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世外奇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第一章 玄明村的小男孩

世外奇缘 辰and宁 1585 2020.06.25 04:25

  这是玄武大陆西南角的一个村落,叫做玄明村。玄明村坐落于高耸入云的玄明山的半山腰上。玄明村的村口有一株高大的梧桐古树,这树被视为玄明村的圣树,树高约三十丈,枝繁叶茂,树顶有一只状似秃鹫的大鸟,通体黑褐色,体长近5米,远比一般的秃鹫高大威猛得多。村里的男女老幼都对古树敬若神明,更在树的旁边修建了祠堂,常年祭祀,香火不断。据说,在几百年前,这棵古树就已经矗立在那里,并一直庇护着整个玄明村。村口左侧是断崖,上山唯一的路就在断崖旁,那里有座云梯从半山腰一直垂落到山脚。云梯历年经久,却始终坚韧不断,也不知道是何时修建成的。村口右侧是一个大大的天湖,湖水深不可测,湖面上雾气缭绕,时不时有鹭鸟从湖面掠过,留下一片漪动的波纹。据说湖里有一只体型巨大的万年玄龟,但村里的人也只是听闻,连见多识广的老村长都未曾见过。

  这天清晨,天刚蒙蒙亮,湖上的雾霭尚未完全散去。梧桐树旁传过来六七个孩童的追逐嬉闹的声音。一个年方八九岁的男孩在前面跑着,他穿着对襟小褂,头上扎着两个牛角小辫,脖子上有块古玉隐隐泛着赤红,手腕上一对银镯子熠熠发光。“宜辰,你停下,把古玉给我们看看!”后面的孩童边喊边追着他跑。那小男孩健步如飞的边跑边回头看会不会被追上。后面紧追不舍的男孩里领头的那个,脸方耳大,长得五大三粗,两个手臂几乎有玄明的大腿那么粗。前面的男孩绕过梧桐古树,沿着天湖边的小路往村内跑,眼看就快要被后面领头的那个男孩给追上。听到身后越来越清晰的脚步声,那个被换作宜辰的男孩带着微微气喘的声音回头喊道:“宜虎,你别追了,就算你追到我,我也不会把古玉给你们看的!”

  宜虎正是玄明村现任村长的长子,今年才十一岁,在这几个追赶的孩童当中最是年长,偏又生得虎头虎脑,身形又魁梧健壮,看去恰似十三四岁的少年,在村子里素有“孩子王”之称。宜虎对宜辰脖子上的那块古玉一直很是好奇,数次提出让宜辰将古玉拿给他看看,都被拒绝了。宜辰不愿意将古玉拿出来,更勾起了以宜虎为首的这帮孩童们的好奇之心。这次趁着村长和宜辰的父亲外出未归,宜虎撺掇着几个小伙伴,一起追着宜辰要将他脖子上的古玉拿到手,看看究竟有什么奇异之处,以致宜辰将古玉当宝贝一样的藏着掖着,连最好的玩伴们也不给看。

  跑在最后面的是个小女孩,名叫宜诺,她比宜辰小两岁,长得那叫一个玲珑剔透、活泼可爱。她身穿一件鹅黄色短纱裙,脚蹬一双小小的靴子。和宜辰一样,宜诺的脖子上也有一块古玉,呈弧形,似月牙儿般。整块古玉都是乳白色,衬着宜诺莹白的肌肤,几不可见。

  宜诺边追着前面的孩童边糯糯的喊道:“我的天呀,辰哥哥,你别跑了,可累死我了。宜虎哥哥也就是想看上一眼,他可不敢抢你的宝贝。他要抢你的,我就告诉村长伯伯去,看村长伯伯不狠狠罚他。”宜虎听到那女孩提到他父亲就有些迟疑,也喊道:“宜辰,就一块玉而已,看把你宝贝的什么似的,我就看一眼,难不成还把它给吞了?大不了看过后我把我的这块古玉也给你瞧瞧,上面还有只老虎呢,可不比你的差......”

  听了宜虎的话,眼看着也快被追上,宜辰索性放慢了脚步,回过头来。看到他的人都会觉得眼前一亮,只见一双漆黑的双瞳,幽深若暗夜,炯炯有神,双瞳上面覆盖着长长的睫毛,使他的剑目又平添几分秀气。小鼻梁坚挺但不失秀美,嘴唇更是呈现好看的菱形形状。在连续急跑之后,小脸蛋上渗出几粒细密的汗珠,晶莹剔透,更是衬得一张小脸精雕玉琢般的俊美。

  “宜虎,这块古玉是我母亲走前留给我的,让我妥善保存,将来说不定还要靠它找到我的母亲。不是我小气,实在是事关重大,等以后有机会一定给你们看看。”宜辰也拿宜虎的倔脾气没有办法,就把因由细细得向他们说道。

  宜虎有点悻悻地停了下来,“臭小子,说不过你。等三天后的村试,看我不好好收拾你!”宜诺在后面咯咯地笑道:“我的天呀,宜虎哥哥,你又想欺负我大哥。”

  宜虎回过头讨好得笑道:“诺诺,就你向着你哥,也不见你关心关心我,好歹我也是你堂哥。”

  

第二章 村长的消息

世外奇缘 辰and宁 1704 2020.06.25 05:34

  几个孩童在湖边正说着话。只见断崖那边从云梯处跳上来两个青年男子。走在前边的那个脸方耳大、肩宽体阔,年纪约在三十上下,和宜虎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他远远地对宜虎喊道:“虎子,过来!”喊话的这位正是玄明村的现任村长,宜虎的父亲,姓高,叫青云,去年新接的村长位置。昨天清晨,他和弟弟凌云一起赶去郡里办事,办完事两人起个大早就往回赶,这不正赶上一群孩子在村口说话。

  宜虎看到父亲回来,冲宜辰吐了吐舌头,便朝高青云他们小跑过去:“爹,叔叔,你们回来了。”

  高青云身侧负手而立的那位年轻男子朝宜虎点了点头,他正是宜辰的父亲高凌云,也是宜虎的叔叔。只见他头上束了发髻,剑眉星目、鼻梁高挺,两手背在身后,怎么看怎么帅气。宜诺飞快的跑过来扑向他,裙摆被风轻轻地扬起,“我的天哪,爹地,你怎么去了那么久才回来?诺诺想你了!”高凌云伸出手,揽过宜诺的小肩膀,笑道:“哪有多久,这不才去了一天时间嘛。爹爹也记挂你和辰儿。”说着朝宜辰的方向看过去。

  这时,湖边的宜辰才慢悠悠走将过来。由于平时父亲对他比较严厉,加之两年前宜辰的母亲因意外离村一直未回,对他的打击也很大,使得宜辰的性子显得有点沉闷古板,不似妹妹宜诺那样欢快跳脱。宜辰走到他父亲身前两步站定,轻轻喊了声爹爹。高凌云把手从宜诺肩上放下,看着宜辰:“辰儿,你大早上的起来也不练功,你们围在这里做什么?远远地好像听到你们在说玉啊村试什么的,到底怎么回事?”宜辰唯唯诺诺的说道:“爹爹,没什么,和宜虎他们闹着玩呢。我这就去后山练功去。”

  旁边的高青云对着宜辰招了招手,“宜辰,你也不忙去练功。我和你父亲去郡里办事,得到了一个重大消息,和你们今后的前程有关,我们且一起先回议事堂去。”

  宜辰回头看了看父亲,似乎在问询他意见。高凌云点了点头,“你大伯说的也是,你且先和我们回议事堂再说。”说完又转头朝后面那群孩童说道,“这事也和你们有关,你们也一起去吧,一会你们的父母也要过来。”

  沿着天湖边回到了村落,高青云又挨家挨户去通知了村里的其他村民和孩童。一大群人有说有笑地向议事堂聚拢。

  说起议事堂,其实也不过就是位于村中间靠山而建的一座独立的木头房子。房子在绿树掩映之下,尖顶若隐若现,房子的四角微微翘起。门厅上刻着大大的三个字“议事堂”,房子两边各有一排圆形的拱窗,可以望见堂内摆放的整整齐齐的几排木质凳子。走进堂内,迎面可以看到正中间一个大大的屏风,上面画有一只蛇头龟身形状的神兽图案,正是玄武。由于玄武神兽是玄武大陆的圣兽,因此村村户户都有玄武的图案画像,甚至连人们佩戴的一些古玉上面也会刻有玄武图案。不过,议事堂的这幅玄武图案明显和外面看到的有很大不同,据说是数百年前的某位先贤根据亲眼所见的玄武神兽而画。或许因为见到的是真的神兽,画像上的玄武端的是栩栩如生,有种跃然画外的感觉。

  高青云待各家的大人们都坐定,孩童们也都立在各自的父母身后,才轻轻咳了一声,开口说道:“今天召集大家过来,是有一件大事要和大家商议。大家都知道,三天后我们要进行村试,选拔出村里三名最优秀的孩子参加秋后的郡试。这次我和凌云去玄湖郡办事,得知一个重要消息,郡试时间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说到这里,高青云顿了顿,看了一下身边的高凌云。高凌云朝他微微点了点头。高青云就接着说道:“郡里这次通知,将原本定在秋后的郡试时间,调整到了十天之后。这五年一次的郡试,全郡会选拔出二十位最优秀的孩子,他们在郡试后都会获准进入到郡里的武学堂学习。参与郡试的名额,和往年一样,我们村还是三个。时间虽然变了,不过这样也好,三天后我们刚好村试,时间上也来得及,村试选拔出来的最好的三个孩子就直接去参加郡试,不用单独再进行选拔了。”高青云话音才落下,堂下的大人们都回头看向自己身后的孩子,期许之意殷殷。

  高青云等大家声音间歇的空隙,朝大家摆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接着说道:“这次郡试条件限制比较严格,要求选拔报名的孩子年纪必须在8-12周岁,修炼的境界最低要达到练气期三重......”

  刚说到这,一个突兀的女声冒了出来:“我的天呀,这谁定的条件,摆明了是欺负我呀。讨厌!”

  高凌云回头瞪了宜诺一眼,轻声说道:“诺诺别闹。”宜诺撇了撇嘴,有些委屈的别过头去。

第三章 村试准备

世外奇缘 辰and宁 1614 2020.06.25 12:43

  玄明村的后山,有一块似人工削成的超大的平地,差不多能有一个演武场那么大,这里是玄明村的练功场,在玄武,这样的练功场各处都有。练功场靠山的那一侧有几张石凳,石凳的后面是几棵大树,伸出的枝条如伞盖一般遮在石凳子上方,坐在石凳上,就算是夏天,也让人感觉凉沁沁的舒服。石凳的右侧是一排武器架子,架子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武器,供大家练武时选用。整个玄武大陆都尚武成风,尤其是一些大的郡城,更是拥有数座专门的武学堂供孩子们提升武力和修为,所以,就连这僻处玄武大陆西南一隅的玄明村,也不例外。

  这时的练武场,由于村试在即的缘故,比平时明显热闹许多。

  村试一共分两场,第一场是测试修为,这个比较简单,村里的测试堂里有就可以完成,通过修为测试石可以看出每个人修为所处的层次;第二场是测试武力,也是村试的重点,通过抽号配对两两对决,最后从符合条件的孩童中选出最强的三位。当然,村试是不允许伤人的,一旦伤人不但会被取消资格,还会被抬头可见的村民们戳脊梁骨。伤人这样的事情,也还不是玄明村目前这些淳朴的孩童们能想到或做得出来的。何况,这群小伙伴们从小就一起掏鸟窝、捉蚱蜢,一起做游戏,练武技,彼此相伴,互相扶持。虽然平时大家也会偶尔红个脸斗个嘴什么的,但也是小打小闹、无伤大雅。

  虽说只是村试,但也必须要分出个高下,宜虎虽然是村长之子也不能例外。但就村长这个角色而言,高青云对这群孩童们却是一视同仁、呵护有加的。这不,他正在演武场里用宜虎为例子给大家讲解修炼的窍门:“虎儿,你才突破炼气期四重不久,算的上是目前村里小一辈中修为最高的了,这也是你在武道修炼上勤奋得来的结果,可喜可贺。但是,虎儿你刚有余而柔不足,练武讲究的终究是平衡,是顿悟。我们玄武大陆据说起源于玄武神兽,因此很多武学的开宗立派都是以玄武的特性来创立的。玄武,其神为辰星,其音羽,其日任癸。任癸属水,水分阴阳,壬为阳水,癸为阴水。玄武就是能柔能刚,而上善若水,讲的就是它的柔,这也是玄武能够以柔能克制刚强如青龙和白虎的缘故。”说到这里,高青云扫视了一下全场,孩童们一个个张大着嘴巴,全都愣神了。说得是很精彩,可是太绕了,听不明白啊。高青云有些尴尬,顿了顿,说道:“这个……,刚才这些,你们以后修炼中或多或少都会领悟得到,今天能记住多少就记多少吧。村试和郡试在即,这关系着大家今后的发展和玄明村的前途,大家还需勤加修炼、不可懈怠。现在就散开各自修炼去吧。”大家三三两两的散开,各自修炼开来。

  宜虎现在演练得是进攻性极强的武技,叫做玄天掌。玄天掌是玄武大陆最基础的武技之一,以攻为守,攻击力极大。玄天掌一共分为四重,第一重是天开一线,练到深处甚至可以凝气成线,轻松伤人肺腑,这也是玄虎目前掌握的最强的招式,基本上已经可以做到数丈外伤人,威力不俗,这自然是宜虎苦练不辍的成果。玄天掌的第二重是天各一方,讲究的是双掌同时发力攻击不同的目标而致胜,这第二重宜虎也是刚刚才入门,演练起来颇显生涩。好在宜虎虽然在领悟上略为欠缺,但胜在他能吃苦,俗话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宜虎的修为和武技上也因此能坎坷中不断进步。

  看着玄虎心无旁骛地潜心苦练,高青云也颇感欣慰,宜虎是他的长子,小儿子年方两岁尚在牙牙学语阶段。而胞弟凌云有宜辰宜诺儿女双全承欢膝下,并且都已学有所成。所以,高青云倾注了全部的心血在宜虎身上,誓要培养宜虎成才。

  宜辰今天没有出现在练武场。他一直想去外面看看,同时也想寻找一直没有音讯的母亲。可是他目前还卡在炼气期第三重瓶颈突破的关键,而参加郡试则必须得达到炼气期第三重才有资格,所以,他今天破例没有去练武场修炼武技,而是把自己关在了小屋子里反复地寻找灵感,尝试一次又一次的突破。

  高凌云也没有出现在演武场,守护在宜辰的屋外,关注着他尝试突破的每一次变化,并随时防备着会否有意外的发生。旁边的宜诺也是一改调皮的性子,显得出奇的安静,唯有小手卷绕着裙边,时不时的透过窗格看看屋内盘膝而坐的哥哥,担忧之色溢于言表。

第四章 京都大学

世外奇缘 辰and宁 1408 2020.06.25 14:17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玄武大陆的宜辰正咬紧牙关处在冲击炼气境第三重瓶颈的关键时刻,这里暂且放下不表。

  而在另一片时空,21世纪的亚欧大陆,京城,全国最著名的京都大学,文学系的图书馆里,在这片安静的氛围空间里,一个男生正出神地翻看着手中的书页。

  “高哥,我找你一下午了,你电话都不接,原来是躲在这里看书啊。”男生的身后传来舍友季家豪浓重的江浙口音。说话的男生叫季家豪,京都大学文学系二年级的学生,他是读书男生最要好的发小之一,俩人从小玩到大,读的同一所小学和中学,就连大学都同时报考的京都大学。他们俩现在一起合租在大学附近的一个小套房里,就算不在宿舍,大部分的时间也都在一块,一起上学,或着一同外出玩耍,可谓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甚至能用形影不离来形容他们俩关系的密切程度。

  季家豪从后面一把抢过看书男生手上握着的书,“我看看大才子看的什么书,咦,《玄明大帝》,这不是辰&宁最火的那本小说吗?高大才子,你说说你,以前一直喜欢古文学的,什么时候开始看起修真玄幻小说来了?”旁边两排桌子正看书的同学听见纪佳豪的说话声,都朝他们回过头来,眼睛里满是疑问,全是类似“拜托,这里不是聊天室“的表情。

  “轻点声,大家都在看你呢。这是图书馆,不是宿舍,别咋咋呼呼的。我手机开静音了,你怎么来了?”看书男生对舍友的强取豪夺和大鸭嗓门表示了强烈的不满,然后再次压低声音,说道:“我也是刚才无意中翻到的,发现作者的名字里有我和我弟的小名,感觉挺奇怪的,就翻来看看,发现这书写的还挺有文采的。”

  “是吗?我还真没留意。辰&宁,对哦,还真是的,你叫宜辰,你弟弟叫宜宁,合在一起不正是辰&宁吗?有意思,有意思!”季家豪接过话茬,“不过也难怪它能入你的眼,辰&宁的书确实好看,现在他可是热门小说畅销榜的常客呢。他的作品,文字描写比较唯美,颇有点金庸小说的写派,估计是辰&宁以前金大侠的书看多了。小说的内容上也很有层次感,情节推进不疾不徐的;文章的构架上更是埋下了不少的分支和伏笔,让人看起来欲罢不能。不像现在有些个修真小说,一开篇就是打,或者索性就是千篇一律的重复着坏人使坏、英雄救美的情节,更有甚者,满篇充斥着炫富和暴力的镜头,一点悬念都没有。你看他最近新出的网络连载小说《世外奇缘》,一共才更新了三章,却已经有十几万的阅读量,真是圈粉无数。可惜,就是更新得太慢了,一天才更新那么一章,才看得兴起,又要等下回分解了,端的吊人胃口。”

  “一天一章?那也不错了。你追的那啥动画版电视叫《斗罗大陆》的,还不是一周才更新一集,你不照样看得津津有味?你就知足吧你,不知道好的内容和文字都需要作者反复地构思和推敲吗?”

  高宜辰看了看表,快五点了。“走吧,图书馆快关门了,我们回去吃饭。”他接过季家豪递过来的《玄明大帝》,朝借书登记台走过去。

  “喂,喂,等等我”,季家豪小跑两步,追上高宜辰,两人并肩往前走,“你打算借这本书回去看?你以前从来都是不看这类书的,这次不会是走火入魔了吧?”

  “去去去,你才走火入魔,你全家都走火入魔呢。”高宜辰和季家豪斗着嘴。走到了借书登记台前。一个戴粉红镜框眼镜的女生放下手机,向上推了推眼镜框,接过宜辰手上的书和借书卡,登记好了书名和还书的预定日期,对高宜辰说道:“《玄武大帝》这书可好看呢,我也才看完。记得看完尽快还,这书借的人挺多的,很多人等着看呢”。

  “放心吧,美女,我们高大才子借书,你还不放心?”季家豪朝粉红镜框女生眼前凑了凑,做了个OK的手势。

  

第五章 奇异的梦境

世外奇缘 辰and宁 1325 2020.06.25 15:04

  马路上的霓虹灯渐次亮起,城市的夜幕也开始慢慢低垂。京都大学附近的小套房里,高宜辰戴着耳机,听着阿冗的新歌《与我无关》,静静地坐在自己的电脑桌前挑灯夜读。

  “开始的倾心交谈沦为平淡,望眼欲穿等不到你的晚安。全都与我无关。反正我早已习惯一个人孤单,心酸为难也要假装自然,惨淡或灿烂,全与我无关……”蓝牙耳机里来回反复播放着《与我无关》这首歌曲。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高宜辰的思绪渐渐的有些模糊了。《玄武大帝》书里的一些细节像雾一样在脑海里缓缓闪现又慢慢的飘散,就仿佛一部立体电影在他的眼前一幕幕的揭过。他只感觉到眼皮越来越沉重,脑袋也越来越低,终于,整个脸都贴到了书上。他感觉神识似乎脱离了自己的意识海,只有身体还依旧靠在电脑桌前。朦胧中,时间似乎静止了,只有他的神识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揪着在无名的延伸空间里不断得游走,越走越远……。

  这应该是个陌生的世界,他的神识能够感受到身边环境的巨大转变。这里没有高大的楼房,也没有交错的立交,更没有熟悉的人群。只有山连着山,树挨着树,时不时的还有不知名的奇花异草和猛禽蛟蛇向身后飘过去。这应该是个错觉吧,就像参照物,明明是自己在往前走,却像是房子或高楼在倒退。他猜测,或许来到了一个异世界,甚至可能是一片远古大陆。

  就这样飘移着,不知过了有多久。空间虽然不断更替,但时间却几近停滞,所以他感觉过去的这一切或许只不过是毫秒之间才发生的事。

  他的神识沿着一座断崖的崖壁朝着一座高山上飘去。断崖如刀削般的整齐。这断崖不会是被人拿刀或手掌劈开的吧,那另一半又去了哪里?宜辰的神识都被自己的大胆猜测吓了一跳,连对面那座云梯似乎也被吓到了似的,无风晃动了起来。

  随着神识不断的向上攀升,有种越来越熟悉的感觉沁入宜辰的神识:仿佛这里就是他的家,又仿佛他只是出去旅游了刚回来。

  这像是梦境,又像是时空的穿越。饶是高宜辰自诩读书万卷、才高八斗,也从未有过这样奇异的感知。

  神识到了半山腰,第一眼见到的是一棵高大的古树。宜辰的神识估量了下,这古树约有百米高楼那么高。虽然已是黑夜,但他的神识却能洞若明火。树顶上有一只硕大的秃鹫,似乎第一时间也感知到了他神识的到来,朝着他神识所在的位置鸣叫了一声,既像是欢迎,又像是示威。宜辰的神识被突然地叫声刺到了,有种要炸裂开来的感觉,还好这只是一瞬间的刺激,很快神识又恢复如常。

  这时,天湖的湖水也有了明显的搅动,湖水起浪了似的翻滚起来,似乎湖底下有个庞然大物想要爬将上来。湖面上栖息着的鹭鸟全都被惊得飞了起来四散飞去。湖水晃动了好一会,终于还是慢慢平静了下去,恰似一个初生的婴儿哇得哭过之后又陷入了沉睡。

  宜辰的神识从天湖上飘过,隐隐得有种被窥视的悸然的感觉。

  天湖的后面是个大大的古村落,神识就这样被牵引着,莫名的朝着湖后的一个方向飘移过去,倦鸟归林那般的熟门熟路。神识到了村子中间的一座楼房前,从一个青年和一个小女孩身边穿过去,凌空停在屋内一个正打坐着的男孩面前。这个男孩满头都是汗水,似乎正经受着艰难的抉择,眼看马上就要崩溃了。宜辰的神识就像见到故人遇到了危难,不顾一切的就朝那个男孩额头的神识海冲了进去。

  “啊”的一声大叫,那个男孩终于晕了过去。叫声在深夜里特别的刺耳,惊动了门外的那个青年和她身边的小女孩……

第六章 错过村试

世外奇缘 辰and宁 1778 2020.06.26 06:23

  高凌云率先破门而入,扶起晕倒的儿子,将他的头轻轻靠在自己的胸前。床头灯罩下的烛火忽明忽暗,像被风吹过似的来回晃动。紧随父亲跑进屋内的宜诺,看着已经晕厥过去的哥哥,跳着小脚,手足无措地说道:“我的天呀,哥哥这是怎么了?”高凌云左手抱着儿子,右手食指放在唇前做了个嘘声的手势。然后收回手指,将大拇指和食指轻轻地搭在宜辰的脉搏之上,宜诺紧张得观察着父亲的表情,想要从中看出来点什么。

  “还好,还好,人没事。奇怪的是经脉全都紊乱了,人也陷入了沉睡,看来突破是失败了,可又不像走火入魔的样子。”高凌云自言自语地轻声说道。宜诺松了口气,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像是在说“没事就好,吓死宝宝了。”

  高凌云将宜辰轻轻抱起,缓缓地将他放到了床榻之上,盖上小被子,然后回过头来,对宜诺说道:“诺儿,你先回你屋里去睡吧,我在这儿守着你哥,瞧他这模样,怕是一时半会也醒不过来。”

  宜诺乖巧的点了点头,说道:“爹爹,那我先去睡,如果哥哥醒来,你要马上来告诉我哦。”

  “嗯,去吧,洗漱之后记得关好门窗、盖好被子再睡。”高凌云侧坐在床榻边,朝宜诺摆了摆手。

  玄明村地处高山,村落又处在半山腰的大平台之上,鲜少猛兽凶禽,加之古树庇护,家家户户处于日不关门、夜不闭户的状态。用现在的话来说,那就是治安绝对没有问题。所以,高凌云放心的让宜诺一个人先去睡。

  盘踞在小宜辰意识海里的这位不速之客,我们的高大才子的神识,这会也陷入了沉睡,强行闯入并主宰宿主的身体,避免了小宜辰神识的崩溃和走火入魔,但对于他自己的神识却也造成了极大的震荡和冲击。现在两个神识在意识海里各占一个角落,双双昏睡着。他们不知道的是,这时候意识海里还有一片被封印着的区域,正渗出一小缕物质,分成两部分,缓缓修复着他们受损的神识……

  村试的时间到了,十几个符合年龄和修为双重条件的孩子,由各自的父母带领着前往测试堂,准备接受村试的第一项比试――修为测试。测试堂建造的相对比较简陋,空旷的大堂,正中央摆着一块一人多高的大石头。这块石头可不一般,石头从下到上被分成九个区域,分别对应着炼气期的第一到九重,越往上的区域,修为自然就越高。凡是炼气期的修士,只要将双掌放在石头上,并缓缓催动体内的灵气,石头就会根据测试者的实际修为在不同的区域呈现出或深或浅的颜色,颜色越深的则在同层次里相对修为就越深厚;一旦撤去手掌和灵气之后,石头又会缓缓恢复原样。其实,就算不用测试石测试,大家对自己的修为也是心知肚明,毕竟每一次的突破都是实打实的。测试石的作用,更多的在于帮助大家知道别人的修为,例如村试郡试,就会利用测试石来鉴别大家的修为层次,看是否符合不同组织者提出的要求。

  正如高青云判断的那样,宜虎的炼气期四重初期,确实已是村里小字辈里当之无愧的扛把子。其他参加测试的十几个孩子,年龄大都在10-12周岁,修为无一例外的全部卡在炼气期三重,而八九岁的孩子里,达到炼气期三重的竟然一个都没有。这其实也不奇怪,毕竟孩子们就算从小就开始修炼,因为年纪幼小,学识、历练和领悟能力都还很不够,这样在突破每一重瓶颈的时候都会卡住很久,而这种瓶颈的突破,别人又是无法用外力帮助完成的。当然,在其他大的宗门会有一些辅助药物来帮助加速瓶颈突破,但那样的宗门往往底蕴丰厚。玄明村毕竟偏处一隅,又很少和外面接触,这样一个世外桃源人间仙境似的所在,不要说丹药的底蕴,就连财富的积累都极少。玄明村小一辈能有目前这样的修为,除了得利于灵气充沛这一地利的优势外,还在于孩子们不染尘埃的一片赤子之心。一旦童心蒙尘,要想更进一步,就难上加难了。就算是整个玄湖郡,八九岁就达到炼气期三重的孩童,也会被视作天才,对其倾注资源,重点培养。但在更大一些的郡,比如玄武大陆北部的玄天郡,因为底蕴丰厚,加上地处灵石、灵矿、灵兽、灵药资源丰富的玄天山脉,八九岁就达到炼气境三重的就不在少数了,还有个别天才甚至早早的突破到了炼气境四重。所谓的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学无止境,说的就是这种情况。蛙在井底,就算大如牛蛙又如何,不去外面的世界,又怎知自己其实是如此的渺小。这也是各村、各郡都想把优秀的孩子送到更大的天地去学习、去历练的初衷。

  修为测试后,孩子们经过了几轮对战,最后十一岁的宜虎和另外两个十二岁的男孩略胜一筹,拔得村试三甲,获得了进军郡试的资格。

  而这时候的宜辰,依旧昏睡未醒。究竟是造化弄人,还是天意如此,不可言说。

第七章 离开玄明村

世外奇缘 辰and宁 1583 2020.06.26 17:32

  村试结束已经两天,宜辰的意识看去还是没有恢复的迹象。高凌云请了村里的几位老前辈过来看了,他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最后,还是临时出关的老村长高正德提了一个建议,说玄湖郡有个神医秦鹊或许会有办法,只是他也不知道神医的具体位置,而且听说近十年来秦神医已经轻易不再出诊,平时都是他儿子小神医秦昊在医馆打理。虽然找到秦鹊神医的希望不大,高凌云还是想带宜辰去试试治愈的机会。

  其实,村试后的第二天傍晚,意识海小宜辰的神识虽然依旧是深度昏迷的状态,但闯入进来的大才子宜辰的神识却已是有了感知。只是因为一切都发生的那么诡异和突然,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和一群没有交集的“亲人”,他完全接受不了。与其说他还没有醒,不如说他还不愿意醒。穿越、夺舍、修真……,一串串只有奇幻小说里才有的字眼,现在都真实的出现在他这个现代大学生的精神和现实世界里。他无法面对,他不愿接受。一个古大陆九岁身体的小男孩,脑海里装的却是一个现代二十几岁青年的思维,想想都可怕。

  还能回去吗?远方家里的父母、亲人,可爱的弟弟宜宁,已昏睡或者说已“离开人世”的自己,一幕一幕地闪现又一幕一幕地模糊……

  感知着身边“亲人们”的担忧和关心,也担忧着远方亲人们感受,他感觉自己都快精神分裂了。

  有时他想,也许昏睡过去,就像做了个梦似的,睡一觉又回到了现实世界,那该多好;有时他又想,如果昏迷过去,再也醒不过来了,那该有多惊悚。就这样,他的神识来回摇摆着,混战着;接受着,拒绝着;清醒,迷糊,迷糊,清醒,……

  由于村试后这两天的天气实在反常,时不时会有暴雨雷电,而且这雨一下就是大半天,据说玄湖郡不少低洼的村庄都被淹到了。虽然依大家的修为和脚程,正常的去玄湖郡用不到半日的时间,但为了防止因意外而错过郡试耽误了孩子们的前程,村长高青云还是决定带孩子们提前五天就出发前往玄湖郡。

  高青云打算带着宜辰,和大哥他们一起去玄湖郡,为此一早就特意去山外雇了两个脚夫和一副软榻回来,请他们抬宜辰前往郡里。两个脚夫也是习武之人,只是天赋差强人意,修为难再寸进,又没有什么家世背景,就以帮人挑挑抬抬作为营生,凭着修为的底子,能比普通人接到更多的单子,收入自然也是不菲。

  因为不知道要去玄湖郡多久,丢下宜诺一个人在家实在不放心,高凌云决定带她一起去玄湖郡,也可以让她历练历练长长见识。

  一切准备就绪,由高青云领头,一行十数人拎着大包小包浩浩荡荡地离开了玄明山。

  宜诺这是算是第一次离开大山出远门,以前最远也就只去过外公家。离开熟悉的玄明村,心里是既忐忑又兴奋,难得收起了小女孩的心性,像个小大人似的跟在父亲和哥哥的软榻之后。宜虎也是首次去玄湖郡,但他没有随在父亲身边,而是陪在宜诺的旁边。他作为村里的孩子王和宜诺的堂哥,在宜辰昏迷未醒的情况下,毅然挺身而出,担负起照看宜诺的任务,也体现出这个小男孩不错的品性。

  按照行程安排,他们准备用一天半的时间抵达玄湖郡,路上计划在殷家堡歇息一宿。殷家堡,离玄明村东侧最近的村寨,堡主殷锡山,正是高凌云的岳丈,也就是高宜辰和高宜诺的外公。他两年前已经到达筑基期第三重初期的境界,一口玄铁大刀耍的神出鬼没,附近村赛几无对手。而玄明村的老村长,也就高青云的父亲高正徳,目前也才筑基期二重巅峰的境界,因为玄明村底蕴的缘故,高正德卡在这个境界已经两年半之久,始终无法突破瓶颈。这也是为什么一年前他将村长的位置传给高青云,而去潜心闭关修炼的缘故。若不是因为宜辰的这次意外,他也不会特意出关,并建议他们去找神医秦鹊一试。

  从炼气期一重到炼气期九重,一般人要花费数年的光阴。而从炼气期进入筑基期后,修为的长进更是困难,除了要具有超人的天赋,还需要一些丹药的辅助,所以从筑基期一重到九重,普通修士至少得花数十年时间去修炼,甚至有的修士卡在一个境界终身无法突破。当然,天资聪颖、家境殷实的修士们不在此列,他们的修真之路自然平坦得多。这也正是:修士的世界,风光无限,可其中的坎坷与危险,又有几人知道?

第八章 殷家堡

世外奇缘 辰and宁 1597 2020.06.27 10:59

  殷家堡四面环山,虽不像玄明村那样矗立在高山之上,但地势也不低,按现在的话來说这个山谷绝对海拔还是挺高的,所以这几天的暴雨,对殷家堡几乎没有什么影响。

  当高青云一行十数人到达殷家堡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阴沉,似乎一场暴风雨即将降临。

  由于玄明村去玄湖郡必须经过殷家堡北面的一条山道,所以高青云他们选择在殷家堡歇脚,也是不错的选择。

  因为宜辰母亲意外失踪的事,高凌云和殷堡主之间其实闹了一场,从此互生嫌隙。当初,宜辰母亲就是回殷家堡娘家的路上离奇不见的,殷堡主怪高凌云没有照顾好自己女儿,为此对高凌云很不待见,一年多来双方处于冷战状态,鲜有来往。而前次青云、凌云兄弟去玄湖郡,由于时间紧迫,也没有进殷家堡问候。这次高凌云准备在殷家堡歇脚其实也有深意,一方面让殷堡主知道外孙出了状况,外公心疼女儿,更疼爱外孙,在这节骨眼上必不会纠结过往,何况双方也只是拉不下脸,借这个台阶,或许可以修复两家的关系;另一方面,殷堡主交游广阔,见多识广,毕竟殷家堡经营着灵草、灵药生意,生意差不多遍布整个玄湖郡,比玄明村这样的世外桃源,消息自然要灵通的多,或许可以从他那里得到一些消息或者助力。

  殷堡主有两子一女,女儿最大,就是宜辰失踪的母亲殷天秀,两个儿子分别叫做天奇和天俊,这两兄弟都是年初刚突破的筑基期一重,年纪轻轻两个人就已跨入筑基一重,也足见殷家堡的财力非同一般。

  玄明村一行人还是如愿住进了殷家堡,虽说殷堡主因为女儿的事不待见这个女婿,但对于外孙遭受的意外和乖巧外孙女的到来,让殷堡主惊喜万分,当然惊的是外孙出了意外,喜的是外孙女的到来。

  殷正徳先安排了玄明村其他人和两个脚夫住进了客房,随后和凌云一起去到女儿天秀的房间看望外孙。这是殷堡主特意安排的,看能不能让宜辰在熟悉的环境里醒过来。

  意外和生死面前,恩怨和嫌隙无足轻重。殷正徳细细的询问了高凌云关于宜辰昏迷的一些细节后,也是不明所以然,于是特地召唤了堡里的特供首席医师和药师一起过来看诊。

  “堡主,孩子的症状看,像是冲击瓶颈时走火入魔以致经脉紊乱了,但是奇怪的是,神识似乎并未受损,只是陷入了昏迷,这种情况也是老朽平生第一次见到,老朽无能,还请堡主见谅!”首席医师的话,也在大家的意料之中,医师没办法,药师自然也是束手无策。

  “无妨,有劳两位了。”殷正徳做了个请的手势,并亲自送他们出了房门。

  回过头来,殷正徳对高凌云说道:“那个,贤婿,之前的事,是我不好,天秀出事,本也跟你无关,我不该怪责于你。”

  高凌云俯身作揖:“岳父,您言重了,是凌云不好,当初应该陪天秀一起回来的,也许就不会出事了。是凌云疏忽,还请岳父莫怪。”

  两人相视一笑,一笑泯恩仇,这事就算揭过去了。

  高凌云说了父亲让他去找秦神医的事情。

  殷堡主喜道,“凌云啊,不是你说起,我倒把这茬给忘了。十年前,我曾有幸在玄湖郡与秦鹊神医有过一面之缘,当时秦神医从我这买了株婴参,许诺以后如有需要可去找他。我这便修书一封,你可带去秦神医处。而且,天奇这次也要带堡里的四个小孩前去玄湖郡参加郡试,让他带你们去求见秦神医。”

  高凌云拱手称谢。

  大人说事,自然没有小孩子家什么事。在另一厢,宜诺在小舅舅的房间里逗着小表弟玩。

  “宁宁,来,姐姐抱抱。”

  “不,讨厌,要爹爹。”小男孩朝殷天俊怀里扑去。“爹爹,爱你哦。”

  “爹爹也爱你,宁宁。这是你姨母家的大姐姐,姐姐她也爱宁宁。”殷天俊抱过宁宁,举过头顶。

  宁宁开心的叫了起来;“好高啊,好高啊,爹爹棒棒!”

  小男孩才两周岁多点,正是最好玩的时候。

  “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宁宁。”宁宁从他父亲身上下来,凑到宜诺身边,“姐姐,漂亮!”

  宜诺用小食指轻轻碰了碰宁宁的嘴唇,“这小嘴巴,真甜!宁宁几岁了?”

  “二岁。”

  “我的天呀,小舅舅,宁宁好好玩!来,宁宁,叫姐姐。”

  宁宁回过头去看看天俊,求助似的。

  “宁宁乖,叫姐姐。姐~姐……”天俊给宁宁做了个口型示范。

  “姐~姐~”,宁宁生硬的说道。

  “宁宁好棒,姐姐爱你!”宜诺凑到宁宁面前,亲了宁宁脸蛋一下。

  “讨厌~”,宁宁假装生气,别过头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