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重生在咸阳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第一章              我们离婚吧

重生在咸阳 沸腾的西瓜 2125 2021.01.10 05:53

  男人的一生,走到最后无非就是放不下三件事。

  金钱,事业,和爱情。

  肖言是个简单的人,简单到他短短的三十年里,一直都围绕着这三件事而活。

  十五个平方的客厅被砸的乱七八糟,史小云的“哥哥”们又一次用暴力威胁这个可怜的上班族,“肖言,十万,记住了,明天天黑之前不拿出来,别怪我们哥仨儿对你不客气。

  肖言跪在地板上,嘴角的血还在流,他被打掉了一颗牙齿,此刻,这颗牙还在他嘴里含着。

  “我没钱了,你们今天就是打死我,我也拿不出一分钱来。”顿了顿,“还有……我会和小云离婚。”

  “哥哥们”冷笑一声,其中一个用手扯着肖言的头发,强迫他抬起头来看着自己,四目相对时,他用另外一根手指指着肖言的鼻梁骨,狠狠的说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老婆欠了钱,就该你这个做丈夫的替她还,还有,你们离不离婚的跟我们没有半毛钱关系,记住了,我们只要钱。”

  肖言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地点点头,“好。”

  一个“好”字,仿佛已经耗尽了他的全部精力。

  深夜,门开了。

  女人浓妆艳抹,香气扑人的走进来,却被眼前的一切弄得十分烦躁。

  高跟鞋滴滴答答的走过来,长长的红指甲狠狠地戳了几下男人的额头,“抽抽抽,一遇到点儿事儿就知道抽,你说你有什么用,我不就是欠了点儿钱吗?你给他们就是了,干嘛摆出这么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给我看?”

  “嫁给你真是我倒了八辈子霉,没钱没势的,光有一张好看的脸有个屁用,当初我也是猪油蒙了心,怎么就看上了你。”

  面对女人的指责和谩骂,肖言只是静静地坐在沙发上抽完了最后几口烟,然后转身进屋拿出来一张A4纸,轻轻地的放在茶几上,顺道还放了一支签字笔。

  “小云,五年了,我也累了,你也烦了,签了吧,好聚好散。”

  史小云愣了一下,“你说什么?肖言,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肖言十分平静的看着他,开口道:“我说,我们离婚吧。”

  “行啊,姓肖的,你可别后悔。”

  女人签了字,狠狠地打了肖言一巴掌,扬长而去。

  次日,肖言拿着十万块钱到了指定的地点,把钱交给昨天打他的那个人,然后对那人说道:“这是我最后一次替她还赌债,以后无论她欠多少,你们都不要找我了,我们离婚了,以后她的事儿我不会再管了。”

  男人拿了钱,点对了数字,冷笑一声,“行,既然你这么说,以后我们也不找你了,不过,你还是回去提醒提醒她,欠债还钱,没钱可就要……肖先生可明白我的意思?”

  肖言当然明白,他只是点点头。

  从民政局出来,肖言转身要走,史小云立刻拽住他,“房子怎么分。”

  肖言冰冷的眼神扫了她一眼,甩开她的手,“家里的一切都可以给你,包括我这些年来在外面赚的一切,但是房子不行,那是我父母留下来的,不属于你。”

  若非走投无路,失望透顶,肖言也不会走到这一步,身无长物,只留下父母的这套房子作为安身之所。

  重新开始吧。

  辞职换了工作,一个月来,过得倒也平静。

  滴滴滴…….滴滴滴

  正在电脑前画设计图的肖言,忽然看到了手机屏幕上的那一串熟悉的号码。

  “喂,有事儿吗?”

  “老公,老公我求求你,快来救救我吧,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我错了,我知道错了。”

  史小云的哭声从电话听筒的另外一边传来,肖言握着铅笔的手颤了一下,“你怎么了?”

  “老公,我被他们骗了,我又输了钱,但是我真的没钱了,如果你不帮我,他们就要把我……肖言,一夜夫妻百夜恩,你再帮我一次吧,不多就五万块钱。”

  五万。

  肖言无语摇头,“别说五万,就是五千,我也没有,离婚的时候家里所有的一切都给你了,你忘了吗?”

  电话那边哭喊声,拳打脚踢的声音一阵一阵的传来,肖言挂了电话,却又收到了一张照片和一个地址。

  两个小时之后,肖言出现在了短信上标注的地址。

  一个废弃的化工厂。

  铁门被打开一条裂缝。

  肖言小心翼翼的走进去,里面空荡荡的。

  “我来了,人呢。”

  听到声音,二楼才下来几个人,都是黑衣蒙面。

  史小云被他们反绑着双手推推搡搡的走过来,脸上有伤,看上去挺惨的。

  绑匪指着肖言,“五十万,钱呢?”

  肖言微微蹙眉,“不是五万吗?”

  绑匪道:“两个小时之前是五万,但是现在行情不同了,五十万,你老婆还给你。”

  肖言摇了摇头,“我压根儿就没带钱来。”

  史小云:“你不带钱你来干嘛?”

  肖言冷笑一声,“干嘛?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来,明明知道你是在骗我,可我还会不放心,结果呢?”

  “史小云,谎话说多了,总有穿帮的一天。”

  什么赌场,什么绑架,全是谎言。

  眼看着肖言就要走出工厂大门的时候,史小云眼中带着冰冷的寒意,她朝身边的那几个人使了个眼色。

  下一秒,肖言就感觉自己的后脑一阵剧痛,失去意识前,他听到了两个声音。

  一个是“我很早就给你买了一份意外身故险,保额一千万,受益人是我史小云。”

  另外一个是警笛的声音。

  昭和十三年。

  久旱不雨咸阳城迎来了一场超级大暴雨。

  很多民房都因为这场大雨而发生了坍塌,无家可归的人们纷纷来到咸阳城的土地庙避难,雨水夹杂着刺鼻的味道让昏迷中的肖言十分难受。

  被呛了几口,整个人都变得十分难过。

  睁开眼,却是一片狼藉。

  这地方……

  “肖公子,你醒了,真是太好了。”

  肖言看着这名跟自己说话的妇人,心里十分忐忑,

  “我……这是什么地方啊,你们在拍戏吗?”

  老妇人似乎听不懂他的话,只当是他还在发烧,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微微蹙眉,“烧退了,不热了,肖公子,您现在感觉怎么样啊,还有没有头晕,想吐的感觉呢?”

  肖言摸了摸自己的后脑,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我……我怎么会在这儿啊。”

第二章 我就是个穿越的

重生在咸阳 沸腾的西瓜 2079 2021.01.14 04:17

  肖言隐约觉得周遭气氛凝重,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痛苦”两个字,但他头疼的厉害,也没精力去想眼前这些不合常理的地方。

  昏昏沉沉间,他仿佛回到了六年前的自己,那时候他才二十四岁,还是个刚刚完成学业的研究生,他家境困难,一路靠自己的打拼挣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

  他因为缺少亲情,所以他非常在意自己的未来的伴侣,他想要一个完整的家,所以,他一直都为了这个家,拼搏努力,然而,现实就是打脸的。

  他的妻子,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嫁给他只是因为他长得帅,带出去很有面子,可时间长了,柴米油盐磨平了当初的爱情,物质生活成了这对平凡夫妻吵架的主旋律。

  肖言在梦中嘲笑自己,果然,爱情和家庭,不能兼顾。

  失望替代了肖言所有的情绪,他睡着了,希望自己永远不要醒来。

  然而,命数这个东西,是上天赏下来的,要不要你都得捧着双手接着,受着,适应着。

  几缕灿烂的阳光透阁而入,肖言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活着,心里一阵失落。

  失落,也得活着。

  挣扎着坐起来,发现这地方似曾相识,回想了半分钟,想起来了,这不就是他昏迷之前看到的那个地方吗?貌似是个剧组。

  头昏脑涨,四肢乏力,踉跄着站起来,结果还没站稳脚跟,就被人一脚揣在屁股上,身后传来一个男人凶神恶煞的声音,“找了这么久,原来藏在这里。”

  肖言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后背一阵剧痛,一只脚狠狠地踩在他的背上,另外一个女人的声音道:“我就说悬赏有效果吧,银子赏下去,自然有人给咱们提供线索,你看,这不就是现成的吗?”

  男人冷哼一声,脚下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疼得肖言倒吸一口凉气。

  “你......你们是谁啊,我......好像不认识你们。”

  肖言扭着头,终于看清了这个踩着他的男人。

  飞鱼服,但又不完全是,眼前的人,胸前的图腾是蟒头虎身,狼爪之下踩着一只来自地狱的三头小鬼,每一只鬼头的表情都不一样,但它们的共同点就是,三只小鬼都只有一只眼睛,长在正中间。

  刺绣相当精美,可以看出这身衣服并非量产,而是专人定制,花了些功夫的。

  男人蹲下来,捏着肖言的下巴,凑近了脸,低声道:“肖公子,真以为你把头发剪了,换了一身不伦不类的衣裳,杂家就不认识你了,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当细作的下场,肖公子不会不知道吧。”

  肖言愣了一下,伸手摸摸自己的头发,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服,一脸茫然的问道:“大哥,对不起啊,我不知道我怎么就在这里了,我真不是你们的演员,你们.......穿越剧是吧.......那个.......我这就走,马上走。”

  肖言顾不得浑身酸疼,爬起来就赶紧往外走,然而他刚走出两步,就被那个人男人第二次踹倒,接下来就是十分不友好的五花大绑,他甚至来不及再说一句话,就被一团破布塞住了嘴,下一秒就是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第三次清醒的时候,是被疼醒的。

  蘸了辣椒水的鞭子抽在身上,那是火辣辣的疼。

  肖言惨叫出口,睁眼的瞬间看见的是十几个人正看着他,正中间还有一个火盆,柴火填的很足,火焰窜的很高,里面还放着几个烙铁,已经烧得通红。

  这是一间牢房,目测比电视剧里演的更可怕。

  肖言算是个文学青年,喜欢看小说,也喜欢写作,此时此刻,他的脑子里划过一道闪电般的灵感,我死了,被自己的妻子算计死在了废工厂,然后自己穿越了,所以,重生了。

  穿越,重生?

  肖言的大脑瞬间挂了高位挡,忍着疼痛,喊道:“等等,等等等等,先别打我,我有话要说。”

  “住手,听他说。”

  说话的人,是千机卫的副首领,秦月。

  秦大人发话,现场一片安静。

  肖言看了看他,道:“我叫肖言,我今年三十岁,来自很多很多年以后的时空,我不是你们这边的人,我是穿越来的,我不认识你们,你们抓错人了,我想回家,你们帮帮我,把我杀了就行了,我死了,就能穿回去了。”

  话音落,片刻的寂静无声之后,整个牢房里就是掀翻屋顶的狂笑,嘲笑,还有咒骂声。

  “哈哈哈哈........”

  秦大人冷笑一声,抬手制止了狂笑和对肖言拳打脚踢的侍卫,自己从椅子上站起来,迈着四平八稳的步伐,一步一步的走到肖言的面前,他手中的鹿鞭是千机卫特别定制的,上面扎满了比汗毛还要细的倒刺,他用鞭子轻轻地拍了拍肖言的脸颊,瞬间就留下了一片红色瘢痕。

  “肖公子啊,我知道你是北凉王手下最好的细作,但你为了脱身而想出来的这种理由,让我实在觉得......很丢脸。”

  “你会让我觉得,我为了抓你而费了三个月的时间,大费周章日以继夜的样子,很丢人。”

  “想当初,你肖公子才高八斗,一表人才,怎么到我这儿就是个十足的傻蛋呢?你是看不起我,还是不屑于我千机卫的手段?”

  肖言立刻摇头,目光从内到外都透着真诚,“这位大哥,天地良心,我说的都是真话,你们看我的样子,我的头发,我的衣服,你们看啊,跟你们不一样的嘛。”

  秦月看着他,眼底一片失望,甚至还带着几分愤怒,似笑不笑的咬着后槽牙,说道:“肖公子啊,你这就太过分了,侮辱人也要有个限度,你这样拙劣的谎言实在让我很生气,难道在你眼里,杂家就是个没脑子的,会轻易相信你这种鬼话?”

  肖言看着他,欲哭无泪,心里也是五味杂陈。

  小说都是骗人的。

  人家穿越不是豪门贵族,就是草莽英雄,各种福利加身,怎么到了自己这里,就成了阶下囚呢?

  反正也死了一次了,那就.......随便吧。

  、

  肖言觉得自己在怎么解释也难逃厄运,一想到前世自己的荒唐一生,肖言忽然笑了,自言自语道:“也罢,懒得解释了。”

第三章 白蛇山

重生在咸阳 沸腾的西瓜 2026 2021.01.14 06:23

  秦月决定留下肖言,用肖言牵制北凉王,因为他知道,肖言对北凉王来说,不仅仅是一个细作这么简单,传闻,肖言是北凉王的私生子,是他悉心培养的接班人。

  传闻从来不会空穴来风,秦大人决定赌一把。

  北凉王雄踞北方,掌控大汉北部数百万精兵,他的手里握着大汉天下的半数兵权,如果他要造反,当今皇帝只怕无以应对,所以,作为皇帝的心腹,先皇的托孤内臣,秦月必须要一点一点的瓦解北凉王的势力,至少让他把那半块儿虎符交出来,让大汉的兵权全部回归到天子手中。

  肖言被秦月老谋深算的眼神看的浑身发毛,“你......要杀变杀,我死了就能回家了。”

  又是这句话,秦月在心里重复了一遍这几个字,忽然机灵一下,自以为是的认为,这小子是想视死如归,死了魂归北凉封地,也算是回家了。

  一个细作被抓了,面临的严酷刑罚是十分残忍的,细作都是不怕死的,死了也就完成任务了。

  秦月想到这一层,忽然觉得自己眼前一片光明,他怒气转身,指着肖言,吩咐其他的侍卫,道:“你们几个,给他找个大夫瞧瞧,千万别让他死了,然后送去白蛇山关押起来,没有杂家的命令,谁都不准私下审讯,知道吗?”

  侍卫齐声,“属下遵命。”

  ...........................

  “等等。”

  秦月都已经走到牢门口了,结果又被喊回来了,十分不耐烦的看着肖言,“想说了?好,你说,我听着。”

  肖言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十分真诚的看着秦月,“秦先.....秦大人,我说过了,我是穿越来的,未来,未来世界你懂吗?我来自至少一千年以后的时空,你们抓错了人,真的。”

  “我知道这件事对你们来说比较荒唐,对我而言,我能穿越我也觉得很荒唐,但是,这就是事实啊,我都能承认这是个真是发生的,你们怎么就不相信呢?”

  “秦大人,我不是你们要找的人,你们仔细看清楚,我这张脸,我这个人,真不是啊。”

  肖言一口气说了很多话,每一个字都透着感天动地的真诚,可是,这些话进了秦月的耳朵里,就是两个字,谎言。

  秦月甩了甩手里的鹿鞭,冷笑一声,“肖公子,你这张脸,你这个人,我不会认错,虽然你穿的不伦不类,头发也剪了,但杂家依然不会认错,毕竟公子的这张脸,可不是谁都能冒充的,这天下之大,杂家除了见过双生子有近乎一模一样的脸之外,还从未见过毫无血缘关系的两个人会有一模一样的脸,身高,体态,而且,肖公子您的母亲乃北凉王侍女,二十年前也只剩过一个孩子,不是你又是谁呢,”

  “肖公子,放心吧,我不会杀你,我得留着你的命,换回大汉的半数兵权。”

  肖言听得一愣一愣的,他能感觉到,这个秦大人并不是在开玩笑,若非胸有成竹,也不会是这般态度,可是这样的话,肖言的心里就更郁闷了,也更加忐忑。

  难道说,两个不同时空是平行的,这个世上真有两个自己吗?

  肖言知道自己无论再说什么都不会挽回局面,也只好暂时受制于人。

  三日后,肖言被押送到了白蛇山。

  在樟木箱子里被关了三天,水米未进,肖言被放出来的时候,只感觉自己要死了。

  白蛇山风景优美,仙境如画,美不胜收。

  然而肖言却无心欣赏这难得一见的美景,他被带去一座老宅,依山傍水,却是个重兵把守的牢笼。

  他一身白衣,之前穿越来穿的那身衣服早就被换了,脚上的铁镣十多斤,每走一步,铁链就会剐蹭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

  门槛很高,他被两名侍卫架着走进去,本以为这座院子里没有人,可事实上却不是。

  偌大的院子里,收拾的整整齐齐,中间的走廊两边,站着十几个人。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都穿着同样的白色长袍,脚上有铁镣,每个人的脸上都透着一股病态的苍白,而他们看肖言的眼神却是一种苦涩,心痛,甚至是惋惜。

  侍卫把肖言推进来,道:“肖公子,看见昔日失踪的旧部就在这里,是不是觉得很神奇?”

  肖言一脸茫然的看着那个侍卫,“旧部?”

  侍卫懒得理他,推了他一把,肖言三天未进水米,整个人都是虚浮的,踉跄着站不稳,他这一倒,直接摔进了十几双手里,那些人冲上来,一人一句的关心和问候,让肖言更加心慌。

  “肖大人,肖大人。”

  “大人,您受伤了,快进屋,奴才给您看看。”

  一群人七手八脚的把肖言抬进了他的房间,放在了硬板床上。

  肖言感觉喉咙一阵腥甜,一时没忍住,吐了一口鲜血,吐完了,感觉舒服多了。

  十几个人中,有两个站在最前排,一男一女,一老一少。

  男的花甲之年,看上去是一位医者,女的十六七岁的样子,活泼灵动,此刻却含着眼泪不敢直视他。

  老者从自己身上翻出一个破包,抖开之后里面是一枚银针外加一个小白瓷瓶,肖言愣愣的看着他,“老人家,您是?”

  老者一边给他把脉,一边红着眼睛,心疼的看着肖言,“王爷千叮万嘱,要老臣一定要悉心照顾少主子,可是奴才不中用啊。”

  肖言看他情绪很激动,却十分自责的样子,心里也不好受,他笑了笑,“我没什么大事儿,就是饿了,有吃的吗?这帮孙子关了我三天,饭也不给吃水也不给喝,我说什么他都不信,气死我了。”

  话音未落,就已经有人出去找吃的了,很快,那人回来,手里端着一个托盘,里面有两个馒头,一盘咸菜,外加一碗温水。

  肖言看见馒头眼睛都直了,饿了三天啊,以前跟甲方爸爸死磕设计图的时候,他也曾忙到三天不吃不喝,但也从未有现在这种饥饿感,于是伸手,“快给我拿过来,我的妈呀,饿死我了。”

  

第四章 认识自己

重生在咸阳 沸腾的西瓜 2298 2021.01.15 08:28

  “少主子,您的伤并无大碍,服了药好好休息就会痊愈。”

  肖言嘴里嚼着馒头,心里乱的一团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除了点头,还是点头。

  老者收了银针,看了看站在自己身边的女孩儿,说道:“茯苓,你照顾公子,我们先出去了。”

  小姑娘红着眼睛点点头,送走了一干众人,她才坐到床边,看着肖言的脸,忽然伸手想摸摸他的脸,结果被肖言偏头躲过去了,“你干嘛?”

  茯苓愣了一下,手僵持在半空中,满眼的不可思议,“肖哥哥,你怎么了?你......”

  肖言喝了口温水,咽下嘴里的馒头,挪了挪自己的屁股离姑娘稍微远一些,说道:“小......不是,姑娘,我不是.......啧.......这怎么说呢,你们相信穿越吗?”

  茯苓又愣了一下,然后忽然起身离开,关门的时候声音很大,却把肖言弄得一头雾水,百思不得其解。

  不大一会儿,一群人又进来了,为首的那名那名老者神情激动,冲进来坐在床边的凳子上,“少主,您可还记得老臣?”

  肖言摇了摇头,“抱歉,我不认识你。”

  老者和茯苓对视了一下,然后二人又同时回头和身后众人互相交换了下眼神儿,意见交换完成之后,老者深深地叹了口气,对肖言说道:“少主,您不记得我们没关系,那秦大人刑讯手段残忍,他一定是对您做了什么才让您失去了记忆,没关系的少主,我们都是您的人,我们会保护您,这样,既然您忘记了过去,那咱们就一点一点的回忆,奴才们帮着您想起来、”

  失忆?

  肖言看着面前一众真诚而又心痛的脸,他只觉得自己目前欲哭无泪,这要怎么解释呢?

  大概是解释不清楚了。

  自暴自弃的肖言,无奈一笑,“行吧,那你们就让我,重新认识认识我自己吧。”

  一个时辰,在肖言喝了三碗水之后,他终于了解了自己,不,应该说肖公子的一切。

  老汉王有三个儿子,且都是同龄人,弱冠之年就分封各地为王,大儿子祁王,封地云州,那里山明水秀,类似如今的江浙一带,二儿子端王,封地凉州,那里地广人稀,草原覆盖率极高,兵强马壮,民风彪悍,三儿子北凉王,封地北凉,那里崇山峻岭,冰天雪地,却物产丰富,天险之地,也是大汉第一屏障天启关的所在。

  不久,老汉王在一次狩猎中意外去世,大儿子顺理成章的继承皇位,但因为他心机深沉且生性多疑,于是他暗中毒杀了二弟端王,收了兵权,可就在将要对三弟北凉王动手的时候,西南边关战乱四起,朝廷用人之际,新皇迫于朝廷压力,将大汉半数兵权交给北凉王,让其带兵前往西南镇压,结果这一去就是十年。

  北凉王战功赫赫,朝廷上下乃是皇亲贵胄都对他青睐有加,北凉王平息了战乱,谢绝了进入长安的封赏,直接回了自己的封地北凉。

  因为,他的儿子要出生了。

  这个孩子就是肖言。

  只可惜,生母身份卑微,孩子出生当晚,那个可怜的女人就为了不拖累自己的儿子而选择自缢身亡,北凉王当然也知道新皇对他的忌惮,于是他隐瞒了自己儿子的身份,对外只说是家仆之子,悉心教导之余也在暗中训练他成为一名非常出色的细作。

  肖公子一表人才,风流倜傥,新皇想要钳制北凉王,就点名要肖言来长安做太子伴读,北凉王遵命行事,亲手把自己的儿子送来了,并且陆陆续续的送进来很多北凉的家臣,他们与肖公子暗中联系,获取长安和朝中的密报传回北凉,以此稳固北凉的局势,一次一次的化解新皇对北凉的危机。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身份被一一暴露,然后就是莫名其妙的失踪,肖公子联系不上家臣,逐渐的孤立无援,最终暴露了身份,被千机卫追杀。

  肖言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指着自己的鼻子问众人,“所以说,你们那个少主子真的叫肖言,也长了这么一张脸?”

  “公子,您就是肖言啊,我从小看着您长大,王爷为了保护您,对外声称您是我的儿子,您从小也是我带大的,试问老臣怎么会认错人呢?公子啊,您再仔细看看我们,您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肖言此时此刻,是真的相信了。

  荒唐归荒唐,但事实摆在眼前,他有血有肉能呼吸,他是个活人,眼下,也只能说,这个平行的时空有另一个自己,而自己的到来,正好取代了这位肖公子,他甚至想到,这位肖公子卧底身份暴露,八成已经不在人世了。

  肖言坐在床边靠着,冷静的捋了捋最近发生的事儿,忽然抬头看着那位老者,道:“肖大人,如此说来,咱们算是被当今皇帝一网打尽了呗。”

  “北凉那边,对咱们是不闻不问了?还是说事情败露,弃车保帅,不要咱们了?”

  肖城摇头,“公子,咱们被一个一个的抓来,集体囚禁在这里,他们没有杀了我们,只怕也是个长远的计划,现在北凉那边大概还不知道我们已经出事了,更严重的说,甚至已经有人在冒充我们继续跟北凉联系,传递错误的消息,只待一个成熟的时机,皇帝就要对北凉动手了,而我们,就是朝廷威胁王爷的筹码,我们这些人也就罢了,只是您,只怕您的身份也已经被皇帝猜到了,您是王爷唯一的儿子,也是北凉未来的王。”

  “唯一的王?”肖言笑了笑,“历来新官上任三把火,新皇帝登基,第一件事就是杀功臣,杀兄弟,尤其是手握兵权的那些,更是逃不过这个厄运,狡兔死走狗烹,鸟飞尽良弓藏,如果不是北凉王十年征战,战功赫赫深得人心,只怕早就被安个罪名暗杀了。”

  肖城低头不语,当下的处境危险,他每天都在绞尽脑汁的去想办法,至少要保证他的少主子安全回到北凉,之后怎么样那就看天意了。

  肖言静静地看着窗外,忽然问道:“肖大人,我问你,皇帝如此忌惮北凉,究竟是因为他自己生性多疑还是北凉真的有反叛之心呢?”

  此话一出,肖城那是倒吸一口凉气,“少主子,你在说什么啊。”

  肖言十分严肃的看着他,“肖大人,你懂我的意思,北凉王战功赫赫,手握半数大汉兵权,皇帝若是想要单纯的收回兵权,随便找个不痛不痒的罪名就可以办到,王爷还是王爷,只是个闲散王爷,一样的高官厚禄,有何不可,而作为臣子,王爷若是忠心朝廷,也自然能够配合,没了兵权,王爷就是个无用的头衔,可他这么多年,悉心培养自己的势力于朝廷抗衡,只怕也是另有原因吧。”

  

第五章 未婚妻

重生在咸阳 沸腾的西瓜 2254 2021.01.15 20:02

  “让开。”

  门外传来女子的吵闹声,听上去中气十足,趾高气扬。

  “让开,听不懂人话是不是,滚开。”

  女人的声音越来越近,肖言眼神示意他们离开,肖城带着众人从侧门走,只有茯苓没动,固执的站在床边,眼睛死死的盯着门口,咣当,门被撞开了。

  两名侍卫被推了进来,摔得四仰八叉的,肖言颇为吃惊的看着他们,心说这千机卫的高手怎么在这时候都成了病猫了?

  女子进来,看见肖言的一瞬间竟然哭啼啼的跑到床边,委屈巴巴的说道:“肖哥哥,对不起啊,我真的不知道我哥他竟然把你关起来了,我出去半年,你怎么就成为阶下囚了呢。”

  肖言:“......”

  女子抽泣抽泣的看着他,“你放心,本公主回来了,谁也不敢动你一根汗毛。”

  肖言:“......”

  茯苓气的不行,推开那女子,“你滚开,要不是你,他怎么会变成这样,你的哥哥真是好手段,刑讯逼供把人折磨成这样,你还好意思说有你在没人敢动他,我告诉你,他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你开心了?”

  女子愣了,“什么叫都不记得了?”

  肖言觉得如果再不说话,这俩女的能打起来。

  “那个......我.......你是谁?”

  女子十分诧异,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我是谁?”

  “肖哥哥,你自己看看我啊,我是静怡啊。”

  肖言呵呵一笑,这名儿还挺现代的。

  屋内气氛剑拔弩张,茯苓眼底的愤怒就连肖言看了都害怕,女人发起火来的可怕果然不分朝代。

  屋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似乎来人不少。

  肖言侧目看了看门口,果然,熟悉的人。

  秦月带着侍卫急匆匆的走过来,进门就皱眉,“你怎么在这儿。”

  而他身后的属下纷纷跪地,“参见朝阳公主。”

  肖言有些蒙圈,有点儿理不清思路。

  之间那秦大人脸色难看的走进来,语气不轻不重的对静怡说道:“公主千金之躯,怎么能来这种地方,还请公主即刻回宫。”

  静怡冷笑一声,不紧不慢的围着秦月转了一圈儿,呵呵一声,“秦大人可真是威风啊,半年不见,权利可真是越来越大了,大到敢对我的驸马指手画脚,刑讯逼供?”

  肖言:“......”驸马是个什么鬼?

  秦月道:“公主,您尚未成婚,何来驸马一说,哦对了,臣忘记了,月前,皇上已经取消了您与肖公子的婚约,他现在可是阶下囚,他是北凉潜伏在长安的细作,是要颠覆我大汉江山的可恶之徒。”

  “你胡说。”

  “臣没有胡说,公主若是不信,大可以亲自去问皇上,太后。”

  静怡指着他,气的就杀人了,“行,本公主这就去,你给我等着。”

  静怡临走前千叮万嘱肖言一定要相信她,然而肖言似乎更好奇的是他们这兄妹俩的身份。

  秦月清走了屋内的所有人,只剩下自己和肖言。

  “肖公子,你是不是以为朝阳公主回来了,你就可以脱罪了?”

  肖言现在看见他都觉得恶心,不男不女的样子实在倒胃口。

  “秦大人啊,我是真的很不喜欢你,我也不想跟你说话,但是我必须要告诉你,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就是关我一辈子,你也问不出什么,我要是你,我就把眼光放得长远一点。”

  秦月本来想走,却听到这句话后忽然折返回来,目光闪烁的看着他,“肖公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肖言冲他笑了笑,“秦大人,北凉王是什么人啊,动了他,谁来买单?”

  秦月微微蹙眉,“买单?”

  肖言:“啊,对,就是负责,后果谁来负责的意思,”

  秦月沉默不语,肖言察言观色,觉得他这个人,心思深沉却也是个生性多疑的人。

  “北凉王战功赫赫,是全国上下极具拥戴的藩王,如果有一天他真的出事了,所有人都会把这个罪名算在你的头上,皇帝为了平息众怒,很可能会弃车保帅,死一个小小的千机卫首领不算什么,关键是,这个人必须死。”

  “秦大人如今风头正盛,权力之大无人能及,但是您想过没有,北凉王在,您就有价值,可如果有一天北凉王不在了,那么请问,您的价值在哪儿呢?”

  秦月的眉头逐渐向眉心靠拢,“肖言,你承认了?”

  肖言心说,我不承认又怎么怎么样,我说实话你们信吗?既然不信,也改变不了什么,那就干脆认了这个新的身份,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他现在不想死了,他想好好活着,许是前半生过得太压抑,太憋屈了,这次重生那就好好地放飞自我,活一次。

  肖言指了指自己,“秦大人,过去的就过去了,我既然已经落在你手里,那我也不想死了咱们做一笔交易,如何?”

  秦月冷哼一声,“交易?肖公子是想策反我吗?”

  肖言无奈一笑,“不是,秦大人对朝廷忠心耿耿,岂能是我几句话就能策反的,我只是客观的给您分析一下未来的局势,且不说北凉王是不是有谋反之心,无论他有没有,他的死一定会有一个人出来背锅,负责,而那个人,同样会一死以谢天下,因为他杀了一个为国为民征战边关保家卫国的好人,老百姓不懂什么权谋宫斗,他们只认为,谁平息战乱给他们安稳的生活谁就是好人。”

  “秦大人,您说呢?”

  秦月不语,转身离开房间。

  他走之后,茯苓从外面进来,端着一碗小米粥。

  清汤寡水的,但也透着几分香甜。

  “您跟他费什么话啊,他就是皇帝身边的一条狗,多说无益。”

  肖言笑了笑,“那个静怡,究竟是什么人啊,她是公主,那这个秦大人也是皇室之人?”

  茯苓十分不屑,“他做梦,就凭他一个私生子,也敢跟皇室沾边,如果不是他自宫以表忠心,早就被清理掉了。”

  “哦,原来这个秦大人是老皇帝”的私生子,那也就是说,他是当朝皇帝同父异母的兄弟,那刚刚那位公主又曾是我的未婚妻,那不是乱伦了吗?”

  茯苓哎呦一声,“肖哥哥,你这失忆症还真是彻底啊,朝阳公主是秦月的妹妹,但他们并没有血缘关系,甚至说这位公主跟皇室也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之所以会册封,完全是因为她长了一张与当朝太后亲生女儿相似的脸,太后这才把她收为义女,宠爱有加,逢人就说这是老天爷体谅他失去女儿的痛苦,不过这位朝阳公主也确实有几分能耐,可以吧太后哄得服服帖帖,甚至让当朝天子亲自赐婚,至于她跟这个秦月的兄妹关系,坊间传闻有很多,鬼知道他们是怎么成为兄妹的。”

  

第六章 要活着回去

重生在咸阳 沸腾的西瓜 2150 2021.01.17 23:20

  肖言的话,让茯苓觉得很欣慰。

  对她而言,以前的肖公子是个冷血冷面的英俊公子,对自己对他人都是极其严苛,没有半点人情味。而眼前的人,明显不同。

  茯苓煎好了一碗药,浓浓的中药味让肖言的胃翻江倒海,前世他就是个怕苦的人,生了病,但凡能扛着就绝对不去医院,眼下这一大碗深棕色的玩意儿,让他实实在在的深吸一口气,待嗅觉适应了这苦涩的味道之后,憋着一口气全喝了。

  “茯苓,这个院里有多少人看守。”

  茯苓道:“内院十个,外院大概有三十几个,都是千机卫,秦月精挑细选送上来看守我们的,肖哥哥,你就不要打越狱潜逃的算盘了,没希望的。”

  “哈?”肖言有些无奈的笑看着她,“这你也能猜到?”

  茯苓俏皮的哼了一声,“肖哥哥,咱们俩可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这世上除了你自己就是我最了解你了,你的眼珠子转一转,我就知道你想干什么。”

  肖言听得好笑,反问道:“那现在呢,此时此刻我想干什么?”

  茯苓端着药碗,单手取下自己的荷包扔给他,“只剩下一块儿了,还是我从北凉带来的那一袋,吃吧。”

  肖言打开荷包,里面掉出来一块淡绿色,晶莹剔透的糖块儿。

  “你真能猜出我心里想的是什么?”肖言颇有些吃惊,因为他前一刻想的的确是逃跑,后一刻想的也的确是嘴里苦想吃糖。

  茯苓笑了笑,端着药碗离开房间,很快,她又进来了,手里拿着一件外衣,“公子,卧床半个月了,我服你出去走走吧,今天天气不错,暖和的很。”

  肖言望了望窗外的阳光,的确也是半个月没出去了,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也在逐渐愈合,倒是可以出去走走呼吸下新鲜空气。

  “好,出去看看。”

  茯苓扶着他围着小院子转了一圈儿,肖言站在那里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那种透明的蓝是纯净的,没有污染的,前世为了找灵感走遍祖国名山大川的肖设计师,也未曾见过这般直击灵魂的一幕。

  肖言轻轻叹了口气,茯苓看他脸色不佳,便扶着他坐下来,忽然门外闯进来一个人,大红官服,腰佩弯道。

  这人浑身上下都透着几分凌厉,穿着不似千机卫,倒像是......

  “肖公子,皇上要见您,收拾收拾即可入宫。”

  果然是个宦官。

  肖言浑身机灵一下,作为一枚根正苗红的宇宙大直男,他是真的听不得这种半男不女的声音,之前的秦月已经让他浑身不自在,如今这个更彻底,肖言看了眼茯苓,茯苓心领神会,一瞬间,肖言晕倒,茯苓惨叫连连。

  “公子......公子你怎么了啊,来人啊.......来人啊........”

  奈何,这把戏在这些常年参与宫斗的宦官眼里,简直就是小儿科的演技。而且他在来之前,早就让人给这座院子清了场,此刻任凭茯苓喊破喉咙也喊不出半个人来。

  宦官也不着急,垂手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咽不下去的主仆二人在极度尴尬的氛围中终止了演绎。

  肖言从地上站起来,掸了掸身上的土,极不耐烦的对宦官说道:“行了行了,公公,带路吧。”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肖言作为一个拥有硕士学位的高材生,应变能力还是有的。

  宦官脸色不佳,“肖公子,奴才乃尚阳宫总管,主子们抬爱,使唤一声朱总管,不是什么公公。”

  肖言闻言,十分嫌弃,“啧啧啧,行行行,朱总管,劳烦您前面带路,走吧。”

  朱曦娘娘的哼了一声,唤出两个小宦官,带着肖言离开了。

  茯苓没有去阻拦,也没说一句话,因为她很清楚,此时此刻,她只有沉默才是最好的应对,一旦她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都会引起相应的连锁反应,而结果,就是把罪名加在她主子身上。

  肖言被带上马车,但是很快就到了地方,下车时被蒙上了一块黑布,但是凭感觉,肖言觉得这是一个面积不大却十分隐秘的小院儿。

  院内布局十分讲究,回廊用的都是上等的黄花梨,廊柱之间的垂蔓坠着两串银质的铃铛,地面用的是春带彩的上等翡翠,形状各异,布局却十分巧妙,让人看去有一种由内而生的恐惧感。

  肖言收回眼神,不再关注其他的东西,朱曦掸了掸拂尘,冷笑一声,“肖公子,请。”

  穿过三重帷幔轻纱,后面就是一座小花园,湖中心有个碧水亭,亭中明黄色的一人负手而立,背对着他。

  肖言被带上一艘精致的小木船,然后被送到对面,上岸之后,便有人过来搜身,检查完毕所有人退避三舍,三人一组站在小木舟上,距离碧水听大约十米左右。

  “这里没有外人,不必拘谨,找个地方坐下吧。”男人的嗓音比较浑厚,带着几分帝王之气。

  肖言也不跟他客气,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看见有茶,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一股凛冽的雪松香气让肖言感觉全身的筋骨都舒坦了。

  “好茶啊,哎,您也坐下啊,您站着我坐着,我坐不踏实。”

  汉王刘昊转身,轻笑一声,坐在肖言的对面拿了一块糕点递给他,“御膳房新来的厨子,说是从北凉来的,你家乡的味道,尝尝看。”

  肖言直接用手接过来,雪白色的软糕质地细腻,看出来是用心了。

  咬了一口,淡淡的薄荷香味。

  “好吃,皇上,您也尝尝。”

  这明晃晃的一身五爪金龙,不是皇帝还能是谁?

  刘昊微微一愣,上一次见到肖言还是三年前,似乎这三年变化不少。

  “肖言,知道我忽然把你找来是为什么吗?”

  肖言喝口茶咽下嘴里的软糕,笑了笑,“因为我掉马了啊。”

  刘昊微微侧目,“掉马?”

  肖言道:“哦,掉马的意思就是身份曝光了,不是说我是北凉的细作吗?您作为一国之君,天子脚下竟然有细作潜伏,您当然要亲自过问一下了。”

  刘昊看着他,脸色忽然变得十分阴沉,“你倒是坦荡,不为自己辩解一下,大大方方的就承认了。”

  “就不怕我秘密处决了你?”

  肖言笑了笑,“真想我死啊,我压根活不到现在,秦大人早就在抓我的那天晚上就送我上西天了,皇上,这里也没外人,您想问什么就问,我知道的就说,如何?”

  

第七章 01

重生在咸阳 沸腾的西瓜 1 2021.01.18 21:46

  1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