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北宗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了仇怨(上)

北宗天下 Na人 2051 2020.06.03 10:22

  //

  他们来到兰花镇以后,只听得一些路人在谈论南阳城那边。听说是发生了灭门事件,后又来一个老和尚什么的。

  原来是霍天元去复仇了,自从霍天元拿到过路人给《奇门佐道》的那本书后,潜心习练,这么多年也是终有成就。也在今年前不久的时间其母亲也因病离开了人世间,霍天元也是走上了一条复仇之路。

  而赵忠宝这么多年都相安无事,也从未把霍天元放在眼里。总仗着自己有钱又有势力,小小一个流浪汉算得了什么。早也不怕他去报官闹事,时隔多年,谁还会管。

  却不知道他们的恶行给霍天元带了多大的困惑,从小就很自强的他,有了仇恨也埋了一颗自卑的种子在心里。每次在练习到无力的时候都会捶胸顿足,恨自己没用,有时还会狠狠的抽自己几下。其母看见也是很心疼儿子,可她也帮不了孩子多大的忙,所有的一切都要等到他去一一的做。年纪轻轻,心思却深沉的像七八十岁的老人一样。

  有时候他也一个人偷偷的在想,为何世间如此不公道,所有的坏事情都能落到自己身上,也着实很生气。很多的时候也有自暴自弃的心里,一直觉得活着的意义就是为了复仇,除此之外,别无他求。他也开始慢慢的变得孤僻了起来了,看着外面的世界,却没有同龄人本有的欢声笑语。有的只有沉默,有的只有孤寂。

  所以他除了帮母亲在庙里做些杂事以外,把更多的时间留在了那本武学书上面。还好在小时候父亲逼着他去书院读过几年的书,不然一字不识就算把书给他,没有老师教也是睁眼瞎。

  慢慢的长大,也慢慢的明白事理,可是越发的孤独,更不喜欢与人打交道。除了练武,就是看书。庙里也没什么书,他有时就到南阳城里去,在街道边的小摊上看一会。他也知道母亲的艰难,有时恨不得把一块铜板掰碎了当几个子用。

  摆地摊的老者看着霍天元的衣服上的补丁,也知道年轻人的不容易。有时候也让霍天元在收摊的时候帮着自己搬搬东西,也就免费给霍天元去看。其实老者住在城东,家里也没什么人,就老者一人过活,他其实也在帮“书舍”干活。

  后来看着这小子一天天的长大,老者也把霍天元介绍到了“书舍”去。让他去书舍帮着抄书,这样可以赚钱填补家用。他起先也是这么想的,这样又可以看书,又可以赚钱。就是自己的字写的实在是难看,他就狠下心来,用烧火的柴火棍就在墙上和地上不停的去写,不停的去写。日子久了,这一手字还真看的过去。

  等他把字练好了,可他对老说:“我发现我不想去了。”

  老者说道:“为什么,你不想为家里出份力,让你母亲轻松点?”

  霍天元说道:“不是,我觉得陪你摆地摊的日子就好。”

  老者说道:“这样怎么行呢?男子汉本就该志在四方。”

  “你还说我,你不也在这里摆摊子。”霍天元说道。

  “那能一样吗?你还这么年轻,有很多的事情要去做。”老者说道。

  “你不也年轻过,还不是一个样。”霍天元说道。

  “肯定不一样,其实也一样,我这叫折腾够了。”老者一边沉思一边说道。

  “老头,那到底是一样还是不一样呢?”霍天元问道。

  “不知道,也搞不清楚,一辈子也就这么过来了。”老者说道。

  两人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霍天元说道:“这样吧,我们去找掌柜说下,把摊子摆的大一点吧。这样我就可以帮着打理,没事也可以看看书。”

  “办法倒是个办法,可叫你陪着我一个老头子,有时候一本书都卖不出去。”老者说道。

  “能看便好。”霍天元这么说着,其实他心里想着如果做一个读书的人其实也不错,更不为什么利益,落得清静。

  这样一来二去,他俩也就成了忘年的朋友。

  就在前些时候,其母突然因病离世。这也给霍天元很大的打击,本来相依为命的母子。这使得他把幻想清静的日子又彻底丢弃了,本来等母亲老年离世以后再去做的事情,又要提前去做了。

  好几天的失落,安葬完其母以后,等到夜里他便来到了赵忠宝家中。早就结满心仇的他,把所有的愤怒都拿来报仇。拿起他经常劈柴用的柴火刀,进门便杀,男女老少一并杀死,一个不留。

  这时的赵忠宝也闻声赶了出来,身边带着张邈和十几个护院的仆役。

  一上来赵忠宝看见满地的尸体,怒狠狠的说道:“你们去给我打死这个狗杂种。”

  十几名护院的仆役攻了上来,却被霍天元一刀劈一个,全给杀了。这时张邈便扑了上来,很挑衅的说道:“原来是霍家的那条流浪狗啊,怎么,现在却成了疯狗?”

  就在说话间,只见霍天元眼睛涨的的通红,上来就是一刀。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条胳膊掉在了地上,这时张邈觉得不好,转头看时,右胳膊已然不见了。他立马用左手封住穴位,用手捂住伤口,疼的嗷嗷大叫起来。

  只见阵阵白光闪过,张邈已被大卸八块。这时的赵忠宝知道事发不好,转头就跑。这时霍天元飞身上前一拳打在了赵忠宝的左脸上,将赵忠宝打翻在地。拿起柴刀,便斩其手脚,然后一拳一拳轮在赵忠宝的脸上,活活给打死,杀人灭门以后,也一把火把房屋全给烧毁了。

  这会的霍天元站在外面看着大火却也有些发呆起来,心里各种滋味,说不清楚讲不明白。把一生仇恨完结了,心里憋了很多年的那股气也可以泄了。就在霍天元转身准备离开时,只听得背后有人走来。回头一看时,一个和尚一边喝酒一边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霍天元心想,我糊涂啊,差点把这老东西给忘了,对,还有南阳令那个狗官。没错这个和尚就是笑脸和尚,名为笑脸和尚,却心如毒蝎。

  /

  //

了仇怨(下)

北宗天下 Na人 2135 2020.06.04 12:44

  //

  这时那和尚好像发现了什么,伸长脖子瞪大眼睛向前看了看,突然撒腿就跑。霍天元也是追了出去,整整追了一夜,第二天早上清晨在一个也不知道叫什么的地方的竹林追到。

  “小子,你怎么这么能跑了。”那和尚说道。

  霍天元并没有理他,扑上去便打。这和尚也不是等闲之辈,不仅仅轻动如此了得,功夫也是不差。缠斗数十回合后,那和尚也是气喘吁吁,很费力的样子。这时只见霍天元提气丹田,大喊一声“破”,手中的柴刀飞了出去,和尚看大事不好,慌忙招架,预想躲开,可为时已晚。一把柴刀已然插在胸口,和尚口吐鲜血,不久一命呜呼。

  等打完了才发现,感觉背上一阵阵的巨痛,再看时,背上,胳膊上,脸上到处都是伤痕。也许是追赶和尚太快,被荆棘所伤。

  忽然,霍天元觉得一股真气在体内乱窜,又觉得两眼涨的难受,神志慢慢不清,只觉得有种力量推着自己横冲直撞了出去。这时又隐隐约约看到一个微胖的和尚走来,满脸长须。

  又觉得天灵穴被什么击中,阵阵昏眩。这样霍天元也算是吧多年的仇恨了结了,是生是死一切也就没所谓了,很平淡的倒在了地上,而后便不省人事。

  一个人如果把一生的抱负都放下了,其实生死面前也就没有那么害怕了。往往给人恐惧的,咬牙坚持的,就是自己给自己的一种责任。面对一切的困难咬牙坚持,总能给人一种前行的冲劲在里面。有一天突然放下,确实处处显得无所是从。

  等霍天元醒来时,也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只见一老和尚盘坐在路边。一手佛礼,一手念珠。又觉得身体快要膨胀开一样,极为难受。再看时,手脚已然被铁链锁住。

  “你是何方妖僧,锁我作甚?”霍天元狰狞着眼睛问道。

  “阿弥陀佛,施主你以走火入魔,可你这修为,贫僧也未曾见过。脉络奇怪,无法帮你解控,只能先锁住你了。”那和尚说道。

  “关你和尚屁事,快快解开,不然休怪我无礼。”霍天元说道。

  “阿弥陀佛,你还是不要挣扎了,放你出去损人损己,得不偿失,阿弥陀佛。”和尚说道,

  “速速解开,老子用不得你这和尚管,别他娘的假慈悲。”霍天元说道。

  “施主你还是要静下来,等我们回到少林再做打算吧。”那和尚说道。

  虽然霍天元一直都在挣扎,一路上的疯狂怪吼。虽然艰辛,还是被那和尚带到少林后山,锁在了后山悬崖的半山山洞里。也来过几个老和尚合力为霍天元打通经络,可是依然不行,也只能先把他锁在里面。

  一天,那和尚又拿来少林内传《达摩真经》为其度化,可霍天元比之前越发的疯狂,哪还有定力去看书。

  而这时旁边的一弟子说道:“师父,这可是少年林内传真经,非少林高僧一概不能传授,你怎么给一个外人看呢?”

  那和尚说道:“阿弥陀佛,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佛主法旨,意在救人出苦海。芸芸众生,善恶皆可渡得。习得一身本领,不能渡人渡己,不能救助万众,那你还觉得你做的事情又有多大的意义?”

  “可是师父,如果他是个不良善之人,如果一心向恶,又得到祖师真传,那样我们也拿他没办法呀,这样岂不是更糟。”那弟子说道。

  那和尚微微一笑说道:“尽心去做良善的事,以后的事情就留给以后。”

  “可是,师父......”那弟子还要问什么,却又陷入了沉思。

  “所以说做人做事不要计较太多,不要瞻前顾后。如果怕他人行恶而不去行善,这么想的话,谁还愿意去做良善的事情呢?”那和尚说道。

  “师父,我知道了。”那弟子说道。

  两人看着疯疯癫癫的霍天元,也是一种无可奈何悠然而生。

  后来得知霍天元被慧缘大师所救,一起卖书的老者也是走了很远很远的路,拿着所有的积蓄来到少林去见了霍天元。只见他被用铁链拴在后山的石洞中,不时地翻来翻去,看到他这样的时候,老者眼里都充满了泪水。是对朋友的一种关心吗?还是对他有种待自己小孩一样,其实老者也是说不清的。

  在看众人来到兰花镇,找了地方住了下来。抒儿反而显得很安静,这时的霖儿却把自己关在房间,不见任何人。

  陈忆也是坐在自己房间桌边上,旁边笑晓风也是说个不停。

  “你这个王八蛋,还要解释什么,你给我想清楚了。我妹以后怎么见人,这事情必须得有个交代。”笑晓风说道。

  只见陈忆一言不发,就坐着发呆。笑晓风说道:“你倒是说句话呀,闷不做声是几个意思嘛?”

  “行了行了,你们也都别说了,让他一个人静一静,事情等师宗回来再做安排。”师姐说道。

  说完众人也都离开了,只有抒儿静静坐在陈忆的边上,脸靠在陈忆的右肩上。过了一会说道:“忆哥哥,要不你也把霖儿姑娘一起娶了吧,不然你也左右为难。”

  “你个傻瓜,怎么会让你受委屈。”陈忆轻轻的捏了捏抒儿乖巧嘟着嘴的脸蛋说道。

  “这也没什么委屈的,霖儿姑娘她也委屈啊。”抒儿说道。

  “你就为自己想,把别人的事想那么多干嘛。”陈忆说道。

  “哦。”抒儿说道,这时的抒儿显得格外的乖巧。

  其实陈忆心里也很矛盾,其实三妻四妾这也没什么。可是总想着能有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变好。可这一下来两个,确实让他头疼,那种向往的神仙眷侣般的日子还会不会存在,自己也给自己讲不清楚。虽然第一样见到霖儿的时候很是为之凝神,可是委屈抒儿,打心底里有些不愿。

  明明只是一场意外,却能让自己如此揪心。如果这事要放在笑晓风身上,那自然而然美哉美哉。毕竟他对谁都是真情,对谁也都不是真情。也成功的捕获了那么多女人心,不管是武林女侠也好,还是大家闺秀之类等等,也都心甘情愿为他等候。

  陈忆心中是越想越纠结,也愣愣的发起呆了,旁边的抒儿也像个傻丫头一样发起呆了,两个人的手也紧紧的抓在了一起。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