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最强职工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第一章 任务失败

最强职工者 冬天的熊猫 2521 2021.01.12 22:46

  满目疮痍的星球,陈穆矗立在巨型尸堆上,遍布大地的虫海正在往尸堆顶涌来,遮住天空层层叠叠的飞龙围绕着他盘旋。

  陈穆知道,这是它们能够集结的最后一波大军,只要歼灭完这波大军,任务就完成了。

  想到这,陈穆不禁有些后悔。

  谁知道杀了虫母之后虫群们不会分裂反而会誓死报仇,谁知道一个简单的 A 阶任务居然会莫名其妙地出现意外。

  整个世界被虫子吞噬后,不管是种群数量还是单个能力,虫子们都迎来了指数级暴涨,现在的世界等级估计已经到达了 S 阶了。

  陈穆望着眼前即将涌上跟前的虫海,咧嘴笑了笑,“这次任务完成之后,虽然系统判断出现了问题,但补偿机制肯定会出现,加上这次异常的 A 阶任务奖励,我就能一步登顶 S 阶!”

  从最初看到无尽虫海时的绝望,到杀到现在看到即将过去的黑暗和到来的黎明,陈穆感觉自己所有的毛孔都舒张开来,一股酣畅淋漓感,以及即将迎来美好的憧憬感让他越来越兴奋。

  陈穆双目逐渐发红,开启了天赋技能“诸神的黄昏”后,防御、力量、异常抗性、恢复能力都得到了极大程度地增加。

  但是理智正逐渐被疯狂所淹没,之前数次频繁地发动技能造成的后遗症让陈穆再也无法抑制住内心的狂暴,猛地冲入了茫茫虫海!

  右手挥拳,一股毁灭性的力量灌入面前的巨型猛犸兽内,这股巨大的力量推动着它像一列急速行驶的列车一般,碾碎了处于它身后的虫子。

  随即伸手攥住扑击而来的翼龙的利爪,向身后猛力甩出,将虫子与翼龙一起撞得粉碎。

  抬起右脚狠狠地跺下,力量穿透层层尸体灌进了埋伏于脚下的突击者,震成粉末。

  伴随着疯狂的大笑,陈穆向下跺脚的力量推动着他向虫子最为密集的地方纵越,巨大的力量聚集在陈穆的双手之间,随着下落砸向地面,山崩地裂,方圆公里内的虫子几乎都被震裂而亡!

  这就是陈穆的能力,纯粹的力量所带来的最纯粹的暴力。

  许久,伴随着一阵阵虚弱感,理智也逐渐回归。

  陈穆看着自己周围的尸山血海,视线之内已经没有活着的虫了,即使它们具有极强的生命力,这种情况下也无法恢复。

  “呼~”陈穆精疲力竭地倒在被血液浸透了的尸群上,“总算杀完了,什么破机制,要不是我够强,并且做了充分的准备,说不定这次就要栽在这了,幸好、幸好。”

  话音未落,天空中传来了阵阵噼啪声,伴随着巨型电蛇在云层上的游走,一股黑暗、粘稠的气息穿透了这个世界的隔膜,巨大的猩红色眼球探入世界。

  陈穆望着天空中出现的变异,目光逐渐变得呆滞,喃喃着“不是吧,这是A阶任务?”

  随即抓狂地吼道:“系统!老子完成了任务了!A 阶任务变成 S 阶任务我就不说了,这玩意是啥东西!?最少是 SS 阶的存在吧!?”

  视网膜上突然出现猩红色的大字,“警告:异常存在接近中!判断阶级:SS!启动特殊应急方案!”

  一股空间的力量缓缓包裹住陈穆,这让他逐渐放松,“系统有时候虽然坑爹了点,但关键时候还是很靠谱的嘛。”

  伴随着这股安全感导致的放松心理,以及“诸神的黄昏”后遗症带来的疯狂,陈穆在即将通过时空之力传送走的瞬间狠狠地朝着天空,对着那如同在俯视蝼蚁的异常竖起中指!。

  正在在时空传输中的陈穆突然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包裹着他的时空之力逐渐溃散,传送失败了!

  陈穆瞬间悔得肠子都青了,大量的红色字刷屏一般挤满了陈穆的视网膜。

  “提示:异常正在破坏世界壁垒!保护机制启动!保护失败!”

  “警告:异常阻断传送!强制传送启动!强制传送失败!”

  “提示:保护机制启动!能量不足!保护机制启动失败!”

  “检测:保护方拥有高位头衔:‘世界守护者‘、‘狂暴杀戮’、‘世界线修正员-A ’!”

  “检测:保护方阶位为 A+阶!”

  “检测:保护方完成拯救任务:3 次!”

  “检测:保护方完成崩溃类修复任务:2 次!”

  “检测:保护方完美修复世界次数:17 次!”

  “检测:保护方为重要修正员!”

  “提示:检测完毕!启动超 SS 阶保护机制!传输能量中!”

  “警告:检测到多个异常集合!能量传输受到干扰!能量传输被打断!”

  “警告:启动应急保护措施!”

  “提示:扣除时空币!扣除完成!转化能量成功!”

  “提示:剥离保护方头衔!剥离成功!转化能量成功!”

  “提示:剥离保护方阶位!剥离成功!转化能量成功!”

  “提示:剥离保护方权限!剥离成功!转化能量成功!”

  “提示:剥离保护方技能!剥离成功!转化能量成功!”

  “提示:剥离保护方装备!剥离成功!转化能量成功!”

  “提示:剥离保护方等级!剥离成功!转化能量成功!”

  “提示:能量满足需求,开始超 SS 阶保护!”

  被剥离地能力包裹着陈穆,以极其强硬的姿态构筑了一条牢固的时空通道,任由异常们攻击却无法被撼动。

  一阵失重感传来,陈穆眨眼的功夫就被传送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呼呼,这是个什么玩意?太小心眼了吧,一只蚂蚁对你比了个中指而已,至于么。不过好歹是回来了”陈穆精疲力竭地软倒在床上,回想着之前的提示,绝望地点开自己的人物面板。

  “性名:陈穆(编号 ZH31157)”

  “种族:纯种人族”

  “等级:1”

  “身体强度:5”

  “精神强度:8”

  “能量强度:0”

  “技能:无”

  “装备:无”

  “时空币:0”

  “天赋能力:诸神的黄昏(无法使用)”

  “职位:A+阶世界线修正员”

  陈穆望着自己的面板,原本以为系统会因为“不可抗力”进行补偿,但是现在这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

  自己花了无数时间,经历了无数生死考验,历经千辛万苦得到的力量,全部消失了!

  陈穆呆滞地看着数据,总有一股虚幻感围绕在身边,眼睛看到了,大脑认识到了,但是就是无法相信。无法接受。

  “任务结算”一行红字在陈穆的视网膜前飘过,令陈穆有些稍许地振奋。

  “任务:摧毁虫群,救援瓦卡卢星”

  “说明:虚空中的虫群中,有一个小部族发现并企图占领瓦卡卢星,打开世界壁垒将其并入虚空。派遣的维护者需要维护正常世界线与世界壁垒。”

  “任务结果:摧毁虫群:任务成功!救援瓦卡卢星:任务失败!”

  “任务结算:任务失败!扣除阶位-阶位为最低-扣除失败!扣除等级-等级为最低-扣除失败!剥离装备-无装备-剥离失败!剥离技能-无技能-剥离失败!”

  “提示:无法完成任务结算!”

  “警告:任务失败!无法扣除任务处罚!剥夺世界之桥烙印!”

  “提示:检测到目标拥有高位荣誉!”

  “提示;执行‘GYWC24269方案’!”

  “警告:即将剥离世界线修正员身份!”

  “提示:剥离世界线修正员身份成功!“

  “提示:赋予身份中......赋予身份成功!”

  “提示:恭喜您,ZH31157,您现在已成为一名光荣的职工者了,请为世界之桥尽自己的一份力量!”

第二章 成为职工者

最强职工者 冬天的熊猫 2848 2021.01.13 12:49

  世界之桥,管理千万世界、连通过去和未来的规则的具现化,它的存在就是为了维护各个世界正常运行,维护世界线的稳定。

  但总有世界会出现异常,干扰世界线。

  世界之桥是千万世界规则的衍生,是更加上阶的存在,异常的出现也是世界本身的具现,世界之桥无法绕过世界去“清理”世界。

  为了解决异常而不违背规则,世界之桥从各个世界中选择具有高空间适应性的生物,以“任务”的形式给予他们力量维护规则并清除异常。

  世界中的生物亦是世界的一部分,用世界去对抗世界,而自身绝不主动出手,这样就在维护规则的前提下完美达成了世界之桥的目的。

  久而久之,世界之乔的具现化越来越现实,规则越来越具体,任务也越来越系统化,这样就形成了现在的维护世界线模式。

  招募到高空间适应性的生物后,进行最低阶世界的修复世界线考核,考核成功后即可成为世界线修正员。

  每次完成任务后,世界之桥都会给予相应数量选择力量的介质——时空币。

  世界线修正员们可以使用时空币换取自己所需要的能力,提升自身的实力。

  拥有了更强大的实力和阶级后就可以去维护更高阶的世界线,获得更多的力量。

  世界之桥以力量为代价诱惑无数生物清除异常,维护自身的运转恒定。

  时空传送所附带的治疗效果修复了陈穆的伤势,也让他重新回到原本那感情淡漠而客观冷静的状态。

  “也就是说,我现在除了拥有无法使用的‘天赋能力’外,就相当于第一次任务失败后首次成为的职工者?”陈穆自言自语道。

  天性冷漠的他已经没有再为自己被剥夺的实力愤怒,也没有再为自己那一根中指懊悔。

  当自己获得“诸神的黄昏”的时候,已经预料到了自己会由技能的桀骜不驯而出现意外。

  看着自己的面板 1 级 D 阶,没有任何技能和装备,天赋能力也再次沉睡,现在的自己,似乎是底层中的最底层。

  面板信息已经发生了变化,最底部的职位已经从“A+阶世界修正员”变为了“D 阶职工者”。

  “姓名:陈穆(编号 ZH31157)“

  “种族:纯种人族“

  “等级:1“

  “身体强度:5”

  “精神强度:8”

  “能量强度:0”

  “技能:无”

  “装备:无“

  “时空币:0”

  “天赋能力:诸神的黄昏(无法使用)“

  “职位:D 阶职工者”

  “职工者概要:职工者只会负责修复世界线的铺垫有关的工作,职工者应召频率为修正员的 1/3,职工者的任务难度为修正员的 1/4,职工者的任务奖励为修正员的 1/10,职工者任务失败惩罚为修正员的 3 倍。”

  “任务奖励为 1/10?”陈穆有些惊异地看着说明,“难怪职工者都很弱,任务少,奖励少,难以晋升,或者是变强的速度很慢。”

  想着又看向“天赋能力”板块,询问系统,“还好构造时空通道的时候,能量足够了没把我的天赋能力‘吃’进去,系统,为什么天赋能力是‘无法使用’状态?”

  “提示:天赋能力未激活!”

  “啧。”陈穆咂了下嘴“又要进行一次天赋激活任务吗,系统,职工者如何进行天赋激活?”

  “提示:权限不足,无法回答!”

  “也就是说,我现在手头上没有任何资源,没办法,得尽快拿到时空币搞点能用的东西,第一次职工者任务马上就要开始了。”陈穆想着离开了房间。

  离开房间后,入眼的是一片巨大的半球型空间,地面是纯白色的坚硬物质组成,光滑且平整。

  天空是透明的空间屏障,屏障外充满了灰黑色的絮状物质,到现在也没人知道那是什么。

  背后是一大团虚无的传送道,不断有各种生物从中出现,那是从各自的房间进入‘世界之桥-等待区’。

  右手边是一片巨大的集市,无数生物就地摆放物品售卖、或进行委托、或接收委托。

  在世界之桥,由于在归来时,任务世界获得的,即未经过认证的物资会全部转化为时空币,因而进行售卖的大多都是职工者。

  由于时空之桥会提供所有世界资源,只要有足够的时空币就能进行兑换,但时空之桥并未提供分类、筛选等功能,因而查看的兑换列表是没有尽头、且列出的资源顺序是完全随机的的。

  这就给职工者提供了广阔的市场,他们选择某一方向,或制造药剂,或锻造物品,或修复装备,或撰写卷轴。

  之后在世界之桥-等待区分门别类地进行交易,锻造区,药品区、魔法区、信息交流区、寄售区等,相同方向的职工者聚集在一起形成一片区域。

  这样就使得大多数员工会在相应的需求区域寻找自己所需,而不是在需求物理性装备的时候翻看世界之桥物资列表,翻看了一天发现全部是魔法性装备或药剂或卷轴等自己不需要的玩意。

  左手边则被灰色雾气所缭绕,但陈穆知道这是阶位限制,曾经,每一次阶位的提升,雾气就消失一部分,露出世界之桥对于高阶员工所提供的“福利”。

  陈穆走向“寄售”的区域,他上次任务之前寄售了退换下来的 B 阶护臂,现在这是他手头上唯一的物资了。

  陈穆走向他所委托寄售的职工者,一块浑身开满花的石头,通过世界之桥的信息传递系统,任何种族都能进行交流。

  “喂,科萨鲁,我寄售的护臂卖出去了?”

  “哦,我亲爱的陈穆先生,很抱歉,虽然有人有过意向,但没有相当的财力”即使这块石头所发出的声音只有嗡嗡嗡的震动声,但是传递进陈穆的耳朵时他依然能够理解其中的意义。

  “嗯,他们出价最高是多少?”陈穆不想再耽搁了,任务随时都会开始,得马上尽可能地强大自己。

  “2220 时空币,陈穆先生,如果您不急的话,再过一段时间估计会卖出去的。”科萨鲁老实地说道。

  陈穆现在没有时间再等下去了,“不用了,就 2220,如果那个出价最高的联系不上的话,价格还可以下调,越快越好。”

  科萨鲁有些惊喜又有些疑地“望“向陈穆:“陈穆先生,如果你很着急出手的话,我可以用 2220 买下它。”

  “行。”陈穆没有再讨价还价了,估计接下来购买物资也没时间讲价。

  科萨鲁通过面板交易完 2220 时空币后,陈穆马上走向装备区,现在他需要购买能够使用的防具和武器。

  观察不久,就发现了一件可以使用的较为满意的装备了。

  “名称:怯弱的皮甲”

  “性质:护具”

  “阶位:D+”

  “耐久值:120/120”

  “装备需求:身体强度(4)”

  “说明:已认证”

  “特性:受到伤害会扣除皮甲耐久值并抵消一部分伤害,皮甲的每一点耐久值可承受更高的伤害,当耐久值降为10点时,皮甲会脱落并逃跑”

  “评价:在它逃跑之前,是可以为你提供足够的保护的,但是逃跑时就别指望抓住它了。”

  D+的防御阶位和D阶的需求让陈穆能够装备,而“每一点耐久承受更高伤害”这个防御特性让陈穆更为满意。

  陈穆叫向售卖者,一名胡子拉碴,满脸皱纹,浑身油腻酒味的矮人,“怯弱的皮甲,卖多少?”

  矮人睡眼朦胧地嘟囔着:“70,不讲价。”

  陈穆不觉地皱了眉头,有些不值,但也没有还价,时空币转让时也获得了“怯弱的皮甲”所有权。

  穿戴完成后,陈穆继续向前寻找,最后在一只蜈蚣状的生物那,惊喜地花费320购买了一把大剑。

  “名称:精铁打造的大剑”

  “性质:双手武器”

  “阶位:C”

  “耐久值:20/20”

  “装备需求:身体强度(5)/未装备其它武器”

  “说明:已认证”

  “特性:装备需求下降两阶,耐久值减少1/3”

  “评价:就算是菜鸟也可以装备它,但是频繁地使用会让它很快就损毁。”

  浏览完装备区的陈穆马上转向魔法区,寻找一番后发现了一张定价100时空币,自己可以使用的D+阶卷轴“潜行术”。

  在准备与卖家交流时,突然一行红字出现在视网膜上:“职工者(ZH31157)第一次征召开始,即将进行传送!”

  陈穆没有再和卖家交流,瞬间完成了交易,在卖家懵逼的眼神中,抓住卷轴后立刻被传送进了任务世界。

第三章 第一次任务

最强职工者 冬天的熊猫 2485 2021.01.14 07:00

  炽热地阳光烘烤着大地,海边的热风带着咸湿的气味吹过,带给人的却是酷热。

  陈穆环顾四周,传送点是一片山崖顶峰,向前望去是一座同样高的山峰,两峰之间留下窄窄的一线天。

  海风吹过,带来咸湿味和浓重的尸臭味,陈穆皱了皱眉头,没去管它,首先看向仍然拿在手里的卷轴。

  “名称:潜行术”

  “性质:卷轴”

  “阶位:D+”

  “耐久值:1/1”

  “装备需求:D 阶”

  “说明:已认证”

  “特性:撕开卷轴即可使用,使用者的身影逐渐淡漠,十秒后淡化为透明状态,持续 5 分钟”

  “评价:透明可不是隐身。”

  “嗯,还行。”卷轴符合陈穆的预期,并未超出预想也没当冤大头。

  继而走向传来尸臭味的封顶断崖处,同时浏览这次的任务信息。

  “任务世界:DR5243 号世界”

  “任务内容:战戎帝国发动五十万大军开启了统一战争,强大的战戎帝国不费吹灰之力就统一了周边大大小小三十个国家,直到遇到灰狼帝国。

  战戎帝国派遣进攻的八万海军被灰狼帝国利用地形优势拖住周旋,而十万用于进攻灰狼的陆军,被战戎帝国的大将军率领八千近卫军将其钉死在了‘地缝隘口’!”

  “世界线原定走向:即使战戎与灰狼会有些血战,但灰狼帝国终究人数稀少,原世界线虽然会让战戎在‘地缝隘口’损失惨重,但没有补给没有支援的八千近卫军本该是完全无法抵挡战戎的。”

  “任务目标:战戎帝国军队攻入灰狼帝国领土!”

  “任务奖励:20 时空币”

  “失败惩罚:40时空币”

  “任务时限:30天”

  “提示:已同步语言交流系统!”

  “提示:已同步外貌形象效果!”

  陈穆心情复杂地看完任务说明,这是他第一次职工者任务,现在再次领悟了为什么职工者靠任务变强速度极慢,只能靠后勤类交易赚取时空币了。

  如此低廉的任务奖励陈穆还是第一次见到,果真是1/10,一点也不虚。

  至于任务的完成方法,看完任务介绍的瞬间陈穆就已经得出了几种。

  第一是散播战戎不敌灰狼,即将撤兵的谣言,并将这股谣言尽可能快地传向战戎的大本营。

  手握十万大军敌对八千精锐,如此巨大的差距,如果这都失败,对于将领来说绝对是灭顶之灾。

  为了尽快抹平谣言,也为了不让上级怀疑自己的能力而保住职位,指挥者必定要快速剿灭这八千部队。

  不论这八千军队是如何地精锐,他们也不是神仙,在没有支援的情况下,在战戎不惜代价的进攻下,是必将溃败的。

  第二则是将这里的战况让海军方面得知。

  海军部队只是因为不熟悉地形而被拖延,要是他们不惜代价必定能冲破防线。

  海军方面想必是认为十万对八千的战局毫无悬念,希望尽可能地节省兵力才不愿强冲。

  如果他们得知了这十万军队被钉死在这无法前进一步,他们必然不得不选择强冲。

  灰狼只是战戎帝国征服路上的第一块绊脚石,如果不能尽快扫平,想必领军人物必然会遭受质疑。

  这使得海军方面不得不在陆军受阻的情况下表现地更加强势,否则不仅是陆军指挥官,海军指挥官也会遭受更换。

  人数稀少的灰狼部队即便个人再勇武,他们也不是神仙,面对近十倍的数量差距,可不是个人能力能弥补的。

  而陈穆,必须想到一个能够让自己利益最大化的方案。

  在获得额外收益的同时,还必须完美地修正,得尽快获得觉醒天赋能力的资格......

  不知不觉走到崖边的陈穆被突然浓厚起来的尸臭味、血腥味和腐烂味打断了思考。

  近十万的军队驻扎在这下方的海岸口,与驻扎地相对的是一道天然的隘口,两座巨大的山崖中间留下一条通道。

  与八万军队对立的,则是横立驻扎在隘口的八千重甲士兵。

  统一的铁青色重甲与鲜红色披风,一手精铁长矛一手半身圆盾,腰别一把单手砍刀。

  数量庞大的军队散发着颓废之气,而八千精锐则威风凛凛。

  两者中间的缓冲地带,则堆满了尸体,形成一条由死亡铺成的道路,这股味道便是从这传来。

  这样的情况让陈穆微微皱眉,现在的状况比陈穆估计的要严峻很多。

  这十万军队虽被称为军队,但却是一股杂牌军队,队形不整,毫无斗志。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用第一种方法,想必也会损失惨重,就是攻下,损失也到了指挥官不能承受的地步了,可能会出现指挥官宁可放弃也不继续进攻的情况。

  至于第二种,必然达不到完美修正的程度。

  既然无法从战戎方面入手,那么就只有从灰狼帝国入手了。

  这八千部队在这里不可能没有物资支持,灰狼内部也会存在投降主义。

  因此从内部瓦解是最好的方法,在扫平灰狼这股障碍的同时,还保证了战戎的实力让其统一大业更加顺利,这样必然能达到完美修正。

  现在首先就得找到负责运送物资的灰狼帝国阵营的人了。

  幸运的是,传送地点就在山崖,下山后到达的地方就是灰狼帝国内部。

  这也是任务难度降低的方式之一?

  陈穆大脑飞速运转,用所得到的信息进行分析,做出假设,并最后确定行动。

  决定好目标后,陈穆反身向山下走去。隘口是一条通道,只需要蹲守在隘口的后通道口处,迟早能见到运送物资的人。

  蹲守了七个小时,天色已经昏暗的时候,终于看到了前来运送物资的人。

  总共三人,体格健壮但只身着布衣草鞋,有健壮的上臂肌肉却整体力量不够协调,没经过训练,身上未佩戴任何武器,仅每个人背着厚重的草绳袋。

  陈穆隐藏身影看着他们将物资送进又出来,并未出手。

  看得出来,这群人只是平民,那必然有一个支持运送物资的组织,只解决掉这三个人仅仅是影响这次的物资,作用甚微,还可能因为打斗被近卫军发觉。

  如果要解决,那就必须从根源上解决。

  陈穆隐秘地跟着这三人往回走,好歹曾经是那样的强者,就是失去了力量,跟踪三名平民这种小事还是轻而易举的。

  这三人并没有警惕心理,他们既没有清扫路上的痕迹也没有绕路,而是目的明确地向着灰狼帝国中心走去。

  一路上,所见的农田都已经被废弃,刚冒出来的嫩苗无人打理,农舍村落里尽是妇孺病残,一副死气沉沉的景象。

  陈穆默默地观察着,情况比预想到的好很多,灰狼帝国已经到了穷兵黩武的地步了,完全放弃了最基本的农业生产和发展。

  这种现象要么是掌权者最后的疯狂,要么是展示全部的武力和死拼到底的态度,逼迫战戎拿出更大的条件和让步。不论是哪一步,都对陈穆接下来的计划是有利的。

  直到深夜,三名运送者才疲惫地到达了一座废弃农房,农房前方就是巨大的灰狼首都要塞,但由于深夜,要塞大门紧闭,他们只能再次等待一晚,等明日入城。

  到此,陈穆已经大致了解了灰狼帝国的现状,而更具体的,也要等第二天进城才能得知。

  转身离开农房,另寻一处离此不远可以休息的地方,静静地等待着黎明的到来。

  

第四章 计划开始

最强职工者 冬天的熊猫 2731 2021.01.15 22:04

  等到拂晓,清晨的阳光才刚刚露出,陈穆活动着昨晚在随意找到的农舍里睡眠而酸疼的身子,估摸着要塞守卫快要出来的时候,走进了昨晚那三位运送员的住处。

  鼾声依旧响亮,陈穆淡然地抽出“精铁打造的大剑”,毫不犹豫地斩向其中一人的脖子,没人任何悬念,他在睡梦中迎来了死亡。

  震动的声响吵醒了另外两人,陈穆半转大剑,以剑面抡圆了砸向另外一人,让这名还未清醒的老实人陷入晕眩。

  最后横向挥出大剑,剑锋架在最后一名被惊吓地完全清醒了的运送人颈上。

  这位受到惊吓的可怜人正准备惊叫,陈穆的剑锋微微前伸,压迫住了他的喉管,泌出一条血痕。

  惊叫声被硬生生地压在喉咙里,陈穆盯着他笑了笑,道:“你叫什么?”

  “我......我叫门罗。”门罗满脸冷汗,腿脚直哆嗦,虽然不明白现在发生了什么,但意识到了现在自己的小命正受到威胁,旁边还在向外喷涌鲜血的脖子也让门罗相信这不是恐吓。

  “嗯,现在灰狼权力最高的人是谁?”陈穆虽然面带微笑,但眼神冰冷而淡漠。

  “你...我说了你就放我走?”门罗紧盯着陈穆的双眼。

  “当然,你说了我就放你走。”陈穆的笑容越发温和。

  门罗看着陈穆温和的笑脸和那双不带有丝毫感情的眼睛,心中大骂,但迫于脖子上的剑锋,不得不回答。

  “是...是卡楼...”答道一半的门罗瞬间就反应过来,这个带着笑容挥手砍人的疯子绝对不是灰狼帝国的人,那么他是...战戎帝国来的!

  咽了咽口水,门罗继续回答:“是卡罗斯福尔......他是我们现在的执政官。”

  “反对投降的高层有哪些?就说你知道的。”陈穆继续问道。

  “有...我认识的最高贵的就是肯达尔大人。”门罗咽了口唾沫,紧张的盯着陈穆,努里做出一副真诚地样子。

  “他住哪?”陈穆看得出来门罗在努力的隐瞒并提供假情报,但本身他就根本不会相信这些回复,也不在乎门罗回答的是真是假。

  门罗装作努力回想的样子:“嗯...我记得肯达尔大人是住在第三街区...”

  门罗放慢语速来让自己的大脑能更快地思考:“他明显是战戎帝国的人,首先问权力最高的人,再问反对投降的人,他这是...他这是想刺杀!杀了执政官大人就会让我们混乱,杀了反对投降的人就会让投降派占领上风!”

  理清关系的门罗接着回答道:“在第三街区的后街巷,一栋三层红色门楼那。”

  陈穆看着门罗回答逐渐变顺利,知道他以及意识到了现在的状况。

  陈穆相信,一个在面对毫无希望的战争中,仍然坚持反抗并做出行动支持的,没有经过训练的平民百姓,必然是有着一定的勇气、魄力、觉悟的能人。

  现在,就等着“契机”来临时,看门罗有没有相当的决断了。

  陈穆一边继续心不在焉地问着一边估算着时机,待身后响起一阵翻动声的时候,陈穆脸上浮现出意外的神情,手腕反转,手臂挥动,剑锋离开了门罗的脖子向身后斩去。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剑锋离开门罗颈脖的一刹那,门罗果断地起身冲向门外。

  门罗的突然动作让陈穆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等到门罗冲出农舍并大声呼喊,让在城门口的卫兵注意并向这边跑来时,陈穆才从容地摸走尸体身上的身份证明和钱袋子,转身反向从窗户离开。

  门罗看着跑向自己的两名守卫,再回头看着没有跟来的陈穆,心中不禁松了一口气。

  跑到远处的陈穆停下脚步,静静地看着门罗与守卫解释,拿出证明,之后在其中一名守卫陪同下匆匆进城,估计是要在看护下向上级报告。

  而另一名守卫拔剑竖盾进入之前的那座农舍,进行搜寻检查。

  随意找地方藏下“精铁打造的大剑”并做好标记后,陈穆颠了颠顺走的两袋钱袋,意外还挺有分量,看到里面的大半金币和小半银币更让陈穆感到惊讶。

  颠着钱袋,陈穆摸了摸鼻头,逐渐完善着自己的计划。

  估摸着不久就会有部队出来搜寻,得尽快进城了,之后估计会严加审查,越拖越难进。

  待门罗进城后,陈穆拿着之前从尸体上摸出来的身份证明,看着城门口从混乱、警备再恢复平静后,默默地跟在赶来的一个商队后面顺利混进了城。

  在城内,几乎感觉不到战争的硝烟和物资的紧缺感以及萧条感。商人依然在经营,贵妇们悠闲地举办早茶,就连城内的乞丐也是一脸平静而麻木地乞讨着,与城外简直是天壤之别。

  这样一副平和的景象让陈穆对现在的局势有了更进一步的确认,看来灰狼帝国的管理层已经有了共识,或者快要达成共识了,现在不过是在加大自己的筹码希望获取更大的好处罢了。

  陈穆笑了笑,这样倒好,看来任务比想象的还要轻松。

  挑选了一间破旧的旅馆,陈穆进门,敲了敲柜台,对着趴在柜台上,满身补丁布衣,浑身酒臭味,正在留着口水睡觉的中年秃头大叔笑着道“老板,一间房。”

  老板睁开睡眼朦胧,迷糊着道:“一银币,一间房五天,包餐。”

  “嗯,好的。”陈穆解开绑绳,拿出鼓鼓囊囊的钱袋,取出钱币的时候却不慎失手,将钱袋掉落在地,金灿灿的圆币散发着耀眼的光芒散落在地。

  一阵叮叮当当悦耳的碰撞声,让还在半睡中的老板瞬间清醒,霍然站起,看着遗落满地的金币银币,呼吸逐渐急促。

  “啊,不好意思老板,手滑了。”陈穆脸色显得有些惊慌,朝老板歉意地笑了笑,蹲下身一枚枚捡起钱币,抛进袋口,钱币进入袋子后,与里面的未掉出的钱币撞击再次发出阵阵清脆的“叮叮”声。

  待陈穆捡完站起来后,老板带着献媚的笑容,露出满口黄牙说道:“呵呵,一银币五天的房间环境很差,客人,我推荐我们这里最好的上房,又干净又舒适,只要一...只要五银币一天。”

  “不,不用了。”陈穆紧紧地攥着钱袋口,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微微低头拒绝道。

  “好吧。”老板满脸的遗憾不加掩饰,伸手将一把破旧油腻的钥匙递出,道:“二楼最里面的那间房。”

  陈穆拿出一枚银币放在柜台上,接过钥匙匆匆走向房间。

  老板咂着嘴盯着陈穆的背影,眼中的贪婪似乎要溢出一般。

  已经完全清醒的老板没法再睡了,打开藏在柜台底部的小匣子,一遍一遍数着里面寥寥无几的银币和铜币。

  正在老板沉浸在将钱币摆成高塔的快乐时,一阵粗暴的开门将老板惊醒,身着半身硬甲,腰挎单手剑的卫兵闯了进来。

  “喂!最近看到什么可疑的...算了,把你这的人全部叫出来!”最前方的络腮胡士兵冲着老板喊道。

  “长官,出什么事了,这么兴师动众。”老板满脸赔笑,躬着腰谄媚着。

  “别废话,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站在络腮胡身边的硕壮士兵没有给老板丝毫面子,“使用的身份证明是卡瓦多或者那鲁尔,大概身高一米八,体格中等,黑发黑眼,脸色白净的人,见没见过?”

  老板心念急转,想到刚才那住户身份证明上的名称“卡瓦多”,想到几乎完全相符的外貌特点,想到一大袋子的钱,想到之前那个住户躲躲闪闪的目光,想到掉落钱袋时他苍白的脸色,最后想到他胆小畏缩的模样,心中的贪念直转而上。

  “大爷,我这最后一位住户前两天才离开,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来过。”老板满脸堆笑,真诚地看向闯进来的士兵们。

  “看到了就马上向卫兵处报告!”硕壮士兵没有耽搁,带着其他人前往下一家店。

  老板待士兵们走远后,关上旅馆大门,插上插梢,转身进入厨房,准备一些面包熏肉酒水放在餐盘上端着,再在后腰别上一把菜刀,走向陈穆的房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