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硕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第一章 史后文明 硕朝

硕朝 梦灵晖 3603 2020.06.29 16:08

  9102年,各国矛盾不断激化,战争成了各国之间的家常便饭,战争所消耗的资源是巨大的,地球资源有限,技术原因使人类并没有办法迁移到外太空。资源枯竭使人类彻底从地球上消失。而地球没了人类的破坏不断恢复又回到了往日生机。又一种族诞生此时人类已走到了封建王朝——硕朝。

  硕朝此时正与北尹交战,战场之中骑白马穿白袍拿一柄长三寸之剑与敌军交战,这位将军手脚麻利左右挥剑向前方杀去,将士们士气大振向前推进了十余米,敌军镇中一手持双斧之人向白袍之人杀去,大喝一声:“司北玄今日就是你命丧之时。”

  双斧齐挥向司北玄人头砍去,司北玄立即将剑横抵,硬扛住这双斧,嘴角轻微一笑道:“张坷,这句话我已听到千百次了,这是你们北尹的座右铭吗?”司北玄身向后移后将剑从斧下抽出,从上方向张坷刺去。张坷用一斧挡下,另一斧从下方向司北玄砍去,司北玄收回剑一手撑马背,在空中旋转一周后落在马背上在落下的一瞬间,司北玄的剑就已刺了出去,张坷的反应也不慢迅速歪头,只见剑收回时空中多了一角鬓发。

  张坷看到后迟疑了一秒,这时司北玄收回的剑已再次刺了出去,张坷反应过来后不是用斧抵挡而是扔下双斧,整个人贴在马背上掉头逃跑。司北玄借势冲锋却不料北尹的弓箭手已在城墙上藏好了。张坷与北尹君进城池后,回头对这司北玄大笑后道:“放箭。”一声令下百余支箭矢顷刻而出。司北玄万箭穿心而死。

  想什么呢,可能吗?主角死了,我还写个鬼!

  司北玄中箭而归,所幸的是有四五箭射中了臂膀只有一箭射中了背部。这前线的军医给司北玄的伤口做了简单包扎。受了如此的伤再战是不可能的了。更糟的是司北玄战前立下了军令状如果此战不拿下居庸关,便弃下将军职位,一生不再带兵打仗。

  如此情形显然是不能达到了。可怜正值壮年的司北玄一生戎马生涯还未达到巅峰就此结束了。带着不甘和伤病,司北玄赶回了南硕都城汉津。

  经过两月的车行,司北玄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司府,司北玄的父亲乃是当今的礼部尚书司尤懿。回到司府后皇宫中的太医都是来来回回个不停。经过数月调养司北玄身上的伤也痊愈。可惜司北玄这一身武艺都因一纸军令状而白费了。虽说司北玄的父亲是礼部尚书可战争中军心尤为重要,就算皇帝不顾军令状让司北玄继续当将军,他在军中的威望也会一落千丈,从而无法发挥到从前那般了。

  司府一家死兄妹除了司北玄这个大哥还有二弟司北铭三弟司北瑜小妹司莹莹。司北玄受伤之后司莹莹每日都在司北玄身边照料他。司北玄的伤逐渐恢复司莹莹的脸笑容也恢复到了从前。

  清晨:司莹莹日常来给司北玄喂药,司北玄的伤也痊愈的差不多了,平日里司北玄对司莹莹净是宠爱,当然知道司莹莹最喜欢的就是放纸鸢了。可惜日前自己身受重伤不能与她去,可自己现在好了自然要去与妹妹放纸鸢。

  喝过药便带着司莹莹去找二弟三弟一起与城外放纸鸢。二弟司北铭与三弟司北瑜是当今掌管司法的都察院里的司务。平日里的工作净是查案现在有了这么好的放松机会,自然是开心的不得了。

  在半路上司莹莹因为太过激动甚至忘记了拿纸鸢,对着哥哥们道:“哎呀,我这脑子竟然忘记了拿纸鸢。”司北瑜只比妹妹大两岁平日里净喜欢与妹妹斗嘴,遇到这种情况自然不会忘记嘲讽一下妹妹:“你这头怕是猪脑子,连纸鸢都能忘记带。”司莹莹怎可受这气立刻回怼道:“哼,我这么傻,还不是因为你总是打我的头。大哥你不在的时候三哥他每日都在欺负我。”说到这司莹莹满脸的可怜相。

  司北瑜听到后满是愤怒:“我哪里欺负你?好,我不和你说了,我去买纸鸢了。”司莹莹对着司北瑜做了一个鬼脸道:“理亏,落败而逃了吧。”车内一阵笑声。

  下了车司北瑜便向街头中卖纸鸢的走去,买了纸鸢之后没有回到车上而是去了一旁的包子铺。小二:“客官您要什么?”司北瑜:“来一笼包子。”小二:“好嘞,爷您稍等。”

  司北瑜坐下等待。一旁的人倒是谈论的热闹。路人乙:“诶,听说了没有军饷失窃了。”路人甲:“啊?军饷失窃,不会吧谁胆子那么大啊。”路人丁:“听说啊这件事由咱们汉津的府尹徐必清许大人调查。”一旁的司北瑜听到后很是震惊付钱拿包子后就上了马车。

  司北瑜:“我回来了。”司莹莹:“你去干什么了,买个纸鸢买了这么长时间,我都饿了。”司北瑜:“就知道你饿了,诺,热包子。”司莹莹看到后毫不犹豫的拿起包子吃了起来:“三哥对我可真好。”司北瑜:“大哥二哥你看到了吗,她变脸变得比翻书还快。你们也吃。”说这司北瑜将剩下的包子递了过去。:“对了,二哥我方才听到军饷失窃了,还是由咱们汉津的府尹徐大人亲自调查。司北冥:“许大人亲自审查,那看来这次被盗窃的金额不是小数目啊。”一旁的司莹莹满脸不慢:“好了,说好今天放纸鸢的,不要说这些了。

  放纸鸢回来时已是傍晚,刚回到司府便看到一队人在尹府外路过。看清路过之人的样貌后,司北玄四兄弟立刻下了马车鞠躬双手四十五度角合在一起左手在前右手在后行礼:“许大人好。”(遇到比自己职位高的人要左手在前右手在后,遇到比自己职位小的人则相反),原来那人就是汉津府尹许必清。许必清也即刻还礼:“北玄小将军伤势如何了?”司北玄:“许大人勿称将军,在下如今已是闲人。”司北冥:“许大人(司北冥向许必清靠近了些)听说军饷失窃了,而且还是由您亲自审理这个案子,那批军饷丢的白银不少吧?”许必清:“北冥啊,你可知道?这次军饷足足有三千两白银啊。”司北瑜满脸震惊道:“三千两?这么多!”许必清“神色不改”的说;“是啊,不与你说了,我还要赶着去调查案件。”司北冥四兄弟再次行礼:“恭送府尹大人。”

  司莹莹:“累死我了,我要去休息啦,明日还要早起去给大哥熬药。”司北瑜:“大哥!我们都是她的哥哥可为什么她对你和我的差别却这么大啊!”司莹莹做了个鬼脸道:“略,大哥往日可是在前线杀敌卫国,而你呢。”司北瑜一脸不服的说:“我往日也是在侦探悬案惩奸除恶啊!司莹莹:“呵,惩奸除恶我看你就是给督查院拖后腿的。”司北瑜:“你。”司莹莹:“哼,不与你说了我要去休息啦。”

  第二日的清晨四人都在吃早饭(四人的父亲礼部尚书正与北尹使节谈判,为了能第一时间到达谈判地点,他便与妻子常年在大理寺居住,最近又是两国在交谈停战的事情,更是没有时间回来)来了两个人来寻司北瑜与司北冥,每人身上都带有刀剑,可刀剑都不相同可见这些刀剑都是为他们量身定做的。这足以说明督查院人马有多精锐。

  司北瑜:“明月清风你们怎么来了,我们吃完早饭就去,什么事情让你们如此着急?”明月:瑜司务:“不好了,徐大人...徐大人..他。”司北冥:“徐大人他怎么了?”清风:“你别磕巴了,让我说吧,徐大人他死了。”司北冥拉着司北瑜说:“你们先吃我们先走了。”说完就拽着司北瑜往外走。司北瑜在被拉的时候还在看着包子,刚要吃就被拽走了,被拽走时看着包子司北瑜满眼发光。司北玄:“二弟三弟等一下,我闲着也是闲着让我与你们一同前往吧。”司北冥:“好,有了大哥相助破案抓人便容易多了。

  明月和清风被派来找司北瑜司北冥两兄弟时只被下了死命令半个时辰必须带他们回来,可徐必清死亡的详细资料明月和清风却没有得知。

  到了徐必清死亡的房间,只见徐必清的屋内一塌糊涂,房间里的整个床被烧成的四分五裂塌在一起,一具尸首躺在上面。所幸的是除了床其余的地方因为没有可燃物所以并没有被烧毁。不然想寻找线索就更难了。

  三兄弟没看到房柱被烧到了,没一会儿房子突然塌了,都被砸死了全剧终.........个鬼

  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传来:“来了,北瑜北冥。”北瑜北冥:“拜见廉御史。”廉御史:“这个案子事关重大,现全权交与你二人负责,有不超过百人的人员调动需求完全可以自己调动,无需请示,好了我还有其他事先走了,记住着案子牵连军饷无论涉及谁都不许停手。”

  廉御史走后司莹莹也吃完早饭赶了过来。司北玄:“这就是督查院御史廉奉禹?司北冥:“没错大哥他就是廉御史。”司北玄:“先前只是偶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然气势雄伟,好了,还是先查案吧。”这是司北瑜看到司莹莹也到了门口,司北瑜即刻跑到司莹莹面前捂住了她的眼睛,莹莹,再往里走了,这里有尸首。”司北瑜将司莹莹拉到门口看不到尸首的角度道:“莹莹你在这里等着就好,不要好奇心太重往里看。”

  司北冥专注于被烧至死的汉津府尹徐必清身上,而司北瑜则是更专注于其他地方:“哦?木棍。”司北冥发现了一根被刀削过有几分尖锐的木棍:“这木棍的尖有道痕。”

  司北玄打开窗户指着窗户下框说:“这有被撬过的痕迹。”司北瑜:“看来凶手就是从这里敲开窗户进来的。”司北瑜:“莹莹大哥你们去这窗户的另一边。”按常来说司北玄应该直接翻过去,可为了迁就莹莹他也就陪她一起绕了回去。

  司北瑜把棍子递给了司北玄:“大哥你也撬一次。”说着司北瑜将窗户关了起来。随着一声巨响窗户被撬开了。司北瑜:“莹莹你也来一次。”

  若是普通女子一定不会干这种事,比较要顾及女孩子的形象。可司莹莹在这汉津是出了名的俏皮活泼,从司北玄手中抢过木棍道:“还不快把窗户关起来?”呀~司莹莹也把窗户撬开了,司北瑜仔细对比了这几道撬痕,司北玄的最深而司莹莹的与凶手的都较浅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