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北宗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孤身行(上)

北宗天下 Na人 2701 2020.07.14 18:53

  //

  陈忆一人出来以后,几经波折,便来到西蜀巴林郡,找了一家叫清风浊的客栈住了下来。对于几个凶手,自己却是一筹莫展,从洪叔那里知道和尚叫智醒,道人叫顿觉,另一个花里胡哨的男人应该是北方戎狄之人。而这几人在江湖上很少出现,踪迹也是难以查询。而这时的陈忆觉得饿了,便点了两碗面条一些肉菜在房间吃了起来。等吃饱喝足以后,便倒头睡了。

  本来家里出事,一路心情不好,可是没睡到几个时辰,便听到隔壁房间有女人的声音传来,声音又大,吵的是难以眠。

  “公子再来一杯嘛,公子喝好奴家才能好好伺候公子休息。”一女子说道。

  “是呀,公子,再来一杯嘛,一口酒一口肉。”另一女子说道。

  “好好好,一口酒一口肉。”一男的说道。

  “这样才对嘛,呀,你好坏......”

  “怎么,你又长胖了,这屁股都肥了不少。”那男的说道。

  陈忆听着听着睡意全无,突然脑袋里闪出抒儿的影子。陈忆摸了摸额头,又摇了摇头,默默的说了句:“再想啥呢。”

  隔壁的声音也是越来越不堪入耳,起先还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住到风月场所了。不过觉得那男的声音有点熟悉,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笑晓风这个酒肉好色之徒。

  “嘭嘭嘭......”只听得门响。

  “谁呀?”笑晓风问道。

  “你他娘的,还要不要人睡觉。”陈忆说道。

  “什么人在外面叫嚣?”笑晓风说道。

  “公子别管他,我们尽兴饮酒就是了。”一女子说道。

  “有人都找上门来了这还能尽兴吗?”笑晓风说道。

  “那我让店家找人把他打发走便是,不能扫公子兴致。”另一女子说道。

  “嗯,我看可以,你去打发吧。”笑晓风说完,那女子便开门准备出去,一开门便看见站在门口的陈忆,笑晓风立马说道:“原来是我小弟啊,不用去了。”

  “做小弟的还这么嚣张。”那女子边往回走边碎碎念。

  笑晓风立马起身,走到陈忆跟前,搂着肩膀便扯进屋内坐下,说道:“去,叫店家再来几盘好菜,再上酒。”一女子便应声出去了。

  “你怎么在这里?”陈忆问道。

  “天下之大,和处不是我家,爱去哪便去哪。”笑晓风说道。

  “你这醉生梦死的,就知道天天找乐子。”陈忆说道。

  “那也得看我的心情,心情不好,白送都不要,心情好,千金求乐未尝不可哦。”笑晓风贱笑贱笑的说道。

  “你这逛窑子还逛出道理来了。”陈忆说道。

  “你这小弟说话真难听。”旁边女子说道。

  这时那女子也回来了,笑晓风指着陈忆,对这女子说道:“你去伺候这位公子。”

  “公子?”这时这女子装出一副不愿意的样子嘟着嘴说道。

  “叫你去就去,墨迹个鸟。”笑晓风说道。

  “还是算了吧,你自己享受吧。”陈忆说道。

  “那怎么成,大哥有的乐子怎么少的了兄弟。”笑晓风说道。

  “她现在怎么样了?”陈忆问道。

  “她是谁?”笑晓风一脸蒙的问道。

  “明知故问。”陈忆不屑的说道。

  笑晓风好像知道什么了,对那女子说道:“你过来。”用手指指了指陈忆又说道:“你不说我还差点忘记了。”

  “公子,你到底想让人家怎样嘛。”那女子扭扭捏捏的说道。

  “你给我过来,差点忘记他是我妹夫了。”笑晓风说道。

  “怎么,不让她伺候本大爷了?”陈忆说道。

  “你这个混蛋,害的我妹妹天天在家独守空房。”笑晓风说道。

  “什么叫独守空房?我们尚未成婚。”陈忆说道。

  “那我管不着,反正你不能对不起我妹妹,不然有你果子吃。”笑晓风说道。

  “有什么果子,那就上来吧。”陈忆说道。

  “你......”气的笑晓风直指陈忆的鼻子。

  这时店小二把酒肉送来,陈忆说道:“你什么你,老子要喝酒了,跑了这么久的路,还没好好吃喝上一顿,总算有免费的可以吃喝了。”

  这时的笑晓风两只眼睛直直的盯着陈忆看,只见他把一盘牛肉放边上,还往上面夹了些羊肉,扯了条鸡腿放在上面,旁边放一壶酒,又说道:“看什么,能看出花来,这些谁也不许动,我带走。你俩也别闲着,喝酒。”

  “粗俗。”笑晓风说了两个字便开始喝酒了。

  “就是,吃就算了,还要带走,第一次见这种人。”一女子嘀咕道。

  几人吃喝了一番后,那两个女子一个脸色泛白,一个脸色通红,都喝趴在桌子上了。

  陈忆打了个嗝说道:“酒足饭饱,该睡觉了。”

  “你果真是属猪的,就这点酒量,还搞个什么阴天子的绰号,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笑晓风说道。

  “管你屁事?”陈忆说道。

  这时笑晓风指了指这两个女子说道:“你知道她们吗?”

  “这不是你揽过来的人,我怎么知道。”陈忆说道。

  “她们可都是云梦泽的人。”笑晓风说道。

  “云梦泽,不知道,云梦泽的人怎么和你鬼混?”陈忆不解的问道。

  “在江湖上,很多五花八门的人,都与云梦泽多多少少有点关系,云梦泽也撒网天下,收录江湖事。”笑晓风说道。

  “网罗天下不是你们清风月的事情吗,云梦泽干嘛又要去做这些事情呢?”陈忆不解的问道。

  “我们收集天下事,以供江湖之人所用,而他们则是为一些人所用。所以我身边时不时的便会有美女出现,那自然不能辜负窈窕淑女,让她们好好在床上刺激一番。”笑晓风说道。

  “无耻,那他们要江湖消息干嘛?”陈忆问道。

  “什么叫无耻,投怀送抱这种好事,肯定是盛情难却,自然不能辜负姑娘们的好意。”笑晓风有点得意的说道。

  “别说这些没用的,说重点。”陈忆说道。

  “什么叫这些没用,真的是,这也是我人生一大乐事,太藐视我的志趣了。收消息管我屁事,消息嘛,无非就是拿来买卖,给什么人,给什么地方,不就是这些事。”笑晓风不耐烦的说道。

  “给谁了,那你又给了多少消息给他们?”陈忆问道。

  “都不认真听我给你讲男女的快事,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笑晓风说道。

  “爱讲不讲,不讲老子去睡觉。”陈忆说道。

  “那你去吧。”笑晓风说道。

  “快讲。”陈忆凶狠狠的看着笑晓风。

  “好吧,看你求着我的份上,讲给你听。”笑晓风拿起酒壶边喝边讲,“消息进云梦泽有很多途径,这些你也看到了,就不用我多说了。出云梦泽就主要有四个方向,东城、西蜀、北方、还有九玄宫。”笑晓风说道。

  “你怎么知道?”陈忆问道。

  “看吧,都说了你不懂女人,愣头青。只要你把他们送来的女人给弄舒服了,搞刺激了,动点脑子,你想知道什么就知道什么。”笑晓风得意的说道。

  “无耻。”陈忆一脸的嫌弃。

  “什么叫无耻,女人嘛,生下来就是要伺候男人的,可她们因为一些乱七八糟的原因,成了别人的棋子。等她们尝到男欢女爱之后,尝到真正做女人的滋味,谁愿意天天舞刀弄枪,刀口舔血的过日子。再者,有人在外面偷吃野果,不还是因为家里的不够吃或者不好吃呗。不知什么叫满足或没有得到满足,一旦让她们有所知足,体会做女人的乐趣,有了欲望,那不就简单了。人一旦有欲望,就一定能够有办法制服,简单的道理嘛。”笑晓风说道。

  “你就不怕她们玩弄你于股掌之中?”陈忆问道。

  “那就得看你能不能让她们嗷嗷叫了,那方面要对女人下得去手。怎么,你想偷学?”笑晓风说道。

  “我懒得理你,那你就好好让她们俩嗷嗷叫吧,老子去睡觉了。”陈忆说完,起身往外走。

  笑晓风立马说道:“快快快滚吧,耽误老子这么久,呸,老子都被你带坏了,说起脏话了,粗鲁。”

  /

  //

  

孤身行(中)

北宗天下 Na人 2140 2020.07.15 11:47

  //

  第二天一早,就听见外面吵吵嚷嚷。陈忆也就迷迷糊糊的起来了,开门一看,一群人正在围着一个柱子观看,走近了一看,原来有人在柱子上面题了字:

  《风月吟》

  远闻夜半浪女笑,只为入怀醉半仙。

  莫问红尘谁知晓,风花雪月有情郎。

  这时又有一个脏兮兮、蓬头垢面的小乞儿,拉着长长的语调在吆喝:“一语一口酒,酒足咱就走。有肉也凑合,没有就不走。”

  逗得大伙是直乐呵,他突然坐在了笑晓风的门口,很大声的吆喝着。看来这小乞儿是来找茬的,笑晓风又得请他酒吃才行哦。

  这时笑晓风也打开了门,衣冠不整,昨夜的两女子也在整理衣物。笑晓风说道:“小乞丐,一大早就吵吵闹闹你要干嘛?”

  那小乞儿嘴里还是那几句话,笑晓风又说道:“一大早上的老子都没睡醒,哪里去给你搞酒肉。呸,粗鲁。”他用余光发现了陈忆,便一脸嫌弃的看着陈忆。

  “看我干吗?这会我又没找你讨吃讨喝。”陈忆说道。

  “你昨晚还有没有剩下的酒肉,借我打发一下。”笑晓风说道。

  陈忆双手一摊开,脸上露出诡异的笑,摇了摇头。

  笑晓风说道:“你怕真的把自己当头猪吧,这么能吃。”

  笑晓风还有些不信,推开陈忆房间门一看,果然一扫而空。

  “这么小气,好歹人家小哥还为你写了首诗赞扬你一番,都不请酒吃,说不过去吧。”陈忆说道。

  这时小乞丐对陈忆竖起大拇指,说道:“公子高见。”

  笑晓风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有那么点意思,给你些银两,自己去吃吧。”

  “师父说了,只吃不拿,江湖规矩。”那小乞儿说道。

  笑晓风摇摇头,说道:“当乞丐还这么多臭毛病,小二,弄些吃的给他。”

  “这才对嘛,小二,要两份,不,要三份,老子也饿了。”陈忆说道。

  这时小乞儿乘笑晓风不注意,抢过手中银两,说道:“小二,要上好的。”

  “什么情况,你师父不是说只吃不拿是江湖规矩吗?”笑晓风说道。

  “可我师父还说了呀,能吃就多吃,能拿就多拿。”那乞儿说道。

  “你这又是什么规矩?”笑晓风问道。

  “这叫活着的规矩,不然会饿肚子的,很难受的。给你这种人讲了你也不懂,浪费口舌。”那乞儿说道。

  这时陈忆和小乞儿来到旁边桌子坐下,陈忆说道:“小兄弟怎么称呼?”

  “我姓易,你就叫我易小乞吧。”乞儿说道,“你叫什么?”

  “陈忆,你师父是何方高人?”陈忆问道。

  “陈忆,没听过。我师父可多了,谁能教我活下去,谁就是我师父。”易小乞说道。

  “这么说的话,那他请你吃肉喝酒他也是你师父咯。”陈忆说道。

  “那肯定不是,我是说能教我方法,不饿肚子才是我师父,他最多就是个败家子吧。”乞儿说道。

  这时笑晓风偷偷来到易小乞身后,一只手揪着耳朵,另一只手拿着折扇就敲在易小乞的头上,说道:“你这个小没良心的,给你吃给你喝你还在背后损我。”

  “疼疼疼......”这时易小乞连着直说疼。

  “看你这个小没良心的以后还敢不敢说我坏话,讹我钱。”笑晓风说道。

  “大爷,大爷,我不敢了。”易小乞连忙说道。

  这时笑晓风才放开手,说道:“原来你也怕疼,欠收拾。”

  易小乞立马挨着陈忆坐下,直憋嘴。陈忆说道:“吃你一餐饭你至于打人嘛。”

  “老子看他不爽就收拾他,怎么滴?”笑晓风坐在一边说道。

  这时小二上来饭菜,陈忆说道:“还有一份直接送我房间就可以了。”

  “怎么,你不是给老子准备的啊?呸”笑晓风说道。

  这时小二把剩下的一份送到陈忆的房间去了,看小二出来,陈忆很大声的说道:“吃饭。”

  而笑晓风是越想越想不通,看着陈忆和易小乞在一旁吃的那么香,突然笑晓风用折扇指着陈忆的鼻子说道:“不对,你房间是不是藏了什么人?不对不对,我得去看看。”

  “随便。”陈忆说道。

  过了一下,笑晓风一脸失望的回来,坐在一旁说道:“说,给谁吃了,什么人在里面?”

  “你不是去看了吗,不知道给谁吃了吗?”陈忆说道,“嗝......易小乞,好不好吃。”

  这时的易小乞吃的是满嘴巴的油,说道:“好吃好吃。”

  “小二,上酒上菜。”笑晓风大吼道。

  “客官稍等,马上到。”小二麻利的回答道。

  笑晓风还在想:奇怪,为什么酒肉没了,却不见人,真的是遇见鬼了。不过也是,他本来就不是人,可也没这么离奇吧,哎,算了,不想了。

  这时,陈忆说道:“小弟,走,带我在这西蜀转悠一番可好。”

  “那没问题,可是这一天天的吃喝该怎么解决?我没那么多钱,你有没有那么多钱?”易小乞问道。

  “你刚不是拿他的了吗?”陈忆有些诡异的问道。

  “可是太少了不够用,你们又大手大脚的吃喝花销,这么点也不顶事啊。”易小乞说道。

  “这个就不用担心了,没有找他拿便是了。”陈忆说道。

  “那没问题,我们现在就走吧。”易小乞说道。

  “好,走。”陈忆说道。

  “小二,把剩下的肉菜包起来。”易小乞说道。

  “包它做甚,路上有人花销吃住。”陈忆说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么好的肉菜,不是你想吃就有的。带着在路上饿的时候吃,比吃野菜粗饼要美味的多,岂不快哉。”易小乞说道。

  “那是,可我没说和你们一起去哦。”笑晓风一边吃着鸡腿一边说道。

  “那你就陪你那些美人吧。”陈忆一边说,一边把笑晓风盘子的肉也拿了过来,让小二包好。又把剩下的酒装到之前拿笑晓风的葫芦里,没有装满。陈忆又拿过笑晓风手中的酒壶,把葫芦给灌得满满的。

  看得笑晓风直瞪眼,说道:“拿我葫芦,还装我酒,什么人嘛,真的是。”

  陈忆说道:“好了,等我下,拿了包袱我们就走。”

  “好勒。”易小乞冲着笑晓风不断的做鬼脸。

  等陈忆出来,他们就离开了。而气冲冲的笑晓风摇了摇酒壶,里面空荡荡,往桌上用力的一放,便回屋去了。

  /

  //

  

孤身行(下)

北宗天下 Na人 2657 2020.07.16 12:40

  //

  两人走没两个时辰左右,便来到神龙谷的地方,一进谷中,不管是路边,还是悬崖边,都刻有很多字在上面。

  陈忆问道:“小弟,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刻字?”

  “走吧,进去你就知道了。”易小乞说道。

  “别......别走那么快呀,等等我啊。”这时,笑晓风在后面追了上来。

  “你不是在陪你那些小娇娘吗,跟着我们干嘛?”陈忆问道。

  “你管我干嘛。”笑晓风一边喘气一边说道。

  “公子,快走,我们把他甩掉。”易小乞说道。

  这时,陈忆凑到易小乞耳朵边上说道:“这可不能真甩掉,他可是我们的小财主,吃喝还得仗着他。”

  “好吧,那就暂且容他跟在后边吧。”易小九也在陈忆耳边悄悄的说道。

  “你们在说什么?”笑晓风问道,过了一会看没人理他,又说道:“总能告诉我这字是谁写的吧,笔锋如此之狂。”

  “就不告诉你。”易小乞俏皮的说道。

  然后他们又走了一会,来到谷中,老远就看见两个老头。一个手拿凿子和铁锤,一个手拿砚台和毛笔。一个在一边写,一个在一边凿。而这个易小乞看见他们就急匆匆的跑了过去,说道:“师傅师傅,我给你们带好吃的了。”

  “小乞回来了,带了什么好吃的呀?”拿毛笔的那老者说道。

  “师父,我带了肉回来。”易小乞边说边拿。

  “凿老头,有肉吃了,要不要尝一口啊?”拿毛笔的老头急忙从易小乞手中接过,打开小乞拿的肉菜,抓着一块肉在凿老头的鼻子前一直晃悠,可是凿老头看都不看他一眼,一个劲的凿着石头,刻着字文。

  虽然这个拿毛笔的老头口水直流,却也没有吃下一块肉,一个劲的在凿老头面前说道:“凿老头,有肉吃哦,要不要先吃点,吃点再凿嘛。”

  “是啊,师父,歇歇吃点再凿。”易小乞说道。

  可是这个凿老头跟没事人一样,谁也不管,一个劲的在刻字,急的旁边的拿毛笔的老头直跺脚。“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固执呢?别敲了,烦死了。你不吃,我可吃了,我可真吃了。”

  可那个凿老头就是不理他,他也没有办法,只是抓起几块肉在鼻子上闻啊闻。这时陈忆和笑晓风走上前去行礼,那个拿笔的老头用余光看了一眼,对易小乞悄悄地说道:“你一个女娃子带两个男娃子回来是啥子个意思嘛?”

  这时易小乞也悄悄的说道:“这可是人家的肉菜哦。”

  “那你有没有搞到那么一滴滴酒回来?”那老头说道。

  这时易小乞笑嘻嘻的对陈忆说道:“公子,恐怕得借点你葫芦的酒用用了。”

  “原来不是在路上吃的呀,小机灵鬼。”陈忆说道。

  易小乞也不好意思的底下了头,陈忆准备取葫芦时,这时却被笑晓风一把扯了去,说道:“酒现在在我这里哦,要喝也简单,你教我写字,如何?不然我就倒了它。”

  “你......”易小乞说道。

  “你什么你,就问你师傅愿不愿意,你写的字丑死了,一边待着去。”笑晓风说道。

  “这个嘛,那个嘛......是不是有那么一点点勉强?”那老头还在原地转圈圈的思考。

  可是这个笑晓风却已经把葫芦打开了,说道:“怎么样,前辈?”

  “好。”那老头说道。

  笑晓风立马跪地拜师,双手奉上酒壶。那老头一把扯过葫芦,还是没有自己喝,打开盖子闻了闻。又跑去找那个凿老头,显然是行不通的。

  等到正午时刻,凿老头停下了锤,可这个拿笔的老头却气歪了嘴,和陈忆他们坐在树下一句话也不讲。

  “小乞,把我葫芦的水拿过了。”这时候凿老头说道。

  “好嘞,师父。”易小乞立马拿过水来,看凿老头在那里拍打着身上的灰土,小乞拿着葫芦倒水,凿老头也洗了把脸。

  “走,吃肉去。”凿老头说道。

  几人坐在树下,准备开吃,就等凿老头入坐。笑晓风刚伸手出去准备拿肉,却被拿笔的老头一把打开了。笑晓风说道:“师父,我是帮你去拿快肥的啊。”

  “我自己有手。”那老头很不开心的说道。

  “我说你个姓姚的,怎么还这么小气,收了徒弟还这么耷拉着脸。”那凿老头说道。

  那姚老头也没有理他,等凿老头坐下,这个姚老头立马大吃二起来。这时,凿老头说道:“阁主来此,有何见教?”

  陈忆立马起身施礼,说道:“不敢不敢,只是跟随小弟游玩一番。”

  “小乞,把我们的杂粮饼也拿过来吧。”凿老头说道。

  “哦。”易小乞立马去拿了过来。

  这时,两个老头这会开始抢肉吃了,也开始争酒喝。陈忆和笑晓风也拿起杂粮饼吃了起来,笑晓风咬了几口说道:“怎么这么苦啊。”

  “粗粮饼,能不苦吗?”凿老头说道。

  一顿吃喝后,姚老头打了个嗝,说道:“总算是吃了口肉,喝了口酒,天天在谷中吃素,馋死我了。”

  “我又没叫你留下,你自己要留下的,活该。”凿老头说道。

  “你以为我想啊,叫你出去你又不去。”姚老头说道。

  “好了,我们吃完了,该回去睡一觉了,你们该去哪就去哪。”凿老头说道。

  “师父,你还没教我书法呢?”笑晓风急忙说道。

  “山谷中这么多的字,你不会自己去照着写啊。”姚老头说道。

  “好吧,师父。”笑晓风有些不开心的讲道。

  两个老头也都起身,各自拿了东西,准备离去。就在这时,姚老头捡起地上一根烧火棍,在一旁的大石上写了一个很大的静字,说道:“就从它开始吧。”

  “是,师父。”笑晓风有些激动起来。

  等他们走了以后,笑晓风问道:“易小乞,师父这时何门何派的书法?”

  “叫师兄。”易小乞说道。

  “什么鬼,你一个小屁孩,还要我叫师兄。”笑晓风说道。

  “不叫师兄我就不告诉你?”易小乞说道。

  “爱说不说。”笑晓风不好气的说道。

  “小兄弟,你又多了小师弟以后替你跑腿哦。”陈忆说道。

  “陈忆,你不要忘了,我们可是要拜把子的兄弟,我可是你兄长,我是他师弟,你就是他小弟弟弟......”笑晓风说道。

  “好了,你们两个就做我小弟吧,我做大哥。”易小乞得意的说道。

  “你......”笑晓风说道。

  “你什么你,叫师兄。”易小乞说道。

  “好吧,请问师兄,师父是何门何派?”笑晓风问道。

  “何门何派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师父字很好看。一个喜欢写字,一个喜欢刻字,然后这一谷的字就来了。”易小乞说道。

  “等于白问。”笑晓风说道。

  “也不是啊,我就给他们取名字,叫狂书。因为我师父写字的兴趣来了,无论何时何地,总能狂舞一番。”易小乞说道。

  “好吧。”笑晓风静静的看着石头上的静字,看的入神。

  “这两位前辈也是怪人。”陈忆说道。

  “是啊,他们很早就因为书法就在山谷中住下了。听说我师父一个以前是靠卖字迹为生,一个是刻碑文为生,而其他事情就不知道了。”易小乞说道,“对了,公子,师父怎么叫你阁主。”

  “你呀,以后多个这样的小弟还是不错的,当了天下第一宗剑阁阁主的大哥,江湖上还是倍有面子的。”笑晓风说道。

  “天下第一宗,江湖,能吃饱饭吗,那你又是谁?”易小乞很疑惑的问道。

  “好吧,说你无知你还真无知。我吧,还是算了,说了你也不知道。不过他都是我的小弟,自然我比他更厉害。”笑晓风自夸的说道。

  陈忆走上一边的小山坡,站在一块大石上,放眼山谷,大声说道:“能在此谷中安然自得,追寻所求,大道也。”

  他们也来到小山坡,一起俯瞰整个山谷。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