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绝不能修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0026 道子之责

我绝不能修仙 奥希神 2210 2020.06.27 00:55

  北原境,道州,白溪谷。

  此地距离百花谷不过一百里左右。

  一个月前的那一夜,道、魔、妖三门共六大宗派围攻缥缈道宗,先是摄于乱古天剑、缥缈神府、三蛮战旗之威。后又惊于缥缈道宗法旨上的缥缈祖师法身,让缥缈道宗从容离去。

  其实,当时如果他们敢跟下来就会发现,那道法旨经过8000年的岁月侵蚀,灵性早已消散的七七八八。

  将外宗人移出缥缈道宗,法旨上的灵性就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最终带着飘渺神府只飞行了20余里,法旨就彻底失去灵性,燃烧成了一撮灰烬。最终是青莲尊者带着缥缈神府离开的,不过他也不敢多走,寻到白溪谷后见地方合适,便将缥缈神府安置在这里。

  如今,距离那一夜已经过了整整一月,现在整个修道界对于那一夜的讨论依旧火热,其中最具话题的,不是缥缈神府,不是天尊人皮,也不是那几位深不可测的尊者,而是修道才一个来月的缥缈道子——云轩。

  史上第一个八成筋脉开气海的人类;刚开气海就能做到只有天尊才能做到的事情,吸收太阳、太阴之力;更是北原境第七柄神器乱古天剑的主人。

  有人说他天生仙古神胎,有人猜测他是谪仙转世之身,还有人说他其实是被魔族圣主夺舍之身,众口铄金,总而言之缥缈道宗道子云轩,现在在整个修道界出名了。

  而被外界议论纷纷的缥缈洞天,近一个月的时间销声匿迹,都在修整当中,最大的事情就是安置九灵器宗的子弟。

  如今两宗合一,缥缈道宗宗主不变,还是沐尘。宗主之下,增设大长老一位,由欧阳瑾担任。

  除此外,另加七峰,由原九灵器宗七位长老担任峰主。

  缥缈道宗原七峰不变,经过一个月的整合,两宗弟子仅有一些小的摩擦而已,总体相处较为融洽。

  而原本来到缥缈道宗做客的火都、宫惊鸿及弟子四人,在被囚禁一个月后,先后被三位尊者带走,不但在每人脑海中关于云轩的事情设有禁制,同时更逼迫他们发天道誓言,确保云轩秘密无法被泄露之后,遂放四人离去。

  同时,位于庐岭和云泽山的两大传送法阵在重新布置后再次开启,消失了一个月的缥缈道宗重开山门。

  之后的三天,飘渺洞天拜访者络绎不绝,除了恭贺之外,更多的是想见一见云轩,更有人甚至还提出了联姻的提议,不过都被沐尘以闭关为由一一婉拒。

  最后一天就连五大道门的其余四派也各自派人前来恭贺,虽然贺礼平凡,但意义不凡,代表了他们各自的善意,飘渺道宗也没有死咬着那夜的事情不放,很热情的招待了来客。

  大家和和气气,至少明面上给那一夜的恩恩怨怨画上了一个句号。

  而云霄宫除了恭贺之外,还分别给缥缈道宗还有云轩个人分别送上了一张请帖。

  三个月后,云霄宫玄清尊者千岁寿诞,广邀同道祝贺。除了是寿诞之外,同时也是他的告别之宴。千岁寿辰之后,玄清尊者将离开北原境,追寻天尊之道。

  半日后,云轩受到师傅青灵子的召唤,前往主峰大殿。

  这一个来月,云轩过得极为滋润,师傅和各位师伯,都忙着两派合一之事,根本没有时间来顾及他,更没有人来督促他修炼。

  而且因为他那一夜力挽狂澜之举,全宗所有人都看眼里。虽然他才刚开气海,但是全宗上下,包括九灵器宗那些弟子,无论境界高低,都对他礼敬有加。

  缥缈道子之名,名副其实。

  来到大殿,只有沐尘、欧阳瑾和青灵子在。

  “云轩来了!来,坐。”沐尘脸带笑意。

  “沐师伯、欧阳师伯、师傅。”云轩对三人恭敬行礼。

  “云轩,这一个来月,我们忙着宗门内务,倒没时间和你聊聊,现在也忙完了,正好也有点事和你交代一下。”沐尘示意云轩坐下说话,同时将一个木盒递给了云轩。

  打开一看,一枚洁白无瑕的玉符静静地躺在木盒当中,正是十八枚封玉玉符之一。云轩拿着玉符,疑惑的看向三人。

  “你的功劳,当的起一枚封玉玉符。十八枚封玉玉符,我一枚,你沐尘师伯一枚,十五位峰主各一枚,你景虚师兄一枚,最后一枚给你。

  这十八枚封玉玉符,即是缥缈神府的控制玉符,同时每一枚都是一件单独的防御灵宝,无需催动,在遇到致命威胁的时候会自动开启救你性命。”欧阳瑾介绍道。

  “同时,鉴于你身上的这些个秘密,为了保护你的安全,你丐九师伯主动请缨做你的护道人,这段时间正在疯狂修炼恢复,前几日不但完全恢复还因祸得福有所领悟,这几天还在闭关当中。”沐白接着说道。

  对于护道人,云轩自然没有异议,当日事态紧急,云轩也曾想过,一旦暴露自己的这些底牌,极有可能会引来杀身之祸,不过最终他还是做了。

  “最后一件事情,是关于这张请柬的。”沐白从怀中掏出一张请柬,递给云轩。

  云轩接过请柬阅读,随后抬起头来看着三人。

  “刚才我们也一直在讨论这封请柬上的问题,最终认为不会有太大的危险,你可以去。但是为了确保万无一失,除了你丐九大师伯外,你青莲师叔祖、也都会一同前往。

  而他们单独向你发这封请柬的目的,无非就两个。第一个,确定你的真实实力;第二个,挑战你并且千方百计的打败你。

  正所谓欲戴王冠必承其重,作为缥缈道子,这个你是躲不掉的,迟早会遇到。”

  云轩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理解。

  “距离千年寿诞还有三个月的时间,这三个月的时间,你暂缓筑基,全力修练一门术法。”

  “好。”云轩满口答应。

  对于术法修炼他并不排斥,因为他详细了解过,修炼术法并不会影响到他的寿元。

  “对了,你那枚灵卵怎么样了?这都一个月了,还没孵化吗?”正事儿都已经安排完了,沐尘十分好奇灵卵当中到底是个什么灵兽。

  “快了,估计这两天就能孵化,到时候师伯们都来看看。”提到灵卵,云轩也是有些兴奋,经过他的悉心照料,终于快出来了。

  最后,众人又聊了几句,林轩跟在师傅的后面回到自己的洞府。

  青灵子除了云轩来的时候,僵硬的脸上露出过一道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全程一副僵尸样,一句话都没说,一如既往的像个透明人一样。

0027 灵卵孵化

我绝不能修仙 奥希神 2195 2020.06.27 12:11

  回到第七峰,师徒二人盘腿相对而坐。

  “你想好了,要学什么术法没有?”青灵子静静地看着云轩。

  “师傅,我还没想过要学什么术法,要不您能给我讲讲,或者给我点什么建议好吗?”云轩不好意思的挠头了挠头,这些日子光顾着玩了,根本没去了解过这些。

  青灵子不禁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说道:“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对修道之事完全不上心,却每每又弄出一些出人意料之事,开气海如此,乱古天剑也是如此。这要是让那些以你为目标拼命修炼追赶你的人,知道你对修道之事如此散漫,不知道该如何作想。”

  “嘿嘿……”云轩只能尴尬的笑着。

  “术法之道,分术与法。术者,术式技法也;法者,五行道法也。术法……”

  “师父。”

  “又怎么了?”青灵子正讲着,却被云轩突然打断。

  “您能讲的简单点吗?我……听不太明白。”云轩有些不好意思。

  “听不懂?”青灵子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我即便久居山中,也知道你云家几代在齐国那也是一等一的豪门富户,不可能请不起老师吧?这么浅显的东西你听不懂。”

  “师父,那些老师可能天生就与我犯冲吧,没有一个干满了三天的。

  而且,我也不是听不懂,只是有些听不太明白而已。”云轩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

  “这有区别吗?”青灵子没好气道,说归说,但他还是换了种说法。

  “术法,其实分为术和法两种,术是技法修炼的术式;法是以五行之力修炼的道法。术的修炼见效略慢,威力巨大。而法的修炼见效较快,变幻莫测。”

  “那师傅,法和术,哪种对提升境界有帮助呢?”云轩对修术还是修法并不感兴趣,他选择的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绝不能对境界提升有任何帮助。

  “都没有帮助,相反大部分术更需要大量的修习,反而会影响修炼。”

  “好的,师父,不用讲解了,我就选择修术。”云轩直接选定。

  “嗯,你身具乱古天剑,就修剑术吧,待会儿你直接去传功殿就可以了,我会给你安排好的。”

  “还有,三个月后的千岁寿诞一定会有很多人挑战你,所以这三个月你上点心修炼,我会三天检验一次你的剑术进度。

  如果你剑术修炼没有达到效果的话,为了我缥缈道宗的声誉,我会考虑直接提升你的境界,以更高的境界压制对手,自然就能够弥补术法上的差距。

  三个月的时间,足够我为你筑基成功。”

  听了青灵子的安排,云轩的脸一下子就苦了下来,青灵子担心他不用功,抓着他的软肋下猛药。

  “知道了师傅,我一定努力练习,保证三个月内让你看到效果。”云轩当即拍着胸脯保证道。

  云轩再也不敢待下去了,向青灵子告别之后匆匆离去,回到自己的洞府。

  这两天,灵卵就要孵化,云轩外出游玩的时间相对少了很多,待在洞府中静等灵卵孵化。

  相较一个月前,灵卵变化还是很大的,如今已经有黄豆大小,表面又长出一层乳白色的软膜,将灵卵和符文全部包裹起来。

  此时,灵卵被放置在一座法阵当中,周围堆砌了一人高的灵石,围绕着法阵,将其团团包围。

  金木水火土五行灵石齐全,五色彩光四溢,灵卵在灵气中上下沉浮,吞吐灵光。它吞吐、沉浮都极具规律,有一种莫名的律动,仿佛在修炼什么深奥的功法一般。

  “咯吱”“咯吱”“咯吱”

  不知过了多久,云轩迷迷糊糊的睡着,蓦地被一连串细碎的声音惊醒。

  云轩猛的坐起来看向灵卵,乳白色的软膜已经裂开了一道长缝,半个乳白色的小脑袋从裂缝中探了出来,随着它的挣扎,脑袋整个都钻了出来,整个脑袋成椭圆形,光滑无比。

  可是随着脑袋钻出,并没有看到身体四肢,而是带出了一条细长的尾巴,在无意识的游动。

  “蝌……蚪?”云轩瞪着眼睛看着它。

  乳白色的蝌蚪只有绿豆大小,在法阵中无意识的游动,小嘴微张,五行灵气片成片的被他吸进体内,身体也在慢慢的长大,如黄豆,如樱桃,最终长成核桃大小就保持不变了。

  洞府内的灵气,也尽皆被它吸食一空,灵石也全都化为了齑粉。

  在它头顶上,两颗硕大的眼睛缓缓睁开,至少占据了他三分之一的身体。

  在它眼睛睁开的瞬间,云轩居然在它眼中感受到了久远的苍凉与枯寂,还有一丝狡黠,多种感情一闪而逝。

  一个初生生灵的眼睛,怎么会有这么多种复杂的感情。

  云轩摇了摇头,再次看向白蝌蚪时,白蝌蚪正顶着一双乌黑明亮的眼睛看着他,眼神纯洁无瑕,哪还有一丝狡黠。

  白蝌蚪欢快的围绕着云轩游动,更是亲昵的不断在他身上乱蹭,最后更是从他袖子里钻入,从胸襟钻出,出来时还把他身上的一瓶灵液十几块灵石全都带了出来。

  “咿咿呀呀。”

  白蝌蚪对着云轩咿呀,将灵液洒在地上。云轩刚要阻止,却发现白蝌蚪并非在胡闹,灵液在地上形成了一个诡异的图案。

  最后白蝌蚪将灵石置于法阵各处,一道神秘的气息从天外而来,降临到法阵上。

  白蝌蚪游到法阵的右边,在一处阵眼处滴下一滴鲜红的精血,随着白蝌蚪的精血滴落在阵眼处,法阵中有一股属于它的气息在流转。

  “咿咿呀呀。”

  白蝌蚪来到法阵左边的另一处阵眼,对着云轩再一次咿呀。

  “你是让我在这里滴一滴精血吗?”

  “咿呀咿呀哟。”

  白蝌蚪明亮的眼睛眨巴着,不住的点头,似乎听懂了云轩的意思。

  云轩走近法阵,感受到法阵中白蝌蚪亲近纯善的气息。感受着天外降下的神秘气息,像是在见证什么,根据种种迹象,云轩猜测这应该是一座契约法阵。

  刚一出生就有这么高的智商,还会自主不想契约法证,这种情况当真少见。云轩近一个月,翻看了不少关于灵兽的资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

  按照白蝌蚪的指引,云轩来到左边阵眼处,正准备滴下精血,但是心中还是感觉到一丝不妥。

  毕竟云轩对于这座法阵的功效只是猜测而已,根本没有确定它的实质用途。

  而且让他纠结的,还有白蝌蚪出生时的那道目光。苍凉、久远、狡黠,虽然一闪而逝,但云轩坚信自己没有看错。

0028 灵卵中的老怪物

我绝不能修仙 奥希神 2280 2020.06.27 22:46

  最终出于谨慎,云轩还是没有贸然将精血滴在法阵之上,他先将法阵牢记在脑海中后,闭上眼,将心神沉浸到造化玉碟当中。

  通过造化玉碟,云轩依葫芦画瓢,将法阵一一勾勒出来。

  法阵并不复杂,在造化玉蝶的演化下,云轩很快就弄清楚了法阵的作用,和他猜想的一样,这确实是一个契约法阵,但却不是给灵兽使用的,它名为战奴契阵,是一种在天道见证下的奴隶契约。

  一旦签订无法解除,战奴终身将为主人征战四方,直至死亡,终身无法摆脱主人的控制。

  法阵两个阵眼,一个是主人阵眼,一个是战奴阵眼。有意思的是,白蝌蚪所占据的是主人阵眼,而让云轩签订的却是战奴阵眼。

  所以说,一旦云轩将精血滴入阵眼中,将终身被白蝌蚪奴役。

  云轩睁开眼睛,白蝌蚪正睁着一双纯洁无邪的双眼,讨好似的冲着云轩咧嘴憨笑。

  “我打不死你这王八蛋。”

  云轩锁定白蝌蚪的气机,右手凝聚灵气,突然对着白蝌蚪一个巴掌,将他一巴掌拍到山壁上,整体嵌入岩石中。

  “咿咿呀呀。”

  白蝌蚪翻了一阵白眼,冲着云轩委屈的叫唤,挣扎着怎么都出不来。

  “哼……”

  云轩冷冷一笑,想起它出生时那道狡黠的眼神,以及战奴契阵的猫腻,哪里还会被它外表所欺骗。

  “还一副无辜样?居然敢用战奴契阵算计小爷,我打不死你。”

  云轩再次凝聚灵气,朝白蝌蚪又拍了一巴掌,这一掌他直接动用的全力,打的洞府隆隆作响。

  拿开手掌,早已没有了白蝌蚪的身影。

  “咿咿呀呀。”

  白蝌蚪已经逃到云轩的头顶上盘旋,对着云轩尖声叫到,似乎十分愤怒。

  “还不承认是吧。”

  云轩直接拿出乱古天剑,珠光宝气,金灿灿的剑身略微有些暗淡。云轩的实力,虽然还不足以使天剑复苏,发挥其真实的威力,却也是普通法器难以比拟的。

  天剑长鸣,剑尖不断吞吐着凌厉的剑芒。

  白蝌蚪见到乱古天剑,双眼明显闪过一丝慌乱。

  “哼哼……”

  云轩冷笑一声,也不废话,手持天剑,对着白蝌蚪隔空挥砍,道道金色剑气如同弯月,伴随着破空声向白蝌蚪击去。

  剑气纵横,云轩连续挥剑,剑气一道接着一道,道道剑气组成了一张严密的剑气网。但白蝌蚪也确实神异,如此频繁密集的剑气,竟然无法伤及它分毫。

  这一次云轩的短板完全体现了出来,他知道自己这样空有一身强大的灵气,却没有相应的术法驾驭,就像这样毫无章法攻击,根本奈何不了白蝌蚪,于是停了下来,心中打定主意,待会儿一定要好好选一门最强大的术法修炼才行,反正术法修炼不影响寿元。

  见云轩不再攻击,白蝌蚪嘴角上翘,摆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

  “不愧是先天道体,竟然能够看出本仙独创的战奴契阵,就凭这份灵觉就不是常人能有的。我如果没有活出这第二世,你这具身体才是最佳的。可惜……太可惜了……天意弄人啊。”

  终于,见自己的诡计被云轩识破,白蝌蚪不再掩饰,看向云轩的目光就如同饿狼看到绵羊一般。

  “你到底是什么?”

  云轩脸色凝重,眼中杀意弥漫,看向白蝌蚪,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它的杀心。

  先天道体,是他除造化玉碟外最大的秘密,世间唯一先天就能够承载天道的体质,一旦传扬出去,将会引起所有修道者对他窥觊,直接危及性命。

  白蝌蚪一眼就能将其看穿,云轩很好奇它到底是什么,而且从它话语中,这竟然是一个死后复活,活出了第二世的老妖怪,这种说法简直闻所未闻。

  “小子,我是谁并不重要,我既然能够活出第二世,就是足以令你仰视的存在,这一世我必将问鼎仙帝,作为我的战奴为我征战四方,今后帝宫殿前第一人非你莫属。”白蝌蚪老神在在,一副稳操胜券的样子。

  “就你这精籽样,你是活不到问鼎仙帝那一天了,今天小爷就帮你爸爸把你拍墙上。”云轩杀气凛然,白蝌蚪既然知道了他的秘密,云轩绝没有道理让它继续活下去。

  “小子,呈口舌之力只会让你结局更为凄惨,我会让你后悔说这句话的。”白蝌蚪眯着眼,语气森然。

  “嗡……”

  乱古天剑长鸣,云轩直接动用自己最强的手段,体内十八年来凝聚的混沌气一丝没有保留,全部灌入乱古天剑当中。

  剑光炫丽,剑身正面周天星辰璀璨无比,漫天星光投射到洞府顶部,星光照射之处,空间禁锢。同一时间,云轩后退,脱离了星光的照射。

  “小子,没用的,你这只是困兽之斗而已。你的那团混沌气,最多只能支持乱古天剑半盏茶的时间,半盏茶而已,我虽然出不去,但你也杀不了我。

  如果不想你天道体这个秘密尽人皆知的话,乖乖签订战奴契阵,还有一线生路,至少我不会贪图你的先天道体。”白蝌蚪任由云轩施展,一点都不阻拦,一副完全不担心的样子。

  “哼哼,等下你就不会这么有自信了。”

  云轩站在原地,闭上眼睛,心神再次沉浸到造化玉碟当中。这一次,他所需要的是在z战奴契阵现有基础上,如何改进它,让白蝌蚪成为自己的战奴。

  一方面,云轩清楚,以自己现有的粗劣手段,根本无法拿下白蝌蚪。另一方面,白蝌蚪所表现出来的种种异像,也都证明它绝非凡物,有这么个战奴在身边,自己的安全更会多上一份保障,毕竟他打定主意,是坚决不修仙的,真要活个九千多年,身边有个强力的打手,也能过得逍遥些。

  白蝌蚪的战奴契阵虽然另辟蹊径,是他独创的,但是在造化玉碟勉面前,也就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便被改造完。

  云轩睁开眼睛,再次来到战奴契阵之上。

  “小子,这么快就想通了?”

  “对,想通了,不过你这法阵,我觉得可以改改。”

  云轩拿起六枚灵石,三三一组,组合成三角之势将两个阵眼完全围住。同时,每颗灵石都压在一条阵纹之上,白蝌蚪从上俯视,发现那几条被云轩灵石所点中的阵纹,正好重新将法阵一分为二。

  “小子,你在干什么?”

  白蝌蚪突然心中有种不详的预感。

  “住手,小子,你给我住手,听到没有?”

  突然,白蝌蚪感觉战奴契阵与神识上的联系突然中断了,虽不知云轩到底有什么目的,但心中不详的预感越发强烈。

  白蝌蚪不敢再放任云轩施为,疯狂冲向云轩,可惜有空间禁锢,任凭白蝌蚪如何冲击,也无法靠近云轩。

0029 新的契阵(上)

我绝不能修仙 奥希神 992 2020.06.28 23:35

  “虽然你长的就这样了,但是小爷不会以貌取人的,你这只战奴爷收定了。”

  在白蝌蚪暴躁愤怒的注视下,云轩缓缓的将灵液倒出,小心翼翼的控制的灵液,在战奴契阵几处空白的地方绘制新的阵纹。

  纹路并不复杂,在白蝌蚪看来只是一些几处的阵纹,但是随着云轩不断绘制,战奴契阵中白蝌蚪的精血气息重新凝聚,从原来的主人阵眼中腾空而起。

  这下,白蝌蚪真正的慌神了,浑身放光,疯狂的冲击空间禁锢壁垒,激荡起圈圈七彩涟漪。但无论它如何冲击,禁锢壁垒没有丝毫的损伤。

  “小子,你祈祷不要落在本仙手中,我定要将你炼魂煅魄,永世哀嚎,方能消我心头之恨。”白蝌蚪脸色狰狞,对着云轩疯狂的咆哮。

  “等我落到你手你再说吧。”

  云轩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将最后一道阵纹补全。

  “隆隆隆”

  法阵隆隆作响,万千阵纹如同蚯蚓一般,在法阵当中不断蠕动,斗转星移,战奴契阵只保留了之前的一部分神韵。

  白蝌蚪越看越是心惊,战奴法阵虽然只是一座契约法阵,并不繁奥复杂,有些修道之人甚至无需法阵,也能做到同样的效果。白蝌蚪自问虽然无法和阵祖比肩,却也能算得上是一代宗师,在战奴契阵上也是花费了心思的,虽有瑕疵,但却基本上也已经做到了极限,他相信就算是阵祖之流,在战奴契阵上,也不会做的比自己好。

  但是,云轩刚刚所改之处,都是战奴契阵略有瑕疵的地方。在白蝌蚪看来,新的法阵简直连一丝瑕疵都没有,完美无缺,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白蝌蚪虽然想极力否认,但是事实却就在眼前。

  “该死的。”

  白蝌蚪看着法阵被云轩激活,当初它留下的精血被重新放置到云轩另外设定的一处阵眼当中。

  “等等小子,我们来做一笔交易如何。你把我的精血还给我,我告诉你解决先天道体寿元问题的方法,虽然不能彻底解决,但是最少能够让你境界提升后,对寿元的影响减少三成。”白蝌蚪彻底慌了神。

  果然,云轩听了白蝌蚪的话,手上的动作停滞了下来,回头看着白蝌蚪。

  “我没骗你,真的,只要你把我精血还给我。”见云轩停了下来,白蝌蚪心中一喜,趁热打铁道。

  “白痴,等你成为了我的战奴,你人都是我的了,更何况这些东西。无论你说的是真是假,今日你注定要成为我的战奴。”

  云轩根本不为所动,白蝌蚪眼睁睁的看着云轩将自己的精血滴入阵眼当中。随后,云轩来到另一处阵眼,将自己的精血滴了上去。

  两滴精血瞬间被吸收,一股比之前更为浩大的神秘气息再次从天而降。

  于此同时,云轩体内的混沌气也消耗殆尽,乱古天剑暗淡了下来,空间壁垒消失,白蝌蚪冲着云轩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