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北宗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北道崖(上)

北宗天下 Na人 2111 2020.05.25 08:16

  //

  陈昱来到下河村王家,看见那老头在清理庭院,那妇人依旧在灵堂守着。便走了进去,向老头作揖,又去灵堂行礼。那老太婆看有人来祭拜死去的孩子,又失声痛哭起来。

  那老头也跟了进来,一边摸着眼泪一边说道:“恩人啦,谢谢你们那夜救我老两口的性命。无以为报,我儿死的冤啊。”一边说着,又给陈昱跪了下来。

  “老伯,灵柩怎么还没有入土啊?”陈昱问道。

  那老者道:“我儿死的冤枉啊,何以入土,何以为安?”

  “老伯,可以让死者安息了。那群人以被阴天子下令斩杀,都已处死。”陈昱说道。

  两老人听了陈昱的话,连连向陈昱磕头,扶也扶不起来。这时的两人已经是鼻涕一把泪一把,口里还说道:“苍天开眼啊,苍天开眼啊......”

  “感谢恩公为我儿昭雪,我们今生身老残缺无以为报,来世做牛做马以报恩公大恩大德。用残生设香案供奉阴天子和诸位恩公,为恩公祈福。”那老头说道。

  “死者可以安息,你们照顾好自己,好好生活。”陈昱说完,施礼也便转身离去了。

  在看陈忆,这时边上也有一个小丫头走了过来,低着头,慢慢摇着陈忆的胳膊说道:“忆哥哥。你心里是不是很难受?”

  陈忆看着她乖巧的脸蛋说道:“没事的,抒儿。”

  抒儿说道:“刚我和师姐在后面老远都能听见你和昱师兄争吵,这也是你们这么多年第一次吵的这么厉害吧?”

  “其实我也很迷茫,如果不杀尽斩绝这群地痞流氓,怎么给死者一个交代。杀了吧,就像二哥说的,确实死了很多人。”陈忆说道。

  “杀都已经杀了,忆哥哥你就不要再去想了。”抒儿说道。

  “你怎么没有随师宗回去?”陈忆问道。

  “这不是看你心情不好,从没有见你今天这般恐怖。”陈忆说道。

  这时在远处传来一个声音:“有的人啊,就是麻烦。杀几个人就这么悲天悯人,还做什么阴天子。”

  陈忆朝声音的出处看了看说道:“就你会说风凉话。”

  而说话的那人正是笑晓风,这时的笑晓风也慢慢的走了过来,说道:“几个该死的人而已嘛,都是些糙汉,又不是姑娘,需要那么纠结吗?”

  “几个人?在你看来人命就如此轻鸿,说的如此简单。死了便是死了,谁都无法重新再来过,对于他们来说什么都结束了。”陈忆说道。

  “你不是阴天子嘛,不都也是去了你那里,顺便你在给他们吹口气,便可以仙气飘飘。”笑晓风说道。

  “这可是活生生的人......”陈忆刚说一半,就被笑晓风打断了。

  说道:“行行行,不和你讲这些破道理。对了,听说你吓死的那个少妇很有姿色,是不是真的?太可惜了。”

  “哥,你又乱说。”一旁的笑霖儿说道。

  “要不要送你下去见见她?”陈忆说道。

  “世间有美酒,有娇娘,要去也是你去,我不去。生命诚可贵,吊死一棵树上多不值的。”笑晓风说道。

  “那你就给老子闭嘴,招人嫌。”陈忆说道。

  “唉,要不要来口酒,上好的百年琼浆哦?”笑晓风说道。

  “忆哥哥,不要喝。看着他这油嘴滑舌,尖嘴猴腮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货,心里肯定又在盘算什么鬼点子。”抒儿说道。

  “你这小丫头片子,不懂得对人要有礼数吗?”笑晓风气冲冲的说道。

  “那得看是什么人,对于你这种流氓用不着给好脸色。”抒儿说道。

  “抒儿说的好。”陈忆一边点头一边说道。

  “怎么,一唱一和啊?”笑晓风说道。

  “你管不着。”抒儿说道。

  这时陈忆走进笑晓风身边一把扯过他挂在腰间的葫芦,打开便喝了起来。

  “嗯,还可以。”陈忆说道。

  “你不是不喝吗?我这可是走了无数个深巷子求得的。”笑晓风说道。

  看着陈忆没管他,大口大口的喝起来。这时也是看的笑晓风干着急,一把抢过葫芦。又把鼻子凑近葫芦口闻了闻,在放到耳朵边上摇了摇,说道:“平时我都舍不得喝,这么好的佳酿就不能慢慢细品吗?”

  “这么小气还请人家喝酒,走,忆哥哥,我们回去,不管他们。”抒儿说道。

  这时,陈忆又扯过葫芦,喝了两口,挂在腰间便转身走了。

  “我的酒,我的葫芦。我的......”笑晓风还没说完,人已经走了。

  “哥,你这是肉包子打狗啊。”笑霖儿说道。

  “对,妹妹说的对,不对,我葫芦,那可是紫金葫芦,价值连城,啊,坏了。”笑晓风说道。

  “送都送了,还要抢回来不成?”笑霖儿说道。

  “什么时候说送他了,我送酒不送葫芦。”笑晓风解释道。

  笑霖儿笑了笑,摇了摇头,也没有说话,转身都往回走去了。

  而陈忆和师姐、抒儿他们回来后,大家也都回来了。向师傅行礼后,看师傅静坐运功在调理。其他人都退下了,陈忆一个人做在师傅的房间。也没有说话,就静静的坐着。

  过了些时间师尊问道:“你坐这干嘛?”

  “师父你有没有好一点?”陈忆问道。

  “不碍事。”师父说道。

  “师父我是不是做错了?”陈忆问道。

  “世上之事,本无对错,只是看处在时间洪流中的那一截。所谓对错,都是在现有的规矩之中演变而生的。”师父说道。

  “那今天如果是师父,又会怎么去做?”陈忆问道。

  “一切随缘。”师父说道。

  “我知道了,师父。”陈忆说道。

  “你现在身上的戾气越来越重,待为师休息几日,我们就回山去吧。”师父说道。

  “是,师父。”

  “回去以后,你就待在剑阁好好顿悟心智。这几年你就尽在剑阁玩耍了,武学方面没有一点点成就。这次回去就待在里面不要出来了,里面有诸多大家的书籍,多去读,多去领悟。今天把天蝎帮给铲除了,日后定会有很多麻烦找来。”师父说道。

  “师父,我......”陈忆说道。

  “你一心想要习得幽冥剑道,心底里对其他剑法更是不屑一顾。如果最普通的剑法你都参悟不透,幽冥剑道给你你又怎么能参悟的了呢?”师父说道。

  “我知道了,师父。”陈忆说道。

  “回去以后,你就在北道峰剑阁后的山洞去住着吧。”师父说道。

  “是,师父。”陈忆回答道。

  “去吧,为师开始打坐了。”师父说道。

  “是,师父。”陈忆说完行礼就离开了。

  没过几日,几人也都反其道而行之,与笑晓风一行告别后回山去了。

  /

  //

北道崖(下)

北宗天下 Na人 1834 2020.05.26 09:59

  //

  回去以后,陈忆自然而然的来到剑阁后的山洞住了下来。到晚上把一路经历的事情也都讲给了师叔祖听,师叔祖乐呵呵的说道:“你们这群小子,还算聪明。你师父让你住进山洞,那剑阁的事也就交给你了,我也可以清闲清闲。”

  “是,师叔祖。”陈忆说道,其实并没有明白过来师叔祖的意思。他以为是在剑阁帮师叔祖做事,打扫打扫,可师叔祖却把剑阁阁主之位传授与他。

  “来,这笛子送你了。”师叔祖说道。

  陈忆接过笛子,细看时,却不是竹子做的,是黑铁所铸。陈忆立马把玩了起来,又对师叔祖说道:“谢谢师叔祖,师叔祖真好。”

  “你师父受伤不碍事吧?”师叔祖问道。

  “师父说了,无妨。”陈忆答道。

  “伤人者何门何派,你师父也没有探出个究竟吗?”师叔祖问道。

  “只听师父说是九玄宫宫主。”陈忆说道。

  “玄天子?”师叔祖说道。

  “师父说不是,不过那人也受了重伤。对了,师叔祖,那个玄天子很厉害吗?”陈忆问道。

  “武学怪才,一心痴醉于武学造诣。曾今去少林、昆仑、崆峒、八卦门、九阳门、阴阳家、天毒门、红叶门等诸多门派上门挑战,皆不敌,要不交出各家自家武学秘籍。如果交不出来,他便抓各大门派的高手去海外的岛上,就是现在九玄宫所在的地方。”

  “他不是打败他们了吗?还要抓他们做什么?”陈忆问道。

  “所以说他是个武痴,他要学会各大门派的武学精华,觉得所谓的高手都不及自己,还要用百家之长去创新属于自己的武功绝学。”师叔祖说道。

  “师父这么厉害,怎么不去击败他?”陈忆问道。

  “你师父也是苦了他,一人上九玄宫前去挑战,差点没回的来。”师叔祖说道。

  “师父也被打败了吗?”陈忆问道。

  “两人大战三天三夜,两败俱伤。你师父受伤很严重,要不是你师伯赶到,可能就回不来了,你师父回来后也是闭关多年调理。”师叔祖说道。

  “那这样看来,又多了一位可以和师父打成平手的高人?以后可就麻烦了啊。”陈忆说道。

  “是啊,你们也要尽快成长起来,帮你们师父分忧。”师叔祖说道。

  “是,师叔祖。”陈忆说道。

  两人不紧不慢的聊着,陈忆是在师叔祖边上做一会,又躺一会。师叔祖也是由着他,这样一晚上又过去了。两人一个躺在地上,一个打坐一晚上,也就都这样睡了过去。

  陈忆还在剑阁香案前混混大睡,因为他只有在剑阁的时候睡的最舒坦。什么也不用记,什么也不用管。

  突然听得门响,来了几人同声说道:“拜见阁主。”

  这时陈忆慢慢睁开贪睡的眼睛,看是大师兄、四师兄、六师兄、七师姐来剑阁修学,也立马起来向师兄师姐行礼。转身又向师叔祖行了,去发现师叔祖不在。

  陈忆回过头又说道:“师兄师姐,好久不见,可好?”

  “好,好。哎呀,你这小子,可以啊,才出去几天居然成了......”七师姐还没有说完就被大师兄把话给打断了。

  “放肆,不得无礼。”径阳说道。

  “大师兄没事,师兄师姐喊我小子也是很正常的。”陈忆说道。

  这时的七师姐也是捞捞头,脸上有些尴尬。

  “自此以后你自己要多注意自身的言行举止,不能再随性。”大师兄说道。

  “是,大师兄。”陈忆说道。

  师叔祖也从后面走了出来,几人行礼后也都各自修习去了。

  师叔祖对陈忆说道:“你去见过你师父再回来。”

  “师叔祖,师父叫我在山洞练习。”陈忆说道。

  “快去吧。”师叔祖说道。

  “是,师叔祖。”陈忆说完便把笛子插在腰间,手提幽冥剑出门去了。

  来到正阳峰武场,却看见三师兄老远走了。陈忆准备上前行礼,却见三师兄向自己的方向行礼,口里说道:“拜见阁主。”陈忆立马转头看,以为是师叔祖在后面跟来了。转头看时却没有人,奇怪?这时宗门众弟子也都过来行礼,一起齐喊:“拜见阁主。”

  这时陈忆立马向众人行礼,走到三师哥身边偷偷问道:“三师兄,阁主在哪里,你们怎么都看的见,就我看不见他,师叔祖他刚不是在剑阁没出来吗?”

  三师兄说道:“你看看你腰间的是什么?”

  “是师叔祖给的笛子啊。”陈忆说道。

  “这便是阁主传承信物,上代阁主传给下代阁主,你不知道?。”三师兄说道。

  “停停停,那按三师兄的说法,我便是剑阁阁主了?”陈忆问道。

  “是啊,哈哈,多少人垂涎三尺求之不得的位置,你却不知道。”三师兄一边笑一边说道。

  “不行不行,我还没有这个本事,我得还给师叔祖去。”陈忆说道。

  “你可别,你以为过家家啊,快去找师宗去吧。”三师兄说道。

  “是,三师兄。”陈忆说完也就找师父去了。

  来到正殿,行礼拜见师父,师父说道:“师叔这么早便将阁主位置传与你,日后你要更加努力修习。剑阁之地如同北宗一脉的心脏,务必看守好它。”

  “是,师父。”陈忆应到。

  “好,好,好。”师父说了三个好也就离开了,向后山而去。

  陈忆又看了看陈昱,陈昱也是肯定的点了点头。五人说说笑笑玩了一下陈忆也便离去,回北道崖去了。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