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江湖遍地卖装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相遇

江湖遍地卖装备 禾早 1930 2008.10.17 21:46

    周盈是老玩家。《江湖》开始公测时,她已经建了号,那个时候她还没加入游戏工作室。因为家里挺有钱,也不逼刚毕业的她找工作,因此就那么昏天黑地地玩着。

  实际上,周盈是属于比较变态的那种。和一般女孩子比起来,她更能接受重复无意义地打怪行径,并以看一串串飘红数字为乐,偶有暴击,更可以令她激动半天。一言以蔽之,她就是一练级狂——纵然其行为比练级狂更甚。

  这天上线,周盈屁颠屁颠地买了一堆药,往包里一揣,想到昨天发现的练级地好地方,她就高兴。人迹罕至,怪刷新快,以她等级来说经验偏少,但胜在量多。

  到地方一看,心里咯噔一声——满地稀稀拉拉地灰色物品,不值钱地玩意儿,看来是有人捷足先登。正郁闷着,剑刃相击铿锵声传来,高大男子作短装打扮,与怪斗着,从树后转出来。

  长剑轻挑,人形怪化作白光消失。男子看眼掉落,弯腰拾起两件东西。

  巫亓刚把战利品拿在手里,眼角不经意瞄到个影子,他以为又刷怪,一下挺直胸膛持剑而立。

  与此同时,空间扭动,人影浮现。

  “BOSS!”看到那个青袍道士,名字周围镶了圈龙纹,二人一齐低呼。

  虽然是BOSS,但和自己同级,上山前又购入大量药物,没理由放不倒他。周盈飞快盘算,她不晓得对面巫亓也正做如是想。

  二人均自视甚高,百分之两百相信自己地实力,都存了心要SOLO掉这BOSS,因此一时之下顾忌对方,都不出手。眼见BOSS周围开始刷出小怪来,周盈着急,提议道:“猜拳,赢的拿BOSS,输的负责引怪。”

  巫亓应声好,旋即懊恼地收回拳头,周盈胜出。

  “……”

  “上上上。不要引太远,否则会丢失目标回来的。”

  “……”

  悻悻提剑,巫亓上前开怪。周盈同时发难,虚晃一枪将BOSS注意力引向自己。于是乎一人绕着圈儿狂奔,一个人在场中与BOSS单打独斗。

  一开始巫亓跑得还算轻松惬意,尚有闲隙给身后怪物造成伤害增加威胁。但这件事渐渐变得困难起来,这鬼地方练级很好,开火车简直要人命!人形怪两三个一组,biubiu地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他跑着跑着,正正撞上一堆新刷的怪物。

  “小……”喊话未完,他已给后面那群如狼似虎地东西碾压过去,真真连根骨头都没留下。

  干掉巫亓地怪物们红着眼,一起转头杀向周盈。虽然她当机立断丢下BOSS逃命,可那BOSS也不是吃素的主儿,发着狠追出数百码去,终于一拂尘把这“妖女”送上西天。

  复活点。

  巫亓道:“抱歉,意外。”

  周盈满脸愤慨:“不甘心!10%哎!10%!!”推不倒BOSS就算了,反而给BOSS推到掉实力值,她快疯掉。“不管,非干掉他不可!走!”字典里没有矜持二字,她抓起巫亓胳膊就练级点走。

  “可我要下线了。”又去送死,巫亓想,他才不干哩。

  “都给你!所有掉落都归你!十分钟,不,五分钟就搞定他!走嘛,走嘛。”

  半推半就,巫亓看在掉落的份儿上随着周盈上山。两人组队比一人SOLO轻松不止一星半点,小怪成片倒下去,经验哗哗涨上来。

  “还好,还在。”周盈眼尖,发现四处溜达地目标猎物。

  “怎么说?”

  “勾出来,你皮厚你顶,我把小的扫掉就来支援你。”一边安排战术,一边打开包包掏出一堆药塞给对方。巫亓也不推辞,全数收下。

  一番恶斗,终于将BOSS拿下,两人坐下来清点战利品。

  “枪法?你用剑的吧?给我吧?”

  系统提示:周盈获得枪法。

  “耳环?你戴耳环吗?就是嘛,男生哪用这种东西。”

  系统提示:周盈获得耳饰。

  “长袍?男式的呢……跟你身上那件差不多嘛……给我吧,正想要件睡衣呢!”

  系统提示:周盈获得长袍。

  巫亓郁闷地发现,除了经验,他什么也没拿到,就连开打前周盈塞给他的药,他都嗑光掉,自己还贴了几瓶。

  “对了,”周盈收拾完东西,打个包袱背在身上,“我刚发现,你吃药很没预读性,老是快没血才塞几颗下去,这是不对的,万一BOSS出个暴击……不啦不啦不啦……”

  这是周盈和巫亓相遇的故事。

  由于当时周盈地表现实在勇猛,技术过于专业,聊起天来理论一套一套地,以至于以后很长时间,巫亓一直以为周盈是个男扮女装的人妖。就连之后每次见面,两人话题都离不开如何连招能将招式威力最大化,如何挑选装备以便发挥自己武功路数的优势,武器怎样淬炼比较能出极品,等等等等……

  

827封信

江湖遍地卖装备 禾早 1112 2008.10.17 21:46

    “你说了?你这么说了?”

  “恩。感谢我吧,或者叫我爱的信使——周盈,丘比特。”

  “感谢你的头!多管闲事!给我把信收回来!收回来!!”

  “毛病啊,发出去的信怎么收回来。说不定人家已经看到了。”

  “没有。他不在线。快想,怎么把那信销毁掉。”

  “神经病啊你,喜欢就喜欢了,干嘛偷偷摸摸的。”

  “闭嘴!快想办法!”

  “好吧好吧。唔……是有这么一条……信箱上限是827封带物品的邮件,如果超出将有可能被系统吞没之前的邮件……没错,是有这么一条,827,还得带东西邮。”

  “愣着干嘛。”扑棱棱一只鸽子飞出去,脚上系了个小小地包裹。跟着,接二连三无数只鸽子一齐展翅向天。

  “你……”

  “快帮忙写信啊。每封带个铜板就行了。”

  “白痴啊……”

  巫亓看见周盈的时候,她正和一个秀气得堪比女生的男孩子坐在酒楼角落里疯狂发信中。白鸽不断从他们角落飞出,前仆后继,景况还煞是好看。

  “干嘛呢这是?”

  “小亓亓,快来帮忙,我手好痛……快抽筋……”

  “先说你们在干嘛。”

  少年瞪周盈一眼,后者张张嘴,道:“发sao扰邮件……”

  “那人怎么招惹你们了,这么捉弄人。”巫亓坐下,要了壶酒自斟自饮起来。

  “巫亓。”周盈唤他。

  “恩?”

  “我喜欢你。”

  “噗!”一口酒喷出去,好在对面没有人。

  罪魁祸首已经转开脑袋:“你看,其实很简单的嘛,不知道你在怕什么!”

  “周盈……”少年咬牙,毛笔在手里握得吱嘎作响。

  “阿紫,不是我说你……”

  “快写!”少年怒喝,愤而拍案。

  “……算了,看在你带我练级的份儿上……”周盈揉揉手腕,继续埋头苦写。

  巫亓看得好笑,忍不住问道:“那个,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可以知道,是哪位小姐如此幸运给子涵喜欢上?”

  话音刚落,就见那两人同时停了手。崔子涵一双秋水样眼睛死死瞪着周盈,后者眼神游移,半天才“啊”一声出来。

  “对不起……”

  崔子涵哼。

  “对不起……“

  崔子涵继续哼。

  “我怎么就老把你当姐们儿呢……”

  “周盈!你去死!”劈手夺过巫亓手中酒杯,崔子涵狠狠朝周盈扔去。

  周盈一扭头避开杯子,捉了巫亓手:“快快快,帮忙写信。空白的也成,每封信附上一个铜板,收件人叫若天无云!”

  

告白篇

江湖遍地卖装备 禾早 2393 2008.10.17 21:47

    一连三天,周盈没有上线。

  所以当她名字亮起来的时候,巫亓着实高兴了下。一个人SOLO冲级,时间长了也满无聊的。周盈这家伙不但陪练,陪聊,无聊的时候还能抓来陪PK,方便实用地典型。

  “滚来滚去~~~朋友开了家公司,抓我去做事,忙翻掉!以后怕得转休闲了。~~~~(>_<)~~~~”

  朋友开的公司,实际上是个游戏工作室,代练,卖装备,卖游戏币,总是那一类。老板兼老大,“此人无银三百两”是周盈大学校友,比她高一届。说起来这两人地认识也颇有喜剧色彩。那还是另一款游戏,无银给对立阵营的追杀守尸,每次捡尸体复活必给立马踩翻。到第二十来次上,一个战士妹子路过,极其强势地以一抗三给无银争取到宝贵地复活机会。两人联手干掉对方后,无银一边敲字一边念:“多谢。”就听到背后传来一句:“不客气。”开始还没在意,直到耳机里传来团长怒喝:“周盈死哪里去了!过来扛BOSS开打了!!”清脆嗓音同时在背后和耳机里响起:“等下,等下!我还没拿到BUFF!”

  ===========话题扯远了,回到《江湖》的分割线==========

  “变态。”

  “干嘛?”

  “我看到综合实力排行了。你都前十了!我却掉到两百多……三天,才三天啊!”

  “……”

  “回来带我玩儿吧!”

  “……我快升级了。”

  “坏坏!”

  巫亓一阵恶寒,险些没把鸽子捏死。等了会儿,没再看到周盈有新消息来,收敛心神再开杀戒。奇怪的是,仿佛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的预感,他始终打得心浮气躁,抓不到先头的节奏。

  “哟。”

  周盈一身狼狈,气喘吁吁,眼睛却放着光,笑嘻嘻地立在眼前,巫亓却高兴不起来,皱眉道:“这里危险,你等级太低了。”

  “不碍事,我带了潜行药水。”她晃晃手里瓶子,表示自己周全得很。

  “那也容易被发现。这里巡逻兵免疫潜行效果的,你不该来。”

  周盈笑容淡了:“我还以为你会高兴看到我。”

  巫亓紧紧手里地剑。

  “我熬了两个通宵做事,满以为你会像我想你一样想我,貌似自作多情了。”

  周盈退后,药瓶落地,两头虎狼张牙舞爪扑上去。在巫亓赶上之前,她没有任何抵抗,“Byebye,”她说,然后化作一道白光。

  “我是废材。”

  少年摇头。

  “我周盈竟然会做自杀这种蠢事。莫名其妙掉10%!”

  少年继续摇头。

  “太贴心了,还是阿紫最好。忘了你的小若若,从了我吧。”

  崔子涵停住摇晃脑袋:“我只是睡落枕了,别误会。”

  “……我就是搞不懂了,我喜欢他什么?他帅吗?没你家若若帅吧?”

  “滚。”

  “风趣幽默?温润如玉?文采斐然?没看出来。你说,我喜欢他什么?”

  “我怎么知道,或者你去问问那个?”崔子涵冲楼下抬下巴。

  周盈探头出去看,大街上人潮来往,她硬是一眼就认出巫亓来。只是,他身边还有个可人少女,甜蜜蜜地偎在他身旁,小鸟依人的样子,叽叽喳喳说着话。

  “妒火中烧的女人,真可怕。”将茶一饮而尽,崔子涵趴在酒楼栏杆上,兴致勃勃地准备看好戏。

  冲到两人面前,周盈劈头就骂:“笨蛋!白痴!二百五!”

  少女跳出来:“你干嘛骂巫大哥!”

  “关你屁事。”

  “就关我事!不许你骂巫大哥!”

  “哪儿来的滚回哪儿去。”又扭头向巫亓,“哪儿捡来的扔回哪儿去,咱们家不吃狐狸肉。”

  “你说谁是狐狸……你才是狐狸精,你全家都是狐狸精!巫大哥你说话呀,这人怎么这样,欺负人!”

  “巫你妹,大你妹,哥你妹。”

  少女语塞,反手抽出双剑:“有本事手上见真章!”

  周盈冷笑,短枪应声出现。

  巫亓又好气又好笑,看见真要动手,连忙按住周盈:“好了,行了。”

  “你护着她?”周盈跳脚。

  “你这么些时间没来,又才掉实力,怎么跟人打。走了,丢人现眼的。”冲那个笑得阳光灿烂的少年挥挥手,拖了周盈就往酒楼走。

  少女石化当场,一张脸黑到不能再黑。

  周盈回头看看,反而不忍心:“那,那个女孩子……”

  “早给我拉黑了,还要我带着练级,还要以身相许,啧,受不了。”

  “……”

  “干嘛这样看着我。我不会拉黑你的。”

  “我要感恩戴德三呼万岁么?”

  “……周盈。”

  “干毛。”

  “网恋挺麻烦的……”

  “闭嘴。”

  “而且大多都是看起来挺美……”

  “叫你闭嘴。”

  “其实……”

  “信不信我死给你看。”

  “少来,城里又没怪。”

  “你好像忘记你是哪个门派的?”

  “……说真的,做朋友不好么?”

  “唔。”

  “难得我们聊得来。你说,万一那天谈崩了,我找谁指点天赋去啊?”

  “滚。”

  谈天说地,饮酒作乐,愉快的时间总是过的飞快。

  “我先下了,你们早些休息。”巫亓起身告辞。

  “晚安。”

  “Bye。”

  待他下了线,周盈抱着酒坛趴在桌上,醉眼朦胧看着不知哪里的方向:“怎么办,阿紫,我好像更喜欢他了。”

  “不知道谁说的,喜欢就喜欢了,喜欢就去追呗。”

  “好烦……好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天晚上,当时综合实力排名第二,名为莫卡的玩家患了失心疯,她守在青江城门口,硬是在大批官兵包围下,生生夺去八十七个玩家性命,随后顶着大红名字逃跑成功,成为一时话题。

  

人妖周盈

江湖遍地卖装备 禾早 1835 2008.11.21 20:17

    巫亓犹豫了下,还是开口:“朋友,那条链子能不能让给我?你开个价。”

  男人看眼东西,是个项链手链模样的饰品,浅紫丝带缀了一对银白铃铛,甚是可爱。属性一般,纯粹是讨女生喜欢的玩意。因此直接抛给巫亓,随口笑道:“怎么,送女朋友?”

  “不是。”巫亓立刻否认,“没有。”

  回到数天前。

  周盈家里新添了一口,一只名字很荆楚的花斑杂种猫咪,她喜欢得不得了,老跟巫亓炫耀她儿子多听话多乖巧。甚至一反常态地不去练级做任务,天天抱着绷子跟那儿缝来绣去说要做身猫女装。巫亓先头还抓她作陪,那家伙竟然在野外也蘑菇蘑菇地做她的东西,害得他不仅要杀两倍的怪拿双份任务道具,还得时刻放只眼睛在她身上,防着她被怪偷袭。

  到后来巫亓毛了,一脚把她踹回城去:“做完再来找我!玩个女号还天天绣花,受不了你!”

  周某人对着那句话发了半天呆才拍只鸽子出去:“你才是人妖,你全家都是人妖!”

  合着认识两个多月他还把她当成男生,周盈忿忿。自己哪里不女生了?!天大的羞辱!绝交!不理那个白痴了!她站在城门口当间儿跺脚,着实很女生——骂街的姑婆那种女生。

  事实上不能完全怪巫亓,周同学平日作为的确是不女生。

  有那么几个事情。

  周盈争胜,好辩论,其辩题可以从游戏相关到生活琐事到国际形势,天文地理无所不包。曾经周巫二人走在路上,旁边有人说句“寸长寸强,寸短寸险”,巫亓一把没拉住,周某人已经跳出去跟人说道起来。那个秀美男孩儿先是愕然,旋即竟正儿八百地当街跟她争辩起来。这个漂亮正太,正是周盈日后死党之一崔子涵是也,昵称阿紫。

  辩论僵持不下,谁也说服不了谁的时候。有教养的女孩子通常会说,算了,不跟你讲,讲不通。没教养的,没教养的估计压根不明白辩论是什么,二话不合就问候人祖宗了。周盈二者皆非,她会拍桌子吼:“打赌!”——她好打赌。彩头无所谓,一个铜子儿,十两黄金,跪下唱征服,给人当女仆,什么都可以。讲到这里顺便说说她和崔子涵的赌局结果:阿紫穿了半个月女装,周盈掏了五两金子。本是五局三胜,两人打了二比二平,最后一回合却是巫亓胜出。他闲得发慌,看了近三个小时决斗,又没有酒喝,一时手痒拍瓶毒药出去搞得那两个同时被麻翻在地动弹不得,一起骂他之余又叹什么寸长寸短都比不过背后下药捅刀子之流。

  除了上述两个不太女生的“恶习”,撇开其练级狂的行为——不少女玩家有这种趋向——她淫荡的走位,猥琐的技术流操作也不太像一般女玩家原地砍怪掉血就砸瓶子的木桩战法,巫亓会把她当成男生,着实难免。

  以往也有人说过周盈人妖,她只是笑,说不定还调戏回去,恶心人家一把。这次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就是不高兴巫亓当她男生,莫名其妙地郁闷起来,好几天不跟人说话。

  巫亓心里也不舒服,他有点后悔自己那么说。有共同语言,有默契,仗义豪爽,有她就热闹万分,关键是人家总陪他对喝,这朋友他交定了。女生也好,人妖也罢,性别根本不是问题,他又不是十来岁的小男生不跟女孩子玩。

  然而女生总能在奇怪的地方证明女生的本性,比如冷战。就算巫亓找了她两回,周盈都闷闷的,自己做自己的猫耳朵猫尾巴,就是不理他。阿紫旁观者清,并不点穿,只私下跟木头巫说了句“女孩子要哄”。

  那根坠银铃的浅紫丝带送到周盈手里时,巫亓别了脸道:“猫铃铛。”

  周盈:“哦”,收下。

  阿紫看傻眼,搞什么,这样就算了?通常这种时刻不是该表表白,诉诉衷肠,柔情蜜意一把嘛?

  其时周某人还没意识到自己的情感,而巫亓则完全把她当成好朋友好兄弟,坚决认为爱情诚可贵,自由价更高。

  不管怎样,可喜可贺,两个人总算是和解,虽然距离雾开云散,雨后日出还有老长时间……

  大概有人会问到那身猫女装,咱们就顺带提一提。

  周某人为了露出那对猫铃铛,把辛苦了两个多星期的衣裳又返工,将高领改成露肩款。然而只显摆了两天,GM找上门来,委婉道游戏是古代背景,请不要在公众场合穿着与设定差异过大的服装。周盈除下猫耳猫尾,GM还是不满意,磨了许久,终于说服她换下那袭连裤紧身衣。只有那根链子跟了周盈许久,甚至后来她的项链也全是无视属性,一概以丝带坠铃铛为固定造型,这是后话不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