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宋生活顾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小采梅还是嫁了——来自书友“虫子卷卷”

南宋生活顾问 阿昧 475 2009.12.09 19:49

    小采梅还是嫁了…唉…不能不感叹一声,现实中的确有很多这样的小采梅!周众亲友旁观者都知道这个男人不是真心对她,男人喜欢的是另有其人,劝她不要嫁,但只要这个男人愿意娶她,她还是一厢情愿、宁愿相信这个男人娶她是心里有她,只要嫁了这个男人,男人最终会被她的深情打动……似乎眼睛都被自以为是的爱情给蒙闭了……这种“小采梅”式的女人还真大有人在,女人总是很容易对爱着的男人产生幻想,总觉得这个男人终会因自己的深情爱上自己……可叹啊……

  婚前或恋爱时是女人最美开得最盛的时刻,这个男人在你最美的时候都没爱上你,婚后在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现实冲击下,女人只会越来越黄脸婆,生活只会更平淡无味枯燥……这个男人就会突然发大神的爱上一个早到手了的黄脸婆么?不是天方夜谈么?即便女人没有变成黄脸婆,男人也不会突然发现你的美好,因为他早知你对他的好,但他就是理所当然的享受同时却又永远会装作看不见……谁叫你先爱上他,而他不爱你不在乎你呢?

  所以,小采梅婚后有得受的……其实很多小采梅式的女人都挺傻,宁嫁自己爱的却不爱自己的男人,就是不嫁自己不爱却又超爱自己的男人……人真的挺犯贱啊……

欲擒故纵—书友090****86

南宋生活顾问 阿昧 1807 2009.12.28 12:00

    按常理小圆应该狠狠杖责几个不听话的丫头再发卖了立威的,谁曾想她对丫头们的桀骜视若无睹,反而另辟蹊径每边挑一个,令她们自己先互斗起来,这一招果然高明,如此一来就一下子去了七个了。

  若是将所有的丫头全轰走,虽说她是主母有权做主,但未免太显眼,又有嫉妒的嫌疑,落了下乘。留下卧底的知兰和无心机的喜庆也不给人口实,而抬举容貌出挑的喜庆既给了程大娘面子又能搏个虚名,且喜庆性情莽撞冲动,正好拿来做杀人的刀,顶缸的炮灰!

  接下来,小圆只要挑拨二女互斗,暗里给喜庆撑腰令她铸成大错,再狠狠的处置她,就能狠狠的下下程大娘的脸面,让她以后再也没脸送丫头过来!拿喜庆祭刀的同时,亦可显显自己的毒辣手段,借此在府中立威!至于程大娘送来的管家娘子,可以威摄之,以利诱之。管家娘子虽是大娘送来的人,但她先是程家的奴才,主母想怎么揉搓她还轮不到已出嫁的大姑子管,小圆自可只给她留个管家的虚名,晒上段日子,待她知道厉害后再给些好处,难保她不变成小圆的人,毕竟程大娘不是她正经主子。

  撵走一些人后,小圆不妨再提拔几个程家的家生子,一来她们感恩,二来府里的人见风使舵,都会趋奉小圆,三来她们父母兄弟都是家里奴才,全家的前程性命都捏在小圆手里,不敢有贰心。

  兵法有云:“预先取之,必先予之”,小圆在丫头婆子面前不露声色示之以弱,一面暗中观察各人品性,一面令她们轻视而丧失警惕,傲慢嚣张犯下过错,然后才有借口好好收拾她们,这与楚庄王的“一鸣惊人”颇有异曲同工之妙,阿昧大人构思新颖巧妙,描绘生动活泼,当浮一大白!

  但文章亦瑜中有瑕,南宋是个特殊的时代,士人以多妾为耻,认为那是好色的标志,所以程家的条件很奇怪。另外,昧大将程家的丫头写得过于脑残,对主母不敬是一个败笔,小圆毕竟是对她们生杀予夺的主母,她们九人纵然有后台,小圆即使无中生有找个茬子责打发卖个把人,婶母和大姑姐难道还能跑来给她们撑腰,干涉程二郎自己屋里的事?且她们九人这么长时间也没能爬上程二郎的床,怎么能在小圆进门后还确信自己一定能得程二青眼,飞上枝头?

  退一步说,即使她们雀屏中选成了姨娘,妾室地位轻如草芥,被正室打杀发卖也是常事,再退一步说,纵使她们擅宠专房,一时风头压倒正室,但花无百日红,时日一长,新鲜一过,难保别的姬妾分去宠爱,色衰爱弛之日则会遭到正室更惨烈的报复。

  更退一步说,即使她们生下儿子,有了点地位,也难动摇主母的掌家权柄,姬妾众多的家里,与其有隙的主母时不时给她们来个暗算,也能叫她心惊胆战好久。以上道理,一般人都能想到,生在南宋为人奴婢多年的这些丫头却一无所觉,仍然敢于得罪小圆,实在让人很无语。

  所以说那些敢于在小圆面前桀骜不驯的丫鬟都确信自己只要呆在程家就一定能被程二看上,只要被程二看上就一定能擅宠专房,只要受宠就一定能怀孕,只要怀孕就一定能一举得男,只要儿子一出生就一定能健康长大,自己也一定能青春永驻魅力无限,牢牢霸着程二,死死压着小圆,其间风雨无阻,一帆风顺。我只能说,她们的想法真的好天真,好天真。

  其实,基于上面的推理,古代的妾室绝大多数都是很敬畏主母的,主母到死都是妻,轻易休弃不得,而妾的地位毫无保障,受宠常常只是一时,末了主母打杀了也不必偿命,因此妾有时惧主母更甚夫主。

  描写妾婢嚣张的情节是现下穿越小说的通病,举个例子,某个清穿文中写某皇子的侧室侍妾甚至通房算计陷害他的嫡福晋,真是令人匪夷所思!清朝皇子嫡福晋是皇帝指婚,地位尊贵无比,纵观清史,也没有一个被废掉的,即使去世,继福晋亦是续娶,没有从侧福晋扶正的,真不知那些侧室姬妾和她争宠有什么意义。假如被嫡福晋斗败了,落在当家主母的手里吃的苦肯定不止一点,说不定还会没命。即使把嫡福晋斗败了,只能让某皇子厌弃疏远她,也不可能自己取而代之,嫡福晋仍掌权柄,若是联合其他的妾室一起攻击自己,那一辈子也够受的。纵然是能将嫡福晋治死了,那某皇子还会娶来一个继福晋,说不定更厉害。且清代等级分明,家法森严,宠妾灭妻是绝对没有的,皇室中妾室若敢忤逆嫡妻是大逆不道的行为,绝对会被褫夺名分,永世不得翻身。呵呵,那些清穿女们,你们若是某阿哥的正妻,只要自己不犯七出(即使有点善妒也没什么),绝对可以在小妾面前扬眉吐气的。

  说了这么多都是有感而发,总的来说,这还是一篇非常值得一看的好文,最喜文中小圆绵里藏针的性子,看似步步退让,其实步步皆有章法,让进逼的人不知不觉落入觳中,真是有如春风化雨,润物细无声。期待阿昧更精彩的表现。

  

喜欢《南宋生活顾问》的N多理由

南宋生活顾问 阿昧 2181 2010.01.28 14:28

    本书评来自于书友“女人nichy”,某昧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

  ----------------------

  首先要表扬阿昧的坑品,这几天每日7K真是太爽了,每天都是掐着点看更新,订阅《南宋》仿佛已经成了我人生的全部意义。(呵呵,我不好意思,虽然有怕马屁之嫌,但还是要说。)

  对于历史盲来说,南宋就是“西湖歌舞几时休”,鉴于郭靖黄蓉死于南宋开始之前,所以,从未看过有关那段历史的小说,不过开始看第一章之后就掉入了坑中。

  在午哥出现之前,一直在喜欢小圆还是小程中纠结。小圆是个淡定,坚强,又有些小小腹黑的女主。对于穿越,对于自己的悲惨童年,她一直在默默反抗着。不求扬名立万,不求呼风唤雨,只求老公,孩子热炕头。这应该是我一开始喜欢《南宋》的原因。

  说来不好意思,虽然来起点一年多了,却是第一次看种田文。现实生活中的快节奏,还有乱七八糟的琐事,工作,生活,有时候真的会觉得很疲惫,不过看着小圆的生活,看着她淡定而努力地在陌生的朝代生活着,慢慢就会觉得平静。有时候会心一笑,烦恼也就不那么让人郁闷了。

  小程,怎么说呢,是个闷骚的古人。一开始小圆的气场太强,没怎么在意这个男主,可慢慢地,他的光芒就显露出来了。首先,作为有钱人,他不纳妾,不嫖妓。无论他的起因是不是因为母亲是被父亲的妾害死的,对于“三妻四妾”的年代,都是很难能可贵的。即使是现在“一夫一妻”的社会,有钱又不乱搞的男人又有多少呢?

  当然,《南宋》毕竟是小说,所以男主的专一绝不会是大家喜欢他的理由。我想他“便扭”的个性,才是女人萌他的根源。真的很爱他的闷骚,哈哈,请原谅我用这个词,因为发现找不到其他更适合的词语。他很爱小圆,也许可以称之为一见钟情吧,而且经历了那种“求之不得”的过程,这也是他现在更加珍惜小圆的原因吧?

  小圆终究有惊无险地成了他的老婆,所以他对小圆的宠爱更是理所当然的。每次看到他明明十分喜欢小圆对他的“逗弄”,却要装出老古板的样子谴责一下,特别是在外人面人,煞是可爱。还有着两张,他居然在担心小圆见多了外人会变心,呵呵,无语又好笑。(这句不是贬义,是褒义哦!)

  不明白阿昧为什么要写小程瘸腿。总觉得有些小小的遗憾,呵呵。如果说是为了配合小圆妾生的女儿这个身份,那就有点残缺美的感觉了。嗨,一声叹气。不过至今为止也没看出瘸腿对他的生活造成什么困扰,我也就大人大量,不计较了。(或者阿昧前面有写其他原因,是我看漏了?)

  以前曾听过一个词,“父子情敌”,小程与午哥现在虽然不是“情敌”,但午哥的顽劣,小程的“恨铁不成钢”真的太可爱了。站在午哥的角度,我是多么可爱的一小正太啊,天资聪颖,活泼可爱,为什么父亲大人你动不动就要打我啊?我说那些话有错吗?我是孩子,为什么不许我玩耍,却让我每天读书,读书,读书。认不全字还不让我吃饭,真正太过分了,有这样当父亲的吗?

  站在小程的角度,儿子啊,你可是程家的长子嫡孙,怎么就这么不长进呢?每天只想着玩,小脑瓜想着就是,怎么能不上学,怎么出去野。我们程家家大业大,你这么顽劣,将来怎么考科举,怎么把家业发扬光大?再看看你的娘,只会一味地宠着你,由着你,我这个当老爹的也只能扮演这个黑脸了。

  哈哈,以上纯属个人无聊YY,只是想表达,很萌这对程家父子,特别是小小的午哥,难道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对位一个被古人与现代人同时教育的孩子,午哥是幸运的,至少小程要他考科举的时候,小圆会拦着。好喜欢看午哥把小程气得头顶冒烟的情节,也喜欢午哥被小程体罚后的委屈与反抗。(哈哈,原来我喜欢看的居然是虐……)

  现在,估计午哥、辰哥遇到强敌了,因为小圆又怀孕了。哈哈,好想看小程得到了一直期盼的女儿会是什么样子,不会到时小圆也要和女儿争宠吧?

  除去主角,《南宋》另一个萌点就是真实的南宋民间生活了。感激阿昧查了那么多史料后,用文字展示给大家欣赏真实的“清明上河图”。无论是花朝节,端午节,还是洗儿,纳妾,捐官,还有各式南宋点心,食物,都让大家能从百姓的角度,真实地了解那段奢靡的生活。

  在配角上,那几个丫头都好有特色,特别是拿着棒槌逼迫老公不许纳妾的那个。(sorry,一时想不起她的名字,那个相公是程福我记得。)要感叹的是彩梅,好好的一个美女,就这样误了自己,到头来落得长伴青灯古佛。不过仔细想想,生活也不能总是开心的,也要有郁闷的时候。彩梅作为一个古代的丫头,有这样的选择也是合情合理,无可厚非的。也正是因为出现了这样一个丫头,让后面的几个小丫头有一个好的借鉴吧!现在阿云要嫁了,希望是个美满的婚姻吧!

  对那个何三哥实在无语!他对李五娘难道就没有一点感情?不断的养妾,还养男宠,现在居然睡了别人的妾,连累小圆,真正让人不爽!李五娘为毛不和他离婚再找一个?就因为当初他同情过小圆,帮助过她,小圆就这样要一直帮助着他吗?还是个官呢!真是……

  钱夫人,一个无脑又自以为聪明的女人!让她当小圆的对手,真是侮辱了小圆的智商!(呵呵,这句不是说钱夫人这个角色设置的不好,只是想表达对她的不屑!)当初她选嫁给陈老爷的理由貌似有些牵强,也许是我不了解南宋大龄剩女的心态吧!呵呵

  甘二十,怎么说呢!对于现代来说,也许是一个让人萌的男人吧!只不过,深受封建思想教育的宋代有这样的男人吗?(当然,穿越男例外。)再加上程三娘又是那样的个性,他真的应该始终如一,或者说,真的能够始终如一吗?所以在我心中,甘二十一直是穿越来的,哈哈!

  

海棠书评组——平平淡淡才是真

南宋生活顾问 阿昧 826 2010.01.28 14:31

    本书评来自于海棠书评组“佛予蝶”,某昧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

  ----------------------------------

  话说这是某蝶第一次认真看种田文,初看觉得这文挺清淡的,就像山泉水,后来越看越品出了点滋味,大概就像那广告一样——农夫山泉,有点甜!

  不仅有点甜,还酸甜苦辣麻都蕴在了其中,这大概就是真正的生活,平平淡淡才是真,没有惊心动魄的超脱爱情,也没有生离死别的揪心悲喜,有的只是油盐酱醋茶,家长里短流言蜚语。虽然过着世俗小日子,但偶尔也讲究点清雅别致的小情调;虽然平淡之中也会起波澜,但只要有个同心同力的伴侣在一起,便能做到波澜不惊,携手笑看细水长流;虽然难免有些妯娌婆媳间的勾心斗角,但也能学会很多现实中用得上的为人处世的手段和道理……这些,大概就是很多人爱看种田文的原因罢?

  由此可见,一部好的种田文可不是谁都写得出来的,作者不仅需要极其丰富的知识和阅历,还需要那种四两拨千斤的文笔,没有一点赘言,只用寥寥淡淡几笔,就勾勒出生动的人物和事件,每一句对话,每一段描写,都要颇具深意,要让读者品出个中滋味来,这种才堪称最上乘的文笔!而这些,阿昧大人都做到了,因此,这无疑是一部成功的种田文,让第一次看种田文的某蝶一口气将它看完,之后还意犹未尽,只叹字数太少不过瘾~

  如果非要在白璧中寻点什么小瑕疵的话,那就是每次进入回忆的时候都过度得有点仓促,让某蝶经常一溜烟看下来,看得不明所以,又倒回去再看,方知这是在回忆……还有回忆了那么多过去的事,咋就不回忆一点四娘和程二郎青梅竹马的事情捏?一直都说他们青梅竹马有感情,但是四娘从小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在家里受尽欺辱连饭都吃不饱,也不知道是怎样有空闲和心情跟程二郎培养青梅竹马的感情滴,所以希望大人偶尔能提点几句,免得遇到某蝶这种爱较真的人提出质疑,要不,专门写个番外吧?

  写到现在,故事好像才刚刚开始,四娘才新婚就已经斗得这样热闹了,那要等到后来生孩子养孩子,估计就更热闹咯,唯恐天下不乱的某蝶拭目以待~

温馨的感觉!

南宋生活顾问 阿昧 582 2010.01.28 14:34

    本书评来自于好友“女人云舒”,某昧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

  ----------------------------------

  首先,这人某人的第一篇长评:如此说,并不是为了要让本文的作者大人的感激,实则是因为心虚——我怕写得不好,被作者大人追杀。好了,言归正归。

  我个人非常喜欢看书,而且只要书好就可以,并不分种类。我看到此文的时候,首先是被书名儿吸引了——虽然我认识作者大人,但却不是因为认识她才来看她的文。书名,我很喜欢,生活顾问,很有前途的职业哦。于是带着好奇去看:一个现代人如何在古代指导人家的生活!点开文的时候,心里还在害怕:不会是乱开金手指,又一个无敌女主吧?

  看了以后,心喜之:我很喜欢这种淡淡的文风,女主也不是无敌女。

  在作者笔下,一点儿一点儿的刻画下,一个有些上缺点儿,但却聪慧的女孩子出现了!她懒,但她却良善;她虽然长得娇小,却也不会任意被人欺!

  看着小圆一点一点儿独立,看着小圆成婚了,心中也有一种淡淡的喜悦,虽然不让激动,但却温馨。

  看到小圆夫妻吵架,会心一笑:实在是一对平凡而真实的夫妻啊。作者写得真不错。

  当然,本文也不是没有缺点,但对于一本小说来说,它只是小说,只要能让我们在茶余饭后有所消遣就足够了,是吗?

  妹子,有几句话要说一说:文在后来处理男女主感情的时候要好多了,前面的几章,有的地方转得微微有些生硬。

  汗!只是个人观点,作者大人可以无视,无视!

三娘的过失?

南宋生活顾问 阿昧 981 2010.01.28 14:36

    本书评来自于书友“liujing025”,某昧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

  ----------------------------------

  三娘用纳通房的引子来让十二出面拒绝公婆,这样的做法是错么?

  首先,十二确实是对她一心一意维护的,让他出面保护妻子不受诘难很是应当。

  第二,女子的身份要求要讲三从四德,要讲为相公纳妾名声贤良,三娘能够自己给自己主张么?

  第三,十二与她成婚不久,两人正是甜蜜时候,三娘心里想着夫君这时候是看不上其他女人的,这时候让他领会自己的意思出面拒绝时顺理成章。这也是因为看到了自家哥哥的范例,才这么认为男子一心装着她的时候也会为她着想的缘故。所以她虽然害怕弄假成真,但出于相信自己的夫君还是做了。

  那么她为什么有这样的下场?一个小小的考验就令夫妻生分、令第三者插足?

  第一,她虽然与十二甜蜜恩爱,但这两人实在是南辕北辙的性子。先说她选十二做夫君的原因,那是因为他以为对方是举人,是读书人,年纪轻轻十分有做官的潜质,后来她喜欢对方,是因为十二对她百般讨好,让她的少女心得到了甜蜜,加深了印象。但从本质上来说她实际上半点不了解对方,对方的梦想是什么,对方对人事的看法是什么,对方对她的做事好坏的底线在哪里?她实际上只看自己喜欢看的,对这些事丝毫不去留意关心,为自己生生造了一个梦而已。

  第二,她的处事手段实在是弱质阶段。她自己问丫头的时候也问对方做官家的妾比小厮的老婆更有好处,却盲目的相信对方坚贞于爱情,这是她的天真。酒席上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让十二误解了自己的本意,十二跟着丫头去了卧房的时候居然只顾着自己呆在一旁扮贤良,两人进了卧房关了门,只知道在外面着急却不明白此事只需自己拍开门跟夫君解释清楚便好真可谓愚蠢之极,哪怕挨了埋怨也比木已成舟的好啊。

  第三,事情过了,这丫头居然心神不宁的来跟嫂子哭诉,毫不跟丈夫沟通。而与翠绣的对话,完全可以说是幼稚园的选手跟成年人过招,翠绣哭着埋怨一句“少夫人害我”就能让她先理亏半分,丝毫没有想到对方跟着少爷进房也没有任何反抗她能真的坚贞么?而要打发翠绣再嫁居然用商量讨好的口气,她在门边看到翠绣对着镜子臭美难道还不明白对方的野心?说这话岂不是找刺?

  总的来说可怜之人必有其可恨之处。三娘的遭遇不怨天、不怨地,只怨她自己不争气。自家过的好坏与再亲的嫂子何关?哥哥嫂子帮衬她有了美满婚姻,可她自己如果烂泥扶不上墙能怪的哪个?

  

程四娘变成这样,小圆要负多少责任?

南宋生活顾问 阿昧 768 2010.01.28 14:45

    本书评来自于书友“艾雷娜”,某昧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

  ----------------------------------

  程四娘原本是个懂得看脸色,不多说一句话的小姑娘,自知不讨人喜欢,连一步也不肯多走,一句也不多说的女孩子,现在变了这样,小圆作为管教她的嫂子,是否有责任?

  一、小圆从来不肯在四娘面前讲她娘的坏话。

  作为一个成人的道德标准,这自然是应该的,但是小圆是否不该警告底下人也不讲坏话?她不说,四娘自然也不知道,只知道嫂子跟自己亲娘有过节,到底什么过节,过节是大是小,她肯定懵懂。何况对方是自己亲娘,就没理也要偏向三分的。住在嫂子家吃人嘴短,但心里未必服气。

  二、小圆家里没有妾,也没有提过妾室的事情

  这个怪不得小圆,然则四娘的亲妈是妾,小圆实在不该不清楚告诉她,所谓妾室到底是什么东西。四娘11了,也不算小,过几年也就出嫁了。不明白妾室的地位处境,出嫁以后要怎么应对丈夫的妾室?没有的说她也找一个不纳妾的丈夫?

  三,小圆拿四娘当女儿教养,但身份毕竟不同

  蕊娘那是什么条件,四娘又是什么条件?小圆只想着女孩要多多娇养,却忘了毕竟小姑子是庶出,要承担的要付出的,比自己的嫡女多的多。四娘蒙她照料这些年,也当了自己是二郎府上的人,根本不明白自己身份到底是什么。所以也不懂得嫁妆换钱到底是什么,那是嫂嫂给了她的东西,她拿来用,又有什么错,只怕她连想都想不到吧。

  四,最后的惩罚,是否不教而诛?

  如上面所写,四娘不像小圆从小在嫡母的压迫下,人是穿越来的,自然多了一份脑子。11岁,该知道的都不知道,目前只怕也只明白自己是得罪了嫂子,但嫂子一向对她和善,忽然翻脸恐怕她压根就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程慕天只是看不起庶出的妹子,不肯理她,小圆只想着照顾也没仔细教导她,一下子就赶出家门,难道不让人想起“郑伯克段于鄢”?就不是存心想这么干,这结果也没什么差别啊。

评程四娘的养成起因

南宋生活顾问 阿昧 1008 2010.01.29 14:26

    本书评来自于书友“清幽小竹”,某昧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

  ------------------------

  程四娘变成现在这样完全是丁姨娘和她自己错,她太不知足了。

  有人说是小圆的娇养,造成了程四娘现在这样,我不这样认为。

  小圆给了程四娘很多:

  1.小圆从来不肯在四娘面前讲她娘的坏话。

  2.小圆把程四娘视如己出,从不让程四娘干活,把她当小姐一样养。

  3.甚至连嫁妆都为程四娘准备好了。

  小圆从来不肯在四娘面前讲她娘的坏话。这是错么,不是,这是小圆尊重程四娘的表现,把她作为一个平等的身份对待着。

  程四娘去小圆家时两手空空,去了程家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

  现在程四娘得到的早已超出了她应该拥有的,有丫鬟,有月钱,有自己的小院子,却不想下,这是她哥嫂必须给她的么。

  在山里,她难道没看到同是庶出的素娘是怎样生活的么,天天要干活,还会经常的饿肚子,常常受嫡母的打骂。

  那时程四娘难道还不明白寄人篱下的生活该是什么活法,自己又多得了什么么?

  程四娘本想靠自己的本事赎丁姨娘,却老是用程家的东西来换钱,算什么本事。还异想天开的的要把程家给她的嫁妆换钱来赎丁姨娘。

  程四娘的第一桶金是靠扑卖得来的,姑且算是她赚的吧,那扑卖的都还是程家的东西,几个玩旧了的布娃娃,一只小抱枕,两双棉拖鞋,还有一把银梳,一只金钗。还是贱价卖了。因为是哥嫂白给的东西,贱价卖了也不心疼。

  当后来卖锈品,因为是自己一针一线辛苦所得的,卖不起价,才感觉很失望。

  程四娘令小圆很心寒,小圆真心对待程四娘却始终有自己的小心思,没有把小圆当自己人。

  小圆知道程四娘向借自己三个子女借钱,也就是在那扑卖会上小圆看到午哥哄了蕊娘的钱。

  小圆问起午哥时,才知道程四娘把三个子女都借了一遍,而且程四娘还再三叮嘱不要告诉小圆夫妻。

  后来还让小圆把程家给她的嫁妆换钱来赎丁姨娘。她就没想过这嫁妆是要抬到夫家的,是小圆心善才给的,程老爷死是并没有为她准备。

  当得知小圆不愿换钱,立刻哭着去看丁姨娘,并把自己“攒”的钱给了丁姨娘。还和丁姨娘抱怨小圆宁可花十分给自己也不愿意多给丁姨娘一分。

  难道舒服日子过得久了,程四娘就会忘了自己应该处的位置么,不是的。小时后,程四娘被钱夫人打骂时也挺知道分寸的,后来钱夫人改嫁,别院里独留丁姨娘,程四娘经常可以去看丁姨娘这才出了问题。

  每次丁姨娘都给程四娘灌输一种贪得无厌的思想,虽然程四娘经常劝说丁姨娘,但也觉得哥嫂可以给姨娘更好更多的。

  慢慢的经过丁姨娘的长期洗脑就养成了现在的个性。

  

四娘子——养恩和生恩

南宋生活顾问 阿昧 631 2010.01.29 14:38

    本书评来自于书友“雨中梧桐020”,某昧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

  ------------------------

  看到书评区对四娘子事件议论颇多,我也有了和大家聊聊的兴致。

  四娘子事件的本质其实是养恩和生恩的问题。

  丁姨娘是四娘子的亲生母亲,对四娘子有生育之恩。俗话说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虽然丁姨娘不怎么样,但四娘子对其还是恬犊情深。这不能说四娘子有错,如果因为这个母亲地位低微、人品低下而嫌弃,倒是亲生子女薄情。

  小圆是四娘子的长嫂,以长嫂待母职对四娘子有养育之恩。四娘子不是没过过苦日子,在到小圆家前是在嫡母(钱夫人)跟前长到6、7岁的,甚至四娘子到小圆家的时候除了身上的一身衣服一无所有。

  我不相信四娘子对在两处日子的差别没有感触。她在小圆家也过了5、6年,我不相信她不会知道自己长兄长嫂的为人。钱夫人改嫁后,丁姨娘独自住在别院,和四娘子见面的时候多有抱怨。当时的丁姨娘没有嫡妻的虐待,不用干活,要吃有吃要喝有喝要穿有穿。难道四娘子就认为小圆她们虐待了丁姨娘吗?丁姨娘的抱怨其实是在奢求自己地位不配得到的东西。

  四娘子也读了五六年书,难道这一点点道理都不懂?不知道劝丁姨娘不要做不切实际的妄想,知道知道感恩。但四娘子自己都不知道感恩,这5、6年的书也白读了,一点道理都懂,一点为人处世也没学会。这还要人怎么去教导?难道指着她鼻子说:“我和你哥把你养这么大,花了多少多少钱,你好歹懂点事。”

  所以,我觉得四娘子这样只知生恩不知养恩的人,也是非常薄情的人,受教训是理所应当的。

卖菜意味着午哥和素娘彻底没戏了!

南宋生活顾问 阿昧 713 2010.01.30 22:44

    本书评来自书友“шǔ╅弦”,某昧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

  -------------------

  像午哥这种连个书包都死要面子的,现在长大了名,懂事了,怎么可能会要一个曾经抛头露面在自家门口卖菜的女人做老婆~?

  毕竟卖菜的时候他家小厮,门房,老妈子什么都看到了,邻居可能也看到了。

  另外,本来就不怎么喜欢素娘,虽然她很可怜,但是她在这章里,天没亮就在程家门口蹲点,先不说她是不是成心找的这个地方吧,她看到午哥,马上惊喜的过来打招呼,以我的看法,她就不是以那种对等的心态喜欢午哥,毕竟,谁希望喜欢的人锦衣华服的时候,看到自己满身补丁,又是满脸冻疮的。可见,她对午哥是一种救世主式的向往,把午哥当成了自己的救星。

  后来素娘又是说自己一大早起来卖菜(暗示午哥自己在家里备受欺负,很苦,想让午哥帮她,的确,午哥买了她所有的菜,还给她鞋子,又给她衣服,给他烤火,甚至还让她能攒点自己的小钱,让她欢喜的。。终于达成一个小目标),不过这绝对不是她的最终目的,我觉得素娘的最终目的应该是暗示午哥,自己在家过的苦哈哈,希望激发出午哥的同情心,和小时候的那点感情,以达到午哥带她回家的目的。

  在知道午哥要出去玩的时候,又说没逛过城里的街道(暗示午哥带她玩,这样就能增加相处的机会,加大达成自己心愿的几率,不过没达成)。

  再者,她提到书包的问题。我总觉得,这书包是一种zhan有欲的表现,你看,我喜欢你,给你做书包,你喜欢我的话,你就要背我做的书包,如果有人问起着书包的事,就知道我们两个的关系啦BLBLBL……可是谁知道,午哥根本看不上她的书包,让她一腔感情付流水,于是素娘哀怨起来了……

  经过这一出(不知是不是别有心机的)卖菜,素娘和午哥应该是彻底OVER了。撒花~~~

小圆不是救世主

南宋生活顾问 阿昧 648 2010.01.30 22:48

    本书评来自书友“书友090331223804731”,某昧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

  -------------------

  小圆出身不好,从小受嫡母虐待。因此她对身边类似经历的女子都抱有同情。

  程三娘未出嫁前,小圆视之如亲姐妹;出嫁的时候,小圆贴钱贴股份给程三娘凑了像样的嫁妆;出嫁后,小圆也是对她尽力尽心,调和甘十二和程三娘的夫妻关系,帮她摆平家事;程三娘坐吃山空,小圆出钱给她谋了仿生花的买卖。

  程四娘在钱夫人有了仲郎后受到嫡母的凌虐。小圆便把她接到身边抚养,吃住完全是大家小姐的规格,可见小圆也是拿她当亲妹子或者是闺女一样的对待。甚至理所当然的要备出她的一份嫁妆来。

  反之程三娘程四娘又是如何报恩的呢?程三娘一心想把女儿嫁到小圆家,没想到遭到了小圆的坚决反对,于是,她在搬到泉州之前,不顾及小圆是股东之一,把铺子交到了与小圆有了隙的陈姨娘妯娌手里,想来她们会随了自己的愿找小圆的麻烦。程四娘干脆认为小圆对丁姨娘不起,想卷一切钱财(包括侄儿侄女的月钱)为生母赎身。在经历了一系列打击后认清了现实,才灰溜溜的俯低认小。

  素娘和小圆没有半毛钱关系。但她也任由儿子去接济食物玩具。如果不是素娘想要勾搭午哥,小圆也会给她一条生路,把她安置在铺子里做活。可惜素娘坚定的认为她老子的观念是正确的,一定要达到目的,当上午哥的妾。那还要让小圆怎么办?

  小圆不是救世主,她的穿越虽然可以改变一些人的命运,但她的人生不是为了那些程N娘或是小白菜而活。有人说小圆太刻薄,您还要她付出什么?乖乖献出钱财和孩子?凭啥呀?小圆不是救世主。

庶女谁更苦?

南宋生活顾问 阿昧 1227 2010.01.30 22:51

    本书评来自书友“虫子卷卷”,某昧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

  -------------------

  有人说素娘小小年纪很有心机,说实话,心机谁没有来着?!!素娘有这样的小心机也很正常啊……毕竟她在山里或许是这么多年来就午哥一个真正对她真心关怀过、给她阳光的希冀过,以她的身世处景,午哥就是她唯一看到的一根救命稻草,她想尽办法抓住也是正常的……

  小孩子在逆境中成长,是比较早熟有心机的,何况她的境况实在苦,没有一个可依靠的人……我觉得文里素娘比起同样是妾生庶出的程三娘、程四娘、小圆……都苦多了,算是这文最可怜悲惨的一个了!!

  小圆穿来时再怎么苦,被大娘再怎么虐,也有亲娘在身边支持她心疼她,也在几千的见识和知识来支撑她,还有一个程慕天时时想帮她……

  而程三娘,她从小没了亲娘,程老爷再怎么不待见她,但也没给挨饿受冻来着,还是给她衣穿屋住饱饭吃,还有小圆这个大嫂和程大姐的疼爱兼看顾,再有甘十二的真心对待……她实在称不上苦!

  再有就是程四娘,她虽然差点惨遭程老爷“洗儿”,但被程三娘这个姐姐救了婴儿时有小圆、有她亲娘、也有钱夫人细心照顾过,好吃好住的,虽然钱夫人有生儿后不再待见她,但也有小妾娘真心疼爱她,还有小圆这个大嫂真心当她女儿来养着……成长过程中,她实在是受苦最少的一个了……所以才那么拧不清、分不清好歹……

  最后说素娘,小小年纪亲娘被主母阴了送人,受尽主母虐待痛打,父亲口里说疼她,但连口饱饭和衣服都没能给她挣到,她自小就得自个儿想尽办法在山地野外里求生找吃的,饱尝人间冷意,自她懂事记得的唯一暧意可能就是来自于午哥年幼的那一点好心怜惜……

  看她补了又补的破衣服、破鞋子、满手满脸的冻疮、起早贪黑死命干也未曾吃饱过的肚子和有暧衣穿的身子……她没有小圆穿越的智慧和见识,也没有程三娘和程四娘的好运道,她唯一有的见识就是山沟里那小旮旯的人间冷意,也只有午哥给的那么点人间暧意……从小没爹没娘教,也没人真正关心一下,整天就靠本能的求生意志辛苦生存着,睁着眼睛偷偷抹泪的看尽人间冷凉、比乞丐就多了一个地儿让她端……你能要她怎么来着??她把午哥当救世主、当稻草,想尽心机靠近午哥,求取点暧意可怜也是难得的唯一一人让她有机可求的了,这也很是正常的啊……

  所以我不讨厌素娘,也不鄙视她,即使她有这些小心机,但对于一个从小没爹没娘教、生长在小山角落、没见识没文化没眼界、没饱饭吃没衣穿、没钱没自由、受尽虐待痛打、受尽人间冷落、自己靠本能努力求生的小女孩儿,她对唯一一个可以让她伸手索取点暧意或可怜的男孩动些小心思,想尽办法(也就那点儿小心机)期求能打动他的心、能得到些他的帮助,有错么??

  她亲手缝的那些个让午哥嫌弃到极点的小书包,对于一个连衣服都补都不能再被的小女孩,对她来说,却也是她想尽办法才能找到完好的布来缝的拿得出手的唯一东西了……

  她只不过是本能的想抓住能给她唯一善意和暧意的午哥,希望打动他的恻忍之心来给予自己更多的帮助…她唯一能求的能抓住的人也就这个给过她丝微阳光的人了……

  

谈论素娘

南宋生活顾问 阿昧 951 2010.01.30 22:53

    本书评来自书友“清幽小竹”,某昧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

  -------------------

  我讨厌素娘,也鄙视她。

  她是个不自爱的人。古人应该早就知道男女七岁就不同席,她却在元夕节上以“野合”来勾引午哥。正经人家的子女都不会那么随便吧。

  小时侯午哥给了她温暖,她希望抓住午哥这或许没错。

  但也要看看别人愿意不愿意吧,她的希望,难道别人一定要成全么。

  午哥只是同情素娘,并不是喜欢她,难道素娘这点眼界也没有么。

  素娘从小就是一个有心机的女孩。

  在午哥还住在山里,她就知道要给午哥缝个小书包。

  后来素娘还光者身子掏鸟蛋,被午哥领回家,然后杨老爷就立刻赶过去了。

  怎么原来一直被嫡母饿着,掏鸟蛋杨老爷都不清楚,一被午哥带回家中就被知道了,这明显有预谋嘛。

  后来还从喜哥和辰哥拿得知午哥没有用她缝的书包,就卖菜到了程家门口,还有些“哀怨”的问起午哥这件事。

  从头到尾,午哥都没有过素娘什么承诺吧,这素娘怎么就这么理直气壮,好象午哥不用她缝的就对不起她一样呢。

  之后的素娘更是写信邀请午哥在元夕节那天一起去看灯。

  又听从其父杨老爷的话,带午哥去“野合”勾引午哥,偷了午哥的家传玉佩来,到程家要求定亲。

  这一切的一切只能让人更加讨厌她而已,并不会因为可怜她而成全她。

  一个人的出生,是自己没办法选择的,但今后想要做一个怎样的人却是可以为自己做决定的。

  素娘小时侯是苦,她希望自己有一个衣食无忧的生活,这或许没有什么不对的。

  但她却没有认清自己的身份地位。

  作为庶出,并且还是一个没有学识没有教养的孩子,竟然妄想当程家的少奶奶,有这种不实际的想法,却从来没有进行自我反省。

  或许也有因为小圆是庶出,却当上当家主母,程大姐、程三娘同样是庶出的身份也当了当家主母而给了素娘这种妄想吧。

  但这些都是有素娘无法比拟的先天条件在里面的。

  首先小圆是因为个人能干,程幕天又与小圆青梅竹马,很喜欢小圆,小圆才能当上当家主母。

  程大姐是因为其母得程老爷的喜爱,又因把程大姐母亲卖了,对程大姐愧疚,而给了大半家产做嫁妆,才使程大姐当主母的。

  程三娘因为小圆怜惜,又得甘十二的喜欢,才当上当家主母的。

  无论哪一个都有素娘不能得到的条件,素娘的命运是掌握在嫡母的手中,连杨老爷也无权干涉。

  她现在做的无非是自寻死路罢了。她怎么不想想这事若被嫡母知道了,她会有什么下场?杨老爷真能护她周全?

  

也谈素娘

南宋生活顾问 阿昧 501 2010.01.31 23:15

    本书评来自于书友“伊娃2009”,某昧在此表示衷心的感谢!

  -------------------------------

  古代的女子,生在那个时代本身就是错了,然后出身不好更是错。

  不管什么时代,出身就决定了自己的起点,但是这个起点不能决定的作为人的尊严和人的本心。

  如果非要脱离出身的这个起点,要么聪明,要么能干,要么够努力,要么够运气,总是要与别人有些不同,才能在起点那个阶层脱颖而出。

  小圆够运气,穿的。

  程大三四姐也算运气,所以比一般的庶出姑娘过的幸福。

  素娘有什么,善良不够,努力不够,坚韧不够,恶毒不够,聪明不够,甚至运气也不够,是一个最最普通的小姑娘,所以,只能接受那个时代大部分姑娘们的结局了。

  其实她有不少机会,也算小运气,比如她跟小圆一家是有交际的,虽然小圆不是圣母,不够救世主,但是,出手救助一个小姑娘还做的到,即使是在卖身以后,如果她能表现的聪明认清自己的情形,在卖身以后,不要死缠烂打,愿意做个仆人,自己干活自己生存,也不是没有机会,可是她会这么想吗?她的出身性格决定了,她没有这种见识,即使想到了,也不会愿意这么做,而会宁愿做个妾或者通房吧。

  女人啊,不管投胎到啥人家,还是得有生活智慧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