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诡秘悬疑 骁骑术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蹊跷(新书求收藏,求推荐!)

骁骑术士 老鹰吃小鸟 3187 2020.06.14 21:32

  每个人的玩伴里似乎都有一个胖子。

  林五一来到村子里的大晒场上,他是来找胖子的。

  正值收稻谷时节,大晒场上堆满了谷堆。在这么多的谷堆堆中间寻找胖子也不是件易事。

  找了两圈,人没找到,额头上的汗倒是滴了下来。

  林五一坐在地上,一边擦汗,一边叹气。

  心想这死胖子真不靠谱,看来他们的秘密计划要打了水漂了。

  正当他垂头丧气。一双手从后面蒙住了他的眼睛。

  “猜猜我是谁”。

  林五一丧下去的气仿佛顿时从脚底爬了起来。

  “猜你妹!就凭这胖嘟嘟的手,我tmd就知道你是胖子。”

  林五一伸手抓住胖子中指,起身的时候手往脑袋上一个翻转。瞬间制服胖子,只听见胖子杀猪一般的叫声。

  “别闹,别闹,哎呦呦呦,疼疼疼”

  “放手,在下服了,服了,真服”一向头可断、血可留,天王老子都不怕的胖子也有服的一天。

  “行吧,说正事。什么计划”胖子问到。

  林五一忙说“咱先不管计划的事,咱们先去河神庙”。

  两人急忙向河边奔去了。

  原来!村子以东的东山有一条大河,村子里的人称之为东山河。

  河流与大山形成一个三字形的转弯,从而形成了两个很深的潭。

  每年雨季,河水上涨,就在两个潭中形成两个很大的漩涡。

  水沿着漩涡越起越高,好似龙卷风。河水到达一定高度就往下落,由于落差太高,落下来的河水全部灌进庄稼地,导致连年绝收。

  村子里的人比较迷信,硬说是风水出了问题,就请了先生。

  祷告天地,祭拜牛鬼蛇神后。

  先生说风水没有问题,是因为村子里不供奉河神,导致河神大怒,必须在两个潭的正中间修建一座供奉河神的庙,每年的秋收时节都要来供奉河神,这样来年就可以风调雨顺。

  说来也奇怪,自从河神庙修建起来,东山河再也没有闹过洪水。

  林五一向来不信这邪门歪道,但又特别好奇,于是在这个暑假,他和胖子决定来一探究竟。

  要是能遇上点新奇事,那开学以后不就多了一些吸引女生的故事,想想都美哉!

  五一和胖子来到河边已是气喘吁吁。村里人还在祭拜。两人并在与河神庙相差不远的凸凹地上趴着,胖子开始唠叨着:

  “这河神庙还真壮观!看看看!还用的琉璃瓦,咱们村哪个大户人家用得起,这河神脸可真大”。

  “你要羡慕,那你搬进去住,正好跟河神做个伴”林五一不耐烦的说。

  “别别别!咋可没那坐吃的命,咱就一奴才的命”胖子接过话。

  “行吧!先休息会,等村里人祭拜完再说。”林五一闭上了眼睛。

  林五一醒来时已是黄昏,他抬起头看了看河神庙,人都已经走光了。他伸手拉了一下睡得跟猪一样的胖子。

  “开工啦!死胖子。”

  胖子倒也惊醒,被林五一这么一拽立马就爬了起来,还不忘顺手擦掉嘴角的哈喇子。

  林五一伸手在胖子身上一通乱摸。吓得胖子直呼:

  我靠!你要干嘛?

  “让你带的手电筒在哪里!”林五一问到。

  “要手电筒你倒是说啊!哥们长这么大还没被人摸过呢!”胖子边说边从屁兜里掏出手电筒。

  林五一接过手电筒,拍了一下胖子屁股说到:哥们,走起。并径直朝河神庙走去。

  胖子站在原地愣了一下,转头又追了上去。边追边絮叨!

  二人来到河神庙跟前,借着黄昏的暮色,林五一小心的环顾四周,确定祭拜的人已经走光。两人便进了河神庙的院子里。

  胖子突然拉住林五一:“你有没有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胖子这突如其来的问话着实把林五一吓了一跳,毕竟这种地方,谁来心里都有点发怵。

  林五一给胖子打了一个蹲下的手势,两人顺势靠着墙角蹲了下来。胖子顺着墙角挪到林五一身后。

  林五一示意胖子不要发出声音,他仔细的听了大概一分钟也没有听到什么声响,心想定是胖子害怕,疑神疑鬼罢了。

  可是胖子并不是胆小怕事的主?正当他疑惑的时候,胖子拍了拍他的肩膀,指了指河神庙。林五一顺着胖子手指的方向望去,河神庙的窗子里透着灯光。隐隐约约还是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

  林五一做了一个撤退的手势,两人小心翼翼的退到了院子外面。

  二人向来都是唯物主义者,心想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猫腻,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两人决定去探个明白。

  河神庙面朝东山河,背靠东山,房屋依山而建,确切的说,河神庙背后并没有围墙。屋里屋内仅一墙之隔。若里面发生什么事情,在外面也能听个八九不离十。

  于是,二人便顺着外墙轻轻的潜伏到了河神庙背后。

  屋里确实有声音,不单是一个人的声音,而且还夹杂着瓶瓶罐罐的声音,像是几个人在喝酒。二人把耳朵贴在墙上仔细的听:

  “炮哥!今年的供奉比去年又多了!”

  “来来来,喝酒,”

  “今晚带你们耍妹儿!”

  ……

  声音有些噪杂,林五一倒也听出了个大概。无非就是这伙人把河神当作了财神爷,收了村民用来祭拜的钱财,他还真想见识一下是哪路子人愿意干这缺德的事。

  胖子拽了一下林五一:“你听,他们好像要走。”正好应了林五一心中所想,他赶忙拽着胖子从河神庙的后墙顺着墙小心的绕到了前院大门口的墙角。

  胖子刚要开口,林五一一把蒙住他的嘴巴,示意他不要说话,两人紧盯着院门。大约过了十分钟,河神庙里没有人出来,也没有别的动静。

  难道说这伙人说的是醉话,说是要走,其实呢还在喝酒。五一示意胖子别动,他自个儿摸到了院子门口,把头伸进院门里环顾了一周,并无异样。刚要转头才发现河神庙里的灯熄灭了。

  林五一回到胖子身边,胖子还没来得及问。林五一做了一个返回的手势。二人又回到河神庙后墙。此时,屋子里的声音也消失了。

  胖子刚要问什么情况,林五一抢在他前面开了口:

  “河神庙的灯灭了,声音也没有了,门口也没有人出去,这伙人哪里去了?胖子你说。”

  “会不会喝得不省人事都睡着啦?又或许人家翻墙走了,根本没有走院门。”胖子嘀咕着。

  林五一心里明白,醉酒的人不会关灯,傻子也知道走院门,不会去翻墙,但是人却凭空消失了,逻辑上是解释不通的。

  思来想去,林五一觉得此事另有蹊跷。

消失的人

骁骑术士 老鹰吃小鸟 1789 2020.06.17 15:02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伸手已不见五指,四周静悄悄的,只听得东山河哗哗的流水声。

  林五一思来想去也搞不懂这其中的蹊跷之处,人不可能凭空消失,而且,这伙人拿供奉应该不单单就这一次。

  他只记得河神庙是在他七岁那年修的,到现在已经十五年了。莫非这伙人已经吃了十五年的供奉。

  自打这河神庙建成,十五年里再也没有发过洪水,难道真有河神保佑,还是跟这伙人也有关系。

  胖子拉住林五一说:“这天都黑了,屋子里也没有声音,这伙人肯定走了,要我说,咱也别吃饱了撑着管这闲事,爱谁发财谁发财,咱回吧”。

  “咱们来这的目的是啥?不就是为了搞清楚这河神庙修起来为什么就没发过洪水。八字还没一撇呢,这时候撤,那不白跑一趟。我看你丫的就是胆小,不会尿裤子了吧!我看看!”林五一说着就去撩胖子的裤裆。

  “撒开!别闹,这天底下还有我胖爷怕的事吗?龟孙子才会尿裤子!”胖子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表情。

  “那!可敢进这河神庙?”林五一问到。

  “有啥不敢,龟孙子才不敢,大不了遇上那伙贼寇,咱们跟他们干就完了。”胖子信誓旦旦的说。

  二人来到河神庙前院门口,各自打开了事先准备好的手电筒。

  进去之前,他俩得找点能防身的东西。

  东山是座石头山,树木屈指可数,显然想要找到木棍之类的东西着实不易。

  林五一提议要不直接进院子,看看有没有什么称手的家伙。

  两人便进了院子。

  二人打着手电在院子里转悠了一圈,并没有什么可用的东西,倒是右墙堆着一些陈年的砖块,估计是当年建河神庙遗留下来的。二人只好用它作防身之物。

  林五一和胖子各自拎着一块板砖来到河神庙门口,林五一打头,胖子紧随其后。

  林五一打着手电发现门上了锁。是一把很大的吊锁。要走门的话,开锁都是个大问题。他又看了看窗子,窗子是木料做的。看来只能想办法从窗子进去。

  二人来到窗子旁,发现这是一道射窗。这种窗是从下往上开的。

  林五一伸手把窗子往外拽,窗子就开了一个缝隙口,胖子背过身,手顺势伸进缝隙口,用力往上一推窗子就打开了,里面飘出了一股夹杂着檀香的淡淡的酒香味。

  二人把手电筒伸进窗子里,屋子里面没有人,胖子忙问:“咱进不进?”

  林五一没有理会他,扒着窗子就翻了进去。胖子见状也跟着翻了进去。

  河神庙外观很华丽,里面却很简陋。正中是一个差不多五米高的河神雕像,雕像前面是一个供奉用的长桌,桌上摆放着一个大香炉,长桌前面还有一个小桌和四个凳子,桌上有几瓶没喝过的白酒和零碎的几个花生壳。

  看来这伙人走的时候还简单的收拾了一下。

  这伙人走的时候悄无声息,莫非这河神庙有其他的出口,林五一便招呼胖子:“胖子,找一下看看有没有其他出口”。

  二人便分头找,突然,屋子里一下子亮了起来,林五一停止脚步,心想莫非……

  “怎么样,亮不亮,早知道有这油灯哥们早把你点了”,胖子嚷嚷着。

  原来是胖子点着了桌上的油灯。

  林五一无奈的摇了摇头,二人继续寻找,找了几遍,差不多能找的地方都找了,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出口。

  胖子有些不耐烦了“没准人还真是从前面走的,咱们没看见而已,人还锁了门呢!”正当胖子发着牢骚。

  “胖子,过来。”林五一站在河神雕像后面喊他,胖子急忙跑过去。

  原来,河神雕像的背部有一个缝隙围成的长方形,大概有人那么高。

  仔细一看,长方形这块区域的颜色与河神雕像其他的地方颜色明显是不一样的。

  这块区域颜色比较陈旧,手电筒照上去都会发亮,一看就是那种被盘过的油亮。

  很显然,这个区域经常有人触碰。或许就是他们想要找的出口。

  林五一伸手去推,并没有什么反应。

  他又用手敲了敲,声音空响,而且还有回音。

  可以初步判断这里面是空的,也就是说,这里肯定就是出口。

  林五一叫上胖子,两个人使出浑身力气也推不动。

  胖子说:“电视剧里的那种密室都是有机关的,好家伙,这出口不会也有机关吧!”

  “电视剧的东西你也信!”林五一往后退了几步,他要好好的研究一下这出口。

  如果这出口不是作推的,那为何触碰的痕迹这么明显。他突然发现,这些痕迹都集中在下方。

  林五一瞬间明白,这门不是朝里推的,是朝上推的。

  于是二人一起打开了雕像背上的这道门。

  胖子夸赞到:“牛批!神人也。不愧是我们学院的高材生!”

  林五一想了想,自己之前的疑问解开了,人根本就不是凭空消失,他们进来和出去都是走这个门。这暗门肯定是十五年前建河神庙的时候就暗修的。

  “他娘的,这帮人太缺德了,搞了这么一个暗门,好一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胖子说道。

  林五一接过话,这帮人既然能修暗门,说明河神庙还没建之前他们就已经是计划好的。

  他们是如何知道村里会修河神庙,唯一的可能就是当年主张修河神庙的先生肯定是他们其中之一。

  胖子连忙说:“对对对!肯定是这样的。”

  “走!咱们现在先回家,明天叫上村里人把这群狗娘养的就地正法!”胖子一边说一边去拉林五一。

  林五一撒开胖子的手,并没有说话。

  胖子心里明白,他和林五一打小一起长大的,林五一是一个很倔强的人,凡是他认准的事情,不达目的他是绝不会罢休的。

  既然进了这河神庙,就得和他奉陪到底。

  自打河神庙建起来,确实没有发过洪水。难道是巧合,还是另有原因,林五一也不明白。但他坚信一点,只要搞清楚这帮人的来路,所有的疑问都会解开。

  “五哥,既然不打算走,那咱们是不是继续进这暗门。”胖子问到。

  “对!”林五一的回答干净利落。

  于是,二人打着手电,推开暗门走了进去……

  当时的他们并不知道,进了那道门会改变了他们的一生。

真相

骁骑术士 老鹰吃小鸟 2104 2020.06.18 14:52

  二人进入暗门,眼前是一条漆黑的通道,通道约两米高,一米宽,脚下是一道向下延伸的石阶梯。手电筒的光亮照不到通道的尽头,但却听到哗哗的流水声。而且声音很大,听上去像是瀑布的声音。

  林五一突然大叫了一声,大概过了三秒才听到回声,说明这个通道很长。

  这突如其来的叫声把胖子吓了一哆嗦,脚下一滑,一屁股坐在了石阶上。

  “哎呦,我去,我说你能不能做什么事事先打个招呼?胖爷我魂魄都被你吓出去了三秒钟。”

  林五一哈哈大笑,顺势蹲下来。

  “我说,没摔残废吧!来我看看零件还齐不齐全”。

  “滚犊子!”胖子给了林五一一拳。两人都笑了起来。

  笑声回荡在通道里,林五一拉起胖子,二人打着手电筒小心的顺着石阶梯往下走。

  通道里透着一股凉风,水流的声音越来越大,仿佛近在咫尺。

  两个人走了大约五六十米的样子,手电筒的光亮照到了石阶梯的底部,说明石阶梯马上就要走完了。

  很显然,石阶梯的尽头就是这个通道的尽头。

  二人继续前进。

  来到通道的尽头,二人都惊呆了。

  这是一个诺大的洞穴,连接通道尽头的是一条蜿蜒曲折的石头小路,小路旁边是一个悬崖,手电筒的光亮照不到底。

  悬崖的另一边是一个壮观的瀑布,水流从瀑布口流出,水花四溅。顺着悬崖峭壁飞流而下,最后消失在悬崖之中。

  头顶不时嘀嗒嘀嗒的滴着水滴。抬头看去,洞穴的顶上全是常年滴水形成的钟乳石。

  “我靠,这河神庙下居然还有这么牛掰的的地方,这不会是河神他老人家喝茶休息,沐浴更衣的地方吧!”胖子嘟囔着。

  “这是一个暗河”林五一突然说道,

  众所周知,西南地区,地形地貌复杂,加之地壳运动就形成了有独特风格的喀斯特地貌。

  这种地貌的特点就是地下会形成很多缝隙,河流在经过这些地方的时候,河水会从缝隙渗透下去,汇集在地下形成地下河,也叫做暗河。

  东山是座石头山,又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东山河水流到这里,与东山形成两个很深的潭。

  河水从石头缝隙中渗透,就形成了我们现在看到的地下瀑布。

  由于手电筒的光亮是有限的,整个溶洞,只能分辨出个大概。

  “那得多大一个缝隙啊,你看这个瀑布这么大,那东山河的水不都从这里流走了,可是东山河没有断流啊!咱们今天来的时候东山河不还哗哗淌着水吗?”胖子问到。

  林五一推断,咱们是从河神庙里下来的,河神庙比东山河高很多。

  虽说咱们现在是在地底下,但实际上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应该与东山河在一个水平面上。

  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瀑布口实际上与东山河的河面一样平。

  现在是暑假,河水正值丰水期。河面上涨,水面高过瀑布口,水就会从这个瀑布口流到地下暗河。

  到了枯水期,河面就会下降,当河面比这个瀑布口低,水就不会流出瀑布口。

  所以说我们看上去的东山河很正常,也不会断流。

  “真他娘的天才。”胖子竖起大拇指。

  林五一也突然明白,也许这就是这么多年以来,东山河没有发过洪水的缘故。这个瀑布口成了天然的泄洪口。

  转念一想,河神庙的那伙人修建了这个暗道,说明他们定然也知道这天然的泄洪口。

  所以,林五一大胆推测:

  这帮人知道有这个天然的泄洪口,所以知道东山河不会泛滥,祸害庄稼。

  于是编了一个谎言,说是建成河神庙,供奉河神就能保证风调雨顺。然后再暗中建了这条密道,以方便他们每年进来河神庙取供奉的钱财。

  真可谓是天衣无缝。

  胖子连连点头:能想出这发财致富点子,真他娘的缺德到家了。

  事情到这里差不多已经是水落石出了,但还有一点林五一想不明白:

  为何河神庙没建成之前连年洪水,难道当时这个瀑布口还没有形成。

  正当林五一疑惑之际,胖子拍了拍他:

  “你看那是什么东西。”

  林五一顺着胖子手电筒的方向望去,突然发现,整个瀑布口布满荆棘,仔细一看,都是些河流残渣。

  为何水流湍急的瀑布口会挂满残渣废物,林五一有些疑惑。

  手电筒的光亮有些微弱,隐约看见瀑布口有很多的石柱,是石柱挡住了那些残渣废物。

  每个石柱的间隔都比较均匀,像是故意人为的一样。

  再看看瀑布口的顶部,顶部是一整块凹凸不平的石块。

  “看起来有点像混泥土的样子”胖子边照着瀑布口顶部边说。

  林五一仔细的看了看,确实像混泥土。可恶的手电筒,他多希望自己有一盏大灯。这样就能看清这瀑布口的真面目。

  “这个口会不会被人堵过”胖子问道。

  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

  林五一立马明白过来,事情终于水落石出了。

  如果没猜错的话,整个事件应该是这样的:

  这帮人先堵住了瀑布口,丰水期河水不能泄洪,造成连年洪水。

  借着河神这子虚乌有的谎言让村里修了河神庙,然后又打开瀑布口。

  河水不再泛滥,村里人就信了河神。

  最后就是通过暗道拿走村里人每年祭拜河神的钱财。

  不愧是一个世间罕见的发财之路。

  “咱们明天就到村里揭了这个秘密,为蒙蔽多年的村里人讨回公道,让这帮孙子把钱吐出来,再把他们一个个送进牢房,让他们把牢底坐穿,这样方可解我胖子心中之愤怒!”胖子大声嚷嚷着。

  林五一认为现在还不时时候,他们根本不知道这帮人的来路,也没有见过。

  再说,目前只是推断。还没有足够的证据。

  如果要真正揭开事情的真相就必须先抓到那帮人。

  胖子也举手赞成。

  那要如何抓住这帮人呢?

  二人暂时也没有什么太好的主意,林五一提议:

  既然这是一条暗道,那就一定有出口。这回咱不走河神庙,咱去探探这条暗道的出口在哪里。

  胖子也比较赞同,毕竟事情到这个份上也没有太好的解决办法。

  于是两个人顺着通道延伸出来的这条石头小路继续前进……

骁骑术士

骁骑术士 老鹰吃小鸟 2035 2020.06.19 16:03

  悬崖着实可怕,尤其在这黑漆漆的环境下,稍不小心就有掉下去的可能。

  林五一和胖子小心翼翼摸索着前进,小路确实不好走,又湿又滑,早知道还不如原路返回算了。

  胖子紧跟着林五一,万一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相互有个照应。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两人终于走过了这挂在悬崖边上的石头小路。

  石头小路的尽头同样是一条长长的通道,通道里是一条向上的石阶梯。

  二人继续朝石阶梯爬了上去,大约走了十分钟左右,终于到达了通道的尽头。

  通道的尽头是一个洞口,洞口被茅草覆盖着,往里透着光亮,林五一掀开茅草,二人便爬出了洞口。

  天已是黎明,他们居然已经在洞里待了一个晚上。

  洞口位于东山最陡峭之处,就连站稳脚跟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这里一般不会有人经过,这个洞口也就不容易被发现。

  没想到出了山洞也落不了个休息的地方。正当两人垂头丧气之时,林五一发现峭壁上悬挂着一根很粗的绳子。

  很显然,这是河神庙那伙人留下来的,他们肯定就是通过这根绳子进的洞穴。

  二人便顺着绳子往悬崖上爬,爬到山顶,已是精疲力尽,累得瘫倒在地上。

  此时的两个人哪还有心思再去想河神庙里的事情,只想倒头大睡,睡它个地老天荒。

  二人就这样静静地躺在地上……

  ………………………………

  林五一醒来之时,浑身疼痛,头昏眼花,他连爬起来都力气都没有。

  他看了看手表,已经是下午两点钟。再看看隔壁的胖子,睡得跟死猪一样。

  幸好今天是阴天,要不然两人早被晒成了人肉干。

  “胖子,胖子,胖子……”林五一叫了很多声。

  胖子从睡梦中醒来,躺在地上一直骂娘!

  二人就这样躺在地上呻吟了大概十分钟,才逐渐的恢复了意识,身体的疼痛感也不再那么剧烈。

  “咱们还是先回家吧!”林五一说道,这是他平生第一次有了回家的冲动。

  胖子连忙接过话:早他妈就该回家了,咱们就不该管这闲事,好好学习才是最重要的。

  两人蹒跚的回了家。

  林五一回到家中,父亲就坐在大门口,手里拿着一根棍子。

  他自幼丧母,父亲告诉他,他的母亲是病死的。

  父亲一向对他很严厉,林五一从小就比较顽皮,所以挨打就是一种家常便饭。

  看着父亲手里的棍子,林五一知道,这顿挨打是避免不了的了。

  “站住!”一个声音高叫着。

  林五一停下了脚步,低着头站在那里。

  “昨晚干啥去了,为什么没有回家。”父亲的声音很气愤。

  “去找林胖子玩,昨晚在胖子家呢!”林五一张口就来,这是他一贯的伎俩。

  “昨晚上我去过胖子家!”父亲的脸色逐渐阴沉。

  眼看事情败露,林五一转念一想,干脆实话实说,况且昨天晚上他可是干了一件大事。

  于是林五一将河神庙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父亲脸色苍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林五一有些纳闷。

  “该来的还是来了,儿啊,这就是你的命数。”

  林五一被父亲的话说的一头雾水。

  “从今天开始,你不准再管河神庙之事。”

  父亲如此一说,林五一更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随我来”父亲说道。

  父亲带着林五一来到了他睡的房间,挪开衣柜,衣柜下面有一个入口,两人从入口爬了下去。

  这是一个很简陋的地下室,林五一从来不知道它的存在。地下室摆放着一张桌子,上面布满了一层厚厚的泥土,桌上还有一个黑匣子。

  父亲来到桌前,掸去上面的尘土,轻轻的打开了匣子。

  黑匣子里有一本书和一个看上去像一只眼睛的玉佩。

  父亲拿起书讲起了一段故事: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支骁勇善战的骑兵,打遍天下无敌手。但在一次战斗中被敌军埋伏,溃败下来。只有几百人活了下来。

  面对追杀,他们苟且偷生。有一部分人便躲进了祭祀场所,靠些供奉品勉强度日。

  久而久之,在欲望的驱使下,他们希望能得到的更多,于是便以造神,偷盗等手段获取更多的供奉品。

  久而久之,手段越来越多,越来越成熟。并自成一派。

  江湖人称:贼秃!

  之后又分为四派:奇门、苟盗、土遁、法隐。四大门派,高深莫测。

  相传民间有一奇人,生性胆大,有一双绿色的眼睛。能一眼识破那些贼秃的伎俩,行走江湖几十载,贼秃们闻风丧胆。死后留下一本《斗贼秘术》和一个绿眼符。

  后人得其书,尊其为祖师爷,以绿眼符为象征。曾立誓与贼秃为敌,号称:骁骑术士,游历大江南北,成为无数贼秃的噩梦。

  林五一的父亲就是骁骑术士第十七代传人,骁骑斗贼之术传到父亲这一辈时,连年战火,颠沛流离。

  为了躲避战火,爷爷带着年幼的父亲奔波三十余载。

  父亲虽为骁骑术士第十七代传人,因为时代的变迁,生活的流离失所。父亲并未从爷爷身上学到太多的骁骑斗贼之术。

  爷爷死之前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父亲能够将骁骑斗贼之术发扬光大,怎耐父亲平生所学寥寥无几,加之社会的变迁,父亲也归于平淡的生活。骁骑斗贼之术就在父亲这一辈失传……

  林五一听得一头雾水,况且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父亲的话就像是聊斋一样,可听,但不可信。

  父亲接着说:

  河神庙之事,切不可告于他人,你还年轻,不要过早的参与世俗的纷争。

  今日就将这本《斗贼秘术》和绿眼符传给你,从今以后你就是骁骑术士第十八代传人,其他一切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父亲将书和绿眼符交到了林五一手上,这一切来的太突然,林五一拿着书和绿眼符,一脸茫然的看着父亲。

  父亲拍了拍他的肩膀便走了。

母亲之死

骁骑术士 老鹰吃小鸟 2014 2020.06.20 17:28

  晚饭过后,父亲坐在场院里抽着烟,满脸的惆怅!

  林五一站在父亲身后,看着这个男人的背影,再想想白天发生的事情,

  想要知道这所有的一切,林五一知道,只有眼前的这个男人能够告诉他。

  但他不知道怎么开口,也不知道从何问起。

  眼前的这个男人忽然开口说话:

  《斗贼秘术》记载:古有贼秃,为奇门,苟盗,土遁,法隐四大门派。

  奇门善飞,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苟盗善隐,藏于无形,伺机而动。

  土遁善洞,常以掘洞方式搜刮钱财。

  法隐善法,戏法精湛,掩人耳目。

  可见河神庙一事乃土遁派所为。

  我不想让你管这闲事是因为你的母亲。

  你的母亲并非死于疾病。当年,我还很年幼,由于战乱,父亲带着我四处逃难。

  有一年,我们流落到了北方一个叫四平的地方。

  连年的战乱带来了饥荒,我们几乎就快要饿死。

  整个四平有名有势的大户人家被盗贼洗劫一空。

  你爷爷本就是骁骑术士,对盗贼之事了解甚多,从盗窃的手段一眼并识出乃贼秃所为。

  随着时代的发展,这些贼秃不仅仅只是偷些供奉品,凭着一身本领,飞檐走壁,穿梭于市井之中,谋取利益。

  被洗劫一空的这些大户人家便发出悬赏,誓要找出盗贼。

  你的爷爷身为骁骑术士,本就与贼秃是死敌,又迫于生计,我们就接了悬赏。

  利用《斗贼秘术》,很快,我们就查出了真相,虽说这伙人的盗术与《斗贼秘术》的描述有所差异,但万变不离其宗,都归于秘术之法。

  盗窃之贼,乃是四平山上的土匪。土匪头子叫陈麻子,陈麻子是贼秃奇门一派的后人。

  四平这些大户人家不敢得罪这些土匪,但是心中愤怒无法抹平,于是他们就想出了一个报复土匪的法子。

  陈麻子有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陈麻子一向视如珍宝,报复最好的方法莫过于夺其所好。

  他们决定雇人暗中杀掉陈麻子的老婆以解心头之恨。

  山上土匪可恶,又可怕,人人见而远之。然而在那个饥荒的年代,也有不怕死之人接了这杀人的活。

  最终,他们得逞了。

  陈麻子得知老婆的死讯,顿时暴跳如雷,失去人性。令土匪倾巢而出,下山报复。

  四平的那些大户人家闻风丧胆,他们为了保命,就把所有的事情推到了我和你爷爷的头上。

  我和你爷爷连夜逃出了四平,险些丧命。

  第二年,你的爷爷就因病去世了。那时的我还是个十多岁的孩子。

  那一年,战乱结束了。我被一个大户人家收留,给他家当佣人。

  你的母亲也是他家的佣人,她和我一样是被收留的,她的亲人都死在了战乱之中,她也是一个孤儿。

  后来世道慢慢变好了,收留我们的大户人家也家道中落。我和你的母亲不得不出来闯荡。

  我们走南闯北,做一些小生意为生。后来我们就成了家,生下了你。

  本以为一家人可以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但却事与愿违。

  在你两岁的那一年,我和你的母亲带着你去北方进货,回来的途中,我们在一个破旧不堪的茅草房里歇脚。

  你吵着要吃糖,我便让你的母亲在茅草屋里休息,带着你去了离那里不远的集市上。

  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你的母亲躺在地上,周围全是血。

  我慌忙过去抱起你的母亲,想要带她去看医生。但她已经没有了呼吸。

  我抱着你的母亲哭的撕心裂肺,你也坐在地上哭。

  残破不堪的墙上写着一行大字: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杀我妻者必杀其妻。———陈麻子。

  愤怒的怒火燃烧着我的脑袋,复仇之心天不可挡,此仇不报誓不罢休!

  我安葬了你苦命的母亲,带着你来到了四平找陈麻子报仇。

  可四平早已不是十多年前的四平,四平山的土匪早已不在,陈麻子也不知去向。

  到现在为止,我整整找了他二十年。

  父亲坚毅的眼神里透露着不甘,此刻,他的内心是痛苦的。林五一站在旁边,他没有说话,他不该去打扰一个内心痛苦挣扎的男人。

  父亲掏出口袋里的烟,又往嘴里续了一支。

  我不让你管河神庙发现的事情,就是不想让你再走我的老路,再去得罪那些贼秃。

  至于我将那《斗贼秘术》和绿眼符传给你,一方面,这是族上传下来的东西,我必须传授于你。另一方面,是为了完成你爷爷要将骁骑术士发扬光大的愿望,你爷爷肯定不希望它失传,我并不是想让你以此为生。

  而且,如今的时代,生活越来越好。鸡鸣狗盗之徒越来越少。《斗贼秘术》已无用武之地。

  你就好好读你的大学,出来以后找一个好的工作。不要再有世俗的纷争。

  至于那《斗贼秘术》和绿眼符,你暂且好生保管,等我死后,你要愿意,就把它们和我一起埋了。让骁骑术士和它的故事永远埋葬。

  你的母亲死了二十余年,如果陈麻子还活着,那也是七八十岁的将死之人。我也不想再报仇,再说,冤冤相报何时了。

  我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够找到陈麻子,让他在你母亲的坟前磕头认罪,这恩怨就算是一笔勾销了,也算是给你死去的母亲一个交代。

  否则,等我死后,我没有脸去见你的母亲。

  父亲说完,掐灭了嘴里的烟头,站起身来,拍了拍林五一的肩膀:

  孩子,你该长大了,不要什么事都凭着一颗好奇心,人生百态,但也有人心不古的时候。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肆意妄为,不管不顾的去做。

  随后,父亲便走回了屋子。边走边说,秋高气爽,小心着凉。

  林五一哪里还顾得上着不着凉的事,此时的他心里五味杂陈。

  他终于知道了他所想知道的一切,但并不像自己所期待的那样惊奇,或者意想不到。而是悲伤与绝望。

  或许真的如父亲所说的那样!他该长大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