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北宗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破敌军(上)

北宗天下 Na人 1865 2020.06.07 18:04

  //

  来到中军大帐以后,众将已然集结。众人见过公子昱和陈忆后,冉叔说道:“我军到落马坡时,阳子关已然失守。敌军轮番重兵攻城,三天三夜,守城主将漪延和两万军卒战死。乘敌军在落马坡营地尚未扎稳,元帅出骑兵攻入敌营,准备准备斩杀敌军主将。可不料敌军中军大帐设于后方,两边动作又快。我们被两边加击,在撤离时,主帅中狼毒箭。现在只能退守,和他们耗粮食,可我们军粮迟迟未到,哎!”

  “敌军主将是何人?”陈忆问道。

  这时偏将张中说道:“东城主将车里机,其人擅长战阵,突袭,尤其是对攻城,及其凶狠。尸骨成山,已然面不改色,直至攻下为止。所以每次攻城,士兵都做好战死的准备,攻城必克。而西蜀主将姜云,也是一个善战之将,军纪十分严明,不过现在都归车里机调动。”

  陈忆又问道:“两军伤亡如何?”

  “我军共伤亡三万七千余人,敌军伤亡四万九千余人。”偏将王昌说道。

  “现在敌我双方兵力如何?”陈忆问道。

  “敌军有三十万大军,现在共计二十五万余。我军加后调来五万大军,再加守关将士,共计十三万余。”冉叔说道。

  “我军军粮还能坚持多久?”陈忆问道。

  “半月有余。”冉叔说道。

  “半月有余,到底还能坚持多久?”陈忆问道。

  “还能在坚持七八日。”冉叔说道。

  “冉叔你就不要骗我了,还能坚持几日?”陈忆说道。

  “还可三日。”冉叔说道。

  “各位将军就请先回去休息,明日上午准时前来大帐,我自有安排。”陈忆说道。

  “诺。”众将应了一声后也都离去了。

  “冉叔,你留一下,随我去见父帅。”陈忆说道。

  “好。”冉叔说道。

  几人一同来到元帅大帐,陈忆说道:“爹,我已基本了解了一些情况,我想此战要想取胜,定要主动出击。”

  “好,那你说说看。”勍公说道。

  陈忆走向前去,在父亲耳朵边上不知说了一会什么。勍公说道:“冉蘅,你明天统军指挥,按忆儿想法去打,此役定要取胜。”

  “不,父亲,我去指挥。”陈忆说道。

  “你小时候在军营只是随我去玩耍,没有指挥过训练,还是让你冉叔指挥。”勍公说道。

  “父亲,有冉叔在边上,不怕。”陈忆说道。

  “元帅,不怕,有我在,公子只管吩咐便是。”冉蘅说道。

  “明日就在我大帐点兵聚将,你去安排吧。”勍公说道。

  “诺。”冉蘅说道。

  说完后,冉蘅就退下了。勍公又说道:“你们也都退下去吧。”

  左右两边也都退下去了,勍公又说道:“白武军,原白武卫军。自先王时建立,也是先王在位时的一次军事大变动。每位将士白缨白甲白盔,出征是左手上系国府统一发放的白巾,上用锦线缝制‘南阳白武卫军’。其中死士和斥候均配有匕首一把,上刻有姓名。当然,军中立功者也可有此赏赐。”

  “爹,那现在如果平王有改动,那我们该如何处置才好?”陈忆问道。

  “不怕,只要王兄能够勤政爱民,重法度,处事公允,他做王也未尝不可。再者我现在也觉得游历江湖挺好,轻松自在。”陈昱说道。

  “可在他执政这些年来,却不作为,我也是拿不准。不过也不用担心,虽然现在在整编红缨赤卫军,只要有此兵符,白武军便会一呼百应,尊先王旨。”勍公有些吃力的说道。

  “王叔,你下好好休息下,好好养伤。儿孙自有儿孙福,也就不要为我们劳心了,我们都长大了。”陈昱说道。

  “你们也去休息吧。”勍公说道。

  “嗯,好。”陈昱说道。

  “二哥,你先去吧,我在坐会。”陈忆说道。

  陈昱点了点头也就出去了,陈昱走向前去,抓着父王的手,又把师父给自己的药拿了出来,说道:“爹,你先把药吃了,让我看看你的伤口,上点金疮药。”

  “没用了。”勍公也抓着陈忆的手说道。

  这时的陈忆,两眼已经模糊了,立马起身拿来水,拿出药,哽咽的说道:“这是师父调制的乌金丹,专门为刀伤剑伤所调的丹药,就吃点吧。”

  “好,吃,我孩儿长大了。”勍公说道。

  陈忆喂父王服下药后说道:“爹,你睡吧,快歇息。”

  “你去睡吧,赶了几天的路,明天还有一场大战。”父亲说道。

  “不,我哪儿也不去,我就在这里。”陈忆说道。

  这时的勍公也被胀红了双眼,紧紧的抓着陈忆的手。这时陈昱也进来了,手里拿了两床被子。一床给了陈忆,一床自己拿着在板凳上坐着睡了。陈忆也不知过了多久,爬在床边睡了。

  “明符,明日你便一直跟着忆儿吧,这两小子我都不放心,你看睡觉都不卸甲。”勍公说道。

  明符从后面走出来说道:“主公,我留下,少主我已安排妥当,就不要担心了。”

  “我没事,不用担心,一定要保护好他,拜托你们了。”勍公说道。

  “主公,不行,斥候探知,敌军有阴阳人及其他武林人士相助,我也亲自去看过。这样太过于危险,我不能去。”明符说道。

  “正是因为有阴阳人和这些武林人,你更要保护好忆儿。他明天肯定会随军出征,这可是他第一次上阵。务必护他周全,哎,我时日不多了,就更不用担心了。”勍公说道。

  这时明符点了点头就出去了。

  /

  //

破敌军(下)

北宗天下 Na人 3893 2020.06.08 19:07

  //

  到了第二天,勍公慢慢摇了摇陈忆的手说道:“忆儿,起来吧。”

  这时的陈忆才懒懒的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抓着父亲的手,枕在父亲的胳膊上就睡了。

  “快起来吧,马上就要点兵聚将了,你今日便是主帅,可不能误了时辰。”父王说道。

  “我知道了,爹你的胳膊压麻了吧。”陈忆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事,快去洗漱。”父王说道。

  陈忆立马叫醒陈昱,也便一并出去了。不一会就回来了,陈忆说道:“爹,我去了。”

  勍公点点头说道:“嗯,不用在这里,直接去校场吧,你们大胆的去吧。”

  “诺。”两人应了一声,就像将军接了军令一般,转头便出去了。

  刚出门,陈忆便对明符说道:“明符叔,现在本将第一道军令,命你跟着我二哥,战事结束前寸步不离,不得有悟。”

  “诺。”明符慢慢的应到。

  “还是叫明符叔在你边上,我才放心。”陈昱说道。

  “本将第一道军令,不得抗命。”陈忆说道。

  “看来精神头还行,你去跟着忆儿吧。”勍公说道,在看时,屋内空空无人。勍公又说道:“来人。”

  “到。”有人立马有人应到。

  “抬我去校场。”勍公说道。

  再看校场上,陈忆正站中央,说道:“来人,点兵聚将,起《点将令》。”

  只听阵阵鼓号声,不一会众军士集结完毕。众人也是不解,校场起《点将令》,只有在生死大战时才会用到,而今守城,忽然出《点将令》,搞的众军士一头雾水。

  “众位将士,敌军来犯,今已到生死存亡之际,本将授虎符金令,将同诸位与敌军决一死战,护我家国,国破家亡的道理我想不用我再多说了吧。”这时陈忆拔出宝剑,在左手上划了下去,又说道:“今日,我滴血盟誓,如果他们要从这夸过去蹂躏我们的国家,那就让他们从我们的尸体上踏过去。只要还有一口气在,绝不让贼子踏过去一步。此誓,天地日月共鉴之。”

  此时,众军士连连高喊:“护我家国,誓死一战......”

  这时的勍公却在一个角落看着陈忆,时不时的点点头。

  陈忆又说道:“好,男儿大丈夫,为国为家,生死不惧。如果有贪生怕死之辈,立即斩立决。马五出列。”

  “到。”马五应声而出。

  “本将令你领后军四万,领公子昱布设城防,抵挡敌军来犯。”陈忆命令道。

  “诺。”马五说道。

  “王昌听令。”陈忆道。

  “到。”王昌出列。

  “令你带兵一万准备圆石滚木,外面裹好草结,准备火油火把,装车待命。”陈忆命令道。

  “诺。”王昌应到。

  “其他众军士,马卸鞍,人卸甲,回营休息,诸将过晌午后,大帐集结,随时待命。”陈忆命令道。

  “诺。”众军士应到。

  没过多久,只听得阵阵鼓声,立马便有军卒来报:“报,敌军准备攻城。”

  “传令,死守。”陈忆说完,也便和冉叔一起来到城楼观战。

  到城楼上,只见马五和陈昱正在城楼上守城。陈忆对冉叔说道:“冉叔,你回去休息吧,晚上还有大战。”

  “没事,打起仗来,那次不得有个几天几夜不睡觉的。”冉蘅说道。

  这时马五和公子昱过来,双手抱拳说道:“参见将军。”

  “马将军,务必要死守住,成败在此一役。”陈忆说道。

  “将军放心,人在城在。”马五说道。

  “二哥,你们多加小心。”陈忆说道。

  “放心吧。”陈昱说道。

  “冉叔,我们走吧。”说完,陈忆和冉蘅便走了。

  这时,马五大声喊道:“兄弟们,公子昱和我们一起死守城池,决不能让一个敌人爬上城楼。”

  很快,敌军再度攻城。陈忆回到大帐一直盯着地形图看,落马坡,关前两边都有山坡。左边相对平缓,却不易藏人;右边陡峭,却能单人行走。四万将士不休不止的又是守了一天,城上城下尸痕遍野,血流成河。

  到了傍晚,敌人准备开始撤退。这时陈忆对传令官说道:“将令,速传各位将军前来中军大帐,传令各营,速速整军备战。”

  “诺。”传令官应声而去。

  不一会,众将均已到位。又过了一个时辰,斥候来报,敌军营帐烟起。

  这时陈忆立马下令:“张中听令。”

  “到。”张中说道。

  “命你带所部兵马两万,立马奇袭敌军大营。切记只答好打的,等他们集结军队反扑时,立马撤回,到城下与我会合。”陈忆命令道。

  “诺。”张中接令入列。

  “王昌听令。”陈忆道。

  “到。”王昌出列。

  “令你紧跟张中人马,带好原木滚石,燃油火把,去落马坡城外左手边上坡上埋伏。等敌军追兵过半时点火,将准备好的草结原木滚石推下山去,将敌军拦腰截断,而后与我军汇合。切记,行军期间,不得起火,所部其余兵马调至中军。”陈忆命令道。

  “诺。”王昌接令入列。

  陈忆看了看冉蘅,说道:“冉将军听令。”

  “到。”冉蘅应声而出。

  “令你带三千铁骑,马蹄裹布,带好火把。从城外右边摸到敌军大营外等候,待火球把敌军分割开时,杀向敌军大营,往敌军靠北的两座营帐方阵中纵火,然后回军,快马冲杀,与我合兵。切记,攻营时再点火把。”

  “明白。”说完冉蘅入列。

  “马五,辛苦你,和二哥,留四万后军守城。聚集所有除随军以外战鼓号角,搬至城楼,看火球起时,起《将军令》。”陈忆命令道。

  “诺。”马五说道。

  其实大家都不知道陈忆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听完部署后全都明白了。

  “其他将士,校场待命。各位将军,成败在此一役,立即行令。”陈忆说道。

  “诺。”众人应声而去。

  这时,只有陈昱一个人留着,很不高兴的说道:“就给我个打杂的活。”

  “二哥,现在还有一个更紧急的活。”陈忆说道。

  “你说。”陈昱说道。

  “此战过后,还请二哥前往查看粮草。”陈忆说到。

  “这个也和今晚战场没什么关系,你不必为我担心,你去的我就去的。”陈昱说道。

  “我们必须要有一个留守城内,有些话本不应该说,但我也现在还是心跳的紧。”陈忆说道。

  “你说。”陈昱说道。

  “倘若......倘若我军战败,任何人不许开城门,你可明白。”陈忆说道。

  “怎么可以这样,那不是?”陈昱问道。

  “别这么大声,不要告知任何人,按我说的做。这边战场,无情、冷漠、决绝,千万不能有妇人之仁。”陈忆说道。

  “我们两人调换,你在城中,我去中军。”陈昱说道。

  “听我的,快去吧。”陈忆说道。

  “可是......”陈昱说道。

  “快去吧,这是军令。”陈忆说道。

  陈昱转身离开了,陈忆叫道:“来人。”

  “到。”立马人有进来。

  “传守城司马。”陈忆说道。

  不一会,守城司马便进来了:“参见将军。”

  “这有一个锦囊,待我大军出城后打开,依计行事。”陈忆说道。

  “诺。”守城司马说完便起身离开了。

  陈忆也立马来到校场,说道:“来人,传令三军,城外布阵集结。”

  当大军开出城门时,城门已然关闭,吊桥升起。这时张中的兵马已经和敌军厮杀一处,见人便杀。不一会,敌军火把云集。张中立马下令:“撤退。”

  大军开始向后扯,这时敌军主将车里机说道:“左、右军立即追杀,中军随我紧跟其后,乘此良机,一举拿下城池。”

  果不出所料,车里机准备乘张中回城时准备攻城,也带足了攻城器械。就当追军大队人马追到落马坡山谷时,山上突然大火通天。这时车里机感觉事情不对,立即下令:“冲出山谷,直取落马坡城池。”

  可是无数的火球滚落了下来,砸死烧死的不计其数。这时张中以率部前来复命,看到火起,陈忆说道:“众位将士,此战以退无可退,必要誓死一战,必胜。”

  “必胜,必胜......”众将士一起高呼。

  就在这时,城上战鼓号角响起,正是《将军令》,阵阵的鼓号之声,极为震撼,让每个人都热血沸腾。

  这时陈忆胯白马,挂长剑,提长枪,大喊一声:“杀。”向前冲杀了出去。

  众军士紧随其后,不一会,便与敌军厮杀在一起,可谓是撼动天地。

  地方阵营已然被冲乱,车里机说道:“不好,敌军何人挂帅?”

  “报,敌军没有换帅,主帅陈勍。”一马卒报到。

  “骁骑营,往右手上坡集结方阵,向下冲杀。”车里机命令道。

  这时,只见敌军骑兵集结方阵,向山坡奔去,陈忆说道:“传令王昌,摔布杀向敌军骑兵营。”

  “诺。”传令兵飞奔而去。

  “传令骁骑营,以小方阵,行成一字长蛇大阵,像敌军步兵方阵,右进左出,来回冲杀。”陈忆命令道。

  “诺。”传令兵应声后,只听得号角响起。

  “步兵拉开阵型,紧随骑兵之后跟进清杀。”陈忆命令道。

  “诺。”又听得鼓响。

  敌军虽然人数众多,可在骑兵的来回冲杀下乱作一团,打的他们是顾得了东,顾不了西,被分隔开来。又被步兵方阵冲上逐步清杀,瞬间战场局势开朗起来。

  只见敌军探马来报:“报,主帅,我军军营被袭。”

  “多少人马?”车里机问道。

  “火把通明,万余飞骑。”探马说道。

  这时车里机心想:一夜之间,何来处处是敌军。

  就在这时,又听到阵阵的战鼓声。车里机立马感觉到不对劲,立刻下令撤军。

  原来是公子昱摔两万前来助阵,而这时阵阵《将军令》传到将士门的心里,亢奋不已。冉蘅提五千铁骑又从敌军后方杀来,被切断的敌军也被打蒙了。

  “传令,三军掩杀。”陈忆下令。

  只见骁骑营立马紧随陈忆结阵掩杀了出去。几个时辰的厮杀,这时车里机看到大事不好,回军时,只见营地大火熊熊,便率军朝阳子关而去,并没有回大营。

  陈忆追到一个隘口,说道:“传令三军,停止追击。令斥候立即分散各个要地,随时探知敌军动向。传令兵立即回城报主帅,此战大捷。留下些士卒速速清理战场,其余人马随我去敌军大营。”

  “诺。”传令兵几人飞奔而去。

  陈忆来带敌军大营时,早已没有一个人影,里面已被冉蘅烧的所剩无几。陈忆说道:“司监,命你摔部,清理敌军大营,带回城去。”

  “诺。”司监应声,便立马安排了起来。

  “有谁看到冉蘅将军?”陈忆问道。

  这时有斥候来报:“报,将军,冉蘅将军杀红了眼,摔五千铁骑,直取逃敌中军而去。”

  “速速再探。”陈忆说道。

  “诺。”斥候应声而去。

  “张中听令。”陈忆说道。

  “到。”张中应声。

  “命你摔一万骑兵,在隘口埋伏,接应冉蘅将军。”陈忆说道。

  “诺。”张中得令便走。

  “公子昱听令。”陈忆说道。

  “到。”陈昱回到。

  “二哥,你立马摔三军回城,设好布放,防备敌军杀回马枪。”陈忆说道。

  “好,那你呢?”陈昱说道。

  “我再去查看一番,你先回,一会我就到。”陈忆说道。

  公子昱点点头便率军回城了,这时,之前传令兵已到城下,大喊道:“速开城门,我军大捷,速开城门,我军大捷......”

  “好啊,开城门。”马五高声喝道。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