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北宗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天蝎帮(上)

北宗天下 Na人 2176 2020.05.15 02:33

  //

  这信发了出去以后啊,师兄弟几人也都想去查看下死者的尸体,这次师姐和抒儿肯定是没有跟去。几人便偷偷溜到王家附近,而这王家二老也还未将死者入土安葬。要等头七过后,再入土为安。

  可是他们几人偷偷来到灵堂,却发现不是那么回事。看着棺材就觉得慎人,别说打开棺材盖。走近棺材便发现不得了,闻得阵阵的尸臭味。差点让李曱吐了出来,没有办法,几人找来几块布捂住嘴巴,慢慢的把棺材盖打开。

  看见死人躺在棺材里面,脸色铁青,寿衣穿戴完好。东方杰和陈昱慢慢的把死者衣服解开,查验伤口。而一旁的李曱和咸丘子毕竟年龄还小,更是害怕多看一眼,一直双手合十的作揖。

  当两人把衣服打开时,发现尸体上确实有被利刃捅伤的伤痕很多。最明显的胸口就有四处,腹部就有七处,背部、腿部、胳膊等部位总共加起来有三十二刀。

  这时咸丘子说道:“这王勇的自杀方式很特别的啊,别人都是上吊抹脖子,插胸口之类的。他居然会刺自己的背部,这是在练刀法呀。”

  “我看也是个狠人,胸口四刀都刺不死,肚子上还有那么多的致命伤,狠,真狠。”李曱说到。

  “你们别说了,搭把手把死人的衣服穿好。我们走了,快被熏死了。”陈忆说道。

  几人给死人穿好衣服,准备离开时。陈昱说道:“快躲起来,有人来。”

  几人也都相继躲在了灵堂的后边,这时发现有两人翻墙而入。

  他们一边往灵堂里面走,一人嘴里说道:“你去吧灵堂给我烧了,我去把那两个老东西给收拾了。”

  另一人说道:“是。”

  只见一人分开朝一边的偏房走去,这时的陈昱知道肯定是来杀人灭口,毁尸灭迹。便对东方杰说道:“大哥,你去看看,我收拾这边的。”

  “好。”东方杰说完便从后面溜出去了。

  那人来到偏房时,只见老两口睡着了,便提起大刀砍向老头子去了。只听嘡啷一响,大刀已然被震飞几丈之远。此人也算机谨,知道不好,立马向外跑去。东方杰转身便追了出去,两位老人也是在睡梦中被吓醒。

  来到院中,只见陈昱已经把另一人从灵堂踢飞了出来。见大事不好,从老人房间出来的那人准备越墙而逃,却被东方杰一棍命中耳门,脑袋都被打开花了,一命呜呼。而另外一人立马跪地求饶,陈昱本想抓住审问一番,只见一道白光闪过,那人已被陈忆劈为两半。

  “老三你......哎,咱们可以从他嘴里问点东西出来,怎么就给杀了。”陈昱说道。

  “那你不早说。”陈忆说道。

  “算了算了,把他们的尸体拖出去,丢在村外野坡上喂狗,免得在这里碍眼招祸。”陈昱说道。

  这时,两位老人走了出来,见到师兄弟后立马跪倒在地,老头子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说道:“老朽感激英雄救命大恩大德,感激啊......而我今已是无以为报,可我儿死的冤枉啊,求英雄一定要帮我儿还一个公道啊。”其妇人也在边上失声痛哭,连连磕头请求师兄弟几人。

  几人连忙搀扶起老人后,陈昱说道:“请两位放心,我们定会竭尽全力为亡者讨回公道。”

  几人说完,东方杰,陈昱、陈忆、李曱便把尸体拖出去了,咸丘子把现场处理了一下也都离开了。两老人又跪在地上,连连磕头,也许这也是他们为儿子讨回冤屈的唯一稻草吧。几人把尸体拖到荒郊野外后,便给丢了。

  这时咸丘子说道:“不管生前做了多少错事,这人死都死了,我看给埋了算了吧。”

  “埋什么埋,过几天他们的人发现后还得挖开。”陈忆说道。

  “还是埋一下吧。”咸丘子说道。

  “那就埋一下吧。”东方杰说道。

  几人匆匆挖了个坑,把尸体放到里面准备掩埋时,陈忆拿出令牌一样的一块木头说道:“看来我天生适合做坏人。”说完,便把木头令丢到坑里了。

  大家其实也看出来了,这块木头和李家女枕头上的木头应是样的,阎王敕令。李曱说道:“三哥,你不会真的做阎王爷做上瘾了吧?”

  “什么叫阎王爷,我这是阴天子。从此我杀人之处,便要行阴天子敕令。要光明正大,师父说的。”陈忆说道。

  “那不都一样吗?”李曱说到。

  “什么叫一样,阎王爷敢管的我也要管,阎王爷不敢管的我还要管。”陈忆说道。

  “三哥呀,你这阴天子看来要比阎王爷官还大哦。”咸丘子说道。

  “好了好了,阴天子也好,阎王爷也好,能除恶就行,埋了我们也该回去了。”东方说道。

  “大师兄,等一下,我们只顾说话去了,都没查看他们是什么人。”咸丘子说道。

  “这还用查吗?肯定是陈追派来毁尸灭迹的。”李曱说道。

  “那也得看看他们的左臂上有没有蝎子模样。”咸丘子说道。

  这时几人凑上前去,撕开左胳膊上的衣服,果然有蝎子模样的纹身。

  “看来这个陈追已经有所警觉了,我们得更加小心才是。”陈昱说道,几人埋好也都回去了。

  到了第二天,陈追发现自己派去的人还没有归来,立马吩咐大批人马去找。也很快找到了他们的尸体,陈追命人挖开一看,只见尸体上的木令很是显眼,上写阴天子敕令。

  再看伤口时,都是一招致命。一个一棍打出脑花,一个一剑劈为两半。

  陈追旁边的一个颠倒道人说道:“果然是天下第一宗,三分棍招招致命。”

  陈追问道:“难不成另外一人是被幽冥剑所杀?”

  那颠倒道人说道:“然也,除幽冥剑外,普天下之剑,还有那把剑能有此邪气。”

  “道长可见过此剑?”陈追问道。

  那道长摇摇头没有说话,陈追又说道:“看来真的是天下第一宗所为,这下可就麻烦大了,还望道长能多请些江湖上的朋友前来助我。”

  “如果真的乐天河到此,那真的要费些劲头。”颠倒道人说道。

  “道长可有朋友能敌此人?”陈追说道。

  道长还是遥遥头,没有说话。陈追又说道:“看来也只能向帮主求助。”

  “天蝎帮帮主恐怕在乐天河手里过不了一个回合。”颠倒道人说道。

  “看来只有让帮主请求宫主派人前来相助。”陈追说道。

  那道人也没有再说话,直直的盯着死者的剑口看。陈追让人埋了他们,也都回去了。

  /

  //

  

天蝎帮(下)

北宗天下 Na人 1753 2020.05.16 02:39

  //

  又过了两三天,笑半仙也回了来信,上写陈忆亲启,信中说道:天蝎帮,九玄宫门下天蝎堂,堂主陈天旺。其人心思缜密,身体微胖,出入场所只见都带有黑色面具,而面具上有条白色的天蝎作为标志。而练得一手蝎子功确实了得,善用毒。身边的颠倒道人出于昆仑,功夫远在陈天旺之上。想知九玄宫如何?奉金三百,或拜我为兄。落笔,笑晓风。

  “这就有点过分了,要这么贵。”陈忆说道。

  咸丘子一边笑一边说道:“人家不是还说了可以免费送的吗?”

  “要拜你去,我可不去。”陈忆说道。

  “我去就去,我怕人家还不乐意。”咸丘子说道。

  “没骨气,为三斗米而折腰。”陈忆说道。

  “那又有什么呢?都不用花那么多银子。”李曱说道。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陈忆说道。

  “看来我们是该去拜访一下王叔了。”陈昱说道。

  “这样怕不太好吧,为安全起见还是等些时间吧。”东方杰说道。

  “放心吧,我们也来南陵城有些日子,去拜访下也是应该的。”陈昱说道。

  “于情于理,我看也应该去见见这个王叔。”陈忆说道。

  “那我和你们一起去吧。”东方杰说道。

  “大师兄没事的,虽然他应该知道我们在查询此事,和他还没有直接的关系,应该不会有事。”陈昱说道。

  “那你们可要多长个心眼,无情最是帝王家。”东方杰说道。

  “嗯,我知道。”陈昱说完,便和陈忆去了郡守府。

  来到门口,便有衙卒去报。一会便有一身材微胖,圆脸,八字须的人走了出来。此人正是陈勋,两人向前施礼,相互客套一番后便去了大厅。

  一边下人开始上茶,一边陈勋说道:“两位贤侄既然早已来南陵,何不让人通报,住王叔府岂不更方便些。你们回去收拾下,就不要住客栈了。”

  “王叔,我们也是奉师命游历,自然和师兄弟住一起方便些,有劳王叔挂记。”陈昱说道。

  “王叔,你可知蝎子......”陈忆还没有问完,就被陈昱踢了一脚,也就没在问了。

  “什么蝎子?”陈勋一脸镇定的说道。

  “我师父说,蝎子有毒,可也是一种药材,让我们收取些行医治病。”陈昱说道。

  “哦,这样啊。这个好办,我安排人送些过去便是。”陈勋说道。

  “那就有劳王叔了。”陈昱说道。

  “一家人不用这么客套。”陈勋说道。

  “那就不叨扰王叔了,我们也出来有些时辰,得回去见过师父。”陈昱说道。

  “你师父也太小家气了吧,侄儿放心在我府上玩耍一番,我命人告知你们师父便是。”陈勋说道。

  “王叔好意我们就心领了,师命难为,往王叔见谅。”陈昱说道。

  “什么师父,自家侄儿在府上吃个饭都不行,我去找他说道说道。”陈勋说道。

  “王叔,就不劳你费神了,这也是我们做徒弟应该做的。”陈昱说道。

  “好吧,看来你们的师父真不错,严师出高徒嘛。”陈勋说道。

  “那王叔,我们就告辞了。”陈昱说道。

  “那你们有时间就过来坐一会。”陈勋说道。

  “这个自然是应该的。”陈昱说完,施礼后两人便离开了。

  出了郡守府没多久,陈忆就问道:“二哥,什么时候说的要见师父,我怎么不知道?”

  “这些客套话你也信,还好你没在问天蝎帮的事。”陈昱说道。

  “你是在怀疑王叔?”陈忆说道。

  “有点。”陈昱回道。

  就在这时,就看见十几个被捆着手的小孩子被人偷偷的装在了一辆马车上,行迹甚是可疑。这时陈昱向陈忆使了个眼色,两人偷偷摸摸的跟了上去。

  他们出城以后,向西南行了数十里以后,来到一码头。看见海里有一艘大船,码头上站有两位身着白衣的女子,左手提剑。而马车上下来的人立马向那两位女子行礼,交过一封书信,口称什么使者。两人相隔甚远,也是没有听太清楚。

  两位女子也都没有说话,面无表情,只是将十几个小孩送上船去,船上也是有人接应,上去以后两人也都乘船离开了。陈忆想追上去,却被陈昱挡了下来。再仔细看时,那船已然远去,而海面上更是无一他船。

  两人回去后,也把此事告知了大家。大家也是一无所知,师尊这些天更是看不到人。看来王家的冤案想要靠现在的地方府衙肯定是不行,这个天蝎帮不清除,日后指不定谁家又要遭殃。还是得来点江湖规矩,几人商量了一番以后,决定行阴天子令。又觉得人手不够,这时候咸丘子对陈忆说道:“三哥,你要不要找你那个还没有结义的大哥过来帮忙啊?”

  陈忆立马上想去去揪住咸丘子的耳朵,可被咸丘子躲开了,躲到东方杰的身后了。

  “我看老五说的可以,老三,你要不试下?多个人多个帮手。”陈昱说道。

  “二哥?”陈忆叫道。

  “怎么,到现在还没缓过神,是被打怕了吗?”陈昱说道。

  “二哥,你就不要取笑我了,我写成了吧。”陈忆说道。

  几人一阵欢笑后,陈忆便又给笑半仙写了信。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