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清酒利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沦陷

清酒利剑 说书一人 2399 2020.06.28 12:15

  那年腊月的雪特别的大,将整片大地都染成了白色,红色的花儿一夜之间刺在了大地上,那花栩栩如生,暗淡之间又透发着鲜艳。

  这个故事啊我,是奶奶我听我的奶奶说的。因为特别的精彩,特别的引人深思所以奶奶记忆犹新。

  我们所说的这个故事是关于他的故事。

  他叫司马方明,据说啊是一位王朝的皇帝,本是一代明君却成了一个亡国之君还战死在异国他乡成了天下人的笑柄。

  皇上,叛军已到了城下,你快带着贵妃走吧。

  走?去哪?这天下之大,哪还有我容身之处!皇后走了,就连他也走了!天亡我朝啊!

  不,还有一处可安身皇上你忘了南阳将军吗?

  对,对南阳那。不,不行!你忘了昔日我与他抢夺贵妃之事吗?他是不会接待我们的!

  你们可是兄弟啊!血浓于水的兄弟啊!他怎会见死不救,老臣是看着你俩长大的,南阳王与你的感情岂是一个女人能衡量的。

  方明!方明!你父皇给你取这个名字就是希望你能明理治国,成为名留青史的明君!还记得7岁时你父亲赠你佩剑时对你说的话吗!

  司马镜的话语将坐在龙椅上的司马方明拉进了回忆。

  7岁那年司马方明收到了他父皇的第一次生日礼物,礼物是一把剑,那剑黑里透红锋利无比长达四尺足足比他整个人都还要高上10公分,重35公斤那时的方明别说拿,就连碰也不敢碰。

  那剑浑身透发着冷气让人一接触便通体透凉寒气逼人不知是何缘故。

  方明笑道:“父皇这剑?”

  给你的!喜欢吧?父皇这次远征在黑水国的皇帝那得到了它。一见这剑便有与众不同之感,再加上有清凉之能正好给你拿来清神醒脑。毕竟我儿是要当天下之主的人。

  儿啊,你可知父皇为何给你取这名字?

  方明挠了挠头说道:“孩儿不知道。”

  为父给你这个名字是希望你他日能够当一代明君,治国安邦将我大辽一直延续下去!

  皇上!皇上!去南阳那吧,他不会忘记你们的兄弟之情的!司马镜磕着头说道。

  对!南阳是我弟啊!他一定会接待我这个哥哥的。来人!来人!备车!

  叔叔快起身。

  叛军还在城下叫嚣,皇城四门紧闭,城内将士门披肩带甲一个个重装待发。百姓早已逃出城去。

  方明来到牡丹亭,贵妃独自一人坐着心事重重。她已经3日为眠了,一脸憔悴。一件素白的衣裳简朴而已清新脱俗,双眼迷离。完全没有昔日光彩。

  方明走上前去。

  她见后立马起身,可几日为未眠已让她浑身无力脚一软又坐了下去。想再站起来,方明忙把她扶住抱在怀里眼泪一滴一滴的掉了下来。

  是我对不起你,没能给你想要的生活,我无能,是我无能!

  贵妃叫清澄,她是一位贵族的女儿,方明登基那晚皇城举城欢庆,她跟着爹来到了皇城偶然之间见到了与弟弟逃出来逛花灯的方明与二人结下了不解之缘。

  方明的眼泪罗在了清澄的脸上,那淡白的脸没有一丝血色。被眼泪润湿后就如同画里的人一样,白的让人恐惧。清澄不知不觉间眼泪也掉了下了沾湿了衣裳。

  不,皇上,不皇上不是你的错,是我让你们的关系变坏,是因为臣妾南阳才带着虎符离开了皇上。

  如果不是臣妾叛军也不可能打的过皇上的军队!

  方明紧紧将清澄抱住,生怕以后就见不到了一样。走,我们去南阳那吧,他会接待我们的。方明毫无波澜的说道。

  清澄这时眼神一变,笑着说:“方明你终于想开了!你终于肯原谅他了!”

  报,皇上车已备好,请皇上与贵妃前行。

  方明扶着清澄走出来牡丹亭。司马镜已在这等候着,他将当年那把黑剑也带来了。皇上,老臣只能送你到这了,以后的道路没了老臣你要三思而后行,切记不要意气用事!臣把它带来了,希望以后他能陪在皇上身边,给皇上清神。

  叔,你不和我们一起去吗?方明哭着说道。

  别哭!男儿有泪不轻弹!我司马家更是这样!不许哭!快上车,我不能走。等我将城门打开时,叛军必定会冲入城中,那时他们的注意力一定在这广辰宫上!你们就从暗门出去。一路上不许回头只管跑,跑到南阳王那去不用管老臣。

  可是,可是叔!方明哭的越发厉害,孩童时的回忆一下子全部涌进了脑海。

  司马镜笑道:“不许哭。殿下忘了我是谁吗?我可是司马镜啊!那叛军的头领的父亲与我是结拜兄弟啊。他们不会杀我的。你们快走!”

  真的?方明擦了擦眼泪问到。

  叔什么时候骗过你?你们先走我等有机会就出来去南阳那与你们汇合。

  方明这才拉着清澄上了车。车夫快马加鞭一会儿就到了暗门。这是当年太上皇打下江山时,因为皇后不许他出门打猎而他又最好打猎,没办法便修了一个暗道直通郊外。

  暗门非常的隐蔽在甘道河下游河桥的下面。青苔扒满了暗门,成为了装饰物。

  这时城门大开叛军一涌而上,黑压压的一片如同蚂蚁猎食一样。迅捷而又团结他们争先恐后的杀进城内,头领坐在一匹黑马上,身披龙袍,手持长剑凶神怒煞,喊道直取广辰宫!

  叛军如同洪水一样一下子就功到了广辰宫下方。皇城内的战士悉数战死,到处都是尸体。一条长达数丈的阶梯连接着广辰宫,阶梯下尸横遍野,阶梯上金碧辉煌。叛军们一个个登上阶梯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鬼登上天堂一样。

  叛军头领拔出剑,指着广辰宫笑道:“方明我回来了!我说过我他日必会剑指皇城!众将士听令,尾随朕身后。”

  那些恶鬼像吃了安心丸一样一下子排列整齐,这毫无秩序的叛军竟有了分正规军的样子。

  他不紧不慢的走着,仿佛这天下早已是他的囊中之物一样。一步,两步,三步,广辰宫越来越近。他身下的台阶上整整齐齐的站着八位将军个个凶神怒煞,鲜血淋漓刀剑上不知沾了多少人的血。在他们身后变身叛军部队。

  叛军头领推开了朱红色的大门,大笑道:“方明我回来了!你可想我?”

  大殿上金碧辉煌,9棵柱子支撑着在宫殿,每棵柱子上都雕刻着一条龙栩栩如生。

  只见司马镜独自一人坐在凤銮之上。宫中豪毫无一人。叛军头领见司马镜,笑道:“司马伯伯你原来在这,你看侄儿我回来了!带着自己的军队回来了!方明呢?叫他出来!”

  你对得起你爹吗!亏你还认我这个伯伯,你爹与我同为当朝大臣,他的死是他自己做错了事!关这王朝什么事!关皇上什么事!关这天下百姓什么事!你带兵造反则是不忠!杀上你爹曾经当朝的朝堂上则是不孝!你这不忠不孝之人还还好意思穿龙袍不怕天灾吗!

  好一个不忠不孝,那司马方明呢!叛军头领怒吼道:“他为了一个女人与自己的弟弟反目为仇!他是贤君?天大的笑话!他都能当皇帝我怎么不能!”

十里桃花村

清酒利剑 说书一人 2634 2020.06.28 17:03

  叛军头领说的很激动,脸色红润,眼睛瞪的非常的夸张。他激动得音色都变了,全身颤抖着。

  司马镜无话可说,坐在凤銮上叹着气。

  叹什么气!老子要登基了你不准叹气!把方明交出来你在前朝什么官职到了我这还是什么官职。

  寿武,寿武伯伯对不起你爹,我,我没能让你走上正道。

  叛军头领名叫任寿武是司马镜的结拜兄弟任晨曦的孩子,本与司马方明,司马南阳一起长大但应家庭地位不同,从小便比方明他俩更努力学武念书。直到任晨曦犯下大错被斩,那时方明正好是当朝皇帝。所以结下了杀父之仇,他被赶出皇城发配边疆,这5年来一直招兵买马策划着反朝堂庭的大计。

  你本来就对不起他!他待你如同亲哥哥一样。你却见死不救!你本来就对不起他!我让你把方明交出来!

  对是我对不起他,是我对不起他,是我对不起他,是我对不起他……司马镜重复着这句话,眼泪掉了下来,他起身跪了下去磕着头说道:“是我的错,你别怪方明,全部都是我的错,你要杀要剐都行,你想想你们小时候还一起玩啊!”

  任寿武怒吼道:“我叫你把方明交出来!你真以为我不杀敢你?你再不交出来试一试!”

  大殿上除了二人的对话声外,一片安静,叛军们全部整整齐齐的站在殿堂上。

  司马镜哭着不说话。任寿武叹了口气抬起右手食指与中指向下一压,双眼闭上泪水流了出来。

  两位将军走上去将跪在地上的司马镜拖了出去斩掉了。

  任寿武坐上了龙椅,叛军全部跪下高喊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任寿武拔出长剑怒吼:“司马方明我不杀你誓不为人!来人,就算拆了这皇城也要给我抓到司马方明!杀司马方明者赏千两,活抓赏万两!”

  司马方明等人快马加鞭一出皇城便像西驶去路上几乎没有耽搁一路直驶西域。

  马车日夜兼程一个多月便出了玉门关。

  清澄说道:“在往前边走便是西域了。”

  方明回答道:“对啊,再向前就是满天黄沙了,听说这附近有棵树特别的壮观,要不我们去看一看?”

  清澄叹了口气说道:“算了吧,外面到处都是你的通缉令。”

  司马方明苦笑道:“确实,也不知道司马叔怎么样了。那树在我们的行程上可以看见,我们就去看一下。”

  嗯,好吧不耽搁时间的话就看一看吧。清澄食指点了点方明的额头说到。

  毕竟不再是皇帝,与不再是贵妃,也不用受这么多礼节约束了。这算是民间情侣的动作吧。

  马车行驶来到仙女山,山下是一片桃林,桃林里有一个小村,仿佛与世隔绝。村里男耕女织,日而作,落而歇。千万朵桃花在树间绽放,一股股的芳香迎着在边境大风袭来,让人沉醉其中,忘掉了一起烦恼。

  好美。

  要不下车看看?正好我们也快没水了。方明拉着清澄说道。

  可是通缉令还在。清澄犹豫了一下道。

  司马方明拍了拍她肩膀自信满满的说:“我一路上都看过了,这儿没有通缉令,所以没事走吧,正好我们也要没水了。”

  清澄食指按在嘴唇上说道:“好吧。”

  方明喊道:“停车停车。”

  下了马车,马夫牵着马跟在身后。两人拉着手走在林间。村里人各忙各的大人耕地,孩童牧牛,一路上笛声陪伴。

  这样的生活正是清澄向往的生活,只是司马方明生为一代君王不能离开朝政,所以清澄只是想一想罢了。没想到有朝一日真的能到这总与世隔绝之地,这样的生活与想象的差不多大致一样,不同的是这里的村民格外好客,他俩走在林间路过人家户里的妇人都会出门邀客进家。这个村镇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内有酒馆,小店,村户数十口。

  两人来到酒店司马方明点了一桌的菜,与一壶酒。主仆同坐一桌吃起了中午饭。

  这个酒馆不算大要说特别之处就是这里的菜,几乎都带着桃花,桃花糕,桃花泛……尤其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酥最为出名。就连酒也是桃花酿的开瓶就有一股桃花的清香。

  主仆一共5人方明与清澄一起坐八仙桌上分,那三位,一位丫鬟,两位马夫坐八仙桌的下方。经过一个多月的旅途5人有说有笑。

  台上有个说书的,正说着书。讲的一位将军与一位仙女相爱的故事。

  他右手持白羽扇,左手端一碗茶水。清了清嗓子说道:“上回我们说到张将军与九天仙女在人间相遇堕入爱河,后应天下大乱张将军被皇上派到边境与他国战斗,一路上将军的军队披荆斩棘战无不胜他们到了这,也就是我们这十里桃花村,那时的十里桃花村还没有桃花,也不叫十里桃花村,那时只是一片荒地,这里没有一点儿生机。到了这里张将军便让仙女留在这儿等他,许了她等他回来后给她一片十里桃林,将军并不知道自己爱的女子是仙女。留下了许些银两与仆人便离去了。”

  因为前边就是这次战争的目的地,据说那里的国师会妖法。张将军再厉害也终是凡人之躯,对妖术也不能肯定有十分的把握。再加上带着她并不方便,于是下令让仙女留下等他,实际上自己也不敢说能回来。

  留下的银两足矣让仙女过完下半生的日子。哪知道将军一走仙女便发走了仆人连银两也全部给他们分了,自己只留下了少许。她用仙术变出了房子,自己待在里边等着将军的归来。

  将军到达了敌国,等到着他的是一场恶战。那国师确实会妖术,会呼风唤雨,招魂遣鬼。这要是换做别的人早就抛兵弃将逃走了,可张将军是何人!张将军是文武星君转世,岂会怕了这妖道。

  他用所学的兵法与国师斗智斗勇,国师招死人来他就用火烧,招风来自己就躲,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进有退与国师足足僵持了半年之久,直到粮草用尽,将士们死的死伤的伤。大败而输。张将军被擒成为阶下囚最后自尽而亡。

  他死后,那个国师也暴毙而亡。有人说是苍天有眼,也有人说是仙女替君报仇,还有人说是这本就是张将军该渡的劫,死后回到了天庭当回了文武星君,后做法替人间除去了这祸害。

  仙女足足等了两年未等到君归,也猜到了个大概。对将军朝思夜想回忆起与将军生活的点点滴滴。期间仙女颓废,越发了没有精神。一天都在乱想也没有个目的。

  是的仙女没有了张将军已经失去了活下去的动力。直到那晚想起了将军曾许过她给她一片十里桃园,自己精神便回来了。

  次日仙女用自己所剩下的钱财全部用来买了桃花种子,种在了荒地上,可是这荒地水一滴也没有怎么可能种活。仙女就连忙驾云前往西海借水。西海离这数千里,等她借到水再赶来时种子早已死去了。

  仙女还是下雨了,那天下的雨很大很大。里面夹杂着仙女的泪水。后来那水流成了河,也就是我们这的泪目河。

  后来啊,仙女用尽了自己的仙力复活了一颗桃树后,仙女便不知所踪了。突然间愿来的荒地多出了一座高山,就是我们的仙女山,仙女应该是仙力耗尽变成了大山在这儿长眠。被仙女救活的那棵树百年不死越长越大,已经插入了云中。也有人说仙女用尽仙力后身体化作了大山,而灵魂去附在了桃树上继续等着那个未归之人。桃树也因此得名唤作相思树。

  不知道怎么的山下开始生长桃花树,也许是苍天也被仙女给感动了。桃花足足在山下长了十里,也算园了仙女的梦。

  多少情人奔赴千里来此就是为了见这相思树一面。

  

相思树

清酒利剑 说书一人 1998 2020.06.28 19:13

  台下一阵叫好,清澄听后也不禁鼓起了掌。有人问道:“那仙女后面来等到张将军了吗?哦不对是等到文武星君了吗?”

  嗯……这个小生就不从未知了,小生只是一个说书的我也只是照搬书中的故事。

  台下一片喧嚷。众人七嘴八舌的讨论个不停。

  刚刚听故事听到太入迷了,连酒都未尝上一口。来,我们满上!方明将一瓶桃花酒整整倒了三大碗与马夫喝下。

  好酒!香而又甜,烈而又清!方明不感叹到。

  一位小二走过来笑道客观,这是本点特产,桃花醉。要用生桃花煮熟后,煮的过程中火不得大,也不得小要刚刚好,桃花也不能太熟,7分熟就可,再泡到自家酿的酒里泡上七七四十九天使得酒与花融为一体。才造就了这瓶桃花醉。

  方明笑道:“果然好酒都麻烦。不过好喝就行了。”

  小二又说:“那客观要不再点上一瓶?正好听我们这的说书先生讲故事。”

  方明摇了摇头说:“算了,好酒归好久,坏了事就不行了。”

  小二又看了一眼清澄说:“客观想必你们是为了相思树来的吧。我跟你们说,这菜叫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酥,也是我们本店的特产……”

  打住。嗯我知道了你应该说去观赏那相思树要配上这桃花酥才有趣味对吧?方明抢说道。

  小二笑着低下了头说:“客观真神人也。对我们这桃花酥……”

  方明又抢说道:“好小二再给我们上两盘桃花酥打包。”

  方明与小二这番话引得4人大笑。

  5人吃完饭便又开始前行,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仙女山上,山间路陡峭,马车无法通行。5人便下车沿着村民们平时上下山的小道一路上山去。

  众人爬到半山腰变问到了清香的桃花味,等5人爬到山顶时壮丽的景色震撼了众人。

  有棵桃树直插云烟,这树大的数10个人张开双臂围也未必能成功。树上红丫丫的一片,树下堆满的落下的桃花就像花海一样。

  方明不由地感叹到天地间竟有如此美丽的地方。

  清澄4人早已哑口无言,眼球全关注在这大树上。

  这时夕阳西下,与这树正好形成了一道背景。暗红色的光衬托着红花,给人一股无比凄凉的感觉。

  清澄说:“方明,好美,但是想到仙女的遭遇我又感觉好痛心。”

  方明拿出来桃花酥吃上了一小块说:“那仙女确实蛮惨的。不过我们是不会发生这样的事的。”说完变用食指点了点清澄的额间。

  天色不早了。要不我们就在这住一晚,明早再下山?年长的马夫说道。

  也对。这么晚了我们走不到山下天便黑下来的话,我们更不好走,还不如选择在这过夜。方明说道。

  于是丫鬟与清澄坐在花中聊天,马夫与方明便两个寻柴火一个生火。

  天黑了下来,火也燃了起来。柴是生的在火中发出来炸裂的声音。几人闲聊了一会便睡去了。

  方明独自一人坐在火堆前发着呆。这时自己用布包裹着的那把黑剑发出了月亮般的寒光,让人心生寒意。那光越来越亮直到可以与月媲美。虽是夏天但那把剑还将周围的环境都染得个寒气逼人。仿佛空气都要被它给凝固了一样。方明拿出长剑端详着。这时突然落下来的桃花飞舞以方明为中心围绕四周。慢慢的一个女人的影子投入在了桃花中。

  她在花舞中右手伸向了方明。

  是你吗?是你回来了吗?张明广!

  那声音温柔而又透发着寒气。

  方明心想张明广?难道就是那个张将军,如果是的话,这岂不是仙女?她现身了?

  明广,你终于回来了,在此期间我还以为你死了,。我等了好久,好久等得我都睡着了。那声音中传来了哭腔。

  方明不由自主地感到心凉。他张开了口说道:“不仙女姐姐你认错人了。张将军确实已经死了。”

  花舞越发厉害,花中的人影也越来越清晰。她语气也更重了。

  不你骗我!你骗我!你就是明广!你……你肯定是爱上了别的女人才这样说的!我等了你几百年,你去爱上了别的女人!不可饶恕!不可饶恕!随着这花舞变成了巨风将清澄围住说道:“是这个女人吧?竟然我得不到你也别想得到!”

  说完那风便要撕碎清澄。

  方明急忙说道:“别,我就是张明广!我承认我是张明广,我一直都爱着你,从未爱过别的女人。你看如果我不爱你我怎么会来找你?对吧我一直都爱着你。”

  那飓风听完这话才停了下来,一位女子呈现在方明眼前。那女子黑发飘逸,五官精致,一件粉红色的前朝衣服水汪汪的丹凤眼,眼角还有泪水涌出美丽动人。

  她伸出来纤细的手指张开双臂一下子抱住了方明头埋进方明怀里便痛哭。

  方明一下子不知所措。她的泪水沾湿了方明的衣裳,方明也不敢乱动手中的黑剑变得更亮了,已经从一把黑剑成为了蓝剑。

  仙女哭着。右手握拳击打着方明的胸口。

  也不知这样过了多久仙女放开了方明擦了擦眼泪说到天亮你们就走吧。

  方明不敢相信,他露出来惊讶的神情,嘴微张。

  你不是明广。仙女说道。

  方明这才开口说:“仙女姐姐我一开始就说了我不是张将军。”

  仙女转过身去说:“你确实不是明广,虽然你身上有酒味,但是很微妙,明广这么爱喝酒不可能只有这么点气味。明广也不知道我是仙女。是我认错人了,对不起。”

  方明左手挠挠头说:“没事认清就行了。对了仙女姐姐你不要这么伤心明广将军也许还活着,在天上。有人说他是文武星君。你可以去天上找他。”

  仙女苦笑道:“仙力我早已用尽,现在早已不是天上之人。我……,如果你能遇到他的话请转告他我一直在等着他。”

  说完仙女化作一堆桃花随风散去。

  

兄弟之情

清酒利剑 说书一人 2063 2020.06.29 16:54

  仙女化作桃花随风散去。方明手中的蓝剑也慢慢变暗淡了。仿佛刚刚的一起都没有发生过,一起都只是方明的幻想,手中的剑并没有发过光,仙女也未出现过,一切都只是他的幻想。

  一阵晚风吹过,火焰还在燃着,火还是一样的照着众人。方明不禁一笑也许只是幻觉罢了。

  黑黑的天空已经没有云飘散。四周的繁星给黑色的夜布点缀上了晶石。月亮照耀着这片桃林,一切是这么的安静,这么的让人沉醉。

  繁星点点使方明心生了睡意。方明两眼一闭睡了过去。

  清晨阳光普照大地一切又散发出来生机。旭日东升一切是如此的美丽。

  清澄醒了来,见方明双腿盘膝,双手握剑眼神迷离恍惚便叫醒了他。他醒了过了看了看清澄笑道:“原来是个梦。”

  清澄好奇地说:“什么梦?”

  “一个噩梦而已,没事把他们三叫醒赶路吧。”

  方明明二人叫醒了他三就下山了。

  清晨桃花村里已经升起来炊烟,鸡鸣狗叫,人们开始生火做饭,见方明等人招呼进家吃东西。

  方明等人悉数拒绝后便匆忙上路。

  出来这片桃花林外边就是黄沙满天,毫无生机,还好众人已备好了充足的水。

  又经过长达1个多星期的旅程终于到了南阳那。南阳自从离开了皇城便一直生活在这,他利用虎符掉离了大批军队攻下了胡山关。

  方明5人来到胡山关下,城门紧闭,四处戒备森严,城墙上的将士问到“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做什么?”

  马夫回到:“这里坐着的乃是大辽的皇上,司马方明!快去通报你们的将军前来迎接。”

  城墙上的几位将士讨论片刻后便打开了城门。

  方明等人进了关。

  马车进关后还未走上几里路便被官兵围了起来。

  司马方明等人还没有弄清是怎么回事就被抓了起来送到南阳府上。司马方明喊着南阳你给我出来!南阳你给我出来!

  一位身披黄金甲的将军从帘后走了出来。

  这人身高7尺,脸色红润,英挺的鼻梁,剑眉下是一双有神的丹凤眼。精致的五官就像是雕刻出来的一样。没错这是南阳,方明的弟弟。这儿的高原环境使得他脸上红润,身高也长高了一尺多。

  兄弟两人见了面却无话可说。

  南阳手一挥,方明等人便被松了绑。清澄哭着说:“南阳,他是你哥啊。你们兄弟就别在屋里斗了。帮帮你哥吧。”

  南阳看着跪着的方明,眼神暗淡无光,像是沉思了许久张开了嘴说道:“起来吧,你们在我这别乱搞就行,我只能保你们一时,但也不能一直把你们留在这。我也有臣子,我也有百姓。”

  方明站起身来,端详了一下眼前的这少年。还记得南阳逃离皇城时比方明还要矮一个头,现在居然差不多高了,以前那个只知道跟在自己身后,皇兄皇兄的叫的南阳已成了一位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丈夫。短短5年足矣改变一个人。

  方明笑道:“好小子,长大了是吧。对你哥这样,也对当初是我将你关入大牢,想必很恨我吧。”

  清澄站了起来拉住方明的长袖说道:“往事如烟,不必回望。过去的就让它翻页了吧,兄弟之间不应该这样。”

  南阳用粗糙的手按住了头说道:“这西域不是皇城,环境不好,招待也不好。还往殿下见谅。殿下与贵妃可在落雁宫内歇个几日便离去吧。毕竟我也不想得罪任寿武。”

  方明骂道:“一个任寿武看你怕的,你还是我们司马家的人吗!如果不是你将虎符盗走,调我大辽6成都国力,我会来找你?”

  “殿下说的对,你大辽的军队绝世无双,如果是全力不可能被打败,你可知道那任寿武身下的八位鬼将!那不是人间之物!你大辽再厉害能斗得过鬼吗?”

  一顿话让方明哑口无言。清澄说道:“好了,我们就住上几日便走,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说完南阳就离开了众人的视线。5人也各被安排了房间。

  这儿的天比中原黑的快,6,7点钟黑夜笼罩就笼罩了大地。方明独自一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心想:“我不能连累了清澄等人,要不去找南阳谈谈,我可以走,将清澄等人留下就可以了。”

  方明在床上翻过去翻过来还是下定决心去一趟南阳的府上。

  可是到府上未见南阳人,询问得知南阳一般这时候都在狼虎厅内习军书。方明便来到狼虎厅,刚到门前里边就传来了两人的声音。

  一人是南阳,一人是他坐下的将领。

  诺大的厅内只有两人,南阳坐在虎皮椅上桌上点着灯,南阳右手捧书。那将领站在他跟前。

  那将领说到:“将军,那方面……”

  “没事说。”

  “嗯,就是任寿武肯定会找上我们来的,要不我们将他抓住送给任寿武?”

  “放肆!他乃是我的哥哥!你告诉部下,对他尊敬点,再怎么说他也是皇上!”

  “将军您就是心软,他日必应这酿成大错!你难道要为了他陪上众将士的性命吗?还有这一城的百姓也会因此遭殃!”

  南阳叹了口气说:“没办法谁叫他是天子,我们身为臣子这是本难。谁让母后也最疼他。”

  那将领握紧拳头砸在桌上叹气道:“行吧将军怎么选末将都跟谁你。”

  门外的方明听到这番话眼泪掉下来,他擦干了眼泪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他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在桌上点了一支灯提笔写到:“给司马南阳。

  南阳每日我就走了,我不会连累你们的,我走后哥哥不求你什么,只求你照顾好清澄,那位丫鬟就让她待在清澄身边,那两个马夫给些钱财让他们回去安家落户平凡地过完下辈子。

  至于我嘛明早就出关你也不必担心我。切记一定要照顾好清澄,告诉她我只是暂时前去他处避难。两年后如果她没有忘记我的话就到桃花村那等我吧。

  我出关后就会一路向北。那儿有哥的一位兄弟,他会接待我,所以你们不必担心。”

  你的兄长:司马方明。

  

出走

清酒利剑 说书一人 1550 2020.06.30 14:03

  天刚掀开了黑布,朦胧的太阳才露出一个头,方明趁着夜色快马加鞭出了胡山关。

  南阳那还未睡眠,看来他在狼虎厅内待了一宿。晨光照进了门窗,南阳起身将灯灭去便去到军营。这时军营已有多数将士开始晨练,震耳欲聋的口号声在军中回荡。

  有练拳脚的,有练刀剑的,也有练长枪,弓箭的。场面很为壮观。

  “报!南阳将军,司马殿下不见了人影。”一将士跌跌撞撞的冲进营中。

  “宫外可找过?”

  “属下落雁宫内外10里全找过,未发现殿下。只不过在殿下的寝室内发现了一封信。”

  “信内是什么?”

  “属下想到是殿下留下的,未敢打开,还请将军查看。”那将士说着从怀里拿出了一封信。

  南阳打开信封,还未看完眼泪便留下沾湿了纸张。

  南阳自言自语道:“是皇上就了不起吗?又是这样,你总是这样未经他人意见就乱做决定。”

  手下的将士不敢问,也不敢看,只陪在身边。

  南阳大喊到:“方明你这个混蛋!从来不考虑他人感受!”

  “吩咐下去!就算翻便整个西域也要给我把他抓回来!”

  司马方明出来胡山关,太阳已升到了正中央。烈日正严,再加上满天黄沙吹得人睁不开眼睛。方明满天大汉将马停了下了找了一块石头便坐上休息。

  皇城内任寿武正坐在龙椅之上7位将军跪在朝堂上。这时另一位鬼将突然出现在了朝堂之上,他先是一团黑雾随后慢慢实体化渐渐透露出了人的轮廓。

  他们八位鬼将个个狰狞面目,完全看不清人的五官。那位出现的鬼将换作影将。

  影将说道:“据探子报道,方明进入了西域境内,现处于胡山关,但不知为了什么又从胡山关离走。”

  任寿武拍了一下龙椅的把手,脸上浮现出了夸张的笑容他说道:“很好,很好。风,雷影,将命你三人各带7000人马前往胡山关。翻便西域也要把他给我带回来!”

  风将,与雷将站了出来与影将齐道:“是。”

  一阵风过后殿堂之上三人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任寿武笑道:“方明别急,很快我们就又能见面了。”

  黄沙吹过,整个大漠没有一点儿生机,黄沙中一人一马逆着风前行着。

  走了这么久马儿都累了,何况人。方明笑了笑道:“马儿呀,马儿,也为难你了。陪我走了这么久,等过了这片沙漠就好走了,这段时间苦了你了。”

  胡山关内清澄刚起床,稍加梳妆打扮后便来到了方明的房间。推开房门见里面空无一人,就四处寻找,在出落雁宫时正好与南阳撞了个面。

  南阳很愧疚的说道:“方明走了,他拍连累我们,所以独自一人走了,我们还未有他的消息。”

  清澄听后受到了打击,脚一软坐了下去。

  “你说的是真的?”

  “句句属实。对了方明还让我转告你不必担心,他只是去躲一躲,说是两年后若天下太平了,任寿武抓他的风波过去了,自己就回来,两年之后你若还记得他你就去桃花村撞一下运气。”

  清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她吼道:“你为什么不拦他!他是你亲哥去!你就这样让他出去送死?他有没有说他去哪?”

  南阳并没有多做解释。

  “你说话啊!你说话啊!”

  清澄那光洁白晳的脸庞变得痛红。她一把拽住南阳的披风说道:“为什么拦他,为什么不拦他!”清澄哭的撕心裂肺,声音都沙了。

  突然间清澄站了起来拔出南阳腰间的佩剑一剑刺向南阳。

  鲜血沿着剑流了下来。

  “将军!”

  一将士冲上来一把抓住清澄的手将剑抢了过了手一掀清澄就摔到在地。

  “快传军医!”说完就要拿剑向清澄砍去。

  清澄直接晕了过去。

  南阳用手捂住口子说道:“别!不许动她!”

  “可是,将军……”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来人扶贵妃回房。”

  军医匆忙地赶了过了。

  一时间南阳被刺这一事被传遍了整个军营,悉数将领前来慰问。

  而南阳关心的只有方明。他问道:“可以皇上消息?”

  一个个的将领都回答的一样,只是说出的口不一样罢。

  “还未寻到皇上下落。”

  南阳一次次从希望转到了失望。

  方明这早已走出来胡山关的境内,已经快到玉门关了。

  “太阳也快要落山了,这一个多月来一直在赶路,还未见过大漠的落日。马儿我们就停一会儿吧。”

  方明将马再次停了下来喂了水。将马栓这一棵枯木上,自己也躺在黄沙上看着落日余晖。

  

大漠飞雪

清酒利剑 说书一人 1045 2020.07.02 01:07

  慢慢夜幕降临,无数的繁星点缀着天空。昼夜温差和大,方明生了火。这黑夜的沙漠犹如一个怪兽吞噬了一切,无边无垠。

  方明把玩着火堆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半夜方明被冷醒,感觉天空有东西飘落,像雨,但比雨大块,也没有雨击打地面的声音。借着月光像上看去,天空不知道何时起下起了鹅毛大雪。火堆也快灭去了,方明忍不住的感叹,沙漠下雪还是第一次看见。

  这雪越下越大,越下越大,甚至方明出生以来就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雪,要是在睡下去怕要被活埋。

  方明心想,看这天色,天应该快亮了,火也快灭了与其在这儿受冷还不如多走几里路暖暖身子。

  想着方明就解开了缰绳,牵着马冒着大雪向前走着。

  方明也不知道时辰,只知道盲目的向前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晓得雪是越来越大,地面的雪也是越来越深。这时天色已经渐亮了。虽然太阳还未出来但已经能大概看清这片雪原了。

  方明眼前一望无际的洁白,一夜之间天就将这满是黄沙飞舞的大漠变成了雪原。

  这时一阵大风刮过,方明不禁打起了哆嗦。

  这时一片雪白的大地上突然出现,一个人影,若隐若现。

  胡山关内还是兵慌马乱,四处寻着方明的人,却不知方明早已走出来胡山关外。

  南阳站在城墙上感叹道:“一夜的功夫竟把整片大地都染白了,大漠下雪还下这么大王也是第一次见啊。”

  身旁站了好几名将士,他们全部重装待发。

  南阳又问道:“都一夜了还没有皇上下落?”

  “末将等人找遍了胡山关也未发现皇上。”

  “加大人马出关寻找,势必在皇上出西域前将他找到!”

  清澄已换上了冬装,一件红色的冬衣在这漫天大雪看来是如此的显眼,光彩照人仿佛远隔千里也能用肉眼看见。

  她伸出来纤细的手指,接着天上的鹅毛大雪,那手指白如玉,就像要与那雪容为一体一样。丫鬟一件白衣端着饭菜站在身旁更是衬托出了清澄的绝世美颜。

  “这大漠下起了如此大的雪,会不会是方明……”清澄张开小口哭道。

  “不会的,皇上是天选之子,是不会遇事的,娘娘别乱想了。”

  “可是……对,对他说过两年后会来与我相见的。他绝不会食言!”

  “娘娘想开就好,要不先用膳吧。再不用菜就冷了,天这么寒冷。为了与陛下见面可不能饿着了。”

  “叫人备车。”

  “备车?去哪啊?娘娘。”

  “桃花村。”

  “皇上不是叫娘娘两年后再去等他吗?”

  “可能,可能他有事先到呢?你别管了备车!”

  “那这饭?”

  “车上吃。”

  “好,杏儿知道了。”

  大雪使得大漠的气温降到了最低点,方明身上衣正单着,但依然阻止不了他前进的道路。

  毕竟这温度比起那把剑来说,还是那把剑更冷。

  人困马饥,雪还是继续下着。方明看了看马儿,马儿已经大口大口的吞噬着空气。

  他将马停住,自己也坐在了雪堆之上。

  

黑剑

清酒利剑 说书一人 1527 2020.07.02 17:57

  方明这时愣了,他开始怀疑自己出来的目的与原因。天就这么无情的下着。方明拿出了那把黑剑,黑剑没一点儿异动。

  黑剑长4尺,重35公斤。全身上下黑的透亮,但黑色之间夹杂着鲜红色,犹如血凝固在了剑中。剑并没有太多花招,就像一把普通的铁剑一样,没有花枝招展,没有弯弯曲曲。从剑柄到剑尖像一条线一般没有半点弯曲。剑虽普通但却剑气逼人。就算此时没有太阳也有寒光在剑上闪烁。

  方明端详着这把剑。

  这时突然洁白的雪原上出现了一大片黑点,像蚂蚁一般飞速移动着。

  方明看去,还以为是什么海市蜃楼。

  那黑的一片越来越近,直到方明听到了喘气声。

  方明看清,那是一只军队,还有人扛着大旗。

  旗子上写着任字。

  方明慌了,这是任寿武的大军啊!

  连忙起身便要逃去。这时一到紫电劈了下来正好劈在了方明伸手要去拉的马儿上。马儿一瞬间就到在了雪里,空气中飘着一股烤肉的味。

  方明看着马儿有着说不清的情绪,有惊讶,伤心,愤怒。还没有等方面缓过来又是一道紫电劈在了他脚旁。

  那队人马越来越近。他们大喊着:“活抓司马方明!活抓司马方明!……”

  方明一下子就慌了。心想:“果然天要亡我大辽。”

  突然一阵风吹过,方明的脸颊竟流出了血。

  方明忙将黑剑指向那阵怪风。

  那怪风里出现了人的轮廓。

  方明说道:“想必你就是风将吧。对了叫他们也别藏着了,出来吧雷将。”

  那风逐渐消散,风将现了身。他说:“不愧是司马方明,有种。”

  天空中又是一道紫电,随后雷将也现身了。那群士兵越来越近,他手持长刀大喊着。

  这时的雪已经快淹到了膝盖,行动非常的不便。

  方明双手握紧长剑,摆出来迎战的姿势:“来吧!一起来吧!”

  风将便又化作了风向他刺去,雪地里闪躲非常的不便。方明见状身体向右倾倒躲过了攻击。

  方明忙站起来,一道雷去劈了下来。他也顾不了思考举起了黑剑阻挡。

  那剑再次散发出来蓝光。顷刻之间那雷竟被他给吃了。剑的周围缠绕着紫电。

  雷将见后也是非常的惊讶。风将又一剑刺向方明方明用黑剑给挡了下了。

  风将不知何缘故被弹飞了数丈之远。他口吐鲜血。

  雷将又是一道紫电向方明劈去。这次方明没有挡,紫电还未下来手中的剑便开始剧烈震动,剑身越来越抖,一下子从方明手中脱离出来直冲向紫电。

  一声轰隆过后黑剑又回到了方明手中。他像吃饱了一样身上闪烁着紫光。

  方明看了看手中的剑,嘴角上扬冲向雷将的位置。

  风将紧跟其后。一瞬间便追上了方明。方明右手抬剑像身后一挡,这动作如此的流畅,迅速。方明连头也每回就挡住了风将的刺刀,随后一击飞踢踢在了雷将的身上。

  雷将飞出数丈之远倒在了雪堆中。

  就在这时,一道雾霾闪过,影将出现在了方明身旁。

  方明心知这次死定了,双眼紧闭,一阵疼痛感窜入大脑。

  等方面睁开眼时影将已被击飞,自己也被击飞数丈远,自己的腰间插着一把短刀,黑剑掉在了雪地上。

  方明拔出短刀,用雪冻住血脉。

  此时的方明连走路都是个问题,剧烈的疼痛使得他全身颤抖。而黑剑又离自己数丈之远,虽然刚刚避开了致命伤,但他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难逃一死。

  风将与雷将影将都站了起来,他们朝着方明靠近。

  那支军队已到了方明的眼前。

  方明心想:“看来这次是真的要死了。可是,可是我还不想死!我死了清澄这么办!大辽怎么办!黑剑!黑剑!你不是不同凡响吗?你倒是来救我啊!”

  就在这时插在雪中的黑剑散发出来剧烈的强光,血都被那光给融化了。那剑不在冰冷而是灼热。

  一道光闪过那剑出现再了方明前,方明看了看黑剑伸出右手抓住了剑柄。一股灼烧的疼痛钻进了方明的疼觉神经,他忍受着疼痛将剑像身后的风将刺去。

  风将化作了一阵风躲开了刺击。

  一瞬间,一条手臂掉了下来。

  风将再次现身,他握着右臂说道风将说:“好锋利的剑!连风也可以砍断。”

  雷将喊道:“上!杀掉他!

  ”

  士兵们争先恐后的扑向方明,方明一剑一个,毫不手软。

  鲜血染红了大地,犹如给雪白的滴毯绣上一朵朵红色的花儿。

  

陨落

清酒利剑 说书一人 854 2020.07.03 23:46

  方明挥舞着黑剑,黑剑愈发的躁动,身上的光也越来越耀眼。方明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杀了多少人,只知道对面的人杀了又来如同杀不完一般。

  鲜血染红了大地,雷将从腰间取出来一把短剑像方明刺去。方明动也没有动,那把黑剑一亮,雷将便飞开数丈。

  影将说:“现在就交给这些人类吧。”

  风将说道:“也是,他再厉害也不可能一人灭了一支9000人的军队吧。”

  随后三人便跳上了高石。

  方明此时也没有什么理智可说,眼里只有无穷无尽的杀戮,一心只知道杀,可谓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就这样方明一直杀到了天黑,月亮升了起来,仿佛月亮都被染成了红色。月光照着大地,此时洁白的雪地已经被染的这儿红一块,那儿紫一块,大雪还是不停的下着。就算是沸腾的鲜血也无法贯穿这雪地。血液在大地上结成了冰。

  暗红色的血冰反射这月光照在了方明身上。此时的方明身着红色血衣,手持暗红色血剑站在死人堆上怒吼着:“来啊!来啊!”

  方明刚出关时身穿的是白衣,现在已经被鲜血给染红了,里面有他的血也有叛军的血。

  风将握住断臂说道:“这人还是人吗?”

  雷将说道:“简直就是地狱的魔鬼。”

  “没事,我看他也不能坚持多久了,他一直不停的杀人,自己的伤口根本不能愈合,所以……不用我再说了吧。”影将笑道。

  此时的方明确实像一只野兽,没有感情的野兽,视人命如草芥。

  就这样方明一直杀到了天黑,又从天黑杀到了黎明。

  尸体堆成了山。方明站在血地上,双手握着剑柄插在地里。

  雪地上早已空无一人,一阵寒风吹过,方明在雪中一动不动。剑上已结了紫黑色的冰。

  红色的衣服紧贴着方明的身体。方明身上数不清的伤口,与箭羽,就连左腿也被一把长枪贯穿。

  方明白晳的脸被吹的已经没有半点血色。脸上呈现的是一种说不出的颜色,有红,有黑,有紫。飘散的长发被凝结在了空中。

  是的方明早已死去了。一代君王就此陨落。就算是一代君王,战死他乡也不过是落叶归尘,无人问津。

  多少年后方明也会被世人遗忘,可能唯一记住的就是有位亡国之君吧,再可能就是出现在那些说书人的口中了。对于人民来说只要日子过得好,你亡国,他建国与他们都没有太大关系,他们所关心的就是自己的利益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