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生活随笔 我和小牛犊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无名

我和小牛犊子 无题杨柳 1160 2020.08.17 16:22

  二零一八年冬天,空气中比往常多了一些愁绪,我的奶奶去世了,我没哭,只是脸上没有了往日的笑容,也不知是我冷血还是太悲伤。

  下葬完毕,我的爸爸从外面买来了一头母牛,或许是想找一点事情做,因为奶奶在世时,爸爸一直在家照顾着我和奶奶,没有出去做工,靠着收破烂度日。

  我的奶奶享年九十七。

  我的老父亲难掩凄凄,在面对我们时,他不曾露出半点悲伤,可我还是从他白了些许的头发中找到了痕迹,他的悲痛都藏在心里。

  母牛看起来并不好看,短短的牛角,杂乱的毛发还有被打上“吊牌”的耳朵,可是父亲却宝贝极了,没日没夜的为它劳作着,白天去割草,晚上喂稀糠,第二年秋天配种后,怀孕了,距离今天三百多天,小牛犊已经快两个月了。

  它并没有遗传到老母牛的性格,也是大多数老黄牛的性格,任劳任怨,老母牛可以在牛栏里安安静静的待上一整天一动不动,而小牛犊,却活蹦乱跳的。

  从外表看起来和别的小牛犊并没有什么差别,可是它却有着如同马儿一般放荡不羁的个性,一会跑出去了,去吃那仅剩几片树叶的小桂花树,一会跑进来了,嚼着一些并不能吃的东西,譬如毛巾,譬如干面条,什么东西它都要嚼一嚼。

  为此我的父亲已经不止一次的用埽梳打过它了,可怜的是它并没有因此停止,只要我和爸爸不看着它,哪怕去一下厕所,它都会趁着空档跑进厨房,跑进堂屋,嚼着我们认为有用的东西。

  被它咬过的东西一般都不能用了,一条干净的毛巾被它咬过后,就变成了像是蛇一样的曲曲弯弯的东西,不过比蛇多了些潮湿,黏唧唧的,看起来恶心极了。

  有时我叹息着,那么老实,勤勤恳恳的母牛,为何会生出这等畜生,祸害惨了我家。

  为此我向父亲提出意见,把它拴着,像母牛一样拴着不就可以了,这样大家都可以清净了。

  父亲笑而不语。

  我以为父亲同意了我的意见,我还因为这个意见得意了起来,在第二天父亲外出,小牛犊再次进了厨房,咬了一口盖馒头的白布,瞬间,白布就变成了一团粘液般很恶心的东西,我再也忍不住了,用准备好的绳子把它拴住了。

  夜晚,我的父亲回来了,看到了被拴着的小牛犊,又看了看我,叹息了一声,伸手解开了绳子,把我拉进了屋里。

  脱下外套,坐在椅子上,父亲这样说道:“辉啊,你今年十九了吧,在你成长的过程中,我从来没有对你有过大的约束,哪怕你的成绩不理想,我也没有想过要逼着你去学,因为我知道你可以自己认识到,牛儿的调皮,活泼,让我想起了你小时候,也不知道何时,你已经很久没有笑过了,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的,你为什么要在不该沉默的年纪沉默呢?”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走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没由来的有些想哭,奶奶过世后,唯一能依靠的人就是我了,而我却沉默寡言起来了,笑不痛痛快快的笑,沉默着,哭不痛痛快快的哭,沉默着。

  从那以后,我在没有管过小牛犊。

  而我的父亲却在每个房门上上了锁,小牛犊因此被囚禁在不大的院子里,最终,小牛犊变成了母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