆说道。

  “你们在庙外面等一下吧,我跟陈忆先进去。”师姐说道。

  “你们啊......”陈忆说完便转身朝院中走去,为了给自己壮胆,那走路都是如同唱大戏一般。陈忆推开门一看,只见阎王爷稳坐中间,向前趴腰怒视,那眼睛足有拳头那么大。也是看的让人毛骨悚然,直冒冷汗。判官、无常、牛头马面分立两旁。殿内设有地府十八般酷刑历历在目,挖耳掏舌、倒腿磨碾、包火柱、千刀万剐......看的是直叫人打哆嗦。

  这时师姐也是跟了进来,陈忆转身说道:“师姐,我们先点几支蜡烛吧。”

  陈忆在说话的时候,借着微光可以看到师姐一脸呆滞,右手拳头紧握。

  陈忆说道:“师姐,那你把蜡烛给我吧。”

  师姐也是慢慢把蜡烛拿了出来,整个动作都显得颤颤巍巍。就在陈忆准备接过蜡烛时,却无意间碰到师姐的手。她那一双洁白无瑕的纤纤玉手,这时却冰凉冰凉。师姐也立马把手收了回去,蜡烛散了一地。

  陈忆走近了些,去握师姐的手,却被师姐下意识的躲开了。陈忆又慢慢的去抓住师姐的手,把师姐的手放在自己的手中间,一边哈气,一边说道:“师姐别怕,有我在呢。”

  这时几人也都准备进来了,师姐不好意思的把手抽了回去。

  抒儿还没进门就说道:“师姐师姐,我怎么感觉在外面更恐怖。”

  “怎么,都不怕了?”陈忆问道。

  几人进了大殿,李曱左顾右盼的看了看,摇摇头说道:“我又没有做亏心事,我怕什么?”。

  “好了别贫嘴了,都装扮下,躲到神像后边去,大师兄二师兄也快来了。”陈忆说道。

  几人用火折子点了蜡烛,仔细看时,反而觉得这大殿并没有那么可怕,抒儿还是寸步不离的跟着陈忆,还要让师姐跟在后边。也都很快装扮起来,这时李曱和咸丘子都拿过牛头和马头的面具装扮起了牛头马面两位阴差。

  “李曱,你不去扮演阎王爷?”陈忆说道。

  “三哥,这事情就留给你去最合适,我可不敢。”李曱说道。

  “四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来之前都说好你扮阎王。虽然我不敢,可你这会不能反悔啊。”咸丘子说道。

  “你不敢就别说话。”李曱说道。

  “你不扮演阎王爷,让我去,那崔判官谁来扮演,谁来问话?”陈忆说道。

  “三哥,我可真不敢啊。”李曱说道。

  “李曱啊李曱,你......”陈忆说道。

  “那我扮演崔判官吧。”师姐说道。

  “好吧,李曱你小子回去再和你算账。抒儿,你就跟着师姐,躲在判官像后面,拿着那个纸人时不时的晃一下。”陈忆说道。

  “好的,有师姐在,我就不怕。”抒儿说道。

  几人都装扮好以后,吹灭蜡烛,都躲在石像后面等大师兄和二师兄。等了好一会,还是没有来。李曱这小子就开始有点犯困了,便坐在石像边上开始打盹睡觉了。突然身子往后一仰,差点摔了个底朝天。感觉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东西,回头一看时,差点贴在二师兄脸上。

  这时李曱大喊起来:“鬼啊,有鬼啊。”一边喊一边一个劲的往后趴,几人都直愣愣的盯着李曱看。这时李曱才反应过来,原来是二哥回来了。

  “二哥,你这无常鬼差点吓死我,你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李曱说道。

  陈昱没有说话,转身走开了。只见堂下丢着一妇人,旁边站一大汉黑无常,对,是大师兄东方杰。

  陈忆说道:“老四,看你怕成这样,亏心事做了不少吧,还不一一招来?”

  “四哥,你有没有尿裤子?”咸丘子说道。

  “好了,各回各位,准备开堂夜审。”陈昱说道。

  “二哥,要不你来审,我们换换,我总感觉慎得慌。”陈忆说道。

  “我觉得干白无常的活挺过瘾的,你来吧。”陈昱说道。

  “你是过瘾了,我可是满头大汗,扛着个死人是上气不接下气。”东方杰说道。

  “你那棍子也不轻,我也没说什么啊,再者她还没死。”陈昱说道。

  “老二,你怎么现在把他们的臭毛病都给学会了。”东方杰说道。

  “师哥,这叫不是一家人,不入一家门。”咸丘子说道。

  “那大哥你来审。”陈忆说道。

  “你看我还有力气吗?快点审,审完好回去睡觉。”东方杰说道。

  “好吧,带人犯。”陈忆说道。

  “什么带人犯,这不在这躺着。”东方杰说道。

  “对哦,重新来过。”陈忆说道。

  各就各位后,只见东方杰拿起水壶猛喝一口,朝着妇人的脸一口喷了下去。那妇人便是大哭了起来。东方杰和陈昱将妇人抓起来,让她跪在阎王爷面前。陈忆心里着急,一下不知道用什么言语,看的其他几人干着急,怕那妇人完全清醒后识破他们。

  就在这时,陈忆大声说道:“堂下何人?”

  只见那妇人慢慢抬起头,看到阎王爷拳头大的怒目后。便向后仰去,大口大口的在吸气。没吸三两下,只见口吐绿色异物,挣扎了几下,便瘫死在地,一动不动。这时东方杰和陈昱再去查看时,已然没有了呼吸,一命呜呼了。

  “堂下人犯如何?还不跪好回话?”陈忆已然端着官腔再问。

  “都死了,不用在问了。”东方杰说道。

  “这么不经审?”陈忆说道。

  “你也不看看这什么地方。”陈昱说道。

  “那现在怎么办?”陈忆问道。

  “死都死了,罪有应得。”陈昱说道。

  “我们还是让她跪在这里死吧,给行恶之人来点警醒。”东方杰说道。

  几人收拾完这里以后便都离开了。

  /

  //

阎王令(下)

北宗天下 Na人 1577 2020.05.14 01:05

  //

  出了庙门没多久,抒儿问道:“真死了啊?”

  “那你以为呢,吓唬人啊?”李曱说道。

  “陈忆,你一句话就把一个人活生生的说死了,你好毒。”抒儿说道。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他是阎王爷给吓死的,又不是我打死的。”陈忆说道。

  “我不管,反正是你吓死的,与我和师姐没有关系。”抒儿说道。

  “好好好,算我一个人的总行了吧。”陈忆说道。

  “都不要甩锅,她的死和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系。”东方杰说道。

  “这可是我第一次参与杀人,就躲在后面啥也没有做,一直处于蒙头状态。”李曱说道。

  “你的账,回去咱们再算。”陈忆说道。

  几人说着说着也都回去了。

  到了第二天,李家父母还是没有看到女儿的身影。而其母在收拾女儿的房间时,发现在枕头上有个木牌子,上面歪歪扭扭的刻画着什么东西,便拿去给其父看。其父看了半天,感觉好像是什么符咒,便去找到村里的一个阴阳师去询问。阴阳师也看不大明白,没有见过这样的符咒。不过中间几个变形的字可以分辨出来,是阎王敕令。便告知李家夫妇,这时阴天子行令,命阴差来阳间索命来了。

  李家夫妇立马吓个半死,便准备好纸钱,准备去拜祭村外的阎王殿,并托人四处寻找女儿的下落。这件事也便在村里村外传开了,武林自此也多了位阴天子。

  等到李家夫妇来到阎王殿时,只见其女跪在阎王爷前,面部狰狞,死相及其难看。其母立马失声痛哭,其父再一旁一直说道:“作孽啊,作孽啊......”

  虽然看着女儿死在阎王爷面前,可其父却不相信是有鬼神,一心断定是有人谋害。回去便把这件事告知陈追,又去官衙报官。不管是谁,他一心想要水落石出,杀人偿命,其实也在怀疑是不是陈追杀人灭口。

  他们几人回去后,也将此事和师父讲了,师父讲道:“我们行走江湖应当光明磊落,你们几个也算习武之人,怎就把一弱女子活活吓死了。”

  “师宗,这可不关我们的事,都怪陈忆,一句话便把她吓的一命呜呼了。”抒儿一边说一边偷笑。

  “师父,人前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他这也算是罪有应得,应该算是天收了她。就算天不收她,我也要杀了这对狗男女。”陈忆说道。

  师宗说道:“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几人同时说道:“是,师尊(宗)。”便都退下了。

  再看看南陵府衙这边,已然安排官差前来查案。而陈追也派人四处打听,探听村里新人的出入,也回到南陵城中继续打探行迹可疑之人。

  没过多久,便有下面的人报晓陈追,说东兴客栈一老头带几徒弟很是可疑。陈追吩咐下面的人说不要打草惊蛇,务必要查清楚这几人的来历。

  师兄弟几人本来是想先从李裳女这边拿些证物,看来显然这条路是走不通了。师兄弟商议一番后,也只有强行将陈追抓来。可他那么多同伙,也是一件棘手的事情。而这个天蝎帮,大家却是一无所知。

  这时李曱说道:“不是说那个清风月什么都知道,可以飞鸽传书问下这个天蝎帮有什么能耐。”

  “对啊,怎么把清风月忘掉了。”东方杰一边锤脑袋一边说道。

  这时大家才记起来还有清风月这回事,陈昱说道:“老三,你来书信一番怎么样?”

  “这怎么好,不是让我硬着头皮求人家不成?”陈忆说道。

  “他这是不好意思,输给人家,没脸写信。”抒儿说道。

  “就你知道的多。”陈忆说道。

  “我看啊,这事要不要先问问师父。”东方杰说道。

  “就算问了我看师尊也不会管。”咸丘子说道。

  “老五,怎么说话呢?”东方杰说道。

  “这不明摆的事实,师父要想管早就出手了。”咸丘子说道。

  “也是,本来就是出来历练。”陈昱说道。

  “三哥,这会又得看你了。”李曱说道。

  “大哥和二哥武功都比我好,而且还都是师兄。他们去书信肯定比我好,更稳妥。”陈忆说道。

  “好像那个笑半仙不买我们的账,三弟,这次还是得看你的。”陈昱说道。

  “对啊,你这个阴天子可不是白当的,是吧三哥。”咸丘子说道。

  “不就是不好意思嘛,比武输了,这次要是人家不买账,或者有要求做不到的话,不就怕丢人呗,我知道。”抒儿说道。

  “抒儿。”师姐在一旁叫了一声。

  “好吧,写就写,至于成不成我可不管。”陈忆说完,便给笑晓风写了书信,便用飞鸽传去。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