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北宗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玄天子(上)

北宗天下 Na人 2472 2020.05.16 17:40

  //

  又过了几天,那个笑半仙便来了回信,就回了两个字:不来。看来是只能靠师兄弟几人了,陈昱说道:“我们今天休息,明天一早大师兄和我便去找机会便把陈追给抓过来,就按江湖规矩办事。”

  “那个颠倒道人该如何是好?好像很厉害的。”咸丘子问道。

  “对啊,要是你们打不过可怎么办?师宗也没有在身边。”抒儿说道。

  “这个我们自然会小心的,我就不信他一直会在陈追的身边。”陈昱说道。

  “那然后呢?”抒儿又问道。

  “然后把他抓到我们约定的地点,自然有人收拾他们。”陈昱说道。

  “昨天父亲已经来信了,安排妥当了。”陈忆说道。

  “那抓到哪里去才好?”抒儿又问道。

  “这还需要问吗?当然是三哥家里。”咸丘子说道。

  “什么?抓到南阳去,这么远。”抒儿说道。

  几人哈哈大笑起来,师姐说道:“抒儿你可真可爱,那自然是阎王庙里啊。”

  “师姐,你怎么和他们一起合起伙来欺负抒儿。”抒儿说道。

  几人说笑了一番便都离去了。

  到了第二天,东方杰和陈昱来一早便来寻找陈追,可他家中却无人,老远看见那个道人清早便在练功。这时陈追府上一个仆人从附中走了出来,准备前往菜市。两人一使眼色,便在半道给劫持了。从他口中得知,原来这个陈追晚上到家,半夜便会跑到红月楼找乐子。这时没在家,肯定是在红月楼。

  两人来到红月楼之后,立马就有老鸨上来,说道:“客观,这么早姑娘们还都没有起来,要找乐子还得晚些时候再来。”

  东方杰抓起老鸨,一棍敲在桌子上,只见桌子被震的粉碎。东方杰问道:“陈追在哪?”

  这老鸨显然和陈追有些说不清的关系,便大声说道:“陈爷自然是在天字一号房。”

  这时只见东方杰松开抓着老鸨的手,啪一下,一记耳光狠狠的摔在了老鸨的脸上。说道:“带路。”

  这老鸨脑袋都被打的嗡嗡响,一边哭一边带路。而房中的陈追也有所警觉,准备开窗溜走时,两人已然开门进来。陈追看到后拔腿就跑,可是没跑几个巷子,就被陈昱和东方杰堵在中间了。这时后面又来几个随从,都被东方杰给解决了。这时吓的陈追跪地连连磕头,两人正准备带陈追走时,陈追一有空子便钻了出去。只见东方杰一转身,便把陈追的一条腿给打折了,只见陈追倒地嚎啕大哭。看的路人也是指指点点,不知说些什么。东方杰上前又是一下,只见陈追昏死过去,找来一辆马车,直奔阎王庙而去。这时陈追手下的狗腿子可都乱了神,有跟马车的,有四处报信的。一下这个消息便在城中传了开来。

  这时那道人也报知了陈天旺,说道:“陈舵主被抓,帮中弟子大半数已经前去解救。”

  那个黑衣带黑面具的陈天旺说道:“不好,谁让他们去的?”

  那道士说道:“陈舵主在帮中人员不错,不少好汉都愿为之赴死。”

  “愚蠢,死他一个算什么,事到如今,别无他法。快集结帮中弟子,一起前往阎王庙。还有,发信告知宫主,让宫主派使者速来救助,不然帮中弟子恐怕......”陈天旺说道。说完,陈天旺和颠倒道人也都各自准备,赶往阎王殿去了。

  再看他们师兄弟二人,把陈追带到阎王殿的时候,陈忆已然生起大伙。旁边还放一具刑架,陈昱问道:“三弟,你这是要干嘛。”

  “地狱十八般酷刑总要有个是他的吧,绑上去让他尝尝作恶的罪过。”陈忆说道。

  陈昱摇摇头说道:“你这也算是强行逼供吧。”

  “算是吧,试他一下。”陈忆说道。

  “管他,让三弟试试也无妨,反正没个头绪。”东方杰说道。

  “二哥,你就别这个哪个的了,老四老五过来帮忙,绑上去。”陈忆说道。

  “不会变成烤乳猪吧?”抒儿还在一边瞎想。

  “抒儿,不要乱说。”师姐说道。

  没几下,便把陈追绑到了柱子上。被陈忆拿起一大碗水倒在脸上,只见陈追大哭醒来。清醒后大喊饶命,可是并没有人理他。一边是打折的腿痛,一边是烈火。

  陈追实在是难受,说道:“各位大老爷,要问什么我都说,我招还不行吗?只求大老爷给我个痛快啊,别在折磨我了。”

  这时陈昱向陈忆使了个眼色说道,陈忆问道:“说。”

  咸丘子也把柴火退了些。

  “那王家的事,确实是我干的。我在去下河村的时候,发现那个李家女长的不错。便对那李家女动了歪心思,在夜里便去强奸了李家女。而那李家女也不是什么好货,也是一个荡妇,自此我们便偷偷的在一起鬼混。”陈追说道。

  “接着往下说。”陈忆问道。

  “而那王家大儿子这些年确实赚了些钱,也就让李家女有意无意的接近王家,打听了一番后,便让人在饭菜里给下了十日散,没过多久就死了。而王家那两个老东西一心信神,没事就往神庙跑,要不就施舍给一些乞丐吃饭。我们怕把他们的傻儿子毒死了,钱没有捞到。便找来媒婆,把李家那个贱货给嫁了过去。”陈追说道。

  “你这是谋财又害命啊,还有呢?”陈忆问道。

  “我们本来是想等李家女嫁过去后,弄到存钱的地方在把他们给做了。谁知王家那个傻儿子忽然回来,看着我和李裳女在床上正欢,便跑了过来保护他媳妇。我便要走,可他看我欺负他老婆,拿着锄头便要拼命。无奈之下,便给杀了。”陈追说道。

  “还有呢?”陈忆问道。

  “还有什么,我知道的就这么多啊。”陈追说道。

  “那你怎么报的官?”陈忆问道。

  “这个就简单了,把钱给郡守府的杜师爷,他自然会摆平。”陈追有些得意的说道。

  “还有呢?”陈忆板着脸问道。

  “没有了啊,我真不知道啊。”陈追说道。

  “天蝎帮。”陈忆说道。

  “大老爷啊,这个天蝎帮我可真不知道啊。”陈追颤颤巍巍的说道。

  陈忆没有说活,只是看了一眼咸丘子,那眼神却出现从未有过的一种杀气,咸丘子立马把火加大了些。

  “大爷大爷,我说我说还不成吗?”陈追说道。

  “天蝎帮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我们帮主叫陈天旺,有八个舵主。也就是每年给弄些姑娘送到南阳,或者弄到红月楼给大爷们享乐。”陈追一边嗷嗷叫一边说道。

  “继续。”陈忆说道。

  而旁边的咸丘子、李曱、师姐、抒儿看的是两眼一愣一愣的,看着这样的陈忆,目光有些呆滞,眼里充满怕意。东方杰和陈昱也是在一旁的听着,没有说话。

  “没有了啊,真的没有了啊。”陈追一边说一边大叫。

  “还不说是吧?”陈忆一边说一边拿起一碗水直接倒在陈追的折腿上。

  这时的陈追一边大叫一边说道:“我说我说,杀人越货我们做了很多,可我自己没做多少啊,都是安排别人再做啊。还有我们每年都会给九玄宫选些五六岁的童男童女送上山,可送上山我就不知道了啊,我也没去过。”

  陈忆叹了一口气说道:“烤着吧。”陈忆又拿起一碗水倒在陈追的脸上。

  /

  //

玄天子(下)

北宗天下 Na人 3466 2020.05.17 06:46

  //

  此时,庙外来了数十人。个个嚷嚷着要抢人,却都没一个敢上,只老远看着陈追被烤。陈追一边叫一边大骂外面那群人,说道:“你们这群王八蛋,平时吃我的喝我的,个个都是把兄弟。现在呢?怎么都怂成这样,没一个人来救我。黑三子、柴二牛,你们也忍心吗?”

  这时两个大汉便走了出来准备救人,陈忆突然打出飞牌木令,幽冥出鞘,两人头已然落地。众人看了也是吓个半死,口中直说,阎王行令,快跑啊。

  众人准备跑的时候,转身一看,一人身穿黑袍,面带黑色面具,看来陈天旺还是来。

  这时众人也都聚了过来,陈忆说道:“陈帮主,等你多时。”

  只见陈忆把边上准备带叶的绿色树枝丢到火里,这时浓烟滚滚,陈追是上气不接下气的嚎叫。

  “就你们几个小小竖子,又能耐我何?”陈天旺说道。

  “等你,那自然是给你准备了礼物。”陈忆说道,说完便将木令打向陈天旺。

  陈天旺一把接住,看了看说道:“阴天子敕令,乳子的把戏也想糊弄我。”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颠倒道人拔剑杀了上来。突然一把折扇飞过,将其剑震了开来。再看时,那人空中接过折扇,与颠倒道人缠斗在一起。此人正是千面戏子严无常,而笑晓风和笑霖儿也是慢慢悠悠的从山门中走了进来。后面还跟一大汉,那自然是赵山虎了。

  而这个笑晓风进来后左看看右看看,又看了看陈追,看着陈忆说道:“还没烤好啊,啧啧,你这厨艺也这么差。拷到什么时候才能入肚,看来得饿肚子哦。”

  “哥。”笑霖儿一旁叫道。

  “怎么,我说他你也要管哥啊。”笑晓风说道。

  “你不是不来吗?”陈忆问道,又看了笑霖儿一眼,点了点头。

  “管你屁事啊。”笑晓风一边斜瞪着陈忆一边说道。

  几人也都互相施礼后。

  再看千面戏子和疯癫道人,打了数十回合没有结论。突然一人拿箫,一人抚琴,而这疯癫道人的琴却不知哪儿来的。

  笑晓风撩了撩头发说道:“大师兄,今天可是要死人的,怎么吹起了《醉逍遥》,不应景啊。”

  千面戏子并没有回他,只管对乐。不一会,一曲《醉逍遥》毕。只见颠倒道人双手瘫软在琴上,嘴里说道:“快哉、快哉,平生足矣。”刚刚说完,便口喷鲜血,倒地不起,一动不动。这时千面戏子收好洞箫和颠倒道人的琴,向众人点了点头,便带琴带尸体一起离开了。

  “看来我这师哥老毛病又犯了,看来这次没个十年八载又看不到他的人影。怎么会有这样的人,不爱美人一心追求什么音律,真搞不懂。”笑晓风说道。

  “哥,你不要乱说师哥。”笑霖儿说道。

  “好好好,我不说了。就你偏心,处处帮着大师哥二师哥。”笑晓风说道。

  “谁叫他们比你厉害啊。”笑霖儿一边说一边得意的笑道。

  “你......”笑晓风的话还没有出口,就被陈天旺的话给打断了了。

  陈天旺说道:“不是来这里陪你过家家的,要闹回家去闹。”

  “我说你这个人啊,打断别人说话是很不礼貌的你知道不?”笑晓风道。

  这时只见一年纪轻轻的白纱蒙面的白衣女子杀出,提剑便向笑晓风刺来。这时笑晓风轻步一闪躲了开来,溜在了陈忆身边。

  一把把陈忆推了出去,说道:“对付这种凶女人,还是你来,我只喜欢温柔似水的姑娘。”

  陈忆也是猝不及防笑晓风的这手,说道:“小人的嘴脸被你演绎的是玲离尽致。”

  笑晓风在一旁斜着嘴作出鄙视的举措,然后又偷偷的贼笑并没有说话。

  陈忆看了看女子问道:“你是何人,也是天蝎帮的?”

  那女子看了看陈忆,没有说话,直接杀了上来。陈忆拔剑应对,却明显看的出这女子并没有出全力。两人斗了一番后,只见陈忆回身一剑刺向女子胸口。女子急忙用剑隔档,手中的剑却被幽冥斩为两段。再看时,幽冥剑已然刺在了女子左肩上。

  而就在此时,只见一黑影而过,陈忆被一掌震翻在地,口吐鲜血。再看时这人已经站在正庙的房顶,拿这幽冥剑说道:“果然是把好剑,剑刃、剑柄天然而成,剑锋寒气逼人,好剑好剑。”再细看时,这人花白的头发和胡子,中等个头,清瘦。

  这时又来一白衣女子,把之前那人扶走。几兄弟也是把老三扶起交给师姐,四人一跃上房,向那老者扑去。只见老者右手合两指,轻轻一挥,四人已然被击落在地。

  笑晓风和赵山虎也是跟了上去,也是没过得一个回合,便倒了下来。

  “大道玄天,九宫神主。怎么,宫主也对我徒弟的这把剑有兴趣了?”这时师尊在山门处说道。

  听师尊这么说,那老者应是九玄宫宫主玄天子,天蝎帮的人也向他施礼。其他众人向师宗行礼,师尊看了下他们,点了点头。

  “怎么,借来玩玩不行啊,宗主什么时候这么小气?”宫主说道。

  “现在自然是不成。”宗主说道。

  只见那宫主用手一指,那幽冥剑便朝宗主刺去,一股强大的剑气随之而行。宗主双手抱月,忽一转身便把幽冥剑拿到手中。对陈忆说道:“收好,切勿再丢了。”

  “是,师父。”陈忆接过剑,再看师父时,已然站在了院中大树的树尖上。师父虽没有拔剑,却有八剑幻化而出。

  “好厉害的剑气。”抒儿说道。

  而那宫主,则双手合十,幻化出万剑巨阵,便与师尊的战在一处。没过几下,便看到师宗八剑合一朝宫主会天穴而刺去。宫主急忙应对,还是落败下来,口吐鲜血,这时陈忆急忙向宫主打出一块木令。

  宫主说道:“八荒玄天剑果然名不虚传,就你也配给我下令。恶狠狠的看了陈忆一眼,说完便抓起那两个白衣女子向外飞去,不见踪影。

  这时东方杰和陈昱想追上去,师宗说道:“别追了。”

  再看看陈天旺,这时肯定是慌了,落荒而逃的时候,却被赵山虎拦了下来。其他人也看大事不好,四散而去。

  这时的陈天旺看大事不好,便拿下面具,说道:“侄儿啊,侄儿啊,你们可不能杀我,我可是你们王叔啊,南陵郡守。”

  这时的陈昱和陈忆更是惊住了,原来这个所谓的陈天旺就是陈勋。

  “怎么会是你啊?王叔。你可是我南阳王叔啊?!”陈昱问道。

  “人嘛,一辈子总要干点事情让自己有所为吧,我可不想混吃等死。”陈勋说道。

  “那你要干什么不成,建功立业唾手可得,为何要残害一方百姓于水火?”陈昱又问道。

  “自从南阳王位给你老子以后,整天安排我这些无聊到三岁小儿都能干的事情。终日碌碌无为,我就不能想做点自己想做的事?”陈勋说道。

  “王叔,原来你口中的有所作为就是拿着百姓的,吃着百姓的,穿着百姓的,然后就是再祸害一方百姓吗?”陈忆怒狠狠的问道。

  这时便听得外面杀声震天,不断有惨叫声传来。

  “你这乳子,还想拿你爹的那一套来教训我,你们省省吧,我外面五千骁骑营早就等候多时,今天你们都知道太多了,一个都别想走,哈哈哈哈......”陈勋说道。

  “你......王叔啊,南阳的骁骑营可都是铁骨铮铮征战沙场的汉子,现在被你调来做这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你不觉得可耻吗?”陈忆说道。

  “你们死了还会有谁知道有见不得人的事情发生?哈哈哈......”陈勋说道。

  只见陈昱拔剑而起,与陈勋打斗在一起。十几个回合便把陈勋击倒在地,陈昱一剑便刺向陈勋的咽喉之处,却被陈忆一剑挡开。

  “三弟你......”陈昱怒声说道。

  陈忆说道:“王叔,你可能高兴的太早了,你不觉得这个喊杀声很奇怪吗?”

  “你们做了什么?”陈勋问道。

  陈勋刚问完,就被陈忆一剑砍了。陈忆说道:“二哥,你的是王者之剑,理当行王者之事。这些事情我来做就好。”又一转身把那个烤的没有声音的陈追也给砍了。

  这时东方杰说道:“可惜让那个九玄宫宫主逃了。”

  “对啊师父,你怎么不杀了他?”李曱问道。

  “他不是玄天子,此人招招勾魂,及其毒辣。”师宗说完,口角也流出血迹。

  “师父你受伤了啊?”咸丘子问道,立马找来一块木头给师父坐下。

  “不碍事。”师宗说道。

  而山门口一队白衣甲士,向两位公子行礼。其主将说道:“少主,外面的事情已经办妥。”

  “辛苦冉叔了,你们安排下便回营去吧。”陈忆说道。

  行礼后众军士便都离开了。

  众人出了阎王殿,陈昱和陈忆留了下来,其他人也都先行回去了。只见得山下兵卒在搬运尸体,尸痕遍野,一看便知是天蝎帮这群人的。

  陈昱问道:“老三,为什么杀这么多人,不是来之前都说好了只抓不杀吗,为什么还要杀人?。”

  “他们不该死吗?”陈忆板着脸说道。

  “几十条上白条人命啊,一个都没留活口,他们也是南阳子民。”陈昱说道。

  “他们杀的人还少吗?”陈忆问道。

  “难道你就为了一两家人的私仇就要杀这么多人吗?”陈昱问道。

  “那些被他们欺负凌辱已经死了的、疯了的人,谁又替他们的生命交代?”陈忆反问道。

  “那也可以让他们流放荒蛮之地,以他法处置不行吗?”陈昱怒吼道。

  “不行,杀人者偿命。一人杀人杀一人,十人杀人杀十人。”陈忆说道。

  “你一定要这样做心里才痛快是吗?”陈昱问道。

  “是又怎样,服了刑难道就能让死了的人活过来吗?以命换命,这是天道。”陈忆说道。

  “天道,什么都是天道,狗屁天道。”陈昱骂道。

  “他们服刑,劳苦又能怎样?他们还是活着,能走能动能吃能睡,死了的人却只有一滩难泥。”陈忆恶狠狠的说道。

  后来都没有说话,两人就静静的站在风里。师宗他们回到南陵城时,只见一些甲士在清理血迹,显然是有一场恶斗。又过了许久,陈昱摇了摇头,便朝下河村走去。而陈忆一直站着没动,紧紧地盯着远方的天空。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