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我叫钱多多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上门逼债

我叫钱多多 满融 1122 2020.11.16 23:42

  “咚!咚!咚!”,一阵凌乱的敲门声急促地响起来,还在睡觉的我不耐烦的蒙着被子继续睡。“咚!咚!咚!”又是一阵声音响起来。

  “谁啊?让不让人睡觉了?”说着便眯着惺忪的眼睛,下床,伸着懒腰去开门。

  应入眼帘的是五个凶神恶煞的陌生男人。

  “你们……你们……找谁?”。

  “陆平是住这儿吧?”

  “陆平?嗯嗯,你们是……?找陆平干嘛?”

  “他小子欠了我们威哥三十万,说好了今天还的,让我们哥儿几个过来这儿拿”。说着,为首的光头大汉从怀里掏出一张纸,只见上面写着:

  借条

  今向威哥借款三十万元,于XX年 XX月 XX日还。

  借款人:陆平

  今天刚好是上面写的日期。

  我脑子顿时一片空白,两天前陆平对我说要去外地出差,一周左右就回来,这……这是怎么回事?陆平怎么会欠这么多钱呢?他借这么多钱做什么?

  “你是钱多多吧?”

  “嗯,嗯。哦,不!……不是!你们找错人了”。我语无伦次的说着。

  “姑娘,别装了!就是你,长得跟照片儿上一模一样!陆平这小子吃了狗屎运了……”几个男人猥琐地笑了起来。

  “照片儿?什么照片儿?”我一脸懵逼的想着,随即赶紧去拿手机给陆平打电话。“嘟……嘟……您拨打的用户正忙,请稍后再拨……”。再打,“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里面客服小姐姐甜美而礼貌的声音适时的传来。

  “这是什么情况?挂我电话,还关机,陆平从来不会这样的”,我顿时又是一阵懵。

  “姑娘,别打了,今天你不还钱,这辈子就别想见你的陆平了”,光头贴到我的脸上说,口水都喷到了我的脸上,我闻到了一股难闻的气味。

  “陆平在哪儿?陆平在哪儿?快告诉我陆平在哪儿……?”我发疯似的喊起来。

  两个男人赶紧按住我,把我的两只手紧紧地押在后面。

  “他啊?……在他该在的地方。你还了钱,他自然会回来的……”光头不急不慢地说着。

  “要我还钱可以,但我得先见到陆平”。

  光头朝我后面的戴墨镜儿的男人使了一个眼色,墨镜儿便出去了。他在门口似乎给什么人打了一个电话,一两分钟就进来了,朝光头点了点头。光头说:“行啊!哥儿几个这就带你去见你的陆平”。说着便往外走。

  我被墨镜儿和另外三个男人一前一后的押在中间,来到门口,上了一辆白色的面包车。

  “二子!”光头喊了一声。墨镜儿便拿出来一个墨色的布套套儿套在了我的头上。

  “干什么?干什么……”我挣扎着喊起来。

  “老实点儿!这是规矩!”我听见是那光头的声音。我虽不情愿,但还是停了下来,不再挣扎。

  我害怕极了,小心脏像只兔子一样想要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我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一路上再没有了任何动静。

  空气像凝固了一样,车子开了很久很久,好似这就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刚开始的时候还算平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开始颠簸起来,路面似乎坑坑洼洼的很不平,有点儿像乡下的土路一样。我在黑暗中和五个陌生的男人就这样颠簸着……

  

新生报到

我叫钱多多 满融 1078 2020.11.17 02:26

  我和陆平是大学同学,确切的说,他是高我一届的学长。

  记得那时候,19岁的我第一次离开父母和家乡,从北方的一个小镇来到S市读大学,这里的一切对我来说是那样的新奇和陌生:没有见过地铁,不知道KFC不点东西也可以坐一天,更不知道这里的夜晚是那么的美,华灯初上,霓虹高挂,夜夜灯红酒绿,是一座名副其实的不夜城。

  新生报到那天,我拎着一大堆行李:一包是我的衣服和日常用品,一包是两床厚厚的被子,还有一包是妈妈给我准备的土特产,说是给老师和同学们尝尝。下了公交车,我跌跌撞撞地来到X大,刚进校门就看到摆着几张桌子,旁边立的牌子写着:新生报到咨询处。我慢慢走过去,问:“同学你好,我是大一(2)班的,我叫钱多多,请问要去哪里报到?”。

  “先沿着这条路向前走一个路口,然后右转,到十字路口左转再右转,先到报到处去查宿舍,然后把行李放到宿舍再去找教室就行。”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很漂亮的女生对我说。

  “沿着这条路向前一个路口,然后向左,再向右,再向左……”我嘴里重复着……

  “不对!不对!是先向右,再向左,再向右……”还没等我说完她就赶紧纠正我。

  “向右,向左,再向左,向右……”从小没有方向感的我被弄得一头雾水。

  “我带你去吧!”一个很温柔的男生从我身后传来。我转过身,看到一个很干净的男孩子,他的脸长得很干净,五官的每一个位置都像是处在黄金分割点一样,棱角分明,一看就让人觉得很舒服。

  “陆平,你不是在报到处帮忙吗?怎么过来这儿了?”红色连衣裙羞答答地说到。

  “那边这会儿不太忙,我过来这儿看看能不能帮着干点儿什么。”

  “我带你过去吧!”

  说着,便拎起我的两个大包往前走。我回过神儿来,赶紧拿着另一个包儿跟上去。

  “陆平!陆平!……”身后传来红色连衣裙的声音。

  我回头看了看,她脸上浮现出失望的表情。又快步跟上去。

  “我叫陆平,是高你一届的学长。报到处就在前面没多远”,他说。

  “哦!学长好!我叫钱多多!”。“就是很多很多钱的钱多多!”我想了想又补充到。

  “哦。”

  “学长你怎么不笑?”

  “我为什么要笑?”

  “你不觉得我的名字很好俗吗?”

  “名字?‘钱多多’?”

  “嗯,”

  “这个名字是挺有追求,挺真实的……”他若有所思地嘴角扬了扬。

  “哦。”

  他不再说话,我也不说话,不一会儿,我们就来到了“报到处”。我拿出录取通知书,老师核对后说:“B栋803宿舍”。

  “B栋803宿舍?……老师,怎么走?”

  “还是我送你过去吧!”陆平说。

  “嗯嗯,好的,谢谢学长!”

  于是,我又拎着一个包跟在陆平后面走。

  “前面不远,二十分钟左右就到了。”

  “二十分钟?……二十分钟还不远啊?”我惊讶地叫起来。又看了看手里拎着的包,心想当初干嘛要拿这么多东西,这下可惨了。

  

意外重逢

我叫钱多多 满融 1195 2020.11.21 02:32

  走在X大校园里,路的两旁种着整齐的树木,只是这种树我在北方从来没有见过。在我的家乡,树木都是笔直的往上长,像是要穿过云端一样。而这些树,枝繁叶茂的,更奇怪的是树上垂下许多的须,满树的须子像极了老爷爷的胡子。有的已垂到地上又成了根,不知道是须长成了根,还是根生出了须?树下放着许多的长椅,有人坐在那儿看书,有人在那儿说笑。

  这几天是报到的日子,校园的人特别多,一路走来除了一张张青春洋溢的脸,还有赶来送行的家人。俗话说:儿行千里母担忧。我看到那些和父母年龄相仿的叔叔阿姨,想到远在家乡的爸妈,顿时百感交集。

  “这就是B栋,你在八楼”,陆平指着眼前红色的高楼说。

  我抬头,望见上面写着:“B栋。”“嗯,好的。谢谢学长”。

  “学校有规定,男生不能到女生宿舍,所以就不能帮你带上去了。不过还好有电梯,不用你背上去。”

  我坐电梯,跟着同学一起到了8楼,找到了803房间。房间里有三张上下床,应该是六个人住吧,早来的同学热情的帮我拎行李,放东西,我们相互介绍之后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一块儿出去找教室了。我和叫佳乐和李梅的女生在2班,笑笑和晓依在6班,好在我们都是同一个系的,所以教室并不远,几个人有说有笑的,彼此讲着自己的家乡特色和趣事。

  现在想想,那时候真的是最纯净的时光……

  再次见到陆平,是一个多月后的一个下午。记得那天刚好是周末,我和佳乐在校园里散步,两个人边走边闹。佳乐是一个很活泼的女孩儿,性格特别好,她就像一团火一样,随时随地都能点燃周围人的热情,所以我们宿舍的几个人都很喜欢她。我们嬉戏,打闹,我跑,她追,她越追,我越跑,一不小心绊到了一块儿石头,我“啊”的一声,重重的摔在地上……佳乐赶紧过来扶我,膝盖流出红色的血,在阳光下好不鲜艳。

  “快去医务室看看吧?”

  我抬起头,看到了一张纯净的,棱角分明的脸。佳乐扶我起来,刚抬起脚就觉得好疼,又“啊”的叫了一声。

  “我背你过去吧,上来。”说着已蹲下身去。

  “来,钱多多,慢点”佳乐说着。

  我慢慢地上了陆平的背上,佳乐在旁边扶着我。此刻,只觉得小心脏扑通扑通跳得好快,脸上也火辣辣的,是一种不曾有过的感觉……

  很快就到了医务室,护士姐姐帮我消毒,我疼的呲着牙。我这个人不怕苦就怕疼,从小到大,再苦的药我都能吃,可一点点疼我就会叫。上完药,简单的包扎了一下,“明天记得来换药”,护士姐姐说。

  “好的,麻烦你们了,谢谢”,陆平答

  我看了看陆平说:“学长,谢谢你”。

  “不客气,应该的。”

  “我送你们回宿舍吧”

  “好啊,那就麻烦学长了。”佳乐笑着说,还偷偷地对我眨了一下眼睛。

  于是,我又爬上了陆平的背。他的背很宽,很大,我的双手搭在他的脖子上觉得很舒服,一瞬间,我竟庆幸自己的这次“意外事故”,希望能一直呆在他的背上……想到这儿,脸不自觉得就红了起来,发现旁边的佳乐在偷偷地笑,我的脸更红了。

  陆平把我们送到宿舍楼下,被宿管大妈拦了下来,他嘱咐佳乐要好好照顾我,明天记得去换药,然后就走了……

  

疑惑重重

我叫钱多多 满融 846 2020.11.22 03:22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推下了车,头上的黑布套也被拿了下来,这突如其来的阳光刺的我张不开眼。这里好像是一个废弃的工厂,院子很大,却很荒凉,有很多的石板,钢管之类的东西地上布满了灰尘,应是许久不曾有人来了。

  我被带到了一个铁门里,一眼便看到陆平被绑在一个柱子上,脸上布满淤青,嘴里还着毛巾,嘴角挂着已经凝固的血迹……

  “陆平!陆平……”我急切地喊到。

  “啊!……啊!……啊!……”,陆平挣扎起来。

  眼镜儿和另一个男人死死的把我按着,虽然近在咫尺,可我用尽全力却还是到不了陆平身边。

  陆平也伴随着凄厉的声音在地上拼命的挣扎,此刻,我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是咫尺天涯……

  “人你见到了,钱呢?”光头说。

  “你们放了他!钱,我替他还……只是,你们得给我点儿时间……”

  “时间?……行!就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以后,我去拿钱。要是三天以后我拿不到钱的话……”

  “三天就三天”,没等光头说出口,我便抢着说到。

  “好!够爽快,哥几个就信你一会,走!”说完,便带着几个人走了。

  我急忙跑过去拔掉陆平嘴里的毛巾,解开他身上的绳子。

  “你怎么那么傻?你来干什么?你干嘛要来?”陆平哭着说,我们紧紧地抱在一起。

  “没事了,没事了,陆平”,我安慰他说。

  “你怎么那么多傻?怎么那么傻……你管我做什么”,陆平情绪十分激动,用力地摇着我的身体

  “我怎么会不管你呢?我们不是说过,无论发生任何事,都会不离不弃的吗?我们要一辈子都呆在一起的……”我哭着说。

  就这样,我们抱在一起哭了许久许久,终于两个人都累了,稍息休息后,我们便离开了这儿。

  几经周折,我们终于回到了家,我帮陆平放了热水,让他洗个热水澡,又帮他上了药,简单的做了两碗西红柿鸡蛋面,便坐下来吃饭。看陆平很疲惫,就没有问他为什么会欠那么多钱,想着先让他好好休息一下,明天睡醒再问也不迟。于是就埋着头吃面。陆平吃完便去了自己的房间,我收拾完碗筷,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许多事情都想不明白:陆平怎么会欠这么多钱?他出了什么事情吗?他为什么不告诉我?就这样,翻来覆去的,直到凌晨三四点才昏昏沉沉的睡去……

  

情窦初开

我叫钱多多 满融 1188 2020.11.25 13:15

  “钱多多,快点起来,该迟到了,今天是冷面罗刹的课”,佳乐一大早就在那儿嚎。

  本来还打算再多睡几分钟的我一听“冷面罗刹”,蹭的一下就坐了出来,看了一眼闹钟,“哎哟!天啊,就剩下不到十分钟了……”,迅速穿衣服,下床,穿鞋,就往外跑……

  “还没洗脸呢?”佳乐在后喊着跟出来。

  “来不及了,脸是小事,命是大事,我可不想去阎罗殿……”

  “你真行,早课不上还能睡到现在,做美梦了吧!”

  “快点吧,别说了,真该撞上了……”然后便顾不得昨天摔伤的腿,又加快速度向教室冲去。

  屁股刚坐下,冷面罗刹就夹着书走进教室,他个子不算太高,瘦瘦的,五十岁上下,金边眼镜下永远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不知道到底是不爱笑,还是不会笑,反正是一个脾气特古怪的“小老头儿”。但他的课讲的还是不错的,比如今天这首《长恨歌》,讲的很生动传神,当他读到“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时,透过金边眼镜,我仿佛看到他眼中有一丝莫名的哀愁闪过……唐明皇和杨贵妃的故事,在他绘声绘色的讲解中显得更加的哀婉,凄凉,在这种既惊心动魄,又凄凄戚戚的气氛中,一节课很快就过去了。

  这时我才觉得膝盖好疼,中午放学,佳乐和李梅扶着我下楼。刚到教学楼下,佳乐就惊讶地叫到:

  “学长!学长!”

  我扭头看去,只见又是那张轮廓分明的脸,“他怎么来了?”我迷惑的看向佳乐。

  佳乐偷偷地对我眨了一下眼睛,转而对陆平说:“学长,你可算来了,我都快扶不住她了,交给你了!”。

  说着,把我推给了陆平,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她拉着李梅就跑:“我俩还有事儿,先走了,一会儿学长会把你送回去的……”……

  望着佳乐和李梅越来越远,直至消失不见的背影,我是又好气又好急,这到底怎么回事吗?怎么就把我丢给陆平学长了?陆平学长?对……陆平学长……

  我这才发现自己己经在陆平的怀里,我一抬头,便撞上他那清澈而深邃的眼眸,那双眼睛仿佛很深很远,像是一汪深潭,不知道里面藏着什么,我竟有一瞬间的恍惚……

  “看够了吗?可以走了吧!”

  我回过神来,脸上火辣辣的,赶紧把目光移向它处:“嗯,嗯,走吧!”

  就这样,陆平一路扶着我走去医务室,我贴在他的胸前,似乎能听到他的心跳声,我的心也突然跳得好快,扑嗵扑嗵的……一路上,不时有同学侧目,我只能低着头,跟着陆平往前走……

  到了医务室,护士小姐姐帮我把纱布剪开,由于早上跑的太急,伤口渗出的血迹和纱布粘在一起,我疼的咬着牙,手不自觉得抓住了陆平。接着就又是昨天那套流程:消毒,上药,包扎。

  “可以放开我的手了吗?”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一直紧紧地握着陆平的手,“都这么大了,还这么怕疼,我的手都快被你捏碎了”,陆平微笑着说。

  瞬间我的脸又红了,“对不起,学长,我……我……我是挺怕疼的,从小就这样……”。

  陆平微笑不语,扶着我走出去。

  走在X大的校园里,午时阳光正好,微风不燥,我一瘸一拐的在陆平的怀里走着,有种莫名其妙的幸福感,突然希望这条路没有尽头,可以一直,一直,走下去……

  

指腹为婚

我叫钱多多 满融 1126 2020.11.25 15:33

  腿上的伤在每天的换药和包扎中很快就好了,最重要的是佳乐和陆平学长的陪伴,这次受伤反而让我觉得很幸福,我收到了来自异地他乡,来自这个陌生城市的暖暖的温情。

  这件事以后,我们和陆平也成了很好的朋友。他是本地人,周末休息的时候会带我们去当地好玩儿的地方玩儿,吃当地有名的小吃,给我们讲这座城市的过去和现在。每次当我听得如痴如醉的时候,佳乐就会在我耳边大叫:“钱多多!”,我回过神儿来,和佳乐她们闹成一团,陆平微笑着看着我们。他的笑真的有种让人沉醉的感觉……

  一天晚上,我正在宿舍看书,佳乐从外面回来对我说:“钱多多,有个叫萧啬的让我告诉你她在操场边的长椅上等你!”。

  “萧啬?谁是萧啬?……我不认识啊?”我疑惑地问到。

  “什么?不认识?……那找你干什么?我还以为你认识呢!”

  “没事,我去看看,一会儿回来”,说着便合上书出去了。

  我来到操长,隐约看到长椅上坐着一个人,中长头发,由于灯光太暗,所以看不清她的脸。我走过去,问:“同学,你是萧啬吗?是你找我吗?”。

  她扭过头,我这才看清,原来她就是报到那天那个穿红色连衣裙的漂亮女孩儿。还没等她说话,我高兴地说:“咦,怎么是你呀?”

  “是我,我就是萧啬,”她冷冷地说。

  “原来你就是萧啬,你找我有事儿吗?”。

  “请你以后离陆平远一点儿!……”

  “陆平?……为什么……?”

  “你和她之间是不可能的,他是我的……”。

  “你凭什么这么说?”

  “就凭我和他之间的关系”。

  “什么关系?”。

  “忘了告诉你了,我们两家是世交,在我们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指腹为婚了……”。

  “什么……?指腹为婚?……”,我的心头一颤,像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一样……

  “凭我的家世,什么好学校不能去?来这儿,就是为了陆平……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我们之间的感情是容不下你的,希望你能够有自知之明,离他远一点”,她得意地说到。

  此刻,我已经像个木偶一样,根本听不到她又说了什么,只能清晰地看到她脸上那充满得意的笑,在我看来却是那么的刺眼。

  我晃晃荡荡的回到宿舍,佳乐从卫生间出来就问:“钱多多,找你干嘛呢?”。我没有回答,确切地说,是根本就没有听到。

  佳乐看我魂不守舍的样子又在我耳边叫到:“钱多多!掉魂了!”

  我一脸茫然地望向佳乐,眼里充溢的泪水似乎快要夺眶而出。佳乐一看我这样,着急地说:“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钱多多?”

  “没……没什么……”,我哽咽地回到。

  “那你这是怎么了?”

  “没……没什么……风迷了眼了……”。

  “来,我帮你吹吹,”说着便凑上来,用手指撑着我的眼睛,温柔地帮我吹着……

  我再也忍不住,泪水终于夺眶而出。我爬在桌子上,几个人都凑了过来,关切地问我怎么回事。她们越问,我越哭,就是不说话,着急地安慰着我……

  终于,我哭累了,一声不吭地上床,用被子把自己蒙起来,她们只能面面相觑……

  

深陷误会

我叫钱多多 满融 1468 2020.11.26 01:07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昏昏沉沉的睡去,我作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在梦里:我和陆平坐在长椅上聊天,我们谈天、谈地、谈过去、谈将来、谈各种有意思的事儿……

  就在我们笑得前俯后仰的时候,一双手伸向了我们面前,

  “陆平,跟我走……”,

  我抬起头,看到了萧啬那张美艳的脸。

  陆平把手搭上萧啬的手,站到了我的面前,我这才发现他们是如此的般配,郎才女貌的……

  陆平依旧是微笑地看着我,只是此刻,他的手里却握着萧啬的手。萧啬故意将握着的手在我眼前晃,脸上露出神气而得意的笑。她轻轻地吻了一下陆平的脸颊,温柔地说:“跟我走……”……

  牵着陆平的手就跑。陆平似乎并没有反抗,而是顺势跟着她跑,然后带着她跑,仿佛在这世上再无他人……

  我跟着他们跑起来,可是却怎么也追不上,直至他们消失不见……我焦急的喊到:“陆平!……陆平!……等等我!……陆平!……陆平!……你在哪儿?等等我……”。

  我从梦中惊醒,枕头和被角湿了一片。佳乐和李梅她们几个关切地问:“钱多多,你怎么了?做梦了吗?你刚才叫陆平学长了?”。

  “没,没什么……”我哽咽地说,可泪水却忍不住流了下来。我不敢发出声音,生怕被她们几个发现。

  “没事就好,快睡吧,天快亮了,一会儿就得起床了……”,佳乐说完又沉沉地睡去。

  我却再也睡不着了,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为什么知道了萧啬和陆平的婚约会如此难过?为什么突然会好想好想陆平?好想好想他的脸,好想好想他的笑,好想好想他的一切的一切——唯独不包括萧啬。

  天很快就亮了,她们几个起来后,我才懒懒的下床。

  “我去!你这眼睛……”,笑笑第一个指着我的脸说。

  这时,佳乐她们也凑过来,惊讶地看着我:“钱多多,你不会是哭了一夜吧?……眼睛怎么肿成这样了?……”。

  “没……没有啊……怎么会呢……”,我答,说着便去洗脸刷牙。

  她们几个一看我不愿意多说,也就没有再追问。

  一连几天,我都不怎么说话,饭也吃得很少,总是面无表情,魂不守舍的。佳乐她们试着给我讲一些笑话来逗我,可我的笑居然比哭还难看。终于,佳乐还是忍无可忍,第一个跳起来说:“钱多多,你准备装死到什么时候?有什么事儿过不去的?说出来听听,别这么折磨自己了……也别折磨我们了……”。

  我看看佳乐,又看看李梅和笑笑她们几个,发现她们的眼神里充满了悲愤,但更多的却是关切。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给她们带来了多大的麻烦和委屈,突然觉得很内疚,很自责……我想,应该告诉她们,不能让她们再为我担心了……

  “陆平……陆平……有未婚妻了……”。

  “什么?你再说一遍!”佳乐喊到。

  “你们没听错,我说‘陆平学长有未婚妻了’。”。

  “这,这怎么可能呢?”

  “是真的,她来找过我了”。

  “找过你?……哦,我想起来了,就是那天那个,萧……萧……什么?”佳乐猛然惊讶地说。

  “萧啬”。

  “对,萧啬。”

  “她找你做什么?”

  “让我离陆平远点……”

  “什么?凭什么?”

  “就凭她是他的未婚妻……”

  “你怎么知道是不是真的?”

  “你有问过陆平吗”

  “陆平怎么说的”

  “可怜的钱多多哟”

  …………

  …………

  她们几个像机关枪一样提出一连串的问题。

  “我,我没告诉他,也没有问,他还不知道……”

  “钱多多,你个笨蛋,”佳乐拍了一下我的脑袋说,“你不问怎么知道是不是真的,万一她是个骗子呢?陆平学长那么帅,全校那么多女生盯着呢,她说不一定就是用的离间计呢?”。

  “我,我没想那么多……”

  “好了,好了,还是先找陆平学长问清楚吧……”,佳乐说。

  “对,还是先问清楚吧”,李梅和笑笑她们也应和着说。

  “我……我不敢……”

  “钱多多,你……你……真是气死我了……”,佳乐似乎很无奈地说。

  “等着,我去帮你问”,说着,就跑了出去。

心无涟漪

我叫钱多多 满融 925 2020.11.27 10:10

  佳乐很快就回来,“怎么样?学长怎么说?”,李梅她们问到。

  “我没见到他,同学说他出去了……”,佳乐悻悻地说。

  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还好她没有见到陆平,否则我都不知道该怎样面对陆平……

  “没见到也好,我想还是先不要问他了……”,我说。

  “为什么?”,佳乐问。

  “我有什么资格问呢……”。

  “什么资格?”,佳乐摸摸我的额头,“你没病吧?别告诉我你不喜欢陆平……”

  “我……我……有什么资格喜欢陆平呢?他那么优秀,家境又好……而我,只是乡下来的一个丫头,他和萧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我凭什么喜欢他……”。

  “就凭陆平也喜欢你啊!你不会不知道陆平喜欢你吧?”,佳乐说。

  “是吗?陆平会喜欢我吗?我这么土,长得也不漂亮,还整天疯疯癫癫的,陆平怎么可能会喜欢我呢?……”……

  “钱多多,喜欢一个人是不会在乎土不土,漂不漂亮的,更何况,这段日子以来,我们都看得出来陆平喜欢你,你也喜欢他,你们两个才是真正的一对儿啊……”,佳乐说。

  “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呀……”

  “可是陆平从来都没有说过他喜欢我啊”。

  “钱多多,你真的是气死我了!他不喜欢的话,干嘛在你生病的时候,给你送药;在你受伤的时候,背你去医务室;在你不开心的时候陪着你……”。

  “他对每个人都很好,这并不能代表什么?并不能说他喜欢我啊……”。

  “你……你真是……”,佳乐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安慰到:“好了,好了,先别想那么多了,到时候问一问陆平不是都清楚了。”

  “还是先别问了,让我自己先好好想一想,你们千万不要告诉陆平萧啬来找过我,求求你们了”,我哀求地说。

  她们几个一听我这么说,虽然有些不悦,但还是同意了。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了,我已经很久都没有见到陆平了。不知道他现在好不好,不知道他有没有想起过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像我想他一样想我……他这些天都在忙什么呢?是一有时间就和萧啬在一起吗?是带她去各种好玩儿的地方,吃各种各样的美食,讲很多有意思的事儿吗?

  我平静的外表下似乎吹不起一丝的涟漪,话少了许多,每天都是穿梭于教室,食堂,宿舍之间,三点一线,极有规律。佳乐和笑笑她们几个看我这样,总是会给我讲一些有意思的事儿,可是从她们的反应中我能看得出我的笑应该很尴尬吧。她们几个也像约定好了的一样,谁也没有在我面前提起陆平。

  

重返故乡

我叫钱多多 满融 1010 2020.12.02 03:02

  转眼快到寒假了,父母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说家里房间都已经收拾好了,就等着我回去过年呢!我能想象的到他们在电话那头期盼和焦急的心情,每次都回答说:好……好,一放假我就回去,爸妈你们要保重身体,要好好照顾自己,不用担心我,我在外边一切都好……

  下了火车,我拖着行李在出站口看到了久违的父亲。我的心头突然一酸,眼泪差点就掉了下来……我没有想到,只不过是短短半年时间,父亲的双鬓已然斑白,他还不到五十岁呢……父亲焦急地望着出站的人群,由于我个子不高,车站人流又特别的拥挤,很多从外地返乡的,有学生,有在外地打工的,都是扛着大包小包的……所以父亲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我。快到父亲身旁时,父亲才听到我的声音。他随着拥挤的人流朝我移动,终于,他接过我拿着的行李,我们又这样艰难地跟着人流往外走……

  回到家,妈妈正在厨房忙碌着,桌子上摆着我最爱吃的糖醋排骨,清炒藕片,蓝莓山药……等等都是我平时爱吃的菜。妈妈看到我回来,拿着铲子就从厨房跑出来了,

  “瘦了,这才几个月,怎么就瘦成这样儿了……”。我明显看到了她眼中充溢着的泪水顺着眼角流下来……

  “妈妈,我很好。你看,我是不是长漂亮了?”,我笑着安慰她说。

  “嗯,嗯,我们多多永远是最漂亮的……”,她含泪笑着说。

  “好了!好了!快去做饭吧!女儿这一路上都没怎么吃东西,估计都饿坏了……”,爸爸适时地打断了我们。

  “对!对!先做饭,我还有一个菜马上就好了。多多,你先洗洗手,准备吃饭……”,说着便笑着进了厨房。

  “嗯,好的,妈妈。”。

  妈妈很快便做好了饭,我们一家人围在桌子上高兴地吃着。他们不时地往我碗里夹菜,

  “多多,这排骨是你最爱吃的……”……

  “多多,尝尝这个藕片……”……

  “多多,来吃点儿这个……”……

  …………

  …………

  我看着碗里堆积如山的食物,又看看爸爸妈妈兴高采烈的样子,突然鼻子一酸,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爸,妈,你们也吃,别光顾着我了,来,我们一块儿吃……”。

  我夹起一块儿排骨放在妈妈的碗里,又夹起一块儿排骨放在爸爸的碗里,我们三个一起吃了起来……

  一顿饭就在这样温馨又激动的氛围中结束了。饭后,我和爸爸妈妈说了一会儿话,便出去镇子上走走……

  走在熟悉的街道,这里的变化并不大,几乎和半年前一模一样。没有高楼大厦,没有车水马龙,还是像离开的时候一样,只是树叶黄了,随着风在空中漫舞。有的落在屋顶,有的落在溪水里,有的落在行人的脚下……这光景,是S市永远看不到,这是上天对我们北方的一道恩赐的风景……

离家返校

我叫钱多多 满融 1336 2020.12.07 09:24

  伴随着寒冷与喜气很快就迎来了除夕。晚上,桌子上摆满了丰盛的年夜饭,每人面前都放着一碗饺子,这是我们北方的风俗。俗话说:金丝穿元宝,越过越热闹。寓意来年生活会更加美好。

  饭后,我们全家又围在电视旁等着春晚,在这一夜,家家户户都是灯火通明,名曰:“熬年”。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每年大概这个时候就会有年兽来作怪,闹的人们都不得安宁。有一天,人们发现,只要是有火,有光,年兽就不敢上前来,所以家家户户都会点着火把,等着天亮了就会自己离开。久而久之,也就形成风俗流传下来了。

  大年初一开始,各家各户都开始走亲戚,拜年。拎着礼物去,拿着压岁钱回来,这是小朋友最开心的时候,毕竟一年就这么一次“大肆敛财”的机会,可以拿这些钱去买平时眼馋的糖果和玩具。我也像往年一样,去亲戚家转了一圈,只是压岁钱就没捞回来几个,在他们眼里,我已经是个大姑娘了。

  忙了好几天,该走的亲戚都走的差不多了,该来的也都来过了,家里比前几天安静多了。过完元宵节,我也该返校了,妈妈忙着帮我准备一些年货,说是让我带给老师和同学。她是一个很淳朴的妇女,心地善良,却不擅言辞,但每每都会把最好的留给我和父亲,留给身边的每一个人……

  记得有一年冬天,村子里来了一个要饭的,衣衫褴褛,在过一个河沟的时候,一个趔趄眼看就要掉到水里,妈妈迅速的伸手拉住了他,总算是有惊无险。随后,妈妈把那老人带回家,煮了一大碗热腾腾的面条给那老人吃,老人感动的热泪盈眶,嘴里一直念叨着:“好闺女啊!……真是个好闺女啊……”。

  后来,当别人问她:“你就不嫌他脏啊,还去拉他……”的时候,妈妈憨憨的笑着说:“我就怕他摔着了,没想那么多……”。

  没错,妈妈就是这样一个人,一个典型的中国劳动妇女。

  过完元宵,我又背上了行囊,踏上了去S市的列车。故乡,又一次的渐行渐远。我想着逐渐年迈的父母,心里想着一定要好好读书,一定要争气。

  回到学校,佳乐,笑笑,李梅……她们几个都已经回来了。

  “钱多多,新年快乐!恭喜发财,红包拿来!”,佳乐伸着手说。

  “新年快乐!恭喜发财!红包就没了,但是……看我给你们带了什么好东西!”。

  她们接过我递过去的包,掏出来里面的东西,

  “钱多多,这是什么东西啊?”

  “猜猜?”

  “嗯嗯,不知道……”

  “就知道你们这些大城市小姐们没见过,这个可是我们那儿特有的,放在汤里不知道有多好吃……”,我回味地说。

  “放在汤里?钱多多,你没搞错吧?”,佳乐疑惑地问。

  我摇摇头,说:“怎么可能会搞错!我可是从小吃到大的!”

  “从小吃到大?这个东西……可是,可是我们这是在学校,是不能煮饭的,我们要怎么吃啊?”,李梅说。

  “这个?……这个……?我好像没想到哦……”我摸摸头,尴尬地笑着说。

  “啊?……钱多多,你这新年礼物是打算让我们各自回家煮着吃吗?那可得半年等呢。”,佳乐说。

  “让我想想……。要不,我们拿到校食堂去,送一些给食堂师傅,让他们给我们几个开个小灶,小煮一点儿尝尝……?”

  “他们会同意吗?”

  “应该……会吧……”

  “走,趁着今天食堂没开火,少拿点儿去试试……”,佳乐说。

  “现在?”

  “对,就现在。”

  “我东西还没收拾呢……”

  “回来再收拾……”

  说着,拉着我就跑。

  “笑笑,别忘了叫上陆平学长一块儿来吃。”,又甩了一句回去。

  “好,我这就去叫,你们先过去,我们随后就到……”……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