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魔女失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第一章 莫撒小镇的白发女孩

魔女失格 做个蜗牛挺好 2716 2020.10.06 22:19

  这是一个剑与魔法的世界,有人突破界限成为神,有人堕入黑暗制造混乱,魔法带给人许多好处,同时黑暗也在各个角落,光明神福波斯与生命女神伊西斯为这个世界祈福着,许多不问世事的神明高高在上的观望着。

  在西方大陆芙兰达尔,的最东方有一个偏远的小镇,小镇上虽然贫穷但生活其乐无穷,故事围绕着小女孩艾尔莎展开的阴谋开始。

  ———

  “嘿,艾尔莎早上好,又要去山里采蘑菇吗。”

  波拉特看着挎着菜篮子一蹦一跳的白发女孩,女孩名叫艾尔莎·伊兰,是一个被人收养的孩子,收养她的人性格很古怪,但对艾尔莎很好,艾尔莎也十分活泼开朗,波拉特冲着她摆摆手。

  “早上好,波拉特大叔,今天妈妈要做蘑菇汤,家里的蘑菇不够了,我去山里采集一些。”艾尔莎有礼貌的点了点小花裙,礼貌的应对着波拉特。

  艾尔莎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她是一个来自异世界的人,确切地说这里的世界对于艾尔莎来说就像一个游戏一样,因为一场意外一个东方女孩被强制带到这个叫做艾尔莎的身体内,知道了艾尔莎的一生。

  她有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母亲,连自己也要瞒着,这样艾尔莎上心了许久,她总感觉自己的母亲有什么事情隐瞒着自己,但却无从问起。

  波拉特是莫撒小镇的镇长,莫撒作为最边缘的小镇没有教会,只有两个卫兵和一个会一点剑术的波拉特。

  “真是勤快的小丫头,不像皮特,到现在还在赖床呢。”波拉特宠溺的笑着,看着即将远去的女孩。

  “可以看出大叔你的心情不错,不过我要出发了,不然天黑之前我就回不来了。”艾尔莎做出歉意的解释,微微低下身子,抬起头笑了笑,转过身子一蹦一跳的在山里的路上离开了。

  波拉特看着少女消失在镇子口,无奈的摇摇头,做事还是如此活泼可爱,哪像自家的小子。

  “这丫头,算了还是…”

  在艾尔莎离开不久,波拉特看到女孩留下的一个手帕。波拉特捡起手帕,这一瞬间他感觉到地面在震动。

  嗯?波拉特感觉到地面的振动,不好,这振动莫非是…

  “快拉响警报,敌袭!”波拉特回屋拿出自己的配剑。

  随着警报声响起,两个卫兵和居民手持武器小镇的入口准备迎敌。

  马蹄声越来越近,只见一队身穿黑色盔甲的剑士,马上有一面骷髅的标记。

  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马背上还带着一个穿着花裙的白发少女。

  “是盗贼,那是艾尔莎,他们抓住了艾尔莎,大家小…”波拉特大喊一声,巴萨射出一只箭矢,正中了波拉特的心口,身上中箭的波拉特倒在地上吐着鲜血。

  “波拉特镇长。”

  “镇长。”

  “巴萨,好箭法,小的们,男的杀了女的抢了,哈哈哈哈!”洛克大笑着拔出自己的剑。听着盗贼嚣张的语气,镇民纷纷拿出武器奋起反抗。

  “啊!杀啊…”

  “啊…”

  “额…”

  没有训练过的镇民和两名士兵完全没有抵抗能力,仅仅一个小时便被屠杀殆尽,小镇被一片血色笼罩。

  “祭司大人,你看这些生灵够了吗。”洛克下了马恭敬的看向一个体态安然的老头,老头一身黑袍,嘴里嘟囔着不知道什么话。

  “很好,就用这些来召唤我的亡灵大军,然后向北方进发。”黑暗祭祀莫拉塔满意的看着这尸首满地的小镇:“将小镇搜干净不要留下活口。”

  “是!祭司大人。”洛克恭敬的站起身,命令自己的手下进屋搜寻着。

  “你也去!洛克。”莫拉塔不满的看着洛克。

  洛克看着莫拉塔眼里心中闪过一丝恼怒,谁让他打不过这个老头呢,没办法洛克也进入小镇搜寻幸存的镇民。

  “现在可以开始了。”莫拉塔阴险的笑了一声,不怀好意的看向马背上的少女,在地上画了一个繁琐的魔法阵:“现在该你了,我即将诞生的魔女,亡灵大军又怎么比得上获得神的权能的魔女呢,哈哈哈。”

  莫拉塔展开一个小的黑色魔法阵,在少女背部出现一个黑色纹章,他将昏迷的少女放在魔法阵中心。

  “伟大而又古老的黑暗之神阿普斯,你的祭祀莫拉塔·灰夜,向您献祭这莫撒小镇上所有的生灵,请您赐下权能给予眼前的魔女吧。”随着莫拉塔的吟唱,黑色的光芒覆盖了整个小镇。

  在镇子内搜寻的洛克感觉到异常的魔力,慌张的向外跑,看到被黑色笼罩的小镇,恐惧的跪在地上:“黑暗之神,我们也是您的信徒,不要,不要…”

  窒息感传来,看着自己消失的身体,洛克愤怒的看着莫拉塔那阴险的笑。

  “莫拉塔,我不会放过你的,黑暗之神一定会惩罚你的!莫拉塔,你不得好死,我诅咒你死在自己最珍视的…啊!”洛克留下了最后的诅咒,洛克消失后,小镇中时不时传来一阵阵哀嚎。

  “啊,这纯粹的魔力,黑暗之神,你果然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生物,您的信徒赞美您。哈哈哈。”莫拉塔兴奋的大笑着,看着眼前逐步完成的仪式,距离自己的目标更近了,哈哈哈哈。

  “我虔诚的信徒,你的虔诚我已经收到,能够获得什么权能就看你挑选的魔女的条件了,我期待与你下一次交谈,我的信徒。”黑暗之神阿普斯邪魅的话,从空中传来,黑色的虚影大笑着。

  被盗贼屠杀死去的镇民一个个爬起来,眼中黯淡无光,绿色的火焰在他们心神处燃烧着。

  “感谢黑暗之神的礼物,莫拉塔万分荣幸。”莫拉塔看着被献祭却没有消失的民众尸体,大喜的跪在地上。

  仪式持续了很久,魔法阵中心的少女缓缓睁开眼睛,少女被魔力强制的的站起身,眼神暗淡无光的看了看周围。

  被魔法阵侵蚀的衣物早已破烂不堪,下一秒奇特的事发生了!地上的魔法阵腾空而起,包裹着少女。

  “嗯!”少女一声呻吟,身上已经穿上一件透露着神秘的黑色礼服。眼中无神的艾尔莎旋转了一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裙子,满意的点点头。

  “艾尔莎,很抱歉,我来晚了,我没能救的了大家,艾尔莎很抱歉。”莫拉塔伤心的抱着少女的腰身大哭着。

  艾尔莎看着眼前哭泣的老人,不解的看着,随后扭头发现了阵子中游荡的亡灵。

  “波拉特大叔,还有大家,怎么会。”艾尔莎看着已经死去化成亡灵的大家,伤心的留下了眼泪。

  “艾尔莎小姐,很抱歉,我来的有些迟了,邪恶的人已经完成了献祭,莫拉塔也没有办法挽回大家的生命。”

  莫拉塔很奇怪,自己明明已经修改过了魔女的记忆,为什么呢,明明修改成我是她的老师,怎么为什么没有生效,权能到底是什么,可恶,黑暗神卖的这个关子可真是误事,而且奴隶契约竟然没有生效,发生了什么。

  “嗯,这里的确有献祭的气息,莫拉塔,谢谢你前来救助我们。”艾尔莎感谢着这眼前的罪魁祸首,不知怎么的记忆里为什么会有这个人的记忆,就像刚才突然浮现出的一样,他真的是我的老师吗,也是,如果没有关系的话,他也不会前来救助我们。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那些该死的教廷,竟然做出这等恶事。”看着艾尔莎沉默的表情,以及一丝眼中闪过的挣扎,莫拉塔眼中闪过一丝喜悦,看来记忆已经修改成功了,就看引子了,我的魔女很快你就会帮我做事了。

  “莫拉塔,你真的是我的老师吗。”艾尔莎手上出现一本古朴的魔法书。

  “这,我确实是你的老师,不过之后发生了一些事情。”莫拉塔不明白,既然记忆已经修改成功,那么为什么还要这样问。

  “嗯,老师,我知道了。”艾尔莎将魔法书打开,刚刚发生的一切都出现在自己的脑海里,掩饰了自己的表情,艾尔莎开心的笑着:“老师,接下来我们该去哪,我的家被毁了,大家也都不在了。”

  “艾尔莎,我知道你很伤心,但我们要深记着仇恨,大家虽然倒下了,但是你要知道,教会是我们的敌人,而大家虽然死去,却依旧想要复仇,看到他们的形态,艾尔莎,老师愿意祝你一臂之力。”莫拉塔透露着真诚,满怀关心的话语让艾尔莎留下了感动的眼泪。还好我的魔女的父母是被活祭的,不然又是一个大麻烦,心中闪过一丝庆幸。

  “嗯!老师,你真好。”艾尔莎激动的哭泣着,趴在莫拉塔的肩膀上,殊不知,艾尔莎深邃的眼中闪过一丝探索的神光,你既然这样做就有一定的道理,你会变成什么样,就让我看看你的结局吧莫拉塔·灰夜。

  “不哭了,艾尔莎,让我们拿起武器反抗这万恶的教会吧。”拍打着艾尔莎后背的莫拉塔蛊惑着少女。

  “嗯!我要带着大家去复仇。”看着正午的太阳,村子里的亡灵躲进了屋里,艾尔莎看在眼里,亡灵果然不喜阳光,而且这个莫拉塔也不问自己获得了什么权能,看来是个聪明人,现在我还不是很强,至少我打不过这个莫拉塔,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回归黑暗之神。

  “艾尔莎,现在我们先休息一下到了晚上我们就去攻打帕萨特的灰烬教堂,我需要去那里得到一些东西。”莫拉塔说着下一步他要做什么,艾尔莎没有在意,转过身来到了波拉特面前。

  “你放心,波拉特大叔,这仇一定会报。”艾尔莎抬头看了看天花板,脸上浮现一丝诡异的笑,权能给我带来了什么都想要知道的欲望,莫拉塔让我看看你的结局吧,是选择了悲伤还是功成名就,有些期待呢,虽然你是我的老师。

  

第二章权能

魔女失格 做个蜗牛挺好 3330 2020.10.07 13:12

  莫拉塔看着进入屋子没有回自己话的艾尔莎,感觉到她的冷漠态度有些不悦,到底哪一环出了问题,权能我也不能问,不然会被直接被权能囚禁,该死的。

  莫拉塔在外面驻足,面色阴沉的看着艾尔莎温柔的擦拭着波拉特带着鲜血的脸。

  莫拉塔一阵懊悔,忘记还有这些转化成亡灵的居民了,就应该直接删除她所有的记忆,让她变成一个为我即从的白痴。

  “从今以后你就是另一个波拉特。”

  波拉特感觉到女孩特殊的气息,黑暗的诱惑,对于转变成普通亡灵的波拉特来说就像神明一样,他对于眼前的少女言听计从,这是等级上的压制,没有一丝反抗的享受着艾尔莎的温柔。

  “睿智之书。呵,黑暗之神招揽我的代价还真不小呢,将这看家的宝物都交给我了真是可悲。”

  艾尔莎看着手中的睿智之书,心里有着一丝不解,从转化魔女那一刻艾尔莎知道了很多的东西。很快艾尔莎脸上浮现一丝讥笑。

  权能也不能随便用,权能的具体代价还不知道什么,旁边有个莫拉塔盯着自己,如果我昏迷了不知道又要多些什么奇怪的记忆。艾尔莎浮现出不该出现在自己年龄的一丝深沉。暂时伪装吧,就看着莫拉塔是什么心理了。

  莫拉塔走进屋内边看到艾尔莎在发呆。

  “艾尔莎,下一步我们怎么办。”莫拉塔露出虚伪的笑容,艾尔莎看着眼前城府极深的老头。

  “听老师你的,只要能为大家复仇,我什么都可以做的。”艾尔莎随意敷衍着莫拉塔,丝毫没有这个人是我的老师的意思。

  “嗯。既然这样,老师已经制定好计划了。”

  听到莫拉塔说出自己已经制定了计划,艾尔莎有了兴趣,开心的看着莫拉塔:“是什么样的计划,老是艾尔莎什么都听你的。”

  “这次袭击就是那里派来的人装作盗贼,我们先去攻打萨拉,为了给你的朋友亲人报仇雪恨,老师我可以站在教会的对立面。”莫拉塔拍着艾尔莎的脑袋,他说的话中充满着正义凛然,就像刚才他的所作所为化为乌有一般,全然不担心被艾尔莎揭穿。

  “嗯,老师最好了。”艾尔莎微笑的看着莫拉塔,亲切的拉着他那干枯的手,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冷意。

  ——

  在房间里,艾尔莎看着莫拉塔给自己的这本魔法小册,自己第一次接触魔法兴趣自然极高。

  “魔法,需要沟通世界中存在的元素精灵,然后吟唱魔法咒语,心中构想魔法的本质,到是与我之前看的小说漫画相似。”艾尔莎看着睿智之书上出现的内容,一页一页的翻看着。

  “圣剑吗,勇者,魔导师,剑士,骑士,精灵使…还真的和游戏里的设定一样。”艾尔莎翻开新的一页,上面记载着历代的传说人物。

  “这个世界竟然有亚瑟王,理想的圣王吗,真是极高的评价,不知道和我之前的世界里的亚瑟王怎么样,不会吧,这个世界的亚瑟王依旧活着,有趣。”艾尔莎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惊喜的发出了感叹,表情有些病态。

  “艾尔莎,吃饭了。”

  “艾尔莎,去采些蘑菇吧。”

  “懒惰的艾尔莎,快起床,皮特来找你玩了。”

  “艾尔莎…”

  这些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脑海里,她是谁,额。

  “妈妈!”看着睿智之书上的答案,艾尔莎有些茫然,看来莫拉塔修改的记忆不止一点,有趣,有趣。

  引用世间存在的魔力将其凝聚,现化出魔法的本质然后发动魔法,注入魔力。

  “傀儡术。”

  嗯?失败了吗,看来着魔法需要媒介。

  “可对没有魔力的人使用,命令她为自己做一件事。”

  这不就是小说中的控神术吗,虽然很鸡肋,但肯定很实用。

  而且这本小册记载的都是些黑暗系的魔法,这个莫拉塔难道就把别人当傻子吗。

  艾尔莎偷笑着,便看到波拉特不解的看着自己。

  “黑盾”艾尔莎身前出现一个黑色的护盾,喜悦的艾尔莎抱住了波拉特,波拉特顺手公主抱的抱着艾尔莎.

  成功了呢,看来我还是很有天赋的,这个睿智之书看来不止使用权能这么简单。

  ——

  夜晚,莫拉塔在艾尔莎带领着这群自己转变却无法操纵的亡灵前往了萨拉。

  “老师,前面就是萨拉了,我们的目的地要到了。”

  听着少女单纯的话,莫拉塔脸上阴险的笑着,有一个能够操纵的傀儡就是好。

  “艾尔莎,接下来就看你的了。”莫拉塔藏在一旁的树林启动了监视魔法。

  “交给我吧,老师。”切,老头心思还挺缜密的。

  艾尔莎慢慢的走向萨拉镇。

  “两个卫兵吗,看来威胁只有一个教会。”艾尔莎不慌不忙的走着。

  “站住,什么人。”卫兵拦住了艾尔莎,大声呵斥让她停下脚步。

  “嘻嘻!”艾尔莎微微一笑,笑声有些诡异。

  “是,主人!”卫兵呆愣的看着艾尔莎。

  “呵,这老头的傀儡魔法还真好用。”艾尔莎看了看这一阶的傀儡术,心里越发感觉魔法师是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势力之一。

  “自杀吧,我的奴仆。”

  “是,主人。”两名卫兵在神识不清的情况下用自己的长矛刺破自己的喉咙。

  “哦呀,还真照做了,这就和游戏的技能有些相似了。不过很有趣。”艾尔莎看着眼前刺破喉咙后不甘的看着自己的卫兵,无奈的摇摇头:“这也怪不着我嘛,都是老师让我做的。”

  “波拉特,上吧,制造混乱。”艾尔莎看向身后大喊一声。

  波拉特一群普通亡灵再黑夜下显得格外狰狞。

  “吼!”波拉特大喊一声,亡灵推开居民的门用手中的武器屠戮着居民。

  “啊,是亡灵,大家…额”

  亡灵的爪子牙齿都是他们锋利的武器,爪子的硬度足以穿破人类的胸膛。

  “不要,求求你放过我的…”

  “教会的人呢,他们怎么会让亡灵进来。”

  “快逃…”

  “大家快逃向教会…啊…”

  夜晚亡灵的感观十分强大,那些闷着头的居民们慌乱的逃向教会的方向。

  “哦呀,看来他们逃跑的方向就是教会了。波拉特抱着我,追上去。”艾尔莎看向一旁没有动弹的波拉特命令着。

  “吼!”

  “呀!你轻点”波拉特粗鲁的抱起艾尔莎,朝着人群追过去。

  “吼!”

  ——

  “主教大人,亡灵…亡灵来袭。”一名小女孩慌张的跑到教堂内,女孩名叫艾莉亚·马琳。

  “亡灵,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莫非有大亡灵法师在这里。”主教玛利欧捏斯脸上有着一丝沉重。

  “啊…”

  教堂外传来居民的惨叫。

  玛利欧捏斯走出教堂便看到一百多的亡灵有序的将教堂围了起来,时不时杀死几个镇民。

  “有趣,这小小的教堂,竟会有一个主教在此。”从亡灵的最后面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孩声音。

  亡灵有序的让开一条路。

  只见一个体格健硕的亡灵怀里抱着一个娇小的女孩。女孩玲珑剔透,玛利欧捏斯探知到女孩受到过加持。

  “你是何人,为何来我萨拉镇大肆屠戮我镇居民。”玛利欧捏斯面色紧张的看着少女,这女孩应该不到十五岁,竟能操纵这么多的亡灵,十五岁的大亡灵法师,为何都没有听过,心里震惊的玛利欧捏斯手上捏了一把冷汗。

  “波拉特,杀!”艾尔莎看着眼前站在众人最前的玛利欧捏斯,心里不由得佩服,教会也没有老师说的那么可恶。

  “吼!”波拉特一声吼,亡灵开始逼近。

  “主啊,您的信徒再此祈祷,愿您庇佑我们。”

  “圣光祝福!”玛利欧捏斯身上散发出金色的光芒分散到周围民众身上。

  “大家,举起武器,击退亡灵法师。”玛利欧捏斯鼓舞着镇民的士气。

  “杀啊,跟她拼了。”

  亡灵和镇民交锋在一起,有了神圣力的加持,普通人的攻击也对亡灵有了效果。

  “切,和游戏一样祝福类的buff吗,可恶,早知道学一些驱散魔法了。”虽然在莫拉塔那里得到了教会的情报,艾尔莎却并没有针对性的学习魔法。艾尔莎故作愤怒的从波拉特怀中跳下来。

  “少女,你刚刚说这是一场游戏,我不赞同这个想法,人的生命是生命之神赐予的,不容许任何人亵渎。”

  “少女,接受审判吧!”

  “以神的名义,审判眼前的罪人。”

  “神之审判!”

  只见一道金色光芒劈向艾尔莎。

  “黑盾!”

  艾尔莎身前出现一个漆黑的护盾,挡住了攻击。

  “瞬发魔法,不可能。”玛利欧捏斯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眼前的少女是个天才,做到了领域法师才能做到的瞬发魔法。

  “刚刚就是你最强的攻击吗?真是无趣啊。”

  艾尔莎展现出无聊的态度,甩甩手,以自己目前的实力,恐怕杀不了这个人,杀不了他祝福效果就不会结束。切,陷入死循环了吗。

  “漆黑之剑!”艾尔莎召唤出一把黑色长剑。只能赌一把了,就赌眼前的男人不会近战。

  “呵!想要靠近我,异端,不要小瞧我。”玛利欧捏斯愤怒的看着这个罪人。

  “神啊,你的信徒祈求你的祝福,守护您虔诚的信徒。”

  “圣光守护!”

  玛利欧捏斯身上围绕一圈的金色光芒,挥出一拳击飞了艾尔莎。

  “切,全能的主教吗。真够麻烦的,怪不得莫拉塔那个老家伙不愿意出面。”打错算盘了,自己也不会近战…

  艾尔莎面色阴沉的看着这光芒四射的主教玛利欧捏斯。

  “你还不悔改吗,既然这样,神不会宽恕你这个罪人。”

  “吾名玛利欧捏斯·萨拉,再此执行对你的审判,罪人啊,在神的愤怒下化为灰烬吧!”

  “最终审判!”

  艾尔莎面前出现一个剧烈反应的光剑。

  “波拉特!”

  艾尔莎慌张的喊了一声。

  “吼!”波拉特一声怒吼,艾尔莎面前出现了一个由几十名亡灵组成的盾牌。

  金色巨剑一剑穿透了亡灵肉盾。

  艾尔莎看着距离自己只有一厘米化为光粒的巨剑,心里狂笑着。

  “活了下来,几十个亡灵,就算有圣光的加持,也不可能贯穿,玛利欧捏斯,您是一个真正的神的使者。

  艾尔莎摆摆手,波拉特示意命令亡灵大肆进攻失去祝福手无寸铁的居民。

  “主教大人。”艾尔莎走到他的面前轻轻拍了一下用尽全部魔力的玛利欧捏斯的肩膀。

  “不知名的天才少女,我可以求你最后一件事吗。”玛利欧捏斯声音虚弱的请求着艾尔莎。

  “不能!你还是乖乖的见你的神去吧。再见…”

  “唔!”艾尔莎不敢相信的看着刺入自己肩膀的匕首,剧烈的疼痛感传来。

  “你…”

  “可惜了这最后一剑也没能除掉你。”说完玛利欧捏斯不甘的倒在地上。

  “啊!不要,好疼…波拉特,我疼。”看着身后没有反应的波拉特,艾尔莎跑过去抱着他撒着娇。

  不知名的主教,这一刀虽然还不了我犯下的罪孽,但你可以无怨无悔的去见你的主神了。艾尔莎心里为这个可悲的主教祷告。

  “啊。玛利欧捏斯主教,你杀了主教大人,我和你拼了。”艾莉亚手持一把匕首冲过来。

  “波拉特,打晕她,不要杀了她。”

  艾尔莎忍着疼痛向后走着,波拉特可不管什么怜香惜玉,一拳头将少女击飞,不省人事。

  “老师应该已经达成目的了。全都解决掉,之后波拉特追上来。”艾尔莎有意的看向被波拉特亲手击飞的少女。

  没有了圣光的加持,镇民很快被屠戮的一干二净,除了那名被波拉特留了一命的少女。

  在波拉特走后,莫拉塔来到了现场。

  “呵,小丫头还留了个心眼,不过没关系,反正我的目的达到了,留一个活口也正合我意。”

  莫拉塔从教堂内拿着一个法杖走出来,望了望爱尔兰城市的方向。

  

第三章 死亡骑士

魔女失格 做个蜗牛挺好 2444 2020.10.08 03:00

  莫撒

  艾尔莎在自己的小屋里待着,肩膀上的伤口在莫拉塔的治愈魔法下已经结痂,艾尔莎看着窗口的天空在发呆,她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但是她想知道那些事情的结果,究竟会发生什么,结局是什么,过程以及自己的结局。。

  欲望冲昏了当时自己的头脑,那些村民没有任何罪名,但自己见到他们的结局时,心里有着一丝丝兴奋。

  那是对自己探索的答案的欲望。

  吱呀!

  莫拉塔推门走了进来,便看到发呆的艾尔莎。

  “我亲爱的艾尔莎,你身上的伤没事了吧”莫拉塔充满关心的话让艾尔莎回过神来。

  “老师,我没事了,谢谢老师的关心。”

  “那就好,老师不擅长治愈魔法所以这些伤痕老师没办法消除。”莫拉塔看着艾尔莎肩膀上的伤痕,做出遗憾的样子。

  “不用消除,让这伤痕一直陪伴我,这是我曾犯下的罪孽的证明,你说是吗,老师。”

  艾尔莎反应的过于平静,让莫拉塔心中一紧,这丫头还真是让人意外…

  “我只是担心你会在意伤口,若日后你寻得了伴侣,他也许会在意。”

  “他既然在意的话我为什么要和他做伴侣,老师我累了,要休息了。”艾尔莎说着躺在床上蒙着头。

  “那老师我先出去了,怎么连饭也不吃了。”莫拉塔眼底闪过一丝温怒,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竟然忤逆我的意思。

  艾尔莎看着初生的太阳,阳光照射在自己身上,怜悯自己吗?

  ——

  时间来到了晚上,艾尔莎吃了一些果子,得到权能的她对于食物的需求量越来越少,这就是权能带来的副作用吗,越来越不向一个人类了。

  站在了莫撒镇的镇口,艾尔莎心里有些不愉快,波拉特慢慢的走过来强行抱起艾尔莎不顾艾尔莎的反抗,轻轻的拍打着艾尔莎的后背,对于现在的波拉特来说的确是轻轻的…

  “我现在还是人类吗。我会变成什么样,我的结局是什么,我为什么就这么想,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艾尔莎几近疯狂的在黑夜中大喊着,重活一世的她在良心的谴责下崩溃。

  “艾尔莎,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莫拉塔听到外面的动静,停下了手中绘制的魔法阵,匆乱的跑出来,便看到在黑夜中大笑的少女,有着一丝疯狂,眼神仿佛一个怪物一般。

  “哦呀,老师,抱歉打扰到你了。”艾尔莎听到身后的动静,转过身,露出了以往人畜无害的微笑。

  “没有没有,只是听到你的喊声,老师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没事就好。”莫拉塔看着眼前恢复如初的少女,心中有一丝疑惑,这女孩自己为什么总是感觉自己摆布不了呢,既然这样那就不怪我了,莫拉塔策划着什么。

  带着迟疑,不再理会艾尔莎,还是先完成魔法阵吧。莫拉塔回到了小屋,继续绘画着魔法阵。

  刚刚那是我吗,我还是我吗,从来到这个世界我都做了什么,为什么忘记了,忘记了多少事情,是了,这个老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他出现的太过于突然,啊,是了,他是仇人,为何我要这样,呐。

  “原来是这样啊,自己可真是强欲啊。”艾尔莎失神的嘀咕着,她的心里逐渐发生了改变,那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再也回不去了。

  从她获得名叫强欲的权能的时候,艾尔莎就已经在被权能的副作用影响。

  “踏…踏…”

  艾尔莎身后传来一阵有序的脚步声,波拉特走过来抱起艾尔莎。

  “吼!”妮子啊,你在伤心吗。

  艾尔莎听着波拉特满怀关心的吼叫,眼神微微一亮。

  “啊,我知道了,原来我还有你陪着,新生的波拉特。”艾尔莎抚摸着用魔力维持容颜的波拉特,原来你早就一直陪着我。

  “吼…”

  两人呆立了很久,神出鬼没的莫拉塔看着这一人一亡灵,心中有了打算。

  这家伙就是你的心灵支柱吗,呵,那我就把它毁掉,我要的只是一个会听我话的傀儡,不许你有任何反抗,既然如此,我可得还好合计合计。

  ——

  莫拉塔来到两人身后,波拉特感觉到他的靠近,警惕的看着眼前的大亡灵法师。

  “波拉特,这是老师,不必要紧张。”艾尔莎的话让波拉特放下了自己。

  “老师,有什么事情吗。”艾尔莎微笑的看着莫拉塔,眼神中闪过一丝仇恨。

  “艾尔莎,老师要送你第一件礼物,你随我来。”莫拉塔说着转过身朝着自己刻画魔法阵的房间走过去。

  “这就来。”艾尔莎拍了拍波拉特示意他不要担心,自己追了上去。

  只见一个黑色的魔法阵在房间中略显邪恶,魔法阵中放着莫拉塔带回的法杖。

  “沉睡于地狱的骑士啊,收下这来自黑暗之神的信徒的献祭之物,遵从我的召唤现身吧。”

  “亡灵召唤—死亡骑士。”

  莫拉塔高声吟唱,魔法阵启动之后散发着黑色的光芒,这光芒比他转化亡灵时更加强烈。

  “艾尔莎,用你的血和他缔结契约。”

  “是,老师。”

  艾尔莎果断的划破自己的手心,鲜血滴在了魔法阵上,艾尔莎走进去,感受着另一面的气息。

  一个身穿黑色盔甲手持黑色长剑的骑士出现在魔法阵,盔甲包裹了他的全身,露出一双凶狠的眼睛。

  “啊…”由于强制血契的反噬,大脑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艾尔莎沉重的昏倒在地上。

  “莫拉塔,你召唤我来做什么。”死亡骑士的声音粗鲁,但却不失礼节。

  “伟大的死亡骑士沃尔顿,感谢您的到来,为我解决了一个稍微麻烦的东西。”莫拉塔跪在地上恐惧的的看着这个死亡骑士沃尔顿。

  “就是这个眼前的小姑娘要和我签订……”沃尔顿看着倒在地上的艾尔莎,心中不免大吃一惊,这是黑暗之神的庇护,看来这个女孩被黑暗之神关注,虽然刚才失手伤了她,还好没到不可弥补的地步。

  “吾名沃尔顿·喀玛,在此与您签订主仆契约。”

  沃尔顿半跪在地上,面前一道血色的契约书消失在原地,沃尔顿看都没有看莫拉塔一眼直接消失在原地。

  “你走了到时让我好办事。”

  莫拉塔走到艾尔莎身边,看着她手臂上多出的印记,阴森的笑着。

  “这次你可就完全属于我了,哈哈哈。”

  “以上位者的名义修改眼前奴役的记忆,撰写吧,虚假的人生,记忆的时间卷册。”

  “记忆篡改”

  莫拉塔从一处遗迹中得到的魔法,如今用在了被死亡骑士重创心神的艾尔莎身上。

  “哈哈哈哈,这下你是我的了。”莫拉塔阴森的声音从房间内传出。

  莫拉塔将被篡改完记忆的艾尔莎抱起走了出去,便看到波拉特一动不动的站在门口。

  波拉特一把抢过了艾尔莎,迈着脚步回到了艾尔莎的房间。

  “吼!”

  “呵,还真忠心啊。”莫拉塔面带不悦的感叹了一句继续回到房间内研究黑魔法。

  ——

  在距离莫撒不远的爱尔兰边境城的爱尔兰教会,一名年迈的主教站在教堂上,看着远处黑色的魔法痕迹,无奈的摇摇头。

  “伊兰主教,玛利欧捏斯主教死亡了,只有一个艾莉亚的修女幸存下来。”

  “黑暗的爪牙已经苏醒,离光明神大人所预言的黑暗之神的使徒已经降临,米迦尔,将那些牺牲的人好生掩埋,迎接黎明前的黑暗吧。”伊兰主教看着消失的黑色光芒,死亡骑士吗,没想到这么快就达到了大亡灵法师的程度吗。

  “那个叫做艾莉亚的修女在哪,我去见见她。”伊兰主教跟着米迦尔的步伐缓慢的走着。

  伊兰走进了艾莉亚的病房。

  “伊兰大主教。”艾莉亚看到伊兰走进来,想要站起来,被伊兰阻止了。

  “艾莉亚,我幸运的孩子,你从恶魔的爪牙下逃离,伊兰老头子感谢主神。”

  “伊兰…”

  “给我讲讲那个恶魔的样子好吗。”伊兰打断了女孩的话,急切的询问着当时发生了什么。

  “嗯…”

  

第四章 睿智之书

魔女失格 做个蜗牛挺好 2000 2020.10.09 08:00

  “吼!”波拉特看着沉睡中挣扎的少女,愤怒的吼着。

  艾尔莎感觉做了一个梦,如此的真实,老师为了自己所做的一切,都让自己倍感涕零。

  果然从第一次异常昏迷,每次都会多一些莫名其妙的记忆,很虚假,但是却又不能忘记。

  慢慢的睁开眼,便看到有了意识的波拉特在担忧的看着自己。

  “恩…嗯。真乖,波拉特,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你可要快速成长,我还需要你保护我呢。”艾尔莎看着这个有了新意识的波拉特,对于他有着亲切感。

  “吼!”

  像是在回应自己,波拉特轻轻的吼了一声。

  艾尔莎注意到波拉特身上的灼伤,那是太阳造成的灼伤,看来又发生了什么,在自己昏迷之后。

  就在这时,睿智之书突然飘起来,黑色的光芒大作,一股股魔力被吸进书内,睿智之书打开了第二页。

  “睿智之书,过来。”艾尔莎看着调皮的睿智之书,无奈的笑了笑,看来莫拉塔又有些行动,奇怪,他不是我的老师吗,为什么我会这样想。

  “莫拉塔修改了我的记忆,强行塞了一些记忆给我,那些东西都是假的啊,呵,还有一个死亡骑士,沃尔顿吗,已经签订契约了啊,那就没事了。”艾尔莎脸上疯狂的翻看着睿智之书第二页,脸上越来越兴奋。

  “太棒了,这样的发展,我自己都被算计进去了,啊,这结局之后究竟会怎样呢,我会死吗,呐,波拉特。”艾尔莎的表情接近病态。

  “吼!”波拉特拍着艾尔莎,眼神中有着一丝不解。

  “缔结契约之后死亡骑士可以随时召唤,呵呼唤其真名即可。莫拉塔还真是给了我一个天大的惊喜。”艾尔莎阅读完最后一段,神色平静下来。

  “想知道,想知道,想看到,啊,太美妙了。”艾尔莎感叹着在波拉特不解的眼神下做着疯狂的表情。

  “我的奴仆啊,听从我的召唤,回应我的命令,现身吧,沃尔顿·喀玛。”艾尔莎低声吟唱着咒语,手臂上的黑色印记闪烁。

  一个自然生成的魔法阵出现,沃尔顿的身影从中浮现出来。

  “死亡骑士沃尔顿·喀玛听出召唤而来,主人。”沃尔顿看着这眼前疯笑的少女,他知道,这个少女被自己的信仰黑暗之神庇佑,所以他才会选择这个少女,或许自己可以成长的更高。

  “嗯,很威风。”

  “沃尔顿,我需要你暗中保护我的安全,至少不要让我死掉,重伤什么的你没必要出手。”艾尔莎感应到这个四阶的死亡骑士沃尔顿的实力,对自己的安全暂时不担心了。

  “是!”沃尔顿说着隐去了身形。

  “还真是个行动派啊。这样也好。”

  艾尔莎深邃的目光看向远方,我知晓着这个世界不知道的知识,但我的心里有着一股欲望,这股欲望很强烈,想要知晓一切的欲望,为此不惜一切—代价。

  ———

  时间来到了晚上,艾尔莎被喊到了莫拉塔的房间。

  “艾尔莎,老师在远处设置的魔法陷阱被人触发了,你快去查看一下。”

  “是,老师。”艾尔莎木纳的走出去。

  看着艾尔莎的反应,莫拉塔感觉十分满意,这才是我想要的傀儡,一个只会听自己话的傀儡。

  艾尔莎被波拉特抱着奔跑在森林中,身后跟着上次进攻萨拉的几十名幸存的亡灵,夜风已经有些微凉,虽然没有入秋,但艾尔莎依旧感觉到夜风有些刺骨。

  二十名教会骑士在森林中前进。

  “爱丽丝骑士长大人,我们的士兵在这里触发了亡灵法师的陷阱,看来那个恶魔就在这个地方了。”皮亚斯说着拔出了长剑。

  “小心一点,皮亚斯,让大家搜索式前进。”

  “是,骑士长大人。”

  教会的先锋部队开始搜索前进。

  “潜伏在空间中的黑暗精灵,涌现你们的实力吧”

  “黑暗火球。”

  “啊!”一名教会的骑士被火球击中要害,几名骑士帮忙给趴在地上的骑士扑打着身上的火焰。

  “敌袭!迎敌。”爱丽丝高声呼喊重新振作了士气。

  “波拉特,一个不留。”

  “吼!”

  “是亡灵…用圣水!”爱丽丝拿出一瓶药剂,擦在武器上,周围的骑士也照做。

  亡灵和骑士厮杀在一起。

  “拔刀,金桂的闪击。”爱丽丝突然加速冲到了艾尔莎面前刺出一剑。

  艾尔莎慌乱的躲避着,启动了黑暗之盾,慎重的看着这个骑士。

  “火球。”

  “剑术三连—三连斩。”

  剑术打断了艾尔莎的施法,艾尔莎躲过了两次,第三次划破了自己的左面的脸蛋。

  “啊!”

  艾尔莎深知自己的近战是弱项,想要远离这个骑士,却发现这个骑士速度太快,自己只能慌张应对。

  “波拉特。”

  “吼!”

  波拉特从背后偷袭,但并未对爱丽丝造成威胁,爱丽丝完美的躲过去,再次逼近艾尔莎。

  艾尔莎逃了许久,亡灵最终被骑士门消灭,除了追击着爱丽丝的波拉特,骑士也伤亡惨重只剩下一半战斗力。

  “异端,接受制裁吧!”

  “神圣斩击。”

  爱丽丝看着自己队伍到下一班的伙伴,心中不由得愤恨眼前的亡灵法师。

  伴随着剑上的金色光芒,艾尔莎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这种感觉好像很不错。

  “嗯!”爱丽丝看着眼前镇定的少女,她不畏惧死亡吗。

  在长剑就要由上而下击杀艾尔莎的瞬间,一把黑色的长剑挡住了下落的骑士剑。

  “死…死亡骑士。”爱丽丝后退两步,警惕的看着眼前的黑甲骑士。

  两人交锋了几招,爱丽丝快速的后退,看向自己的队友,沃尔顿扔出手中的长剑想要留下一个人,却被爱丽丝拦下,十人快速的逃离了森林。

  “咳咳!沃尔顿,波拉特,带着我回去。”艾尔莎虚弱的请求着两人。

  就在刚才的那段时间,爱丽丝击中了自己七剑,虽然都避开了要害。疼痛依旧让艾尔莎虚脱。

  只感觉一阵颠簸,虚脱的艾尔莎昏迷了过去。

  ———

  

第五章 剑圣夏洛特·伊丽莎白

魔女失格 做个蜗牛挺好 2185 2020.10.10 08:31

  “艾尔莎,我很失望。”

  莫拉塔看着浑身是伤躺在床上的女孩,施展着自己不擅长的治疗术。

  “老师,很抱歉,我失败了,对手是一个……”

  “不要道歉,输了就是输了,下次赢回来就好。”

  “嗯,老师。”

  “你能平安回来就很好,艾尔莎接下来我要离开一段时间,你就好好守在这里。森林里的骑士我已经转化为亡灵帮助你守在这里。”

  莫拉塔说着面带不舍的看着艾尔莎,心中却在暗自打算,既然放走了那几个人,那么这个小镇也就不安全了,留下这个掌握不了的魔女送死也是很好的。

  “老师,你放心吧,我一定会等你回来。”看着莫拉塔虚假的温柔,艾尔莎全然接受。

  “再见了,艾尔莎,我们很快就会见面。”

  永别了,傀儡,本来对你还有很大的期望,可你太让我失望了,虽然不知道得到的权能是什么,但已经不重要了,我得逃离这里了。

  看着莫拉塔离开房间。艾尔莎脸色低沉,波拉特不解的拍着女孩,安慰着她。

  “波拉特,还是你最好了,不会抛弃我。”死人是不会离开对他有吸引的事情的,直到亡灵拥有自己可以思考的意识。

  “快想想怎么活下来,莫拉塔这么慌张的逃离这里,一定有什么不得了的人物要来,睿智之书。”

  艾尔莎不得不依赖自己的权能,翻看着睿智之书,将来七天发生的一切都意喻着自己的死亡。

  “有了。这个未来好像很有趣,就这样办吧。”艾尔莎唤出了沃尔顿。

  “主人!”沃尔顿恭敬的半跪在地行了一个骑士礼。

  “沃尔顿,接下来你先回到你的世界,暂时不需要你的帮助了,谢谢你救了我。”艾尔莎躺在床上看着语气轻缓的说着。

  “额…”

  看着瞬间消失的沃尔顿,艾尔莎不得不感叹,这到底是个什么怪胎,执行力也太强大了。

  “也对,毕竟是其他世界的骑士。”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

  莫拉塔在远处的赫尔摩柯山脉上注视着这个少女,如果她没有替自己死的话,那他只好单方面毁掉契约,让她因为契约反噬死掉。

  ——

  时间线来到爱丽丝逃回爱尔兰教会。将自己遇到的一切告知伊兰主教。

  “通知下去,今天就出发讨伐黑暗之神的爪牙,时间等不了了,对于堕入黑暗的人不要留情。”伊兰主教的步伐急促。

  再召集下几百名的教会骑士牧师浩浩荡荡的前往莫撒镇。

  在伊兰主教带队离开后一名身穿白色礼服的女子出现在队伍身后混入其中。

  两天后,莫撒镇被四百名教会人员围住。

  “伊兰主教,很奇怪,亡灵都不见了,而且没有感知到有大亡灵法师的踪迹。”爱丽丝看着手上的魔法球。

  “嗯,有些奇怪,大家小心,可能是陷阱。”伊兰看着空荡荡的小镇,感知着小镇内残留的魔法气息,眉头紧皱。

  队伍里那名白衣女子感觉到了什么朝着远处的赫尔摩柯山脉极速前进。

  “净化!”伊兰身上凝聚魔力平铺了整个小镇,却发现没有任何陷阱。

  “伊兰主教,怎么样。”爱丽丝急切的看着施展了净化的伊兰大主教。

  “没有任何陷阱,只有一个亡灵和女孩的气息,应该就是你说的那个大亡灵法师。”伊兰心中有一个疑问。

  “命令牧师与骑士搜索前进,这里有着屏蔽的魔法,看来想要隐瞒着什么。”

  伊兰径直的走向艾尔莎待在的房间。

  艾尔莎听到镇子中的动静,听到了门外的脚步声,嘴边露出一丝得逞的微笑。

  伊兰推开门便看到一名少女沐浴在阳光下。

  “老师,你…”

  听到动静的少女转过头嘴上喊了一句,在看到是自己的时候,艾尔莎愣住了。

  随后却爆发了一股愤怒的气息。

  “黑暗之剑!”看着艾尔莎认为自己是敌人的伊兰在她的一声怒喊下,下意识的使用了圣光守护。

  被圣光反弹开并解除了黑暗之剑的艾尔莎再次冲过来,波拉特也从暗处冲了出来。

  “嗯!亡灵吗,果然…”

  “额…”

  伊兰还没有说完便看到艾尔莎眼中无神,呆愣的站在原地。

  噗通一声,艾尔莎倒在地上痛苦的抱着头部翻滚着。

  “这是奴隶契约的反噬。”伊兰见此突然明白了,艾尔莎身上漂出的黑色光芒就是契约反噬的状态。眼前的少女并不是大亡灵法师,而是一个被奴役强迫的少女。

  “伟大的光明神在上,请赐予眼前悲惨的民众祝福,清除少女所受的痛苦。”

  “神的恩典第三章灵魂乐诗。”

  “神明庇佑人的灵魂,免受痛苦,悲伤,愤怒,烦恼,恶念,神明赞美生命,不容许恶行在眼前肆虐。”

  “在神的祝福下人的灵魂必将得到救赎。”

  “痛苦的不知名的少女啊,你有一个坚强的信念,谁都无法亵渎,愿神与你同在。”

  伊兰打开自己腰间的福音,朗诵着。

  奇特的黑色光芒笼罩了艾尔莎,她的脸色平静下来,安详地睡了过去。

  “吼!”波拉特愤怒的看着伊兰,又担心的看着艾尔莎,最终还是抱着艾尔莎警惕的看着这个身上有着自己讨厌气息的老头。

  “即便化为亡灵也要守护这个少女吗。”

  伊兰转过身,看了一眼波拉特。

  “希望你能保持现在的本心,伟大的守护者。”

  伊兰缓慢的走着,爱丽丝上前扶着他的手臂。

  “爱丽丝,等天黑了把他们两个带回教会,我在这里等一个老朋友。”

  “是,伊兰大主教。”

  爱丽丝看着远去的背影,恭敬的行了一个骑士礼。

  “可悲的人生。”

  爱丽丝怜悯的看着艾尔莎,无奈的叹息着。

  “这股剑意…有剑圣在这个地方,而且还和人交手了。”爱丽丝感觉到手中金桂剑的颤抖,它在恐惧。

  爱丽丝只关注了金桂剑的反应却没有看到艾尔莎得逞的笑容。

  ——

  “呀嘞呀嘞,可真是一个老谋深算的亡灵法师,仅仅五阶能在我手下撑过一招。”白衣女子看着化成灰烬的莫拉塔,无趣的看向身后。

  “真羡慕你们这些年轻人,真是有活力啊,夏洛特·伊丽莎白。”

  “哟,老主教,还没退休啊。”

  “咳咳!你着个女人,都没有女人的样子。”对于女子的无礼,伊兰早已习以为常。

  “对了,你怎么在这。红玫瑰的剑圣,七星的继承人。”

  “没什么,只是有一个声音再告诉我来这里有很有趣的事情发生。结果就一个亡灵法师。顺手就解决了”

  “哈哈哈,干得好,这些黑暗的爪牙就应该被消灭。”听到夏洛特将亡灵法师击杀,伊兰心情大好。

  “对了老头,我听这亡灵法师拿一个女孩威胁我,那女孩这么样了,亡灵法师毁掉了一个契约。”

  “原来是这样…”

  ———

  

第六章 与爱德华的初次见面

魔女失格 做个蜗牛挺好 3005 2020.10.11 08:20

  爱尔兰教会,经过对莫撒小镇的围捕,伊兰大主教带回来一个白发女孩,这件事在爱尔兰城传开。

  时间过去了七天,艾尔莎在此期间一直昏迷,波拉特在伊兰的帮助下穿上了银色的铠甲,隐瞒了自己的身份。

  “伊兰主教。”门外传来教会骑士的敬语。

  “嗯!怎么样里边有什么动静吗。”伊兰不紧不慢的推开门,便看到那个七天前对自己充满敌意的波拉特现在安静的待在一旁。

  “还没醒吗,看来这次的伤害很重啊,这契约反噬本来是可以要人命的东西,这个少女竟然奇迹般的存活下来,看来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伊兰自言自语着,仿佛再说给波拉特一样。

  “嗯,这个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伊兰看到了塞在女孩身下的睿智之书。

  “打不开吗,是这样啊,原来如此,看来那个邪恶的亡灵法师是有目的性的奴役了少女,只是不知为何却抛弃了她。”以自己七阶魔导师都打不开的魔法书,伊兰知道眼前的少女是个不可多得天才,不管她y隐瞒了什么,她需要一个人指引她走上光明的路,也不知道我能否将她引上光明的路,抱着疑问伊兰想了许多,最终做出来一个决定。

  伊兰放下魔法书,径直的走了出去。

  一天后,在黎明前,波拉特靠近艾尔莎,眼中闪过一丝温柔,一丝担忧,还有一丝深深地内责。

  “波拉特,扶我起来。”还没有睁开眼的少女突兀的说了一句话。

  波拉特连忙扶起艾尔莎。

  “吼!”

  “嗯嗯,乖,先让我整理一下信息。”艾尔莎背靠着波拉特摆摆手。

  睿智之书飘起来来到她的手中。

  “伊兰大主教讨伐了黑暗爪牙,在那里发现了自己,而自己竟然吸引到了一个剑圣去击杀了莫拉塔,这倒是我选择的结果之外,有趣。”

  “莫拉塔毁掉了与我的奴隶契约,真是有趣,我竟然都不知道有这么个奴隶契约,莫拉塔到是很会隐藏的。”

  “睿智之书,可以再现剑圣与莫拉塔的战斗现场吗。”

  可以!

  书上多出了两个字。

  艾尔莎闭上眼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画面:

  赫尔摩柯山脉上

  “哦呀,原来这背后是大名鼎鼎的大亡灵法师莫拉塔啊。”

  夏洛特·伊丽莎白手持一把细剑出现在使用着洞察之眼的莫拉塔的身后。

  “嗯…剑圣夏洛特·伊丽莎白。”莫拉塔回过头震惊的看着这个女人。

  “哦呀,看来你认识我那就好办了,你想死还是…嗯。”

  “这话可不要说的那么早,你应该知道山下的少女吧,想她活你就离开,想她死你可以试试,我死之后这个少女也会因为契约反噬死掉。”莫拉塔打断了剑圣的威胁,身前出现一个黑色的契约书。

  “用人做奴隶,也只有你们这些黑暗爪牙能够做的出来吧。”夏洛特·伊丽莎白冷漠的看着威胁着自己的莫拉塔。

  “怎么样,想…”

  莫拉塔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胸前贯穿自己的细剑,脸上出现一丝狰狞的笑意。

  “我这人啊,最讨厌别人威胁我,从前是,现在也是。你没有和我谈条件的实力,所以…这是。”

  “再见了,剑圣大人,为你的鲁莽付出代价吧。”莫拉塔说着化成了灰烬落在了地上,契约也随之破灭。

  “双生体亡灵法师吗,也真够难缠的。不过杀了一个另一个也会元气大伤。”

  夏洛特·伊丽莎白收回细剑看了看天空。

  “哦呀,看来伊兰那里也结束了呢。”

  ———

  “那一剑,明明剑圣都没有动,为什么,睿智之书你知道吗。”

  剑术的领域。

  “哦,这世界好像很有趣,比我之前的世界有趣。还有这次仅仅只是使用权能吸引了一个人,这欲望竟然增加了如此之多,好像要跟多有趣的东西,他们的结局,一切都想了解。”

  艾尔莎平静的话却透露出一丝丝的执念,疯狂和妄想。

  看着装饰与萨拉教会的差不多,看来计划成功了,成功的避开了死亡,看来要开始下一步……

  “额…”艾尔莎捂住头,痛苦的蜷缩成一团。

  这么快就来了吗,权能的反噬。

  “吼!”

  “吼!”

  波拉特着急的抱住她,想要安慰,却发现少女的力气轻松的挣开了自己的怀抱,快速的朝着窗户撞了上去。

  哗啦!

  窗户上的玻璃被撞碎,艾尔莎头部留着血,感觉到自己的滞空感,面色带着一丝兴奋,头上受到的伤抑制住了头痛。

  “艾尔莎,你一定要最好自己,活出自己的人生,无论别人怎么评论,你都是最棒的,我最爱的艾尔莎。”

  耳边仿佛传来一个女子温柔的话。

  “好温暖,妈妈,你在哪。”正在下落的艾尔莎眼角流下一滴泪。

  “栖居于空间中的风之精灵啊,我需要借用你的力量,让眼前之人安稳落地。”

  “第三阶魔法—风之守护。”

  一个无形的漩涡托住了艾尔莎。

  艾尔莎安稳落地后看着这个金发碧眼的小男孩,身上穿着贵族样式的衣服,不得不说,男孩长的很精致,就像一件完美的展品一般。

  “初次见面,小姐,我是爱德华·伊丽莎白。”

  “初次见面,先生,我是艾尔莎·伊兰。”

  王族吗,伊丽莎白,来这里做什么。

  “嘿,还挺有礼节的,不过女士礼可不是这样的,下次可要好好的学习礼仪。我还有事再见了,艾尔莎小姐。”爱德华看着眼前伤痕累累的女孩,微笑的摆摆手走进了教会。

  “错了吗,额…好疼。”

  只听扑通一声,艾尔莎被突然跳下来的波拉特抱起。

  “吼!”

  “嗯,真乖。不疼了哦,不要担心了。”艾尔莎看着眼前不会交流但却担心自己的波拉特,心里美滋滋的,还是有人关心我的,虽然他已经不是人了。

  “你醒了啊!”身后传来一个老人的声音。

  “啊,嗯。”艾尔莎转过头边发现那个自己昏迷前看到的老头慈祥的看着自己。

  波拉特缓缓的放下艾尔莎。

  “醒了就好,都已经睡了七天了,要不要吃些东西。”

  伊兰主教牵起艾尔莎的手,脚步徐徐的走着。

  “老爷爷,谢谢你救了我。”艾尔莎被这老头的关心打动,这个老人好像很有趣。

  “谢我干什么,依旧没能缓解你的痛苦,醒来时很痛吧,你叫什么名字。”

  “艾尔莎·伊兰。”

  “哦,那可真是巧了,我也叫伊兰,你是小伊兰,我是老伊兰,哈哈哈。”

  “老伊兰,你好善良,我都以为我永远要被莫拉塔囚禁了呢。”

  “怎么会,神可不会放弃信任他的任何一个人民,所以,艾尔莎,要面对生活的勇气,这样你才能成长,变得更强,保护更多人。”

  “老伊兰,可是莫拉塔一直在教我怎样杀人,怎样将人奴役,我不会其他的。”艾尔莎眼神狡黠的低下头,在伊兰的角度便看到女孩自责的低下头。

  伊兰停下脚步,握住艾尔莎的手:“艾尔莎,从今天起,你就是一个正常的人,以往的一切和不好的回忆,已经过去了,所以,在一片新天地生活怎么样。”

  伊兰从怀中拿出一张油纸,上面画了一幅图,像是一个学校。

  “这是什么。”艾尔莎接过图纸,好奇的看着,画上的建筑很奇特,而且好像不是正经学校。

  “艾尔莎跟着我来。”

  “嗯,老伊兰。”

  在听到少女艾尔莎的名字后,伊兰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或许这可以为国家人民争取到一个拥有超强天赋的强者。

  ——

  在爱尔兰教会大殿内。伊兰带着艾尔莎走了进去,波拉特跟在后面,奇怪的是圣光并未阻止波拉特的接近。

  “老伊兰,这两个雕像是谁。”

  “那是生命女神伊西斯,和光明神福波斯。”

  “好壮观的神圣气息。”艾尔莎兴奋的看着眼前的两个神像。

  “艾尔莎,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你不要生气。”伊兰笑眯眯的拿出一本福音书。

  “老伊兰这么慈祥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

  “艾尔莎,在登录的名册里我没有知道你的名字,所以我想…我想将你收为我的儿子的养女,你可愿意。”

  艾尔莎听着伊兰的话呆愣了许久,慢慢的靠近了伊兰。

  “真的可以吗。”

  “当然,只不过我的儿子已经在三十年前的圣战里死亡,所以只是名义上的收养,只是想给你一个和睦的家罢了。”

  “嗯,谢谢你老伊兰,不对,爷爷。呜…”艾尔莎开心的大哭着。

  “吼!”波拉特慌乱的看着艾尔莎手脚不听使唤的想要抚摸她,却发现老伊兰的手已经先自己一步安慰她了。

  “咚!”波拉特一拳打在自己脑门上,艾尔莎看着他的傻样,止住了眼泪。

  “嗯,艾尔莎,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伊兰家唯一的继承人了,既然这样,那就要开始学习礼仪了。”

  “哈…”

  艾尔莎恍然大悟的看着伊兰,自己好像中套了,自己才不要学习礼仪,而且我还不是贵…等等,这老头不会是贵族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